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武汉多名大学生离奇失踪:〝天网〞不管用?

纽约时间: 2017-10-02 11:21 P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0月03日讯】【热点互动】(1669 )武汉多名大学生离奇失踪:〝天网〞不管用?
广告

9月27日,一篇名为〝细思极恐!武汉30多名大学生为何神秘失踪?〞的文章在大陆网络上广为流传,然而第二天这篇文章遭到大面积的删除,而官媒也发报导说〝这篇文章是谣言,并且文章作者被抓起来刑拘10天〞。讽刺的是,就在同一时间中共官媒正大力宣扬天网群监控系统,所以有网友说〝找人不行,抓人在行,武汉的天眼系统瞎了〞。那么到底这些大学生出了什么事?许多猜测都指向器官买卖是否有可能?中共的天网系统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呢?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9月27日,一篇名为〝细思极恐!武汉30多名大学生为何神秘失踪?〞这样一篇文章在大陆网络上广为流传;然而,第二天这篇文章遭到大面积的删除;而官媒也发报导说〝这个文章是谣言,并且文章作者被抓起来刑拘10天〞。

就在同一时间,讽刺的是,中共官媒正在大力宣扬天网群监控系统;所以有网友就说:〝找人不行,抓人在行,武汉的天眼系统瞎了〞。那么到底这些大学生出了什么事?许多猜测都指向器官买卖是否有可能?中共的天网系统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呢?

今晚我们就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个事件做一些解读和讨论。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还有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二位好。

横河:你好。

杰森:大家好。

主持人:好,感谢二位。那么我们在节目开始先来看一个新闻短片。

林父在武汉市内驱车广播寻子。

〝帮我找找孩子吧,没有你们的帮助,我们找不到啊!〞

9月29日,推特又出现了一位父亲满街驱车寻找儿子的镜头。消息说,19岁的儿子考上武汉大学4个月后,突然从学校寝室失踪了,失踪时没有带手机,却发现了献血包。6个多月过去了,来自十堰的朱示忠夫妇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就在前一天,一篇寻找失踪年轻大学生的文章爆红网路。该文例举的40名在武汉失踪的青年,年龄都在20出头,除了5名只有联系电话外,其他的都有详细的失踪信息,其中有23名还附带了大学名称和专业等。文章通过分析,排除了传销、遭绑架、因犯罪被控制、甚至被外星人劫持等多种可能。不过,该文发表后遭到删除,新华社还紧急辟谣,发文记者更是遭到拘留,多名寻人的家长遭到警告,不敢接受采访。

林少卿是少数敢于接受采访的家长,他的儿子林飞阳20岁时失踪,2015年8月底到莫斯科大学留学,3个月后,突然从莫斯科回到武汉的中共中央党校,更换衣服出门后在武汉长青路五路消失。他把酬谢金提高到50万,寻找失踪儿子长达500天。

根据寻人启事,失踪大学生的家长一般在多日后才从同学那得到信息,并且遭到学校拒绝查看监控录像,耽误了最佳寻救时间。2014年2月14日,失踪的武汉大学学生曹兴的寻人启事上写道:〝失踪后,学校未经家属同意撬开了曹兴的抽屉,破解了电脑密码,并且不让家属查看监控录像。〞家长们写道:〝日本人的单车丢了,你们可以找;德国人的包丢了,你们可以找;我们中国人的儿子丢了,你们也要帮忙找啊。〞

而网友们纷纷质疑,中共遍布满街的摄像头到底是干什么用的?有网友表示:武汉失踪的大学生,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当下最为时髦,同时也有着高昂暴利的人体器官买卖市场。还有网友翻出卫生部前副部长黄洁夫,2015年8月在武汉的相关讲话:〝没有湖北、没有武汉,就没有中国的器官移植。〞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给我们来电话或者是发手机短信,或者在YouTube上跟我们文字互动,表达您的观点,那么我们这个手机短信的号码和YouTube直播的频道都在屏幕上。

那好,杰森我想先问问您,刚刚这个事情谈了很多细节,我觉得这个事情你真的可以说是〝细思极恐〞,所以您觉得这个大学生到底出了什么事?而且第二天官媒说这些是谣言,他说其实只有6个大学生是在武汉。您怎么看官媒这个辟谣?

杰森:先给大家解释一下这个〝细思极恐〞,我也是这几年才学到这个词,因为不是我们中国人的成语,它是现在中国人创造的词,网络词汇,仔细想一想非常恐惧,就是〝细思极恐〞这个词。这个事情本身的话就是说,官媒所做的已经让我匪夷所思了,无耻至极。这个官媒事实上第一重要的是强调说是造谣,但是事实上它认可这个事的真实存在,因为它毕竟说了其中有6个学生是武汉的在读学生,而且它承认了其中5个现在都还没有找到,有一个找到了,但没有具体提哪一个找到了,它在玩文字游戏。

就是说网上报导是说30多个失踪的大学生,包括寻找儿子500多天的这个林少卿的儿子林飞阳,他事实上是莫斯科的一个大学生,在读的一个中国学生,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飞到了武汉,飞到武汉以后在武汉消失掉了。

所以你可以明显的看到整个警方第一重要的是把这个事情爆出来的人抓起来,而这个事情爆出来的过程中一定要大量的真相才行,警察努力做的是掩盖真相,平息整个社会的舆论。但是这个过程中还有很多细节让人非常悲愤的就是,整个事情让人能爆出来是因为林少卿这个父亲,有一般中国人做不到的执着,就是他500天长期的在武汉寻找;而且这个写文章的记者用的材料是他收集的材料,并不是这个记者本人。就是说是他的努力感动了这个记者,这个记者愿意在网上报导说这个话。而这个父亲本身他从孩子丢了以后呢,从俄国追到武汉。

主持人:完全是单枪匹马。

杰森:在追的过程中,个别几个地方让他看到摄像头,但是几个关键地方警察拒绝给他看摄像头。他在这种情况下呢,让警察立案,警察不立案,上诉告警察告了很长的时间,然后警察才立案,但是这时候所有的希望几乎已经到了断送的阶段。整个这个过程你看到警方没有出任何力,甚至成为找孩子的一个阻挡的势力。在这个过程中,又加上威胁、绑架一系列的过程中,我都不知道中国的警察局在做什么事情?而他们官方报导中,它名正言顺地说是,中国成年人失踪基本上是不立案的。为什么呢?成年人有自主决定他行为的能力,只要你不能证明他被绑架,不能证明有犯罪事实,我就不立案。这已经成为了中国非常谬误的一个现象。

主持人:是,不知道这个规定在法律上是怎么来的?横河先生,我们看到这几十个人失踪,好像当时真的是很诡异的,很多都是大学生,而且很多就是20多岁、一米八左右,然后都在武汉失踪,所以这个文章也在说,大家都在猜测到底出了什么事?甚至有人说是不是外星人劫持?那当然什么传销啊、诈骗啊,那也有很多提到器官,您的看法呢?

横河:这个怀疑器官,因为器官而杀人使他们失踪的设想呢,这个想法其实是很有道理的。因为你在排除了其它的可能性以外,你不管是绑架也好,传销也好,他就是为了要钱,所以失踪以后一定会有人用某种途径来问你要钱;只要是一段时间没有要钱了,那么它不可能是传销,传销就是不断地发展下线不停地收钱,所以就不可能。绑架也是,绑架以后,如果是为了经济原因绑架的话,那么家人肯定会收到要钱的信,都没有收到,就是这个人失踪了。

失踪的话,作为像这种年轻力壮的,他失踪以后,你说派到什么地区去当劳工,那等于是花了很大的成本去做一件,当普通的劳工的话他用不着去绑架大学生,他实际上贴个招工广告就能招到很多很多人来,所以就不存在这个问题。那么可能性最大的就是这些学生很可能是被某种人绑架了以后,有个很重要的目的,那么这个器官目前……。

主持人:而且可能是有巨大势力的这样绑架,所以一下子就消失了。

横河:第一个是要有很大的势力,这个势力虽然不见得所有人都知道,但是警方可能有点感觉,所以警方除了不作为以外呢,很可能还是避开自己的麻烦,就是说可能惹到这个势力就会有麻烦;另外一个有巨大的经济利益,就是经济利益。那现在看来呢,你像器官移植是最大的经济利益了,从经济角度来看,所以这种怀疑不是没有道理的。

那么为什么是大学生呢?我想这里有一个可能性,就是大学生入校的时候都会体检,也就是说体检的时候如果加一个血液检查,或者血液检查本来就有,这样的话把血型或者是组织配型都输入数据库,那么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因此从整个社会上来说,也许这一群人,除了在监狱里的人被抓进去以后强制采血化验以外,在社会上组织配型资料最全的可能就是大学生。因为你工作不见得要,而且你到私营企业人家不见得叫你去体检;但你入学,每个人体检没有人会有意见。所以这个资料很可能,落到某种人手里的话,这是肯定可能的事情,就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所以从社会上来看的话呢,我觉得目前当大家都怀疑这个是因为器官问题的话,那再加上警方这样子的掩盖,媒体这样子的辟谣,还把人给抓起来,那么使得人们对这方面的怀疑就更深了,你不可能减轻别人的怀疑,只能加深别人的怀疑。

主持人:那杰森您怎么看?这个真的可以说是〝细思极恐〞,马路上走的一个年轻人,或者他就是个大学生,他怎么就觉得这个人就可以配型,然后就把他抓起来?这个您觉得可能性有多大?

杰森:其实在中国整个社会,目前钱对人的思想控制而道德又下滑到这个份上的情况下,这个事其实我们一般人说是〝细思极恐〞,其实可能并不是那么样子,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是那么一个样子,突然变得像魔鬼的一件事情。

毕竟我们知道法轮功学员大概从十几年前就已经开始详细的报导大批法轮功学员系统的被活摘器官,这个事情爆出来以后,事实上给中共非常大的压力,中共体系内部也在应对国际压力的过程中不断翻新出新的玩意。但是中共的活摘,不是说活摘,整个器官移植的数量一直是在世界第一,在没有一个完善的自愿捐献的系统的情况下,它的器官移植的数量一直是全世界遥遥领先,不是一点领先,是遥遥领先。其实中共自己的媒体也在反覆地说,只见器官不见人,这个器官到底从哪儿来的?

其实就是说呢,在中国的话整个一个庞大的器官移植这样一个市场,事实上是十几年都在存在,这个存在的过程就锻造出一系列的人群,有找器官的人,他以前比如说是从司法体系找,最近中共,大概2015年1月1日明文规定说是以后司法系统不直接提供器官,就这个话说得非常让人毛骨悚然,就是说器官不直接来自司法系统,这个话你可以想到很多。但是这个过程中它们又有新报导说其实并没有出现器官荒。

那么这个概念是怎么一系列?它莫名其妙地说武汉现在已经有几百例,两百多例自愿捐赠的事情。但是两百例和几千例的移植数量是根本对不上号的,就自愿移植捐赠的数量是对不上号的。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觉得刚才横河分析的非常有道理,就是说如果它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这边有找器官的人,中间要有把器官卖给医院的人,医院同时的话也有一个不管器官从哪儿来,我只做移植手术这样的医生,那么这一条龙的经济链形成了以后,每个人都在默默做自己的事情,每个人都不去询问这个事情的根源到底是什么。

主持人:所以它要运作。

杰森:要运作。因为事实上最早找器官的人开始能把活的法轮功学员拿来让人活摘了,那现在他如果拿到一个大学生的数据库,那么〝按需杀人〞这个概念就扩大到整个社会上。因为在我看来,第一,我一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印象就是说,抓这些孩子干什么呢?这些孩子又没有钱,家里人又没有被威胁,就是说你几乎没有任何一个理由。你说抓一个女的,我把她卖了当妻子;另外抓一个小孩,中国每年丢了20多万小孩,那有卖小孩的;你把一个18岁的年轻人你卖到哪去?都是壮小伙子,所以说几乎没有任何其它的渠道,在我看来的话,真的〝活摘〞这个因素几乎就是到了不得不往这方面想的问题。

主持人:对,我觉得还有一点,横河先生,就是有人在网上他就说到这个情况,他说,黄洁夫在2015年的时候说过:〝没有河北,没有武汉,就没有中国的器官移植。〞所以他说:〝我就说到这儿,我不往下说了。〞那为什么没有武汉就没有中国的器官移植呢?

横河:是这样的。中国我们知道前一段时间,独立调查员还有〝追查国际〞调查了很多国内器官移植的情况,那么发现它有几个移植中心,就是说虽然各大城市都有很多移植量,但是形成中心的、规模性的,就是这一个城市有各种各样的移植医院、有各种各样的移植医生,像这种很全面的,除了北京市、上海市,但是真正最大规模的,一个我觉得是在天津,还有一个就是在武汉,那么这是一个规模非常庞大的。

你想想看,当时在器官移植当中不是有一个脑死亡,还有一个心死亡,用哪一种标准的时候,当时做试点的,就是脑死亡的鉴定,成立的鉴定委员会就在武汉。而且特别有意思的是,这个脑死亡鉴定的医生,鉴定委员会的这个负责人自己就是移植医生,这叫什么呢?这在西方叫做conflict of interest,就是〝利益冲突〞,为什么呢?因为你如果说是移植医生的话,那么你就希望这个人标准尽量降低的判断脑死亡,这样的话这个人就可以,就是没有死就可以把他的器官拿下来,因为已经判断脑死亡了,就说这两个职业不能同一个人做的,就绝对不能同一个人做的,这也是发生在武汉的事情。

武汉曾经有一个医生在波士顿开移植大会的时候,就被法轮功学员告了。你想想看,那个地方是个很大的移植中心,这是第一;第二,它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2015年的时候,全国移植会议就在武汉开的,黄洁夫就在这个情况下讲这句话的,其实这个听起来也非常恐怖的,他说什么呢?就没有中国的移植,实际上他讲的是什么呢?我碰到中国的医生也这么说,你就讲到器官哪儿来的?他不跟你讲器官哪来的,他说不管怎么来的,中国的移植事业发展到今天,世界水平。他把这个移植事业当成一个目标了。

就是医生本来是救人的,但是如果移植本身变成了一个事业,以这个移植事业是不是世界第一位的作为标准的话,那就可以任意杀人,他甚至连被移植的人,挽救生命都不是主要的了。你看,这就是一个魔鬼自己就放出来了,放出来以后他就自我膨胀,越来越大,大到一定程度以后,早期的时候,我们知道最早在新疆维吾尔族,90年代的时候,后来90年代末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那可能就是后来突然之间爆炸性增长,那就是用了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那么到了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的事情,2006年全世界都知道以后,那么它就要装模作样做改革了,所以最近的所谓改革,他就宣称是现在基本上已经够用了,就是他没有说用不用死囚器官,他说是说不用死囚器官,但实际上他把死囚器官纳入这个自愿捐献里面。

主持人:是。

横河:但是有个问题,死囚器官在急遽下降,这是黄洁夫自己讲的,每年以10%的速度下降,你要知道10%你听第一年还不多,但是它是个累计的,非常快的就降下来了,而这个移植量从2007年他说移植改革以后还在上升,也就是说这里的空缺越来越大,那么就是说监禁的法轮功学员总要用完的,那么怎么办呢?当这个变成一个吞噬的机器的时候,当它原来的来源缺少的时候,它就会去为了保持这个机器本身的活,它会到外面去吞噬普通人。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迫害法轮功所造成的危害,将来每个人都可能是受害者,就是这个原因。所以你很清醒的想像,现在他们已经把手伸到,在这个原有的供应链不够的情况下,他把手伸到了普通民众,那么这里头就每个人都有危险。

主持人:是,我觉得以此类推,比如以前什么流浪汉啦,或者说你说新疆什么。

杰森:其实包括我们以前,2006年河北项城的一个女的突然发现她的右肾没了,还有一个安徽的,一系列,换句话说,中国其实现在中国人活在一个未知的这种恐惧中,中国社会存在这个就像吃人机器一样的这样的机制,这个机制中国人还不知道。

主持人:还看不见。

杰森:你跟中国人说的时候,中国人还觉得你好像是在丑化中国。

主持人:但是我觉得现在很多人知道,因为很多人第一的猜测就是说是不是器官。

横河:这是这十几年发生的最大的变化。

杰森:但是你要是没有法轮功这十几年坚持不懈的说这个事,你说谁信啊?其实十几年前我第一次听到这事,我自己都有点不相信人会做出这样的事。

主持人:真的是最大的变化,从十几年前不信,到现在每个人……。

主持人:自发的。

横河:绝大部分人都相信这件事情是发生了。

杰森:但是其实可怕的是中共不管,就是说这个事情一直在出现,但是中共居然从头到尾它不解决这个问题,它去解决说这个话的人。

主持人:提出问题的人。

杰森:就是任何一个事,就包括这个事情,失踪30个人,大家第一反应就是说,糟了,丢的人没找着,发帖的人找着。

主持人:发帖的人全抓起来了。

杰森:然后中共不会解决问题,只会抓解决问题的人,就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主持人:所以很多人就是说你正好这段时间在宣传天网系统,你每个城市,武汉就有差不多100万个摄像头,你为什么这个天网系统不能来找到这些失踪的孩子呢?

杰森:事实上我刚才说了,他爸爸从俄罗斯追到武汉,在武汉的机场那个摄像头里头看到他儿子的去向,后来又到底下的一个单位,就是派出所里头也看到了录像,但是后来的话,再进入看的时候,比如进入其它的系统,那个系统就说了,公安局不立案,我就不能给你显示这个东西。这个过程中就会出现得立案,但是立案的过程中花了一年多,最终这个事就把时机失去了。但更广泛的,很多网民就说,其实不光是丢了30多个大学生啊,中国每年要丢20万个小孩呢,要丢近10万个妇女呢,那这些怎么都找不着呢?

事实上中共自己的媒体明确也说了,说天网工程,也叫天眼工程,它建立之初的目的和整个执行的过程目的,其实并不一定是为了解决这种丢失人群的,它更多的是为了维稳,事实上建立之初,它最根本的目的就是为了维持中共的统治。但是它在报导的过程中,它说什么平安中国、平安城市、平安工程、智能城市等等,用这样子解决大家的这种安全问题,它用这样的方式,为啥呢?因为它要投入大量的资金,整个天网工程的投资最开始是不限上限的。

基本上现在就提出来说把这些网连起来花2千亿,那光是建的时候那是多少?而且它是层层在建,县一级公安在建,市一级公安在建,省一级公安它有它的系统,各个系统都不一样,我看有一个小县城,说是第一期工程花了将近2千万,就一个小县城。

主持人:横河您怎么看?就是你花了这么多的钱,但是你没有用在民众身上啊,我民众有权利要求你,你这些系统是不是应该为我们来服务呢?

横河:它从这个防火墙到金盾工程,到这个天网工程,哪一个征求老百姓意见的?谁有办法,你要是能够征求老百姓意见的话,人家就说你不要防火墙嘛,就让我们自己就出去了嘛,让我们自己到外面去看嘛,你相信我的判断力。所以这个它本来就不是为老百姓设置的,因为这个平安工程。

主持人:天网这个系统。

横河:就是平安。

主持人:就是它以前叫平安。

横河:不是,平安工程就是讲各个城市要平安,各个省要平安,那么天网工程是为这个平安建设服务的,就是说天网工程是它的基础,就是说你这个平安建设怎么建设成呢?那就是要监视老百姓,所以就搞这个监视。当然刚才杰森已经说了,他讲是讲了是老百姓安全感增加了,但事实上呢我们看到,在破案的过程当中,在发生这种案子的情况下,这些天网一点用处也没有!其实你想想看,这个网络、这个天眼已经多到什么程度了?它基本上是在城市嘛。

主持人:对。

横河:在城市的话,就是说每个人每天都有可能被录下不只一次,都有这个可能性,那么也就是说就是在武汉这样的大城市,武汉有100万个摄像头,在武汉这个城市任何人失踪都有可能在失踪的那个地点上被某一个摄像头摄到。

主持人:其实你要真要用或真要找,可能是可以找到的。

横河:所以中国官方自己也出来说,官媒自己出来说,找不到的原因是因为天网工程是为了维稳做的,并不是为了帮你找人的,那么也就是说,它不是服务性质的,归根结柢就是维稳。维稳是什么?维稳就是维护中共的统治嘛。所以当时最早的时候,就是关于平安建设,因为天网是平安建设的一个基础工程,那么平安建设的这个内容中央有个文件,那么这个文件的第一条就讲的是为了控制法轮功。

所以就是现在人人都是受害者了,一个,你的任何一举一动被监视了,稍微有一点点它就把你抓起来;另外,真正需要它帮助的时候,一个都不灵!这已经成了规律了,那么原因呢,根子找出来了,还是……,这是2005年的文件,就是建平安建设它的12345……目的。

主持人:它的初衷。

横河:它的初衷排了好几条,第一条就是针对法轮功的。

主持人:所以其实这个东西我觉得跟器官这有一点类似,就是说它在迫害法轮功过程中用的这些手法,现在都用在了全民的身上。

杰森:整个来说的话,很多人觉得迫害法轮功跟我没关系,其实怎么没关系呢?就是说我历史上说过,通常的话,狮子是不吃人的,但是这个狮子吃过一次人,牠就变成吃人的狮子。中共整个在法轮功迫害的过程中,它建立了庞大的基础体系,建立了这种把视法律为粪土的一个公检法系统,那么这个公检法系统还另外创造出了一个世界独一无二的活摘系统,这些东西最终反过来都反制到老百姓身上。其实中国人你根本意识不到,当法轮功学员承受的时候,事实上在某种意义上讲的话,是在中国整个,中华民族这个过程中在承受。

主持人:所以像它这个系统,就是像刚才横河先生讲的,你真正需要它是一个都靠不上,比如说像雷洋案,它也是,其实现场有很多摄像头。

杰森:现场的都坏了,非常即时的都坏掉了。

主持人:对,就都坏掉了,所以像这个它要嘛就不给你看,要嘛就说天太黑,说我们这个不显示。所以我觉得就是像这个事情,我不知道横河您觉得它会不会进一步发酵?这个事情它会不会甚至接触更多更多的这种深层黑幕呢?

横河:它现在用这个网络封锁的方式、抓人的方式,想让大家不发声,但这个事情已经发出来了,至于说是不是继续发酵呢?实际上是取决于我们每个人。就像当年雷洋案的话,雷洋案的缺点是什么呢?就是只有人大的那批人,但人大那批人都是体制内的,很容易被压下去;那现在这个案子实际上是关系到每个老百姓。

所以我觉得能不能让这种事情,就是一个是把这些事情全都揭出来,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一个就是避免将来发生这样的事情,那最短期的作用就是大家都来发声,因为这关系到每个人的,这不是说哪个官员或者哪个什么人。那最终来说的话,我觉得还是中共的一个问题了,如果说中共它维持自己的政权是第一位的,所以中共在的话,这个根本是改变不了的。

杰森:对,其实大家经常说反腐反腐,反腐成功了,我们中国效率就高了,官员就清廉了,其实根本不是这样的。因为你可以看到,这个过程中没有明显腐败的问题,但是因为这个机制本身就是反老百姓、反人民的;那么这个机制非常有效的,都不腐败的时候,它有效的反人民、有效的反老百姓,老百姓仍然是被压迫的过程,所以说这个过程,我的感觉上,其实中共的存在是很多问题的根源。

主持人:确实是这样的。好,非常感谢二位,我们今天节目时间很快到了,我们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新唐人网友 2017-10-04
“中共”红色恶魔,当代红色法西斯!一个集古今中外邪恶与一身的团伙组织!
新唐人网友 2017-10-04
这种东西,当初中共裆设置它的目的,绝不是为了百姓的安全、社会的安全,而是为了它裆的利益。如果是裆的利益需要的,用它去监控什么、查什么,那都是手到拿来的事儿;如果是为了百姓的安全,那对不起,得看人家中共裆里的警察有没有利益、有没有时间、有没有兴趣。
新唐人网友 2017-10-03
十九大如果习能顺天意解体中共,以后就是民选,还要什么接班人?现在有几个清白的干部,这么打贪,我女儿给领导送了一千元的礼,给结回七万元,去了结工人开支过节送礼到最后自己只剩了三百多元钱.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只有解体这个体制.重德行善,回复五千年的神传文化!才能国太民安!!!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