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月亮里的天丹树

紫悦

纽约时间: 2018-11-06 04:20 AM 
点此看大图片
最后一天,他愤怒已极,晚上连家都不回,把身子横倒在砍出的缺口上睡觉,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树干的愈合。(图Pixabay)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1月06日讯】似乎每到中秋,报章杂志、影视媒体总要重温一下历代有关月亮的种种传说,并报导一些有据或无稽的桩桩典故,全是为了增添节气的欢乐色彩与缅怀过往的质朴美丽。而这些传奇佚闻的铺陈,大半因人、因地、因时而有所不同。但是不管如何迥异,它们的主旨一定是:善恶有报是天理,做好人会得到上天的庇佑,行善事总能逢凶化吉,作恶多端则会遭天谴。下面是个流行于闽粤一地,代代口耳相传的乡野奇谈:
广告

石崇是个土豪劣绅,仗着财大气粗,横行乡里。他一连生了十个女儿,只余最小的未嫁,名叫阿香,可她却心地善良,仗义济贫,和他父亲正相反。石崇傲气凌人又爱张扬,这年新春,他自己写了一副对联贴在大门外:〝天下有富不有贫 世间由我不由人〞。

在他气焰压制下的穷人们,当他的面,没一个敢不赞叹他这副对联的高妙与贴切,他更是沾沾自喜、耀武扬威。但是他的小女儿看了以后,却为父亲的趾高气扬而汗颜,在众人面前,又觉得愧对大家,羞惭不已。于是,私底下把这副对联改了:〝天下有富亦有贫 世间由命不由人〞。

石崇发现这副对联被改了两个字,非常恼怒,怀疑是门下养的食客所为,马上召集那数十个食客来质问。那些人个个都回答:〝老爷的大作再好不过了,而且很符合您的家门身份,谁够格修改?我们谁也不配!〞

找了半天仍无头绪,石崇怒不可遏,发誓找着了此人,必先打他一百板子方出这口气。阿香知道后,立刻赶到父亲面前直言不讳的表白:〝这两个字是我改的,与任何人无关!人一生的幸福,富人应当享受,贫者也一样该拥有;世间所有的事,并非哪个人所能支配;就如我们田连阡陌,人家地无立锥,都是老天安排、命中注定。所以我把‘不有’改为‘亦有’,‘由我’改为‘由命’。〞

他听了阿香这番话之后,气极了,一声不响的扇了她两记耳光,咕哝着吼道:〝好!你的终身大事就‘由命’吧!〞他恨不得立刻将她许配个赤贫的、一无所有的人好出心头之恨。

一天,一个衣衫褴褛的穷汉到他家来乞食,他便问这穷汉道:〝你每天门过门的乞讨,这样一天下来就不挨饿了,是吧?〞这个穷汉答道:〝本人尚可温饱,但却不能奉养老母。〞石崇认为他还不算是最贫穷的人。又有一天,一个捡屎的少年,巡到他的屋边,他又叫这个少年来问:〝你一天巡到晚,到底所得的钱,够你换米吃吗?〞少年答:〝还能供给家父烟钱。〞他认为那更不算是穷人。另一天,有个卖柴的柴夫名叫彭居,担柴到他家来卖,他又问这柴夫彭居:〝你每天所得的柴钱,能够养活你自己吗?〞彭居答道:〝每天只够吃一餐稀饭,柴刀都无法买一把,天天上山采柴都是用手折的!现在所有的手指头都伤痕累累,每天所得的柴禾量也逐渐减少,看来,没剩几天我就得活活饿死!〞

石崇听他说得辛苦,便认定彭居是天下最为贫困的人了。他再进一步问道:〝你家里有老婆吗?〞彭居道:〝您开玩笑吧?哪来老婆呀!〞石崇伸手指了指小女儿阿香道:〝那么你就把她带回去做你的媳妇儿。〞彭居难以置信,说:〝您老说笑了!令嫒金枝玉叶,我这个不知明日是否温饱的穷人,怎配要她做老婆?〞

他大声道:〝世间由命不由人!她做你媳妇儿就是由她的命,怎么说不配?〞接着他马上下令将阿香驱逐出门,要她跟彭居去。阿香虽然很悲伤,舍不得离开双亲,但是父命难违,不去也得去。临别前,她的母亲于心不忍,私自将一块金子夹在粽子内偷偷塞给她。

他们俩走到了河边,正面对着一座大桥,找了个树荫,彭居说:〝我肚子饿了,看看你母亲给的什么粽子?〞他接过她手拿的粽子,打开来看,见中间是一块石子,顺手就掷落河里。她吃一惊道:〝什么!这是金子,你咋地将它丢弃啊?〞说着,放声大哭。他不屑的说:〝这算金子?我每天采柴的山上,不知产了多少!如果你要这样的金子,赶明儿我再上山的时候,可以替你搬回几十块,甚或几百块。〞

阿香听他这话,知道他说的不假,知道他根本没见过金银财宝,知道他不认识这些玩意儿的珍贵,心中狂喜,知道日子有了希望。于是止住哭声,在树荫下休息了一会儿就过桥继续赶路,天黑之前,终于回到彭居那简陋的茅草房里。

第二天清早,彭居刚要上山采柴,阿香也就收拾停当跟着,他看着她那双三寸金莲发愁,要迈开脚步爬上山,简直比登天还难!于是不许她去。也因为彭居不相信那些石子是所谓的金子,所以就这样每天除了采柴、卖柴所得之外,就是两手空空的回家来。阿香急着想了解真相,左思右想,终于想出一条妙计。

当彭居再上山时,阿香给了他一袋有壳的煮熟花生和一根甘蔗,嘱附他边走边吃以维持体力。当然他不知是计,居然一路吃上山,对老婆的关心体贴,感激不尽。于是,阿香藉着这些花生壳儿和四散的蔗渣,找上山去。

当阿香出现在彭居面前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讶异的问着:〝你咋来的呀?山高岭峻,怎回得去?你害死我了。〞她不理会他的话题,只光顾着问:〝那些像金子似的石子儿在哪啊?〞〝在山洼里啊!〞她迫不及待的逼着他领她去看。彭居不得已,和她向着山洼里前进。过了山腰,便是山洼啦。尚未抵达,她远远的一眼望去,真是满坑满谷,金光耀眼,的确一堆一堆的统统都是金子!这时她像吃了定心丸一样,欣喜的对彭居说:〝我们从此可以告别苦日子了,可以大富大贵了,可以不用再过这种卖柴的生活了!〞他回答:〝不饿死就是好事,还能希望啥?〞阿香坚定的说:〝不要怀疑,赶快将金子搬回去,我们马上就是有钱人啦!〞

争论再三,彭居还是半信半疑的,最后勉强同意,搬了一小部分回去,从此他们展开了新的生活,居然成了豪门富户,至此彭居才算真正认识了金子的面貌以及它所带来的一切改变。这时他们感觉有一座巍峨的宅院居住是最迫切的事了,可是琢磨几回,始终想不出合意的式样,最后决定照阿香父亲石崇的居家建筑造一间。

一天早饭后,彭居穿着家居常服,缓步走向石崇家去,和他商量建屋的事,彭居开口道:〝我如今想依照您老人家的屋子建筑一间,您能将屋图绘给我吗?〞石崇当然知道他们今天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心里吃味得很,一听来求这事,立刻板起脸来讥嘲他:〝你作梦吧?想盖间如我一般的豪宅?门儿都没有!走开!〞彭居又说了:〝就算我没有能力建屋,起码请您绘个屋图给我们参考参考。〞

经他再三恳求,又忍受了一顿无理的谩骂,才如愿的求得了屋图,很得意的回去向老婆交差。阿香把图打开一看,立刻便认出丈夫拿回来的是一张厕所图。她心里寻思,虽然现在境遇改善了,但是想照父亲的宅第仿建,得花巨资,父亲自然难以相信昔日的穷小子而今能与其匹敌。

第二天,她亲自回到自己的娘家,绘制了一张实际的屋图回去,再经过夫妻俩详尽的规划,后来竟建成了一间比石崇家还要宽敞巍峨的深宅大院。当所有的屋宇都整建完工,里面的设置全都稳妥,可整个庄院的那扇大门,无论弄来多少款式与材质的门板,总是弄不符、合不拢。

后来阿香想起产金山前,有一座森林,里面林木葱郁、云蒸霞蔚、野花遍地。其中有一棵不知名的树,枝繁叶茂、特别高大,抬头仰望,只见云雾缭绕,总找不着它的树尖,似乎给人直通天顶的感觉。树干粗大、光滑,树根连绵不断,树身上有许多窟窿,常有松鼠进出。最奇特的是这树底下,有着一块很像一扇门的大石,也不知存在多久了,青苔满布。她灵机一动,叫来许多工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搬了回来,往门框上一装,稳稳当当,就像事先设计好的一样,天衣无缝!

自从这门被搬回来了之后,那山上的金子通通都自动的由山洼里滚进来,几乎充满了他们的新厦,因为这扇天然的石门就是〝金门〞的缘故。如此一来,他们的财富当然超出石崇多多,又因为他俩吃过的苦以及那一番离奇的遭遇,就更能体恤穷人,乐善好施,修桥补路,渐渐的在地方上享有盛名,于是,有这么一句话传开了:〝石崇富贵传天下,不值彭居半扇门。〞

石崇见到女婿成为钜富,心中妒嫉的不行,恨得咬牙切齿,动歪脑筋想除掉他,好以岳父的身份,强占他的家产。

彭居身边有一条爱犬,天天带着它到处閒逛,看看哪一家需要接济,瞧瞧哪条道需要铲平。最常去的就是那座森林的那棵巨木,总会在那儿歇歇腿、养养精神、流连一番。一天,石崇叫嫉恨烧红了眼,携了一把锋利的宝剑,预先埋伏在那棵树附近,等彭居到了树荫下,正想坐下歇腿的时候,他即刻猛然窜出,奋力一刺,彭居血如泉涌,立刻命丧黄泉。石崇见目的已达,马上离开现场,飞奔回家。

彭居的狗见到主人被害,于是箭一般的飞窜回家,对着阿香扯衣、摇尾,跑前跑后,口中不时发出悲鸣。细心聪慧的阿香见状,知道自己的丈夫肯定出了事,否则狗儿不会落单。于是,急急跟着狗寻到树底下,眼看丈夫被人害死,不由得悲从中来,号哭不已,伤心的不行。

这时,忽然一只蹒跚学步的小松鼠,跑来咬她的大脚趾,阿香此时伤心过度,备受刺激,不由自主的用力一蹬,竟然将小鼠踹死了。正错愕间,忽然看见一只大鼠由树洞钻出来,咬了少许这树根的皮,盖在小鼠的尸上,一眨眼功夫,这小鼠就睁开眼睛,活蹦乱跳的跟着妈妈钻进树窟窿去了。

于是,满脸泪痕的阿香顾不得伤心了,她依样画葫芦的剥下树根皮,放入口中乱嚼一下,再吐出敷在彭居的伤口处,刹那间,彭居居然起死回生,马上活了过来。此事流传开来之后,人们认为这棵树是〝神树〞,而它的树皮,更是天赐的灵丹妙药,所以叫它〝天丹树〞。

彭居死里逃生之后,完全不知道是谁加害他的,但是阿香告知了父亲事情始末,庆幸自己夫妻俩得老天护佑,往后更加虔诚行善。石崇心中有鬼,毒计不成觉得非常失望,于是怪罪起这棵树来,他寻思:欲杀彭居,必先砍树。设法先砍了这棵树,以绝后患。

他用一把很利的斧头连砍几天,天天都只差少许就是无法砍断。更奇怪的是隔天再去砍时,这缺口又复原了,就像从没动过似的,表面依然光滑如新。最后一天,他愤怒已极,晚上连家都不回,把身子横倒在砍出的缺口上睡觉,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树干的愈合。可随着他的鼻息渐浓,那树干照样快速的包围着石崇的身躯进行修补、复原的工作,同时,这棵参天的巨木,脱离森林,缓缓上升,直没入云雾缭绕的苍穹里而不知所终。这就是月亮里那些隐隐约约的〝黑影〞的由来。

──转自《正见网》有删节

(责任编辑:张信燕)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