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宿命通解密楼兰古国消失之谜 中南海和地狱相连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纽约时间: 2018-02-19 04:02 AM 
点此看大图片
楼兰古国消失之谜。(pixabay)
宿命通解密楼兰古国消失之谜 中南海地狱相连
广告

楼兰,位于丝绸之路上,地位重要,是来往客商的供给站。司马迁在《史记》中对楼兰有记载:〝楼兰、姑师邑有城郭,盐泽。〞楼兰〝出玉,多茵苇、怪柳、胡杨、白草,民随畜牧逐水草,有驴马、囊驼。〞但公元4世纪之后就再无记载了。〝楼兰〞的消失,成为历史之谜。

在几年前,我知道了楼兰消失的原因,我对一位同修说:〝我看见了黄沙埋葬了楼兰,楼兰人的道德已经沦丧到无可救药的地步,最后见到楼兰消失的只有我和你。我看见楼兰城伸出两条线,分别系在你和我的脚上。〞

我把时间锁定在楼兰消失前的三十年,公元313年,去追溯那时发生的事情。

那时的楼兰城,建筑精美,方形的城池,城里的建筑是方形的,带着尖尖的顶。城中心有玄天坛,通第五层天,供奉着天神,有彻地坛,通第五层地,供奉着地神。水神罗布,隐身于清澈的水泊中,润泽着这一方水土,使其水草肥美,生机盎然。

楼兰非常富庶,年轻的国王,意气风发,他喜欢上一位大臣的女儿,他极尽财富,举办了奢华的婚礼。婚后,国王与王后非常恩爱。几年后,王后怀孕,生下王子,取名叫奈腾。七年后,王后又怀孕,在王后怀孕五个月时,城中开始流行童谣:〝最美的公主,金色的纱,最清醒的人哪,看见了纱。〞童谣一天天的唱,国王和王后知道了童谣,他们觉的纳闷,是天意让人们知道了王后会生下一个公主吗?是丝绸之路让楼兰更富有吗?

国王和王后去见国师娄明,娄明说:〝童谣还要流传三个月,请国王和王后勤于礼佛,为国家祈福,不要懈怠。〞

在公主诞生前,国师在礼佛时,得到了佛的意旨:保护公主,不受到欺凌,做她一生的守护者。国师在恍惚间,看见两位仙人从天而降,感觉其中一位就是自己,他想:另一位是公主吧,这是从天上结下的缘分啊!

公主诞生时,王后闻到了满屋的清香,香气过了几天才飘散,王后给公主一个昵称:香可儿。香可儿慢慢长大,很受国王宠爱,她长着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皮肤白皙,容貌秀美,笑意盈盈,身上有淡雅的香气。国王说公主长大后会成为楼兰最闪亮的珍珠。

王后经常带着香可儿拜佛,拜佛时,香可儿的虔诚让国师赞叹。国师对王后说:〝我看见公主把一颗纯净的心供奉在佛前,在公主明亮的双眸中,我看见了天国的光芒。〞

公主在十三岁时,对母后说:〝我要出家修行。〞王后惊讶的看着她,说:〝香可儿,你要慎重啊,你父王不会同意的,他一直在想:女儿嫁给什么样的人才幸福呢?他恨不得把半个国家陪嫁出去。〞香可儿说:〝我亲自和父王说。〞

香可儿和父王说了,结果是国王大怒,命令人把香可儿软禁起来,让她在三个月内改变想法,只要她改变了想法,才给她自由。王后的求情只会让国王更加生气。国王冷落王后,拒绝见王后。

在未继承王位前,国王就知道城中有些糜烂的场所中发生的事情,他收敛着自己,给人以正直的形像,其实他曾经秘密的进入过几次那样的场所,放纵过自己。现在,他和一位年轻的佞臣艾虎走的极近,艾虎把许多奇异的事情说给国王听,包括大量的糜乱之事,国王对艾虎说的那些事情充满了好奇,国王在艾虎的怂恿下,开始悄悄出去,进入那些场所,他在放纵自己蛰伏许久的欲望,在他喝的水中,吃的食物中都有助性的东西。

进入楼兰的来往客商在楼兰补充供给,同时在尽情的享乐、纵欲,楼兰少女的童贞成为高价购买的物品,国中已无纯洁的少女。来自东西方的大量性乱的东西在楼兰早已迅速传播,使楼兰人的道德在迅速下滑,有许多淳朴的楼兰人在堕落,国王也在堕落,他回王宫的脚步变的发飘,他把让人沉迷的东西带进了王宫。

王后惊讶的看到了国王的变化,她觉的自己的丈夫变成了另一个人,不再尊重自己,言行举止中有轻浮、糜烂的气息,王后非常惊恐,她想:色欲之魔控制了国王,自己该怎么办?这个国家该怎么办?她拒绝国王带回来的东西。

在楼兰的王宫里有一个遵循已久的王室秘则,那就是历代王后都要精通一种繁琐的语言,来破译遗留已久的古老密札,还要记下自己对密札的理解,被称为手记,手记只有下一代王后才能阅览。

王后花了很长的时间精通了古老的语言,阅读了这些密札。通过阅读密札和手记,王后知道了楼兰的发展过程和王宫的秘史,验证了有些事情已经发生。王后断定,密札是古老的预言,是能力高强的奇人以隐晦的笔法记述了楼兰要经历的一些大事。密札中说:最后的楼兰王因为荒淫、把不圣洁的女子带进王宫导致国家灭亡。

王后去见国师娄明,说了自己的担心。国师说:〝我们按照神意在生活,城中让人沦落的东西太多了,已经背离了神给人安排的传统之路。如果神想灭了国家,我们没有办法。尊敬的王后,回去阅读密札吧,那是上天馈赠王室的机秘,里面会有一些新的发现。〞

王后回去后,知道女儿因为不改变自己的想法,被国王投入牢中,要关108天。王后非常忧虑,她知道国王已经听不进去自己的话语,郁闷中王后只能去阅读密札。

在密札的最后一页,王后破译了一段话,破译的内容让王后心惊,密札里说:一位伟大的王后要死在王宫门前,阻止不圣洁的女人走进王宫,一位香溢的女人和她的守护者会见到楼兰披上密不透风的金色的纱。在密札的最后几行,有光芒隐住了文字,王后明白了,自己对密札的解读只能到此。因为历代王后留下的手记中说,有光芒掩盖文字时,意味着要停止对密札的解读。王后想:自己也许就是王宫的守卫者,最后的王后。

国王还在沉沦,他非常宠信艾虎。狡猾的艾虎一直在觊觎公主,他渴望能娶到美丽的公主,获得楼兰的权力。为此,他制定了详尽的计划,他在王子的饮食中持续下毒,计划在一年中慢慢的毒死王子,再利用国王对他的信任,娶得公主,然后把碍事的国王害死,那么楼兰就是他的了。他认为他通过药物已经控制住了迷失心智的国王。

国师娄明在拜佛时看见国王身边有许多地狱的鬼在纠缠,王后死在了王宫门前,他看见一只黑手在伸向公主。娄明知道自己最重要的职责是保护公主。他派人秘密保护着公主。

在公主被关押到100天时,胆大妄为的艾虎,想侮辱狱中的公主,他命令人在公主的饮食中放催情的药粉。国师娄明在打坐中看见公主的饮食中被投放了黄色的粉末,他看见了艾虎的影像,娄明施法,加持公主的佛性,礼请佛界护法,保护公主,同时派人制造事端,牵扯艾虎,使艾虎侮辱公主的计划破产。

公主在狱中关满108天后,不改变自己的初衷。国王把公主释放出来,再次软禁在宫中的阁楼里,让侍卫长看着公主。国王在一次吃饭时,想起公主,他醉醺醺的对王后说:〝让人把香可儿带来,一起用餐。〞王后让宫女去带香可儿。

香可儿来了,她跪拜父王,国王让他坐在自己的身边。香可儿突然感觉到父王浑身散发的酒气中带有一种迷乱的气息,让自己很是不安,她把住国王的酒杯,说:〝父王,不要喝了。〞国王迷离的眼神看着女儿,一怔神间,眼前出现了一个放荡女人的形像,国王一伸手,擎住香可儿的下巴,说:〝美人。〞王后惊呆了,她喊:〝王上,是香可儿,您的女儿呀。〝国王瞬间清醒了,露出羞愧的表情。王后忙让王宫总管带走香可儿。

国王继续在昏庸,他不理朝政,花天酒地,胡吃海喝,在酒和药物的刺激下,国王要带着放荡的女人进入王宫,他派人告诉王后来迎接他。王后穿戴整齐,在王宫的门口等候,她要阻止国王。国王见到了王后,王后跪拜在国王面前,恳请国王送走那个女人,国王仅有的一点理智在发挥作用,他让人送走女人,自己站在王宫门口,心里空荡荡的。

国王的行为并未收敛,魔性的一面在牵引着他的欲望,他日甚一日的放纵着自己,丑闻渐渐在传出:国王与大臣的妻女有染,国王和楼兰放荡的女人在一起喝酒、娱乐,国王有了男宠。楼兰人知道了,客商们知道了,王后也知道了,王后很痛心。她担心国王是最后的应劫者。

国王在欲望中沉沦,在放纵中迷失,他把王后的位置许诺给放荡的女人。他开始对神佛不敬,并跪拜了外来的邪灵,他的跪拜,使上天震怒,玄天坛和彻地坛上供奉的神灵已经离开神像,楼兰的地脉开始出现了变动,国师知道了。

王后心里明白,国家最后的噩运要到来了,她让侍卫长时刻注意着王宫的大门,她把女儿从阁楼放出来,在天黑时送到国师处,请求国师保护女儿。王后把密札给了国师,把所有的手记留给了女儿,她流泪拥抱着女儿,说不出话来。国师把一粒丹药给了王后,让她给王子服下,把另一个丹药和一封信放入一个锦囊中,让王后把锦囊交给王宫的侍卫长。

王后回到王宫,她把锦囊交给王宫的侍卫长。王后去看王子,王子卧在病榻上,虚弱无力,王后让王子服下丹药。王后回到寝宫,她觉的富丽堂皇的王宫象风雨中飘摇的一叶小舟,即将要被毁掉。她秘密准备了两把匕首,一把放在腰间,一把放在腿部,她决定以死来抗拒国王把女人带进王宫,她的心充满了痛苦和绝望。

国师把公主安置在密室中,公主在阅读手记,在手记中她看到了国家的命运,父王和母后的结局,她心如刀绞。国师来了,他的沉寂让公主的心安稳下来,国师站在密室中良久,才张口说话,他说:〝王宫的密札存在已久,我知道里面所说的一切,我,就是写下这个密札的人,曾经的国师,我,又转生成最后的国师,我只有一个使命,保护你。密札的最后几行,得到了神佛的封印,因此王后也没能破解,你看看最后几行,如果你看懂了,就来见我。〞国师走了,公主注视着密札的最后,发现有一团光芒在闪烁,公主一直在注视着光芒。

两天后,公主在一团光芒中见到了历代王后的影像,发现自己的母后不止一次当过楼兰的王后,自己不止一次当过楼兰的公主,国师不止一次当过国师。眼前的光芒在变幻着颜色,公主见到了天上的景象,看到了天上的建筑,发现王都的建筑和天上是一样的,她看见了几个仙人在接天上的谕旨,她看到其中一个人是自己,手中的谕旨上面有一幅画,画上有一座城,城慢慢隐去了,变成了沙漠,沙漠不见了,画面出现了一只神笔,神笔一开一合,闪烁着光芒。她看见携带谕旨的这些仙人开始下走,在下走到人间时,她看见这几个仙人变成了凡人的形像,有自己、国师、母后、父王、一个水气氤氲的男子。这时密札上面的光芒越来越弱,直至消失。公主发现密札的最后几行字不见了。

公主去见国师。国师没有让公主说话,他说:〝你跟我走。〞国师领着公主走向一辆马车,带着公主向着城外的一座山崖驶去。国师在一处山岩找到一个凹洞,公主坐下来,接过国师手中的一个包裹,国师也坐下来,盘腿打坐。

与此同时,在王宫门口,醉醺醺的国王带着放荡的女人正要进入王宫,王后在苦苦阻拦。脸上已经挨了国王一巴掌,国王不顾一切的痴狂使王后忍无可忍,王后拿出腰间的匕首,对准自己,国王一拳打飞了匕首,匕首划破了另一个女人的脸。国王生气的踹倒了王后,然后用袖子擦着那个女人脸上的血,拽着女人还要进入王宫。王后从腿上绑着的匕首鞘里拿出了另一把匕首,踉踉跄跄的站起,冲到国王的面前,用匕首对准了自己的胸口,用力扎了进去,流血的王后倒在了王宫门口。

国王懵了,他茫然的看着倒下的王后,腿不听使唤,心智在迷失,他牵着那个女人的手,迈过王后的身体,迈向王宫,他眼睛盯着台阶,停了下来,他回头盯着王后的身体,又看了看身边的女人,突然国王惊恐的指着身边的女人,大声喊着:〝鬼,鬼,你是鬼!〞他心智狂乱把放荡的女人从台阶上推下。

在豪华、威严的王宫,国王疯了,王后死了,奈腾病着,公主不见了。国师看见楼兰的国脉和地脉都断了。水神罗布,无奈的看着水泊,不愿栖身水中,因为水质在迅速变坏,罗布决定离开这里,他把水脉处的水收在水囊中,要准备离开,他知道楼兰的五行之德已经败坏,国将不国。但是天意让他在楼兰东南等待几日。

王宫的侍卫长和总管,在这时按着锦囊中的吩咐,调动侍卫,把王后的尸体敛入棺材中,埋葬了。他俩把国王用绸带绑在床上,把丹药给国王服下,国王消停下来。王子奈腾,服了丹药,身体勉强支撑起来,在侍卫长和总管的支持下,对外称国王生病,自己代行国政。艾虎拿着伪造的谕旨,说国王让位于自己,要准备当国王,他派人四处寻找公主。艾虎想进入王宫,侍卫长调动密卫力量和艾虎的力量在王宫前对抗,有许多大臣在观望,民众在窃窃私语。

在这时,都城出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疯子,他不停的对着人喊:〝人要死光了,快跟我跑啊!〞他喊了一遍又一遍,在城中跑了一圈又一圈,人们都笑话他,唾弃他,三天后疯子消失了。

国师在凹洞中打坐不动,三天过去了。公主也在打坐,饿了,就打开包裹,里面有干粮和水。在第四天中午,国师起座,他说:〝金色的沙要来了,我们会亲眼看到楼兰的灭亡,这个凹洞暂时不会被金沙覆盖。元神不灭,我们会在更恶劣的末世相见,我们会揭秘这个国家的消失,这是我们的使命。〞

国师站在凹洞里,公主站在他的身边。他们居高临下,在看着楼兰城。天空渐渐变的阴暗,云彩在变幻着可怕的图案,风突然吹起,越来越大,风中夹杂着沙粒。在东南方向,有漫漫黄沙,席卷而来。

这时,国师前面出现了诡异的生命,象鬼差一样,看着公主,说:〝公主身上有败坏的物质,去地狱消去败物吧!〞国师挡在公主前边,斥责鬼差,鬼差退下了。国师回头看着公主,说:〝你把右边的袖子挽起。〞公主挽起衣袖,惊讶的发现手腕上鼓起了一个红色的包,她不知道,这是在监狱时艾虎让人放下的药物在集结。国师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匕首,他要把公主手腕上的包割去。

这时,一个声音出现了:〝不可以,如果你这样做的话,末世时相遇,你会使公主蒙垢,你要选择马上让公主下地狱。〞国师没有说话,他使匕首飞起来割去那个红色的包,又把白色的粉末撒在公主的手腕上。那个声音说:〝你拒绝我们的安排,末世相遇你会给公主带来麻烦。〞国师说:〝公主有自己的使命,要目睹楼兰的消失,要用纯净的手去握住神笔,去揭秘楼兰,你们不能阻挡。〞国师告诉公主:〝你注意眼前,要抓住一只金色的笔。〞国师看见阴性的生命还在干扰,他施展法力,销毁邪恶的生命。

公主看见一只金色的笔出现在眼前,她一把抓住金笔,金笔进入公主的手中。一个邪恶的声音响起:〝国师,等着末世的麻烦吧!〞国师说:〝我不怕,来就来吧。〞他不知道,这一声回答,在另外空间他立下了一个约定,到时会有麻烦出现。

这时,漫天的黄沙已经埋住了楼兰东南的村落,继续向楼兰城推进,公主透过漫漫黄沙,看见了黄沙后面有神仙出现,神仙手中拿着沙盘,在徐徐扬沙,公主听到神仙说:〝壮观啊。〞公主看见,每一个沙粒都是生命,它们雀跃着,说要埋葬淫乱之城。公主心想:〝真是一场灾难啊!〞黄沙以极快的速度在推进,很快都城被黄沙覆盖住,黄沙向西北推进,楼兰就这样快速的消失了。

国师说:〝我要留在这个地方,公主,你向着东南方向走,我的法力会保护你,你会遇到一个自称罗布的人,他会给你指明去处。〞国师说完,坐下来开始打坐。公主离去,她在艰难的前行中,遇到了罗布,罗布照顾着公主,走到一个有人烟的地方,罗布说:〝我有一粒葯,吃了之后,你的香气会消失,容貌会变丑,嗓子会变哑,这样你会很安全,你愿意吗?〞公主点头答应,她吃下了葯。

在这个地方出现了一个丑陋的女孩,被旅店主人收留,成为一个打杂的傭人,称为〝丑儿〞。在这个地方,丑儿见到来往的客商,客商们在惊讶的诉说着一件奇异的事情:楼兰消失了,那个地方变成了沙漠,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所有的人都在咋舌,觉的不可思议。

丑儿在这个地方,听到了许多客商在回忆楼兰的富庶、回忆在楼兰的放荡生活,也迷惑于楼兰的消失。丑儿在旅店见到了许多败坏的事情,知道了许多她不知道的阴暗的楼兰往事,她想:人为什么要把自己变成禽兽一样呢?

丑儿经常在梦中看见国师,国师在沙漠中做法,丑儿还看见另外的神仙,她看见有一位神仙放出 〝解尸虫〞,把地下的尸体都分解了。有一次,在梦中丑儿向国师诉苦,说自己不得安宁,有人不怀好意,用肮脏的手触碰自己,国师说:〝你去请求罗布,他会帮助你。〞梦中丑儿找到罗布,罗布给了她一个浑身是刺的圆球,圆球在变大,一下把丑儿包住,丑儿醒了。她发现了,不怀好意的人碰自己时,都喊被刺扎到了,再也没有人对她骚扰了。

在丑儿四十岁时,因病奄奄一息之际,一直隐身在这个地方的罗布带走了丑儿,把死去的丑儿埋葬了。丑儿的主人想让人把丑儿扔出去,却意外的发现,丑儿不见了,主人惊讶了许久。

时空掩盖不住尘封的往事,岁月不曾忘记美丽的楼兰。楼兰从富庶到堕落,直至消失,是神的安排,这种安排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宇宙成住坏灭的特点。贤明的国师、端庄的王后、圣洁的公主、昏聩的国王、贪婪的艾虎、放荡的女人,这些都是早已确定好的角色,所有的角色都在按着一个既定的剧本在这一个五千年来上演。

神仙打造这样的剧本,目地是让人们明白,灾难的出现,是因为道德的沦丧。当时楼兰人生活奢侈,人种混杂,身体中失去了与上天的连带,文化也极其混乱,礼俗败乱,出现了乱伦、同性恋和大量性乱的东西,性关系极其混乱,正常的夫妻关系,贞洁的两性道德,早已被抛弃。在信仰方面,楼兰人也背离了对正神的崇拜,外族邪灵携带著名利色欲的东西轰然进入楼兰,当楼兰失去神的护佑,当人一再背离神给人确定的准则,楼兰就要遭遇灭顶之灾。

盛极一时的楼兰消失在神的法力面前!神又周密的在人们的血脉中、思维中烙下对楼兰消失的探索机制, 让人们不忘楼兰。神藉助修炼人对这个事情的揭秘,告诉世人,如果生命不敬神佛,道德沦丧,最终的结果就是销毁。

楼兰从繁华的城邦成为神秘的死城,在不同的五千年的剧本中,有不同的体现,有战争形式的,有瘟疫形式的,有沙埋形式的,很多神仙比较倾向于沙埋楼兰,并且在不断的修改剧本,使之完善。所以,在不同的剧本中,有不同的人目睹或知道楼兰的消失,因为剧本不同,演员也不同。

楼兰的消失体现了神的安排,但是这里也被旧势力强行加入了它们的安排。旧势力安排阴界的生命要让公主下地狱,当国师阻止时,它们又威胁说:〝你拒绝我们的安排,末世相遇你会给公主带来麻烦。〞结果在这一世中,曾经的国师和公主被谣言所伤。为了让国王达到足够的昏庸,能够按照安排好的剧本去演,来达到它们的目地,旧势力不惜用药物控制国王。

楼兰人因为道德的下滑,毁灭于沙暴中;今天的北京,比之历史上的楼兰,更加败坏。中共,这个受控于共产邪灵的邪党,窃国大盗,在肆虐的败坏着神为人生存所创造的环境。时下的中国,国脉已殇,地脉残断,水脉污染,气候异常,它亵渎苍天,破坏自然,残民以逞,迫害修炼者,罪恶滔天,恶报已经在报应中共邪党。

在几年前一次发正念中,我看见中南海和地狱相连,地狱张开饕餮之口,阴界的幽蓝火光托着中南海,诡象异常。我和一位同修说起见到的景象,同修说:〝有不少民间高人也知道这个事情。〞

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中说:〝河北怀来县人称‘天漠’的飞来沙漠现在离北京仅70公里,北京或许就将是下一个消失在沙漠中的楼兰古城。〞

岁月悠悠,楼兰解密,时光荏苒,遗址复出(在1901年挖掘出楼兰遗址)。正法没有结束的每一天,对世人都是希望,奉劝世人,切莫随着共产红魔起舞,快快选择良善,走上回家之路。

──转自《正见网》(有删节)

(责任编辑:刘玉)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新唐人网友 2018-02-20
如果真有宿命通,应该查一下秦始皇陵的建造真相和屈原为何投江。
网友 2018-02-19
大法弟子了不起,修炼出功能的不少啊。赞一个!
网友 2018-02-19
圣经描写的两座城被毁,也是因道德败坏所致。
新唐人网友 2018-02-19
孔雀河莫名其妙的改道,楼兰失去了水源,最后消失在沙漠中.看来是神力所为.
新唐人网友 2018-02-19
能不能用宿命通看下毛泽东屠夫现在在哪?如果在无间地狱,我就放心了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