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 谈空气说自由 中国留学生〝辱华〞?

纽约时间: 2017-05-24 11:21 P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5月25日讯】【热点互动】(1613)谈空气说自由 中国留学生辱华〞?
广告

马里兰大学一位中国留学生杨舒平,近日在毕业演讲中,将中美两国的空气和言论自由等进行了一番比较,不料却掀起轩然大波。北美一份留学生的刊物首先称其〝辱华〞,中共官媒也随后跟进,一时之间社交媒体全是一片对她〝辱华〞的讨伐之声。然而,在国内进行的一份民调却显示,超过70%的国内网民却不认为她〝辱华〞。那么杨舒平的演讲是否够的上〝辱华〞的高度?为什么国内的人相较海外却似乎更加宽容?那么很多时候为什么看似小事却引起很多国人的愤怒?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马里兰大学一位中国留学生杨舒平,近日在毕业演讲中,讲中美两国的空气和言论自由等进行一番比较,不料却掀起轩然大波。北美一份留学生刊物首先称其〝辱华〞,中共官媒也随后跟进,一时之间社交媒体上全是一片对她辱华的讨伐之声,然而在国内进行的一份民调却显示,超过70%的国内网民却不认为她辱华。

那么杨舒平的演讲是否够得上辱华的高度?为什么国内的人相较海外却似乎更加宽容?很多时候为什么看似小事,却引起很多国人的愤怒?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就这个最新的热点事件做一些讨论,一位是政论家陈破空先生,还有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二位好!

陈破空、横河: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我们在节目开始,还是先来看一个新闻短片。

从中国昆明到美国马里兰,大陆留学生杨舒平5年前,来美国求学。在今年马里兰大学的毕业典礼上,杨舒平被邀请作为本科毕业生代表,发表演讲。

杨舒平:〝人们经常问我:‘你为什么来马里兰大学?’我总是回答:‘清新的空气。’〞

8分钟的演讲,其中2分钟以美国良好的自然环境开篇,剩下6分钟,她感怀于美国自由、多元和包容的文化。

杨舒平:〝在马里兰的每一天,我都被鼓励着在争议问题上表达自己的观点,我可以质疑自己的导师的观点。〞

主修心理学和戏剧的杨舒平,曾看到美国学生排演话剧,坦然讨论敏感的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政治问题。

杨舒平:〝我曾经以为只有官方才能讲这些事情,只有官方才能定义什么是真相。〞

杨舒平:〝我的朋友们,享受这清新的空气吧,不要让它消失。〞

现场学生多次鼓掌致意,校长也被感动落泪。

不过,一些中国网民认为,杨舒平在公开场合,披露中共治下的中国环境污染和缺少自由,涉嫌〝辱华〞。网民用激烈的字词斥责杨舒平,还挖掘并公开她的家庭资讯。

杨舒平不得不出面道歉。但也有不少网民认为她无需道歉,他们认为那种不允许质疑、消灭批评者的做法,恰恰是党文化和阻碍中国进步的原因之一。

主持人:观众朋友,我们也欢迎您在节目中间给我们打电话,就这个事件发表您的看法,另外《热点互动》现在YouTube上有直播,欢迎您到YouTube,NTDCHINESE频道去看我们的YouTube直播,同时您在YouTube可以和我们文字互动。

破空,我想先请您来谈一谈,您怎么看杨舒平的这个演讲内容?

陈破空:这个演讲是用隐喻的、比喻的手法在谈一件事情,浅显易懂,她是谈比较美国的空气,新鲜的空气和中国污染的空气,这样引申出美国的政治空气,自由的政治空气和中国那种压抑的政治空气,而且用这种呼吸来比喻言论自由,所以这是一个浅显易懂,而且声情并茂的一个演讲。

只有8分钟的演讲,但是讲出了一个,从小事讲了一个很大的道理,而且她的批评应该说实质上很重,但是表达很轻。比如说〝在中国只有当局能定义什么是真理〞,这个话应该说是很重的,很深刻的一句话,但她讲得是很轻松。这是一个成功的演讲,我认为将成为一个著名的演讲留在历史上。

主持人:好的,破空先生的看法很多人不一样。横河先生,很多人批评这个演讲,我看这个批评最主要的出发点是说,她的演讲以贬低祖国的方式抬高美国,您的看法?

横河:实际上这个所谓贬低,首先讲的就是是不是事实,其实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是一个不需要她来披露的事实,这是一个人人都知道的,所以她所举的是轻描淡写的把一些原则的问题说出来了,这些事情其实是在国际上是一个常识的问题。

主持人:您说的这个事实是指什么?

横河:就是从空气污染到没有言论自由,到当局去定义所有的东西,到不宽容,这些实际上不是说她今天才提出来的,对这方面批评意见要强烈得多的多得很多,另外她对美国的赞美,其实是一个就长期以来作为中国的知识阶层,共同认同的一个价值观,这就是我们现在讲的一个普世价值,至于说具体到在美国哪个时期,哪些还是问题,这是另外一回事情,一般来说就是公认的,美国讲的国际上的普遍的一个普世价值。

主持人:言论自由啊或者是包容。

横河:对,所以她实际上并不是用这个抬高美国,而是她个人的体会。作为一个从中国大陆来留学的,经过5年的留学以后得出这么一个结论说的话,我觉得一点都不过分,这是非常正常的。

我们以前讲的文化冲突、文化冲突,就是说突然到了一个陌生的国度以后,他肯定会感觉到很强烈的文化冲突,只是她所体现的文化冲突,并不是中国文化和美国文化的冲突,而是中共党文化和世界文化的冲突,这个从在她的5年经历当中体现出来,她把它表达出来了,我相信有这种想法的人绝对不只一个。

主持人:我想再问一下破空先生,我们看到说很多人把批评集中在她一开始提到的空气污染,戴5个口罩,当然她说戴5个口罩是箱子里,她本来要拿5个口罩中的一个戴上,那么很多人就说你严重夸大,不诚实,哪有这么污染,昆明那么好的。但我的感觉她这个好像只是为了引出下面的主要观点,我不知道您怎么看?

陈破空:所谓的一些留学生,一些是非不分,黑白不辨的人攻击她的是有几个要点,一个要点就是说不真实,就抓住个小节,说昆明的天气在中国算比较好的,甚至说是100%是好天气,这是一个,她来自昆明,所以说不用戴口罩;第二个说5个口罩,我相信杨舒平来美国准备5个口罩,是她读书期间准备使用的,并不是她下飞机要戴5个口罩。

主持人:她自己说的,one of the five,拿5个中的一个。

陈破空:她5个中准备拿一个戴上,发现不需要戴,在达拉斯的机场。那是不是不真实,她的总体的演讲是真实的,她讲的是国家,她没有讲某个地方,整体的国家中国的大部分的地方受雾霾影响,中国大部分的空气质量非常差,少数地方像昆明或者海口还算好一点,西藏有人去避雾,避霾就跑到那里去了。

但是我们知道中国的雾霾严重到什么地步呢?对日本都构成影响,日本的南部以及森林都被破坏,加州美国的西部都受到中国污染的飘移的影响。你昆明和海口不可能受到影响吗?只是说你肉眼能不能看见的问题。还有一个,有人说我来自昆明,我不戴口罩,你不戴口罩,不意味着别人不戴口罩。

还有昆明就算你大部分比北京好,但是昆明三月份风高雾罩、灰尘满地,也是很多人戴口罩的,你不能说一年四季都好,所以最后抓住个小节来否认,但是杨舒平讲的不是一个小节,她讲的是大的环境的比较,这是一个。还有一个批评说她矫情,中国的这些留学生有些人习惯了中国的矫情,不习惯另一种矫情。

主持人:就是觉得她做作是这个意思。

陈破空:你在一个大环境上你讲了,你听了不自然,觉得有点做作,但是中国的矫情更严重,中国的舞台上到处是什么呢,大学小学,党啊!你的母亲啊!我的母亲啊!伟大的祖国!下面的人有的觉得肉麻也不说什么,为什么?习惯了这种矫情,觉得你在这个环境就应该这么做。

而且最近有个事情,浙江大学搞校庆,学生穿着红军装亮相了,你说矫情不矫情?有谁去说他什么,就当是个行为艺术算了嘛!你说多严重,红军是一批流寇,跟日本和苏联相勾结,颠覆国民政府的那么一帮流寇,在中国是真正的卖国贼的那帮人,结果他穿这个服装来。

还有一个批评说是什么呢?说不合场合,不应该在这样的场合讲。言论自由是没有什么场合不场合的,只要你讲的是真话就行了,你的大体的意思是明确的就行了。什么场合能讲,什么场合不能讲,所以有些留学生,反对她的那些留学生是一种规定思维下长大的,红旗下的蛋。

好像在中国规定你这能讲,那不能讲,好像说到这里,他又来说规定你这里可以讲,那里不能讲,这个场合可以讲,你私下讲讲可以,大场合你不能讲,就是说好像国家的腐败也好,贪污也好,雾霾也好,你最好不要讲,隐藏着,实际上这个隐藏着不是为这个民族好,是为了官场好,为统治者好。

主持人:好的,我们现在线上已经有三位观众了,我们先接一下,第一位是加州的杜先生,杜先生您好!

加州杜先生:大家好!我就简短说两点,第一点,我建议杨舒平申请政治庇护,留在美国,共产党是没有这种胸怀接纳你的;第二,我建议所有说中国好的人都回中国去,去充当那个水和空气的过滤器,就不要在美国混啦!这就是我想说的,谢谢!

主持人:好的,谢谢杜先生。下一位是丁先生,丁先生请您简短发言。

加州丁先生:方菲主播好,两位嘉宾晚上好!相同的话题今天早上在电台都讨论过了,大部分的听众都是风吹两面倒,墙头草,又帮共产党讲话,又帮杨舒平讲话,我是只帮杨舒平讲话。她讲得很好,她等于是现代花木兰,她讲的话很多男的共产党和留学生不愿意讲,也不敢讲,我觉得中南海应该好好听她劝告,学学美国,学学西方国家,把雾霾好好治好。杨舒平是很伟大的女性,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我们第三位观众是旧金山的陈女士,陈女士您好!

旧金山陈女士:主持人好!两位嘉宾好!我觉得杨舒平小姑娘非常可爱,她说的都是真心话,她的话也代表了我们大多数人的想法,到中国去,她说她就生病,确实是这样,因为我到中国去,我也生病,我也有一个女儿二十多岁,她每次去中国看外公、外婆和爷爷、奶奶的时候,她也是生病。她说的就是实话,说的真心话。

主持人:好的,谢谢陈女士!下面一位是一位加拿大的观众打的电话,请讲。

加拿大观众:主持人好!嘉宾好!杨同学的演讲,从自然的空气过度到政治的空气,主要重点是中国和世界之间的政治空气的差别,她说出了心里话,说出了真相,间接的批评了共产党,但是共产党是批评不得的,我想起了60年前的反右运动,说明了中国反右运动到现在没有停止过,而且更严重。

主持人:好的,谢谢这位加拿大的观众,我们时间有限,我们先再问我们嘉宾几个问题,再来接您电话。

横河先生,我想请问您一下,其实可能并不是所有人都说这个毕业演讲的水平有多么高,有的人就说她可能水平也不一定是那么高,或者说她的表达方式也不一定每个人都喜欢。

但是关键在于是不是有必要这么强烈的反响?因为我们看到网上可以说铺天盖地的,都是对她的抨击或者什么的,当然我们刚才几位观众对她都是比较支持,但网上那个言论,甚至有的说什么枪毙什么,非常非常离谱。您觉得为什么她会引起这么强烈的反响?到底触动了哪根神经?

横河:首先所谓她的演讲的质量高低的问题,我看到还有人专门论证说美国的毕业演讲应该是怎么样的;没有这个规定,没有说应该怎么样的,演讲的长短。我不就这个演讲来评论,我觉得每个人应该有自己的风格,至少她讲出了她自己的风格,至于好坏历史会评价。

就像当年林肯作盖兹堡演讲的时候,当时在他前面演讲的人讲了两个小时,而且全部都是非常华丽的辞藻,没有人记得;林肯只讲了五句话,现在是教科书上必须学习的。但我不是说她有这么高的水平,我只是说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风格,至少这样。

至于说群起而攻之,其实是有一个原因的,就是在中国大陆是官方媒体首先发难,因为中国大陆的人怎么可能知道在美国马里兰州有这么一个中国的留学生,发表了一个毕业演讲。

主持人:但北美是一个北美的留学生的一个刊物先提出这个辱华的。

横河:我知道,那郭文贵闹到今天了,中国大陆还是没人知道,还是很多人不知道,这不是这个问题,就是说你故意把这个放出来,让大家来关注这件事情,那么自然就会有组织的,就有共青团,你看共青团,那么五毛都是共青团组织的,那共青团一发言了,五毛不就一窝蜂都上去了,所以真正中国大陆的民意,你不能通过网路的言论来真正的分辨的。

至于说海外留学生这个自媒体,自己组织起来的去说的话,有这么一个问题,就是说作为个人观点,你喜欢她演讲也好,你不喜欢她演讲也好,这个实际上不是个质量问题,因为所有的人攻击她的人,最关键的问题是讲她的内容实质,并不是她的演讲技巧,是她的内容实质。就是说对她这个内容,对她所反映出来的这个事情的性质不满意,才会这样说的,那么海外其实不喜欢也好、喜欢也好,不会形成潮流,不会成为这么大的热门,要形成热门背后一定有东西,往往是学生会主持的,像这一次就是马大的学生会。

学生会后面是什么呢?是领事馆。如果没有领事馆的组织、没有学生会的组织,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海外留学生的群起而攻之。再想想看,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毕业典礼邀请达赖喇嘛发言,底下那些人组织围攻,非常重要的一段话就是〝这件事情我们要马上向领事馆汇报,让领事馆指示〞。很清楚,如果没有领事馆,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作自己的决定,事情不会发展到这一步。

陈破空:我想补充一点。除了横河先生讲到领事馆的政治因素以外,这些留学生其实是很值得同情的,他们是被蒙骗、被欺骗的一代,甚至是是非不分的一代,红旗下的蛋。他们攻击杨舒平有几个要点,第一是〝辱华〞。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辱华〞,华是中华。共产党过去68年的统治一直在辱华,屠杀、迫害、监禁、大饥荒、文化大革命、破坏文物古迹,把中国大部分的文物古迹都破坏殆尽,这些不是辱华?是实实在在的辱华!而且阻挠中国的民主进程。

他们提的另一个要点是杨舒平迎合西方的偏见。什么叫做〝偏见〞?如果有一群混混在街上打、砸、抢又不讲卫生,有人说他们几句就说是〝偏见〞,那一伙混混就说是迎合了谁的偏见。不是别人对他们的偏见,是他们的本性如此。中国的空气不好、没有言论自由是事实,不是偏见。

另外还有一种言论:你不能老是批评你的国家,你应该尽力去改变。批评就是改变。改变就从觉悟开始、从批评开始、从言论自由开始,那才能改变国家;如果都没有觉悟、都没有批评谈什么改变呢?!

还有一个说法: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我想问一问这些留学生,要记住谁是你的母亲。好,你说祖国是你的母亲。对了,没错!但是这个〝祖国〞已经被共产党独裁集团霸占了68年,8,000万党徒贪污腐败、垄断国家,你的祖国母亲被霸占了。所以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自己的祖国。共产党都讲过〝无产者没有祖国〞。再说,母亲是谁?如果说共产党就是母亲所谓〝党妈妈〞、〝党妈〞,那是认狼为妈、认贼作父。

说什么狗不嫌家贫。试问什么是〝家〞?毛泽东时代有人谈爱国,说爱什么国?蒋介石的国。现在我们倒过来说:爱谁的国?爱共产党的国吗?什么是〝家〞?如果一只狗在家里是宠物也好、看门也好,不断地受虐待、殴打、迫害,这只狗该不该离家出走?这是个什么样的家?人间地狱。所以在谈〝家〞和〝母〞的时候这些学生要明白。

9年前、2008年,一位留学生王千源,主张藏人和汉人对话,受到其他留学生的围攻,现在这些20岁的留学生当时只有十来岁,我们看到过了10年又发作一次,这些人都是被共产党所污染长大的,心灵残缺。当然他们很不幸,是应该值得同情,杨舒平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召唤、一种呼唤,他们不仅没有响应,当然我相信其中有很多人响应了,就像横河先生讲的,有人在面上响应了领事馆的号召,在场上围攻而已。

主持人:线上有好几位观众在等待,一位是加州的黄先生,您好!

加州黄先生:我有一点意见。杨舒平在学校发表的论文是一种学术的意见,体现学术自由。如果抄袭人家的成果就是庸人学术。

第二,美国的制度不同,杨舒平讲的是自由、民主、人权,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反对一党专政。

主持人:谢谢黄先生。下一位是洛杉矶的张先生,张先生您好!

洛杉矶张先生:主持人以及各位好!我想说两点,刚才陈破空先生说过关于〝华人〞。中共惯例只要提到〝中国人〞就是〝华人〞,华人代表了世界上的中国人。人家如果真的说的是辱华的事情也绝对不代表是所有的华人,可能只针对的是中国人的问题,而且她说的是事实。

第二点,在美国的很多中国人虽然人在美国,但是他们不看美国的新闻,只看微信,消息来源都是国内的媒体或是在美国落地的华人媒体,他们都不知道真实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开始声讨那位小姑娘,我觉得那是不对的。

主持人:非常感谢。我们再接听下一位加拿大江先生的电话,江先生您好!

加拿大江先生:大家好!非常痛心的事!杨舒平同学能够受到民主的感化,她认识到民主多么可爱和对生命的重要,可是对于中国大陆来的愤青却不能感化,他们公开攻击她,甚至在这块民主的土地上公开攻击民主,真是不能容忍。

主持人:再接听一位新泽西彭先生的电话,彭先生您好!

新泽西彭先生:我觉得这位杨同学是我们的表率,她是真正的学生,她也是真正的学者。我很不客气地说,现在所谓的学者、学生很大一部分根本不是学习,他们的脑袋已经被洗得不能再洗回来了,全部被染红了,党文化对他们的影响非常之严重。所以我说他们所做的一切、所表示的不是自己所想的,是领事馆,中共领事馆怎么讲他们就怎么做,这样是爱国吗?反过来了,颠三倒四。

主持人:谢谢彭先生。

横河:我想回应一下。确实是这样,中共对中国学生会的组织和煽动要负最主要的责任。至于留学生,杨舒平和10年前的王千源都是留学生,他们也是接触了西方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以后开始转变,开始变化的。其实在留学当中变化得很多,一部分人变化得比较多,王千源就属于变化比较多的,比较认清了真正的本质。过程当中我相信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变化,只是在组织的压力下很多人又转过去了,如果个别去接触这些留学生,会发现很多情况下他是能够听进去的。

我记得几年前,奥运会的时候海外搞了一个人权圣火,在普林斯顿,人权圣火有集会,中共就组织了一批留学生来抗议,而且都是研究生,打着中共的红旗来抗议。后来这些人留下来跟组织人权活动的人交谈,交谈以后我发现,几乎所有去抗议的人或多或少都有所改变。没有中共在后面撑腰、没有中共在后面施加压力的话,其实很多人是能够接受普世价值的。

主持人:一位观众也谈到,要是只看微信的话,消息来源比较单一。

陈破空:我想补充一下。谈到消息来源单一的问题。留学生群体说是有大部分留学生在反对杨舒平,但是国内的调查,网路上有75%不认为杨舒平辱华。因为国内人对雾霾有深重的体会,深受其害。所谓的海外留学生,20来岁出国,天之骄子,父母包养,然后还有双重面子;在国内,他宣称:我在美国留学,我有面子,我在美国镀过金,是硕士、博士、学士。回到中国他有面子,他以美国为背景;在美国他也有一个背景,啊!我从中国来,中国现在崛起、中国如何,我不能让人们说中国的坏话,我也是中国的所谓天之骄子、佼佼者。说的双重面子。

这些留学生可以问自己,当杨舒平讲了自己为什么来美国的理由──新鲜空气出发。这些留学生都可以问自己为什么来美国。在美国有32万多的中国留学生,占全世界中国留学生的一半,32万多的留学生大部分人毕业之后都千方百计想留在美国,他可以自问为什么要留在美国?他一定认为美国比中国有某种长处,或他的父母忍辱负重、含辛茹苦供养他读书,希望他留在美国。结果留不下来,只有20%的人留下来,80%回去了,但80%里面还有人努力过但是留不下的。

我今天看到一则消息,美国政府公布有逾万、超过1万的中国留学生不归,时间到了不归。

这些留学生完全处于一种人格分裂的状态,人格分裂,一方面留在美国不想走,另一方面又讲中国的好话。像刚才有观众讲:你怎么不回去呢?所以说人格分裂。另外就是双重的面子。回过头来讲,这些留学生跟国内形成很大的落差,其实留学生里官二代、富二代、红二代是少数,大多数是中产阶级的子弟,他们的父母非常清苦,节衣缩食、忍辱负重、忍辱含垢供养他们,他们就是用着父母的钱,根本不知道父母的辛苦;父母希望他们得一个世界公民的身分,为什么?他们的父母深深感受到中国没有自由或者中国的空气不好等等这些苦心,这些留学生完全没有体会。

如果具体到每个家庭真正是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具体上每个家庭每个人都是如此,但是具体到国家那就要看你认谁为自己的母亲或自己的国家了!

主持人:横河先生,还有一个问题也许是比较关键的,当然人们可以不同意杨舒平所说的,但是为什么我们看到现在很多人很容意愤怒?比如这样一桩小事,有人说摆摆脸、笑几声就过去了!为什么他们这么容易愤怒,为什么上升到〝辱华〞的高度?从个人的角度来讲。

横河:从个人的角度我倒是不觉得。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留学生群体里面,人都有很多不顺心的事情,但是中国人很难把不顺心的事情从某种途径释放出来,若当局开了一个口子,说,这件事情你可以愤怒。于是大家就特别愤怒。实际上这时候他是为他自己一生当中很多不顺心的事情去愤怒,而不一定就真的是针对杨舒平本人。

主持人:他知道什么事情可以发洩愤怒。

陈破空:网路暴力、语言暴力、精神暴力就是共产党文化的一种。鲁迅和孙中山为什么学医后来不从医?他说,与其治人的身体不如治人的心理,与其从医还不如从政去救国家。今天的留学生有没有鲁迅他们这样的境界?大可以扪心自问。

主持人:是。有人把网路暴力形容成网路红卫兵。非常感谢二位。我们非常感谢观众朋友的参与和收看,今天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下次节目再见。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匿名 2017-05-27
中共的脑残教育,把人脑洗得不留自立思考的能力,变成中共的传声筒,接收器。
汪晓南 2017-05-26
那些不同意杨舒平同学在对比中阐述的真相的人们,你们知道什么是中国的真相吗?中国共产义和团党领导的中华人民太平天国68年,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已经实现了超英赶美 。建设起了以阶级斗争为纲,而且纲举心黑,暗无天日,丧尽良善,失德无道,我害人人,人人害我的共产大狱。集所有邪恶之大成,构建共产权贵集团之实,施小利于民,垄大利于官,造大谎欺天下,集实权于钱财,盗国害民,荼毒世界。政治雾霾、文化雾霾、经济雾霾、信仰雾霾,人权雾霾、道德雾霾、直至环境雾霾全面超英赶美。面对全面邪恶,超越美国已是现实,于是便一带一路一腐败,欲将共产雾霾一统欧亚。为此,中共又造出横空出世的新领袖新太阳。但是,光芒万丈不见亮,伟大光荣不正确,只因举国乱世的共产党乌云遮天蔽日。世人,尤其中国人,一定要知道:只要共产党的这张床还摆在世人面前,躺在上面,没有中国梦、没有欧亚梦、没有世界梦、只有恶梦!难道说这祸乱世界百年的红潮恶梦我们还没做够吗?换了个习近平,不换共产党,即使习近平再好,共产党也一定要他成魔,否则,就与他你死我活!
新唐人网友 2017-05-25
向匪党进行清算!清算毛贼东的罪行!清算江贼民的罪行!清算匪党的罪行!
新唐人网友 2017-05-25
党组织就像传销组织一样,不允许质疑,害怕自由!因为一旦自由的言论,他的那套说教就骗不了人了!
新唐人网友 2017-05-25
石涛先生,谁说中国空气好就让他来石家庄替我们当吸尘器来!空气全国倒数第一,世界倒数第一,违法地限制公民对财产的使用权,车辆限制上路每天限制20%,甚至限制50%。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