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川普還是克林頓 最後一刻的意外膠著

【新唐人2016年11月08日訊】【世事關心】(401)川普還是克林頓 最後一刻的意外膠著

大選前的最後一輪驚奇,給希拉里帶來了甚麼?

David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兩位主要總統候選人之一,在大選日前被FBI調查,這是我們從未見到過的、這是沒發生過的、使人不快的,甚至擾亂了許多美國人的投票。」

川普要想勝出,需要闖過哪些關?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他幾乎必須贏得所有搖擺州才能成為總統。」

希拉里或川普當上總統,將凸顯美國怎樣的民意?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如果川普勝出,那將顯示現有的觀點,即美國已經變成了中間偏左的多民族國家,這種論調在過去八年已經變成了主流。將顯示這種論調是不成熟的。」

David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如果希拉里-克林頓贏了,對於大部分或大多數選民來說,這就意味著川普當總統這一概念遙不可及,簡直不能接受。」

明天美國大選,一個新的美國總統將傳達給世界怎樣的信息?

蕭茗(Host/Simone Gao):各位好,歡迎收看《世事關心》,我是蕭茗。我們這期的首播日的第二天就是美國大選日。在談論了整整一年的美國大選後,結果終於要揭曉了。而這最後一週的選情再次出現很大起伏。在整個選舉的大部分時間裏,希拉里在全國性民調中一直領先川普。但從距離選舉日兩三週的時間開始,川普的支持率開始上升。截止十月底,川普已經基本上和希拉里比肩。美國總統的桂冠到底會花落誰家?在選前一兩週,迷霧再次升起,這一期的《世事關心》,我們也就此來做最後一次分析。

過去一週對希拉里-克林頓來說是艱難的一週。11月4號的民調顯示,在全國可能投票的選民中,支持克林頓的有47%,川普則是43%。克林頓的領先幅度由半個月前的11%降到了現在的4%,另外據CNN和華盛頓郵報的報導,幾個搖擺州的投票傾向也在向利好川普的方向發展。俄亥俄州、亞利桑那州、猶他州,以及緬因州的第二國會區都從不確定轉向了傾共和黨,而新罕布甚爾州則從傾民主黨轉向了不確定。

不過搖擺州中最重要之一的佛羅里達州現在依然是膠著狀態。分析指出,川普必須贏得佛州才有不敗選的可能,而希拉里只要在佛州擊敗川普,就幾乎肯定入主白宮。

到11月4日為止,克林頓確定和比較可能拿到的選舉人票也有290張,而川普只有209張。距離達到270張的選舉人票,川普還有不小的差距。

從選民結構來看,川普在男性選民中的支持率領先希拉里11個百分點,而希拉里在女性選民中的支持率領先川普10個百分點。川普在白人選民中的支持率領先希拉里15個百分點,而希拉里在少數族裔選民中的支持率領先川普48個百分點。不過少數族裔選民隻佔整個選民總數的25%。

投票率對於這次選舉來說,尤為關鍵。從最近幾次選舉的結果來看,白人藍領階層的選民中,有一半人根本沒有投票。對於川普來說,提高這部分選民的參政意願就成為當務之急;對於希拉里來講,要儘可能多的動員非裔選民和年輕選民參與投票。從已經收到的選票來看,非裔選民的投票率比四年前下降了20%,而非裔選民中90%都是民主黨。

蕭茗(Host/Simone Gao):目前選情膠著的情況是如何造成的?最後的氣勢將落在哪一方,來聽一下我稍早對《標準週刊》副主編Ethan Epstein先生和東西研究所副所長David Firestein方大為先生的採訪。

蕭茗(Host/Simone Gao):「兩個星期以前,希拉里-克林頓在民調中領先12個點,但是現在他們打成平手。我們必須指出,這種差距的縮小在FBI重新開始郵件門調查之前就發生了。這兩個星期發生了甚麼?」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有兩方面。第一個方面是,很多之前不打算投票給川普的共和黨人大概有15%到20%,在這之後最終決定,好吧,我投他!我可能對他有疑慮他可能不是我會選的人,但是他還是比希拉里好,我還是要支持他,所以川普加強了他在共和黨內的凝聚力。另一方面是,就像你所說的關於FBI調查和郵件門的重返新聞。我不確定那本身是問題的所在,但是川普因為不在媒體的聚光燈下而受益,當媒體聚焦於川普的時候對他有損害,因為幾乎所有媒體都在反川普,但是如果聚焦點變成克林頓,那對川普有好處,因為媒體都在拷問希拉里,所以這對川普是個好時機,能讓他躲到幕後。」

蕭茗(Host/Simone Gao):「我們注意到川普仍然在民調中小幅度落後,他要怎樣才能贏得選舉,對他來說最重要的是哪幾個州?」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情勢對川普有點不利的原因是,對他來說每個搖擺州都很重要,他幾乎必須贏得所有搖擺州,才能成為總統,他需要甚麼,首先需要運氣,他需要他的民調稍微落後與實際,他需要他的支持者比統計的稍多些,因為他需要贏得一些州,比如新罕布爾州、北卡,還有能幫助他很多的弗吉尼亞,那些他稍微落後的州,甚至是平手的州,但是對他很難的是幾乎所有搖擺州都需要勝出,希拉里可以輸掉其中的幾個州而沒影響仍然能成為總統。」

蕭茗(Host/Simone Gao):「如果做個預測的話,您覺得誰會勝出?」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很難預測結果。像我一直說的我覺得川普被低估了,他在初選就被低估,我覺得他在大選中也被略微低估,所以我預測川普有51%的可能性勝出。」

蕭茗(Host/Simone Gao):「既然如此,那麼甚麼能最終決定這次選舉,西裔?民主黨的投票率?自由黨和共和黨的支持者?」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有幾個關鍵的人群,對於西裔的關鍵是,川普必須表現的不比羅姆尼還差,至少在一些民調中,他在某些州比羅姆尼表現要好,這對川普是個好信號,他可以以很大比例輸掉西裔支持,而贏得選舉的原因是他將在沒有大學學位的白人中獲得極大的支持,所以他可以彌補失去西裔的損失。另一個因素是,他很確定將在非裔選民中表現得更好,超過歐巴馬的對手羅姆尼和馬侃,部分原因是歐巴馬自己是非裔,很能理解他在這部分選民中有很大的支持度和投票率。希拉里將很難得到那種程度上的支持,我們從提前投票州的數據中也能看到非裔選民的投票率大大減少,川普獲勝的關鍵是在非裔選民中表現的好一點,在西裔選民中表現的不差,甚至更好一點,在工薪白人選民中表現的非常好。」

蕭茗(Host/Simone Gao):相似的問題,為甚麼川普和希拉裏的民調在最後關頭急遽縮小了,再來聽一下東西研究所副所長方大為先生的看法。

David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我認為有兩種不同的現象正逐漸產生效應,在美國總統大選中,最後幾天出現競爭膠著局面並非罕見,即使雙方在競選中實力懸殊,應注意到我們目前看到的這種緊張局勢發生在FBI局長披露出內幕之前,發生在FBI重新關注郵件風波之前。另一方面,我認為那些爆料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從披露出的事件看來,FBI重新開始關注希拉里的郵件伺服器,某種意義上講是重新展開調查,這是毫無疑問的,這事已經成為另外一個重要因素。此外,我們不能忘記近期競爭背後總統大選和美國的政治背景,即在這個國家有極其對立和兩極化的選民,我認為這事競爭最近幾日或幾週開始繃緊的原因。」

FBI重啟希拉里電郵調查,FBI調查員透露要曾經要求進一步調查克林頓基金會,這些將對選情造成何種衝擊,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2016年美國大選充滿了戲劇性。雖說醜聞是美國政治圈裡的常態,但今年的競選活動中幾乎各種醜聞全都出現了,這估計刷新了美國歷史上的記錄。克林頓陣營的醜聞包括電郵門、克林頓基金會涉嫌收受賄賂、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和克林頓勾結打壓桑德斯以及克林頓親信阿貝丁(Huma Abedin)前夫(Anthony Wiener)的性醜聞等等。川普一方,則有川普大學、川普基金會、錄像帶門、以及十多名女子指控其性騷擾等等。

眼看大選日期日益臨近,正當美國公眾對這些醜聞已經厭倦不已、覺得不會再出新花樣的時候,十月驚奇再次發生了。10月28日,聯邦調查局宣佈,由於在調查其它案件時發現了上千份克林頓擔任國務卿時的公務電子郵件,該局將重啟對克林頓電郵門的調查。據悉這些郵件是在阿貝丁丈夫維納的筆記電腦上發現的。FBI拒絕透露新發現的郵件是否與該局以前搜索到的克林頓電子郵件有重疊,也不願評論事件的嚴重性。

FBI的聲明給2016年大選增添了新的變數。此前,美國主流媒體的民意調查一邊倒的支持克林頓。比如ABC電視臺10月20日-10月23日的每日民調顯示,克林頓以50%對38%領先川普;10月26日,美聯社發表的民調說,克林頓以51%對37%大幅領先川普。後來雙方民調差距開始縮小,在FBI發表聲明之後,克林頓在民調中的領先優勢幾乎消失,和川普陷入了一種前景不明的膠著狀態。

克林頓是第一個在選舉期間兩度受到FBI調查的主要政黨候選人。美國法律規定,總統候選人不能有犯罪記錄。如果克林頓當選,而又被起訴,她是否能在歐巴馬離開白宮前接受其特赦並擔任總統?她是否能在當總統之後自己特赦自己?國會是否可以因為她在當總統之前的罪行而發起彈核?這一系列的問題前所未有,甚至可能給美國帶來憲法危機。

蕭茗(Host/Simone Gao):如果說和電郵門相比,還有讓希拉里-克林頓更頭疼的事情,那就是「維基解密」。2016年10月7日,「維基解密」網站發佈克林頓競選團隊主席博代斯塔(John Podesta)的個人郵件。這些郵件不但曝光了克林頓親信圈子裡的種種內幕和令人尷尬的私下議論,同時還讓大量可能涉及克林頓夫婦的腐敗交易浮出水面。如果沒有「維基解密」網站,普通的美國人可能永遠不會知道這些秘密。

目前公佈的郵件中表明,卡達和沙烏地阿拉伯政府暗中支持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IS),而這兩個國家同時也是克林頓基金會的大金主。卡達在2012年比爾-克林頓生日時向該基金會捐贈100萬美元;沙烏地阿拉伯捐贈數目不詳,但在100-500萬美元之間。

解密郵件還顯示,克林頓在一件事上的真實立場與公開立場,會完全相反。比如,克林頓在公開場合拒絕使用伊斯蘭極端主義等辭彙,私下裏卻承認極端伊斯蘭是「將來的嚴重問題」。克林頓號稱是婦女權利的代言人。但在接受了嚴重侵犯婦女權利的卡達、科威特、沙特等國的獻金之後,她從未批評過這些國家侵犯婦女權利的問題。

11月初,有消息傳出,FBI負責調查克林頓基金會的調查員曾經向司法部提出要對克林頓基金會進一步調查,但是遭到了司法部檢察官的拒絕,理由是證據不足。此事一經曝光,引起了大眾對司法部公正性的質疑。也進一步加深了選民尤其是中間選民對希拉里-克林頓的負面觀感。

此外,在關於中國人權的問題上,希拉里也有多次令人質疑其價值觀的記錄。2012年,盲人律師陳光誠衝破重圍進入美國大使館。後來,陳光誠在回憶錄中說,時任美國國務卿的克林頓曾向中共妥協,直到美國眾議院議長貝納和當時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均對陳光誠表示關注、美國國會也爲此舉行了緊急聽證會之後,陳光誠及其家人才能來到美國。而就在最近,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發表題為「絕不投票給希拉里」的文章,陳述了希拉里以中國人權爲籌碼,一次便從中共手中得到八千億美元「帶血的利益」。高律師在文中寫道:「美國將歷史性地為此付出代價。」

蕭茗(Host/Simone Gao):希拉里-克林頓的誠信和道德操守危機自她參選以來一直如影隨形,在最後的關頭,這個問題是否可能成為終結她白宮夢想的致命一擊呢?聽一下兩位專家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覺得FBI決定重開郵件門的調查和對克林頓基金會的關注會不會是希拉里競選的轉折點?」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目前為止就是像我剛才所說的幾點,把希拉里放在新聞的頭條,這對他們都適用,因為他們都不受歡迎對大多數人來說,兩個候選人在公眾的眼裡都是負面形象,所以他們都會因為不在新聞中而收益,任何一個人在新聞頭條裡面都會受損,現在希拉里佔居新聞頭條,正在傷害她的選情,從這方面來講你看到它影響了一點民調,但是我們不會知道FBI到底發現了甚麼,調查需要很長時間,我不覺得具體的這件事情會影響選舉,至少不會像談論這件事情一樣影響那樣大。」

蕭茗(Host/Simone Gao):再來聽一下方大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讓我們談談FBI針對克林頓郵件門的最新調查,以及「華爾街日報」的評論,描述了調查克林頓基金會時FBI和美國司法局之間的內部矛盾,大選前可能沒有任何一項調查會有結果,儘管如此,這些事會影響到選票結果嗎?」

David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簡短的回答會影響,我同意你所提問題的前提,我認為至今沒有任何調查已經完成、或接近完成,其中一項調查在11月8日前重新啟動,但我確實認為會對大選產生影響,美國民眾可以從中吸取的經驗,特別對不於傾向於希拉里-克林頓的人,就是在大選中我們面臨前所未有的局面,即兩位主要總統候選人之一,在大選日前正在接受FBI調查,這是我們從未見過的,這是沒發生過的、使人不快的,甚至擾亂了許多美國人的投票。我認為這些事件有顯著的影響,像徵性的印證了一些共和黨人,及少數民主黨人在這個月說過的話,郵件門事件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超過一個技術性的問題,這個問題牽扯到人品,進而影響到這個人當總統是否合適。」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希拉里-克林頓腐敗嗎?」

David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我個人從未用『腐敗』形容希拉里-克林頓。我多次公開或私下講過,希拉里-克林頓關於郵件伺服器的所做所為,極其不合適,是完全錯誤的。這是一個極其嚴重的問題,是需要從競選中剔除的,要我說那是民主黨不是共和黨人所為。但我經常說那個問題是十分關鍵的,對這場大選和她的候選人地位十分重要,比多數民主黨人意識到的要重要,因為我認為這一事件牽扯到很深的,不僅僅是技術上的設置,比如伺服器在哪裏,誰在保護它,是否有分類的信息,而是牽扯到一個很原則的問題,關於個人的問題就是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是否重視,美國和國務院制定的法律法規,這是真正問題所在。」

蕭茗(Host/Simone Gao):「如果您懷疑希拉里-克林頓認為她自己高於法律,但同時您不願意使用『腐敗』一詞,那您會用甚麼詞形容希拉里-克林頓呢?」

David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讓我再解釋一下。腐敗一詞是有特定的含義的,包括從法律上的定義,如果以一個詞形容她,我認為問題終將只想『合適』而不是『腐敗』也不是關於『資歷』,因為我認為希拉里-克林頓再多方面有資格參選,關於是否適合有很多基本的方面,這個人是否為國家的法律法規負責,對我來說就是一個適不適合的問題,這是我國家歷史和政治上可悲的時刻,就是我們當今這一時刻,如果兩位競選人都不適合當選,那誰會是不適合當選中的合格者,這是人們將在11月8日做出的決定。」

最終選出克林頓總統或川普總統將凸顯美國怎樣的民意?下節繼續探討。

由於各州的提前投票和缺席投票制度,到10月28日已有1260萬美國選民投下了選票。這是一個很大數目,足可以左右選舉結果。例如2012年,歐巴馬獲得選票只比邏姆尼多出不到500萬票。對這部分已經投過票的人,電郵門2.0對他們沒有影響,因為他們即使想改投,也已經不可能了。

兩黨中堅派也不會因此改變。他們已經有足夠的時間權衡自己的候選人,對於要投票給誰早就有了主見。兩黨唯一能爭取的就是目前尚未有定論的選民。在多個民調中,這部分人佔選民總量的十分之一到四分之一之間。

蕭茗(Host/Simone Gao):雖然真正左右選舉結果的是一小部分人,但是明天依然將是美國近代史上最令人關注的一天。美國將選出一位甚麽樣的總統,而這又說明瞭甚麽問題,再聽一下兩位專家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如果川普獲選,將告訴我們有關美國民眾和美國政治甚麼呢?如果希拉里-克林頓當選,又將告訴我們甚麼呢?」

David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如果希拉里-克林頓真的贏了,我個人的主觀解讀其中之一是,無論人們怎麼看希拉里-克林頓,在這種假定的情況下,對於大部分或大多數選民來說,川普當總統這一概念遙不可及,簡直不能接受。如果川普勝出了,很多評論將會沿著那個方向走,很多不同的解讀和評論將會疊加在他的勝利上,在我的腦中,我認為那將會成為這個國家值得紀念的一刻。因為這顯示出政治評論員、專家、分析家認為美國民眾所在乎的並不是他們真正在乎的。如果他真的贏了,就會來一個大反轉,將所有的保守的觀念倒置,比如甚麼樣的人可以成為總統,並重寫相關的規定,我認為如果川普贏了,我們從中可以得到的結論是美國政治將會處於一個非常不同的地位跟以前完全不同的位置,處於未知領域。」

蕭茗(Host/Simone Gao):同樣的問題,最後再聽一下Ethan Epsitein先生的看法。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如果川普勝出,那將顯示現有的觀點,即美國已經變成了中間偏左的多民族國家,這種論調在過去八年已經變成了主流,將顯示這種觀點是不成熟的,對於大規模的人口結構和文化的變遷,仍有阻力。如果克林頓贏了,那將證明這種觀點有一定道理,那將證明人們對現有的狀況很滿意。我有點疑慮,我們都知道這是個激烈的選戰,候選人互相都對對方進行了可怕的攻擊,事實上每個候選人都是這樣,這週希拉里在談到川普的時候,說他是3K黨,我們看到很多根據的指責,我擔心的是人們無法接受選舉的結果,尤其是如果川普贏了而且結果很接近,人們將很難接受選舉的正當性,可能會有社會問題,我不想預測具體的事情,但是這對每個人是個令人擔憂的時刻。」

蕭茗(Host/Simone Gao):明天將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不僅是因為這個星球上最強大的國家將選出一個新的領導者,也不僅是因為川普和克林頓將把美國帶上不同的軌道,還因為美國人這次的選擇有可能顛覆傳統政治中的諸多規則和理念。明天是關於川普和希拉里-克林頓的一天。但是在民主社會裏,一切熱鬧背後的最大看點永遠是民意的呈現。感謝您收看這期的《世事關心》,我們下週再見。

(完)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