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1月16日訊】【世事關心】(458)朝韓互動 轉機還是另一種形式的危機?

1月9日,朝韓雙方終於在板門店舉行了闊別已久的高級別會談,朝核危機終於有轉機了嗎?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但是對於北朝鮮、對金正恩政權來講,決不是和平的契機,它是他的喘息之機。」

朝韓互動,中美似乎受到冷落,在半島博奕中,形勢目前對誰有利?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有另一個問題,誰離接近目標更難了,不能接近目標,誰的後果更嚴重,當然是美國。」

2018年伊始,朝鮮就出現不一樣的局面,是福還是禍,全世界都在惴惴不安中觀察。

蕭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這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2018年一開始,朝鮮半島就出現了讓人捉摸不透的複雜局面,金正恩在新年致辭中突然對韓國釋放出談話意向,還表態要派團參加於韓國平昌舉辦的冬季奧運會,而韓國政府也立即滿懷欣喜地表示歡迎。在韓國政府的努力推動下,朝韓雙方終於在1月9日在板門店恢復了談話。朝核危機的和平落幕是否已現曙光?美國所期待的可核查、又不可逆的無核化目標能否達成?在圍繞著朝核危機展開的大國博奕中究竟誰佔了上風?這一期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相關問題。

2018年1月9日,在朝韓中斷直接對話大約兩年之後,終於在板門店雙方恢復了高級別接觸。這也是自從2017年朝核危機進入緊張階段以來,朝鮮第一次派出外交使團直接與韓國對話,備受矚目。

這次會談主要圍繞著平昌冬奧會的主題,結果似乎是雙方皆大歡喜。朝鮮確定了2月9日會派一個由運動員、官員和啦啦隊組成的代表團參加冬奧會,而且韓國政府也表示考慮暫時解除對朝鮮的制裁條款。朝鮮方面恢復了自從關閉開城工業園區時就被切斷了的軍事熱線,韓國還提議雙方舉行軍事談判,防止發生軍事意外。

這次朝韓會談的氣氛可以說是出奇的親切友好,朝方首席代表李善權將會談稱作「向民族獻上新年第一份厚禮」,甚至提議「會談內容全部公開,向民族傳達會議實況」。反而是韓國方面建議基於慣例以不公開方式進行。

這次重啟會談的機會來得可謂突然,從金正恩的新年致辭釋放談話意向,到韓國政府抓住這次奧運外交的機會,重開板門店會談,整個準備過程在一個星期內完成,朝方都相當配合。1月11日文在寅在電視直播的新聞發布會上,將這次破冰很大程度上歸功於美國總統川普。

各大國對朝韓重啟會談都有積極的反應。美國總統川普1月6日在馬里蘭州戴維營對媒體說,他對與朝鮮對話持開放態度,但「並非沒有前提」,暗示可能與金正恩開展有條件對話。1月10日川普在與文在寅的通話中重申,美國可以在適當的時機和條件下和朝鮮對話。1月11日韓國青瓦臺表示,習近平在與文在寅通電話過程中,表示樂見朝韓之間的對話進展。

中共外交部副部長、朝鮮事務特別代表孔鉉佑1月8日在與日本外交官通電話過程中,表示支持朝韓雙方以平昌冬奧會為契機開展接觸對話。日方也承認朝韓對話是好事,願意為推動半島形勢發揮建設性的作用。

蕭茗(Host/Simone Gao):朝韓開啟對話之後,應當如何評價朝鮮半島的局勢呢?先來聽時政評論家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從朝韓恢復對話到平昌冬奧會結束差不多還有兩個月的時間,您認為對朝核危機的和平解決是否是個契機呢?」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對國際社會來說,都期待韓國平昌冬奧會是和平解決朝鮮問題的機會,或是一個和平的契機。但對北朝鮮、對金正恩政權絕不是一個和平的契機,它是他的喘息之機。從宏觀來看絕無和平契機可言。因為金正恩他的新年致詞說的很清楚了,一手硬、一手軟。硬的就是朝鮮已經是一個核國家,它的核打擊能力已經覆蓋美國全境,核按鈕就在他的桌子上,這不是一個威脅,是一個現實。意思就是說你們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朝鮮已經是個核國家就是一個現實。硬的一手之後,他馬上放了軟的一手,跟韓國願意磋商,朝鮮願意派出代表團參加冬奧會,所以緊急磋商。顯然北朝鮮金正恩當局的狡詐目的就是給這個政權一個喘息之機,避開軍事打擊和國際封鎖,借參加冬奧會死灰復燃,讓他在經濟上、在政權上獲得了喘息之機,在國內硬軟兩手更加鞏固了金正恩的政權。但是國際社會絕對不能指望這是一個和平的契機。將來北朝鮮繼續會在導彈、核問題上變本加厲的挑釁、威脅國際社會。」

蕭茗(Host/Simone Gao):「現在有一種擔憂就是,朝鮮謀求和韓國講和可能會加深美韓之間的矛盾。你認為文在寅政府有可能在關鍵時刻不能和美國在原則上保持一致嗎?」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北朝鮮金正恩政權的確有這樣的企圖。可以回顧一下小布希總統時代,當時奉行陽光政策的金大中和盧武鉉兩任總統就想通過陽光政策,對北朝鮮施懷柔政策,表現在提供經濟援助來換取當時北朝鮮的金正日、也就是金正恩的父親,放棄或者凍結核計畫。當時的美國總統小布希警告說,你們這樣的做法是愚蠢的,正在為朝鮮成為核國家而鋪路。小布希總統的話不幸而言中,就在他們大規模援助的後期,北朝鮮宣布,突然爆發了核試爆,發射了核武器,恰恰挪用的就是南韓的大量的經濟援助,挪用去發展導彈和核武器計畫。韓國不幸的是由於朴槿惠彈劾下臺,又上來一個繼承陽光政策的總統文在寅,這種韓國的左派和西方的左派有一種天真的幼稚病。以為,既然韓國是民主國家當君子就要當到底,既然北朝鮮是流氓國家它就流氓到底。談話時,流氓說一句話,也要積極的響應,君子和流氓的懸殊的心態,我認為文在寅會成為輸家。但是,是不是和美國的原則上會走得太遠?走不到多遠,因為美韓聯盟擺在那裡,韓國的安全是靠美國的保障,但的確文在寅的說盡政策、天真幼稚的想法,的確給國際社會、尤其美國解決北朝鮮核問題添堵、添亂、製造障礙。」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朝韓對話的前景,再來聽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朝韓對話,有沒有可能取代其它大國的斡旋,成為解決朝核危機的方向呢?」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事實上朝鮮的經濟來源主要是中國大陸,他的貿易的90%、燃料的80%和大部分糧食的援助都來自於中國,這個狀況短時間內扭轉不了。北韓不想高度依賴中國,不想這種情況延續下去,朝鮮比較明顯地是想利用韓國來打開缺口,通過韓國去影響美國。美韓之間出現猜疑是避免不了的,韓國現在提出暫時解除對朝鮮的制裁,以換得冬奧會的順利舉辦。他所說的暫時解除制裁應該是指對某些朝鮮人員旅行限制的解除,但問題是難道開完冬奧會,這些制裁又恢復嗎?到時候文在寅會不會說:好不容易取得了一個融洽的氣氛,幹嘛又要採取推高緊張的措施呢?這樣一來聯合國對朝制裁的嚴肅性就打了折扣,你韓國可以不執行制裁,那別的國家也可以不執行;你韓國可以不執行制裁中的部分條款,那別的國家也可以不執行其它條款,這樣就會有共識瓦解的風險。朝這個方向未必真的是解決朝核危機的方向,反正有可能是最後推出一個類似於伊朗核協議的綏靖方案,讓朝鮮擁核被事實默認。」

朝韓對話,美國無核化的目標還能原樣走下去嗎?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韓國是美國的盟國,也是半島局勢中直接利害相關的一方,朝韓對話,是否意味著是美朝對話的前奏呢?當前問題的關鍵在於談判的前提,是朝鮮先退讓、做出願意邁向無核化的承諾;還是美國先退讓,願意朝鮮在不事先承諾的情況下就開始對話呢?誰先退第一步成了對金正恩和川普意志的考驗。

川普總統演講:「我們對朝鮮政權施加最大的壓力,對他們動用迄今為止最嚴厲的制裁。我們團結我們的盟國以空前的努力孤立朝鮮。然而,還有許多工作要做。美國及其盟國將採取一切必要行動實現無核化,並確保這一政權不會威脅世界。」

川普在2017年12月18日他的第一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發表的同時,所做的演講當中,強調朝鮮無核化的後果是:「這一政權不會威脅世界」,所謂朝鮮政權的「無害化」,也就是中美領導人在會談中所談到的朝鮮無核化目標:全面的、可核查的和不可逆的無核化。

川普從參選總統到入主白宮這一年多時間裏,一直將伊朗核協議稱之為錯誤的協議,甚至視之為美國「有史以來達成的一樁最糟糕的交易」。這份協議允許伊朗和平利用核能,但不得用於軍事目的。德黑蘭政府同時承諾,將明顯減少鈾濃縮活動,並且允許國際原子能機構對伊朗嚴格監督。作為交換,西方部分地取消對伊朗的金融和貿易制裁。這個協議的關鍵是:伊朗只是凍結它的核項目,以及對核項目的用途作出限制,卻並沒有迫使它成為無核國家。美國國務卿提勒森曾批評說,「這是用錢買通一個覬覦核武器的國家的又一個例子」。而在朝核危機中,川普政府一貫的原則是避免伊核協議的情景重演。

在朝韓即將舉行高級會談之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利在1月7日對美國廣播公司表示,川普政府並沒有改變與朝鮮進行對話的條件,即金正恩必須首先停止核武器試射,她同時警告「局勢非常危險」。

在美國不斷重複底線的同時,金正恩也沒有體現出在獲得擁核國家的身份問題上有鬆動的跡象。1月5日有美國媒體報導,根據去年11月的衛星照片顯示,朝鮮有可能在利用平安南道的汽車工廠組裝導彈,而這個裝配廠是剛剛落成的。今年1月初有消息指,有跡象顯示朝鮮在近期就會再次發射導彈。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利表示:希望朝鮮不會這樣做,但是如果做了,我們必須對朝鮮政權施加更大的壓力。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誰先退第一步的問題,來聽一下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川普政府是誓言不接受伊朗核協議的模式,就是朝鮮一定要無核,才能解除制裁。而朝鮮看起來也不會放棄已經取得核成果。那你覺得兩方中誰有可能先退讓?」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我認為北朝鮮顯然不會退讓,北朝鮮把成為核國家做為既定的國策,成為核國家金正恩才覺得金氏政權安全。最先讓步,我想不幸的是可能美國要先讓步。美國由於韓國和朝鮮進入了談判,川普儘管說了一句話,說如果不是我們把武力、軍力擺在前面對付他(北朝鮮),也不會有今天的談判。但是美國實際上是軟化了調子,今天美國表示願意跟朝鮮展開談判,前一段美國國務卿提勒斯說過,北朝鮮要談判至少要表現一段時間給大家看看才能談判。就是說你表現一段時間不發射導彈、不做核爆活動,就可以。但是並沒有把放棄核武做為談判的條件。所以這次韓朝高級會談中,韓方提出要把朝鮮無核化做為談判內容,但是朝方迴避了,只是說為了南北的和平、和諧談話。他非常技巧的、狡詐的避開了無核化這個話題,就可以看出朝鮮不會在核武問題上讓步。但是不幸的是在大國間的爭鬥、離間,美國如果無計可施,我想也可能讓一步,舉行談判,但這樣的談判只會給金正恩政權換取生存的時間和空間。」

蕭茗(Host/Simone Gao):朝鮮在核、導項目上是會暫時凍結,還是會繼續推進呢?來聽文昭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1月初有消息說朝鮮的導彈項目仍在推進,甚至可能近期又進行新的導彈試驗,那你認為金正恩在冬奧會結束之前真會這麽做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我覺得不能太樂觀的,因為朝鮮這個政權有很強的投機性和冒險性。也不能排除它在和韓國開啟接觸以後,讓文在寅政府重燃和平解決危機的希望之後又搞新的軍事挑釁,從而加深美韓之間的裂痕。從現在的節奏看,文在寅政府在感到事情有轉機、陽光政策大有可為的時候,是會選擇更多容忍朝鮮的挑釁,美韓分歧是有可能在進一步的壓力下加深。這對朝核危機的解決相當不利。美國的目標是實現全面的、可核查與不可逆的無核化,中國雖然口頭也是這個目標,但現實中可操作的彈性很大,韓國立場動搖以後,中、俄可以提出個別類似於伊朗核協議的方案,以凍結朝鮮的核項目為滿足。把最終實現無核化的過渡期拉得很長,過個三年五載可能美國已經不是川普當總統了,可能世界上又有別的熱點了,那朝鮮的擁核最終就會得到默認。這是一個可能的發展方向,比較令人擔心。」

中國大陸對朝鮮的制裁是會繼續加碼,還是暗中放水,在中美的半島博奕中,目前誰佔上風?下節繼續探討。

2017年的12月22日,聯合國安理會通過了2017年度涉及朝核問題的最後一個決議案,以回應朝鮮在11月29日進行的洲際導彈試驗。這份安理會2397號決議將朝鮮的原油進口限制在每年400萬桶;並且將朝鮮每年成品油的進口限制在每年50萬桶,這個措施如果得到完全實施,相當於是切斷了朝鮮燃油90%的來源,對朝鮮的經濟將構成致命打擊。新決議同時進一步限制了朝鮮的出口貿易、和勞務輸出,以減少朝鮮獲取資金的能力。

2018年1月2日中國商務部表示,中方將按照中國的法律,繼續全面、準確、認真嚴格執行安理會的2397號決議,繼續減少對朝鮮的燃油出口。可是美國財政部在去年年底公布的一系列衛星照片顯示,有來自中國的船隻和朝鮮船只在公海上對接,交易油料。而且韓國的《朝鮮日報》也引用韓國內政部官員的話稱,自從2017年10月份以來,間諜衛星已經發現了30次這樣的公海走私油料的行為。

對於這種被川普在推文中稱作「逮個正著」的情況,中共外交部矢口否認,發言人華春瑩在例行記者會上先是對走私船隻的國籍提出質疑,進而反問:「不知道有關媒體所屬國家能否確保自己百分之百做到有令必行、有禁必止,沒有任何一起違法個案發生?」12月29日韓國海關通報,又扣押了一艘向朝鮮運送石油的香港船隻。

蕭茗(Host/Simone Gao):北京在制裁朝鮮的問題上當前是怎麽一個心態,先來聽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中共政府一方面宣布會認真執行聯合國安理會的最新對朝制裁的決議,一方面又有中國船隻向朝鮮走私燃油被逮了現行,中共政府在制裁朝鮮問題上到底是怎樣個心態?」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我認為中國政權處於三種心態這麼做。第一種,讓美國和朝鮮武力談判;另一方面給朝鮮核武庫填料加油,讓朝鮮繼續挑釁牽制美國,讓美國對朝鮮動武,而中國坐山觀虎鬥從中漁利。第二種可能,中共害怕北朝鮮的報復,要把美朝矛盾鎖為主要矛盾,讓北朝鮮不至於用他的核武能力對中共進行報復和打擊。第三種,有一種可能就是處於恐懼心理。中國在歷史上,做為一個大國,不管在它強盛的時候、強大的時候,不管是漢朝、還是唐朝、還是宋朝、還是明朝,都受制於周邊的強悍的小國。中共只有一條底線,過渡方式也好、希望將來無核化,但是現在在供養平壤政權。北京政權不怕自己的同胞,也不怕臺灣、香港、西藏、新疆,所以他怕的是外國,尤其是旁邊的流氓小國,甚至北京連美國都不怕,因為知道美國是講道理的民主大國,只要你不動手,美國不會對你動手。但是對北朝鮮這個流氓國家,中共確實沒把握,北朝鮮政權一旦發作起來的話,完全可以用核武先發制人。如果他先發制人就沒有大國、小國、也沒有核平衡,沒有誰勢力強、誰實力弱,誰先動手誰就贏。」

蕭茗(Host/Simone Gao):中共在朝鮮問題上最後的底線到底在哪裡,再來聽文昭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中共政府一方面在聯合國投贊成票升級對朝鮮的制裁,可同時又有跡象暗中走私禁運品幫助朝鮮。所以到底中共在朝鮮的目標是無核化優先、還是維持金家政權優先?」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我覺得這對中共決策者來講也是一個比較矛盾的問題。從中共的戰略利益來衡量,他的利益最大化方案是讓朝核問題成為一個它控制之下的問題。朝鮮的核技術一直處於幼稚的狀態,不足以拿出成熟的核武器和導彈,但是一直存在著這種發展的可能,同時平壤聽命於北京。這種狀態下中共的利益最大化,朝鮮這張牌在中美博奕中能發揮最大的作用。其實現在的對朝政策,不管是支持制裁、還是暗中給朝鮮放水,也都是以恢復對朝鮮的影響力為目標。如果朝鮮政權垮了,韓國統一了半島,那以後誰聽中共老大哥的?所以朝鮮政權還是要保的,不過金正恩完全不受控制也不行,所以也得支持制裁。在這兩者之間走平衡木確實是一件左右為難的事,最後的判斷取決於是金正恩失控的危險大,還是金正恩滅亡對中共的危險大,會選擇一個損失比較小的方案。」

蕭茗(Host/Simone Gao):「在朝韓開始對話的背景下,你覺得在半島的博奕中,美國和中共哪個佔有上風,哪個更接近自己的目標?」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如果說中共半島政策的目標是,把朝核問題變成它控制之下的一個問題,那麽現在確實中共沒有接近它的目標。因為金正恩是想從韓國尋求突破口,而不是北京,中共的特使宋濤訪問平壤也受到冷遇。同時美國現在也沒有達成讓朝鮮作出原則性妥協的目的,所以目前談不上中美誰離自己的目上標更近了。但有個問題,就是誰離接近自己的目標更難了,不能接近目標的話誰的後果更嚴重,那確實是美國。朝核問題不能朝著徹底無核化的目標邁進,不僅美國的安全目標沒有實現,與韓國的盟友關係也出現了裂痕。美國在朝鮮半島遇挫,也會在南海、臺灣給中共更強的挑戰美國的信心,美國在整個西太平的戰略耐心會被消磨,這是影響全球格局的後果。而且一旦文在寅對朝鮮放水,中共受到美國的壓力也輕很多,他可以說:看,連韓國都對朝鮮陽光了,我這放點水你美國也別大驚小怪。所以目前的局面是對美國更加的不利。」

蕭茗(Host/Simone Gao):自朝核危機2017年升級以來,金正恩當局終於走到了談判桌前,這應該說不是一件壞事。但是由對話帶來的美韓關係的微妙走向,由制裁、貿易等問題帶來中美關係進一步複雜化,朝核危機最終能否和平落幕還存在著許多變數,世界離遠朝鮮的核威脅恐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世事關心》將為您持續觀察,深度報導。謝謝收看一期的節目,我們下個星期再見。

===============================================

策劃:宋元晦

撰稿:宋元晦

剪輯:郭敬柏妮王知行唐彬

旁白聲音剪輯:唐彬

特效:Harrison Sun

文稿整理:Merry Jiang

合成:唐彬

反饋請寄:ssgx@ntdtv.com

主持人配飾由雲坊Yun Boutique提供

新唐人電視臺世事關心

2018年01月

============================================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週二:21:30

週三:2:30

週六:9:30

美西:週二:21:30

週六:12:30

週日:9:30

舊金山:週二:22:00

週六:12:30

週日:9:30

===========================================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