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中梵签临时协议:〝与魔鬼的交易〞?

纽约时间: 2018-09-29 12:28 A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9月29日讯】【热点互动】(1818)中梵签临时协议:〝与魔鬼的交易〞?
广告

中共与梵蒂冈上周六(9月22日)签订临时协议,但没有公开内容,随后梵蒂冈方面消息称教宗已承认北京任命的7名主教。消息公布后引发极大争议。批评者直指教廷向无神论的中共妥协,出卖了长年遭受当局打压的地下教徒。支持者则认为在中国有1200多万的天主教徒,为了进入中国宗教市场只能如此。外界普遍认为,未来中国教区主教将由北京当局提出,然后经教宗批准产生。那么,中梵为何能在此时签署协议?梵蒂冈认可无神论的中共指定的主教,意味着什么? 这些〝爱国教会〞的主教,又会把中国的天主教徒带向何方?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今天是9月28日星期五。上周六,9月22日,中共和梵蒂冈签署了临时协议,但没有公开协议内容;之后,梵蒂冈方面有消息说,教宗已经承认北京任命的7名主教。

这个消息引发极大的争议,批评者直指教廷向无神论的中共妥协,出卖了长期遭受中共当局打压的地下教徒;而支持者则说,在中国有一千多万的天主教徒要进入中国的宗教市场,只能如此。

为什么中共和梵蒂冈会在此时签署临时协议?梵蒂冈承认无神论的中共所指定的所谓爱国教会的主教意味着什么?今晚我们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个事件来做一些讨论,两位都在线上,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您好。

赵培: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还有一位是通过电话和我们连线的华人基督徒公益团契,刘贻牧师,刘贻牧师您好。

刘贻:主持人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好的,在节目开始,我们还是先来看一个背景短片。

中共和梵蒂冈9月22日公布,达成一份〝历史性临时性协议〞。

虽然双方没有公布细节,不过据《华尔街日报》17日披露,在协议中中共会承认梵蒂冈教宗是中国天主教的领导者,教宗则将认可7名中共政府自行安排的主教。

中梵临时协议宣称〝承认教宗领导〞;但大陆官方的〝天主教爱国会〞和〝天主教主教团〞23日立即表态,他们仍将坚持中共的领导。

目前,中国约有730万天主教徒参加官方教会。另有约1,005万天主教徒参加〝地下教会〞。

官方教会受中共统战部控制,去年还有主教穿红军服向中共表忠。

〝地下教会〞则只忠于梵蒂冈,长期受到中共打压。

外界担忧,梵蒂冈与中共的合作,还可能扩展到其它方面。

中共官媒《环球时报》22日宣称,梵蒂冈或将承认中共所谓〝反器官贩运改革成果〞。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和我们互动,您可以发手机短信,或者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或者打电话和我们谈谈您的看法。

刘贻牧师我想先请问您一个问题,您对中国的宗教、基督教、天主教情况都比较了解,对梵蒂冈的情况也比较了解,您怎么看中共和梵蒂冈签署的临时协议?特别是为什么这个临时协议的内容不能公开,这么具有神秘性呢?

刘贻:我想这个协议它为什么是保密的?保密的原因,那肯定是一个见不得人的,或者见不得光的协议。那么有一些人就指出这个协议很有可能是一个交易,是一个至大的一个交易,并且会引起广泛的争议和批评,所以这也是采取了保密的一个原因。

按照香港的陈日君枢机主教的说法,这个协议甚至会危及罗马天主教会的信誉,当然陈枢机的说法是非常婉转的,我认为这可能是一个出卖天主教会,出卖对信仰忠贞的主教、神父和教友的这么一个协议,所以网上有很多评论说这是一个与魔鬼的交易。谢谢。

主持人:等一下我们再来具体的阐述一下。我想问一下赵培,因为我们现在对这个协议具体内容是不了解,但是之后梵蒂冈方面的消息就很具体,他就说教宗会承认北京任命的7名官方主教,这些主教我们知道都是官方所谓的〝爱国教会〞,他们是要听从党的领导的,您怎么看教宗对这些主教的承认?它意味着什么呢?

赵培:其实一个是涉及到,这个事情我们可以分开几个方面谈,一个是信仰,有神的信仰的问题,这是一个人类社会一直以来的正式的信仰;第二个是宗教团体,梵蒂冈为首的修炼团体,是一个宗教团体,是天主教,他们是有对他们自己信仰的忠贞而形成的一个修炼团体,基督教也是一样,佛教也是一样。其实人类社会走到现在为止是一个政教分离的状态,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那么在中国的情况其实是历任教宗都是很反对共产主义的,当中共1949年一建政的时候,当时教宗庇护十二世就发表了一个紧急的谕旨,这个谕旨就是告诉在中国的天主教徒不得报名参加共产党,也不能赞助共产党,甚至有宣传支持共产主义理论的无神论书籍都不要去写文章支持,不准参军、参干,坚决不能进到共产党里面,你进到共产党里面就要受到教廷驱逐出教的特别处分。

到1950年的时候,黎培里又向中国天主教转发了教廷圣职部的特别警告,这个警告说在共产党的批示和赞助之下成立了一些组织,这些组织对青年男女们灌输唯物主义的理论,和攻击基督教道德为目的的,警告中国的教友们不能参与任何此类组织,参与了就要受到制裁。这就是梵蒂冈历来不承认中共任命主教的一个历史原因,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共产党对于人类正确信仰的危害,能使人道德向善的危害。

而且1950年他已经看到了,共产党如果得不到罗马教廷的承认,它自己搞的三自教会,那么这里面的危害也是很大的,大家现在可以查一下维基百科上对这批天主教徒有一个特定的称呼,叫〝基督教共产主义〞,说白了,你是在基督教里闹共产主义的,你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基督教徒。

傅铁山,这是中共三自爱国教会的主教,中共自己说他爱党爱国比爱上帝更多一点。所以你就可见它到底是一个修炼的团体,是一个宗教团体里面的,还是一个站到政权里面?它是站到政权里面的。

这种迹象在中共历次代表大会之后特别显著,不光天主教有这个问题,佛教徒里面也有,假和尚说我不读佛经了,我就读十九大的报告,这就是我的佛经。十九大开完了之后,国内的爱国天主教所谓的三自教会,说是邦交,就是要对他的教众灌输十九大精神。你到底是神这边的还是中共共产党这边的?其实这个东西就是一个正信和一个邪的对抗,这个是在信仰团体里面非常明显的事。

对共产主义的对抗一直到保罗二世的时候都存在,他是一个波兰出生的教皇,他波兰出生应该当时还是波兰搞社会主义的时候,他是坚决反对社会主义,从而促使了在他的推动,可以说是在他的支持之下,波兰团结工会把波兰的共产党搞下台,波兰脱离共产主义,波兰人民免受痛苦,这是百年以来波兰人认为这是一个很伟大的事情。所以可见历来教宗都非常的反对共产主义,认为它是一个会败坏人类道德、败坏修炼团体的机构。

共产党现在急于跟梵蒂冈达成协议,就是说它想渗透控制中国的天主教会为它所用,起到一个维稳的目的,这是中共的基本思路。当然它还有更多的外交思路,这次它达成的临时协议里面没有适用台湾的条款,这就证明它还没有完全达到目的,可见陈日君主教这些在天主教里面还是很有良心的主教,坚决反对还是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在大致上中共是要拖罗马天主教下水,为它所用,帮它维稳国内的天主教徒的目的,它可以说是达到一半了。

主持人:刘贻牧师您怎么看传来的这个消息,教廷承认中共的这些主教?特别是这些主教有的过去有些报导,他们的行为似乎也是不符合教义的。这个是不是梵蒂冈的一个很大的妥协和让步呢?

刘贻:是的,因为天主教爱国会本身是不被,当时是不被罗马教廷承认的,在历史上包括在方济各的前任若望・保禄二世教宗,还有本笃十六世教宗,他们都提出这个爱国会是一个错误的组织,是一个在中国的天主教徒他们自己搞的一个组织,是与天主教的教义所不相符的,那么参加爱国会的这些主教自然也是在一个天主教的非法的组织当中。

那么现在罗马教宗承认了这些主教,那么是不是罗马教宗将来会进一步的承认爱国会呢?这是我们非常注意的一件事情。因为爱国会本身它是独立于罗马教会存在的。那么还有一些主教,他们本身的信仰都是有问题的,那么有报导说,原来中共所安排的这些爱国会的主教有些人是有情妇、有些人有子女,那么这些人充斥在这个教会当中,当然是违反了天主教会关于神职人员需要独身的这么一个传统。

那么这个其实中共在天主教会安排这样的人,它并不是第一次,以前也有很多的事情发生过,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比如说以前南京的主教他就是有女友的,甚至有传言,前面赵培先生说的傅铁山,他本身也是有家室的。所以中共就喜欢用这些人,充斥在教会的队伍当中,那么这些人他们肯定会为中共来说话,而不是为教会在说话。所以这是我的看法,谢谢。

主持人:那我还想问您一个问题,外界普遍相信说虽然这个协议的内容没有公布,但是未来的这个中国教区的主教很可能是由北京当局提出,由教宗来批准。但是如果说这个名单是北京当局提出,那么很可能所有的人都是所谓爱国教会的主教,这样的话,教宗的批准,这个是不是完全是一种形式?如果是这样的话,到底从这样的协议中,梵蒂冈能得到些什么呢?

刘贻:我认为教宗肯定是一个形式,就好像别人给他端上两个臭鸡蛋,你选择一个臭鸡蛋,选择另一个臭鸡蛋,那两个鸡蛋都是臭的。我想这个协议本身他们所选择的,中共不可能会选择那一些在信仰上很纯正的那些人作为主教的人选,那是不可能的。

因为在2015年的时候,习近平在中央统战工作会议上就有一个讲话,他是说要努力培养〝政治上靠得住、宗教上有造诣、品德上能服众、关键时候起作用〞的宗教代表人士。那么也就是说在习近平的观念当中,〝政治上靠得住〞和〝关键时起作用〞,这两个是中共选择神职人员的决定条件,至于其它的宗教造诣、品德服众,其实在中共那里都是被忽略的。而且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章程里面也写得很清楚说,本会的宗旨是〝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所以梵蒂冈在这次协议当中他能够得到什么呢?我认为他是什么也不能够得到,如果说能够得到的话,也不过是得到了一个自欺欺人的安慰剂。因为梵蒂冈和一个毫无信用的中共政权,它不可能达成什么协议。以前的中英联合声明,包括中共为了加入WTO的时候所做的这些承诺,他们到底做了多少?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所以作为一个靠着谎言和暴力起家的中共政权,它们肯定也是靠谎言和暴力来维系的,所以梵蒂冈什么都得不到!谢谢。

主持人:赵培先生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就是说梵蒂冈能得到什么?因为也有人说他可以为了进入中国的宗教市场,因为中国有这么多上千万的天主教徒,所以他只能这么做,您觉得呢?

赵培:其实咱们怎么看呢?我引用2016年香港前枢机主教陈日君主教的话,其实他比我们更能知道当时谈判的那一幕,所以当时已经发出警告,他认为允许北京介入天主教神职人员任命是投降,他说得更严重的是说,这将背叛耶稣基督。陈日君主教也说〝可能教宗有点天真,不了解中国共产党〞。这是他当时公开说的这些话。

其实他说得是非常对的。在中国,我们刚才讲历任教宗对中国天主教徒的一个谕旨是,说你们不能进到共产党里边去,共产党是让人败坏的,谁在里面谁就被清理出教的这么一个约定,所以地下天主教徒他就坚决不信共产党那一套。所以他们认为我坚信的我的正信就是跟教宗是一致的,所以他能够坚持下来,很多人冒着被抓、被关押的风险,他仍然坚持我不和你共产党合作,他认为我这样我能够上天堂,我能够成圣,这是中国地下天主教徒的一个信仰的一个基石。当你把这个破坏之后,教宗你能得到什么?

这一千多万人到了中共那一边,就是咱们讲这个基督教共产主义,它不是说我们来学圣经,它是说共产主义好,你看《圣经》里面也这么写,它利用《圣经》里面的词语断章取义去给共产党背书,给十八大背书、十九大背书。你看,当时第一批的耶稣的门徒不都是一无所有的跟着耶稣走吗?但是你没想过现在世界上还有一堆乞丐,你能说他们都是天主教徒吗?不是的,因为有信仰,人家是个修炼团体嘛。

那共产党搞全球共产主义,把这些老百姓的钱都夺了,你觉得就对吗?所以你这就胡说八道、所以断章取义,把这些信徒都给带歪了,你说这些信徒未来会怎么样?有很多人会构成对他信仰对罗马教廷的一个激烈的挑战和矛盾,有可能人数不会增加,你把两个加起来还可能小于原来的人数,这是天主教廷得到的。

其实呢可能损失的远比这个大,因为我最近读过一些关于欧洲中世纪历史的书,大家都知道欧洲中世纪的时候有一个黑死病,当时在欧洲蔓延到什么地步呢?就是死亡的总人数可能没有二战的多,但是死亡率却远远大于二战,7个月之内,英格兰的人口减少了45%,佛罗伦斯减少了60%。我读了很多当时人的文章,当时人的反思就是,天主教在各地的主教有不贞洁的行为,受到了上天的惩罚。

那么我这是用当时人的思维和当时天主教内的思维去说的这个黑死病在欧洲蔓延的这样一个历史。那么你教廷如果向共产主义,向你们自己已经认定的这个恶魔去低头的话,是不是也会带来灾难呢?那么这个是一个未来可以探究的问题。

所以我说这两方面教廷可能,第一个是他的信仰的动摇;第二个是中国真正信天主教人数的减少;第三个,未来有没有来自上天的惩罚,所以三点,我是觉得教廷应该考虑一下。

主持人:是的,就说其实您觉得他失去的更多。那我想问一下刘贻牧师,因为刚才也谈到了外界认为到底梵蒂冈这样能够得到什么?那么有一种说法,支持的说法是说,那如果通过这种方式,梵蒂冈能够和中共建立一定的沟通和建立关系的渠道,是不是可以增加地下教会的生存空间?我不知道这种观点您怎么看?

刘贻:我认为那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在中国,宗教空间是非常小的,那自从今年2月1日新的《宗教事务条例》颁布以后,对于中国的宗教控制更加的严格。那么我们从目前所获得的消息就是,河南的整个省份的那些教堂的十字架都被拆毁,那么很多的家庭教会被打压,这些肯定也同样的包括在天主教会当中。

那么我们可以看见这些教堂的十字架被拆,很多的教会受到限制,甚至不允许那些儿童能够进入教堂,这些都是公开的教堂,不是那种地下教会,因为地下教会他们很多的地下教会是没有教堂的,所以不存在那些被拆十字架的事情,可见连公开的教会都在这么一个打压当中,那么地下教会被打压,那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所以不可能会有更大的空间;相反,只会有更小的空间。

因为一旦让这些地下的,强迫地下的天主教徒让他们进入到官方教会当中去,会强迫他们去洗脑,然后去学习习近平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内容,去学习那些共产党的党章,去学习那些共产党的文件,给他们进行洗脑,这个对整个教会的信仰,对基督徒的信仰来说,那是非常严重的伤害,所以不可能有空间,只会缩小宗教自由的空间。谢谢。

主持人:我还想问您一个问题,其实在中国的天主教徒、地下教会反应是蛮激烈的,那么有不少人认为说这样的一个举动,就是教廷这样的一个举动是对于一直忠于教宗的这样一个天主教徒,也就是所谓的地下教徒的背叛和出卖,甚至有人说是把羊送入虎口,您觉得是这样的一个情况吗?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刘贻:羊送入虎口,这是陈日君枢机主教的说法,我非常认同他的看法,为什么呢?因为陈日君讲到这个地下教会为什么会形成的,就是因为当时的地下教会的教友他们是忠贞罗马教宗的,他们完全听从罗马教宗的话,而不听从共产党。因为在共产党建政的时候,当时罗马教廷三番五次的发布禁令,不允许天主教的教友与共产党有接触、参加共产党的组织,这是庇护十二世多次有这样的一个谕令。

那么所以在中国大陆才会形成地下教会,爱国会就是那些愿意跟从共产党的人,他们就与罗马教廷割裂。那些不愿意跟从共产党的人,愿意听从教宗话的人,这些人就成为地下教会。那么地下教会他本来就是向罗马效忠,听从罗马的话的,现在罗马教宗和中共达成了这个协议,签署了这个协议以后,他会让地下教会处在一种很尴尬的地位,因为地下教会的存在就是为了效忠于罗马教皇,现在那一些原来不愿意效忠罗马教皇的那些天主教爱国会的主教被罗马教宗承认了,罗马教宗与中共勾兑了,承认了那些主教,那么等于是那一些天主教的地下教会的教友,如果他们不愿意跟从爱国会的主教,那么他们这些人就成了不服从罗马教宗的人,这所以对他们的信仰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那么中共也更有理由对他们开展那种严酷的打击。

我们必须要认识到一点,基督教的发展与政府是否扶植是没有任何关系的,甚至从教会历史的角度上来看,世俗政府对于基督教的扶植反而会加速基督教会的腐败,让很多投机分子进入到教会当中。

相反,政府对基督教的打击不可能消灭基督教,从基督教的历史上来看,罗马帝国早期对基督教曾经有长达300多年的打击,基督教没有被消灭。中共建政以后也对宗教进行不断的压迫,在文革时期可以说达到了顶峰,甚至连爱国会也被打倒了,但是基督教会也没有被消灭。所以通过这种勾兑、通过这种合作,能够给教会发展空间,那是不可能的!好,谢谢。

主持人:谢谢刘贻牧师。赵培先生我也想问一下,因为刚才二位都谈到了,过去梵蒂冈的历任教宗其实对共产主义都是持这种抵制和反对的。那么这一次教廷和中共签协议,有人认为说可能是因为现在的教廷对于共产党不够了解,缺乏了解,我不知道您怎么看?

赵培:其实这是一方面,但是更长远的来看是共产主义对宗教渗透的一个副作用,最终在这几年呈现出来。因为大家知道以前的教宗几乎都是来自于欧洲,所以他们这一次教廷就想选一个来自拉丁美洲的教宗,为什么呢?因为巴西的天主教人数大规模减少,根据统计1980年到2000年期间,天主教教徒减少了12%,而基督教、新教人数上升了到8%,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就是天主教为了自己的人数问题,就选了一个南美教宗。

当然这个教宗本身我们不说他。而是在他进入教廷之后,一大批当时叫〝解放神学〞这一派天主教的牧师或者主教就跟着他进入了教廷。〝解放神学〞是个什么东西呢?用天主教自己的话说就是披着神学外衣的社会主义。你看南美游击队里面可能解放神学的牧师兼任书记,他其实就是搞这种破坏,搞暴力革命的这么一群人,他们进去之后就不断的给教廷施压,你看,巴西的人数为什么减少呢?教众为什么减少呢?因为你们不搞解放神学。

所以教宗可能对整个罗马的政策是有很大的影响,因为他们进去了之后,我们看到教宗访问了巴西的同时,又访问了古巴,紧接着跟中共的谈判媾和就开始,甚至在罗马教廷里面曾经出现过主教赞扬共产主义,明显他就是解放神学这批进去的,这是一个思想上的转变。

那么对于这个教廷的压力,除了这批人在进入教廷之后造成的一个思想上转变之外,还有一个客观实际的压力,就是我们刚才讲的这个南美的教众人数在减少。所以对于教廷来说,当然了,非洲的教众人数在增加,他尽可能的想把中国这边的人全部转化成他的数字,这样教廷在宗教人数上起码做了一点贡献。

但是我们还说那句话,信仰和你的修炼团体是分开的,他真不真信是一回事,你能不能保证他真信达到你宗教要做到的目的,不管你说是末日审判或者上天堂,能不能达到那个标准,这是真信能不能达到的,与你是哪个修炼团体的,其实关系不是很大,但是这个东西恰恰构成对中国这些地下天主教徒的一个深刻的考验。我是坚持正信?我还是坚持宗教团体?还是坚持共产党的这个团体?其实这是一个人的深刻考验和抉择的问题。那么这是后话。

但是正如陈日君主教说的那样,真的是一个对信仰、对耶稣是不是一个能够坚定的问题,当然这是天主教里面的一个讨论的话题,我们不多讨论。但是就是说在这两方面的压力下,甚至最近美国又爆出了主教性侵儿童的事情,所以这一系列的压力之下,教廷选择做一点政绩,就是跟共产党签订某一个临时协议。可能出于各种压力之下,他想做一点政绩的思想,才促成了教廷今天做出这个临时决议的抉择吧。

主持人:是,刘贻牧师,我也想问问您,刚才其实赵培谈到的一个问题是蛮深刻的,对于中国的地下教会的教众来讲,他们面临的这样一个情况,他们思想上会有什么样的挣扎和抉择?那么另外一方面就是说,今天在中国的天主教徒、基督教徒,因为您对他们的情况比较了解,他们真实的一个处境是什么样的?

刘贻:如果说地下教会的天主教的教友他们有抉择的话,我说有很多的人是处在两难当中,有一些人是公开表态,他说一旦罗马和中共达成了一些协议的话,他们会脱离罗马天主教;但是还有一些忠于教皇的人,他们就有可能就是沉默,然后依然的听从教宗的话,然后进入到爱国会当中。所以这个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很难的抉择,是良心上的一个考问,很难。

那目前为止在中国的天主教,尤其地下教会,他们所面临的压力也是非常大的。比如说地下教会的主教多次的失踪,像保定教区的苏志明主教,从1997年就失踪到现在,他是生死未卜,没有人可以知道他的消息;还有像闽东教区的主教郭希锦;还有温州教区的主教邵祝敏,他们经常在将要举行重大的宗教节日,需要有主教出来掌握这些礼仪的时候,实行他的主教神权的时候,他们就〝被失踪〞、〝被旅游〞。

还有原来在2012年,上海教区被祝圣的辅理主教马达钦,他在祝圣的典礼上公开宣布将不再担任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的任何职务,于是他立刻就被软禁,然后被中国天主教主教团爱国会剥夺了他主教的职务,然后一直被软禁。虽然马达钦后来他多次的反悔发表文章,对原来脱离爱国会的表态进行一个反悔,但是他依然是在软禁的状态当中。至于其他的神父、教友被抓、被拘禁的情况就更多了,真的是一直在被打压当中。所以我想这就是现在中国天主教地下教会的一些神父、一些主教和一些信徒他们真实的处境。谢谢。

主持人:好的,谢谢。那我们现在线上有一位观众,很快接一下观众的电话,是加拿大的张先生,张先生您好。

加拿大张先生:教宗的行为就说明了整个西方从政府到民间彻底的绥靖主义化。什么意思呢?绥靖主义,整个西方从政府到民间头脑麻痹,就是对中共红色共产恶魔它的邪恶、暴力和奸滑的认知和理解是模糊不清、混乱不堪,敌我不辨、敌我不分。绥靖主义等于是红色共产邪灵,它带的绥靖主义病毒使人们得到绥靖主义的瘟病,它不死人,但是会头脑麻痹、目光短浅,亲共、内共、恐共、通共、投共,所以共产党中共是魔鬼、红色的共产恶魔。现在西方多少地方在升起中共邪恶的红旗,这就是典型亲共的行为。

主持:好的,谢谢张先生。那么我们另外短讯上也有观众发言,我很快读一下。这位观众说:共产党是无神论者,任何与宗教团体有关的协议都是自欺欺人的把戏,希望大家不要上当。

我想问一下赵培,作为一个无神论的中共它为什么要去跟梵蒂冈签这样一个协议?它想要达到的是什么样一个目的呢?

赵培:其实中共说是无神论,所以它也是一个宗教。因为你的神叫〝无神〞也是一个宗教。梵蒂冈信神,当然〝神〞我们不能去讨论,我们只能讨论宗教,人间的宗教团体、俗事我们可以去讨论,神是不能讨论的,中共信的是无神,是你要毁灭所有人的信仰,那么它对梵蒂冈做的事情也是这个。

中共它不讲任何信仰,那么造成它一个问题是什么呢?它只讲究对百姓的控制,或者对别的团体控制,当初对国民党也是这么做的,渗透到国民党里面,甚至毛泽东做了国民党的农业部的高官了,都已经渗透进去了。如果不是蒋介石先生1927年清党,现在的中华民国不可能到台湾,那个时候就完蛋了,就是已经被人家渗透进去,把你的官位夺了,然后都是我们的人,我们里面形成一个小团体,排挤你原本国民党里面的人,你还是干国民党的事我们都排挤掉。

它其实今天对天主教也是做的这样,不过之前的教宗坚决不承认你对它的渗透,也不让你控制国内的天主教徒,现在你一旦妥协,共产党立马渗透。它的目的干什么?维稳啊!你们信神、我无神,我要毁灭你们的信仰,我又做不到,我不是干了这么多年吗?文革之前狂镇压,甚至把你们都踩到地下,被打到劳改所里面,你们都不服气,你们还坚持信仰。

行,江泽民时期拿钱我收买你们,你看这个政治和尚,给钱,想干什么干什么、想开好车开好车,还收买不了,地下天主教还有怎么办?那我就渗透进去,让我的主教教你什么叫正信。那它教的是什么?共产主义是耶稣承认的,它能教出来的话,这真的它能教出来这样的话。这样的话是不是把这些人都给控制住了?你们不会再对我的破坏道德说话、对我的破坏社会秩序说话、对异议人士打压说话,甚至这个天主教会还可能帮它为恶。

我们知道活摘器官的大会梵蒂冈开了2年,反器官移植大会2017年开了一次,当然除了邀请黄洁夫去,还邀请了很多其他的人士去。外国的医生非常明白,说你怎么把共产党给邀请来了?它说的都是假话,它的器官都来自死刑犯、来自法轮功学员等,不是自愿捐献的,它是杀人恶魔,你找它来开这会,还介绍经验。到了2018年3月份再开这个会的时候,这些敢揭露中共真相的人不再邀请,但邀请中共的人。

中共的《环球日报》说:你看看我们的器官移植的案例得到了梵蒂冈的承认。梵蒂冈他们没人说话了,为什么呢?你不敢邀请那些正义的医生、正义的人士来说你共产党的实质,这样就造成了帮共产党掩盖罪恶。甚至这三自教会一当共产党镇压地下天主教徒、地下基督教的时候,它出来帮共产党讲话。那么共产党的人权犯罪里面是不是你也加了一份?

那请问,如果这个主教真的是你梵蒂冈任命的,那梵蒂冈我们讲了,你是一个俗世的修炼团体,那么你们个人有没有违背你的信仰?这些问题你是不是甚至有刑事责任呢?这些问题是值得人深思的。所以与共产党划清界线,才是一个做好人的起点和一个根本的良知。

主持人:好的,谢谢。刘贻牧师,我想问您一下,我们现在看它只是一个临时的协议,那新闻有报导说,现在梵蒂冈和中共又再接着有新的谈判,那它们谈的是有关地下主教的问题。那您觉得接下来地下主教他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呢?

刘贻:地下主教他的命运是很尴尬的。因为据外媒的报导,教宗他曾经要求有两位地下主教让贤让位给官方三自爱国会的主教。那么我想梵蒂冈和中共它们在谈判的时候,要让中共做出妥协是不可能的,那只有梵蒂冈在妥协。那么妥协的目的就是让地下主教或者辞职,或者把他们安排到另外的那些教区,没有主教的那些教区。因为现在大陆大约还有30个左右的那些教会的教区他们主教的职位是空着的,那这是一个可能。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让那些原来的正权主教,让他们成为爱国会主教的副职。但是一旦做到副职以后,他们对教会是没有管理权力的,他们也没有资格为自己选接班人。那么很明显,将来所有中国大陆的天主教的主教都是爱国会的成员,都是坚持爱国会章程,紧跟共产党化的那些人。

因为习近平已经说过了嘛,要让这些教职人员在关键时能起作用。那什么是关键的时候?就是中共需要你站队的时候,中共在一边需要你表态的时候成为中共的代理人,所以这就是地下教会主教他们将来的结局。如果他们不愿意听从中共的话,那他们很有可能会继续在一个软禁当中,直到他们离开这个世界。好的,谢谢。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刘贻牧师今天跟我们连线,介绍您了解的情况,我们也非常感谢赵培先生今天跟我们的分析。今天的节目时间又到了,我们也非常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下次节目再见 。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新唐人网友 2018-09-30
方菲主持的很好。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