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苏明:中国大陆经济全面崩溃已经到来

更新时间 : 2013-07-10 04:38 PM [纽约时间]
 ( 自动连播 )
点此看大图片
里昂证卷中国研究部董事总经理张耀昌召开记者会,今年5月首次有热钱流出中国,令反映银根变化的上海银行间拆放利率大增,相信下半年继续有热钱流出,他认为目前中国经济放缓几乎无可避免,投资风险随之急剧增加。(摄影:余钢/大纪元)
【新唐人2013年7月11日讯】这些年来,钱这个东西的威力似乎是越来越大了,不但能够使事实颠倒黑白对错,还能够收买一个人的人格和灵魂,把一个原本是独立的人活生生的变成了政权的棍子、棒子和狂吠的看门狗。就连秉持着实事求是、公正独立原则的媒体们也可以被钱收买的对着污泥浊水大唱美丽的歌,抛弃了人性良知道义的底线,为了得到政权的资助,不惜胡说八道,帮助政权粉饰太平。
广告

无论是国内还是海外的中文媒体们,虽然身处江湖之远,也都是伸长了脖子去揣摩政权的喜好,一旦据庙堂之高但绝不忧民,先天带来的自然属性和精神在共党的毒化、奴化和妖魔化的洗脑下,后天就逐渐的泯灭掉了,而且还异化了,异化的连它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人还是鬼了。

明明中国大陆经济已经崩溃了,但是就有媒体一口咬定中国大陆有三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熟不去想一想三万亿美元不过摺合十八万亿人民币,相对于一百一十万亿的国债,也不过是抵消了百分之十六的国债而已,更何况这三万亿美元究竟是有还是子虚乌有,谁也搞不清楚。搞不清楚也要说,什么二零一八年、或者是二零二零年就超越了美国当老大了,二零一四年、二零一五年黄金储备量就超过了美国。

一厢情愿的梦想总是美好的,但现实却是残酷的,共党这个政权能否挺过今年的问题,假如挺过了,今年那么明年能否挺过去呢?后年呢?一个在垂死挣扎中的政权,不要说根本就不会是三万亿美元和超过美国的黄金储备量的问题,就让我们假设是有,也不够外逃赃官们卷逃的。

共党垮台是不会给国家和人民留下任何家当的,中国人所面对的是满目疮痍的景象,其实对任何一位心态平静的人来说,随意走到中国大陆的任何地点,满目疮痍的景象已经是逐渐显现了。香港的《经济日报》近日报道说,中国大陆面临着五大风险,这五大风险是就业的压力、地方的债务、影子银行、楼市泡沫和利益集团。

其实这五项内容早在十几二十年前就出现了,只是越演越烈,到了今天已经不是可以解决的风险问题了,而是成为了结症、死症和危机。就连共党体制内的经济学家们也已经预测到了中国大陆的经济将再次的探底,经济的前景是暗淡,热钱大举外逃,随时可以引发整个金融体系的危机大爆发。

更有专家说,目前的经济状况已经不是再用大规模的投资可以拉动的了,只能坐等泡沫的破裂。还有体制内的经济学者说的就更是直截了当,中国的经济问题是个老问题,注定了会有这么一天,已经走进了死胡同,想要跳出来几乎是不可能了,崩溃是必然的。看来就连共党这个体制内也有敢于实事求是说实话的人,这就很不容易了,共党给了他们的优越待遇,并没有使他们泯灭掉独立的人格和理性的独立思考实事求是的向社会和大众发出了经济崩溃的警告。

前三十年共党是以马、恩、列、斯们的所谓理论作为当政的合法性,政治破产了,显然这个合法性就不存在了,于是提出了改革开放,打算以经济的增长和成就维持当政的合法性,现在看起来所谓的经济增长和成就是靠着借贷、造假和宣传泡沫出来的,各种各样的大大小小的泡沫正在破裂之中。

那么经济的真实的面目就逐渐的显现出来了,早在十年前就有独立学者们预测出,八个字去形容,那就是哀鸿遍野、满目疮痍。还有学者们说,共党倒台以后留给中国大陆的将是一个破碎的国家,一个庞大的贫穷的群体,一笔巨额的债务和遍地的豆腐渣工程就再无其他了。

这些学者们是根据实际情况做了深入的研究以后得出了崩溃的结论,但却一直是遭受着五毛、愤青、愤佬们的谩骂和攻击。本人在二零零九年初曾经测算出中国大陆的国债接近四十八万亿,遭到了一片的谩骂。而两个月后美国西北大学的一个专家小组发表了对全球五十三个国家债务调查的报告,报告中国不但证实了这四十八万亿元的国债,同时还证实了地方债务的总和为六万多亿元,这是本人当初疏忽而没有想到的。

现在仅仅是中央的债务已经高达一百一十万亿了,这是许多学者们研究出的大致数字,再加上地方债务的总数,接近一百三十万亿,在这笔债务下无论是被骂的还是骂人的,反正每个人身上都背上了八万多块钱的债务,谁也逃不掉还债的痛苦。

胡适先生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曾经说,少谈点主义、多研究点问题。共党一进城就大批胡适,因为共党只会空谈主义从来不懂得研究问题,管理国家事务的人那是政治家,因为每个国家都是政治国家,而政治又起源于家政,所以政治的定义是管理众人之事,所以政治家就是管理者,就如同一个家长,一个村长,一个经理,一个厂长,是同样的。

政治家不必要成为理论家,而理论家未必能够成为管理众人之事的政治家,英联邦国家的女王、美国的历届总统都只是政治家,而不是理论家,唯有共党们是个例外,不但不懂得管理众人之事,反而遭害国人百姓、祸国殃民之余,还要搜肠刮肚的编出几句话,作为是他们发明的理论,为的是在政治家的头衔上再加上个理论家的头衔。

虽然民众们对他们发明的理论时常的讥讽谩骂,但是共党们却是认认真真的写进了他们的党章,煞有其事的供奉其牌位。毛邓江胡们发明了理论,习近平显然还没有来得及,但是犬儒五毛们已经把共党们的所谓理论吹捧为是宇宙的真理。

这种吹捧如果是在上个世纪的五六十年代确实能够吓唬住一批中国人,但是时至今日,国人百姓们对共党性质的认识程度已经从共党提高到了共匪了,那么宇宙真理的吹捧就不是幽默,而是在冲着共党们骂大街了。没有人会相信一群占山为王的土匪们得势之后杀人如麻,又要特权,又要贪腐,又要抢劫民财,还要买国的匪类们竟然发明出了宇宙的真理。

做这种吹捧的人可以肯定的说,他连绝对的和相对的关系都没有闹明白,更是不知道宇宙为何物了。宇宙不是静止不变的,宇宙也发生大爆炸,结合、分裂、重新组合,这应该是认识宇宙的一个基本概念。写《三国演义》的罗贯中就懂得这个道理,所以在书的开篇他就写到,话说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还只是说人间社会上的事情,即使是现在的科学昌明,但是科学家们对宇宙的了解又能有多少呢?就连对地球上的海洋的了解,科学家们说只不过是千分之七不到。

把马、恩、列、斯、毛、邓、江、胡所说的话吹捧成了宇宙真理,这不仅反映出了吹捧者们的狂妄,更显示出了他们的无知,他们的无知之处就在于企图以他们所知甚少的自然科学作为手段,去解决社会问题,殊不知道自然科学是源于人文科学,社会科学又是源于人本主义,避开了人本和人文科学的理论,打算直接用社会科学的理论解决自然科学的问题,或者是用自然科学的理论去解决社会科学的问题,都是徒劳的。

近日李克强说,在存量货币较大的情况下,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速较高,要实现今年发展的预期目标靠刺激政策,政府直接投资,空间也不大了,还必须依靠市场机制。李克强在谈话中还三次的强调要盘活存量货币。这里的所谓存量货币并不是指财政的结余或者是财政的储备,而是指印刷出了数倍于年均GDP的新钞票,正是这一百多万亿的新钞票造成了钱不值钱,物价暴涨,同时也成为了中国大陆金融和经济大崩溃的原因之一,此时此刻再去依靠市场机制去解决崩溃问题已经是太晚了。

况且李克强的市场经济并不是自由市场经济的体制,而是共党们提出的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的机制。经验告诉我们,任何一件好东西,被共党拿了过去,打上了社会主义和特色的印记以后,就一定变成了不是东西的东西了。

据说共党央行约谈了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行和邮政储蓄银行,要他们出藉资金向市场注入流动资金,而央行却是第一不宽松,第二不放水,使银行之间的市场立时就变成了高利贷市场,银行之间的借贷利率高达每年百分之三十,相当于一年期的贷款基准利率的五倍之多。

银行的钱是来自于民间百姓们的储蓄,央行不拨款,各银行又要出藉资金,又要注入流动资金,那么钱从哪儿来呢?只要打老百姓的主意了,有的分行和支行许愿给了最高的利息,外加上四十斤大米,号召人们存十万块钱为期一年,有的是存五万块钱半年期的额外送礼物,有的是只要你来存钱,当时就返还现金,更有的是只要你来存钱,当时就报销你来回计程车的费用。

金融界的专业人士们用了空前惨烈这四个字形容当前的金融局势,他们披露到今年的六月底就有超过一点五万亿的理财产品陆续的到期了。有报道说六月的二十日当天,各银行间市场的股市延迟了半个多小时,转天的六月二十一日,一天期的回购利率大跌了三百八十点,降幅达到了百分之七点九,创下了二〇〇七年十月以来的最大跌幅。

据说目前只有邮政储蓄银行拒绝央行的要求,已被央行约谈了三次,又被银监会约谈了一次。至于李克强三次强调的要盘活存量货币的意思,不过是想要这巨量的新钞票可以赚回一些利润来,但是在全球经济的不景气,内需又拉不到的现状下,这不过是李克强做了一个中国梦而已。中国大陆的全面大崩溃依然来到了,这是共党近十年来拚命要捂住的盖子,终于是捂不住了。

早在七、八年前就有独立的学者多次的劝告中国人,第一,要远离股市;第二,要远离房市;第三,把在银行存的保命钱、防急钱取出来放在家里;第四,在家里储备些粮食和生活的必需品。这就是说乱世当前,人们应当有自我保护的想法和措施。

看看这十几年共党的一切所作所为,都不是在拚命的自保吗?共党要保的是政权,保住了政权就保住了他们的特权利益,保住了他们可以骑在人民的头上肆意妄为,但是气数尽了。北京奥运大阅兵,上海世博不过是死前的回光返照,现在该是断气的时候了。

至于中国人要自保的是尽可能的保护自己一家人度过大崩溃的混乱时期,为了后代的安康和不再受共祸的涂炭,对共党们该出手时就出手,早日结束这个祸害,不仅是为国、为民、为自己、为后代,更是为了全人类。

六十多年了,中国人虽多,但却对人类没有任何的贡献,在科学、学术、理论、艺术、思想、价值理念、哲学等等方面,不但没有任何的发明创造贡献给人类,反而还造成了华夏文化的全面大倒退,甚至沦亡,除掉共党这个祸害,就是中国人六十多年来对世界和人类做的第一个贡献。

就在当前的大变革之际,六月的十九日《人民日报》出了一篇社论,题目是〝始终保持与人民的血肉联系〞。在社论中第一次说出了马克思主义执政党的最大危险就是脱离群众。六十多年了从来听不到共党们说出一句实话,但是这句话却是实话,口口声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但是又自以为高高在上,脱离群众,所以为人民服务就是一句假话。

党国的干部们喜欢当初去检阅民众,检查工作,但是拒绝人民去检阅它们,检查它们的工作,知道它们的家产,不知道是习近平的意图,还是报社的意图,这篇社论中没有提到马、列、毛、邓、江、胡的所谓理论。共党自称是以马列主义理论立党的,如果不提这些理论,那么共党又凭什么立党呢?如果习近平不能发明出个理论填补进去的话,共党只好或者是改名换姓或者是解散。

党章如何去修改我们不必去理它,但是宪法中的四个坚持就必须要改写了,这个工作并不大,也并不难做,但是那帮元老们还活着,那就不是习近平能对付的了的事情,所谓马列主义的一个基本观点那就是无产阶级造反有理。可是当代表了无产阶级的共党们都成了亿万富翁以后,又将如何去继续共产主义的事业呢?马、列、毛们没有说,邓、江、胡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共党本质上是个农民造反党,却非要说自己是革命党,而共党革除的却是中华民国的民主共和和自由的命,又革除了全体国民们的私有财产的命,国也不国了,人民贫穷了,共党们暴富了,又该如何继续革命呢?习近平看起来也没有主意,只是拉起了人民群众这杆大旗当成了虎皮,但是吓坏了的不是别人,而是共党们自己,共党任意革老百姓的命,革老百姓的财产,该是人民群众起来革共党的命的时候了。

现在再提出什么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与群众心连心,血肉关系之类的说辞,难道不是已经太晚了吗?共党对人民的屠杀镇压在继续;扼杀中国人的人权和自由在继续;抢劫民财的扒房圈地在继续;有毒的食品在继续。人民群众不堪忍受了,于是喊出了要打倒共党的呼声,可是共党却要和人民群众心连心,这究竟是开玩笑呢?还是中国梦呢?

六月二十四日上海的上证综指再次跌到了一千九百多点上,加拿大的CMTO电视台的财经新闻的播音员在报出了这个消息之后用英语说,当人民早上睡醒以后发现原来做了一个坏梦。社论最后又说,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力倡改进作风,密切联系群众,身体力行率先垂范,为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树立了榜样。

这又是共党的那套僵化老旧的八股,习近平树立了什么样的榜样呢?人民群众没有看见;至于习近平做了什么事,人民群众也没有发现,只是知道习近平的话是没少说,而且都是不痛不痒好听的话,但却无法使人民群众能够做个好梦。板块断裂,朝野对立,人民群众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做出符合民众利益的选择。

谢谢各位听众朋友们的收听,下次的这个节目的时间里我们再见。

文章来源:《希望之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