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大数据在中国发展 是福是祸?

纽约时间: 2017-06-12 11:41 P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6月13日讯】【热点互动】(1621)大数据在中国发展 是福是祸?
广告

近年来,大数据在中国发展迅速,2014年中共推出了社会信用评级系统,并且计划在2020年在全国推广,那么这个系统将会追踪公民各方面的数据,包括在社交媒体上的言论等等,外媒分析中共想要建立全方位的网络监控系统。那么到底什么是大数据?在西方它是如何被运用的?而当大数据遇上中共这样的极权统治时,又会发生什么?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近年来,大数据在中国发展迅速,2014年,中共推出社会信用评级系统,并且计划2020年在全国推广,这个系统将会追踪公民各方面的数据,包括在社交媒体上的言论等。外媒分析,中共想要建立全方位的网路监控系统。

到底什么是大数据,在西方它是如何被运用的,当大数据遇上中共的极权统治又会发生什么?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讨论和分析。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杰森您好!

杰森:您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您好!

赵培: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欢迎观众朋友们在节目中间给我们打电话谈谈您对大数据新兴产业的看法,以及在中国的运用。《热点互动》节目也在YouTube直播,欢迎您在YouTube NTDCHINESE频道观看。杰森,我们先聊一聊〝大数据〞,〝大数据〞是现代科技的新兴词,很多方面都可以看到。先请您谈一谈,到底大数据是什么?在日常生活中最普遍的运用是什么?

杰森:大数据当然就是很多很多的数据资料。

主持人:就是这个意思!

杰森:其实最主要的原因,从计算机出现之始,收集数据就是计算机的主要功能,包括卫星在天上跑,收集数据,现在人类生活几乎处处离不开计算机。历史上你很多行为并不会进入整个被收集、被储存在系统里头,现在都会了。比如历史上你在街上走,这只是一件事,过去就过去了,但是现在你在街上走的过程,一路上摄像头就把你记录下来,变成了可存储的数据;历史上你买东西,掏出现金、买根冰棍、吃了,什么都看不见,但是现在,用手机在网路上订购,从订货到送来的过程所有纪录都存在。

主持人:就是你在网路世界留下了许许多多的痕迹。

杰森:不是网路,就是在真实世界里头你做了很多事情,其实都变成数据了。所以每个人时时刻刻都产生巨大的数据。于此同时科技界也是,不管是天上的卫星、地上的监测、人的医疗检测等各方面,几乎现在每时每刻、分分秒秒都产生庞大的数据。历史上这件事情也不是今天才发生的,已经发生很多年了,为什么这几年大数据突然成为更热门的话题呢?是因为其它相关技术也都相应蓬勃发展,使得以前认为的死数据,现在变成越来越能用的东西。

相关技术包括云计算、云存储,很多大的数据、大的东西可以放在网上,谁都能接收到,包括小公司、包括个人,美国很多的数据在网上都可以拿到;同时还有一些数据处理的新方法,比如深度计算、深度学习、人工智能方面。以前的很多数学方法没有那么多数据,有了数据也分析不了;现在出现了深度学习的方法,数据越多学习的能力就越强,它从数据里头挖掘出来的东西就越多。在这样的情况下,又有计算能力、云计算,又有存储能力、云存储,又有分析能力、深度学习等等,使得以前存储的大数据变得可以用、可以活了,这就使大数据成为现代社会的新话题,新的命题。

中共甚至说〝十三五规划〞、〝五年计划〞,从2016年到2020年,中共声称,有关大数据的销售每年要增长30%;到2020年,要达到一千多亿的产值。中共已经把它定为触动经济发展的很大因素,整个IT行业也以此为触动因素。它实际上也在影响我们的方方面面,包括上网购物的时候,你买个东西会发现,紧接着你访问别的网站的时候,到处都是你刚才买的类似产品;你在网上看电影,相应底下推荐的基本上都是相类似的;比如G-mail邮件,中间有朋友说起一项中国产品,旁边的广告里头就会展现出很多。

主持人:没错,我发现就是这样!

杰森:这就是大数据的应用。事实上针对个人信息在网路公司来说,就是庞大的数据中间的某一细节,但是它能针对细节个性化展现你所需要的产品,这是我们可以看到的大数据非常明显的运用。

主持人:赵培,也请您谈一谈。大数据在科技上西方有领先作用,到底大数据在西方社会主要应用在哪些方面?除了杰森刚才讲的个人消费方面,还有哪些方面的运用呢?

赵培:其实在商业方面和金融方面是应用最广的。我们知道现在有金融科技(Fintech)的发展,交易员都会被取代,因为大数据可以分析所有的交易数据然后形成报告,这样很多分析员都会被取代。可以说大数据根本上就是通过相当广泛的数据。数据是什么?就是信息,信息是什么?就是你的姓名、你曾经干过什么、做过什么,或者历史上的交易、历史上发生过什么,这些经过它分析可以知道会发生什么,甚至自动进行交易,这是在金融上的运用。

在商业上的应用,比如说,沃尔玛(Walmart)可以知道,每年6月份美国北部的人应该都会来店里买泳衣、买一些出行的东西、他们准备到哪里出游,沃尔玛会在店里把这些货补足;如果是几月份之后,美国北部、东北部的人不会买,但是夏威夷或者哪里人还会继续购买,它就不需要再补货,直接从东北部把货物调到夏威夷去,这是大数据在物流方面很大的应用。

在国家安全方面也应用得很多,比如可以把恐怖分子的信息加以储存,一旦行为出格它可以监测行为,比如跟谁见过面或者在脸书上有什么发言,一些公开的信息它可以收集起来,突然发现你开始宣传恐怖分子的袭击,或者发出暧昧、隐讳的语言,它可以分析出来,藉机能够处理很多未发生的恐怖事件,防患于未然,这是在安全上的运用。

科学上的应用就很多了。比如很多数学、化学、物理的实验都是大数据,它需要能够分析出规律、推导出新的公式、新的发明都会从此而来。所以大数据根本上是电脑计算量级的变化,未来随着量级计算机或者更多的算法的应用子机,大数据将会有更广泛的应用领域,当然它主要是运用数据进行分析,根本观点不会改变。

主持人:我们刚才谈到大数据是近年来科技发展的产物,可以说是人们生活的现状,现在就来看一看大数据在中国的运用。确实〝大数据〞这几年在中国也成为新兴的词,甚至是新兴产业,中共在2014年推出〝社会信用评级系统〞,请杰森跟我们谈一谈,就您的了解,它是一个什么样的系统,收集的数据是什么,它运用这些数据是来做什么呢?

杰森:它还只是雏型,没有具体实施、具体的过程,从它展现出的一些细节,感觉上中共在整个社会的信息控制是其它国家做不到的,比如在中国买电话卡要实名制,这在国外根本不存在。中国的网路公司跟国外非常不同,很多方向它是一家独大,比如大家都在〝百度〞上搜索;传播讯息、微信,大家都到腾讯公司的微信上做;买东西大家都到阿里巴巴淘宝公司上去做。这些公司表面上是私人企业、非国营企业,但是从这些公司的发家史,它跟中共是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且这些公司几乎100%是积极地跟中共在一起做事。

某种程度上讲,你在市面上平台上做的这个事情,它因为是独家的,所以它的信息是全面的,比如〝微信〞概念,中共通过电话卡可以了解你是谁,同时可以从微信联系过程中知道你所有的朋友圈,你跟这位朋友联系的方式和你说话的一切因素,中共应该都是知道的。

比如阿里巴巴,它有钱要做金融,为什么它做小贷款金融呢?因为它对于每个商家的货流量、进货成本、出货成本以及最终销售额都非常清楚,因为每家厂商的运作都展现出来了,所以非常清楚商家到底有没有还贷能力,对于有还贷能力的商家,它愿意借钱,哪怕利息很低都是赚的。这个概念其实你默认中共也都是知道的。

所以你可以看到,它对于你的所有联系方式有关,对于你所有的收入、支出、购买方式等各方面都了解的情况下,它就可以按自己的标准对你这个人有全面的衡量,第一,包括对你的经济能力的衡量,包括你的健康能力的衡量,包括你的政治观念的衡量,这种衡量当然有公式,最后计算出来就叫做〝社会信誉〞。

〝社会信誉〞就包括你这个人将来在政治上是它认为的稳定因素还是要被监控的因素;经济上是不是可以给你贷款,或者是不是可以给你贷款的利率相应调整。所有这些都可以看到,中共是希望能建立深入、细致、微乎其微具体到个人行为的评估衡量系统。这个系统某种意义上讲我说是双刃刀,特别是在中共这样一个历史上名声非常不好的统治党的情况下,确确实实让人有惴惴不安的感觉。

主持人:还不单如此,好像它的纲要里面就明确写着,信用系统是构建和谐社会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杰森:某种意义上讲就是维稳工具。我们知道中国社会有变迁,过去20年前,几乎所有的人包括亲朋好友,不是在国营单位就是在集体单位工作,都是在中共的统治下,每个单位都有党支部,几乎每个人从小学、中学到大学、到工作的所有档案中共完全控制,但是后来社会发展了,变成了很多经济体包括私营企业、包括外资企业等,这些部分它非常难控制,在这样的情况下,它会觉得党对于社会的控制能力比较差,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开除公职、被赶出家门,他还可以到另外一家私营企业去干活。毕竟中共不能到处去控制人,现在它觉得可以用另外一个方式,你必定要上网嘛,你必定要打电话吧,你必定要网上购物吧!

主持人:还要在微博上发表言论!

杰森:通过这样的方式,它就把所有的人都控制住了,这事实上是一种新的技术,代替中共前几年经济转型中对社会控制能力丧失的过程。

主持人:替代。现在线上有两位观众,我们先很快接一下观众电话,一位是新泽西的彭先生,彭先生您好。

新泽西彭先生:你好。我粗浅的用外行的眼光来看,我觉得大家都应该知道,数据事实上早就有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第一次世界大战,不过那时候的数据收集比较慢,用人手收集,对于战争很有帮助。现在因为电脑的快速发展,需要庞大的记忆体,大数据可以在任何情况、任何地方很快地搜索到,并且总结成总数,对人们帮助很大。

但是大数据是工具,看用在谁的手上,用在反人民的手上就是遭殃的事情,如果用在对社会发展有益,大数据当然是好的,做生意也是需要大数据,打仗也需要大数据,生产、试飞飞机等都需要数据。

主持人:谢谢新泽西彭先生,因为时间有限,明白您的意思了。还有一位是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方菲主播好,两位博士晚上好。大数据是新的科技名词,也有三五年了,我认为大数据在大陆上发展下去是祸。为什么?因为大陆方面不管是古代的旧东西或现代的新东西,它很多地方都遮掩起来不让人民知道,也不让外界知道,有很多是见不得人的,不敢让人家知道,所以我认为是祸。而且它这个等于是在造假,所以靠你们将来去电脑上翻墙,揭露它真相。谢谢。

主持人:谢谢丁先生。赵培,我想我们就这个话题谈一下,刚才我们说,中共在2014年推出社会信用评级系统,我们知道在西方有信用系统(Credit report),刚才也有一位观众说到,同一样工具用在不同人的手里会有不同的效果。请跟我们分析一下,西方的信用系统和中共的社会信用评级系统,看上去会有什么不同?在收集数据和应用方面会有什么不同呢?

赵培:首先说管理方的不同。西方大家都知道是民间机构,或者是很多民间机构都会给予一个信用的分数,大家都可以上网缴一点钱就可以查自己的信用分数,或是你去申请贷款也好,房贷、车贷也好,也都会去查你的信用分数。中共的评级系统是中共的国家管理机关批准成立的,2003年成立于北京中关村,看似独立第三方的信用机构,其实严格控制在中共手里。这是一点不同。

第二点不同,在西方大家可以自己查自己的信用纪录,记录了什么呢?我们的贷款情况、还贷情况或者信用卡的借款情况,以及每个月还信用卡的情况,有没有拖欠,这套系统只是跟钱打交道的工具,就看你有没有还款能力,是很经济的东西;中共的这套系统我没有看到官方介绍,它类似于什么呢?类似于原本中共的档案。

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可以看到有企业为员工建立信用档案,包括员工的负面纪录,包括员工经常跳槽或者干过什么,这在西方是不应该公开也不应该记录,第一,企业个人给员工打分没有公平性;第二,员工也可能挑战,可以告上法庭,甚至在员工离职之后公司都不能说他半句坏话。

做得更甚的是在安徽淮北建立〝好人档案〞,说是道德信贷,如果被授与省市道德模范好人好事,可以符合贷款条件优先贷款、利率优惠等。说白了,〝好人档案〞是什么呢?就是中共的档案。上过中国大学的每个人都知道,高中要拿着自己的档案到大学,大学里面档案包括什么呢?无巧不成书,最近我又在网上看到一个中共党支部的档案,里面记录什么呢?你有没有政治问题,你有没有思想、政治、工作、生活方面的问题,文革时你表现怎么样,1989年〝六‧四〞时你表现怎么样,你有没有参加法轮功组织及其活动?剩下的经济问题还有乱七八糟的问题等。

这是什么呢?就是中共的政治档案,按照这样查下去,它记录的并不是你的个人经济信誉,而是中共对你的政治审查,如果它允许社会上的人来查这种档案,那等于是在社会上又进行了一次政治打压或者政治评级,它所要打压的对象都在这里面了。

这在西方是不可能的,在西方即使信誉破产,破产之后7年就可以把以前的各种档案给清零,甚至有很多人犯了罪,(在加拿大)经过10年之后,可以选择让政府给清洗你的犯罪纪录(当然不是重罪啦),说:这10年我做好人了,我的纪录应该被清除,我应该被当成一个正常人看待。人是有改过自新的机会的。而中共这种打压是跟着你一辈子,等于是把这个人彻底踩死,这种大数据大家想想,可以说是利用更先进的技术去迫害中国百姓而已。

杰森:赵培谈到了非常关键的问题。西方的信用系统是私人商业机构,相对来说是透明的。

主持人:就是数据在谁手里。

杰森:你可以查到我的信用分数,我如果分数低了,我可以查到为什么低了,比如某次信用卡忘了还、迟还了等,而且是有恢复的机制。分数的算法有的人是可以推算出来的,它完全是客观的。中共的这套社会信用系统,就从它目前的状态来说,很有可能中间有非常多的主观因素,而且不透明,有的时候你可能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原来有一段新闻是说:有一个人的亲戚盗用他的护照去贩毒,最后已经被枪毙很久了,他后来再用自己真正的护照去住旅馆,每次住旅馆警察都来抓他,他清都清不掉,多少年他都不敢再住旅馆。中国这种主观的评级系统,加上低效用官僚机构,所谓的〝大数据〞很可能会让很多人莫名其妙地被列入黑名单或者什么,又不知道自己的命苦苦在什么地方。

主持人:我觉得有一点非常不同,社会信用评级系统听上去好像是政府能够拥有你一切的数据,包括言论等各方面,但是在西方,比如您刚才提到的信用或者其它数据是分散在不同的地方,包括网路购物。

杰森:就说美国这边,有一些国家安全机构也想到比如电话公司AT&T或网路公司去调你的资料,但是它要调资料就像搜房子一样,必须从第三方的独立法院拿到类似传票的法律许可,准许这样做。我们知道很多情况下像谷歌、脸书等公司跟政府在法庭上对簿公堂:你给我证据;你要拿数据我就不给。为什么不给?可以在法庭上争。一切都是透明的。

中国那边的网路公司我刚才说了,虽然是所谓的〝私营企业〞,但事实上一致起家都是中共的,而且都是一家独大,它可以看到你所有这方面的信息,比如微信,你所有的联系信息它都掌握。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可以想像它整个控制。而且这些公司几乎100%是谄媚性的,中共可能不要的它都想把东西倒到中共面前。

可以想像,在中国没有任何第三方的独立司法监控,媒体也绝不可能报导,而所有的私人公司都是积极配合中共做这个事。在这样的情况下,你的数据,多少数据都被它掌握,它怎么用这些数据,中间有没有错误,这个错误会对你的生命有什么影响?你全都不知道。某种程度上讲,中国人的命运是更难把握了!

主持人:现在线上有两位观众,我们很快接听观众的电话,一位是中国大陆的张先生,请问您还在吗?请讲。

中国大陆张先生:您好。我是来自河北的张先生,我想评论一下这个话题。我认为中国目前道德体系崩溃,什么都可以作假,大数据作假,就是因为中共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尤其是镇压〝六‧四〞、镇压法轮功,故意把好人说成坏人,导致中国人极其无道德。前几天,报导一个中国女子跑到马路上,被车压过去居然没有人扶,这在国外、西方社会根本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主持人:谢谢您,了解您的意思,但是我们今天主要是谈大数据,所以就不多在您的问题上分析了。还有一位是洛杉矶的张先生,张先生请问您在吗?

洛杉矶张先生:各位好。我想说,中共对于用科技服务于人从来不感兴趣。我记得之前好像有报导,当时在1990年代的时候,给中共提供服务的科技产品它都不感兴趣,它只关心这种东西能不能监控人。历史上中共只喜欢能巩固它权力的,不能让它在某一方面失去控制能力,它只喜欢控制所有的一切来巩固它的权力、巩固它的存在,同时告诉老百姓:你们要知道,你们做的一切我都看着。就像乔治‧奥威尔在《一九八四》里面说:〝老大哥都看着你的〞。谢谢。

主持人:谢谢张先生。这个问题正好是我想问赵培,我觉得张先生提到这个很好。其实我们看到当中共大数据出来的时候,在很多会议上有些科技公司也在提,怎么样把它运用到好的事情,比如百度CEO就提到:我们可以用大数据来寻找失踪儿童、被拐卖儿童;阿里巴巴的总裁也说:我们可以运用大数据打击犯罪或者寻找潜在犯罪分子等。您觉得在中国,大数据能够运用来做有益于民众的事情吗?

赵培:首先要说,在中共领导下的道德败坏,大数据肯定做不了。咱们就说百度,大家都知道魏则西事件,同样是网路搜索,为什么谷歌该打广告的时候跟你说〝这是广告〞,而且它的贴发就是民间组织,不可能去卖假药;而魏则西正是死在百度的大数据搜索之下。

再说儿童的问题。中国儿童问题早就有人大委员提出来:我们可不可以建立儿童的DNA,儿童一出生就被记录下DNA,如果丢了被找到,对比DNA就知道他的父母是谁,就能送到父母的身边。而中共恰恰不做。

中共做了什么呢?它正在抽取所有法轮功学员的血液,建立一个法轮功学员的DNA数据库,你即使以后没有了身分证,它依然能界定你就是法轮功学员,精准地对你进行迫害。我们可以看到,中共的所有工具都用来迫害百姓。西方就不是这样,因为西方民众它有一个规定,比如美国的立国之本,就是统治者和被统治阶级都在造物主面前去评判,所以大家都认为政府也可能作恶。

如杰森博士讲的那样,在西方你可以避免政府作恶,咱们都上法庭。包括大家知道2016年苹果公司也跟美国政府上法庭,就是因为一个恐怖分子的手机要不要解锁的问题。所以我觉得中国人要推翻中共才能拥有真正大数据的自由。

主持人:杰森,请您也很快评论一下。

杰森:我同意大数据是科技发展的产物,它是一个工具,是可以用在好的地方。我也相信中共在它的政权被威胁的时候,它很可能会发展,把这个作为经济发展的引擎。因为第一是统治,第二是赚钱,于此同时我们知道它一定会用来保护它的统治,但是在保护统治的过程中,它的运用就会把很多人,比如历史上的5%、10%,因为它的失误、愚蠢、腐败,会把人带到一个黑名单里头,使这些人的生活受到非常负面的影响。

主持人:就是看工具用在谁的手里。非常感谢二位,我们今天节目时间又到了,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下次节目再见。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新唐人网友 2017-06-15
尖端技术被魔鬼掌握,那就是人类的灾难!
新唐人网友 2017-06-14
任何科技掌握在流氓手中都是祸!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