白雲峰隱:習近平面臨的生死抉擇(1)

器官移植產業抬頭 習近平面臨生死抉擇

人體器官移植產業的「請戰書」

自武漢肺炎爆發之日起,飽受爭議的中國大陸肺移植專家陳靜瑜便通過各種渠道向中共高層放出聲音,要求「為國請戰」,在全國推行肺器官移植。

在北京時間3月1日凌晨2時20分,中國大陸肺移植專家、身在江蘇的陳靜瑜發布了一條微博,附上了一組手術照片,稱「2020-2-29,無錫肺移植團隊首例新冠肺病肺移植」,圖片顯示,手術在專門收治新冠肺炎的負壓病房內進行,據稱接受手術的患者來自江蘇連雲港,手術過程雖較順利,但後期情況還有待觀察。這一報道在大陸各大媒體上迅速轉載,一些報道甚至還引用了一名參與手術醫生的話:「希望我們的努力能為COVID-19危重病人帶來生的曙光」。

然而在網絡上,中國網友幾乎是一面倒的提出質疑和批評,尤其是這位病人在無錫市傳染病醫院僅僅等待了五天就得到了健康的雙肺供體,人體器官供應來源一直是最大的問題,也一直是中國大陸器官移植產業竭力迴避的關鍵問題,中國大陸器官移植產業鏈「按需殺人」的罪惡重新吸引起世人的關注。

活摘人體器官是清算中共罪惡的直接罪狀

眾所周知,黑幕重重的中國大陸器官移植產業因活摘使用法輪功修煉人、年輕囚犯的器官而臭名昭著,這罪惡的殺人鏈條由中共內部的江澤民曾慶紅「血債幫」主持建立並運轉至今,周永康、薄熙來等皆是深度參與的主持者。而器官移植專家陳靜瑜本人因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謀殺犯罪而遭國際通告。

中共黨內外有識之士皆將當下中共的困局看的非常清楚,活摘人體器官與迫害虐殺法輪功修煉人的滔天罪孽是套在中共邪黨脖子上的繩索死結,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中共黨內「血債幫」集團只敢相信在虐殺法輪功學員問題上交過投名狀的接班人,而他們針對胡錦濤和習近平的生死搏擊也正由此而起,胡錦濤班子在卸任之前取消了1996年對法輪功書籍出版的禁令,並以前所未有的「裸退」形式為習近平下一步的打虎運動賦予了最大程度的幫助和支持。

當中共軍隊與醫療系統深度涉入人體器官活摘與移植產業鏈條的滔天罪惡逐步曝光於全世界時,正值王立軍夜奔美領館牽出薄熙來與「血債幫」驚天政變陰謀的2012年,習近平上任後,於美國副總統處獲悉了「血債幫」的政變陰謀,在眾人支持下開展起轟轟烈烈的「打虎運動」,承天意,順民心,懲罪犯,順風順水,威震天下,如有神助,江澤民等人亦逡巡畏義,不敢輕擢其鋒,參與迫害和虐殺法輪功學員的「血債幫」官員們紛紛落馬。這段時間習近平班子與江澤民「血債幫」勢同水火,距離拿下江曾「老老虎」似乎就只有一步之遙。

「血債幫」的陰謀反撲

然而老謀深算的「血債幫」軍師曾慶紅等人對習近平的性格脾氣、能力特點、思維結構及黨組織生活舊觀念非常熟悉,有針對性的著意吹捧,以退為進,步步誤導,以種種手段誘得習近平與之達成了妥協交易,拉下「打虎將」王岐山,捧起為虎作倀的筆桿子王滬寧,集結郭聲琨、孫春蘭等江派舊部,大行「無間道」與「高級黑」,以王滬寧為代表的江派舊勢力更幾乎成了中共習近平政府組織的大腦和組織部,令習近平「政令難出中南海」,如藉口依照黨的傳統確立領袖威權,故意用老套的毛澤東時代宗教式的造神崇拜來鼓吹習近平的權威,用豢養的「五毛」網評員來引導民間的反對情緒,實際是惹發了全民對習近平開歷史倒車的強烈反感。

就這樣,在全民爭議中,習近平登上了「終身制領袖」的王座,卻徒具「終身制皇帝」的虛名,在假情報的誤導下做出了許多誤判。習近平政敵的策略,就是要讓迫害法輪功的罪惡延續,讓名義上的黨魁習近平為「血債幫」的滔天罪惡當一個最大的「背鍋俠」和活動於台前的傀儡,為江系老老虎的罪惡買單,並早已開始內外做局,不斷出擊,伺機將來問罪清算,拿下習近平,「血債幫」的黨羽及子孫將來甚至可能反戈一擊擁抱民主,換來集團財富利益的長久延續,而習近平則會為維護中共逆天政權而被永遠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被清算中共惡黨在最後末日所造下的所有罪孽。

「人看眼前,天見久遠」,事實上,自從與虎謀皮的習近平自卸臂膀,和「血債幫」達成妥協式交易,便已經在為「血債幫」迫害虐殺法輪功學員的滔天罪惡站台了。獨坐在魔王的宮殿中,戴著紙糊的高高的帽子,在黨的最後末日裡只求「定於一尊」而不思破繭解脫自己及所有人,這最終的結果,不就是要為中共黨內的一切罪惡全數買單嗎?

習近平的覺醒與選擇

習近平前段時間最大的失誤就是在黨內官僚的組織生活中迷惑於錯覺,在下屬和政敵們一貫報喜不報憂的奉承和假情報的誤導下,對保黨心存幻想,將雄心壯志和理想擔當擺錯了方向,在「共黨中國夢」的群體催眠中,昏招迭出,威望與信心大挫,最終陷入了今天類似崇禎帝那樣的末日困局。不過,若習近平真心想要改變這一切,一切還是有挽回的餘地和可能,因為目前的權柄還在習近平手中,政敵們製造輿論和干擾再厲害,也主要是通過影響習近平產生錯覺而實現的。「血債幫」其實已經非常孱弱了,他們只是利用了習近平思想的弱點,隔絕了他與全體黨員、全體中國人民,讓他困囿於深宮,陷入一眼望不到頭的事務堆而無暇清醒思考,看不到人民群眾汪洋大海怒濤澎湃的力量,而「血債幫」正利用其財富和宣傳工具在海內外大肆活動,引導著輿論。

現今時代,一切信息透明,中共舊官僚如王滬寧之流以舊手段操控信息輿論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勞的,除了自欺欺人自我麻醉之外,別無他用,中共惡黨的末日已至,這是所有人可以看到的事實。而人們的眼睛也是雪亮的,習近平家族曾是中共黨內少有的「良知派」,過去習近平也沒有直接在迫害虐殺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活摘與移植問題上犯過罪,但江派「血債幫」卻正因為這問題而不會放過習近平,他們不會忘記,習近平家族中有不少人學習和修煉過法輪功,他們更不會忘記,習近平打虎時期在訪美旅程中曾對著法輪功學員揮手致意。

江澤民和中共「血債幫」迫害虐殺法輪功學員的罪責始終是黨內一切惡鬥的根源和主線,也是最終能將禍國殃民的「血債幫」抓捕定罪的「終極砝碼」,所以,前段時間「定於一尊」的習近平對「血債幫」勢力主持下的活摘人體器官產業鏈條持續運轉保持沉默(對方打著為中共元老與權貴提供保健服務的藉口),對於中共政法系統繼續迫害法輪功修煉人群體保持沉默,這幾乎等於是習近平在正邪善惡面前作出了抉擇,選擇運用他手中的權力保障著迫害虐殺鏈條的持續運轉。

以王滬寧、郭聲琨、孫春蘭等人為代表的「血債幫」黨羽,一方面在鑽空子左右著習近平的決策,大肆塞入自己的私貨,另一方面肉麻浮誇地大造名實不符的「習近平崇拜」,同時製造網絡負面意見,引導百姓反感習近平,並讓中共元老和其他陣營疑忌和疏遠他,努力讓國內外所有人認定是習近平在主掌和決定中共黨內的一切重大決策。

中共內部有著一套偽造民意與鬥爭邏輯的體系,御用文痞王滬寧可謂是玩弄此術的箇中老手,所以毛澤東當年要在廣場接見多少萬紅衛兵來偽造民意向政敵示威,所以「血債幫」會在海內外網絡上放出所謂貪腐證據來拿到黨內鬥爭檯面上來攻擊政敵。如果純玩這一套,習近平本人顯然不及王滬寧。而這次陳靜瑜器官移植團隊不斷在網絡上公然宣傳,正是其背後的「血債幫」進一步偽造民意、促進人體器官活摘與移植產業在中國大陸擴大化的前奏,其間又將夾雜多少權斗伎倆,可想而知。

習近平團隊如果沒有意識到這些關竅,繼續默許「血債幫」活摘人體器官與移植產業的運營,甚至當像無錫的陳靜瑜醫生這些「血債幫」台前的專家也開始以種種藉口來謀求人體器官活摘移植產業的規模化擴大,如果習近平班子在當前這個時間節點、在人體器官活摘移植產業公開擴大化這個關鍵問題上不能作出正確的判斷和選擇,不能制止習近平任期內中共「殺人合法化」的罪惡,不能識破政敵的迷魂術和罪責捆綁,就將最終失去自身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問題上的清白和迴旋餘地,以及將來拿下政敵的最大砝碼了。如果真是這樣,那習近平也根本不用再與政敵鬥爭了,因為他已經淪為給敵人的罪惡站台,給他們充當台前跑龍套的嘍羅和傀儡了,其結果就是自身難保。目前,「血債幫」的罪犯們正甩出種種難題要中共黨魁習近平背鍋,令其疲於應對,無所不用其極的在公然侮辱習近平的權力和智商,打擊習近平的自信和決斷,企圖讓習近平在處處受挫的錯覺中不能清醒的做出正確的選擇,運用好自己手中的權力,以期達到自己的圖謀。

習近平對黨魁權力的盲目自信和保黨保權力的錯誤決定是他對中共邪黨的本質理解不深所致,出於個人想像而未及時抓捕「血債幫」老老虎,使得政敵猖獗甚囂塵上,自己卻泥足深陷,左右不討好,裡外不是人,更將父輩、家族與自己過去積累的好名聲毀於一旦。打虎將王岐山的下場已讓習近平的部下心寒,這也是當前習近平政府離心離德的原因之一,習近平個人的聲望和口碑也早已被王滬寧團隊打入谷底。不過亡羊補牢,為時未晚,習近平必須明確自己要往哪個方向走,否則若當「習家軍」都分崩離析的話,那當階下囚的日子就真的指日可待。

其實,美國新任總統川普也遇到相似的情境,他的一些做法就非常值得習近平參考。

所以,制止人體器官活摘移植產業的運作及規模化擴張,這在當前可能只是一小步,但如果真的走好了,對未來全局來說,卻是習近平的一大步,也是決定其生死關鍵的一步。古語云,「天與弗取,反受其咎;時至不行,反受其殃」,習近平這幾年從峰頂墮入谷底的教訓已經證明了這一點,希望習近平可以作出正確的抉擇。

當然,如果習近平政府的情報人員不將這些真實問題及時反饋至習近平處,那也說明,這些人並不真心效忠於習近平。

習近平與魔鬼黨

習仲勳家族有著崇敬佛法的家風傳承,對少年習近平影響很深。文革浩劫過後,佛寺盡毀,習近平隻身來到河北正定從政時,力主修復隆興大佛寺,促進了當地文化和經濟的繁榮和發展,這座寺廟曾是趙匡胤為彌補柴榮毀佛而修建,千載之後,青年習近平又來此重修大佛寺。2012年習近平上位後,將迫害佛法修煉人的江派「血債幫」成員逐個抓捕,但在與老老虎交鋒的最關鍵時刻卻因一念之差而陷進當下的困局。

釋迦牟尼佛在晚年臨涅槃前曾為部分佛弟子作了重大開示,透露了「諸佛下世皆為一件大事因緣而來」、他以「化城喻」等種種譬喻言辭來演說佛法真機,皆為了開啟眾生對佛法修煉的認知與智慧而來,為了他們將來能理解「十方世界唯一佛乘大法」即宇宙根本大法而鋪路,更預言了他眾多累世修行的大弟子們未來將繼續累世修菩薩行,直至得遇未來佛而得大法度化,成就最為殊勝的佛陀果位與佛國世界,並為他們授記。這些都記載在《法華經》的諸多譯本之中,成為後來流行於中國的大乘佛教發端的源起,也是「大乘」、「佛乘」及「一佛乘」等佛教關鍵名詞的起源。

釋迦牟尼佛還預言,未來佛將傳大法度化釋迦牟尼佛未來的遺教弟子,未來佛因洪大的慈悲而以「慈氏」為名,度化的人將數以多少億計,這同時也是古印度更早預言中以法輪、威德與善法一統世界的轉輪聖王出現的時代,那是與大航海時代之前諸國封閉遠隔重洋的情形全然不同的「地球村」時代了。唐朝時,王玄策曾至天竺取回彌勒佛的真身造像樣式,唐朝的彌勒佛造像多作轉輪聖王坐像式,即現代人垂膝而坐的倚坐姿勢,點出了未來佛出現的時代與特徵。在古代西方,倚坐式是王者威權與位階的展現,這在古埃及造像中亦有體現。佛陀預言,未來人如能明曉《法華經》真義,便一定是有著累世修行根基、志求無上佛道的菩薩行根器者,若未來人能在末法時期不畏譏毀,忍辱無嗔,廣為世人透析這一預言天機,闡講這一真相訊息,功德無量。而後世佛教中那些自謂已得成就而不復志求無上佛法正覺的僧人皆屬「增上慢人」,不信佛說,便「無有是處」,徒然自誤誤他。其實《法華經》中的許多預言和開示都與今天的法輪大法相關,隨後我將系統著文闡說。如果說優曇婆羅花開、未來佛已來,如果法輪大法就是釋教經書中預言的未來佛乘大法,那中共惡黨迫害虐殺佛法修煉人的罪孽那將是何等之大!

畢生皈依彌勒信仰的玄奘遵唐太宗囑咐而從新翻譯的《金剛經》版本彌補了舊譯本的不足,再現了早期梵文譯本的原貌。早期的佛經譯本將釋教佛法流轉的時期分為「當來世、後時、後分、後五百歲、正法將滅時、分轉時」六個時期,而現在正處於第六個時期——佛法承轉——的關鍵時刻。佛經中預言魔將在末法時期派魔子魔孫打入佛教內部,敗壞佛法,毀壞佛教戒律與佛法真義。而今天的世人都可以清晰的看到,這些系統滲透與操控釋教的魔子魔孫,其實都集結在以西方撒旦教徒馬克思為崇拜偶像的中共邪黨之中,間歇性癲癇發作式的「破四舊」、「文化大革命」、構陷迫害法輪功運動都是共產邪靈附體的中共惡黨魔性大暴露的顯現,《九評共產黨》一書中有詳細闡述,此不贅述。

其實,中共邪黨就是佛教經書中記載著的在末法時期集結了魔子魔孫系統滲透與操控釋教來毀人的魔黨集群,也是西方魔鬼邪教的現代變形體,有著現代政黨的外殼,實質卻是政教軍合一的超級邪教集結體,對正教信仰與傳統文化的仇視是共產黨魔教真正崇拜的偶像——為毀人而來的共產邪靈的本質。所以,在中共黨內根本不存在文痞炮製的所謂「右派」和「左派」概念,在中共魔黨內部只有正邪之分,人魔之別,以良知破黨文化而出與保黨保邪靈組織機器保黨魁權欲的區別,良知人士和陰謀家的分別,但其中的負面人物卻才是最契合共產邪靈特質的真正接班人,他們運用魔教正邪顛倒的邪魔邏輯與理論工具可以調動力量,組織鬥爭,打倒同樣與共產邪靈簽下獻身毒誓的良知人士。趙紫陽、習仲勳都曾是黨內為數不多的良心人士,為民辦事、德才卓著卻晚年遭遇打壓,但他們獲得了全世界民眾的衷心敬仰。獨陰不生,獨陽不長,如果沒有這些良知人士與迷惑人的花瓶存在,中共邪黨可能一天也存在不下去。中共惡黨的核心本質就是邪靈威權崇拜的現代邪教變形體,在黨內,一切理論與話語體系都是逆天而行的邪魔邏輯,故其真實面目只能隱匿於陰暗的角落,氣數盡時,自然便隨內部絞斗升級而解體,無一例外。故倒行逆施的共產邪黨壽數都不長,一失去附骨吸髓的主體便會原形畢露,所以共產黨內筆桿子炮製的「共產中國夢」大旗只是一個遺臭萬年的歷史笑談。所以,如果習近平與其身邊人能停止自我催眠,丟棄對共產黨官僚機器的迷信,真正翻牆看一看當前的時事真相,真正靜心看一看大紀元和新唐人,才能對當前的複雜情勢有一個真實的了解。如果習近平能痛定思痛,橫下心來運用好當下的權力,因勢利導,推動解體中共奴役機器,便能解脫自己和所有在魔黨官僚機器中掙扎求存的生命,解放中國所有人,這其實也是當年革命志士們的真正理想,當前中共黨內所有人想要尋找平安落地的出路,也正是孱弱的「血債幫」餘孽所最最害怕的。歷史上有許多人曾走過這條路,為民族、為國家、為民眾破開了共產邪靈的奴役機器,彌補和救贖了自己曾造下的罪業,功照千秋以至不朽。而相反,如果習近平錯失了這個機會,那下一步清算中共邪黨及犯罪首腦罪孽的權柄就一定會落在他人手上了,甚至「血債幫」中都可能出現終結和清算中共罪惡的人,誰主動做,誰就能占盡天時地利與民心,獲得中國與世界各界的擁護,抵銷自己過去犯下的罪業。多少人都期待著這個機會,而現在權柄就在習近平手上。

而當下,制止人體器官活摘和移植產業的擴張造勢,不為「血債幫」的滔天罪孽背黑鍋,是習近平從新立穩根基首要的最關鍵一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