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姜维平:赵副局长飙了 薄熙来下毒?

更新时间 : 2013-07-10 05:45 PM [纽约时间]
 ( 自动连播 )
点此看大图片
薄熙来贪污受贿,再与中南海的权贵之子结成贪腐联合体。(网络图片)
【新唐人2013年7月11日讯】大连人把精神病患者叫成〝大飙子〞,上个世纪,薄熙来大权独揽,谷开来是第一妇人,他们配合得不错,一个捞钱,一个骗名,不仅名利双收,而且还徇私枉法,谁要是不顺从他,他就骂人家〝飙乎乎的〞,谁要是挡了他的仕途,就会被他整成〝大飙子〞,原大连土地局副局长赵某就是一个典型,只不过那时商场官场的不少人知道,谁也不敢公开质疑,如今谷开来成了杀人犯,给薄熙来顶罪;惯于下毒杀人害人的薄熙来,也将面临审判,在墙倒众人推的新形势下,尘封了很久的赵某由一个精明强干的副局长,变成〝大飙子〞的故事就揭开了内幕。目前移居海外的原大连双城房屋开发公司老总包颖披露说,薄熙来是不是下毒的犯罪分子,中纪委应当查清事实,依法处理。
广告

为什么把廉价土地批给邓质方?

90年代初,薄熙来当上大连副市长,市长之后,经常去北京,与中南海一些高官密切交往,一方面知道国家土地政策的变化,一方面知道〝六四〞后官员及家属敛财无忌的心理,就首先用大连的土地和专案拉拢邓小平的家人,那时邓朴方因办公司搞〝官倒〞而臭名昭着,邓质方虽有首钢的经理周北方案顶罪,也是声名狼藉,但他在大连巧取豪夺经济利益的丑闻却鲜有耳闻,薄熙来为了巴结邓小平,在密谋操控谷开来插手生意的同时,也给邓家一块黄金地皮,其位于大连城乡结合部,是原大连华侨果树农场所在处,方圆上百亩,知情的大连双城房屋开发公司董事长包颖说,薄以低敛的价格给了邓质方,既便如此,他所在的公司也无钱开发,但薄与其勾结,玩出空手道。邓质方立即转售给王某的房地产公司,一瞬间邓质方发了大财,赚了数千万,成了邓小平所言〝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

薄熙来名义上讲,大连土地属于国有,由市政府房地产开发办依国家政策集体审批,但实际上,他提拔的魁儡是官场〝马屁精〞,原大城建开发公司副经理郑某,郑是军队干部子弟,科级小干部,先巴结城建局副局长邱某,后转副市长李某旗下,又经本人引见,认识了市委副书记卞某而高攀走红,最后卖身投靠薄熙来,薄利用他言听计从,趋炎附势的性格特点,任命他为处级,后为副局级的主管房地产开发的领导,薄与其暗中勾结,拿大连的土地和优惠政策向中南海权贵投怀送抱,一时间,李铁映之子,〝瘸子老板〞李力践拿到了原大连歌舞团旧址建〝帝王大厦〞,后改名〝远大大厦〞,陈云之子拿到大连原海港医院附近的地皮,搞了别墅区〝山屏花园〞;李瑞环秘书的朋友,号称〝欧洲花生米大王〞王某,搞了荷华大厦;王震的儿子王某,以深圳中海直的名义,在大连开发区搞了〝五彩城〞,薄熙来的心腹,原政府官员李信搞了长江广场;谷开来勾结商人曾某搞了〝金座大厦〞,几经倒手,骗取银行贷款数千万而成了〝烂尾楼〞,等等,薄熙来担心自已贪污受贿被政敌抓住把柄,就先把邓质方拉下水,再与中南海的权贵之子结成贪腐联合体。

曹伯纯出手,郑某逃往海外

由于中南海高层的权斗,原湖南省株洲市委书记曹伯纯曾在90年代中期调任大连市委书记,与薄熙来分赃不均,两人争斗不息,曹知道郑惠是〝舌头〞,就下令以贪污受贿罪而抓捕了他,但薄熙来是从金县起家的〝地头蛇〞,不畏〝强龙〞的威风,立即找他爹薄一波的关系,打通省纪委而把事件摆平,释放了惊慌失措的郑某,此前,郑某与谷开来,吴文康相勾结,不仅囊括了大连土地拍卖招租,海外招商的所有生意,而且开始把不义之财,通过新加坡,伦敦,珞杉矶转向海外,郑还把家人全部移居到美国西海岸,当郑某被专案组放行,薄熙来吓出一身冷汗,立即叫郑某辞去了公职,以应聘北京某公司董事长之名,逃往珞杉矶,包颖说,她因与沈阳部队某领导做公司生意,那个期间去过珞杉矶,与接近郑某的人士多有来往,知道郑某花了80万美金,购买了一栋位于风景区的洋楼,薄熙来一再告诫他别回去,回去就必死,所以,郑某四十多岁就赋闲了,当时,中共基层官员能一下子出资80万买房的不多,郑惠从此成了〝寓公〞,但这些钱是大连老百姓的血汗钱啊。

所以,美国的珞杉矶自此就变成大连贪官奸商洗钱的一个窝点,薄熙来扶持起来的一大批大连的商人,贪官,几乎都在美国的西海岸购置产业,有的把银行的钱骗走,在那里的唐人街办公司;有的把三奶,N奶留在那里,当小猫小狗类的宠物养,隔三岔五地回去玩个新鲜;有的通过工厂改制,兼并,入股等名堂,把国有资产大肆掠夺,逐步转移到美国;甚至有的还入股收购了某中文报纸,把薄熙来将要当外交部长的假消息整得漫天飞。消息人士说,薄谷把离上海距离较近的三藩市,珞杉矶等地当成大本营,和洗钱天堂,还经常秘密邀请各省市级的中共高层官员及亲属,公款旅游,尽享资本主义的声色犬马,只是薄熙来的死党郑某多年不敢回大连,后来〝曹小个子〞没斗过薄,而调离滨城,先任辽宁省委副书记,后去广西做官,郑某才松了一口气,再次回到大连,颇有死里逃生之慨,但他看到薄熙来手下的贪官靠批文件继续发财,比他贪腐百倍,有点失落感,多有抱怨,薄熙来及其死党,副市长刘某担心他叛变,又给郑某新的生意,把高楼大厦顶上的射灯采购权给了他,昔日的贪官摇身一变,成了吃喝玩乐的外商,又在大连重温黄金梦,但薄熙来不太高兴,他深知中共官场内斗惨烈,像房地产开发办领导这一角色,必得是自己人,但知情者一旦叛变,就剑伤自身,所以取代郑某者的人事安排,使他伤透了脑筋。

赵某是被害的老实人

据包颖披露,大连房地产开发领导小组的负责人,名义上有这样几个人,张国安,赵某与包玉琢,但实际上大家都看组长薄熙来的脸色办事,谁都知道,薄是事无巨细全部操控一身的大贪官,他深知土地批发,一本万利,是交朋友拉关系的〝大肥缺〞,所以,他紧紧地抓住房地产开发办的大权不放,基于郑某跌宕起伏的教训,他千方百计地鳞选新的领导,把政府官员找个遍,最后选中张国安,因为他原为大连玻璃厂厂长,做国企老总多年,与郑某关系好,又由吴文康推荐,而吴原也是该厂职员,与郑,谷等人暗渡陈仓,没少捞钱,就任命张国安继位,当然他不会惊曝郑某的黑暗底牌,也会继续与吴谷等合作,但张国安不懂土地农业等政策业务,薄熙来颇费思量,又选了赵某,因为赵表面看是沉默寡言的老实人,浓眉大眼,中等微胖身材,脸堂有点红,不善交际言辞,他不仅有文凭,而且多年供职大连农牧业局,是土地畜牧业方面的专家,有良好的人脉关系,薄原本是想叫赵某和包玉琢当〝摆档〞遮人耳目,但偏偏赵骨子里有点原则性,于是,老实人的悲剧就发生了。

大连人喜欢把厚道本分的人叫成〝老实人〞,说赵某是这样的人,我有点发言权,1974年我下乡时,大连正搞〝厂社挂勾〞,即父亲单位与我插队的青年点联为一体,接受知识青年劳动改造,我下乡在新金县泡子公社谷泡子大队,管理我们的有贫下中农代表,也有厂企选派的干部,正好,家父在市农牧业局任保卫科长,赵某是我爸的老同事,他下派担任了一年时间的〝带队干部〞,他365天都与我们在一起吃喝拉杂睡,故我对那时的赵某了若指掌,赵为人纯朴善良,但有点少言而较真,他认为不对的事非坚持己见不可,这在青年点没有问题,但后来回大连得到薄熙来重用,当上了土地局副局长,就有点麻烦。

消息人士包颖说,90年代中期,为了搞到好地皮,她曾聘请与吴文康关系密切的马某当总经理,马去找吴,吴给他找薄打通关系批了地皮,但吴不是省油的灯,索贿数十万元人民币,买了一台沃尔沃走私车给谷开来,为了遮人耳目,叫他二哥吴惠康进双城房屋开发公司当董事,又搞了假聘书,假合同和假文件,以吴惠康贡献大,给与奖励为名,买了上述轿车,这车后来,被谷开来驾驶了一段时间,不知所踪,但包颖保留着相关证明文书,这些白纸黑字足以说明包颖不是胡编乱造。我在《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一文中有过描述,在此不重复。

更惊人的黑幕是后来的故事:薄熙来带领大连一批人去香港招商,在港马不停蹄地结交了不少商界精英,主要目的炒卖大连的土地,那时,邓质方的第一桶金已赚到了手,更多的商人官僚互相勾结,想仿照他发大财,但薄熙来的胃口大,不择手段地要把整个大连卖了,于是,代表团里缺不了大连土地局副局长赵某,因为向外商介绍土地专案如数家珍,所有的数字,指标都装在赵副局长的脑子里,由于过度疲老,老赵有点头晕,在回程的飞机上睡了一觉,就自我感觉良好,赵亲口对与其过从甚密的包颖说,薄熙来对他的身体健康非常重视,异乎寻常地要他去北京治病,这让老赵受宠若惊。

大连知情者说,黄鼠狼给小鸡拜年,岂能安好心?此前,在邓质方买地的项目上,赵某是唯一的会上反对者,也是第一个顶撞薄熙来,而让他重新认识赵副局长的人,据参加会议的人回忆,当薄熙来亲口提出要把上万亩土地,一句话恭手交给邓质方的时候,没有任何审批手续,邓也一分钱没出,纯粹是〝空手套白狼〞,赵某说,这样不行,邓应当先打报告,土地局审核上报,薄市长批示,然后邓要交〝出让金〞,才能考虑批复办手续,即然土地是国有的,就得走程式,这是为了防止腐败。。。。。。。薄听了脸色大变,他当场打断赵某的话,命令其他领导先办理,后补相关手续,就这样,邓质方发了家,老赵倒了黴。

在一段时间内,薄熙来装作大度包容,不动声色,但以前坐牢的经历使薄熙来变得冷酷无情而阴险狡猾,他把赵某的事放在心上,但整肃他,需要找到打击报复的有力时机,而赴港招商是最好的平台,薄故意给赵施加压力,叫他疲于奔命,当他略显疲惫时,再以关心下级,推荐医院为藉口,把赵某送进了北京的一家部队医院,说是治病休养,实则暗害出气,部队医院是薄熙来及其死党的领地,不仅秘书,特务车克民是部队出身的,而且谷开来的父亲也曾在部队任职,惯于投毒杀人的谷开来在部队医院如鱼得水,于是,原本小病大养的赵某从此变得飙乎乎的,包颖说,住院前,她见过赵副局长,赵视其为知己,还想让包与其弟合作生意,这种近亲朋友交叉发财的事非常普遍,赵还从香港给包带回了小礼品,可见他们关系很熟,所以,赵有心里话不避讳包,曾与包讲过邓质方拿地的事,并对薄的恼怒和霸道有点恐惧,接下来的奇闻便使包颖惊骇不已。

赵某在北京住过近一个月时间的医院,薄熙来曾亲自去看他,还让医院的人用最好的药对其治疗,但结果越治越坏,后来赵回到大连就飙得非常严重,主要症状是失忆胆怯,他几乎不认识以前的朋友,说话吐字都不清晰,连副市长刘某的秘书潘某和太太亲临他家看他,他都问了几遍〝你是谁〞?要知道,刘是薄一手提拔起来的主管城建的副市长,而土地局是其直管下属,小潘与其来往频繁,有人联想大连城建局另一副局长邱某被安全局特务吓成〝大飙子〞,不禁茅塞顿开,毛骨悚然,这些情节如此类似,无一不与薄熙来有关,虽富有传奇色彩,但确实是上个世纪发生在大连的怪事之一,更奇怪的是,薄熙来再也不提赵某了,像完成了一项事关其仕途的重大任务,薄熙来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邓质方拿地赚钱的知情者已经飙了。

包颖披露说,大连商界有许多人怀疑,薄在北京或亲自或授意下级给赵副局长下了毒,以前赵某乐于打吊针,里边的输液是抗生素,加点〝刺五加〞,但这回加了什么东西,谁也不知道,但非常奇怪的是,薄做为一个很讲级别和出身的市长,主动给顶撞自己的下级安排疗养治病的地方,但结果却是赵副局长成了失忆的〝大飙子〞,这事的背后黑手是谁?谁在药里下了毒?这怎么与谷开来毒死海伍德的情节差不多?另一些大连人说,薄熙来徇私枉法,心毒手辣,不仅把高姿,刘晓滨等对立派官员送进看守所或软禁,而且还参与多起谋杀案,书法家于某之死,大连〝五七空难〞,律师文柳山之死等都是奇案,由于年代久远,证据毁灭而成了悬案,但好在〝赵飙子〞没死,至今还在家养病,据说病情有点好转,但愿他恢复记忆,理出每一个情节,勾勒出薄熙来的嘴脸,给专案组一点提示,把贪腐杀人滥权的薄熙来拉上历史的审判台。



文章来源:泛华网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