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世事关心】未来人的神话故事(上)

纪念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特别节目

纽约时间: 2012-06-11 04:32 A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2年5月13日讯】世事关心(212-1)纪念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特别节目 - 未来人的神话故事(上):法轮大法开启了亘古以来生命真正得度的过程。
广告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
今夕是何年

这个世界上,中国人在生命的深处有一种和天上的十分自然的联系,这种联系和宗教式的虔诚和敬畏还不完全一样,它起于自然,并由文化做载体,在悠悠岁月中,一点一点浸润到国人的生命中去……

在皓月当空,银色的光芒把繁华洗尽的时候,那些失意的才子、忙碌的商人、疲惫的农夫、得意的官场中人,在不经意间举目望去,皎洁的月光正从深黑的苍穹温柔的倾泻,它款款流入人的心中,抚平喜怒哀乐的皱褶。并在一瞬间联通一种从古到今绵延不断的宁谧,随之而来的是那一声古老的轻叹: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这一声叹息历经斗转星移,沧桑岁月,终于飘到了同在月下仰望苍穹的你、我、他之间。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不在青灯古佛旁,也不在晨钟暮鼓间,就在滚滚红尘的深处,有人终于听到了那一声对生命久远期盼的回应。这是怎样的回应啊?当我们走过艰难岁月蓦然回首之时,会发现他所蕴涵的我们永远无法完全了解的,比苍穹更深远的智慧,比苍穹更洪大的慈悲。他就是亘古以来第一次开启的,生命真正得度的真实过程。

对于未来的人来说,这段历史将是他们代代相传的神话故事。

纪念法轮大法洪传20周年特别节目-未来人的神话故事

第一部:破谜

让我们的故事从这个时代的中国开始讲起,它离月下起舞的苏轼已经有千年之遥。当月色隐去,朝阳喷薄而出的时候,此时的人们在忙碌些什么呢?

上个世纪8、90年代,这是很多中国人每天早上在公园里看到的景象,人们练的是10几年来骤然在中国大地上开始风行的气功,气功的出现从一开始就充满了神奇。虽然大多数人对它的源头知之甚少,但是,气功能治病,练气功能出特异功能,却是中国人耳熟能详的。

叶太太:〝也是看到一些很神奇的表演啊,气功表演之类的很神奇的东西,什么轻功表演,踩火柴盒啊,什么电灯泡,二百二之类的,两个手拿着,一点事也没有啊,那种事情那个神奇的表演,我们也都看过了,而且很多也都听了,听得就更神奇了……〞

这位叶太太,和当时大多数练气功的人一样,除了对特异功能感到神奇之外,还是多年的老病号,为了治病,叶太太练了很多种气功。据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统计,到1992年为止,全国有气功功派2400多种。练气功的人超过了一亿。而中国气功研究会所在地北京,就成了全国的气功活动中心。从1986年开始,北京开始定期举办气功讲座。叶太太和他的先生,当年在中国公安部任职的叶浩先生成了气功学习班的常客。

叶太太:〝北京中国科学研究会,中国科学气功研究会举办的是双周讲座,双周讲座在二、四的礼拜天都是有课的,我们都买长期课长期票,一买就是半年的票。北京还有个北京气功科学研究会,它呢,办个单周讲座,就是一、三的礼拜天它办,我们有时候感兴趣到那边还可以听,差不多每个礼拜天都这么忙的。〞

叶浩对气功的研究,比叶太太更深入,他接触气功的态度也非常谨慎。作为1959年从清华大学电子系毕业的知识分子,气功中的种种神奇现象强烈的冲击着他的无神论思想,叶浩决定要通过自己的研究来弄明白,气功到底是不是封建迷信,人为什么可以出特异功能?

原中国公安部高级官员叶浩:〝我研究气功就从宇宙学、天文学、系统学、控制论、信息论,所有的天文地理、地质中,我从所有这些科学领域中证明,有这么一个人类科学、生命科学,伟大的迷在,但是科学解释不了。〞

当叶先生在北京图书馆皓首穷经研究气功的时候,千里之外安徽合肥的一些年轻学子,此时也和他发出了相同的感叹。安徽合肥是中国顶尖学府-中国科技大学的所在地。当时在中科大读生物系的司阳参加了著名科学家钱学森主持的对气功的研究。

司阳:〝那么那时我本身就参加了,就像各个高校和高等研究所一样,我们学校也有气功和特异功能研究小组。当时我们研究和分析了很多气功和特异功能现象。有一次是全国气功和特异功能研究大会在我们学校召开的,那时候就做了很多实验,这里面涉及的东西非常多啦,包括从原封的药瓶里取药片,从烫好的玻璃管里,两边都封死的玻璃管里取一个有很长线的针,它放里面,就是为了延长这个过程,因为他要取出来的。在这个过程里面都是高速摄像机拍摄它的整个过程。还有同位素半衰期改变的实验,还有水的频谱实验,所以实验是做了很多了。所以,这些现象,各种各样的现象,包括识字啊,还有诱导识字,小孩的耳朵诱导识字,像这种实验做了很多了,所以这些现象对于我们研究者来讲是非常清楚是存在的,只不过现在科学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去解释它。〞

钱学森教授称气功为唯象科学。所谓〝唯象〞就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意思。尽管如此,在北京图书馆里面埋头苦读的叶浩,和在中科大用科学方法研究特异功能的司阳,最后都发现气功的源头指向了中国渊源流长的佛道两家修炼。

中国科技大学毕业生、软件公司副总裁司阳:〝有很多有特异功能的,他也同时在修练气功,甚至有很多的师父。后来就发现气功和特异功能的修炼方法里,基本上不是佛家的,就是道家的。〞

叶浩:〝我可以整天钻在图书馆看《道藏》,看《大藏经》,我就有这个工作方便,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禁书吧,所以,这个学完以后,我说,哦,原来中国真有修炼,根据太多了,谁谁是怎么回事,这都知道了。〞

在终于了解到气功的源头就是修炼之后,叶浩夫妇是非常激动的。

叶太太:〝如果佛道神存在,人的生命是永恒的,有那个轮回问题,轮回假如是真的话,那我们人必须得修炼,我们得让我们的生命处于圣洁啊,你不能让自己的生命处于很底层吧。〞

但是随之而来,他们发现自己又面临着一个更复杂的问题,那就是,到底如何去修炼?哪里有真正的师父?

叶浩:〝中国所有的门派我们都学过,而且都去实践过,但是它就有问题,所有人他不敢回答超过治病的问题,另外空间问题不讲,另外的生命形式不讲,为什么不讲,气功到底怎么回事不讲,什么都不讲。〞

叶太太:〝所以我们听来听去,听来听去,怎么也解不开我们脑子里的问题。所以后来都有点失望了。是不是气功就这么回事了?听来听去听不到东西,解不开我们的问题。〞

而同样因为研究气功而开始习练气功的司阳也面临着解不开的困惑。

司阳:〝我个人也在习练着一些气功的门派吧。但是气功本身呢,它仍然不能回答很多更根本的问题。其实当时,我人生里也一直在寻找。对于有些人生的大问题呢,一直还是在困惑之中,没有找到很好的答案。因为我总觉得,好像一个人从生下来也不知道就稀里糊涂生下来了,然后呢,长大很辛苦的就准备参与这种竞争的浪潮,在人生里就是拚搏吧,千辛万苦,千愁万苦,就是说在这个过程里参加竞争,为自己搏得一个比较舒适的生活吧。然后呢,免不了的就是最后总是要贫病满身,最后撒手人间。谁都是走这条路。然后好像如果我觉得搞不清楚到底为什么,整个这一切是为什么,那么受这些苦……何苦呢!〞

90年代初,中国的城市乡村、公园绿地随处可见练气功的人。他们的人生经历和心态各不相同,但是,气功的出现给他们提供了一个重新思考很多问题的机会,有些人固有的观念受到很大的冲击,有些人的世界观因此而改变,还有些人觉得自己的面前打开了一扇门,它将通向一个全新的世界。但是,与此同时,那些想继续探索下去的人们又都看到,气功这条似乎可以延伸下去,领人进入一个全新领域的路,却偏偏在祛病健身这个层次就戛然而止了,留给人们的依然是对生命和宇宙的无限困惑。

第二部:闻道

中国东北吉林省长春市有一个胜利公园,它和中国各地的其它公园一样,每天早晨都有晨练和练气功的人,人们在练完功之后喜欢聚在一起闲聊练气功的体会,1992年5月的一天,一位年轻人加入了这群气功爱好者的交谈。在谈话中大家立刻发现,这位年轻人所演示的功法和讲出的理论和他们习练的所有功法都不同。人们觉得他讲的太好了,于是都提出来跟他学习。

这位年轻人就是李洪志先生,他所讲授的就是后来大家熟知的法轮大法。当时许多不认识的人由此成了他讲法传功的第一批学员。

1992年5月13日,第一期法轮功学习班在长春第五中学举行。开班不久,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一位患有严重腰椎间盘突出的病人,被家人用担架抬进了学习班。

吉林教育台1999年健康ABC节目片段:〝李老师叫人把我抬上讲台……我就觉得不到三秒钟的时候,老师说你坐起来吧,果然我就坐起来了,老师说:你下地吧,当时我想我都仰着躺的人,我能坐起来吗?我真的就坐起来了,叫我下地我就下地了,老师说你已经好……〞

在这之后不久,北京的叶浩夫妇偶然去参加了一场临时安排的气功讲座。

叶太太:〝那么上午那个礼拜天呢就告诉大家,下午还有一个气功介绍,我们临时安排的,你们愿意来的来。那我当然去了。我去一听这两个小时的介绍,我就觉得,啊呀,这个功法太好了,这个功法太高了。那个时候他都不去了,我说我们赶快去报这个班的名,赶快去参加这个班。〞

叶浩夫妇听到的就是刚刚传出不久的法轮功。法轮功的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长春成功举办了两期学习班后,决定到北京传法。法轮功在中国大陆的传播就这样起步了。当人们还在以看看又出了一个什么气功师的心态来参加法轮功学习班的时候。李洪志先生开宗明义,讲了这样一段话。

李洪志先生讲法录像:〝也就是说呢,他们所传授的东西,都是祛病健身那一层次中的东西,这一点是肯定的。因为我是中国气功科研会的直属气功师,整个全国的气功形势我也知道。往高层次上传功,只有我一个人在做。目前全国只有我一个人在做。因为它牵扯到很高的问题,牵扯的面也很广,牵扯的历史渊源也很大。所以不是脑袋一热就想做就能做的来的事情。〞

同时,他还讲到──

〝我也不搞治病,也不搞像其他气功师搞什么表演啊,给你点什么信息啊等等做的这些事情,我不做。我就是往高层次上带人,传功、传法。〞

李洪志先生更明确的讲出了埋藏在〝气功〞这个名词下面的真相。

李洪志先生讲法录像:〝那么既然它有这么久远的年代的历史了,它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呢?有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会流传这么长时间,它是干什么的呢?这里边我可以告诉大家,我们是属于佛家气功,那么佛家气功最终的目的是干什么呢?修佛。〞

叶浩:〝这就是解释为什么说老师高傲,讲话口气大。他不大,我也绝对不会去学。因为我们那时候这么艰难走过来以后,那你说有一万个疑问、几十万个疑问。我们所受的科学教育是这个,这一头是另外空间,另外生命,另外的规律,我们每个事情都要问过: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答案找出来之后才会走的。所以不知道这几年中走过多少个疑问。我1978年以后开始我们就在研究气功,一直到了90年、12年,我才开始真正学气功。所以这样的基础呢碰到李老师,什么就都懂了,所有的疑问一下就都解决了。〞

法轮大法自1992年在中国大陆传出,1994年年底,李洪志先生正式结束在中国大陆传法。在这期间,李先生亲自开办了54期学习班,亲耳听到李先生讲法的一共只有两万多人,但是,从1995年到1999年,短短4年间,据中国官方统计,练功人数就从两万增加到了7000万至一亿人。在这个过程中,法轮大法传到了中国社会的所有阶层。从不识字的农村妇女,到专家教授、高级知识分子。可以说,有多少人修炼,就有多少种遇到和认识法轮功的方式。

原清华大学教师须寅博士:〝我是91年到北京清华大学读博士,后来在95年的时候,清华正好在小树林开始义务教功,我看到一个小广告说法轮功。我说这又是一种功法,我可以去试试吧。我第二天就去要了本《转法轮》,那时《转法轮》已经出了。结果再看《转法轮》就不一样了,我是从早上一直看到晚上天黑了,我都不知道开灯,因为迷进去了嘛。看完一节就想看下一节,看完后就想知道后面还讲什么,看完了以后就觉着整个世界观都改变了,以前很困惑的一些事情,在那个时刻好像全都解决了。那个时候就感觉 这正是我需要的东西。〞

原华南理工大学轻工食品学院院长高大维博士:〝94年8月的有一天吧,就是我太太见到我们学校一个小学老师,是我儿子的班主任。她是心脏很不好,要搭桥了。她走路都很困难,因为心脏要做心脏搭桥的手术了。那有一天我太太有几个月没见到她,突然看见她自己走到菜市场去买菜,红光满面,就问她发生了什么变化,吃了什么仙丹妙药。她就很神奇的把我太太带到她家里去,一看,就是《中国法轮功》。我当时拿到我就一下子就感觉能量很强。〞

原中国企业经理高级工程师赵云红:〝我娘嫂啊,我妈家的嫂子,得过轻微的脑血栓病,不能行走。炼了法轮功啊,不到两个月都能下地做饭了。所以我儿子说,妈,你快去看看大舅妈,现在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我一听说立即就去了。一看她学的那功,我看她抱轮,我说唉呀,我们门口都有炼这个功的。所以回了家,我就炼这个功了。所以从此就走上修炼的路了。炼了……反正不长时间吧,一个月,两个月,我就觉得这个功太神奇了。从来没觉得……真正尝到了没有病的那种滋味,我又觉得返回年轻人那个时代了,回去飘起来了,人腿走路都能生风。头疼感冒,什么也摊不上了。〞

原中国环境保护部核与辐射中心研究员李旭彤博士:〝当时可能看了一个晚上吧,一口气我就看完了。看完了这本书以后,我当时感觉最深的一个感觉,最深的一个印象就是──这书不是人写的。〞

原清华大学教师须寅博士:〝结果看完《转法轮》当天,躺在枕头上就什么也没想就睡着了。我还不知道呢,因为我觉得可能是一天看书看了一天累了。第二天觉得很精神啊。等了再一天还是这样。我就感觉很奇怪。我十年的失眠,真的是很痛苦,结果就看了一遍《转法轮》,还没炼动作就完全好了。〞

李旭彤博士:〝我当时看的这本书叫《中国法轮功卷二》。这本书当时看了,觉得看完了以后,就好像它是N维,不知道有多少维。你看了一个线索吧,再看下去,你就发现又有一层逻辑,再看下去,又有一层逻辑,层层层层的就好像无穷无尽的。反正看起来好像乍一看很浅显易懂的一本书,但是看完了以后好像一点也没有看懂,又好像懂了,又好像一点也没懂。所以就感到非常的惊奇,这么一件事情。〞

高大维博士:〝因为关节炎都是经常地感到阴冷,冷的发疼嘛,就感到有一个很温暖的一个水管在冲洗那个地方,就有一股股暖流啊,冲洗,透过脚趾出去,就有这个感觉。到三天、三、四天学习班,因为是九天班嘛,我就能够自由的下蹲了。这是第一个神奇。〞

法轮功当年在中国大陆洪传的盛况,甚至也传到了西方人士的耳朵里。1994年7月2号到9号,李洪志先生在大连开办第2期法轮功学习班。7月5号这一天,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两位风尘仆仆的远客。

Benchimol Vital:〝我们专门来到大连与他见面。我们在那里第一次见面了。当时有很多人在他周围,他就说能不能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所以后来就单独跟他在一起,还有一位翻译,我们相互认识了。〞

Benchimol Vital先生的儿子有运动残障,为了医治他的病,Benchimol Vital找了各种方法,但是都收效甚微,最后,他发现了正在中国传播的法轮功。

Benchimol Vital先生请李洪志先生帮助他的儿子。李先生答应了。而接下来发生的事,震惊了他。

Benchimol Vital:〝当时我带了一盘录像带,但是他没有录像机可以播放,他想看看我的儿子是什么情况,所以我就给他看了我儿子的几张照片。他说我们做一个试验,我现在要对您的儿子身体发功,我现在要集中精力做一些事。过了几分钟后他马上就看到我儿子身体的右半侧有问题,问我是不是这样?我回答是,而且他还有说话障碍,讲话不太流利。他说我现在要远距离做一些事,我说我有点怀疑,远距离能行吗?他跟我解释说他发出的功就像电台的电波一样,在远处也不会有障碍,所以可以进行远距离调治。

〝他做完了之后让我给太太打个电话,看看他们那边感受到什么了。但是由于时差比较大,当时是早上十点,但是巴黎才凌晨四点,所以我说那边才凌晨四点,他说那就等一会儿再见面的时候再打问问有没有发生了什么事。当我打电话给我太太时,问她家里发生什么事吗?她说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Maiyé四点的时候突然醒来了,他热得不行,热得不行,脸通红的,还变得能说了。我什么都没解释。我就明白了,这是李老师发功后一个很强烈的反应。〞

正当法轮功在中国大陆蓬勃发展的时候,从中科大毕业的司阳已经来到美国攻读博士学位。但是,越是了解自然科学,他就越发现,自己一直找寻的人生和宇宙的意义无法在科学中找到答案,在这种情况下,他做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决定。

司阳:〝关于人生和宇宙的终极问题啊,我觉得是在佛法的修炼里是能找到答案的。而这些问题对我来讲是生命很根本的问题。而在现代科学里实际上我越来越意识到,实际上是对于大部分人,也就是一种生存方式。它不再能够回答这些问题。这些问题的探索上,它(科学)是无济于事的。所以我就选择了最后进入佛家去修炼了,等于是皈依嘛,它有个皈依的仪式。然后就正式进入修炼的状态。我在一个北加州的寺院里,就是长期这样以居士的身份修练。〞

因缘际会,在寺院中带发修行的司阳最终没有剃度成僧,在他的师父圆寂之后,他也决定离开寺院,但是,这时的他,心中有了一份强烈的期盼。

司阳:〝当然在这期间呢,其实我也一直在等着一个人。因为我在寺院的时候,那个老师父,老和尚有传了一个预言。这个预言呢,是隋朝一个步虚禅师传出来的。他这个预言我知道的这一段,就是讲清末以后这一百来年,一百年左右的历史的一步步演变。那么讲到这一段,讲到现在这一段的时候,就讲说中国呀,会出一个圣人。这个圣人会是以一个在家人的形像来传法。那么他的影响力将来是整个遍布世界的。这个预言里讲的是叫:玄色其冠,龙章其服。四海讴歌,荫受其福。那么还讲了这个人是属兔的。他讲:相将玉兔渐东升。那么实际我也一直在等着这个人的出现吧,将来就是说如果出现了以后一定要跟这个人修。〞

1999年4月25号,中国发生了震惊中外的4・25法轮功学员大上访事件。远在美国的司阳第一次听说了法轮功。

司阳:〝这个新闻引起我注意,主要是因为什么呢?因为从我的角度看,因为已经有八九〝六四〞做为前科了,有哪一位哪一个人能够号召这么多人,或者感动这么多人来,冒这么大的危险去上访,我觉得这个人肯定不简单。正好这会在海外我们那个科大校友啊,校友有一个电子邮件名单,他们就有发介绍法轮功的,说有一个网站讲介绍法轮功的。那我就非常好奇,这个师父肯定是有两下子,那么我去这个网站一看,那里有李洪志师父的讲法。那我就开始听,我一听一开始很快就吸引我了。他讲的内容很快就吸引我了。主要有两方面对我震动很大。一方面就是说,我以前研究的,我觉得很深奥的东西,或者一般人不知道的东西,李洪志师父很轻而易举的就讲出来了。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呢,就是说我以前很多困惑的东西,觉得就好像没完全搞清楚,或者搞清楚一点点,诶,这个师父在里面讲,使我豁然开朗。实际上我一听就听了一晚上就一直听下去了。我后来基本上就一晚上就没睡觉就把他九天的讲法差不多听完了。我记得我听完了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还跟我太太讲,我说:朝闻道,夕可死啊。〞

法轮功学员们把这个接触法轮功,并开始修炼法轮功的过程叫做〝得法〞。

一亿人得法,有一亿个得法的故事。很多时候,看起来简单的事情,促成它的因缘也许并不简单。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多伦多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上,一名弟子向李洪志先生提问,说无法报答师父将是弟子永生的遗憾。李先生当时讲了这样一段话:

〝其实没有啥遗憾的,你们得的也不容易。你们知道的是现在偶然间好像别人告诉你,法得到了。那是埋藏在你心底的,就像那个电的插头一样,一下子碰到 了就通了电了。可是有的人,他这个插头已经被灰尘、污泥盖的不起作用了,插上插头也不通电了。有很多人为了得法,在历史上掉过头,在历史上也在修,而且修炼中也是吃了很多苦啊。〞

这样的师徒相遇,不知道是怎样的一种缘分。也许在冥冥中,在漫长的历史中,徒弟在找师父,师父也在找徒弟。李洪志先生在1998年9月的瑞士讲法中,还讲过这样一段话:

〝你们在座的每个人,在历史上你们没有来到人间之前,你们的心灵深处都埋下了今天要得法的种子。在人类社会当中我多次找到你们,曾经给你们授记过,这些东西都强烈的起著作用。〞

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洪传,面对来自各个阶层,有着各种不同生活背景,持有不同想法的有缘人,李洪志先生对他们说了这样一句话:

〝大家知道吗?我做了一件什么事情啊?我把所有的学员都当作弟子来带,包括自学能真正修炼的人。〞

这句话到底有多大的份量,很多人在得法初期是无从了解的,但是,有一点,所有真修的学员都知道,那就是,一进门,师父就在管他。

李洪志先生济南讲法:〝我们这里不讲治病,但是我告诉大家,我可以帮助大家净化身体。你只要是真正坐在这里来修炼,来学功的,专一来学法轮功的,你能放下其它乱七八糟的东西,那么我们就负责把你的身体给你净化下来。〞

这段话,被上亿的法轮功修炼者亲身见证,可以说,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有在大法修炼中祛病的经历。而对于有些人,那些经历简直就是重生的过程。

法轮功学员赵阿姨:〝不到五十岁,四十七、八岁,就开始脑疼的厉害,天天脑袋疼。后来检查说我是脑萎缩。那个医院跟我女儿说啊:你回去,她愿意吃啥你就给她准备,就给她买上,她愿意上哪儿玩,妳让她上哪儿玩,心里高兴一点就好了,这个病住院也很难治好。女儿听了这个就掉眼泪了。到公园后来有姜姐告诉我,她炼法轮功胃癌好了,胃癌好多了 不那么疼了,我一听说我就想,我也炼法轮功。后来就请了书,就炼法轮功。炼了能有三、四天后,我就觉得我走路腿轻了,比原来走的快了,我就很高兴接着就炼下去。我现在今年是七十五岁,我觉得比我四十七八岁那个时候好的多,脑萎缩的状态根本就没有了。〞

李旭彤:〝后来我修炼了以后,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就开始,我觉得好像就开始去我这个偏头痛的问题。我觉得一开始的时候呢,好像就是把一个东西从我脑子里往外拉。我记得当时是从那个右半边,这个脑子往外拉。就感觉把一个东西往外拽,随着一点一点拽,但是拽的过程中,我头非常非常的痛。好像每次大概都经历了两、三个月。右边经历两、三个月,左边经历两、三个月。就把那个东西往外拽,拽到最后就感觉那个东西,但是那个东西它好像还尽力的,它就拚命反抗,不想要被拽出来。我就感觉一开始,感觉就是整个往外拽,最后就感觉好像它咬着我的头,拽拽拽拽,拽到最后呢,好像就拽得我一直大概都拽到这个,就是说好像从这个部位拽出去的时候,我就感觉它那个东西好像咬着我这个,就感觉一个非常明显的一张嘴咬在这,咬的那几天呢,不是头疼,脸皮这咬得疼。最后给它拽出去,好像就没事了。〞

法轮功学员黄雪娟:〝我在1994年10月份的时候,我得了一个大病,胃出血,出到血色素只有6.7,人像死人一样。那时我在医院里的时候,我们同事来看我,跟我说,法轮功师父要到广州来办班,你参不参加?我说我参加!叫他们给我报名。我还记得我们单位开了个车,送几十个人去,我上车、下车、进入会场都要同事扶着我,因我走路不稳嘛,失血这么长时间。但是我记得我那个班上听完两天课以后,第三天我就不用他们扶了,我自己就走都很快了。〞

吉林〝健康ABC〞节目:〝现在炼法轮功的人非常的多,所有我们就对炼法轮功的炼功群众做了一项转项的调查研究。〞

1998年,北京、武汉、大连地区及广东省的医学界对近三万五千名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五次医学调查表明,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有效率高达98%以上,其中痊愈及基本康复率在70%以上,被调查者的心理和精神状况也得到极大改善。

李洪志先生在讲法中有这样短短的一段关于净化身体的论述:〝有一部分人,我跟大家讲啊,事先声明,你可能会感觉到头疼脑袋疼,身体过去有病的地方,现在开始痛了,不舒服,恶心哪,晕哪,甚至于像全身虚脱了一样,像得了大病,得了重感冒一样,什么样的状态可能都会出现。不是每个人什么样的状态都会出现,我说,有的人会出现这种状态,有的人可能会出现这种状态。有的人全身有病的人,就会出现全身发冷,有病。我昨天讲了,我们今天把你身体上的那个病灶全部给你拿下来。〞

这段朴实的大白话寥寥数语,一掠而过,一般人也许不会太注意。但是,对于在修炼领域有过实践的人,会多少了解这几句话意味着什么。

司阳:〝在佛家的讲法里啊,这个善恶有报是一种规律,它是一种定律。就是说你有恶业它一定会遭果报,你做了善,你积了善德、善业,那么它一定会有好报。这个业,如果你病被治好了,这个业不是你受,那就是给你治病的人受。以前我跟的一个师父就是那样,我都知道这样,就是说,当他带一些徒弟多一点,稍微多一点的时候,他自己都受不了。他自己甚至有的就走了。你看修炼法轮功,当时实际上,我一个震惊的地方也是在这,因为,师父是普渡,那就意味着,师父为他众多成千上万的弟子消去了业。那意思也就等于说,师父替他承受这么大范围的,这么快能消掉的话,这个实际上意味着师父承受了非常巨大的业。〞

然而,净化身体仅仅是法轮功修炼的最初阶段,李洪志先生在讲法中道明了长功和修炼的实质:

〝修炼上不来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就是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不能够往高层次上修炼;第二个就是不知道注重心性的修炼升不上来。〞

如果说祛病的经历使学员们知道自己已经走上了修炼之路的话,那么,李洪志先生的这段话则是所有真修弟子每时每刻亲身体验的,大法修炼的真实过程。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新唐人网友 2014-03-07
法轮大法超越了气功的层次,它不只是气功层次,而是度人的层次。本次度人不是耶稣,也不是释迦摩尼,而是创世主亲自下世度人,而本次不只是单纯的度人,而是正法,是从新创造新的宇宙,而面对即将被淘汰和销毁的神和众生,创世主给我们一个机会,唯有达到新宇宙的要求才能保存下来,而达到这种心性要求唯有同化新的宇宙特性“真”、“善”、“忍”。。。。这样理解对吗?——————————来自大陆没有同修的弟子
师父元旦好: 2013-12-31
师父元旦好!弟子好想您.
鄭立華 2013-01-13
只要誠唸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 就可以回到家
may 2012-09-30
二十年大法洪传,感谢师父鸿恩浩荡!我们在大陆被禁止言行,却不能阻止我们跟随师父回家的路!坚定精进!不枉师恩!代表家人问候师父!祝师父中秋节快乐!
angel 2012-08-05
Wonderful!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