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錚:望子成龍緣何招致「飛來橫禍」?

最近,一起悉尼華人家長「望子成龍」招「橫禍」事件,在澳洲媒體引發了廣泛的關注和討論。

此事的經過頗具戲劇性。零八年八月五日,悉尼Westmead公立小學教師皮爾絲(Jodie-Lee Pearce)接到名叫陸小東(音,Xiaodong Lu)的學生家長的給她的一個信封,她打開信封,發現裡面有一疊現金,還有一張便條,上面寫著,「我們希望在即將到來的考試當中,您能給我們的兒子高分,以便他能進入精英學校。」

澳洲的精英學校(Selective High School)是公立的「重點學校」,悉尼共三十一所,是從小學畢業生中選拔優秀生進入。如果能進精英學校,將來考上好大學、好專業的把握更大。精英中學的競爭非常強,零八年三月有13,300人參加選拔考試,只有3522人被錄取,錄取率不到30%。

那麼一名澳洲的小學教師在接到學生家長塞的現金「紅包」時,會怎樣反應?我問從中國來澳已四年多、正讀中學的女兒,她想也沒想就說:「這是賄賂!必須報告。」我擊案笑曰:「好!你已融入澳洲了。」

的確,那名小學老師看到這麼多現金後,像見了洪水猛獸一般,嚇得六神無主,立即衝到隔壁辦公室,對一個同事說:「快!快!你來給我作證!」兩名教師一起把這疊錢一張一張點出來,五十元面值的鈔票共四十張,一共兩千澳元。

沒過幾天,那名學生的父親裴清華(音,Qinghua Pei))又給了這名教師五百澳元現金,也是裝在信封裡當面遞交的。

這名老師把收到現金的事向學校報告後,學校報告了教育局;教育局則報告了獨立反腐敗委員會(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 (ICAC))——這是教育界的例行規矩。

十二月,獨立反腐敗委員會就此事進行公開聽證,這也是為什麼發生在八月份的事,十二月才見報的原因。

聽證會上,這對現已離異的華人夫婦都承認他們確實給了老師錢,但他們不承認是在賄賂老師,以便讓老師給他們正在上五年級的兒子打高分。他們說,他們只想讓老師在自己的孩子身上花更多的時間,以便孩子的成績,特別是英文閱讀理解力,能得到提高,一年後畢業時能考上精英學校。

此事因公開聽證而被曝光後,在媒體上引發了關於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民族的教育價值觀的廣泛討論。很多文章都提到,來自亞洲國家,特別是中國的移民「望子成龍」的心態。為了讓孩子考上精英學校,有的家長都把他們送進各種各樣的補習班,最多的同時上四個不同的補習班。這些補習班的主要功用,就是以大量做模擬考試題的方式,訓練學生應付考試的能力。

《悉尼晨鋒報》的一篇文章寫道,事實上,把孩子置於太大的壓力之下,已經被證明是非常有害的。孩子思想壓力太大已導致與父母之間關係緊張,有的甚至攻擊父母,或患上抑鬱症。與此同時,孩子的創造性、社會交往能力、自信心、自主性都不足,同時還討厭自己所做的事。

文章還引述墨爾本大學心理系副教授Chee Ng的話說:「目前青少年的自殺、吸毒、酗酒現象在增多,這很可能與他們壓力太大有關——雖然這還未能得到證明。」

筆者在大量關於此事的媒體報導中所觀察到的另一個現象是,幾乎所有記者,都以大量筆墨細緻的描寫了那被折成一疊的四十張五十元面值的現金摞在一起「長什麼樣兒」。從他們的寫作方式中,你能看出來,這疊現金在他們眼中真的就像「西洋景」一樣。一來,是因為西方人很少這麼大量使用現金,有什麼事大都是刷卡的;二來,這麼拿出大筆現金以這樣的方式塞給老師,在他們眼裡,未免太「趣味低級」了。

西媒的記者就是這樣,他們不會像中共的黨媒記者寫東西時那樣,「立場鮮明」的該批判誰就會「毫不留情」的批判、「痛擊」誰。他們很少直接「批判」誰,但他們的態度卻會隱藏在對於「事實」的描述,以及寫什麼、不寫什麼的取捨之中。作為華人來講,可能會覺得兩千就是兩千,管它是二十張一百元的也好,還是一百張二十元的也好,這有什麼區別呢?

然而,這些西媒記者卻不厭其煩的告訴你:這兩千元是四十張五十元面值的鈔票被折在一起組成的,厚度大約是多少多少。這種細緻的描述中包含著記者看「西洋景」的心情,當然也有他們對這種行為「不經意的」蔑視和批判。這種蔑視讓我感到有些刺痛,可又能怨誰呢?

在中共國,家長送老師一個紅包,可能根本不算什麼事,有時不送還不行。所謂「有錢能使鬼推磨」已深入到社會的方方面面,從貪腐程度看,許多人都承認:這個社會已爛透了。

因此,兩名華人家長絕對沒有想到,在澳洲,收到紅包的老師會被嚇得驚惶失措,一分鐘也不敢耽誤就去叫同事來給自己做證——行賄受賄在澳洲算犯罪。而且每個行業有每個行業的職業道德規範,違背的後果,可能導致終身不能再從事此行業。

獨立反腐敗委員表示,他們的義務,就是在接到舉報後對事實進行調查,並把腐敗案例公開。如果查實案件已涉及到刑事犯罪,將把案件移送檢察部門。

網上有人替這對「望子成龍」的家長感慨道,他們真能拿出那筆錢來去行賄的話,完全可以把自己的孩子送到質量可能比公立的精英學校更好的私立學校,幹嘛費那個勁兒呢?

還有人說,能否進精英學校,並不是某一個老師給你某一項成績打了高分就行了,它牽涉好多不同的環節,賄賂一個教師有什麼用呢?

總之,很多人都在為這兩位家長遺憾、可惜。「望子成龍」無錯,錯就錯在,在一個錯誤的地點,錯誤的選擇了一個「不合時宜」的方式,出醜丟臉不說,最後糊裡糊塗因此坐牢也說不一定。

──原載《台灣《看》雜誌》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