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世事关心】从网络封锁看中共暴政机器的运作

纽约时间: 2017-08-01 10:41 A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08月01日讯】【世事关心】(438)
广告

大家好,这里是《世事关心》,我是萧茗。翻墙这个词对中国大陆的网民来说毫不陌生,翻墙的主要方法——虚拟私人网路(VPN)因为最近的一轮打击再次进入我们的视野。人们依赖信息作出判断,因此信息社会里控制信息流通已经成为控制权力的关键。网路审查和封锁是信息时代中共集权重要的暴政机器。这部机器是怎么运作起来的?民众又有什么可靠的反制方法?这期的《世事关心》我们带您认识防火长城,这部二十一世纪的国家暴力机器。

VPN又遭封锁,中国网民今后该怎么办?

Bill Xia(比尔-夏/自由门网路技术公司总裁):〝因为他做的事情只是通过行政命令不让在网上出现这些信息。但是这个技术本身它还是有一定的潜力,在一定的时候还是可以用的。〞

中共的网路防火墙,由怎样一架耗资巨额的国家机器支持?

虞超(网际网路观察员):〝在意识形态、通讯保密、信息安全这三点攸关中共统治生死存亡,在网际网路封堵、镇压法轮功上融为一体。军方机构,才是中共真正信得过的。〞

网路防火长城,真能挡住人们获取真相的渴望吗?

萧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这里是《世事关心》、我是萧茗。〝翻墙〞这个词,对中国大陆的网民来说毫不陌生。翻墙的主要方法〝虚拟私人网路〞VPN,因为最近的一轮打击,再次进入我们的视野。人们依赖获取信息作出判断,因此信息社会里,控制信息流通已经成为控制权力的关键。网路审查与封锁,是信息时代中共极权重要的暴政机器。这部机器是怎样运作起来的,民众又有什么可靠的反制方法?这一期的《世事关心》,我们带您认识防火长城——这部21世纪的国家暴力机器。

1994年4月20日,64k网路通道开通。这被视为中国大陆连入国际网际网路的标志。网际网路上信息可以自由流通的特点,很快吸引了中共权力机构的注意。1996年,一个叫严望佳的人从美国回到中国,她普及了防火墙的概念,推动了防火墙在企事业单位中的应用。1998年,中共开始布局中国国家防火墙项目。

防火墙真正开始在国家层面大规模部署,始于一个重要的历史事件。1999年7月22日,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镇压。镇压伊始,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江泽民放言:〝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但是,事实证明,面对〝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政策,这个人群和中共此前镇压的所有团体都不可相提并论。

虞超,法轮功修炼者。他在1999年4月26日,使用外企的通信专线,突破了雏形阶段的长城防火墙,发送经过两层压缩的电子邮件给自己海外的同学和同修,通报4月25日上访的情况。

虞超(网际网路观察员):〝当时一般使用的上网方式我记得还是33.6k速率和56k速率的调制解调器。那么我们找到这个工具之后呢,我就想我光一个人使用这个工具还不行,我就在当时来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中逐一的去找他们谈,我告诉他们打通讯息通道的重要性。我和自己的同学就开始培训在中国境内明慧网的联系人,因为明慧网是当时信息交换和汇集的中心,他在整个这些年法轮功反迫害的过程中明慧网也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所以当时不但是把这个工具找到,使用工具的人也找到,以及信息交换的核心。我们和明慧网建立了这样的联系,所以在中共建政以来,在它发动的一次次群体迫害群体灭绝的过程中,它从来没有面对过如此挑战(被镇压的群体)居然能在铺天盖地的抹黑宣传中发出自己的声音,同时能在倾尽国家之力的打压的情形下自我组织而且奋力抗争。〞

萧茗(Host/Simone Gao):法轮功的反抗使中共认识到了新兴的网际网路对自己的统治带来的挑战。这时,主动向中共示好的美国思科(Cisco)公司显得越来越有用。思科公司是全球领先的网路解决方案供应商。自1998年始,思科的首席执行官钱伯斯,频频来华会见包括江泽民在内的中共政权最高层。钱伯斯当年对江泽民输诚,畅谈〝未来的合作机会〞、〝进一步加强思科与中国政府的合作〞,在后来的18年中,思科公司深度参与了防火长城的构建,也从中销售设备牟利。

虞超(网际网路观察员):〝那到底他是怎么合作的呢?其实他说的这些场面话他的背后,当然我没有参加钱伯斯和江泽民的会谈。但是我可以比较肯定的说他们在会谈中只谈了一件事情,也只可能谈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就是中共政权从始至终最关心的事情,就是你钱伯斯或cisco到中国来对巩固我们的政权能做什么,这是他唯一谈的事情。那他到底做了时么呢,实际上cisco在帮助中共政权镇压中国民众合法的基本人权和基本公民权力这种诉求的过程中它起到了非常坏的作用。因为最开始的时候,中共政府对于网际网路一无所知。如何建立网际网路、如何使用网际网路、网际网路它可能带来什么样的挑战,它其实也并不是很清楚,所有的这一切在最开始都是cisco教它的。那么它是怎么帮助中共政府的呢,当然大家很多人可能都知道cisco帮助中共政府建立了臭名昭着的〝金盾工程〞。那么想做一个工程、想完成一件事情要有这么几个环节。首先呢是要有设计院来帮助这个,比如说帮助公安部——提出了解公安部的业务需求,根据这个业务需求,这个设计院提出设计的这个系统它有一些什么,它应该在哪方面提出需求。具体需求是什么这个设计院不说,设计院只告诉公安部你应该在哪些方面提出需求,你的需求应该是什么什么,大体上是哪些方面,那这东西叫做‘初步设计’。那么比如说,我们还是拿公安部打比方——公安部拿到这个初步设计以后,就要提出一个什么呢,‘招标书’,招标书就是基于这个初步设计来写出对不同的业务需求,招标书要提出这个,然后那些具体做工程、完成招标书的人,我们一般称为‘系统集成商’。那么这个系统集成商就要基于这个招标书写出相应的‘投标书’。这三块:是‘初步设计’,初步设计的产出物就是‘招标书’,招标书提出来以后呢,他的真正应答招标书的东西叫‘投标书’。这三块都没有人会写,那cisco就帮助设计院写出初步设计,他帮助公安部基于实际上是他自己写的初步设计写出招标书,他再帮助系统集成公司写出针对招标书的投标书。他就是既出考卷又当回答考卷的学生,他把他的人派到这三个地方,帮助这三个不同的角色写出这个东西来。那他做了什么事情呢,他就是销售他的产品,实际上他就是网际网路时代的军火商,他把这个关键的军火技术设备卖给中共政权,帮助中共政权加强它这种罪恶政权的统治,镇压它国内的这些信仰者,包括维吾尔人、包括西藏人、包括维权律师等等等等。这是cisco做的事情,他主要的一个工程是〝金盾工程〞。〞

用中共自己的话说,〝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事关党的前途命运〞。这条关乎共产党生死存亡的生命线不会交给思科这样的外国公司掌握。那么,中共自己的网际网路暴政机器是如何完整建立起来的呢?下节继续探讨。

中共建政以来,暴力机器的构成与运作,有三个基本部分:

第一,是暴力机器的大脑。也就是体现中共意图的决策机构。它们是暴力机器的权力来源。行为上不受任何约束,跨部门进行协调和决策;

第二,是被上述中共决策机构附体的国家行政部门,负责暴行的具体实施;

第三,施暴需要证书来掩人耳目,这就需要立法机构为施暴提供的所谓〝法律依据〞。

那么,在防火墙这个国家暴力机器中,这三个因素是怎样被凑齐呢?

1999年6月,国家计算机网路与信息安全管理中心成立,局级事业单位,隶属当时的信息产业部。不久之后,在哈尔滨工业大学任教多年的方滨兴调任该中心副总工程师。如果将防火长城比喻成一座监狱,国家计算机网路与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就是集建筑师和狱卒于一身的角色,它是网路审查与封锁这种思想暴力形式,在国家行政架构中的具体实施机构。这时,网际网路国家暴力有了牙齿和利爪。

1999年12月23日,国家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成立。网际网路国家暴力有了大脑。

虞超(网际网路观察员):〝所谓某某小组,是中共政治生态中特殊的权力构造。这种做法开始于1935年中共被国民政府围剿逃窜途中,毛、朱、周成立的〝三人军事小组〞成立于1941年,在延安毛泽东清除异己,确立个人崇拜搞的〝延安整风运动〞。而1958年中共以通知的形式,确立了这种小组在中共政治运作中的作用。他们说:〝这些小组是党中央的,直属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大政方针在政治局,具体部署在书记处〞。曾任国家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的前中共政治局委员曾培炎这样说:〝通过成立跨部门领导小组来组织实施重大战略任务,是我们党和政府在长期实践中形成的一种有效的工作方法。在谈这个问题的过程中,我想请大家注意这一点:一个是党的机构,一个是国家行政机构。刚才我所说的国家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等等,是党的机构;而下面咱们要谈的是国家行政机构。这种小组既不进入中共的行政机构名录、也不挂机构牌子、权力极大、跨部门协调、如臂使指。资金来源几乎无限、权力不受约束、无需为其决策承担责任。中共政治术语所谓〝遇大事,用小组〞。这是中共黑帮统治特有的特务机构。这种机构发挥作用的方式,是附体于已存在国家行政机构。国家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是中共党内机构,它的首任组长,是时任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的吴邦国;副组长是信息产业部部长吴基传;其成员是来自各部委的领导。其第一下属机构计算机网路与信息安全管理工作办公室设在已经成立的国家计算机网路与信息安全管理中心,管理中心是国家行政机构,组织协调公安部、安全部、保密局、商用密码管理办公室以及信息产业部诸部门封堵网际网路。这是一个中共机构附体国家行政机构的典型例子。我们注意到此时该小组级别是:组长是政治局委员、副总理、成员是各部的部长。〞

2000年5月,在决策机构-国家信息化领导小组主持下,国家信息安全重大项目国家信息关防工程开始实施,其主要子系统就是内部代号为〝005〞的〝国家信息安全管理系统工程〞,亦称〝防火长城〞。

2000年10月,信息产业部组建计算机网路应急处理协调中心。

2000年12月28日,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关于维护网际网路安全的决定》。有了所谓的法律依据,按中共政治术语,即有了所谓〝刀把子〞。

虞超(网际网路观察员):〝2001年8月23日,国家信息化领导小组重组,级别陡然上升。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朱鎔基任组长;副组长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成员包括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胡锦涛;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第一副总理李岚清;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丁关根;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吴邦国。和1999年底该小组刚刚成立时由副总理挂帅,部级领导作为成员相比,它现在有三个政治局常委、三个政治局委员,这是中共党内的级别,这些人在国家行政架构中的级别是:一个总理、一个副主席、三个副总理、一个中宣部部长。这标志着对于网际网路的封堵已经升到最高级别,政治局常委级别。由政治局常委等组成的特务机构决策并跨部门协调,中共控制的所谓人民代表大会提供掩人耳目的合法施暴证书,国家计算机网路与信息安全管理中心作为网际网路国家暴力的具体实施机构,覆盖全国,至此,国家最高权力层级的网际网路暴力机器全面成型。

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是防火长城的大脑,表达中共最高层的意图。这种意图,如何体现在网际网路管控中呢?

虞超(网际网路观察员):〝就要由中共情报部门、安全部门翻译成可以实施的情报需求以及安全需求。再由计算机网路与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协调各科研院所、机构,将这些情报需求、安全需求,以信息化方式在网际网路管控领域实现。意识形态、通讯保密、信息安全,这三点攸关中共统治生死存亡。在网际网路封堵、镇压法轮功上融为一体,军方机构,才是中共真正信得过的。大量军方背景的科研机构以及院校,投入防火长城的建设,其中包括哈尔滨工业大学、国防科技大学、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解放军信息工程学院、解放军装甲兵工程学院、信产部中电30所、总参56所等等。〞

萧茗(Host/Simone Gao):2001年1月19日~2002年3月20日,网际网路国家暴力的实施机构,国家计算机网路与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在各省、直辖市的分中心纷纷成立,直属信息产业部,财政上由中央全额拨款。人员、经费、设施迅速膨胀。与此同时,遍及全国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进入高潮。在这场迫害中,中共没能继续成功掩盖他们的罪行,因为民众通过突破网路封锁了解到了真相。不过,近期大陆民众突破网路封锁的主要工具之一VPN产品被全面下架,中国网民面临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未来呢?下节请听我稍早对突破网路封锁工具——自由门网路技术公司总裁Bill Xia先生的采访。

萧茗(Host/Simone Gao):好,让我们来听一下动态网公司总裁夏先生对未来大陆网路封锁的分析。

萧茗(Host/Simone Gao):〝VPN不能用了,那中国大陆的网民是不是就会大量转入其他突破网路封锁的软体,比如自由门或者无界?〞

Bill Xia(比尔-夏/自由门网路技术公司总裁):〝因为他做的事情只是通过行政命令不让在网上出现这些信息,但是这个技术本身他还是有一定的潜能,在一定的时候还是可以用的,因为有的产品是在国内提供的,这些人之间会互相认识会形成一种沟通的群落,他们之间会互相传播。〞

萧茗(Host/Simone Gao):〝您刚才说了一个选项,现在所有的VPN产品都在网上消失了,大家用这个不太好用了,很多网民可能现在就会转入像别的突破网路封锁的技术〝无界〞或是〝自由门〞。他们使用这些突破网路封锁的工具安全吗?〞

Bill Xia(比尔-夏/自由门网路技术公司总裁):〝这些突破网路封锁的工具都是很安全的。从最早2001年的时候,那时候开始是有像〝自由网中国〞和〝花园网〞,那时候出现这种破网软体到现在的话并没有人因为使用破网软体本身受到骚扰或者是被抓捕。〞

萧茗(Host/Simone Gao):〝你刚才说其它突破网路封锁的工具相对于VPN来说中国大陆封锁它们要更难一些是吗?〞

Bill Xia(比尔-夏/自由门网路技术公司总裁):〝对,是这样。其它的像〝无界〞浏览和〝自由门〞的话,我们从2002年开始到现在中间有些起伏,但是我们不断的更新,所以它一直都没有被封锁过。〞

萧茗(Host/Simone Gao):〝以后突破网路封锁的前景怎么样?最终来讲您觉得中共和你们谁会赢呢?〞

Bill Xia(比尔-夏/自由门网路技术公司总裁):〝整个的话,从这种思想层面上的话已经是中共的意识形态面临的溃败的状态。应该在不久的将来这种宣传会不存在,这些网路封锁也就没有必要再去封锁了。〞

萧茗(Host/Simone Gao):〝在技术层面很难说你们能够完全把他们击败,但是整个从这种大的、人的思想的趋势来讲中共是在整个大溃败,所以这个网路封锁是维持不下去的。〞

Bill Xia(比尔-夏/自由门网路技术公司总裁):〝对,是这样。因为从技术上来说,我们可以用很小的人力、物力就能够达到突破封锁的目的。但是因为我们还是有人力、物力的限制,所以我们很难去扩大服务所有的网民,这种大规模的去做。〞

萧茗(Host/Simone Gao):〝所以你们的策略是让一部分人通过你们的技术拿到这些内容,然后他们再在国内自己进行传播。〞

Bill Xia(比尔-夏/自由门网路技术公司总裁):〝我想事实上情况是这样发展的,并不是我们有意的去做什么。〞

萧茗(Host/Simone Gao):夏先生还和我说,现在他们是在和时间赛跑,阻止中共对中国毁灭性的破坏。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思想是有后果的,如果人们获得的是虚假的资讯,听到的是以洗脑为目的的政治宣传,长此已久,人的思想就会发生变化,会形成思维的定式。而中国的未来是中国人的未来,他们拥有什么样的思想其实也决定了他们拥有什么样的未来。从这点来说,真相的意义可想而知,突破封锁传递真相的意义可想而知。关于中共防火长城的前世今生,《世事关心》还将做系列报导,请大家继续关注。感谢您收看这期节目,我们下周再见。

(完)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