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刘逸明:记者在中国依然是高危职业

纽约时间: 2013-07-01 12:35 AM 
点此看大图片
《纽约时报》前摄影记者杜斌被北京警方抓捕,国际记者联盟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被监禁的记者。(epochitimes)
【新唐人2013年7月1日讯】就在刘奇坠楼身亡前20多天,《纽约时报》前摄影记者杜斌被北京警方抓捕,近期这几起记者落难事件结合此前一系列记者遭迫害的事件,可以看出,虽然中共高层已经换届,但新闻和言论环境并未改变,记者依然是高危职业。国际记者联盟在上个月给中国政府发出信函,要求释放被监禁的记者。信中批评当局经常关押记者,侵犯他们的基本人权。仅在去年,中国就有超过30名记者被拘捕,是全球关押记者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毫无疑问,中国的人权状况已经与中国的经济地位形成了鲜明对比,一个国家,即使再富有,但人权状况不佳,也不会真正得到世界的尊重,而广大民众也不会有幸福感。
广告

6月23日,《成都商报》的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年仅27岁的该报记者刘奇6月22日傍晚回到老家武胜参加朋友婚礼,入住县城宏华宾馆二楼房间。次日凌晨1点30分左右,刘奇被发现坠落在一楼地面,因伤势过重而不治身亡。

据悉,刘奇刚领结婚证,如此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烟消云散让人扼腕叹息。就在6月22日,他还采写了《危化物泄漏40分钟排险》的稿件。另外,还有网友曝料说,宾馆存在严重安全隐患,事发后态度冷漠,拒绝承担责任,一群不明身份者阻止家属维权。许多网友认为刘奇的死亡蹊跷,不太可能是死于自杀。

就在刘奇离奇死亡前两天晚上,《财经》杂志记者谭翊飞通过微博透露,他的前同事、现《南方日报》记者胡亚柱被韶关检察院带走。该帖随即被转发几千次,引发广大网友关注。6月22日,韶关市检察院公布消息称,在一起行贿案件中,发现记者刘维安和胡亚柱涉嫌收受巨额贿赂,刘维安在5月22日被立案调查,刘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于6月5日转逮捕。胡亚柱则于6月21日在广州归案。6月24日,韶关检察院再发公告称〝胡亚柱已对自己与刘维安一起受贿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曲江区检察院已对其取保候审〞。

接连曝出有关记者落难的消息,实在是令人触目惊心。记者在中国大众的眼中,还算是有头有脸的职业,有多少人会想到记者会如此危险?当然,在异议圈看来,记者落难早已是见怪不怪的事情,因为中国缺乏新闻自由和司法独立,只要哪位记者大胆敢言,他就可能蒙难,或是被恶语威胁,或是身陷囹圄,或是被残忍杀害。

《成都商报》是一份影响力比较大的报刊,据悉,其广告收益非常可观,虽然报刊的级别不算太高,但很多人都希望能进入该报社工作。不过,该报被盯得很紧,时常有记者因为做了惹恼官方的报导而被辞退。《南方日报》系广东省委机关报,也属于南方报业集团,该集团有诸如《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等多份蜚声海内外的敢言报刊,所以,《南方日报》相对于其他地方的党报党刊还是要敢言很多。

中国的媒体,不管是不是党报党刊,其实都含有官方色彩,因为它们必须接受相关部门的审查,并在很多事情上以党报党刊的马首是瞻。当然,一些商业报刊还是可以有一定的言论空间,做一些符合职业道德的针对官方的批评或揭露性报导。做这类报导可以提高报刊的品质,但也加大了风险,一旦令监管部门不快,报刊和记者、编辑就可能遭到打击报复。轻则写检查,重则被停刊、停职,甚至锒铛入狱。

刘奇所采写的最后一篇报导《危化物泄漏40分钟排险》在他死后的当天登载于《成都商报》,报导非常简单,谈不上揭丑和敏感。可以推断,他的死与这篇报导无关。不过,通过百度新闻搜索刘奇以往所作的报导,不难发现,他还是比较大胆敢言的,诸如揭露医院进行医保诈骗等等报导不少。他基本上是做的社会新闻报导,做这类报导需要四处走动,非常辛苦,而且危险性也比较大。

刘奇死后,据武胜县官方微博发布于6月24日凌晨的消息称,经公安机关调查和宾馆监控录影显示,刘奇在坠楼时没有第三人在场,相关细节正在进一步甄别中。虽然官方基本断定刘奇之死并非他杀,但是,广大网友却并不相信这种结论,大多数人都推断刘奇是死于他杀,目的就是打击报复或者杀人灭口。的确,一个精神正常的成年人,不是被人推或者是被人逼,怎么也不可能从楼上纵身一跃,而现在的建筑也不至于设计得让人轻易坠楼。

倘若刘奇真的是死于他杀,杀人者则多半是武胜县的人,而且很可能是官方人士,要武胜警方调查,显然不一定能调查出事实真相。所以,对于上述结论,口服心服者寥寥无几。不过,在没有实现三权分立的今日中国,此事要水落石出比登天还难。正如袁利亚坠楼案,即使有再多的疑点,也最终会不了了之。

和刘奇相比,记者胡亚柱算是比较幸运的了,因为既未一命呜呼,还能取保候审。胡亚柱曾经做过许多有关韶关的调查报导,与另一名记者刘维安之前一起发表文章《双面明哥:韶关政法乱象的透视镜》,揭露了韶关市委副书记林耀明在分管政法、招商期间的乱象。不难想像,在林耀明的眼中,胡亚柱、刘维安是欲除之而后快的另类。

在西方国家,记者是无冕之王,在中国,恰恰相反,记者往往是见官矮半级,除非是级别很高的记者面对基层官员才能有一丝记者的威严。胡亚柱、刘维安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揭露林耀明在任期间的政法、招商乱象,遭受打击几乎是必然的。现行体制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以经济罪名进行政治报复便是打击他们的最好方式。

就在刘奇坠楼身亡前20多天,《纽约时报》前摄影记者杜斌被北京警方抓捕,近期这三件记者落难的事件结合此前一系列记者遭迫害的事件,可以看出,虽然中共高层已经换届,但新闻和言论环境并未改变,记者依然是高危职业。

国际记者联盟在上个月给中国政府发出信函,要求释放被监禁的记者。信中批评当局经常关押记者,侵犯他们的基本人权。仅在去年,中国就有超过30名记者被拘捕,是全球关押记者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毫无疑问,中国的人权状况已经与中国的经济地位形成了鲜明对比,一个国家,即使再富有,但人权状况不佳,也不会真正得到世界的尊重,而广大民众也不会有幸福感。

习近平在最近的政治局会议上称要顺应世界潮流,而世界潮流便是尊重民主、自由、法治等等普世价值,在御用文人频频对宪政民主挥起大棒的情况下,习近平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从记者接连落难来看,习近平所言的世界潮流很可能与普世价值无关。

2013年6月27日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