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美启动对华贸易调查 政策大转变?

纽约时间: 2017-08-14 11:41 P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08月15日讯】【热点互动】(1648)美启动对华贸易调查 政策大转变?
广告

今天下午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签署了一份备忘录,要求审查中共窃取美国企业知识产权的问题,以此来决定是否展开对中国正式的贸易调查,外界认为这是川普政府针对中共而采取的首个重大贸易行动,正值朝核危机之时,美国需要北京全力的支持来制裁朝鲜,那么为什么此时川普政府启动这一针对中国的调查程序?为什么聚焦在知识产权?北京方面又有何种反应?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今天下午,美国总统川普签署了一份备忘录,要求审查中共窃取美国企业知识产权的问题,以此来决定是否展开对中国正式的贸易调查。外界认为,这是川普政府针对中共而采取的首个重大贸易行动。

正值朝核危机之时,美国需要北京全力支持来制裁朝鲜,为什么此时川普政府启动这一针对中国的调查程序?为什么聚焦在知识产权?北京方面有何种反应?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讨论和解读,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杰森你好。

杰森:你好,观众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独立经济学者夏业良先生,夏业良先生你好。

夏业良:方菲好,各位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节目开始,请先看一段新闻短片。

美国总统川普:〝今天我指示美国贸易代表调查中国关于强制转让美国技术和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的政策、做法与行为。〞

美国总统川普周一下午签署备忘录时强调,他在兑现自己的竞选承诺,采取坚定步骤,保护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及美国工人利益。这关乎美国的安全与繁荣。

美国总统川普:〝我们要执行公平对等的贸易规则,这是负责任的商业行为的基础。我们要保护被遗忘的美国人,他们被世界贸易系统丢在后面,完全没有照顾到他们的利益。〞

美国官员日前在简报中强调,对中国的贸易调查,过程可能耗时一年甚至更长。川普在签字时也表示〝这只是开始〞。

专家认为,知识产权及市场准入原本就是美国企业界长期以来抱怨的问题。调查行动显示出川普政府更愿意采用能够很快见效的单边措施。

舆论认为,川普一直把美中贸易与朝核问题相互连系。这项调查原本计划在8月4日宣布,但由于当时安理会即将通过对朝鲜的制裁决议、美国需要北京支持而被推迟。

上周,美国不断升级对金正恩导弹威胁的警告。周五晚,川普与习近平再次就朝核问题通话。白宫官员表示,新的贸易调查与川普政府的朝鲜策略没有关联。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跟我们互动,除了打电话之外,您也可以通过手机跟我们互动,我们的手机提问号码是:347-903-8806;您也可以在YouTube观看节目直播并且和我们文字互动。

杰森,我想先请问您,我们知道,美国政府启动这一调查程序,依据的是《1974年贸易法》案中的301条款。〝301条款〞究竟是什么样的条款,覆盖什么方面?请跟我们谈一下。

杰森:提到《1974年贸易法》〝301条款〞是最开始的301条款,这个条款大概针对几点,针对某一个跟美国有贸易往来的国家,如果违反美国和这个国家共同遵循的国际贸易法则,或者对美国的商业有不公正、歧视性对待,使得商业利益受到损失,美国政府有权采取报复性行为。这是最开始的法案,经过不断改善、修正后,又提出〝特殊301法案〞。

1988年提出的〝特殊301法案〞,特别针对知识产权保护和市场准入机制的确定,要求美国贸易代表每年提供一份观察名单,如果有任何一个国家被定为〝优先国〞,美国政府必须对优先国采取行动,实施制裁,或者实施其它的问题。

这是非常重的惩罚,为了不直接引发贸易争端,报告每年都有,但是几乎极少把一个国家定成〝优先国家〞。又起了两个比较弱的分类,一个叫做〝优先观察名单〞,一个叫做〝观察名单〞,中国、俄国几乎年年进入优先观察名单,换句话说,仅次于下一个要实施制裁的名单。

这是蛮有意义的一件事情,这一次川普让美国的贸易代表署(美国政府的一个行政部门,参与美国对外贸易的机构)针对中国特殊调查,调查后的最坏结果,很可能会把中国从现在的优先观察国家,变成优先国家,一旦进入优先国家就必须要有惩罚措施了。

但是301法案毕竟适用面很广入,适用法律的门槛又比较低,又可以允许美国单边进行制裁,在过去的二十多年,屡屡释出,作为杀手鐧拿出来。同时有趣的是,20年多次拿出,针对日本也针对中国,但是几乎没有一次进入真正实施惩罚的阶段,都在前期双方达成协议,最后退让一步。

这是一项非常有力的法案,同时又有非常大的迂回空间。

主持人:是,我们等一下可以再具体谈。我想先请问夏业良教授,外界都认为这是美国政府针对中国的重大贸易举动。首次的重大贸易举动为什么聚焦在知识产权这一块,为什么调查主要针对知识产权?请谈谈您的观点。

夏业良:首先,知识产权是一项重要的贸易条件。过去,美国曾经有一些不同的意见,认为知识产权问题可以分开来单独谈,包括大学、学术机构还有一些研发部门比较倾向于这样的选择;但是另外一种选择认为,它应该是贸易的一种,尤其是跟技术贸易密切相关,应该作为一项贸易条件来讨论,而且可以适用于美国历史上与此相关的若干条法案。

就是要维护美国的国家安全包括讯息安全、技术安全还有国防安全。涉及到这一方面,做出的惩罚和采取的措施可以比较强硬而且更加具有针对性,能够施加有效的压力。实际上中美两国之间有关知识产权方面的争端,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展开了,大家还记得过去的微软,微软公司所出产的视窗软件,当时中国几乎是几亿用户,包括中国的政府、所有的重点机构全都是用盗版软件,经过美国多次施压,后来中国同意至少在中国政府部门应该率先采用正版软件,但是真正实施起码是2000几年之后的事情。

大家知道,2001年中国已经加入WTO,当时就有条款涉及知识产权的保护。在1990年代中期,那时候美国贸易代表是一位女士巴尔舍夫斯基,她曾经游说国会、游说美国的IT产业和一些相关机构,包括科研、大学研发机构,要求大家能够接受她对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进行更大的压力。

那时候美国有些产业出于利益考虑不愿意这样做,觉得一年至少跟中国还有那么大的交易额,尤其是像微软,认为不花钱就可以打开中国的市场,虽然中国用盗版软件,但等于是给微软做了前期的市场铺垫工作,有利于将来正版的发行。所以当时业者并没有希望采取急迫的行动,倒是巴尔舍夫斯基尽量的说服他们,最后他们认同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之间的比较之后,决定支持。

那时对中国施加压力以后,包括中国到底能不能享有最惠国待遇,当时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就跟知识产权问题结合起来考虑。实际上中美两国就知识产权问题的谈判已经不下几十轮,而且时间跨度已经超过了二十几年,但是在二十几年里边,中国仍然在这方面没有取得非常大的进展,知识产权的保护仍然非常弱,不但是对西方的知识产权保护弱,对自己的知识产权保护也很弱。整个来讲,严格地说中国是不遵守条约的,虽然它很早就签了这方面的条约,它是不遵守这方面条约的一个国家。

主持人:杰森,我们看到川普在今天的讲话中特意提到两点,一是窃取知识产权;一是强制企业转让技术。强制企业转让技术好像是近几年发生的事情,在中国有多普遍、多严重?

杰森:这也是川普这一次调查的内容,特别是牵扯到知识产权类技术的市场准入;中国是不是加了贸易壁垒?大家都是在世界贸易组织(WTO)之下,应该互相之间开放对方市场,它是不是有一些特殊的法规,使得这样的可能性变得非常难。

事实上这确实不是空穴来风、无中生有的指责,中国以网路安全为理由,要求很多外国公司必须跟中国公司结合、合资才能在中国的网路上发送讯息;同时还有一些进出口技术管理条例,类似于这样的法规,要求企业很多技术如果进入中国必须本土化,根据本土化的成分要求,牵涉政府认购或者其它等各方面条款,都倾向于逼着企业把技术转让给中国。

主持人:我记得早些时候好像要求过科技公司提供源代码?

杰森:对,关键技术、源代码等,让企业在市场和它本身的核心技术之间处于两难境地。目前中国成了汽车的最大市场,很多汽车公司面对最大市场的诱惑,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就要求很多企业必须把产品本地化,比如中国叫〝国产化率〞的概念,但事实上是要求别国企业把技术转让给中国。

事实上中国是从国家层面(不是个人行为)制定一系列法规,要么是让对方用技术来换市场,某种程度上讲是一种障碍,外商进入市场的障碍,很多企业因为不舍得放弃自己的技术,就不可能进入中国市场。还有其它包括刚才夏教授谈到的,比如假冒产品泛滥等,这是普遍存在的。

针对中国作这方面的调查,应该说是不用调查都证据确凿,目前美国政府要列出调查,其实,这只剑是随时可以落下的。这些条例,我们坐在这都可以说出这么多来,美国政府有专门的情报系统或者文件收集系统,肯定已经掌握了,只是什么时候用的问题。报导中说,调查可能会维持一年。换句话说,周旋空间可能是一年。这一年其实不是为了调查,更是为了中国和美国之间有斡旋的余地。

主持人:我想请问夏教授,有很多人关注到这一次启动调查的时间点,认为这个举动表示川普政府对华的贸易政策有关键性转变,但也有人认为,这样的举动其实是川普为了在朝鲜问题上对中共施压的槓杆。您怎么看他在这时候启动贸易调查?

夏业良:川普在竞选期间已经作出过一些承诺。而且他非常欣赏的一位贸易顾问,后来被任命为美国国家贸易委员会(新成立的机构)主任,他就是彼得・纳瓦罗,一位大学教授。他研究中国在贸易、知识产权方面的很多违规现象,他写过几本书,而且还发行过电视片专门介绍,这一方面他作了很多对策。这些对策川普都放在他的工具箱里面,随时可以拿出来采用。

我们知道,前一段时间,4月份习近平跟川普会谈,当时双方谈得比较好,就希望在朝核问题上中国能够对朝鲜施加压力,因此不急于打贸易这张牌。过去,川普在竞选的时候就说过,他上任的第一天、或者很快就要宣布,一是要把关税提高到40%,另外要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这两点他都没做,没做的原因就在于对中国有很高的期望。但是几个月过去了,非常让他失望,他在自己的推特里面也表示了不满。

所以他现在手中原有的牌都要陆续打出来,始点是一方面他对朝鲜无可奈何,朝鲜越来越强硬,甚至造出要攻击美国关岛这样的一个威胁。实际上朝鲜的远程导弹,按照他们的说法,可以打到美国的中部甚至东部包括纽约、华盛顿。

所以现在在这种危险的状态下,如果川普在军事上采取更加强硬的态度和措辞的话,会引起地区间的紧张冲突,所以美国国务院以及美国的国会,都不希望川普作为总统在这方面言论上再有更加更多战争连系的词句,所以我想他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换了打贸易这张牌,既能给中国产生一定的压力,同时间接的给朝鲜产生压力,而不是直接跟军事、战争相关的词汇来刺激对方,我觉得这是比较好的做法。

主持人:杰森,你怎么看?我觉得某种程度上,这是不是否有一种〝进可攻、退可守〞的一张牌?

杰森:很多白宫相应的人士回应,在这个问题说是不是比较相关的,白宫这边是持否定态度,我自己倾向于认为这次有它的独立性。因为刚才我们看了,川普在签署备忘录之前有一段很简短的讲话,他第一句话〝我在承诺我竞选的诺言〞。在我看来是朝鲜问题推延了这个事情,而不是他想用这个事来解决朝鲜问题。

如果最一开始,从他入主白宫的第一天朝鲜没有进行捣乱的话,他很可能这个政策会出得更多、更早一些。因为毕竟朝鲜问题出来了,使得他在很多问题上比较依赖中国,很多人就说和平解决朝鲜问题,是不是只能得靠中国来进行经济施压,朝鲜问题事实上是阻碍他这一次做决定。

那在最近的这一段期间,刚才夏教授也谈到,中国确实没有做出实际的效果,特别是七月份中美全面经济对话过程中零结果,在这样情况下,如果川普再不做任何事情,他非常难交待,因为毕竟执政半年多,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避过最麻烦的风头,8月5日安理会签字以后,立刻把这一些政策推出来。

在我看来他是更多的想在经济上完成他的竞选承诺,跟中国这边的贸易顺差,在美国的贸易逆差产生质疑、压抑,使得有一些工作能够回到美国。这是川普从一开始的想法,现在只是被朝鲜问题拖住了,他现在等不及了,他必须得开始实施当时他竞选,在贸易上特别对中国贸易上也承诺了。

主持人:不过我们看到他这一张牌结果出来之后,马上周一中共那边就宣布说,我们要对朝鲜全面禁运煤铁的产品。川普本人也经常说,在贸易问题上如果中共对朝鲜有一些实质性的动作,他对贸易的感受也会不同,我想这二者应该是有关系的?

杰森:我的感觉上关系是什么概念?比如最开始美国想让中国让利100块钱,如果他在朝鲜问题表现好的话,允许他让利90块钱,我的感觉上绝不可能改变他对中国,只是量稍微调整。我觉得真正让中国迅速行动的,比如这一次安理会也通过,而且通过第二天就宣布立刻对煤和钢铁等等这样的产品禁运,行动是全世界第一快的。

这个主要原因我倒感觉是川普在语言上不断敢于用战争的词汇,使得中国非常紧张。其实中国第一紧张是在朝鲜半岛打起来,这是对中国最大的威胁。在贸易上他倒觉得可以慢慢谈,但是如果擦枪走火任何原因,比如金正恩真是傻得开始扔关岛一个东西,结果没有扔好,它技术很烂万一打偏了,真的打得离关岛非常近,那美国必须得回应,在这样的过程中你可以想像,中国不得不卷入整个事情。所以中国制裁北朝鲜,事实上是真的它怕北朝鲜发生战争。

主持人:有意思。夏教授您怎么看,北京在周一全面宣布,从朝鲜禁止进口朝鲜的碳和铁。这个跟川普、习近平周六的通话有关呢?还是跟周一启动贸易调查有关呢?

夏业良:其实是跟四月份,当时他们在海湖庄园谈话有关。那时候中国已经承诺要对朝鲜进行全面制裁,但是几个月过去了,他并没有真正做到,只是做一点表面,比如减少煤炭的进口和部分的停止一段时间,而没有造成全面制裁的格局,所以这一点是美国非常不满意。

现在在美国更加强硬态度和表述之后,中国现在开始就兑现他四月份所做出的承诺,我觉得这一点已经是远远滞后的做法,是一种非常尴尬的,被人逼着然后不得不做的一件事情。所以这一方面,可以看出中国也想在这个问题上有所妥协,来换取美国在态度上不要再那么强硬,能够缓和朝核危机。

另一方面中美贸易战是不可避免的,我们上次也做过这样相关的讨论和分析。所以贸易战是早晚的问题,而且贸易战的内容非常多,它涉及到很多方面,比如说我们知道在2001年中国加入WTO的时候,做出了很多的承诺,除了关税大幅度的下降以外,还做出了开放中国金融、电信领域,甚至包括电影、娱乐,包括电视行业,当时都做出了承诺。

但是现在十几年过去了好像都没有兑现,那中国这个方面,在西方国家遭到了很大的抵制,不承认中国市场的经济地位,而且新成立的贸易组织也不打算吸纳中国,包括原来讲的TPP,当然现在美国自己退出不再参与TPP的活动,所以美国今后在主导新的贸易组织架构的时候,也不会考虑中国,而且中国现在的真实情况,也是离市场经济背道而驰,越来越远。

这些东西造成其实已经不是中国跟美国之前之间的贸易战,而会形成中国远离市场经济,跟欧盟以及其他任何经济体将来都会越走越远,除非按照中国战略构想〝一带一路〞,把一些小兄弟穷国纳入这样的体系之中,给它们一些好处、给它们一些现金。就相当于在过去6、70年代中国支援世界革命的做法,但是这种做法显然是劳民伤财、怨声载道,难以为继。

主持人:那我们看到这个调查,杰森,像你说的它的一个评估,它不是证实的贸易调查,所以这个评估它可能有两种结果,你怎么看哪种结果更有可能性?或者什么样的情况下它会出台什么样的结果?

杰森:我从这次川普出台授权调查这么简单的步骤都这么反覆考量,在我看来好像川普对于中国态度非常谨慎,虽然在上台竞选过程中,对中国语言上的措辞各方面是非常激烈的,但是在整个运行过程中是非常谨慎的。从这一点我预测,很可能这个调查会拖很长,它只是一个长期的威胁手段。

最终我倒不相信双方会真的进入贸易战的状态,我更可能看到双方讨论妥协的过程,因为毕竟现在建立了全面经济合作的态势。上次7月份汪洋来没有任何结果,毕竟是十九大之前,中共那边不可能做出任何比较激烈的做法。你可以看到基本上,如果十九大结束以后,习近平如果在权力上更加集中的话,也许他可能会做出比较大的让步或者妥协。

毕竟这一次针对美国这边提出来的301条款,中国那边媒体报导各方面都不是那么高调,基本上没有谩骂等等这样的事情,一些回应也都是英文版的《中国日报》,那是针对国外说的。所以在我看来中国不想把这个变成激荡民怨的事情,他很想在官方在高层次理性层面未来找机会解决这样的问题。

主持人:夏教授您怎么看?因为今天川普在签备忘录的时候,他最后说的一句话说〝这只是个开始〞,那是不是意味往下调查相当大的可能性会进行,甚至会最终导致美国对中国采取至少遏止中共窃取知识产权的行为?

夏业良:我想这一次应该动真格了,我相信贸易战拉开帷幕会有很多具体的措施。像过去奥巴马执政期间曾经有过对轮胎案专门的动议法案,那今后会有很多的产业,包括钢铁产业,包括很多方面,有些是属于民用高技术产业,都会出台一些相关的措施。

而中国方面很希望在民用高科技领域能够放开限制,让中国能够获得更多先进的技术,而这一点恰恰是川普现在所强调知识产权所要保护的,要保证美国国家安全、讯息安全、技术安全。其实在里面强调了几个,美国在很多领域要保持领先的优势,所以这一点对中国现在是尤其不放心。

而且知道中国在这些年里面窃取美国的技术也是最成功的国家,比如在军事领域中窃取美国F-16战斗机重要的纪录资料,然后中国得到苏联方面的帮助,但也同时窃取美国的一些资料,还有在技术领域中包括生物遗传工程、医学很多方面都窃取美国一些技术资料。所以在中国研发本身来讲的话,乏善可陈的情况下,居然有些产品也是跟美国的差距不是特别大,原因在于它成功窃取了一些技术。

主持人:还有一点时间,杰森,你觉得怎么样才是更好遏止知识产权窃取的方法?不管是否发生贸易战?

杰森:我觉得核心的还是得让中国真正进入一个法治国家。刚才夏教授也谈到了,对于知识产权不保护,不是只针对美国的知识产权不保护,中国国内知识产权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为什么中国企业不愿意研发,相对中国也不好,所以在我看来一个法治健全的中国才是真正对世界有益的中国。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我们今天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