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溫哥華法輪功中領館展板事件

【新唐人2006年7月9日訊】【世事關心】(45)溫哥華法輪功中領館展板事件:法輪功的抗議展板受憲法的保護。

主持人:自從6月8日溫哥華市長蘇利文突然向媒體宣佈其個人決定,要求拆除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的大型抗議展板和小屋,成為媒體和公眾的焦點。有市民表示支持市長的這個決定,而也有各界人士認為,法輪功的抗議展板受憲法的保護,市長的決定是錯誤的。

配音:到2006年6月,溫哥華法輪功學員在Granville街中領館前24小時和平抗議已經持續了近五年。這裏的大型展板和藍房子,已經成為溫哥華獨特的景觀之一。

而溫哥華市長蘇利文於6月8日突然宣佈,這些展板和小屋因為沒有獲得市政府的書面許可,違反了城市法規,限期16日中午拆除。

蘇利文:“這完全是出於城市法規,就是這一點。”

有市民表示支持市長的決定。

溫哥華市民劉先生:我覺得市政府的決定是對的,這樣對我們的市容都比較好點。

溫哥華市民郭先生:如果說你的訴求,都有很多其他方式了。如果你在這裏這麼久都沒有什麼特別的進展,我想或者換一種另外的方式都好一點。

然而最初發起24小時不間斷抗議的法輪功學員(Mansour)曼蘇表示他們有市政府的口頭許可。

曼蘇:如果我們沒有許可, 那我們怎麼能在那呆上五年?那是 2001年,16名法輪功女學員被抓後,被酷刑折磨後關進男牢,她們被強奸後屍體被火化然後將骨灰直接寄給她們的家人。 這件事情讓我覺得我必須要做點事情,也因為我是負責任的公民, 同時我也是法輪功學員, 我的心被觸動了, 所以我決定要坐在中領館前,將這事的真相公諸于眾, 所以我親自到市政府申請在中領館前搭帳篷,而他們也准許了。

對於法輪功抗議展板的小屋是否違法的問題,本台記者走訪了法律界的人士。

卑詩省公民自由協會政策司長Micheal Vonn麥可爾.旺律師: 問題不應該是,你有還是沒有許可?問題應該是,按照更高一級的法律,就是憲法,你有沒有好的理由來拒絕給他們簽發許可?因為如果你沒有很好的理由,這決定就是武斷的。如果你有好的理由,我曾說過,也列舉過一些很好的理由,不是禁止別人說話,而是限制時間、地點和方式。但如果你沒有好的理由,那事情就變成了你是在濫用你的決定權。

法輪功的代表律師(Ansley)安士利指出,市政府在給予口頭許可的同時卻不願簽發書面許可,是市政府違反了自己的法規。

安士利:市政府早在五年前就這個展板給予了許可, 在起初的3 年半中, 市政府不僅是寬容,更是鼓勵這個做法, 也和維持展板的人一直保持聯係,並詢問他們是否願意縮小展板範圍, 法輪功學員也這樣做了,市政府也說行。這是市政府第二次給予許可,但不是書面的,問題就在這裏。當市長蘇利文說 “城市法規是唯一的理由, 我必須要嚴格執行, 就是說,你們必須要有書面許可,。我對此的理解是,正是市政府違反了他們自己的法律,而不是這群人(法輪功學員)。(因為)市政府說,你們要有書面許可,但我們只給你們口頭許可。

主持人:那麼究竟市長在五年後的今天突然做出這個決定是出於什麼原因呢?當有媒體質疑中領館是否施加了壓力,蘇利文矢口否認,強調這完全是他個人的決定,而且在他任市議員期間就提出此事不妥。為此我們采訪了前溫哥華市議員(Tim Louis)劉易斯和相關人士。

前溫哥華市議員劉易斯(Tim Louis):

我在市議會工作了6年,和當時的市議員蘇利文共事多年,蘇利文從沒有提起過任何有關法輪功和平抗議,為了支持信仰自由的和平抗議的事,一次也沒有。

這不是秘密,中國政府和加拿大外交部一直給市政府很大的壓力,要終止溫哥華中領館前的和平抗議。他們不喜歡,因為抗議引起了公眾對不公平、不能被接受的迫害法輪功行為的關注。

安士利律師也表示,如果想找出幕後的人,只要看誰會從中受益,很顯然,是中領館。

安士利律師:有一句英文的古語,如果想知道誰在幕後操縱,就看誰會從中受益。蘇利文在過去的5年裏一直是市議員,市府中都沒人提過有關過路人安全的問題。直到(2004年上屆總理)馬田前往中國訪問,和中國進行主要的貿易談判,並且想簽署旅遊目的地協議,這樣中國就可以有幾十萬的遊人來這裏。突然我們就有了安全、公眾抱怨(這個展板)的問題,甚至連不相關的維也納外交公約也被提出來。

法輪功發言人(Sue)蘇張:自從抗議開始以後呢,一直到現在快五年的時間內,我們一直是不斷的受到方方面面的壓力,實際上都是通過中共領館對於市政府或者是對溫哥華警察局施加的壓力,一次又一次的要求我們撤去。

據溫哥華Courier報6月9日的報道,前溫哥華市長李建堡就法輪功在中領館前的抗議展板一事曾和兩屆中領館總領事會過面。不過他認為加拿大是尊重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的,他後來沒有對此採取行動。(尊重這個報道的原意)

主持人:那麼法輪功學員為什麼要在中領館前堅持和平抗議呢?歷經了5個春夏秋冬,經歷了無數個漫漫長夜,又是什麼力量支撐這些人長期在那裏靜坐?讓我們來聽聽幾位法輪功學員怎麼說。

溫哥華法輪功學員張天嘯因為這場迫害而家破人亡,她的妹夫在山東淄博勞教所被員警活活打死,她妹妹被非法綁架至今下落不明。

張天嘯:我的妹夫鄒松濤是個非常溫和善良的人,他是我父母的愛婿,是我妹妹的……心愛的丈夫,是我們全家的驕傲,可是他們把他迫害死了。

法輪功學員張女士:

我們24小時的和平請願,是為了國內的法輪功學員,為了給他們爭取生存權。因為中共在中國已經迫害法輪功七年了,法輪功學員在那樣殘酷的環境下,承受著非人的虐待,在各個勞教所、監獄遭到殘酷的迫害,有的被打死,有的被活體摘取器官(接鏡頭活摘器官酷刑展)。在中國大陸,沒有他們的生存權利。我們在國外就在為了國內的那些法輪功學員在請願,在為他們講話。

6月14日法輪功學員給市長和媒體發出公開信,信中說,他們的抗議是為了挽救千千萬萬在中國遭到群體滅絕的法輪功學員的生命,停止這場長達七年的迫害。呼籲市長蘇利文以人權為重,不要屈服於中共的壓力,同時希望與他會面,找到適當的解決辦法。

然而,市長蘇利文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他不會讓步。

主持人:隨著此事在各大媒體的曝光,很多人表達了他們對言論自由的支持。

市民Hamza Adam哈姆薩.亞當聽說此事後,他主動幫助法輪功學員征簽,呼籲市長收回決定。他想向市長提一個問題。

哈姆薩.亞當:市長,我相信很多和我一樣的加拿大人都珍視生命,並且反對活體摘取器官的暴行,我想問你,你是否也是我們中的一員,讓加拿大成為名副其實的加拿大。

一位前國會議員(Simma Holt)希瑪.霍特特意到中領館前看望法輪功學員,她說已經給市長寫信表示不滿。

希瑪.霍特:這是我聽到的最壞的消息。這是任何一個市長做出的最壞的事情,就是禁止法輪功團體發聲,而在中國他們被虐殺,他們的器官被摘取並出售。法輪功學員是為我們所有的人在抗爭,如果他們輸了,沒有人是安全的。這就是為什麼引用這句話:如果在迫害和滅絕發生的時候,沒有人敢於站出來講話,就會造成二戰時大屠殺的重演。

卑詩省人權委員會前主任委員沈明麗: 在加拿大,我們做為加拿大公民和居民有基本的權利自由,其中之一就是言論自由。我經過這裡無數次,我只是看到了和平抗議。所以我非常擔心市政府現在說,在中領館前的和平抗議的展板持續了五年後,現在是拆除的時候了,尤其當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還沒有結束的時候。而提醒人們在世界上、在中國還發生著人權迫害是有幫助的,所以這個(展板)獲得保留是很重要的,直到迫害結束。

市民戴爾.傑克曼:法輪功的請願是加拿大人在溫哥華人權活動的典範,他們是如此和平的對抗邪惡的中共政權。市長的決定很恥辱。

主持人:就在拆除令的最後期限6月16日中午,法輪功學員照常來到抗議地點靜坐,一些關心人權和言論自由的溫哥華市民也來到中領館前法輪功的抗議地點,而市府也沒有對法輪功的展板和小屋採取任何行動,引起各大媒體的再次聚焦。

一對夫婦帶著孩子專程從蘭裏趕來

詹姆斯和海迪:人們應該知道在中國發生的事情。

市民(Roma Dehr)若瑪.德爾開車時聽到了消息,立即趕到抗議地點

市民若瑪.德爾:是政治壓力,這會損害加拿大的自由

一位住在中領館附近的居民(Allan Douglas)艾倫.道格拉斯說:他們應該被鼓勵,而不是被騷擾和麻煩。

市民Chris Lippel克里斯.李派特:他們沒有打擾任何人,他們做的反對在中國發生的虐殺是正確的。

卑詩省公民協會政策司長Micheal Vonn麥可爾.旺:市長沒有權利用他自己的意見來決定,這個請願是否應該進行下去,這裏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關系到加拿大憲法精生的問題,就是保護公民的言論自由,如果我們想在即將到來的世界和平論壇和2010年奧運會上向世界展示溫哥華和加拿大的民主精神,那麼我們就因該鼓勵公民行使這個最基本的權利。

溫哥華前市議員Tim Lious:市長辦公室應該用來保護那些被迫害者;市長辦公室不應該用來迫害那些被迫害者。

主持人:法輪功抗議展板和小屋事件在溫哥華引發了軒然大波,雙方現在已交由律師通過法律程式來處理。這件事情讓人們開始思考,法制社會的正常運作和用法律來限制公民的正當權利之間有什麼不同?西方國家又如何在保護公民的權利的同時,又抵擋住外來的經濟利益的誘惑和政治壓力。這些問題都涉及到西方民主國家的立國之本,也許這就是這次法輪功事件引起全社會關注的根本原因。世事關心,我是蕭茗。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