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九华山显灵 成全孝媳(数文)

齐整升

纽约时间: 2018-08-10 05:54 AM 
点此看大图片
姜氏道:〝如果真是这样,这又有什么难处?〞于是便抱着公爹的脚,睡觉。这么做,是光考虑自己尽孝道,不懂得瓜田李下之嫌。(图Pixabay)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8月10日讯】
广告

一、清官赵氏父子,三人皆成神


常州人赵恭毅公(公是敬称),是康熙朝的名臣,颇有政绩,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他去世后,有位苏州人姓过,生前与赵恭毅公相识。后来这位姓过的朋友,泛舟于洞庭湖,在傍晚时候,看见一条大船顺风而来,旗灯上都写着〝湖广城隍司〞字样,心中暗自觉得奇异。等到那大船临近时,细看,则见赵恭毅公,端端正正,坐在船上,正在依着桌子,处理公务。

赵恭毅公的大儿子,人称赵侍读(侍读是官职名),以大臣子弟的身份,任职于肃州军。当赵恭毅公去世时,朝廷恩准他回家奔丧。赵侍读悲痛过度,得了疾病。病中常惊异地自言自语道:〝呕吐满地,使人难堪。我为什么要任这种职司呢?〞众人问他:〝你是什么职司?〞赵侍读答道:〝痰火司呀。〞家人不明白痰火司究竟属于哪一种神。过了一天,便到东岳行宫去祈祷,则见两旁的偏殿中,果然有痰火司神。

赵恭毅公的小儿子,人称赵副使(副使也是官职名),去世后的下一年,小姑洪氏,因病昏迷不省人事。她(洪氏)恍惚到了一处衙署,赵副使从里面出来,惊讶地说道:〝妹妹(洪氏)怎么来到这里?〞遂延请她进去谈论家事,说得很详尽。洪氏问道:〝哥哥现在做什么官?〞赵副使答道;〝我现任巡海道。事情繁忙,现在要往别处去,不能留你了。〞并且说:〝你嫂子亦将不久于人世。家中事情很多,可托付给你两个侄儿。望小心谨慎。〞说罢,差二名仆役,拿着香,送她回去。等她醒来,房间里尚有余香,可以闻得。

赵家父子三人,生前都清廉,有政声,死后皆在阴间做官。

二、桂林城隍神,错打孝子


长洲人顾某,因父亲久病未愈,向神祈祷,愿以自身代替。一天,梦见城隍神,差遣皂隶,把他带到官署前,但却不能入内。忽见有一乘轿子,远远过来,顾某侧立在路旁等待,原来是他的老师。老师从轿中出来,拉着顾的手慰劳道:〝我已做了某地方的土地神,你为了什么事情来此?〞顾就把父亲久病未愈,愿以自身相代的事说了。老师道:〝这是大,我当为你向城隍神禀报说明。〞过了好久,老师方才出来,说道:〝今日城隍有事,改期替你说情。〞这时,顾某便醒了。

过了一天,皂隶如上次一样,将他带去。到了官署,即被城隍神(张少仪为桂林城隍神)召入,问他父亲的病状。顾某道:〝家父骨瘦如柴。〞城隍神一听大怒,催唤皂隶,用棍棒鞭打。顾某不明原因,大呼冤枉。没有多久,里面有人送出一张有字的纸条,城隍神看了,收住怒容,转变态度,好言说道:〝你父开设药铺,某年发生大疫时,不取药钱,普济百姓,功德很大!现今看你很有孝心,可以让你父亲,延寿十二年。〞顾某叩谢而出,向旁人打听:〝城隍神怎么会发怒打我呢?〞有人答道:〝兽类只有豺最瘦,世上的人,大多把‘豺’说成为‘柴’。城隍神起先听了,以为你把父亲比作(骨瘦)如豺,所以发怒。幸亏城隍神手下的幕客,送来字条,向他悄悄辨明了,你才得以免刑。〞顾某摸摸屁股,笑着说:〝我不该讲父亲骨瘦如柴,因此引起误会,该打!〞

顾某在官署前,见到几个人,都是乡里中的先辈,是因罪被斩而死的。一人被绳索绑着,一人将被押解远行。顾某对这些人并不认识,便问旁人,答道;〝这是原任知府某人,被他所管辖的百姓所告发。张公是桂林府城隍神,送来公文要他们去归案。〞顾某问:〝张公是谁?〞答道:〝我也忘记他的名字,乃是曾任云南粮储道、今为河南巡抚毕公的舅父。(就是张少仪,为桂林城隍神)〞

张少仪,长洲人,曾与我(袁枚)一起参加博学鸿词科考试,少年时有〝张三子〞的称谓。所谓〝三子〞,即孝子、君子,才子。他生平待人,有许多厚德。他在冥间,也是应该当神的。

三、〝葛先生〞投胎来了!


河南汲县李秀才,在乡村中教书。晚间走路迷途,远望发现树林间有灯,就往有灯火处走去。看见有一茅屋,隐隐约约传出读书声音,便上去敲门。主人年约四十多岁,开门相迎。见了李秀才,即邀他进去。这人自称:〝姓葛,素来好读书,因厌恶尘市嚣杂,所以隐居在这僻静之处。〞又说,他的妻子住在家里,因贫困乏食,岳母逼其改嫁,她不愿意,明日将投河自尽。并哀求道:〝只有先生能救,希望您能伸出援助之手!〞说完以后,双泪直下。李秀才口称:〝是是。〞于是就住了下来,被褥等物,都很精致洁净。

天明起身,秀才发现自己睡在一座坟上,周围并无房屋。他惊骇已极,往回家路上快跑,途中遇见一位穿着绿衣的女子,正边走、边伤心哭泣。看她走到河边,将要往下跳时,李秀才赶紧上去,将她拉住。问了投河的原因,果然就是姓葛的妻子。她因丈夫去世,生活无着,父母逼其改嫁,故此想一死了之。李秀才因为离家不远,便邀她同归。

李秀才回到家中,与妻子讲述了这件奇事,葛妻便成了他家的养女。李秀才这时,已五十多岁。忽然妻子怀孕,生下一子,看那孩子的眉目长相,与所遇的那个姓葛的先生,非常相像。李秀才开玩笑地以〝葛先生〞叫他,这孩子也就笑着,投入他的怀抱之中。〝葛先生〞感谢李秀才夫妻二人,救了他的妻子一命,因此来到李秀才家,投胎当儿子!

四、天后圣母,护航显灵


林远峰说:〝天后圣母,是我二十八世的姑祖母,她没有结过婚,后来死了。死后被尊为神,最为灵验。海洋中的船员,都很虔诚地信奉她,遇有风涛怒吼时,呼求她,就立刻应验。有甲马(即神符)三种:一种画着天后圣母,头戴冕旒,手执玉圭;一种是画平常的服装;一种画她披发赤脚,执剑立着。每逢遇到危急情形,先焚化头载冕旒的甲马,即会化险为夷。若再焚化穿常服的甲马,往往无不应验。倘若焚化到披发执剑的甲马时,仍无效验,那船就不能挽救了。或者遇到风浪,天色昏暗,不能辨别方向时,只要虔诚地祈祷呼唤,往往会有红灯隐现在水面上,这时随灯而行,无不使你顺利前往,到达目的地。有时或会看见天后圣母,立在云端里,挥舞宝剑,将风分开,那风便分南北。船中供有神像,神座之前必设有一棍。每次看见群龙浮游在海上,则将会风涛大作。如焚化字纸及羊毛等物后,群龙仍不钻入水去,使唤船上称‘棍师’的人,焚香后拿起棍子,向水面舞弄一遍,那龙就收起尾巴,朝下逃躲,没有敢来违抗的。倘若炉中香灰,无缘无故自然聚结成线状,然后对着空中飞散,则船必定不保。我族人中的父辈某某,说他幼时逢漳州郡官兵,攻打台湾,便随其父,到教场中去看祭旗誓师,见天后圣母,坐在大纛之上,相貌丰满而身材较短;急呼他父亲看时,已不见影踪。〞

五、虎投河死的警示


绍兴的西乡,溪水很深,有个孩子在溪水中玩。因忽然看见一头老虎过来,就往水下窜去,游来游去,出没在溪上,并向那虎窥看。这虎坐在岸上,眈视了好久,意态显得很躁急,涎沫流在嘴边。突然之间,那虎跳跃起来,扑向那孩子,遂跌落在溪内。愤急之中,迅捷腾挪跃掷,溪水上下沸腾。它屡跳屡堕,最后便沉入溪中,爬不起来。

孩子终于获免,而这头老虎,就此溺死了。恶虎要食人,而溺水自死。这也是对邪恶之徒的一种警示!

六、九华山显灵,成全孝媳


九华山神奇的事很多!相传明朝末年,海瑞在下雨天,穿了皮靴登山,同伴告诉他:皮靴是牛皮所做,是荤,不是素。所以,不可穿着它上山。海公就换上草鞋上山。

当他随众参拜神灵时,指着庙中的鼓,问神说:〝这也是皮做的,难道不是荤的吗?〞言毕,忽然一声霹雳,从庙中响起,将鼓击碎。至今庙中的鼓,不敢用皮,是以布代替的。

江南太平府人顾翁,生一子一女,都已成家自立。顾翁老伴已死,成了孤独鳏老。他为儿子娶的是农家女子姜氏,十七岁,性情仁爱孝顺,颐翁对她很满意。不久,顾翁得病,他儿子远出未归。姜氏听到呻吟之声,进去向顾翁提出拟请医生来医治。顾翁道;〝我不过是脚有病,只要使它温暖些,便会好的。〞

姜氏道:〝如果真是这样,这又有什么难处?〞于是便抱着公爹的脚,睡觉。这么做,是光考虑自己尽孝道,不懂得瓜田李下之嫌。

第二年,顾翁之子回来,路经他妹妹之家,妹子便把嫂嫂这一孝道的事,告诉了哥哥:顾翁之子听了,不能毫无怀疑,回到家后,难以向妻子启口盘问,到了夜间,便抱了被子,睡在别的房中,不与姜氏同房。姜氏心中疑问,惊骇之余,便去询问丈夫。丈夫说道:〝你可曾听见过有翁媳同眠的事吗?〞

姜氏这才恍然大悟,说道;〝我所可怜的公爹,老而有病,确实和他同眠过。但我与他老人家,清清白白。我的本心,只有上天的神灵知道。〞顾翁的儿子,笑而没有回答。

这天,姜氏听到邻家有妇人敲锣念佛声,便出去问她做什么?那位妇女答道:〝将往九华山朝拜。〞姜氏就跟随她们,结伴同行。姜氏焚香跪拜完毕以后,看到对山的香炉峰,是座悬崖绝壁,问那地方叫什么名称,老和尚道:〝这地方叫龙口香,心迹不能自明时,准备向鬼神对质、求取证明的,就往那绝壁上爬。〞

姜氏闻言大喜,拿了香前往。老和尚劝阻道:〝我出家做和尚,至今人已老了,没有见过有敢登这地方的。况且娘子的一双脚,乃纤纤莲步,岂可去冒险呀!〞姜氏不听,直抵悬崖绝壁。观看的人,个个心有余悸。她攀登到半山时,果然往下堕去。众人惋惜她已成为虀粉了。

与姜氏同往进香的邻家妇人,急忙回去告诉顾翁。顾翁责怪她们是胡扯,并说:〝我媳妇已在昨天回到家中。〞遂带了邻家妇女,已增至数人,同往室内,果然见姜氏瞑目盘膝,坐在蒲团之上。邻家妇女,惊异道:〝这就是活佛!我们以后无须再要往九华山朝拜,就拜她好了。〞于是众人齐声念佛,并向她朝拜。

姜氏这时,才张开眼睛,站了起来。大家看那蒲团,见有〝九华山置〞四字在上。都去询问顾翁:〝你媳妇是何时回家的?〞顾翁说道;〝昨天听见院内有响声,心疑有贼进来,便与吾儿,出来观看,则媳妇从天上,飞落下来。当时她闭着眼睛,气息奄奄,看上去好像快要死了。问她,则说:〝媳妇要表明心迹,所以含忿而往。攀登绝壁,并未顾虑到生死。不料山高千寻,脚跟一软,便跌落下来,也不知道怎么会回到家里的。〞

众妇人向顾翁父子,详细进述了往九华山进香的经过。于是这对(姜氏)夫妻,便相抱大哭。

远近之人,且惊且赞!从此以后,凡往九华山进香的人,总要先来朝拜姜氏。

(以上均据清代袁枚《子不语》)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张信燕)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