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徐老虎風向標和香港困局

【新唐人2014年07月08日訊】【世事關心】(294) 徐老虎風向標和香港困局:任何突變都會對中共權力體制的穩定產生重大影響。

徐才厚、蔣潔敏、李東生、王永春一起被開除黨籍。新華社宣稱「中央連打四虎」。

文昭:「所以比較樂觀的話,我們也許在今年秋天就能見到周老虎現形。」

同一天香港6.22公投結果出爐,隨後「七一」大遊行51萬港人上街,刷新了歷史紀錄。

滕彪:「大陸沒有真正的民主化, 香港也不會有真正的民主。」

中國剛剛進入了驕陽如火的七月,京港兩地的政治熱浪就同時噴發!

蕭茗:我是蕭茗,這裏是《世事關心》。剛剛過去的這周在中國是大事頻發的一個星期,北京和香港都有重大政治新聞出爐。所不同的是,一個是基本在意料之中的;而另一個則多少有點超出人意料。但是毫無疑問這兩件事都使得7月成了中國政治名副其實的盛夏季節。這是否意味著,一些影響深遠的事件經過長時間醞釀,已經步入成熟階段,要瓜熟蒂落、水落石出了呢?這期《世事關心》就讓我們來探討。先來看一下北京發生的事。

6月30日星期一傍晚6點,對於媒體們來講,一天大部分的工作已經結束,大部分員工也差不多到了下班時間。可是新華社在這個時刻突然發出了一條讓所有媒體都不能拖到第二天的消息,加班——看來是在所難免了。

新華社的新聞稿說: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6月30日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聽取中央軍委紀律檢查委員會《關於對徐才厚嚴重違紀案的審查報告》,決定給予徐才厚開除黨籍處分,對其涉嫌受賄犯罪問題及問題線索移送最高人民檢察院、授權軍事檢察機關處理。同時被宣布開除黨籍的還有之前就被中紀委查辦的原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和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原國資委主任蔣潔敏、以及原中石油集團副總經理王永春。

蕭茗:中共這次一口氣同時開除了四位前任大員的黨籍 ,這裏是否有什麽特殊的用意呢?來聽一下我稍早對獨立政治評論人士陳破空先生的采訪。

蕭茗:星期一被開除黨籍的四個人裏,有一個前任政治局委員;兩個十八屆中央委員會委員;一個十八屆中央委員會候補委員。那麽用當前反腐的規格來衡量,都算得上老虎級別。同時開除四個大員黨籍的情況在文革之後還很少見,你認為把這個四個人的案子合在一起,是否是一種特殊的安排?

陳破空先生:「對這四個人的案子合在一起宣布有一個特點,這四個人都跟周永康有關。因為其中的蔣潔敏,李東生,王永春都是周永康的親信。分別代表石油幫和四川幫,而徐才厚其實和周永康也有關。因為他參與了周永康和薄熙來的政變圖謀,而那場未遂政變矛頭直接對準了習近平。」

自從2013年薄熙來被判刑後,誰將是下一個被拎上臺開刀示眾的大老虎,一直是海內外媒體競猜的熱門。徐才厚可以說是人氣僅次於周永康的「男二號」。關於徐才厚最後沈浮的傳聞也幾經波折。早在2013年的北戴河會議期間就有消息稱,中南海高層曾討論「拿下周永康和徐才厚」;但是在2014年1月下旬,徐才厚陪同習近平一起出席慰問所謂駐京部隊老幹部的「迎新春文藝演出」,又被諸多海外媒體解讀為徐老虎已經安全過關。

以報道中南海秘聞見長的香港《南華早報》,對徐才厚命運的預測也是幾經反覆。今年3月17日《南華早報》引用兩個消息來源說,由於徐才厚已經罹患晚期膀光癌,相當於已經被判了死刑,所以當局停止了對他的貪腐調查。可是僅僅兩天之後該報又來了個180度大轉彎,曝出猛料說,徐才厚在北京301醫院的病床上被帶走拘押,他的妻子、女兒和私人秘書也在同一天被收押,全家幾乎被一網打盡。路透社隨後也證實徐才厚已經處於軟禁之中。至此對於徐才厚的處境海外媒體基本達成共識。6月13日《南華早報》再度批露中共將在近期起訴徐才厚,6月30日結果揭曉,證明了這次預測的準確。徐才厚成了中共建政以來被以貪腐罪名起訴的最高軍方人物,但是他連同另外幾位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委員和候補委員一起被中共掃地出門,動靜之大還是超出了不少人的意料。《人民網》在6月30日當天發出評論,稱徐的被查標誌著反腐肅貪「挺進了一大步」。

蕭茗:如何看待徐才厚被法辦的政治意義呢?聽一下本臺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蕭茗:你認為徐才厚的被起訴算不算習近平、王岐山在高層反腐權鬥當中的一個重要的斬獲?

文昭:「說是一個很重要的斬獲,我覺得說不上。它是反映出來高層權鬥有向橫向發展的趨勢,但是還沒有質上的提高。橫向發展就是說它觸及到過去比較少觸及的軍隊領域。 過去20年,江澤民是用腐敗來收買軍隊,沒有意圖要碰;胡錦濤是十年弱主,沒有能力來碰。胡錦濤卯大了勁也就是查了一海軍副司令王守業。在中國社會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各個地方有軍隊背景的企業哪怕存在走私、賣淫等違法行為,地方政府都不敢查辦。所以習近平意識到,通過反腐整肅軍隊既是他鞏固權力的需要、也是維持一個武裝集團基本功能的需要。但徐才厚僅僅是政治局委員,他和陳希同、陳良宇、薄熙來級別是一樣,刑不上常委的規則並沒有在他這破。 而且徐才厚倒臺前是一個卸任的政治局委員、 這一地上還沒辦法和薄熙來比。薄熙來倒臺前是一個在任的政治局委員,而且很有可能升任 18大常委,可以說是前途無量。所以從這一點上來講還不能說是一個質上的提高。」

徐老虎被拎上了前臺,周老虎何時現形? 請不要走開,下節繼續探討。

新華社在星期一公布的消息再度勾起了人們對失蹤已久的周永康的關註。和徐才厚一起被開除黨籍的三位也都與周永康有密切的關系。2013年9月《明報》曾報道蔣潔敏執掌中石油是得到了曾慶紅與周永康這兩位石油系統出身的政治局常委的大力提攜。王永春曾擔任周永康在大慶期間的助理,同時也是蔣潔敏的心腹愛將。而李東生原本是宣傳官員,是中央電視臺《焦點訪談》欄目的創建人;官至中央電視臺副臺長,也是中共鎮壓法輪功宣傳造勢的主要推手之一。毫無政法系統工作經驗的他,竟然在周永康任政治局常委期間被調任公安部副部長、黨委副書記。有多家媒體報道指,李東生是周永康及其現任妻子、原央視記者賈曉燁的牽線人。

香港《南華早報》在6月30日的報道中,也再度提及徐才厚和周永康、薄熙來的密切關系;並且又預言,當局對徐才厚的處理「預示著中共對周永康的調查可能即將收網」。

蕭茗:關於中共反腐權鬥接下來的發展脈絡,繼續聽一下陳破空和文昭兩位的分析。

蕭茗:徐才厚等四人被開除黨籍,接下來你認為周永康案最快何時會水落石出?

陳破空:「徐才厚等四人被查處,本身就是一個暗示。周永康一案雖然九頭不決,但遲早會水落石出有一個結果,就好像徐才厚一案,也曾經九頭不絕,但最終結果有出爐一樣。我預計周永康案應該會在8,9月,9月前應該有個結果。因為周永康案可以說在所有這些案件中拖的最久的,但是跟周永康有關的親信和部下,石油幫,四川幫,國安幫,公安幫等等都已經落馬,都已經水落石出。所以周永康應該說是呼之欲出。」

蕭茗:周永康之後會不會有下一個呢?

陳破空:「根據習近平和王岐山的這種反腐模式,總會有令人驚奇的案件或大老虎出現,而且級別是層層推高。那麽看他們的反腐範圍也非常的廣,從黨政系統到軍隊系統。從徐才厚這個案子,我們也可以看出端疑。2004年9月,當江澤民在海內外輿論的壓力下, 很不情願的把軍委主席一職交給胡錦濤的時候,他就同時突擊提拔了徐才厚,而徐才厚的主要職責就是負責監視和牽制胡錦濤。而另外一個軍委副主席郭伯雄也是承擔了這個角色。前不久傳出徐才厚涉案的時候,也傳出郭伯雄涉案。也就是說習近平會不會把江的人馬一鍋端,這將是一個指標性的含義。因為這不僅意味著習近平能不能鞏固他的權力,尤其鞏固他軍中的權力;還意味著習近平能不能削弱老人政治。因為老年政治是中國政治的最大隱患。也就是說習近平反腐到什麽級別,之後還會不會有大老虎,在攸關他的政治前途,政治作為和歷史定位。」

蕭茗:就同一問題,我們在來聽一下本臺資深評論員文昭的分析。

蕭茗:文昭,你認為周永康案會是什麽時候公布,還有中共權鬥的下一步發展脈絡會是什麽樣子呢?

文昭:「當前的這個節奏看起來是習近平和王岐山想在今年夏天的北戴河會議之前,把周永康集團的一些關鍵人物案子做實,製造出一些聲勢,在北戴河會議上向江澤民、曾慶紅和他們拉攏的一些中共頑固派元老施加壓力,迫使他們交出周永康。所以如果比較樂觀的話,我們也許在今年秋天能見到周老虎現形。說到中共權鬥發展的脈絡,我想斬草除根一直是中共權鬥奉行的一種模式。因為現在倒掉周永康的話,就直接牽扯到江澤民和曾慶紅,因為周永康的後臺老闆就是江澤民,如果不把這個最後的保護傘拿掉,它一旦得著機會反撲的話將會是致命的和非常兇狠的,這是宮庭政治一貫特徵。而中國現在矛盾這麽復雜,時間拖得越久,也就能給對手的機會就越多。比如經濟滑失業率增高、少數民族地區的動亂加劇、處理外交關系失當等等,都會被對手攻擊為當前的領導人無能。」

七一遊行香港51萬人上街破紀錄,北京與香港民意是否已經進入博奕的僵局? 不要走開,下節回來繼續探討。

蕭茗:與北京難以捉摸的宮庭鬥爭相比,香港這個星期發生的事可以說都在意料之中。雖然是在意料之中,但是當香港的民意展示出來,這份聲勢仍然是令人印象深刻。來簡單回顧一下。

6月29日晚,由「占領中環」運動發起的民間公投落幕,有近80萬港人投票。在三個方案中,真普選聯盟的方案得票最高,超過了42%。此外有87.8%的電子選票的選民認為,如果港府提出的政改方案不符合普選的國際標準,立法會應當予以否決。

7月1日下午3點,期待中的大遊行開始。由於參與人數龐大,到晚上大約11點遊行隊伍才完全抵達終點,歷時8小時。遊行的組織方「香港民間人權陣線」表示,保守地估計整個過程有51萬人參加。這個數字超過了2003年的50萬人,刷寫了七一大遊行的新紀錄。

對於公投和遊行所展現的民意,港府和北京仍然沒有妥協的跡象。港府的發言人對七一遊行的回應是,民間提出的特首選舉公民提名的訴求,爭議大難落實。而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則表示, 北京的意誌 「不會因為某種全民投票和示威的規模而動搖」。

另一件引人注意的事發生在七一遊行結束後。當晚有數千民眾響應學生團體發起的號召,預演「占領中環」的行動。示威者原本計劃2日早上8點集體離開,不妨礙高峰期的交通;而香港警方卻強硬應對,在淩晨2點40分左右開始清場,拘捕了500多名示威者。7月4日又有五名遊行組織方的工作人員被捕,罪名是妨礙警方執行公務,違反交通條列等。批評者指香港警方是秋後算賬,打壓公民集會權利。

蕭茗:現在中共當局的意圖和香港的主流民意都已經得到了清晰表達,如果香港政府在稍後提出的所謂特首選舉方案中排除了公民提名的選項,「占領中環」將不可避免地發生。接下來的局勢會如何發展,我稍早采訪了人在香港的滕彪律師。

蕭茗:騰律師非常感謝您接受我們的采訪。我們知道公投和遊行之後,當局的口風沒有松動,那麽「占領中環」又能對當局施加多大的壓力呢?

滕彪律師:「現在很難預測「占領中環」將要發生什麽樣的後果,將會對中央政府產生什麽樣的壓力。因為通過正常的議會方式,通過正常的新聞方式,已經沒有辦法阻止中共對香港民主體制的滲透。所以現在應該考慮通過公民抗命的這種方式來施加進一步的壓力,也許會有一點希望。」

蕭茗:您剛才說到進一步的動作,我們知道七一大遊行之後, 大約有兩千名學生和市民,進行了一次"占領中環」的預演。但是遭到警方的武力清場, 抓走了500多人,然後又抓了5名組織者。 您認為假設「佔中」運動真的發生,當局也像這次暴力鎮壓,那會對局勢發展起產生什麽影響?

滕彪律師:「警方在執法的過程當中,基本上沒有使用過度的武力和暴力。走到正式「佔中」的時候,參加的人數非常多,這將會對警方執法產生非常非常大的壓力,也許它的警力在面臨幾萬人甚至更多的人「佔中」的時候,它就不足以完成任務,這時恐怕就會有其它的手段的運用。比如說催淚彈和其它的暴力,而且還有可能中央政府安插的一些特務,在裏邊使用暴力來使整個「佔中」運動污名化等等。所以我們現在還很難預測到時候要發生的事情。如果「佔中」想要達到最大的效果,那還是需要足夠的人數,如果人數足夠多,也許會對雙方的博弈產生比較大的影響。」

蕭茗:香港以外觀眾可能對香港的立法制度和程序並不了解。一旦香港政府提出與特首選舉有關的所謂政改方案,要經過哪些環節才能最終付諸實施呢?聽一下雪莉的介紹。

雪莉:謝謝蕭茗。香港特首選舉制度的改革,整個過程大概可以總結為「五部曲」。港府在去年12月啟動了第一輪為期5個月的咨詢期,在今年的5月初結束。其後它需要幾個月的時間來撰寫咨詢報告,然後向全國人大常委提出要修改選舉辦法,這才是第一步。人大常委會對特區政府提出的方案予以確認是第二步。第三步是香港政府向特區立法會提出修改選舉辦法的議案,並且得到立法會以三分之二的多數通過。第四步和第五步分別是:特首同意立法會通過的議案, 以及特首將法案報全國人大常委,予以批準或備案。在這五個步驟中最關鍵的是第三步,即特區立法會能否以三分之二多數通過修改後的選舉辦法。由於香港民主派在立法會還擁有行使否決權的1/3席位,這個環節也就成了北京迄今不能完全控制的步驟。2005年港府提出的2007年特首選舉改革方案就被立法會所否決,所以2007年的特首選舉安排仍然沿用的是上一屆的方式。

蕭茗:謝謝雪莉。

蕭茗:在回到人在香港的滕彪律師.

蕭茗:一種可能出現的結局是,港府拿出的選舉方案是沒有公民提名的,而這個方案被特區立法會所否決。從而2017年的特首選舉、甚至2020年的立法會選舉又只能原地踏步、沿用之前的辦法。這種僵局你認為是否會像某些人所說的,使香港的民主進程無限的拖延下去呢?

滕彪律師:「香港的民主進程在1997年之後,已經經過了幾次推延。這也是北京當局一貫採用的手法。所以這次香港市民認為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如果再拖延下去,雙普選可能搖搖無期。尤其是在白皮書發表之後,基本上撕毀了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關於香港高度自治,港人治港這種地位的規定,所以香港人有權利在這個時候,採用一種非常的手段,也就是公民抗命的手段來搏最後的機會。如果現在政府出臺的方案是一個假的普選方案,達不到最基本的國際民主標準的話,香港人恐怕不會接受。」

蕭茗:最後聽一下文昭的分析。

蕭茗:如果北京的方案和香港民間的方案最終都無法實施,你認為這種僵局對誰的負面影響更大?

文昭:「首先我認為有了民間的強大授權,有了民意的清晰表達,香港立法會的民主派議員應該統一立場,在最後時刻行使否決權。不要再出現幾年前香港民主黨私下和當局協商的這種情況。 說僵局對誰的負面影響更大,現在還很難講。因為對香港人來講他已經不能在退讓了。一但退讓了,接受了沒有公民提名的這種特首選舉方案,那麽中國就會說,它已經履行了讓香港人普選的承諾,今後想要再扳回來就沒有可能了。所以僵局好過永久性的傷害。維持僵局對香港人來說兩害相權取其輕,最多是原地踏步,還延續以前的選舉辦法而已。對與中共來講, 它也不可能向民意妥協,因為它的體制和它的本性都不允許它這樣做。對香港又不能像六四那樣鎮壓,如果到最後它也得維持僵局,對它而言也是兩害相權取其輕。最後的勝負是要看誰定力強,誰能夠堅持,是香港人追求民主的訴求的信心先喪失了呢、還是中共的體制先瓦解了。」

蕭茗:北京的宮庭鬥爭和香港的民主抗爭雖然表面上沒有直接關聯,但兩者都系於中共當權者對其自身處境的判斷。而且這兩件事還有一個共同之處:它們都沒有完結;它們當中有一個如果出現重大突變,都將對整個中共權力體制的穩定產生重大影響。

《世事關心》對此將持續關注、深入分析。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