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为何香港全民抵制〝国民教育〞

纽约时间: 2012-09-10 12:22 A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2年9月10日讯】【热点互动】(820)为何香港全民抵制〝国民教育〞:香港人坚持思想自由,毫不退让。
广告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

继香港7月29日万人上街游行,9月1日,4万人集会要求抵制政府立即撤回国民教育科的洗脑教材之后,9月2日港人开始进行接力绝食,9月7日晚上又有12万人到港府前要求政府立即撤回国民洗脑教育科。那么香港再一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现在我们先看一下事件的最新进展。

面对前一晚12万港人黑衣集会,行政长官梁振英晚上6点15分在政府总部会见记者,宣布取消开展德育及国民教育科的3年死线,由学校自行决定是否及如何开科,但却没有说明撤回国教科。他否认在周日立法会选举投票日前夕修改政策,是担心影响建制派选情,由北京授意作出决定。当时已绝食超过168小时的教协理事韩连山强调,抗争尚未成功,大家仍须努力。

教协理事韩连山:今天我们迫使政府作出回应,梁振英今天公布的些许让步,其实都是群众的力量。虽然他所提出的三项,我们不能一一收货,但我们都要知道对这政府,还有它背后财雄势大的共产党,我们这场仗是需要坚持下去。

大联盟成员团体认为,当局在民意压力下做出少许的让步,但仍有多处疑点令人担忧。

国民教育家长关注组成员黄瑞红:重点是他说到不独立成科的时候,其实是将责任交给办学团体或是学校时,……当中的权力关系或是资助方面的问题,令我们感到忧虑。

大联盟表示需要时间进一步考虑下一步的行动,届时会向公众公布决定。在政府总部外集会的民众普遍认为,梁振英并无说明是否撤回,他们不接受所谓的修改,并要求梁振英与集会人士直接对话。

晚上不停有大批民众参加集会,大联盟表示有10万人出席。

主持人:港人为什么要全民抵制国民教育,为什么把国民教育称为〝洗脑〞,那么这一次他们的集会游行以及接力绝食是由少数人操控的呢?还是反映了香港的民意?那么香港人的此举对于中国大陆有什么样的影响,国际社会对此怎么看?今天我们是热线直播节目,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参与讨论,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您也可以通过Skype,与我们语音或文字互动,Skype 的ID是RDHD2008,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也可以拨打我们的免费热线电话400-670-1668,接通之后再拨899-116-0297#。

同时我们的节目也可以通过拨打电话及时的收听24小时的节目,北美电话号码是+1-832-551-5015。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您还可以通过爱博电视即时收看,而无需翻墙软件。爱博电视的下载方式,一种是通过动态网、无界网等翻墙软件登录到www.ippotv.com下载该软件;或者是通过海外的电子邮箱gmail、hotmail给ippotv2011@gmail.com发送一封电子邮件,该邮件的主题是〝1234〞,您就可以收到最新版本的爱博电视软件。Apple、Android手机或平板电脑用户可通过Apple App Store 或Google Play Store 下载 iNTD 应用软体。

那我们就开始今天的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现场有两位嘉宾,一位是竹学叶博士,竹博士您好。

竹学叶:你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杰森博士,杰森博士您好。那我们看到这一次港人很多人出来,而且分好几次大规模的出来,来反对港府,抵制港府推行的这个国民教育科,而且把它称为是〝洗脑教育〞,那么这个洗脑教育,或者说国民教育到底是个什么呢?

杰森:它事实上是7月5日,当时各个学校,香港的很多学校拿到了一个20本的材料,就是要推行叫做〝德育及国民教育科〞的一个大纲,当然第二天媒体就广泛报导了,发现这个材料完全是中共在大陆实行的一套教育方案,它就是歪曲历史。谈到中国历史上的比如说〝六四〞等等只字不提,只是讲中共辉煌,同时混淆一个基本的概念,就是把中共的一党独裁这样的方式,它起个名字叫〝中国模式〞,说中国模式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与此同时,把美国这种多党竞争,多党选举制,说成是祸国殃民,整个带来世界的灾难。

整个这一系列它完全是把很多中共宣传材料,按我们在外头人的说法就是说,一些观点作为事实,它准备给一个从6岁到9岁的小孩开始讲。那么我们都知道了小孩子就是像一张白纸,你画上什么就是什么,只要你有点判断力觉得很愚昧的观点,给小孩教的时候,你把它当事实教的时候就变成小孩他衡量未来、衡量世界的标准了,这个事实上就在毒害整个未来这一代。

中国大陆已经因为一系列的这种毒害教育下出现的一些问题,而要在香港推行,使得香港失去真正的国际都市这种理念这样的基础,这是港人绝对不能容忍,所以说港人在这个事情上是绝对没有一点点妥协的地步的。所以说从最开始十几人,到后来的十几万人,连续的不停的在激化这个事情,两个月以后终于在昨天港府不得不退让,原来说3年必须每个学校都施行,现在各个学校自己决定,不规定3年的时间限制。

主持人:那您的意思是说,像他要推行的国民教育科,就很像比如说在中国大陆的历史课,或者是政治课这一类的,是吗?

竹学叶:我觉得是这样,从大陆受教育的这些人,其实是有切身感受。这次香港能有这么多人出来,对我的感觉还是比较震撼,因为我回想一下,我对这个事情的看法,我一直以为这种教育本身,因为我们习以为常,香港人无非是所谓纸醉金迷啊,只是认钱啊,这是我们受教育的时候,对香港人的印象,所以觉得香港人可能不大会在乎这个东西。但是现在看来,香港人其实对大陆共产党做的那一套是有很深的了解。

就是说这种教育看起来好像是一个简简单单,给小孩上一个什么课的那个,在大陆人看来不会有什么大的关系,但是这牵扯到以后香港的未来,牵扯到香港以后社会的生态到底怎么样,社会的走向怎么样。所以我注意到十八、九岁,甚至更年轻的这一些学生,他们在报导中表达出来的意见,是关心他们以后的这些后代,会不会是非不分,黑白颠倒。

所以我觉得香港人他表现出来的这种状态,对大陆人来讲可能是一种,有的人觉得怎么会这么样激烈的反应。因为我们一直受共产党的这个教育啊,国民教育不就是关于所谓的历史啊,对近代史的教育啊,对中国现状的了解啊,这些在大陆看来很正常的一件事情,而在香港人的反应,就我这样的人,出来已经很多年了,我也觉得香港人还真是不简单耶,居然能对这样的事情看得这么清楚,所以我也觉得很震撼。

杰森:大陆人其实已经被中共教育成了一种,就是说是两种生活态度,就是说因为我们知道,我连在大陆考研究生都得考政治课,因为政治课的那个……

主持人:所以它这个教材是不是就很像我刚才问的那个问题?

杰森:对,它给的那个20本书里头,90%的材料是直接拿大陆材料过来的,所以它叫〝红化〞。

主持人:就相当于大陆的哪些教材呢?比如说像小学生上课的这些。

杰森:它基本上有一些中国的地理、历史知识,但是凡是涉及到近代史的一部分,几乎全是美化中共的,而且对于目前国际的政治结构,社会政治形势,它完全是扭曲的在讲,而且有一些混淆党、国家,爱党、爱国这样基本概念,它事实上是把在国内推行的那套,想搬到香港来做这样的事情。

竹学叶:我觉得刚才那个片子里面可以看出来,其它报导也提到了,像特首他在回应民众要求的时候讲的话,其实已经表明了为什么要去推行这个东西,他说要增强国家意识,也就是说在共产党看来,香港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真正的认同把共产党当作中国,就是党、国还是分得比较清楚的,所以他用的词所谓〝香港人 要认清国家〞还是很重要的,意思是说,没有把共产党和中国混起来,这一点始终让共产党不满意。

所以它这种教育本身,我觉得很大的一点就是希望香港以后的下一代,当然已经成年的,有固定的世界观的这些人,它可能不大指望说他们通过这样的教育很快转变,要教育孩子嘛,所以希望孩子们以后把共产党和中国等同起来,把中国这么一个辐员辽阔的国家,认同于共产党,所以要有国家的自豪感。我觉得它忧心的是香港统治了十几年之后,仍然不能够在社会意识型态上、文化上认同共产党,它觉得是一种忧虑。

杰森:这是由于香港人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保留好于大陆人。

主持人:我们看在这一次,比如说像大陆人看,就是说教材就是教材,干嘛要说是洗脑呢?尤其我相信你们可能都经历过这种,我们在出国的时候,比如说美国人跟我们说,你们中国都是洗脑教育,我们就觉得你把我们全当成傻子了吗?我们都受过高等教育,我们怎么会被洗脑呢?就是难以接受。但港人为什么要把这种国民教育看成一种洗脑教育呢?

杰森:我想你就对比一下,在美国这儿的小学教育和在香港它要推行的,在这个地方就非常明显。像我女儿她小学三年级、四年级的时候,她已经开始明确的 说,给一个说这是事实,这是观点,就是他一定要问你,他就专门考这是事实还是观点;这是一个重要的判断,因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认识问题的思维方式。就是说你只有基于事实形成你的观点,这个观点才是一个正确的观点,而中共的教育为啥我们叫它洗脑呢?它把事实在扭曲,而且把观点和事实混在一块给你讲。

主持人:比如?

杰森:比如说,你就说中共说它中国模式现在是这个世界推行的,美国的两党竞争是造成拉丁美洲混乱,这就是它教材中的一部分。那么第一,这个事实是扭曲 的;第二,这只是中共的一个观点,但是当你把这个话当为课本,要考试的一个课本,给一个6岁的小孩讲的时候,那么6岁小孩就会认为这是事实,那么当他认为这是事实的时候,他就会以这个作为未来衡量世界一切事情的标准,那么他的世界观就是扭曲的,未来他在处理国际事务,那些观点都是扭曲的。

这是为什么我们看到很多现在,到已经身处海外的中国留学生,仍然不能跟美国社会接触,仍然要完全坚持中共给他灌输那一套看世界的观点,就是因为在他5、6岁的时候,形成世界观的时候,已经完全被中共的教育体系,把观点、事实扭曲了,把整个正确、错误扭曲了,整个最后形成这样一个方式。所以在中国很多时候很多东西说不清楚,中国人就说,唉呀,中共只要说你错,那就是错,本身这就是非常明显的一个党文化中间教育出来的结果。

主持人:好,我们现在接一下观众朋友电话,第一位是意大利的金先生,金先生您好。那我们接听下一位纽约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纽约王先生:安娜你好,贵宾好。中国大陆的所有的教育通通是洗脑,打个比方,〝二万五千里长征〞你们大陆出来的人都晓得,是不是二万五千里长征?不是!二万五千里大逃亡!从江西逃到延安的时候,二十多万人,到了延安只有一万八千个人,这明明是大逃亡,它说长征,这是不是洗脑啊,所以的大陆上的言语通通是洗脑。就跟刚刚贵宾讲的,我们刚刚出来的时候,你们说我们是洗脑,我们都不相信,有刚刚出来的,我们很多大陆出来的同志,你跟他接触,你讲毛泽东不好,他马上跟你翻脸,等他来美国7、8年以后,他才慢慢的反应过来,对对对,的确毛泽东是不好。

所以它的教育到了香港,它绝对不会说二万五千里是大逃亡,它也绝对不会讲共产党在大陆做了很多坏事,它也绝对不会讲孔子、孟子是我们中国伟大的哲学家,它绝对不会讲这些;它一定会讲那些我们在大陆怎么样建设中国啊,中国怎么怎么美好啊,它一定搞这些东西。所以香港人非常聪明,香港人才是真正的中国人。我是这个看法,谢谢。

主持人:谢谢王先生。我们接听下一位巴黎的金先生,金先生您好。

巴黎金先生:你好,主持人,我的想法我是这么想,我支持香港人,香港人是真正明白爱国。什么叫爱国?这个新的国民教育科,这不是爱国的,这是共产党它 的阴谋。我是北大出来的,我读大陆硕士,我根本不明白这个民主,我从来不知道。我支持他们取消国民教育科,这个国民教育科都是共产党的,所以说我们通过香港人把中国继续搞民主化,香港人起来,海外华侨都得起来,和共产党这个败类斗争到底,我们是发动民主革命。

主持人:谢谢金先生。我们接下一位加拿大的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好。

加拿大王先生:你好。共产党说这一套,本质上它们所作所为,就是试图把香港人太监化,所谓〝太监化〞就是想把人性中一个最宝贵的钻石给割掉,应该讲从历史长远观点来看,它肯定是不会成功的。像我这样的人,多年受共产党教育,可是我对共产党厌恶至极;但是另外一方面,虽然它不会成功,但是毕竟它会拉一部分人永远的太监化了,即使他移民海外,他依然恢复不了他正常的功能。

另外,作为一个香港普通老百姓,被迫接受这样的教育是在浪费时间,而这浪费时间就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香港人最宝贵的生活方式被逐步的侵袭,所以香港人这样的反抗是一定要坚持下去的,千万不能妥协退让。

主持人:好,谢谢王先生。观众朋友,我们刚刚谈到了国民教育洗脑课程,它的教材主要的内容是哪些;另外,就是杰森博士谈到,主要是从中国大陆照搬的一些课本,那我们在大陆的人可能都了解,都有一些什么,这样的话对港人有什么影响?港人此举对大陆有什么样的影响?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646-519-2879参与讨论。

我们接听两位观众朋友的电话,我们再来回应。下一位是中国河北的刘先生,刘先生您好。

河北刘先生:你好。我们上小学的时候,学科里面有一个邱少云的故事,后来我长大了,我看了网路,才知道邱少云的故事是虚假的,当时被蒙蔽不动脑子。邱少云他即便是被烧死,他自己可以不说话,但他带着那个枪,他不带武器上战场,那怎么能够叫战士呢?所以说那个他的枪不可能不说话,他的手榴弹不可能不响,我知道这是假的。前一阵子我碰到几个小学生,小女孩,她们刚开学有人有书,她们是五年级,我就翻翻看,正好在某一课,仍然有〝我的战友邱少云〞这个故事,等于小学生还在被蒙蔽,还拿这样的书来蒙蔽,所以我觉得香港抵制这个国民教育科是对的。

主持人:谢谢刘先生。我们接听下一位上海的彭先生,彭先生您好。

上海彭先生:老师好,主持人好。我觉得中国大陆的教育是这样,理工科是打着毛泽东的口号,文科是当党的鸭嘴喉舌;香港、台湾它在世界前一百所,前二百所大学已经占比大陆多得多了,它已经有自己的特色。为什么梁振英还要这样子做?就是要模仿大陆的教育推行到香港,应该把香港的特色拿到大陆来才是真正的征服大家。中国现在道德沦丧,人们成功的标志就是升官发财,捞到钱、捞到权才是真,这本来就是危害人类的一个教育方式。好,谢谢两位老师。

主持人:好,谢谢观众朋友的意见,那我们来回应一下,杰森先请。

杰森:大家都谈得很好,加拿大王先生特别谈到了〝太监化〞这个问题,事实上是。就是说中共的教育里头,我们从小到大教的这些教育,把很多有历史争议的事情给你灌输成一个定论,比如说它把自己的近代史就按这个方式,你不按这样的回答,你考不上中学、你考不上大学、你考不上研究生。

它所有的考试,像研究生正式考试老师复习的时候就说这三点:第一,党的正确领导,就是这次运动靠党的力量;第二,是靠结合群众,第三是靠什么…,就这三点答对了你得分,答不对你就得不了分。我考工程类的硕士,它也得让我回答这样的问题,但是这个过程中我当然是考完试摇头扔掉了,但是很多人他真的是背下来了,而且你从小这东西装到脑子里面,那肯定是起负作用的。

确实这个过程形成了啥呢?形成了对于很多问题简单化、片面化接受这样的思维方式。我们到美国以后你会发现,很多很多历史问题、社会问题,它是多方的,而且要通过多方的妥协、共同商量达到一个社会共容的现实。中共简单的把一些问题公式化,这种思维方式对于人是很大的负面影响,而且它对于权力、对于强权这种因素影响很大。很多人最后的结论结果就是刚才我谈到的,中共让我这么做我就觉得是对的,中共镇压你你就一定是错的,这样的思维方式其实就是阉割了他大脑中间的很重要的独立思维这部分,我觉得〝太监化〞我理解可能就是这样的概念。

上海彭先生谈的很有趣,从目前香港只有一千几百万人,它已经形成了2、3所世界最有名的大学,台湾人口也不过就是几百万,它也形成了世界最有名的几个大学,而大陆几千所大学才能形成几个,而且整个来说,世界跟香港和台湾更接近,应该是把香港和台湾的教育模式搬到中国大陆去,而不应该是把大陆洗脑的教材搬到香港。香港人这种做法是捍卫自己现有的教育体制,你要是丧失了这个,香港最吸引人的地方可能就丧失掉了。

竹学叶:刚才河北的刘先生讲得邱少云的故事,我觉得是这样,他自己都已经提到了,当初不动脑子,这个不动脑子是至关重要的,在中小学教育的时候我们最主要的是要背,要知道什么观点是正确的,你一定要把这个理解透,这样你答题才能够对、才能得分、才能升学。这样长期毒化的结果是你不去看事实,就是看观点。共产党想要什么,你这样去做才是对的,开始的时候你不知不觉,最终你会以共产党为标准,所以很多人觉得我知道共产党怎么回事,我不会受它害的,但是你长期在这种环境下,你不知不觉会跟着共产党的指挥棒去转。

比如说我们上学的时候说国民党如何如何,全是那种非常邪恶的字眼加在上面,所以我等到已经三十几岁了出国,到了蒙特利亚到国民党的党部大楼旁边,我要躲得远远的走,我怕别人看见我靠近了这栋大楼。就是我知道共产党说的不对,但是我仍然是这么样去对待这样一件事情,所以说那个仇恨宣传,那个观点,是非不分啊,时间长了之后,人们看问题的角度、看问题的态度完全就是共产党所需要的那种状态。

所以我觉得香港抵制这种所谓的国民教育,所谓的德育,它实际上就是不希望变成我描述的当时那样的人。我当时出国的时候,我相信香港、台湾人看我是很怪的,这个人怎么这个样子,说话、办事怎么就不按常规呢?我觉得我们很多中国人确实是自己不能认识到这一点,所以我觉得不动脑子,后面是非不分以及到共产党想让你干什么,你觉得你没去干,实际上也是按照它的要求去做了。

就像迫害,每次都知道迫害是错的,每次政治运动,大家深恶痛绝,但是等到共产党要迫害某些团体、某些个人像法轮功的时候,很多人就是去斗啊、去批判,他明知道这不是事实也去做,为什么?共产党要求的嘛。你们形成了这一套世界观、这套处事方式之后,自然而然就是按照共产党的要求去就。所以这对一个社会危害是极大的,不是所谓〝上一门课〞这么简单。

杰森:所谓〝德育教育〞是让人心里能接受的东西,但是成为一门科目,必修课你得考试,考试就有分数,分数就可能影响其它东西,那么就得有标准答案,当我不接受这个东西,我必须按标准答案回答的时候已经在扭曲自己的性格了,事实上我们自己无意识已经在做这样的事了,把不对的事作为标准答案写在纸上。

这种运作的方式,其实就是现在中国运行的方式,每个官员在说自己不相信的事,老百姓在听自己不相信的事,每天报纸上读的自己也不相信,但是我们每个人都在做,这就是中国目前运作方式。这个运作方式也就是这个教育体制创造出来的人搞出来的。你知道这是很可笑的,但是你觉得这是标准答案,为了生存就得这么做。

主持人:说到国民教育,我们知道很多国家其实都有国民教育的课程,比如美国主要是谈美国的历史、美国的立国价值、美国立国之本是什么,美国为什么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最近的奥运会,有不同肤色的美国人在获得奖牌时,你能看得出他是发自内心的感到他作为一个美国人很骄傲,他获得奖牌觉得真是一种荣耀,对他的国家也是一种荣耀。

我们再看亚洲,和中国离得比较近的日本、韩国。日本人有一种文化,比如天皇;很多日本的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非常相类似,比如儒家文化、佛家文化等等,它的国民教育,比如在〝311〞海啸的时候,我们就看到它所体现出来日本的国民性,其实也是通过它不断的教育出来的,那么他就会表现出这样。

那么在中国大陆,通过这几十年中共的教育,我们也看到中国人在海外其它国家、其它不同民族之间,人家对我们的认识是:这就是现在的中国人。您觉得这种教育的结果会有什么不同吗?

杰森:比如中共把国家的生日订为10月1日,很多香港人就很反感,因为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你为什么把你中共执政的日子作为生日?这是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它把中国几千年的传统割裂了,把中共作为中国的代表,某种意义上讲是把党、国都混淆到一块的概念。像你刚才谈到,就是因为这样细枝末节的教育方式,使得大陆人出来以后所展现出的方式让很多人都接受不了,包括台湾人都对他们接受不了。香港人、台湾人其实是比中国大陆人更加有中国人的传统观念。

主持人:您说传统的中国人所谓的国民教育主要它教育什么呢?

竹学叶:我觉得〝国民教育〞,在共产党体制下这个词的涵义,和共产党之外的人们的解读是不一样的。本来人就是要接受教育的,对国民进行教育也是政府应该支持的一项事业,教育人们要有文化,那么所有教材必须是正确的。而正确的标准,我想人类最基本的应该得符合人性、符合历史、是事实,这才叫教育,否则你用虚假的东西硬塞给某些人,这就不叫教育。

尤其它这一次叫〝德育及国民教育科〞,我在上学的时候这叫〝政治课〞,不叫〝德育〞,后来政治好像太过明显了,就改为叫〝思想品德〞,还有叫〝德育〞,意思这是你的道德品质方面的事情,这样就和传统的道德文化混在一起了;但它教的是共产党的观点,你要拒绝的话它说你不讲道德,好像不接受教育,其实它就是把这件事情已经搅混了。

而我理解,世界各国对于国民的教育是政府提供的一项服务,而真正教育的内容并不是由政府来指定,而是由专门的机构,文化机构来审定你这样的东西,而且有媒体、有社会的监督。比如说二次世界大战,如果你在全世界公开的说,蒋介石不抗日,是共产党把日本人打走了。你这个事情如果是在一个开放的社会里你就不能讲,你只有在一个封闭的……

主持人:为什么不能讲?

竹学叶:因为全世界都知道事实不是这样。在我看来它就不是一个教育,它就是一个洗脑,把一个不真实的东西,灌输到国民而且是从小孩子做起,所以这是一个非常……

主持人:而且让你接触不到很多真实的东西。

杰森:我们可以对比美国的小学生,美国历史上比如说有奴隶制度,这是美国黑暗的一面,另外对当时印地安人的屠杀;我看我女儿的教育,他们都讲,而且是批判的讲。这是一个民族自信的表现,当你承认历史上犯了一些不是很正确事情的时候,你未来就不会犯相同的错误。

中共我想在它所有的历史上,比如在教育的时候,为什么〝六四〞屠杀一字不讲?为什么在四川地震的时候,倒塌那么多学校,你只字不提?像毒奶粉这样的社会问题你只字不提,等等这样的问题,你可以看到,它事实上就是扭曲历史,这个是非常可怕的。当它用扭曲历史的方式在讲历史的时候,小孩子接受的就是虚假的历史。

但是我反覆谈到一句话就是,小孩子就像一张白纸,这张白纸你画的第一笔,就是这个白纸以后的这个图形的基础,你画出这一笔以后就围着这个图案画,所以说这就是最可怕。为什么它从6岁的小孩教起,这是它能开始毒害的一群人,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所以香港人就说,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要走出来。

主持人:好,我们现在再接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广东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广东王先生:香港现在的国民教育,国民教育是中共伟大的作法……

主持人:没有太听清,他说什么中共是伟大光荣正确的?

杰森:对,这个人他是刚才想打进来。

主持人:很多观众把这位称为是五毛,他们称他为张五毛。那我们不管他是什么了,其实我觉得像这样的人比如说在中国的这种中文的网上,有很多类似这位张五毛先生这样的人。那么他用不同的名字、不同的电话打进来。那么他比如说这共产党好、伟大光荣正确类似这种,那么我们再分析一下就是说为什么他会这样?他真的认为共产党伟大光明?

杰森:他是代表一群中国人,这群中国人我们叫他是昧着良心、唯利是图的一群中国人。那你要是真的让他在中国生活,让他作为一个农民工在中国生存,那么我想他内心当然知道生活的痛苦,中国社会的不公,方方面面的这种问题。但是他每次打进来他一定是收钱的,比如说在这个过程中的话,当然我们也知道中共很愚蠢,就是说他起的作用,事实上是立一个中共丑恶反面标竿的作用。其实中共要有一点点脑子它就不应该再给这个人钱了,因为他每次说话都是这样,〝哒哒哒〞说一群那种大家谁也听不太清楚,而且就是非常愚蠢、非常可笑的话,这样的话,其实只能展现出中共的愚蠢。但是中共它就是这么个运作方式,没有人真心的给中共做事,所有的人都只是拿幌子。中共每年海外像这样的投资是几百个亿,作为统战的这种专门投资。

主持人:不过说到这种现象,如果这样一个人,他在一个自由开放的社会,他这样的话人家会……

杰森:他就在自由开放的社会。

主持人:对,人家会觉得挺不可思议的,但是他自己并不这样认为。

杰森:他知道自己很……他很紧张,你不觉得他每次打进来都特别紧张吗?

竹学叶:就像加拿大的王先生一开始就讲了,他说对于有些人这种〝太监化〞是不会成功的,他有自己的思考,但是有些人他就是永远被阉割了,他失掉了作为一个人,比如说我应该分清是非,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好的坏的,这个要分清楚,如果一个人失掉了最基本的这些价值理念的话,那就是谁强就是谁对。所以共产党那个〝枪杆子里出政权〞呀,什么〝谎话说一千遍就是真理〞呀,这些东西被有些人接受了之后,不管你对错,只要有钱、只要有利,我就说他是好的。

那么这样的人其实给香港民众已经立了一个很恶劣的形象摆在这。如果期待刚才这位自称〝广东王先生〞的到香港去,站在那儿说中国如何的好,我想香港人马上就看到:哇!教育结果就是这样的人!那可能更加坚定香港人抵制洗脑的一个决心。所以我觉得刚才杰森讲的共产党很愚蠢,我觉得对于明白人而言,这种奴化的结果确实是让人看了很难受,也替这位王先生很可怜,对于迷在其中的人他不自知。

主持人:我觉得像王先生这种人如果他是在中国大陆,我觉得我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在中国大陆普遍是这样的,但是他在海外这样自由开放的世界,他完全有机会了解。

杰森:这种现象我刚才谈到一个概念,当他5、6岁的时候他的第一张白纸上画成这个图以后,他以后可能就接着这个继续画,他这个基础已经定好了;这就是我说的那种初期教育是最关键的。

主持人:我们再接两位观众朋友的电话,第一位是匈牙利的观众,您好。

匈牙利观众:主持人好,嘉宾好。我想说两个话题,一个是针对每次节目有观众打电话进来刚才所说的〝捣乱〞,我有不同的看法。我觉得这些人他其实明确的告诉我他是在执行任务,但是他也反对中国共产党,你看他说话语无伦次,敷衍了事的,他为了生活所迫不得不这么做,所以我们应该理解他们。

再来一个,关于香港国民教育这个事情,我当时听了以后我觉得共产党做事祸国殃民,从来没有长远眼光,但是唯独这件事情它们很有长远眼光,它们都丢到下一代了,它想把它们政权一代一代传下去,所以它才有这种做法。但是我认为这是一厢情愿的,连它们自己都没谱能执政多长时间,因为现在社会是一个世界性开放的世界它不可能光靠教育下一代,人的一生比重来说也降到很低了,因为我们有各方面的信息。我觉得它真是一厢情愿的,它这个掌权我觉得不会太久。

主持人:好,谢谢匈牙利这位观众朋友。我们再接听下一位内蒙的刘先生,刘先生您好。

内蒙刘先生:主持人好,嘉宾好。我第一次打进来,比如说您刚才提到香港和台湾还有我们内地的一些不同,主要的这种文化的差异在那里?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刘先生的问题。那我们再接一位洛杉矶李先生的电话,李先生您好。

洛杉矶李先生:你好。我讲一讲香港人为什么要抵制国民教育呢?你看共产党几十年不是要全国人民学雷锋吗?现在的贪官不是全部都是贪官,都是 学雷锋的吗?所以香港的人不喜欢他们,就是这样。

主持人:好,谢谢。那我们来回应一下刚才内蒙刘先生的问题。

杰森:我自己的感觉,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香港、台湾人他有中国传统的一种谦卑礼让那种态度,大陆人第一印象就是比较强比较硬比较爱斗,这是我来美国跟两边人接触第一印象。香港人他们不把话说的很满,而且有那种谦虚礼让那种态度,这个后来我理解了以后,我能理解这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根本的一个东西,你要真认识中国传统文化你会自然形成这种气质,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根本。

而中共给我们教的呢?它把很多问题绝对化、简单化,很多问题有阶级矛盾不肯调和,他把很多问题就认为只有斗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而且斗的过程中你得要有这种怕强的概念,如果人家手腕比你劲的时候,人家有强权的时候你要退缩;又狠又弱,大陆人有时候显出这样一种状态。

竹学叶:我觉得最基本在行为方式上,很多人都能看出来,我遇到一个瑞典人他是一个男士,到台湾定居娶了一个台湾太太,我问他说,你能分得清大陆人跟台湾人嘛?他很夸张啊,他表示说,百里以外我都能分得清,他们走路的架势,这是一个外国人,当然他很夸张。后来我就问他为什么?他说你看,大陆人走路的架势不像台湾人一样,走路你可以看他晃动都不一样,大陆人就是大摇大摆的,横的都可能,说话那个老远就张三、李四什么什么就会大声嚷嚷,旁若无人,凡是高声说话的,基本上你可以判断可能就是大陆来的,或者出来时间不长。

而你跟香港人接触的时候,哎,张先生我有个想法,你看怎么样啊;他会跟你商量。大陆人说,哎,帮我这个弄一下怎么样,那个给我怎么样;他是一种很强为的,就是说有点霸道。这个东西我相信是中国共产党长期这种斗争的环境造成的,就我刚才讲的,一旦说你遇到一个强权,一个高官。你看那个表现很不自信的也一定是大陆人,而表现很坦然,这个见某一个议员,见某一个政府官员的时候,你发现台湾人、香港人,没关系啦,这是某某市长啦;他不会像这这是市长,好像大陆人就觉得见一个官员好像很了不得。

这种东西我觉得可以区分,当然深层的原因刚才杰森已经讲了,就是一个民族,一个个人如果没有一个很深的文化在后面支撑着的话,你是很虚的,你没有根,为什么很多中国人讲落叶归根,他觉得那片土地是他的,那片文化是他的,那儿有他的父老乡亲。但是你说要归根到共产党,很多人当然就不愿意了,这是一个什么东西啊,几十年把中国文化破坏掉了,经济、生态各方面破坏掉,这些年不顾这种长远的这种稳定,而高速的所谓投资发展,已经搞得中国已经可能后来子孙就没有饭吃,像这样一个党,谁会归属于它呢?

所以说它这样去强制推行所谓的德育和国民教育,香港人已经看到大陆已经搞成这个样子,毒奶粉、毒米,这么教育的结果,几十年变成这样的社会,当然是拒绝去接受的了。所以我觉得也是因为国内的现状,使得香港人更清醒。

主持人:您说到归属感,刚才我们谈到不同的民族和国家,比如说像美国,他走到各地,他就以美国的这种它的价值理念为骄傲,他说我是自由的一个国家,民主的国家,包容的国家;那你比如说到日本,日本人大家都知道,是这种非常坚忍的国家,不论在什么事情,就是说它可以绝地逢生,二战的时候,我们看东京完全就是一片废墟,全部除了这个皇宫,和它国会大厦全部都被炸平了,而且加上广岛。

那么在中国我们知道,大家在国际社会上,很多的非华人,他们对中国的文化都非常的仰慕和敬仰,包括在日本,他们都说这个东西是从中国传过来的,他们对中国的传统其实是非常崇敬、崇拜的。但是对我们这几十年真正在中国长大的人来说,你觉得我们为什么没有留下,比如我们被人称为礼仪之邦,那些东西为什么没有,是跟中共的教育有关吗?

杰森:那当然了。一个民族它的形成其实不是靠肤色简单决定的,犹太人黑白的都有,它事实上是靠文化凝聚一个民族的,有文化才有民族的凝聚感。中国几千年的传承文化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连续承传几千年的文化,是世界上最强有力的文化,而历史上不管是满清入侵,还是蒙古人入侵,最后我不敢说融进去了,但是侵略中国的民族基本上都被中国文化给融合了,这就是中国文化的强大所在。而且中国文化是用五千年证实了的一个成功的文化,因为这个文化,你可以创造出智慧的人,你可以创造出一个给人类带来稳定的社会。

这样一个已经被五千年验证的文化,但是它却跟中共的理念是违背的,那么中共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它就一定要针对这个文化下手。这也就是为什么香港人,你看很多香港电影,他们非常的维持传统文化,不管是对神的敬仰,各种这样的形式,他都是尊重传统文化,他不反对〝中国人〞这样的概念,但是他反对的事实上是被中共化的〝中国〞这个概念。

竹学叶:其实我们稍微回头看一下,共产党的洗脑教育说,封建社会是如何如何黑暗,实际上我们回头从文化角度来看,所有的帝王他都要用文化来教育自己、教育国民,他要借用文化来统治。也就是说,不管至高无上的皇权,多么样的崇高,但是你要在文化之下,要奉孔子为至圣先师,所以说大家是在一个文化之下来生活。

而共产党恰恰相反,共产党要把所有的文化打倒,要把它清除,搞起文化大革命,最后人民没有这些文化以后,要求你以共产党为标准。这样的话,可以看出共产党是一个反传统文化,就是你真正做为一个中国人,你想说我是个中国人的话,你发现共产党与你格格不入,没有办法接受了。所以我觉得香港这些事情跟文化本身的特性有关。

主持人:我们再接几位观众朋友的电话。我们接下一位纽约周先生的电话,周先生您好。

纽约周先生:嘉宾好,主持人好。首先讲香港人本来非常有爱心的,不管大陆出现什么事情,或世界其他国家出现什么事情,香港人是首先站起来支援大陆或其他国家的。而中国大产生的就是薄熙来这样的人,包括那个杨达才这样的〝七块表〞,在飞机上打架的国民,或者是什么呢?就像韩峰在日记里面写的,嫖妓多少次,然后贪污受贿多少次,喝酒多少次,在两年之内;他里面全部是吃喝嫖赌然后加上贪污。像这样的国民教育,如果教育出来的都是像薄熙来这样的人,当然是不行的。

所以说香港抵制这个国民教育科,是非常正确的,是明智的。我们知道在美国,我们很多人甚至没有身分甚至是非法移民,但是美国人不歧视他们。而在大陆,你家里的农村亲戚,哪怕是农村的,那个官员嘴脸就非常难看。这样的国民教育培养出来的人,你想还有什么?!包括毒奶粉,还靠新西兰的总理来反对,如果没有新西兰总理的话,中国的老百姓说不定现在还在喝毒奶粉呢!

主持人:好。谢谢周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德国林先生的电话,林先生您好。

德国林先生:嘉宾好,主持人好。香港人反对这种所谓爱国主义教育,是他们反奴化教育的一种表现。在中国来讲,所有的中国人,绝大多数中国人没有人权,政府只有给他们一种权利,向政府卖笑的权利。

主持人:好,谢谢林先生。我们接下一位新泽西州彭先生的电话,彭先生您好。

新泽西州彭先生:主持人好,嘉宾好。安娜主播所讲的观点我很赞成,外边的世界也有国民教育,但是中共所谓的国民教育,它就是把共产党的观点加进去了。我一向对香港的这些维权、法轮功啊,从心里都很支持,因为我本人也从大陆上海跑到香港,因为逃避这个共祸,跑到香港。一定要支持香港抵制共祸。

主持人:好,谢谢彭先生。我们再接最后一位加州吴先生的电话。吴先生您好。

加州吴先生:您好,大家好。香港人反对的不是中国的国民教育,它是中共的共奴教育,香港人不愿意做共奴,所以必须要反对共奴教育。谢谢。

主持人:谢谢吴先生。那我们来回应一下,竹博士?

竹学叶:大家看得很清楚,教育本身是一件好事情,我觉得反对共产党的奴化教育这一点,我觉得也是这么多年开放了之后,人们看到了大陆的一些现状。那么把这些现状追究下去,刚才有些人提到了毒奶粉啊……说不完啦!从高尚的教师、医师、护士这样的人们仰慕的职业,一直到最普通的职业,都是普遍不讲道德,如果你去指责个别人就显得不公,追究下去就会发现是共产党长期教育的结果,如果香港人看不清这一点,那香港人就很危险了。所以我觉得现在有这么多人站出来,而且是以青年人为主,我觉得共产党在香港这种奴化教育肯定不能成,就像前面有观众看到,它是一厢情愿。

主持人:那我们看到在中国大陆,比如说80后、90后,他们经常能破网翻墙看到外面的世界,那么对他们来说,他们就有不同的角度看待中国的各种事情,那您……

杰森:就像刚才匈牙利有位先生谈到一个很好的观点,事实上现在因为互联网信息的推行,所以一个单纯的学校教育在整个人形成思想观点的过程中,占的比例已经非常非常少了。我们可以看到中共此时此刻不光是往香港推它所谓的文化教育,是一个很愚蠢的作法,其实它努力的往大陆推也是满愚蠢的作法,而且香港这次的事情反过来对大陆有非常正面的意义。

很多大陆的网民在讨论这件事情。我们知道中共在拼命的封网,不让这个消息往国内传,但是有人说有12万人上街,居然大陆的报纸只字不提。后来没办法,微博只要出这个消息就删,后来微博发一个消息说:12万人都去买最新的iPhone5,请你赶快关注这件事情。

用另一个角度,大陆为什么会这么堵呢?这就像Meryl Streep演的电影(片名《兰花贼》),大陆人如果开始质疑,根本上从自己一年级开始教育的时候,那么中共这个谎言体系就崩溃了,就像那个吃了药以后一下就意识到自己活在谎言中一样。所以这件事情反过来对大陆的影响,大陆是最害怕的。所以为什么中共最后赶快喊停这件事情,就是它发现这个事情开始往大陆延伸;华东政法学院有个教授只是发表了个观点,就被停止了教职。所以这个事情对大陆中共政府来说是非常恐怖的,因为它看到自己的谎言体系在崩溃。

竹学叶:我觉得香港这件事情大陆民众一定会慢慢知道,因为网络实际上是封不住的。那么香港人视为洪水猛兽的东西,大陆人已经习以为常的吃了、喝了几十年了,如果我们真的认真去对待这件事情,那么大陆人就应该去反省:哇!我们到底变成了什么样的人?我们变成了香港人拒绝成为的人。那么我们国家的前途,我们对共产党的一些看法是不是真的要从新审视一下。所以我觉得香港这件事情的意义绝不仅仅是所谓的抵制,而是对中国大陆所有民众的一个棒喝,我们应该怎么看待自己。

主持人:好,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就到这里,很多生在大陆的人就是接受这样的教育,大家很难从那里面脱开,但是互联网已经是非常发达了,所以很多的事实真相如果会翻墙的话,或者大家口耳相传也会了解很多。也许了解真相就让人了解更多不同的看法、不同的观点,也了解人家是怎么看我们中国大陆的人,那么了解真相之后也就能够做出独立的思考和判断。如果您有什么其他的想法跟我们分享的话,可以写我们的反馈邮箱feedback@ntdtv.com。谢谢各位收看,再见。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州 2012-09-12
中共现在已经不得人心,社会问题都是由一党专政引起的,社会不满情绪高涨,支持香港的民主自由,反独栽统治
京城 2012-09-10
王先生说了太绝对了,我在20多年前就已经给毛泽东定了罪;就是中华民族的罪人,人民的公敌。所谓的红军长征就是土匪大逃亡。现在大陆的80,90后早就不相信共产党了。我们大陆民众支持港人抵制国民教育洗脑科,中华民族团结奋斗,齐心合力推翻邪恶的中国共产党,为中华民族的美好未来而努力奋斗。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