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武漢肺炎疫情被低估了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14日訊】【世事關心武漢肺炎疫情被低估了

武漢官狀病毒爆發一個月了。

林曉旭博士(美國微生物學博士/前美國陸軍研究所病毒學研究員/病毒系實驗室主任):「 如果你觀看CCTV上的中文報導,你仍然會看到99%的有關疫情的報導是在強調政府正在付出多麼大的努力。」

蕭茗(Simone Gao):「那麼您如何看待眼下的疫情?」

林曉旭博士(美國微生物學博士):「我認為疫情比他們意識到的要嚴重得多。」

武漢有一個最高安全級別4級,可以處理冠狀病毒的實驗室,但是這樣的實驗室真的安全嗎?

蕭茗(Simone Gao):「根據您的看法和《自然》期刊的報導,北京實驗室曾多次洩漏SARS病毒。 你怎麼看這個情況?」

蒂姆·特雷凡先生(美國馬里蘭州生物安全諮詢公司Chrome 創始人/生物安全顧問):「對我來說,這表示那裡存在系統性的問題。」

蕭茗(Simone Gao):歡迎來到《世事關心》節目,我是蕭茗。過去幾週來,武漢冠狀病毒及其引發的擔憂在世界範圍內蔓延。根據中國官方記錄,迄今在中國造成的死亡人數已超過2002-2003年的SARS疫情。隨著冠狀病毒傳播到全球25個國家,大量來自中國的非官方報導浮出水面,大家都在審視中國政權是否試圖扭曲這次流行病的真實情況。情況到底有多嚴重? 它會演變成全球大流行嗎? 中國為何只允許很少的外部專家來調查流行病況? 美國又是如何在應對這一全球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它將對全球經濟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我們將在今天的節目中探討這些問題。

第一部份:武漢肺炎疫情如何演變成政治戲碼

自從2019年12月下旬在中部城市武漢首次檢測到冠狀病毒以來,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宣佈病死個案為425人,全國已確診感染人數20,400多。國際衛生當局一直在讚揚中國當局在處理這一流行病方面,比在非典爆發期間更加透明。

但是社交媒體和中國境外的媒體的報導則相反。

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早在1月初,就有醫生和醫療人員對冠狀病毒的出現發出了警報。 但是中國政府壓制了他們的言論。中共淡化了疾病對公眾的危害,使武漢1100萬居民不知道需要防疫。到1月20日當局開始採取行動時,這種疾病已經發展成一種可怕的威脅。

1月23日,政府全面限制人員出入武漢市,使600、700萬人(其中包括數千名外國人)被困在一個病毒肆虐、且醫院人滿爲患的城市。 但在封城實施之前,已有500萬人離開了武漢。 現在,擁有900萬人口的杭州因為感染嚴重,也被封城。 截止到今天,整個中國都實施了某種形式的旅行限制。

蕭茗(Simone Gao):科學家們爭論的議題是:由於眾多受感染者已經離開了武漢和中國,旅行限制是否還會有效,中國當局已經成功地製作了一套説辭來誇贊政府戰勝瘟疫的決心和能力。

1月24日,在武漢封鎖之後的第二天,中國官媒CCTV著力報導了,派到疫病流行重災區來的450名解放軍醫務人員。根據國防部的消息,這些都是頂尖專家,包括參與過抗擊SARS或埃博拉病毒的人員。

據報導,武漢已收到了一大批裝備:有14,000套醫用防護服;11萬副手套以及口罩和護目鏡。但是,這些措施收效甚微。社交媒體上的大量視頻顯示:醫院人滿爲患、屍體躺在醫院大廳裏,以及勞累過度的醫護人員在網上呼籲社會各界支援更多的醫療用品。

獨立記者方斌拍到了一段視頻,發表在中國社交媒體網站「微博」上, 其內容顯示,在5分鐘內就有8具屍體被運到麵包車中。這段視頻很快就被刪掉了。武漢殯儀館的工作人員告訴《大紀元時報》,他們一直在每週7天、24小時不停的火化屍體。

一位護士聲稱至少有90,000人被感染,這一數字遠遠高於官方報導的人數。

蕭茗(Simone Gao):這些恐怖場面反映出的根本問題是:疫情到底有多嚴重?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數字是否真實? 我們已經看到了一些令人不安的報告。武漢首次發現冠狀病毒是在12月1日。

然而,據路透社報導,直到1月20日左右,該疾病的檢測試劑盒才分發給武漢的一些醫院。在此之前,樣品必須送往北京的實驗室進行檢測,整個過程需要三到五天的時間才能得到結果。路透社根據武漢衛生當局發布的數據進行了整理,其結果顯示,在這段時期,該市的醫院將接受醫學觀察的人數從739人減少到82人,而且在中國國內沒有新的病例報告。

1月27日,《大紀元時報》報導,在武漢診斷試劑盒僅提供給某些「具備資質的醫院」,數量非常有限。 這些醫院的醫務人員表示,他們得到的試劑盒數量不到需要量的10%。

蕭茗(Simone Gao):通過控制可用的診斷工具包的數量,中國疾控中心就能夠對每天報告的確診病例數設置上限。 疫情到底有多嚴重?在中美兩國都深造過、曾任沃爾特·里德陸軍研究所病毒病科實驗室主任、微生物學家林曉旭告訴我。

林曉旭博士(美國微生物學博士):「無論是重癥患者還是死亡人數,以及疑似病例,真實的情況總是比政府向世界展示的情況嚴重得多。 在美國,我們稱其為PUI(接受調查的患者)。 因此,所有這些數字,如果把官方數據乘上10倍,則可能更接近現實。」

下面我們來看,美國的應對是否充分?

第二部分:美國的回應讓中共政治上很難堪?

1月30日,世衛組織宣布冠狀病毒爆發為全球公共衛生緊急事件。自2005年世衛成立以來,這種情況只出現過5次。目前,武漢冠狀病毒已經從中國傳播到20多個國家,包括美國、法國、日本、越南和菲律賓等等。2月3日,香港一名患者死亡,這是中國大陸以外出現的第二起死亡案例。上週末,美國衛生官員證實美國出現第8例冠狀病毒感染病例:一名馬薩諸塞大學學生近期曾前往武漢。

1月29日,一架載有195名美國公民的撤僑飛機從武漢起飛,抵達南加州的馬奇空軍基地。大多數乘客是國務院官員及其家人,但也包括一些普通公民。美國衛生官員表示,這些乘客將被隔離14天。

31日,特朗普政府宣布,過去兩周內曾前往湖北省(省會武漢)的美國公民也將接受長達14天的強制隔離。此外,特朗普政府還發佈了一項行政命令,禁止過去兩周內曾前往中國的所有外國人入境美國。

據報導,2月2日,第二架撤僑飛機飛往武漢,將把希望離開武漢的美國公民撤回國內。在做出這一決定之前,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警告說,衛生官員已經為疫情可能全面爆發做好了準備。

週一(2月3日)早些時候,北京指責美國發布旅行限制和撤僑加劇了人們對該病毒的恐慌。中國外交部一位女發言人甚至抨擊美國在幫助中國應對危機方面無所作為。但是與她的說法相反,美國衛生部長亞曆克斯·阿紮爾(Alex Azar)上周透露,美國曾多次提議派遣衛生專家組前往中國,但卻一直遭到中國政府拒絕,直到2月2日才最終接受這一提議。

蕭茗(Simone Gao):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發表針對美國的敵意言論,是為了避免政治上的尷尬,再次表明中國政府在應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方面的無能和一貫撒謊。正是這種心態讓冠狀病毒肆意蔓延。我採訪了CHROME生物安全諮詢公司創始人Tim Trevan先生。《自然》雜誌2017年的一篇文章引用了他的話。他暗示,中國自上而下/等級森嚴的體制可能是問題的根源。

蒂姆·特雷文( 美國馬里蘭州生物安全諮詢公司CHROME創始人/生物安全顧問):「我的問題更進一步:當規則不起作用的時候,中國政府機構和組織中所存在的文化從結構上是否能夠迅速做出改變。在複雜的自適應系統中,會出現突現屬性。因為這些事情你是無法預測的,所以你必須能夠對意外事件做出快速反應。這意味著你需要變通,快速學習,意味著即使資歷最淺的人也必須能質疑資歷最深的人做出的決定和獲得的知識,意味著資歷最深的人也必須尊重、傾聽資歷最淺的人。這就是我所關註的。我認為在那些實驗室裏,不僅在中國,在世界各國也一樣,我們必須改變管理態度,從一種等級森嚴的結構,即老闆怎麼說就怎麼做,轉變為讓幹活的人明白怎麼做才能確保安全。這樣,當一種新情況出現的時候,他們就能夠自己做出變動,保證安全。」

蕭茗(Simone Gao):「您說過,《自然》雜誌報導SARS病毒曾多次從北京實驗室洩露出來。這告訴了您什麽資訊?」

蒂姆·特雷文( 美國馬里蘭州生物安全諮詢公司CHROME創始人/生物安全顧問):「我認為,如果在同一機構短時間內發生了數次危險病原體重大意外洩露這樣的事件,這就說明體制上存在著問題。說明該機構的管理體制、風險管理體制存在問題。如果是我負責預防該病毒未來的再次洩露,我就想深入進去,研究核心是什麼,為什麼他們會做出那樣的決定導致病毒洩露,根本原因究竟是什麼,是什麼樣的管理結構讓他們認為那樣做是正確的。所以,我說過,這就變成了你如何瞭解這個機構、如何瞭解你做事的方式的問題。」

蒂姆還分享了自己如何評估當前形勢的建議。

蕭茗(Simone Gao):「醫療權威們什麼時候才能判斷疫情的走向?」

蒂姆·特雷文( 美國馬里蘭州生物安全諮詢公司CHROME創始人/生物安全顧問):「最早的標誌就是,一旦我們瞭解了這個病毒的整個過程,比如說從感染到全面康復需要3週,或者從最初感染到不再具有傳染性、不再把病毒傳給他人需要10天。如果我們發現1、2週內,最初感染病例的數量開始超過新發病例的數量時,那麼我們就相信疫情已經控制住了。至少我們努力的方向是對的。所以我們絕對要搞清楚新發病例的發生率是多少。如果新病例的發生率繼續呈幾何級數增長,那就說明我們的控制措施不管用。如果它開始穩定或減緩,那麼我們就有一些信心了:表明我們採取的控制措施是有效的。」

蕭茗(Host/Simone Gao):讓我們聽聽林曉旭博士對此有何評論。

林曉旭博士(美國微生物學博士):「即使中國科學家手中有可能有很多數據,但不允許將他們發佈給公眾,因此,即使在某些醫療情況下,即使政府允許公布這種情況,收集的醫療數據也只會在科學報告中發布。因此,某些信息肯定需要更早的發布到世界各地,考慮到人們從該病毒可能遇到的不同癥狀,以及可能發生的突變,以及第二代突變是否已經發生,而且會更容易傳播嗎?會致病嗎?中國醫生將獲得第一手資料,因為他們每天都在治療如此多的患者,因此他們將能夠查看該病毒是否具有致命作用。因此我認為中國政府需要放鬆控制,中國政府不應再將公共衛生危機視為國家機密,而應將其視為根本問題,如果他們始終將其視為國家機密,那麼許多真實情況將被掩蓋。」

接下來,隨著中國從農曆新年假期回來,冠狀病毒將對整個經濟有何影響。

第三部分:疫情引發全球經濟恐慌?

剛結束延長的農曆新年假期,中國就要面臨急劇的經濟惡化。

上海綜合指數於今年2月3日開盤就驟跌了9%,來到了13年來的最低點。人民幣對於其它主要貨幣呈現狂跌趨勢。中國央行宣布將註入1,740民幣護盤,以減輕新型冠狀病毒爆發所帶來的經濟災難。分析師表示,新型病毒已經使許多大城市處於封鎖或半封鎖的狀態,若此情況持續延長,危害將繼續擴大。

中國旅遊相關業者在異常蕭條的春節連假期間已經遭受劇烈打擊,電影院也遭勒令歇業以遏止病毒擴散。

與此同時,許多工廠也已經停工;許多公司要求員工這段期間先待在家中辦公。富士康、本田、麥當勞、特斯拉、沃爾沃等大型企業分布在中國的各個據點也已停止營業。

由於缺少本該由中國生產的零組件,世界第五大的汽車製造商,現代汽車於2月4日宣布暫停位於南韓工廠的生產線。位於韓國的工廠停工,可能預示了汽車零組件複雜供應鏈將會出現更加嚴峻的問題。

國際原油價格由於中國需求量的遽減而崩盤。中國每天約消耗世界原油生產量的百分之十三。隨著中國運輸、製造業的日漸蕭條,中國的原油需求量降低了約20%,原油產業也有感於此負面影響。

專家表示,武漢冠狀病毒的威脅消失之後,產業復甦還是得花上19個月的時間。據分析,世界經濟將會損失至少400至600億美元。

蕭茗(Simone Gao):到底這場災難會對中國經濟造成多大的損失?中國經濟專家Frank Qin是這麼跟我說的。

秦鵬(旅美經濟分析師):「這次武漢肺炎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將比2003年的時候要大,因為,當時中國經濟處於上升時期,世界工廠正在形成,電子商務也是剛剛發展。而現在,中國經濟由於受國進民退和貿易戰的雙重打擊,私營企業投資在最近幾年大幅下滑,產業鏈也發生了轉移。疊加這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影響,將對中國經濟產生更深遠的影響。疫情對經濟影響的程度,主要取決於三個方面:第一,是這次瘟疫會延續到什麽時候。按照,香港大學醫學院院長梁卓偉1月27日的報告,他認為武漢肺炎整體疫情會在4、5月『見頂』,到6、7月慢慢消退。這意味著,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經濟的影響都會存在,3-5月將持續在這個高峰中,從經濟角度來講, 6月份以後才會逐步的恢復正常。第二,是不是會形成全國範圍的疫情。目前中國的感染人數和死亡率,比官方公布的要高幾十倍,而已經采取各種措施封閉管理的城市已經有36個,而按照從武漢流出的500萬人口的大數據分析,除了湖北省之外,北京、上海、廣州等大城市也是1月22日武漢封城前,從武漢人口流入的主要目的地。由於中共當局陷於就業和控制疫情的兩難當中,應該不會在2月10日之後再延後中國新年後的開工時間,但這樣也意味著這些大型城市也會進一步被瘟疫淪陷。所以,我預計,到4-5月份,中國的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這些大城市也都會被迫采取封閉和半封閉,也勢必嚴重影響經濟,包括消費和產業鏈。從對整個經濟影響的程度來看,我們看到路透社引用標準普爾,預計中國的GDP將在全年下降1.2%。 其他的預測則預測會下降1%或更高一點。但我預計,由於上面這些因素其實比很多這種國外的這些機構影響的要更深一些,所以我預計GDP下降的幅度要更大。第一季度的增長率甚至只有2%或更低。後面的增長也會下降的更厲害一些。全年整體的下降幅度,我認為會在1.5%左右。由於考慮到之前的,中國經濟去年的時候,GDP的數字是造假的。所以,這種情況下我們會看到,整個2020年中國經濟被影響的程度和範圍可能比外界想像的還要嚴重。」

蕭茗(Simone Gao):當中國經濟遭受傷害,全世界都會有感。世界性的經濟恐慌或許說明了一件事情:全球的商業與金融市場對中國之依賴程度已經遠比人們想像中的要高出許多。然而受冠狀病毒感染的群眾人數卻被中國官方大量低估,人們無所適從。但有一件事可以確定,若疫情持續,中國勢必會被迫與世界脫軌一段時間,而這段期間恰巧正是中國最需要西方資金註入之時。我們將持續追蹤中國冠狀病毒的真實情況。非常感謝您收看《世事關心》,我是蕭茗,我們下次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