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为药酒跨省抓人 谁让公权力如此嚣张?

纽约时间: 2018-04-19 02:08 A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4月19日讯】【热点互动】(1750)为药酒跨省抓人 谁让公权力如此嚣张?:近日,〝鸿茅药酒〞事件成为大陆舆论焦点。广东医生谭秦东因在网上发文提醒老年人注意鸿茅药酒的负面作用,今年1月,被酒厂所在的内蒙古凉城县公安局跨省抓捕。此案4月被爆光后引发多方关注,在舆论压力下谭秦东于日前被取保候审。外界质疑:鸿茅药酒被处罚两千多次却一路不倒,谁是背后保护伞?警方是否有权跨省抓人?
广告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近日鸿茅药酒事件成为大陆的舆论焦点,广东医生谭秦东因为在网上发文提醒老年人鸿茅药酒的负面作用,结果在今年1月份被酒厂所在地内蒙古凉城县公安局跨省抓捕。这件事情4月份被曝光之后引发多方关注,迫于舆论的压力,谭秦东日前被取保候审。

外界质疑鸿茅药酒历年来有2千多次受处罚,为何一直屹立不倒,谁是背后的保护伞?警方是否有权跨省抓人?而因为一篇文章就被跨省抓捕,反映出什么样的社会现实?今晚我们就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些问题来做一些深度的解读,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横河先生您好。

横河: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那么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您好。

赵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那我们在节目开始还是先来看一个新闻短片。

〝进去一个医生,出来一个民工。〞这是网友对谭秦东被拘3个月前后对比照的感慨。

因在去年12月发帖质疑鸿茅药酒,广州医生谭秦东今年1月被内蒙古凉城警方穿越大半个中国前来抓捕。

4月15日,凉城县公安局通报,该案已移送审查起诉。

事情经由媒体披露后,引起群情激愤,中共主管部门开始介入,促使案情大逆转。

党媒《健康时报》16日发文质问,鸿茅药酒广告违法2,630次,谁是它的护身符?

当天,中国医师协会发声明称要为谭秦东提供法律援助。

当晚,中共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文,要求内蒙古药监部门责成鸿茅药酒就虚假广告问题作出解释,并对鸿茅药酒由非处方药转化为处方药进行论证。

17日,谭秦东走出看守所。内蒙古检方通报称,该案证据不足,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而对于凉城警方对鸿茅药酒爱护有加,越出警权边界的质疑,当天,中共官媒〝澎湃新闻〞刊出特约评论员张丰的文章,来起底小县城的政商逻辑。

据《乌兰察布日报》8日报导,鸿茅药酒2017年零售规模突破50亿元,缴纳税金达2.7亿元。而2016年凉城县的公共财政预算收入才4.08亿。

因此澎湃文章说,保护鸿茅药酒就等于保护凉城经济,甚至可以上升到保民生的高度,成为全县的中心工作。

文章还说,不管谁来凉城县主政,都必须为鸿茅药酒的发展保驾护航,这已经是地方官员政绩考核的一部分。地方官员在公务接待时,会自然谈起GDP,谈起本地知名企业。〝政商边界〞日益变模糊。这是县城普遍存在的政商相处方式。

有网友则感慨:〝是热心的网友,是跟风转发的自媒体,是铺天盖地的舆情救了谭秦东,而不是法律!〞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和我们互动,您可以打我们的电话,或者是发手机短信,或者是在YouTube 上观看我们的直播,和我们文字互动。

横河先生我想先问一下,我们看到这个事情出来以后,可以说是舆论一片哗然,特别是最近这两天谭医生他被取保候审,大家看到他3个月前和3个月之后的照片,可以说是判若两人,所以我想很多人都会第一个就是问,发一篇文章就被跨省抓捕,它这是不是对言论自由的一个非常大的侵犯?那么另外就是说这个医生有没有犯罪?你警方有没有权去抓捕他?

横河:首先说一下,在中国实际上是没有言论自由的,所以以言论自由来定这个案子是不是办得合理的话,当然你可以说是不合理,但是在中国这种案子多得不得了,这实际上是个言论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它并没有挑战任何什么底线,没有跨过任何红线,就没有这种事情,所以其实不应该。所谓言论自由的话,人们往往指的是比较要高一点的,不是说对一个什么药的一个酒的这个成分,或者是一个酒的是不是对人体有健康,一般不是以这个考虑,而是对政论的评论。所以这个它远远比那个还要低很多很多。

那么就是这种情况能不能跨省抓捕,能不能抓捕?这里本身是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它最多是一个什么呢?他是作为一个个人是个法人,然后那个药厂应该是个法人,那么药厂跟他之间只能是民事纠纷,它不是刑事纠纷,因为他并没有侵犯到,并没有刑事犯罪,即使打起官司来也只是民事嘛,就是说我觉得你诽谤了我,或者是说了我的坏话,那我就告你。

主持人:正常的程序,你可以去法院告。

横河:对,你可以到法院去告。现在是什么呢?现在是警方先出动,抓回去以后,抓到了内蒙以后才给他逮捕证的,而且还没有给家人,所以这个程序也不合法。也就是说这件事情其实跟这个新闻自由、言论自由、跟法律全都不沾边,就是说他做的所有事情实际上就是这个药厂,这个鸿茅酒厂把当地的公安局当家丁使唤了,其实就这么回事。

主持人:这个事非常匪夷所思,我不知道赵培您怎么看?就是说警方这样一个跨省抓捕,他是有权力跨省抓捕吗?那还不要提就是说他到底该不该抓这个人。

赵培:其实警方,就是我们可以看一下自由社会的这个制度,大家知道美国总统川普说媒体造了很多假新闻,你看他为什么不去,明知道有很多是假的,他为什么没办法去告媒体呢?其实在自由社会,这个言论自由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因为他要有铁的证据证明这个东西是假的,你说的是假话,但是他又不能说这个人是,就是你诬衊我,为什么呢?因为言论自由的方式是说报纸、媒体,或者是自媒体,或者像这位医生一样,他通过自己的专业操守,他没有带任何歧视性、偏激性的去分析,得到了一个结论,或者他认为这个是个事实我报导了。在这种情况下,即使他报错了,你都不能说他是故意的。

主持人:就是说他不是故意的,是吗?

赵培:他不是故意的,为什么呢?因为每个人,媒体它的责任就是,在中国古代叫〝风闻言事〞,就是很多言官他跟皇帝说我听到这个事,他就跟皇帝说我听到。皇帝你必须去判断这个事情是真是假,我才能做下一步的决定,就是判断真假是皇帝的责任。所以在中国古代他也是有言论自由的,叫〝风闻言事〞,言官是要去跟皇帝讲老百姓在说什么。

那么为什么说在西方是不可能存在的呢?就是说这个医生基于自己医生的学识和原则去做了这个判断,那么他就一定是一个符合言论自由保护的范畴。因为你没有任何的资料证明这个医生收了你的对手的钱去打压你,或者是干什么,你就永远不可能说他来诬衊你。

因为我们可以看到就是说,即使是今天打到法院,他请了第三方的权威机构来验证这个医生说得对不对,他都无法说这个医生是在诬衊他。那么事实情况是这个医生也是基于他的专业知识来进行了一顿分析,他不管他分析的对和错,结论是对和错,但这个医生是按照自己的专业操守在做,他的言论自由是应该受到保护的。

所以说从这点上,即使是这个案子拿到海外的法庭上去打,这个当地的药厂也是站不住脚的。那么什么情况下这个警察在海外可以去把这个人抓了呢?就是我今天到推特上说,我要拿着枪到学校去干什么什么事,这一种是属于直接危害到别人的生命安全,属于刑事犯罪,我的这个言论就足以让我被警察逮走,去审查半天,这个是一个刑事罪的犯罪。

所以大家应该听明白这两个区别。所以按照正常国家的法律,这个医生是一点事都没有的。只能是这个药厂象征性的,我要告你,然后制造一个对自己有利的新闻态势。这是在海外一般的就是政客被媒体说了之后,或者干什么,一般采用的一个态度,但是一般情况打到法庭他都知道,我未必会赢,但是赢不赢不要紧,我一个态度就是你说的是假的。

那么在中共,咱们说中共,其实中共没什么法律,跨省抓捕这个事,中共的当官的干得,有钱人就干不得吗?官跟钱都是一家,所以他们都干得。我没说它符不符合法,我说在中共体制下都干得。这就是说这个事情有前提条件,就是共产制度下,你不要再讲法律怎么样。没有法律,中共可以给你造出法律。

最突出的例子是1999年江泽民〝红头文件〞,他出于个人妒嫉,要去迫害法轮功,有没有法律呢?没有法律!他到10月分补了一个法律,即使他补完法律,也没有任何一个法院裁决法轮功是不合法的。法轮功依然合法,但是他却在迫害。为什么呢?因为在中共的体制下,法律是一个中共迫害百姓的遮羞布而已,它用的时候,它说这是法律条款;它不用的时候,这个法律就可以丢在一旁。所以前提条件,中共体制下发生这种事情不值得惊奇。

主持人:说到这个,我很同意赵培先生刚才提到的海外和中国对比,所以有人说这个谭医生幸好不在海外,在海外可能内蒙古公安就跨国去抓捕了。像您刚才说的,它完全没有法律的程序,公安就来,这是不是属于任意抓捕?即使中国大家不遵守法律,但是中国的法律是不是允许跨省抓捕?在什么样的条件下能跨省抓捕?

横河:它好像是一个属地管辖原则,这个案子别人也争论过的,属地管辖原则来说,这个人自己在广东工作,他发的帖子也是在广东发的,所以属地管辖原则应该归广东管,而不应该归内蒙管。内蒙这次抓捕的话,肯定是不对的,这个没有道理的,因为在立案之前,这个案子是刑事还是民事都没有决定,所以不应该出动公安跨省来抓。

公安跨省抓,一般来说,就像刚才赵培说的,它可能跟杀人案、重大刑事犯罪,可能跟这个有关系,现在连这么小一件事情,就在网上说了几句话,而且这些话都是有事实根据的,这不仅是他说的,国家监管机构已经长期这么说了,所以根本就不能算。

另外一个,这里头过程当中还有一个违法行为,他们去了四个人,三个是当地公安的,一个是鸿茅药厂的管理人员,所以他等于带着一起去,然后一路的开销都是他。所以我当时一看到这个情况,我当时就想起来,还没看到那些报导的时候就想了,一定是这个鸿茅药厂出钱他们去的,让他们以一个名义出去玩一玩。我估计去的警察当中可能有一个就是属于鸿茅药厂要打点让他出去玩一玩,很可能还有这样的人。这个明显违法,这个操作过程当中明显违法。

实际上这个事情过程当中,我们可以查到有很多很多违法的环节,从这个药本身,从抓捕本身,很多方面,我估计每个方面都可以找到很多很多问题,只是说这个事情很可能就过去了,不大可能再去追究,因为一追究的话,又捅出大楼子来。现在这件事情之所以能够曝光已经不容易了,按说起来的话,如果没有其它的事件,这件事情本身在这之前跨省抓捕的事情不少,但是真正达到舆论把这个人给救下来的,或者是让警方把他放出来的,还真是不太多。

上一次辽宁省有一个县委书记派人专门到北京去抓《法制日报》记者,还有这样的事情,把《法制日报》的记者给抓起来。所以这种事情在中国,但是像这样子大面积曝光,可能跟特定的条件有关系,和他们的做法实在太过分,或者是因为这个药太有名了,这个药酒太有名了,而很多人对这个药酒本来就有意见,这样的话这件事情把这个民愤给重新挑起来了。如果是另外一个单位、另外一个部门,可能就消声匿迹了。像华为抓捕抓人家,有没有跨省不知道,也是同样的这类纠纷,他抓人家,这就没成为重大新闻要点。可能跟这个广告,跟他长期的广告和他用户之多,而且可能受害者很多,有相当的关系。

主持人:可能还有其它原因,等一下我们可以具体分析一下为什么现在这个事情舆论发酵。但是您刚才说的有很多违法的地方,包括药,我想先问一下二位,先问问赵培,我们看到媒体曝光出来它有两千多的处罚,光被勒令暂停就十几次,还有一百多次的不良反应报告,在这样一个情况下,它还是一路飙涨,屹立不倒,您觉得它背后的保护伞到底是什么呢?

赵培:大家可以看到,这次替这位医生喊冤的,或者要处罚这药酒的,都是中央一级的机构出来说话,那么下面保它的就是当地的地方政府机构,所以这就是一个地方政府保护起来的运作方式,这个企业也是完全利用了广告和媒体的运作方式,靠市场的推手做起来的,这是我们能从表面上看的。

但是大家想一想,从一个消费者的角度去想,你明显知道这个药未必有效果,而且可能有不良反应,为什么这些人要去买?因为这个企业能够赚取实实在在的利润,上缴给当地政府,当地政府才愿意替它出来办这个事。

那么它为什么能赚取这个利润?中国的药品市场为什么会混乱至极?为什么一个这么样随便说说的疗效的药就有这么多人要来买呢?其实大家可以从患者的角度去想一下。我有朋友刚从国内出来,他给我讲他家里的一位老人长者患癌症去世的过程,他送到病房里,其实患癌症晚期的都知道,顶多有两三年的命,三年算多说。但是医生这时候就出来说你有医保,这是国产药,500元,这是进口药,1千100元,明告诉你国产药的效果不行,进口药效果好,你用不用这个进口药?他说都明知道老人是这个情况了,天下儿女的孝心,我倾家荡产我也得给老人用上最贵的药。

这就是中国的一个现实,药品行业的现实,中国的药太贵!所以导致了一个药酒出来,大家觉得你卖这么贵我也可以接受,即使没什么效果,我也要接受,因为都是儿女的孝心促成这样。鸿茅药酒也打着孝心这张牌,它背后真正的保护伞,就是整个医药行业的保护伞是什么?是中共。

因为最近这个事情出来了,由于川普制裁中共,中共说好,我遵守一下WTO的规定,我让抗癌药免费。这个时候中共说你们要感谢,党媒说你要感谢党的好政策。网上很多人出来说,感谢你干什么?要感谢美国总统川普!

为什么呢?因为中共把这个药造成一个暴利行业,我就用中共自己的数据说话。2012年人民网出了一篇文章,说代购抗癌药实为非法走私。它把海外,就是不通过中共官方途径进口抗癌药说成是非法走私。怎么回事呢?它里面自己的数据说,2012年的时候,一个癌症病人纯吃正规途径进口药,他一个月的开销就是1万5千元人民币;他如果从网路代购外国的抗癌药,一个月开销是1千500元人民币。大家想想,10倍的差!中共在保护什么呢?是在保护中共的国内药厂。它通过什么手段?就是这种巨额的关税。

我刚才给大家举个例子,为什么我说500元和1千100元呢?因为网友们举个例子,说如果在美国卖100元的抗癌药,按照世贸组织WTO的规定,中国进口关税只能收到2.5%,也就是这个药在美国市场上卖100元人民币,到我们中国患者手中,它只应该是102.5元人民币。那么现在中共收了1千元的关税,导致了这个药送到患者手中就是1千100元人民币。中共这时候跟你说,我包你500元,我的医保是包你500元的国产药,但效果不好,你用不用?这有1千100元的外国药,那么怎么办?没钱的只能选那500元。那么这药酒说了,我药酒就300元,我也有防癌作用。不管是不是真的,大家都必须买,因为是对老人的一片孝心。

所以整个中国的药品行业,这么巨大得利润,这么巨大的黑幕,最后是谁保护了?就是你中共保护的。大家知道中国人为什么到印度去,按照中共的说法是走私抗癌药,因为很多国际上的抗癌药已经过了知识产权保护期,印度可以大量的仿制。而中共的药厂为什么仿制不了?甚至逼着老百姓买更贵的抗癌药?是因为整个社会风气搞坏了,你卖假药,开始在外面盖楼卖楼了,都没有人关心怎么去仿制一下美国已经过了知识产权保护期的药,所以中国老百姓就被中共巨额关税保护下的暴利市场里面的假药酒坑,中国人只能认了。

主持人:横河先生,刚刚赵培讲了一个更大层面的原因,您也给我们谈谈,在您看来,为什么这样一个药酒它能够长期的屹立不倒?在这么多问题的情况下还能一直发展?

横河:这个药酒其实严格的说它是一种药,而且最早的时候,药就是一类的,药不能够做这样的广告,它的关键问题是它做了大量的广告,药本来不能做这样的广告的,因为药的广告要求非常严格,而且它的受众范围很小,你必须讲出它真正的治疗效果,这是要临床实验证明的,然后你要讲出它的副作用,这是规定。

结果后来药监局就有一个政策,把所有的药分成了两类,一类叫〝处方药〞,一类叫〝非处方药〞,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药酒就划到了非处方药,所以非处方药就不需要按照普通药品的广告来要求,你就可以去对大众做广告,这一来就给他钻了个大空子。那么现在的问题是谁当时批准把它转为非处方药的?

主持人:其中是不是有利益的关系?

横河:对,你要知道当初药监局,不是后来局长被枪毙了吗?判死刑了吗?就是他在任期间疯狂的批新药,疯狂的批,一天最高批29个。你要知道美国的药品管理局批一个药至少是5到10年的时间,他拖的时间非常长,这是为什么?这是为了保护人民生命安全,有很多副作用你短期看不出来,一定要多少年以后才能看出来,所以他一定要把它拖得很长。

而他平均一天批29个药,这个速度很惊人,全世界都没有发生的事情。为什么后来被枪毙了?就是巨大的利益。所以现在不知道具体这个药是怎么样,这个药酒是怎么样的,但当时怎么转过来的?所以你可以看到,现在药监局又出了一个通知,对记者回答问题的时候最后一条,现在要对非处方药转为处方药进行论证,就是要把它转回处方药当药物来管理。因为非处方药就是跟保健品类似,可以随便用。

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相信有非常非常大的利益在里头。谁批的?不仅是讲地方当局在管理这个事情,这是中央一级管的,药监局在批的过程当中,在把它转为非处方药的时候,做了哪些事情?为什么这个能够通过?第一,为什么它是处方药?还是个问题。第二,它为什么后来又转为非处方药了?现在为什么要把它又转回处方药?这个过程当中,如果介入调查的话,你会发现这里头有非常非常大的猫腻。

主持人:我们现在YouTube上还有短信上有一些观众反馈,我们很快来读一下,一个是短信发言说:〝从药酒可以看到大陆官方勾结已经到目中无人的地步,大陆二三县城市的所谓国民生产总值长期造假,这次媒体揭露等于自揭伤疤,公道自在人心,大陆的同胞迟早会觉醒。〞,还有一位发言说:〝请问主持人和两位嘉宾,一位良心医生为了老百姓健康说真话,就被中共流氓党整成这个样子!〞,对,这个我们稍后要谈一谈,但是我想再问一下二位,有关官商勾结的问题。

赵培,您在新闻中也谈到了,二位刚才谈到的是药市场的暴利和背后的因素,在具体的地方层面上,这个药厂似乎对当地的经济做了很大的贡献,到底这样一个企业,他跟地方政府形成的是什么样的关系?到什么样的程度他可以指挥当地的公安、警局去做他想要做的事情,抓他想要抓的人?

赵培:其实是一个问题,中共的权跟私人的企业,或者地方企业的钱是一个什么关系?其实是一个互相狼狈为奸,或者互害的关系。为什么这么说呢?互害的关系,大家都知道很多中共官员吞并人家私人企业,这个事情就是互害关系。在这个事情当中不存在,我们就说下一个关系,就是狼狈为奸的关系。

其实很多中共从上到下的政策就是GDP,除了有它造假、掺水的内容之外,它得必须拢络住当地的大企业不走,当地大企业不走,它就有GDP的值,它有税收,它能够做面子工程,这样的话它能跟上面做一下交代。另外,这些大企业也是出钱养着这些官员,就像刚才横河先生讲的,出去这一趟抓人,这些警察会收不少的好处费。其实这个在中国的古代看起来都是很奇怪的事,大家都知道中国古代也有坏的官员,他只能危祸自己的地方这一片,说危祸到临近省市的,这个官员还真没这个胆子,只有中共体制下有这个胆子。

那么我就给大家举一个,刚才横河先生提到的华为,华为和深圳的例子,深圳是一线城市,华为的总部在深圳,华为前两年曾经威胁说,我要从深圳搬到东莞去,因为东莞的物流更好,那么深圳这时候就非常急,当然就给华为很多优惠政策,华为又决定留下来。

大家知道华为也有造假,大家为什么没看到呢?首先,华为先通过各个媒体,因为它有钱它有势力,通过各个媒体把这些造假的事情全部给压下去。著名的造假,一个是它P10的疏油层缺失是一个造假;另外还有,它自己号称我的Mate新手机用的都是三星最好的内存技术UFS 2.1的技术。但是它就只有第一批出来Mate 手机用,后面都掺假,内存掺假,被大陆的四个字媒体给抓了出来,人家直接用测试软件测出来你造假。

在网上发布之后,据说华为出动深圳的警方抓了四个字媒体。至于是不是跨省?我们不知道这个四个字媒体的人到底哪里抓出来的?是去年抓的。然后去年10月份就有人在微博上大肆的给他们讲。为什么没人关注呢?因为是国家不让你报,中共不让你报。这一次,中共让报而已。

所以这就形成一个狼狈为奸又互相制约的关系,这就是在中共追求GDP 体制下的腐败体制必然会出现的权跟钱的一个合流。其实共产党内部也没人在信共产主义,其实就是披着共产党的壳来鱼肉百姓、腐败百姓,按照用共产党的制度去镇压百姓的这么个权钱的结合体而已。

主持人:其实谈到政商关系,横河先生,我们看到新闻中也提到,有人谈说因为它是小县城,所以它这个表现就比较明显,甚至于警察成为家丁。但它说在一线城市、大城市,一样的有这种政商勾结,只不过它表现形式更加隐晦。这方面能不能谈谈您的观察?

横河:我觉得是这样的,小县城能够给它提供占到一半左右或者一半以上GDP的这种企业非常少,特别内蒙古它几乎没有什么工业,早期还有一点重工业,那县城里面都没有的。所以有一个这样的大药厂的话,当然它就是控制整个经济命脉了,那么当地的官员最容易就成为它的家丁。那么这个现象可能在经济不发达的地方,而偏偏又有一个大型企业,而且是上交利润很多的,这个情况有。

那么大城市它也有这种情况。但是大城市的情况是,一个,当地的党政一级不大会被某一个大企业给绑架住。因为这么多的大企业,像上海大企业多了,连宝钢后来都算不上了,所以哪个大企业能够真正绑架它呢?所以这个必须是谁能绑架它呢?就是刚才赵培讲的政商勾结,比如说红二代,或者是中共高官他们的财团,控制了当地的经济,又在权力上可以跟当地的政府勾结起来,那么这种情况它就不大会出现需要去跨省绑架这种事情。就是说它在另外的一个水平上腐败,另外一个水平上滥权,而不是在那个水平上,这是不一样的。

那么其实小地方就是在中共的过程当中它是什么呢?是所有的警方都滥权,所以才会地方上有这样的胆子。所以这一点你要搞清楚,并不是说光是内蒙这个县的警察胆子特别大,实际上长期以来当维稳和政治迫害成为警方的主要工具以后,而且成为警方滥权的根据以后,它是会慢慢的扩大的。

我就举一个例子。当年河北省有一个县城,是一个很小的县城,那个县城里头有一个老上访,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老上访,那个当地的官方就把他封住不让他上访。正好北京要开什么会,这个人忽然就不见了,不见以后他们估计是到北京上访去了。那么为了抓他怎么办呢?就通知北京警方,说这个人是法轮功,你们得把他抓起来。这个人毫不相干,就是个上访的人。那还是十多年前的时候,于是北京警方就出动到处抓他。

你说说看,按照规矩,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一个小县城的警察、县委书记怎么能够指挥的动北京的警察呢?因为北京,说随便一个石头砸得都是部长级的官员,怎么可能听你这个地方的指挥呢?在这个问题上他就听他指挥。

当这个警力或者整个司法机构变成某个特定政治目的工具以后,或者变成某种经济,延伸下来嘛,某种经济,你既然政治问题可以去打破所有的规矩,那么经济问题也就可以打破所有的规矩,因为我可以把它上纲上线到政治问题上。你像所有这些它都可变成什么煽颠罪,或者扰乱治安,或者是扰乱社会秩序,都可以用这种罪名,那么这个罪名也就可以延伸下来。

所以当从上往下系统的破坏掉法治以后,那么地方上的法治就肯定不能够保全。因为你可以这样子破坏,也许在我这个地方就没有这个政治目的,但是我有别的目的时候,你可以这样干,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子干?

主持人:就可以用同样的手法。

横河:对,同样的手法。所以这里头关键问题是什么呢?是在中国没有司法独立。没有司法独立,就是不能独立谁呢?不能独立于中共。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后来评这个事情的时候都说,这里起作用的是县委书记,连县长都管不了。那么县委书记当然也管不了,实际上他要跟省里面挂勾,因为这个企业已经大到这种程度了。

那么为什么司法机构能听他们的?在县里面,司法机构就是归政法委管,政法委是县委书记手下管司法这一部分的,就到现在为止这个结构并没有变,结构还是那样的结构。也就是说共产党的干预只有共产党,即使在中共无法无天的情况下,它仍然要有一定的规矩,是它自己内部的规矩,不然它没法运作的,在它的规矩里面是允许这样干的,就是说权力是可以这样子干的。

主持人:接下来我有一个问题,实际上这一次警方所谓的跨省抓捕,它用的是通常的维稳手段,这个在中共体制下,它就是允许它这样做的。但是这一次事件很有意思,舆论的发酵包括当局的介入,似乎都在逆转它的发展,您怎么看这样一个矛盾的情况?

横河:我想这个案件比较特殊,第一,它即使牵涉到权力的话,只是在县一级;第二,基本上它还是属于政商勾结,不是直接的权力在利用。那么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说,我认为现在中共当局确实有转移目标的必要性,因为它现在牵涉到很多问题,一个是贸易战,就是跟美国的贸易纠纷的问题,这是一个;另外一个,网络现在抓内涵段子、快手、抖音,封这些东西造成民间很大的反弹,所以它确实是需要;还有一个,南海的军事演习似乎并不顺利,因为美国后来派了航空母舰去。

那么从种种因素来看,当出现某种事情的时候,有必要可以显示,这个事情如果中央一管的话,它有几个好处,第一,显示中央政策是好的,是底下搞坏的;第二个,这种事情是很值得气愤的,可能外面的事情暂时你们不用管了,先来管管这件事情。

从另外一个可以看到什么呢?这件事情因为最终是可以纠正过来的,而且纠正过来以后对中共整体统治不会造成特别大的影响。所以可能用这种方式来替换一下,作为收买人心的一个替代品,只能这么说。因为我们现在没有看到一个真正的牵涉到根子性问题的、根本性问题的这种事件被关注了以后有纠正过来的,我们还没看到。这个案子本身牵涉到的是比较特殊的一个情况。

主持人:赵培您怎么看?现在这个案件的与论上似乎的放松和官方的介入?

赵培:对,我刚才讲的就是说,其实介入的媒体也好、上面的金管机构也好,都是中央一级,说白了,中央想找这么一个案子来说这个事。这里面说明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种案件在中国绝对不是这么一例,会是一个很多例,甚至是相当大的数量,他们挑了这一例。那么可想而知,在其它的县城是不是都有类似事件发生?是的。中共一个感觉,你们都乱来的话,等于是不服中央、不服中央政法委,那么我必须杀杀你们的锐气,这是它对内第一个要做的事情。当然,大家可以明白,中国人被这样迫害的十分之多。

第二个问题就是说,这个事件出来以后,媒体80%去帮一省,20%还是替地方政法委、替当地警察洗刷,当地的药厂没有派人,或者它开始揭这个医生的伤疤。它其实是让老百姓在其中,你摇摇摆摆的陷到事件当中,而却忽略了整个中国药品行业背后真正的保护伞就是中共的制度,忽略了这个人之所以被迫害是因为中共从迫害法轮功开始,中国的法治彻底被迫害了,随便关押百姓、随便套一个维稳罪名,抓人就成了一个中共常用手法。

但是大家从这个事情当中也看到了,讲一句真话在中国的代价是什么?这个人所经受的精神压力,只有3个月的精神压力就把他的精神给打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步?讲一句真话在中国真的是非常难,那么大家想一想,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讲了这么多年真话,他们的遭受、他们的承受是多么的巨大。所以我从这个事件上就分析出这几点因素。

主持人:刚才赵培说到讲真话,我想问一下横河先生,这个人出来以后接受了一些采访,他在采访的最后就说,我尽说大实话,我跟你说了这么多实话会不会又把我抓进去?在中国,发一篇文章就被跨省抓捕,然后说几句实话他就担心自己被抓进去,这反映一种什么样的社会现实呢?

横河:这个社会现实其实就是中共刻意制造的这么一种社会现实。就是说中共的统治它需要……因为中共的统治从一开始就是靠谎言,所以我们讲这个谎言、撒谎这些东西,它不是说哪一个企业造出来的,或者哪一个地方官员造出来的,中共就是这么一个系统,所以它特别怕真话。

你看为什么要打〝709〞维权律师?为什么王全璋这个事件在国际上一千多天了,就是不让人知道他的死活?国际上这么多国际组织,而且都是到了政府这一级,都要求公平对待,要公布他的现状。这是明显违反中国所制订的任何一个法律,所有的法律都违反了。它为什么这样子?它实际上就是制造一种恐怖气氛,这个恐怖气氛就是针对所有人的。

所以当底下在制造这种恐怖气氛,就小的事件制造恐怖气氛的时候,它实际上大方向跟中共是一样的,就是说你不能说真话。这是一个中共长期以来制造的,而且是运作非常成熟的一套机构,就是〝奖恶惩善〞。就是它对所有做坏事的人,它一般都是以奖励的方式;而对做好事的人,特别是跟信仰有关做好事的人,一定要往死里打。那这样的话,实际上它在整个社会当中就形成了这么一种气氛,就让大家知道对中共的统治你只能乖乖的,你不能说真话。所以这个医生出来以后他讲得就非常清楚,他就非常明白了,他之所以第一次被抓,和出来以后担心继续被抓,就是因为他说了实话。这个就是中共想要的效果。

主持人:而且他另外说了一句话,他说〝我以后要懂法〞。因为记者采访他时问,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会怎样改进?他说我以后要谘询一下律师,甚至法官。如果你要往网上发文章之前都要谘询律师,那谁还敢在网上写文章呢?

横河:实际上这件事情跟法律没有任何关系,因为这个医生没有违法。所以你事先谘询,别人都会告诉你,你做这个事情是不违法的。但是如果你不是从法律角度去谘询的话,那么会有很多聪明人告诉你,你应该自我限制,不该说的话就不要说,那么这也是中共想要达到的目的。所以这个跟法律没有关系,但是中共会用一个法律的方式、一个法律的藉口,让大家自我限制来不去挑战中共的底线,这是中共想达到的目的。

主持人:还有一点时间,赵培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赵培:我想跟大家说一声,大家不要纠结药厂跟这个人到底谁对谁错,这应该由法律和科学去决定。我们应该知道什么呢?就是里面真正作恶的中共已经找出来了,大家一定注意把注意力在制度和中共作恶的这些方式上,这是中国的祸根。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二位的精采点评,那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收看,我们的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下次节目再见。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曾达新 2018-04-20
中国共产党纯属就是由一群流氓 恶棍 贼匪构成的群体掌握了国家政权。中国每一个城市的派出所公安局都打死过人,这些被打死的人并不是都真的有罪,而是长期以来中共狗贼流氓公安无法无天习惯了,习惯了用酷刑来审理案件,打死人后由共产党给它们撑腰,所以它们才如此猖獗。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