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世事关心】中共〝十八大〞三大猜想

纽约时间: 2012-01-29 07:57 A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2年1月29日讯】【世事关心】(202)中共〝十八大〞三大猜想:〝十八大〞将形成的权力格局引发诸多猜测。
广告

主持人:2011年结束的中共第十七届六中全会宣布,中国共产党的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将于2012年的下半年在北京召开。在“十八大”上,中共将完成又一轮高层换届,如果如它所愿顺利完成权力交接,中共将迎来它所谓的第五代中央领导集体,而中国也将走入一个不可知的未来。在中国的所处的经济环境、国内社会环境、国际环境正在发生深刻变化的今天,矛盾错综复杂,各个领域都潜伏着危机,“十八”大的权力交接任务能否顺利完成;会形成怎样的权力格局;又将给中国带来什么?围绕这些问题存在着许多猜测,这一集《世事关心》让我们来探讨。

旁白:关于中共“十八大”的第一大猜想是,中共第五代领导集体能否顺利诞生,在这个过程中是否存在着“破局”的可能。名义上,共产党的中央委员会在当届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选举产生;当届中央委员会一经产生,它的第一次全体会议,即所谓“一中全会”就将选举共产党的中央领导机构,包括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从而由低到高完成共产党金字塔形的权力结构。 旁白:但实际上,中共重要的人事安排,是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之前就内定好的,之后的所有会议议程不过是履行一遍程序。在胡温主政之前,中共的元老们有在北戴河以度假为名进行非正式会议的传统,以商讨重要的人事安排和大政方针,这就是熟悉中国政治的人所共知的“北戴河会议”。胡锦涛成为中共总书记之后,第二年宣布取消了“北戴河会议”。作为所谓“新政”的一部分,显示胡锦涛有意使共产党内的权运作更加透明、更符合程序、从而更稳定。但时隔仅4年,2007年夏天北戴河会议又再度复生,外界普遍认为,主要是由于那年秋天要召开“十七大”,退而不休的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意图左右“十七大”上的人事安排,然而已经退位的他没有名分来主导党的正式会议,于是再度借“北戴河度假会议”来发挥影响力。

旁白:2007年以后,北戴河权力角逐的风云再一次偃旗息鼓,然而2011年又再度传出中共大佬齐聚北戴河的消息。“北戴河会议”的每一次死而复生,都是中共高层人事安排存在重大悬疑的风向标。 旁白:2012年伊始,中共党刊《求是》杂志就发表署名秋石的文章,否认中国社会道德出现滑坡,矛头直指去年“小悦悦事件”后总理温家宝提出的“道德滑坡论”。此后不到一周,共青团中央的下属报刊《中国青年报》就报导了清华大学的一份2011年度“中国社会进步研究报告”,直言不讳地讲中国陷入了“转型陷井”:利益集团要求把过渡时期的体制定型化,阻止更进一步的实质改革。这是“石头摸上了瘾,连河也不想过了”,文章号召“以政治体制改革再造社会活力”。矛头针峰相对地指向党内的利益集团和保守派。 刚刚进入2012年,中共党内的不同派系就用自己麾下的喉舌媒体大打舆论战,分歧体现出了表面化的态势。 旁白: 早在2011年7月,研究中国问题的海外学者何清涟就发表文章《中国政治的两大“破局”之举》,指党内各派势力的各行其是,使党的集体领导权威受到挑战。

主持人:温家宝和薄熙来一个不断重复政治体制改革,一个鼓吹所谓“重庆模式”。这一右一左两种主张各行其是,海外学者何清涟认为都是中央权威衰退下的产物,是中国政坛上的“破局”之举。 随着“十八大”的邻近可能这样的矛盾表现得更为激化。那这是否可能造成共产党的新一代领导集体的难产、甚至破裂呢?我们先听一下本台评论员文对相关问题的看法 主持人: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共产党在开“十八大”之前,存不存在一种可能性,就是“破局”?分歧已经达到了就人事任命不能达成一致的程度,已经达到了“十八大”都无法顺利召开的程度? 文昭:我觉得“破局”是存在着两种理解的:第一种理解就是,党内各派的斗争表面化、白热化,最后导致这个“十八大”不得不被一再推迟,造成无法顺利召开的局面。是不是能够激烈到这种程度呢?那我们还要看,在今年,在“十八大”之前,可能举行的“北戴河会议”和“十七届七中全会”。第二种理解就是,虽然第五代领导班子产生了,但是他的权威被削弱了,中央到地方各派势力仍然各行其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最后达到了破裂的结果。当这个结果一旦出现以后,那就会使一个中国的政治环境都会面临一个重组,会是一个非常大的变革,我认为在今年头大半年,如果不发生一些紧急情况,比方说:出现大规模的传染病和战争等,导致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或者出现全国性的群众抗争,使共产党的管制能力被极大程度的瘫痪,如果不发生这种情况呢,那么后面这种可能性比较大,不到万不得已,中共还是会让“十八大”在今年内召开,显示一个全党团结的形象,我想这方面他们还算有共识,但是能不能形成一个有权威的中央领导集体,这就非常难说了。

主持人:那也就是说,你认为不管怎么样,共产党在中央这一层的这种集权的能力,它肯定会削弱了。 文昭:这个是很难免了,从各方面来讲,都会被削弱。有一种猜测是,胡锦涛会留任一段时间的军委主席,我觉得这种可能性比较小,因为不管是在中央军委还是在政治局,可能这个方案都很难得到足够的支持,但是只要江泽民假如多活几年继续干政的话,指望胡锦涛能够退下去以后,完全偃旗息鼓,也是不太可能的。这样一来,就会存在着有两个,事实上还有影响力的前总书记的情况。一个国家有一个太上皇,过去有一个江泽民就已经够添乱的了,更何况再有两个呢?关于政治局常委的名单,现在应该说还是个谜,但是我想最后可能会形成一个各派妥协、彼此掣肘的局面,今后如果想要在中央政治局形成一个统一的意志,难度会越来越大。 主持人:你刚才说,如果是中共要出现“破局”,中国的政治就面临着重组,那么有没有这种可能性,就是在严峻的经济形势和公民运动的压力之下,在剩下的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面,使得中共党内的政治力量的对比发生急剧的变化,以一派的意见形成主导组成领导班子。
文昭:应该说,外部的压力会加剧党内的分歧,因为共产党内历来也存在的各种不同的管理社会的主张,如果外部压力够强的话,它会使这个分歧尖锐化,加速破裂的进程。但是我觉得,刚才所说的这个政治环境上的重组,它应该是一种根本的变革,也就是共产党解体,彻底退出历史舞台,至于说,现实中的经济形势的严峻、还有经济增速的放缓,它会给一些在经济工作方面有经验的人制造机会,比如这个王岐山,他入常委的可能性就增加了,李克强在党内的影响力会上升。但是呢,现在看呢,顽固派他仍然掌握从宣传、政法、纪检,一直到人大、政协这些大部分的部门,他们会竭尽全力的去维护现有的这种格局,去反对任何伤害他们现存利益和特权的事情,如果想在短时间内,以温家宝为代表的改革派能够彻底扭转这个局面,看不到现实的可能性,我历来认为共产党已经不存在所谓健康势力生存的土壤了。


Sequence2
旁白:关于中共“十八大”的第二大猜想,也是引起最多议论的话题,就是新一届的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名单会是什么样。中共的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居于中共权力的金字塔顶端,是掌握着这部政权机器最高操作指令的人。他们在中央委员会闭幕期间行使党的最高权力。每一届常委的名单,基本上就是宣告了本届领导班子的政治性格,和接下来五年这个国家大政方针的走向。 旁白:自从中共的第五次代表大会效仿苏共设立中央政治局以来,常委的人数大多情况下是奇数,以避免在表决时出现平分秋色的状况。经济改革以来,中共“十二大”上产生的常委班子是6人,叶剑英辞职后为5人;“十三大”是5人;从“十四大”到“十七大”是七人或9人。 旁白:依据过往的经验,中共一般会从现任的政治局委员或候补委员当中,产生下一届的政治局常委,以保持晋升过程中的连续性,避免因越级晋升惹出太大的人事争议。另外根据现行的党政干部退休规定,到换届时年龄超过68岁的中央领导人必须退休。也就是说,凡是1945年1月1日之后出生的政治局委员,都具备在十八大上留任的条件。其中包括:现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中央宣传部长和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国务委员刘延东、中央组织部部长李源潮、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天津市委书记张高丽、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共11人。 主持人:关于“十八大”后中共高层的人事安排这个热门话题,我还采访了前89“六四”学生运动的领袖、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王军涛博士。

主持人:我们注意到有这样一种现象,就是从中共的十二大开始,政治局常委的人数是不断增加的,十二大和十三大是五个人,十四大和十五大是七个人,十六大和十七大是九个人,那眼下符合晋升条件的政治局委员中正好是十一个人,那么各派对于未来的人事安排争执不下,那么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性,这十一个人全部晋升为十八大的政治局常委,来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 王军涛:我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非常的小。据我所知,实际上在十四大到十五大,之所以增加两个人,就是原来邓小平从他上台之后就想精简机构,要求政治局常委首先精简,要弄出一个效率高的办事机构,但是在十四大和十五大因为发生了一九八九年的民主运动和镇压之后呢,在政治上,他需要一个重新的安排接班序列。他需要接班的这些人,同时接班人多一点,如果政治上不可靠,他要往下拿,所以我们一看到呢,他差一点把江泽民这个班子拿掉。当时呢,他增加到了七个人,那么到后来,到十六大和十七大增加到了九个人,主要是江泽民下来之后,他又不想全退,还想操纵政治局常委,所以他当时要求增加两个人,增加他的派系,但是共产党里一直有个说法,说到了十七大、十八大之后,它可能要回到七个人,甚至回到五个人这种说法,但是现在看来,这也很难做到,就是你所说的平衡派系。刚才你讲到就有十一个人,其实也不止是十一人,实际上,还有像令计划、王沪宁,只是说,别人都没有认为他们可能有进入常委的希望。但是我觉得只有在一个情况下,可能出现十一个人,他们需要两个更年轻的,比如60后的,或者需要更多的代表,比如军界也有人进常委,那么这个时候,他们肯定要适当的增加常委的人数,但是为了平衡现有的政治局委员的话,我认为不太容易。
旁白:在中共高层的政治势力中,按出身和晋升道路划分,有所谓的“太子党”、“团派”和“上海帮”三足鼎立的格局。“太子党”是指和前任的中共元老有亲缘关系,凭此谋取了重要职位的人。代表人物有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等。“团派”又称“共青帮”,是指出身共青团干部的中共领导人。代表人物有现任中共总书记胡锦涛、中组部部长李源潮等人,到2010年,团派人物担任省委书记和省级政府首长的共有23人。 旁白:而所谓“上海帮”则是与前党魁江泽民有直接关系,由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人,这些人当中多数曾在上海市任职。在当前的中央政治局中,上海帮占据多个常委职位,对现任总书记胡锦涛形成强大压力。外界比较一致的看法是,“上海帮”在当前政治局常委中包括:吴邦国、贾庆林、周永康、李长春和贺国强。在政治局委员中有:张德江、刘云山等人。 主持人:在派系林立、斗争激烈的中共内部,每当最高权力换届的时候,往往也是各派力量摊牌之时。意外反而成了权力交接过程中的常态,事前被各界看好的人事布局往往到了最后时刻横生变数,在共产党越来越缺少能孚众望的领袖的今天,“十八大”会形成怎样的权力格局就更加疑云重重。

旁白:中共近几届的人事更迭,意外成为常态。在1997年的“十五大”上,之前呼声很高的人大委员长乔石,竟然连中央委员会也没有入选,完全被挤出局,让许多中国事务分析家跌破眼镜。2002年的“十六大”上,有良好口碑的开明派人物李瑞环再次由于年龄问题被挤出局。在2007年的“十七大”上,由胡锦涛所指定的,也是被各界看好的总书记接班人李克强,意外败走麦城;而在十五大上仅是作为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敬陪末座的习近平,反而一跃成为了一国的储君。在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均面临着严重问题的今天,而且在党内意见分歧日益表面化的情况下,中共“十八大”会形成怎样的高层人事布局呢?引起了各方的广泛猜测。 主持人:现在外界流传的有各种对下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名单的猜测,那么我们可不可以反过来看一下,如果在刚才讲的那些候选人当中,有人要出局,那您认为谁是最有可能最先出局的? 王军涛:我觉得最先可能出局的,首先就是,去年一个普遍的说法,去年北戴河会议的时候有人说,薄熙来是不能入局的,因为薄熙来入局后,他会极大的冲击共产党现在的这个体制。那么假如这是一个真实的说法,尽管有很多政治局委员到他(薄熙来)那里去了,一个说法是说他本人在造势,还有一个说法就是胡、温对薄熙来都没有表态。这就说他入局的可能性不太大。还要考虑到共产党政治局常委要能够做两届等等这样的因素,所以我觉得像俞正声这样的可能都可能出局,所以从现在这个人数上看呢,共产党要平衡像,张高丽等等,也都有可能出局,因为他们本来的根底也不是很深。

主持人:我们现在如果是预测全部常委的名单,可能风险过大了一点,但是在习近平和李克强意外,另外在预测三、四个人的人选,您认为谁的希望比较大? 王军涛:再预测,我认为像李源潮应该是能够进来的,像王岐山应该是可以进来的,都是比较有把握,王岐山他在抓经济上。还有像刘云山和刘延东,刘延东她很早就被共产党作为统战部门的一个接班人在加以培养,所以我觉得这几个人都比较希望大一点。人家说张德江实际上也是一个备胎,他可能也可以进来。但是张德江、汪洋,也应该是可以进去,但是呢,广东出些事以后…这里面还有几个因素。如果江泽民在这一年中要是死掉的话,在十八大之前死的话,那十八大的人事要重新洗牌的,这是可能的。还有像胡锦涛,如果他身体突然出现重大的问题,比如人家传说胡锦涛会有中风的这种习惯,如果发了病,那么也要重新洗牌,这就很难说了。但是我觉得也有这种可能,共产党要保持前瞻性的需要,在十四大安排胡锦涛进了常委,直到十六大让他接班,也可能安排一、两个更年轻的60后的进来,以便在新的领导班子之后能够在第六代、第七代能够保证接班.共产党下一次可能搞双接班,不再搞一个人,为了平衡各个派系,双接班,一个派系出一个。 Sequence3 旁白:关于中共“十八大”的第三大猜想是,假如中共第五代领导集体顺利产生,又将如何应对江泽民和胡温时代留下的各种社会问题和体制弊病呢?一个形象的比喻是:中共的高层换届是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而这个炸弹传到了共产党的第五代手上,怕是很难再传下去了。 旁白:关于未来的“路线之争”眼下就显示出了端倪,引起最多人注意的是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和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薄熙来在经济上打民生牌,在意识形态和文化向左转、向毛时代靠拢,推出所谓的“唱红打黑”,树立了一个所谓“重庆模式”。而汪洋则反其道行之,有意体现出开明形象,一方面宣传“加快经济转型、建设幸福广东”,另一方面对大规模的群众抗争表现出软化的态度,比如2011年末的乌坎村事件。在党内又树立了一个所谓“广东模式”。

旁白:在中央层面,与温家宝不厌其烦地谈无法付诸行动的政治体制改革不同,作为储君的习近平和李克强一直保持低调,对于未来的改革路线问题沈默是金。据维基解密的消息说,对党内的元老来讲,他们更容易接受习近平。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电子版在2011年9月发表文章《见识新毛泽东》,指在意识形态上习近平接近毛泽东,这些分析认为习近平将延续过去共产党的保守作风。
主持人:关于“十八大”以后的中共施政方向,现在再回到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王军涛先生 主持人:一些西方的分析人士认为,习近平将在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上延续保守的作风,那您是否赞成呢? 王军涛:我认为这个判断实际上是错的。实际上从习近平开始在政坛上作为王储亮相后,他在这么多年里写了很多文章,不提毛泽东思想,只是他在最近的一些讲话中开始提到毛泽东。特别是在看到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的时候,他主要是在从维护共产党江山的角度,他开始提毛泽东,也开始说了一些毛泽东的讲话,但是这些讲话都不是实质性的,但是讲到国家的一些大的国政方针上,他并不认同毛泽东。习近平他们这些共产党太子党,他们觉得这个江山是父辈打下来的,他们有责任要把江山守下去。我知道刘亚洲曾经在底下,他是李先念的女婿,国防大学政委,他曾经讲过一句话,如果我们不搞政治改革的话,我们两代人都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他说我们只有搞政治改革,才能够证明上一代打江山,为人民做了一些事;那么我们这一代完成一个政治上的改革,让权力回到人民中间,这样我们两代人才能获得一种解脱。他很担心会在历史上留下这样一个千古骂名,但是像他这样的太子党到底能有多少。这些人我就想说,他们对于共产党的江山为己任,就是因为这是他们的根本利益所在。另一方面他们也知道,要保住这个根本利益,他们必须要解决中国的一些问题,老百姓对中国政府这种极端仇视的这样一种,他们必须要想办法解决,从这个角度上来看,他们要有些动作。但这些动作到底是政治改革呢,还是搞更大的、更有强势的、更有压迫性的威权政体,那么这个还要再看。

主持人:那么从民间的反应来看,如果他们真能迈出政治改革这一步,中国人到时候是否能接受这一点呢? 王军涛:这个就很难说了,因为这是一个说法,就是共产党真的搞改革,也有的人说,只要你抛弃共产党这个制度,你站到人民这一边,那么人民还是会欢迎你的。甚至你就像戈尔巴乔夫、像叶利钦他们也都不是没有问题,但是后来人民也都是说,只要你支持了改革,站到人民这边,结束共产党一党专制制度,还是可以接受你,这是一个说法。但是还一个说法,因为中国共产党太腐败了,他现在不光是一个政治上押了多少人的问题,他在经济上还在占有着很多的利益,至少从经济清算上会追溯到政治清算,人民不会原谅他们。我觉得这两种说法都有它的道理,但是最后可能要看一个,就是说怎么做,如果是共产党还像现在这样地镇压老百姓,他已经不完全是传统上的那种警察国家,他用黑社会的那种流氓的方式,那种非常野蛮甚至残暴的、灭绝人性的方式来镇压异议人士。要是继续这种方式,共产党会死的很难看。共产党将来是要取消的,但是共产党里面的这批人,如果要得到人民的谅解,那必须在他们执政期间,有力量去镇压的时候,他们能够放弃镇压的方式,能够真正的向人民道歉,纠正他们的错误。第二点是不可能的,我觉得它和国民党不一样,国民党到了马英九这一代还是有理念的。不仅孙中山这代有理念、蒋介石这代有理念,马英九这一代还是有理念、有道德的。但是共产党是下一代比上一代更烂。你看他们出来的这些人,他们那种狂妄、那样的一种野蛮、粗俗,像这样的自私、粗暴、霸气,这些都是和现代文明相对立的,是人民不能接受的,所以我说从这个角度来说,共产党很难得到人民的宽恕。 主持人:最后我们再来听一下本台评论员文昭的看法 主持人:现在仍然有很多中国人期待着下一代中共的领导层能够启动政治体制改革,那你认为,习近平和李克强这一代,是否还有这个机会?

文昭:我觉得机会非常渺茫了。习近平和李克强有没有这个主观愿望我们先不说,首先我认为他们并没有能力推动这种从上而下的改革。刚才讲了,存在着两个有影响力的前总书记,党内的这些既得利益集团,它已经是根深蒂固,已经尾大不掉了。我判断中共中央一层的心态是,以温家宝代表的改革主张,从来都是弱势,从来就没有得过势。另外从“十七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文化建设的决议来看,也没有强调毛泽东思想,也就是说,薄熙来所鼓吹的“唱红打黑”的那一套,在共产党的中央委员会也不受欢迎。在现实中,更有可能去推行一套更加中间的机会主义路线,就是对于民众的经济诉求给以更多的安抚;对于民众所提出的政治权利的诉求,则采取差异化的打压措施,有的地方松一点,有的地方紧一点。也就是说,相对来讲,更接近汪洋的广东模式。我想这种态度呢,一直会延续下去,到共产党最后解体,退出历史的舞台。 主持人:以历史的眼光看,社会发展有它不可抗拒的潮流,当权者所能做的,是顺应、漠视还是抗拒这股潮流;是加速、还是尽力延缓这一潮流的进程。当然统治者的态度不同,最终结果也会有不同。不管共产党的“十八大”能否顺利召开,中国最终要走的道路,恐怕并不是共产党所能决定的。谢谢收看这一期的《世事关心》,再见。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新唐人网友 2012-02-09
强烈建议本节目制作希望之声语音版
李兵 2012-01-30
中共及其政权的存在对于国家和民众已经毫无价值,它的不存在才是中国人民的坚强意志。民意不可违,因此无论十八大能否召开,中共下台并退出历史舞台都是定数。
新唐人网友 2012-01-30
倒韩挺韩,作品真伪等个人认为都无所谓,韩已经体现了他的时代意义和价值。作为进步的文艺青年总是比不要脸的五毛和司马南、孔庆东之流有价值。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