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直播:中国扫黄,为何越扫越黄?

纽约时间: 2010-08-07 04:00 A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0年8月7日讯】热点互动直播(510):中国扫黄,为何越扫越黄?
广告

假扫黄,真打非,根源在中共一党独裁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

近日中国二十几个城市高调扫黄,从东北到西北,从北方到南方再到沿海,规模空前。无独有偶,胡锦涛近日提出要坚决抵制〝庸俗、低俗、媚俗〞之风,被认为是一场新的运动。那么扫黄这也不是第一次,在中国为什么越扫越黄,如何改变这种现状?欢迎观众朋友打我们的电话和我们今天的现场嘉宾一起来讨论,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那我们首先给大家看一下一条新闻,最新的扫黄情况。

(新闻一则)

北京〝天上人间〞等4家娱乐场所停业整顿已经两个半月了,最近,《北京晨报》报导,这些知名的俱乐部仍在招聘〝模特〞,为其所谓的下属分店提供有偿陪侍。

7月下旬,一则〝资产不断注入星美 天上人间老板或借电影复出〞的新闻报导出现在大陆各家媒体,〝传媒富豪〞覃辉再度回到公众视野。

从 5月份开始,中国的扫黄风暴已经刮向至少26个大中城市,中国的色情行业究竟有多猖獗?被冠以〝男人的天堂〞这个称谓的广东东莞,有着异常发达的地下色情产业。据统计,在东莞大概有10多万的小姐数量。整个地下色情业和它直接、间接的关联产业,每年产生接近400亿元左右的经济效益。

东莞一家五星级酒店的业务经理告诉《南都周刊》记者,她所在的酒店在扫黄最严重的时候,也没有歇过一天,她表示,高级酒店就像城市的名片,地方政府不会把自己的名片弄脏的。

据《云南网》报导,7月30号,云南昆明官渡公安分局治安大队50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冲进珥季路某娱乐会所,就在警方对陪侍小姐进行询问时,一名男子当场发出雷语:〝我是四川省人大代表,我是党员,招商引资不容易,你们这样做影响昆明的发展。〞

(播报结束)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我们的话题是〝中国扫黄,为什么越扫越黄?〞那么如何改变这样的现状?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和我们一起讨论,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您也可以通过Skype和我们联系,Skype地址是:RDHD2008。那今天现场我们有两位来宾,首先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先生,李博士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著名的时事评论家陈破空先生,陈先生您好。

陈破空:主持人你好。

主持人:我们刚才看了一下扫黄的最新情况,那您觉得这一次的扫黄有什么特点吗?

陈破空:这次扫黄显得好像雷声很大,动作很猛,在26个大城市进行,在各大城市端掉的都是比较王牌的一些夜总会,这些夜总会都有相当的背景。而且中共高层是高调的配合,它的主要喉舌像《人民日报》或中央电视台、中央广播电台都高调的配合,好像展示一个要扫黄的决心。连它的总书记胡锦涛都亲自讲话,说要反对所谓的庸俗、低俗、媚俗〝三俗〞之风,然后对外宣称说是一种新道德运动。中共历来重视搞运动、刮一阵风,看来这次运动好像势头很大,风来更猛,使得历史上搞运动、搞人治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主持人:刚才提到了胡锦涛最近提出要坚决抵制庸俗、低俗还有媚俗之风,这是怎么回事呢?

李天笑:这好像一个字符串似的,跟2009年的时候说的〝不折腾〞有同样的涵义。当然啦,这个东西中共好像是首次提出来,当时它在8月3号的中兴网转述香港《明报》上的一篇文章,里边讲到现在要搞新的道德运动,和胡锦涛最近提出坚决抵制三俗。它有几个标志,说是浮在上面的,第一个就是有一个江苏卫视的电视剧叫〝非诚勿扰〞,这是一个相亲电视剧,跟美国房地产大亨Donald Trump那种Reality Show很相似,就是派了24个女的,一个男的,当场配对,配对成功以后,他们俩马上就可以下去。如果配不成,这个男的没有看上谁,那么下次就再找一个男的,如果女的没有看中,下次还可以继续来。这个剧本身相对来说收视率是相当高的,那么这是作为一个打击的对象。

还有一个就是〝新版红楼梦〞,我们知道《红楼梦》是中国的一个古典曲目,很受欢迎,但是它最后出现了林黛玉裸死这么一个镜头,引起了老百姓的恶评。另外还有一个标志说是8月3号到9月4号要在北京上演一批所谓国家的优秀文化剧目,作为新的道德运动的一种展示。

其实我在想,为什么这个反三俗运动接在扫黄之后进行?实际上它是一种扫黄运动的低阶化,也就是说扫黄打到了一些官员,涉及到了江泽民还有一些比较重要的人物(刚才陈先生也点出来了一些),那么在这里面,它要老百姓共同承担〝黄祸〞的罪责。你像现在〝三俗〞人人都在看,大家都很欢喜,这个黄色和低俗的东西大家都有,那么这样的话,中共官员在黄色运动当中所受到这种罪名的指责,相对就减轻了。我觉得这是一种解脱作用。

那么还有一个,我觉得它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藉着这个扫黄反俗,实际上它要达到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藉这个机会把互联网和手机上的一些信息给屏蔽掉。比方说上海有7万多个手机被屏蔽掉,因为除了所谓的黄色段子以外,还有其它关于政治评论,或者对于一些社会现象的互相交流等等,这些东西只要被发现以后,马上停机。所以它一个很大的目的不是在扫黄而是在〝打非〞,而所谓的非法活动的涵义就包括对政府的一些不同看法和意见,或者是大家对社会问题的关怀等等,这些都包括在内。

主持人:好,各位观众,今天我们的话题是〝中国扫黄,为什么越扫越黄?〞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发表您的见解,如何来改变这样的现状,也欢迎您发表您的意见,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那我们现在有观众朋友在线,我们先接一下纽约张先生的电话,张先生您好。

张先生:你好,安娜小姐好,两位嘉宾好。今天这个题目我觉得也非常即时,扫黄,越扫越黄,没错,反贪,越反越贪。根源在哪里?根源就是一党独裁专制,扫黄只是一个名义,只是斗争的一个手段,如果有权,如果对它效忠,你再黄也不会扫你;如果你跟它是一派,如果你对它很忠心,你贪再多也没有问题。如果你不是它那一派,党内斗争,你沾点黄,你沾点贪,那恐怕就不得了了。根源就在一党独裁、专制,新闻媒体不公开。

由此我想到了美国纽约州长斯皮策 (Eliot Spitzer),斯皮策是一个很廉洁的人,结果不小心也是涉黄了,去玩妓女被媒体抓到了,媒体一个电话打到他办公室,求证他这个时间在哪里,他一听到这个,马上就意识到政治前途完了,为什么?〝第四权力〞(注:媒体素有〝第四种权力〞之称)相当厉害,中国有没有?没有,中国的宣传完全都是被一党独裁控制的。

我又联想到了克林顿差点丢掉总统职位,全世界都知道他被弹劾,侥幸他人缘好,躲过一劫,还算不错。所以说在民主社会,在新闻公开,在群众眼睛大家雪亮的情况下……还有一个总统竞选人,叫什么我忘了,他也被披露出来曾经外边有女人,还怀了小孩,从此政治前途完全没有了。

主持人:好,谢谢张先生,如果您还有其它观点的话,也欢迎您一会再打过来。那我们现在再接下一位观众朋友,纽约黄先生的电话,黄先生您好。

黄先生:我想说两件,第一个,大陆的黄呢,最主要是因为所谓的党和我们这党领导的这个社会,把人心都变得人的良知已经没有了,而且中国人天天都生活在一种被欺骗,被愚弄的状态下,所以中国人有机会就要去发洩一下。这个整体状况也是因为你在中国呢只要不反党,不反社会主义,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可以弄,你开妓院啊什么〝天上人间〞都可以。

第二个我想请问主持人,美国国防部报告说美国军舰要去黄海,不知道这个信息对中国人民刺激有多大?然后它所谓的媒体去报导了之后,我们的人民没办法又要移民……

主持人:好,谢谢黄先生。那我们首先来回应一下刚才两位观众朋友的观点,李博士先请。

李天笑:这位张先生说得很好,根源在于专制,只要听党的话,跟党走就不会有问题,如果不听党的话那可能就要出问题。所以这个观点我觉得是挺精练的。再有就是他提到美国的几个政客,一个是纽约州州长。

主持人:斯皮策。

李天笑:斯皮策还有克林顿,还有一个他没讲明,实际上是候选人爱德华,爱德华是在竞选的时候有婚外情,被人揭出来,后来被证实了,我看他现在是永久退出政坛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一个非常尖锐而且重要的问题,在民主社会里边,他尽管也有这些丑闻,但是因为媒体有监督作用,有基本的道德准则,而民众有非常明确的判断,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候选人也好,当政的人也好,他不得不被规范起来,而且如果说他们继续这么做的话,那就请他们下去,这是跟中共专制下的根本区别。

纽约黄先生讲的也挺好,人的良知没有了,确实是。那么今天所有这个现象的根本原因就是,中共摧毁了中国古代优秀的文化和道德传统。这个传统没有了以后,没有准则约束了,在这种情况下又发展所谓的经济,一切向钱看,所以整个就膨胀了起来,从上到下,尤其中共党内的这种腐败和贪色等等带动整个社会风气的败坏,造成今天这样一个不堪设想的局面。

主持人:您说到这个,我觉得在美国,如果一个人做的事情是让这个社会整体所无法容忍的,就认为这是很不好的事情。但是在中国社会,如果有人做的事情大家都觉得好像没有什么新鲜,觉得无所谓,也就没有什么不可容忍的事情了。那陈先生有什么要谈吗?

陈破空:对,我觉得刚刚张先生提的权力斗争,他提得很好。因为这一次扫黄的起源是5月11号,突然对北京的〝天上人间〞这个非常有名的夜总会展开行动。而〝天上人间〞背后有一个复杂的故事,老板覃辉以前去世的太太姓林,而这个太太跟李先念的老婆林佳媚有亲戚关系。

〝天上人间〞这个背景是在 1996年爆发出来。96年的时候,有两个北京西城区的公安局副局长去那里吃喝,喝了之后不付钱,当时里边有一个张经理要他们付钱,他们觉得面子挂不住,说这些酒是假的,不付。当时老板正在楼上,张经理请示老板覃辉,覃辉就叫当地的保安把这两个人打得头破血流,肋骨都断了,这两个人马上拨911,96年当时正在开两会,这两个人负责两会的保安,就调来了两个特警分队把〝天上人间〞包围了。

包围的结果是把保安也痛打了一顿,〝天上人间〞的老板眼看这两个副局长占了上风,马上又拨通一支神秘的电话,结果那个电话招来了更大的反扑。这个电话拨到哪里?拨到了李先念的老婆林佳媚那里,而林佳媚就拨通了江泽民,江泽民当时是总书记,江泽民马上指示说两会期间还有人动刀动枪,马上办。就派了他的亲信、中央警卫局长,后来封为上将的由喜贵亲自派人去解决这两个副局长,后来把这两个副局长清除出去了。

〝天上人间〞的背景非常复杂,结果最终也延伸到江泽民身上,因为江泽民能当上总书记,李先念是他的恩人,是李先念先提出来要他当总书记,邓小平同意,所以说江泽民要投桃报李,要报答李先念的老婆,那李先念的老婆这一家子在背后开了这么个东西,江泽民要包庇。

而这次〝天上人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应该是胡锦涛跟江泽民之间的权力斗争,或者说团派跟太子党的一场恶斗。那么为了把江派斗下去,所以现在掌握权力,掌握党政军大权的胡锦涛就在精神领域来了这么一个〝反三俗〞,又发文件,然后又在全国各地展开,掩护这么一个权力斗争。

这样的权力斗争的结果使他的反黄是错位的,他跟别的国家不一样,别的国家反黄,司法独立,可以反,新闻独立,可以反,而且由媒体来揭露。那这个反黄是由〝黄者〞本身来打,中共高层本身是黄的,而高层却在那里打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这个打黄本来就是人治,一个运动,一场权力斗争。

主持人:好,那我们还有两位观众朋友在线,我们再接两位观众朋友的电话。第一位是新泽西州高先生,高先生您好。

高先生:主持人好,两位嘉宾好。我想谈一下我的看法。

主持人:请讲。

高先生:〝上梁不正下梁歪〞,这是中国人的一句俗话。我想谈一下中国人对道德情操的解释。据中国教育部的统计,中国有33%的女性通过性交易,比如说上大学或者通过局长,通过教授调度关系,就这一切来说,中国人对于以性来达到目的的就占33%,这是全世界最高的,这第一个我要讲的。

第二个,它这次扫黄的主要目的不是扫黄,是清理异己。因为十八大明年3月份就要开了,所以在3月份要开以前,它要以扫黄来清这些贪官,因为贪官经常出入那些黄色的地方,这样就把有的异己彻底给拔掉。所以说醉翁之意并不在于扫不扫黄,中国的每次运动,包括文化大革命也好,还是一系列运动也好,它都是要清除自己的政敌,为十八大的接班也好,还是保住共产党的苟延残喘也好,做出最后的挣扎。

主持人:对不起,高先生,时间已经到了。各位观众,今天我们的话题是〝中国扫黄,为什么越扫越黄?〞如何改变这种现状?欢迎您打我们热线号码进行讨论,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那我们有观众朋友在线,我们再接两位观众朋友的电话,第一位是纽约的张先生,张先生您好,

张先生:刚才没讲完,纽约的州长斯皮策由于在华盛顿开会期间花钱去雇了一个妓女,欢乐一个晚上,然后被媒体抓到曝光,政治前途从此中断。本来斯皮策年轻有为,49岁、50岁左右,州长当完被看好很可能是今后总统竞选人,有可能当美国总统的。这就说明美国的道德水准是很高的,我们原来在中国长大,人家都说美国性解放,一塌糊涂, 结果到美国来了十多年,一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美国人民的道德水准是很高尚的,只有那些下三烂的人才去搞那些黄的。

反过来说,为什么愈扫愈黄?中国的官员他是用公款来嫖妓,这一点很主要。据报导,最多的是湖北有一个处级,包一百多个情妇,换句话说,三个、五个、七个、八个、五十个、六十个、七八十个,这样用公款去包情妇的人比比皆是,为什么?没有道德水准,在一党独裁的情况下,没有监督的情况下,公款嫖妓可以说到处都是,贪污就根本不要说了,贪的愈多愈有本事。

主持人:好,谢谢张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纽约胡先生的电话,胡先生您好。

胡先生:是这样的,我很不以为然,我觉得官员、公务员你可以严格立法,你可以加重处罚,这是你们官员、公务员的事情。但是我现在讲的是一般男人的事情,各地都有色情行业,你说能扫得完吗?扫不完的,这是人性,这是需要,只是说这是成年人的事,不能有未成年人参与其中。

主持人:好,谢谢胡先生。那我们再接一下纽约蔡女士的电话。蔡女士您好。

蔡女士:您好。主持人您好。您说中国扫黄越扫越黄,我不同意这句话,我觉得现在胡锦涛领导还是比过去毛泽东好多了。那么另外一个,我觉得现在你们在台上讲话的人过去在中国积极得很,现在还反过来讲中国坏,这样的人才没有人格的。刚才那个主持人说江泽民和胡锦涛为了权力斗争,所以这次才扫黄,胡锦涛只有两三年就下台了,江泽民也下台了,还有什么斗的呢?所以对这个先生讲的话,我不同意。

主持人:好,谢谢蔡女士,那我们再接下一位新泽西州高先生的电话,高先生您好。

高先生:您好。刚才那位女士说的很有意思。她说胡锦涛比毛泽东好,这个是一个最大的误区,我想谈谈这个看法。毛泽东时代还没有妓女,毛泽东时代还没有毒药,没有贩毒,抽什么白粉啊这些,现在胡锦涛时代到处是妓女,到处是毒药,到处是枪枝杀人,到处是贪官,怎么胡锦涛比毛泽东好呢?共产党就是愈来愈坏,知道吗?是个肿瘤,这是我要讲的第一。

第二、刚才张先生谈到美国的黄和中国的黄,美国的官员所谓的黄也好还是他们去嫖妓也好,在美国的百分比比起来只是千分之几,而在中国是百分之三十多。谈到官员如果没嫖过妓的,人家做过统计,百分之八十都是嫖过妓的,那你怎么拿美国和中国比?因为美国也有黄色所以中国也有黄色,这是误区,知道吗?

说毛泽东时代不好,现在共产党变好了,我想举个例子,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他好了吗?他没有血债吗?胡锦涛镇压了西藏和镇压了新疆的民运,他没有血债吗?所以只要是共产党高官,每人都有血债,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高先生。我们再接纽约林先生的电话。林先生您好。

林先生:你好,我回应一下刚才那位高先生,他说毛泽东好,毛泽东时没有妓女,没有玩什么,因为毛泽东太毒了,没有人性,才没有这些〝黄赌毒〞,因为有人性不会这样的。你高先生受过毛泽东多少优惠啊?你说毛泽东好,好什么,他杀人不眨眼的,你没受过他的罪吗?他没有人性才没有〝黄赌毒〞。

主持人:好,谢谢林先生,那我们来回应一下,刚才几位观众朋友不同的意见。

陈破空:刚才我想林先生对高先生是误会了,高先生不是说毛泽东好,而是说胡锦涛不比毛泽东好,他们都坏,都是坏蛋,这是毫无疑问的。刚才一位蔡女士讲到说不同意我们的观点愈反愈黄或者愈反腐愈腐,愈打黑愈黑,愈反黄愈黄,如果蔡女士不同意的话,应该去看看中国的统计数据,看看最近30年来有多少的反贪运动,最后腐败是不是愈来愈严重?从陈希同到陈良宇,数额是不是愈来愈大,级别是不是愈来愈高?

你可以在字面上看见反腐,看见打黑,看见扫黄,但是在字面以下所掩盖的现实却是愈来愈腐,愈来愈黄,愈来愈黑,他们全部都涉及,包括胡锦涛的儿子都涉及,只是我们今天没有时间在这儿展开。

刚才蔡女士讲的一句话可能是这个意思,她说胡锦涛比毛泽东好,她可能讲的是毛泽东最黄,因为毛泽东嫖了很多女人,养了很多二奶,上行下效,给中国官场带来了恶劣的风气,今天的中国官场也都是普遍的包二奶。究竟胡锦涛有没有包,我们现在不知道,但江泽民那时候大家都知道他嫌疑很重,所以她可能说的是这个意思。

另外,刚才蔡女士还讲到说,很多像我们这样的人以前在中国混得很积极,现在却在批评,说人格怎么样。我非常理解蔡女士的说法,我想每个国家的民众都会不断的觉醒,尤其民主国家,比如说美国人都会去批评政府,监督政府,我想蔡女士在美国也会批评美国政府,如果你住在美国还有很多美国人住在美国,都来批评政府,监督政府,你又说他没有人格的话,我想这是一个本末倒置的说法,不合逻辑的说法。

同样的道理,很多人成长在中共所谓红旗下,成长在中共红旗下,但是很多人觉悟了,出来倡导民主,倡导自由,反对中共的专制和独裁,他们是觉醒的人,是中国的希望。如果按照蔡女士的说法,反而是这些人没有人格,而那些对中共唯唯诺诺,不管中共屠杀、腐败、贪污、涉黄,都说中共好的人恐怕才是真正没有人格,当然我相信蔡女士不是这样的人,但是蔡女士可以从中去监别这个人格。

另外,刚才好多先生提出中共反黄的事情,我想黄色或这三个低俗的东西,实际上是中共自己制造的。这30年来,我们已经看到了这样的现实,中共为了制造〝盛世〞的假象,放纵黄色,提出了〝繁荣昌盛〞,〝无娼不富〞,甚至邓小平说〝先富起来再说〞,也就是不择手段,实际上这30年来,中共整个从上到下它对黄色是放纵的。

这个放纵有两个好处,第一、黄色或色情对中共本身政权不构成威胁,因为这不是民运或什么政治运动。第二个好处,对中共来说可以制造〝盛世〞的假象,这是中共这30年来的需求。 只不过它突然转为反黄,这完全是一个权力斗争,刚才我们也介绍了这个权力斗争的背景。

另外,它通过这次反黄去监控手机短讯或者监控互联网,事实上是藉机清除政治上的异己力量,就是那些互联网发表独立声音的人,或者手机短讯息传播所谓对它政府不利的言论,它是一举数得。所以在这样一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共实际是什么呢?黄色是它本身制造的,就跟它反腐是一样,腐败政治本身在反腐,反黄的时候,黄色本身在反黄,这次清扫黄色的时候,它有这两个特质,大家要注意。

在突击、搜查〝天上人间〞的时候,他们要求参与这个行动的警察全部关掉手机,不能通知他们目的地是哪里,为什么呢?因为这里面是黄套黄,黑套黑,贪套贪,不知道哪个警察会放风,就会通风报信,所以他们对自己的警察队伍完全不相信。他们事实上是让警察出动,但警察不知道去干什么,警察干完了之后,才知道去〝天上人间〞,最后警察都好奇〝天上人间〞的后台老板究竟是谁,这是一个。

另外还有一个特色要注意,这一次他们所谓的反黄涉及了全国26个大城市,但是全国的大中城市总共三百多甚至五百多个,为什么只涉及26个城市?在这里面又有玄关。他们在扫黄前,据胡锦涛当局宣称说他们有明查暗访,先去摸底,所谓明查暗访就是封建、专制那一套,微服出访、人治的那一套。那明查暗访的目的是摸清楚,究竟哪些城市,哪一些夜总会跟自己的政敌江泽民阵营有关,而哪一些东西跟团派的人有关。团派的人最好不要去摸,你摸错的话,把自己人给摸下来了,比如把河北省委书记胡春华摸下来了,会不会又把广州的汪洋给摸下来了,这不行,要摸就把江泽民的人给摸下来,所以他们就通过明查暗访,然后才突击行动。所以这完全是一场权力斗争,一场硝烟,一个掩护。

主持人:李博士。

李天笑:我想刚才一个最有趣的讨论就是关于胡跟毛之间,对黄色运动的贡献谁大?我觉得目前中国出现空前绝后的贪官好色或者是西门庆化这么一个趋势,实际上是〝马恩列斯毛〞的理论在新的时代下得到一种与时俱进的创时代发展,为什么这么说呢?你看马克斯的私生子由恩格斯来代理,列宁生了梅毒,斯大林据说他第二个妻子可能是他的女儿,乱伦,到了毛泽东,他在私人医生(即:《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那本书里面有无数个女人,另外到了江泽民,他的情妇非常多。所以说整个一条线下来,到现在整个中国是青楼、红楼遍地起,甚至到一个小乡镇里都能找到色情场所。比方说,邓玉娇事件就是一个最好的明证,邓玉娇是一个小城镇里面的人,但是她受到当地中共官员的侵犯。

为什么会发展到今天这种现象,这当然跟中共的传统有关,跟胡锦涛现在执政当局纵容有关。刚才陈先生讲了,它用黄者扫黄,或者说在政治上清理门户,清理政敌。但还有一种是什么呢?实际上它用这种黄色的东西来拉拢、腐蚀中共干部,使他们都在一个贼船上面,要死大家死,做一个垫背。这样的话,它又可以反过来在必要的时候把他做为一个政敌,用这种东西威胁他、打击他。

那么它还有一个很阴险的目的,就是让中国老百姓共同承担罪责,怎么说呢?把道德摧毁以后,让中国老百姓沈溺于黄色,忘记了他社会的道义和社会的责任,这样的话,对于中共的种种腐败现象,对于中共历史上的罪行等等这些东西都可以轻描淡写了,都不去关注了,这样有利于它的政权生存下来。所以说除了政治斗争和个人权斗之外,整个保住中共的政权也是它鼓励这种黄色东西存在的重要原因。

主持人:我们还有观众朋友在线,我们现在接一下洛杉矶刘女士的电话。

刘女士:两位嘉宾好,我想请问一下李博士,我在看《九评共产党》的时候,我看到在毛泽东时代虽然没有妓女,可是有〝一杯水主义〞,那这个是不是比妓女更坏呢?因为妓女大家都知道,你还要去花钱,他们有一个目的,可是这个一杯水主义是不是就是彻彻底底的泯绝人性的一种乱伦的做法?那江泽民更不用提了。这个事情假如要能够改变的话,希望中国大陆的人民跟我们的同胞都能有一个很好的信仰,因为信仰的力量 是道德的力量,假如说一个国家的人民都有信仰,都有一个很好的信仰,比如说相信〝真、善、忍〞,那我相信这个国家跟我们的人民都有前途和希望,我不知道我这样说,李博士是不是能够回应一下,谢谢。

主持人:谢谢何女士,那我们再接下一位日本的顾先生的电话,顾先生您好。

顾先生:主持人您好,我想谈4点看法。现在它这个扫黄,首先共产党是占领道德的制高点,就是占领一个比较优势;第二个它打击网络和媒体的异义,使得它这个政权更加的稳定;第三个它现在有强大的军队,导致人民没办法反抗。第四个,即使这个党由内部分裂,它以后还是共产党,和共产党性质差不多,这样看来,共产党好像永远都不能亡党,我对这个问题有这个疑问,想请专家回答一下可以吗?

主持人:谢谢顾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意大利吴先生的电话,吴先生您好。

吴先生:请问一下你这个电台是什么电台?

主持人:新唐人电视台。

吴先生:噢,你讲的都是说共产党不好的,共产党都没好的吗?

主持人:嗯,您还有别的问题吗?

吴先生:不是别的问题,你说共产党不好,你什么意思?

主持人:好,谢谢。我们再接下一位加拿大黄先生的电话,黄先生您好。

黄先生:安娜好,李博士好,陈教授好,中共政府自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我们经常听到中共各级领导包养几个二奶,甚至有一位江苏领导,包养了一百四十几个二奶,你说中共领导都是这么黄,中共政府怎么可能自己扫黄?最主要的是中共没有监督机制。那么高先生说毛泽东时代没有妓女,但是毛泽东在南泥湾种鸦片,毒害了多少中国人,毛泽东自己包养多少个二奶,只有天知道,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黄先生。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中国扫黄,为何越扫越黄?〞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646-519-2879参与讨论。我们首先回应一下观众朋友的意见。我们请李博士先讲。

李天笑:刘女士对我提出一个问题,她首先说〝一杯水主义〞,实际上一杯水主义是今天一夜情最早版本,从那里开始,中共整个黄色的东西开始泛滥。毛泽东本身是最没有道德的,他实际上是道德沦丧的标竿,他搞过什么护士、列车员、演员啊无数丑闻,所以这个是中共的老传统。再有就是从延安到中国建国以后,这些老干部基本上都兴起了一个换妻运动,这实际上也是中共道德败坏的一个非常明显的表示。

当然我觉得刘女士讲的非常好,〝真、善、忍〞作为一个修炼的标准也好,作为一个提升自己道德水准的标准也好,对于中国将来文化传统的重建也好,我觉得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主持人:她问了一个问题,就说现在这样子和人没有信仰有没有关系?

李天笑:当然有很大的关系,因为中共从文革到现在为止,各种政治运动把人的信仰,特别是中国古代比方说做人的原则、道德的水准,对女人要求三从四德,对男的要求正人君子、正大光明等基本的概念,中共把这些东西完全摧毁以后,人做坏事时就没有道德水准约束他了,没有约束的时候,很可能人的恶念或者欲望就会得到充分的发展,就没有约制了。这也是中共对中国社会整个败坏、社会不稳定所做的最大的恶事之一。

主持人:嗯,陈先生。

陈破空:我想回应一下意大利一个朋友吴先生的话。吴先生提的非常好,说这个电视台光说共产党不好,共产党好在哪里呢?这问题提的非常好,这问题就好比我们说到希特勒德国的时候,我们不会说希特勒有哪些好呢?提到日本军国主义的时候,我们就不说日本军国主义有什么好的?或者提到恐怖分子的时候,去问说为什么不谈谈恐怖分子有哪些好呢?如果这样谈下去的话,可能会陷入一个不可知论。

我只想跟吴先生提示一句,你今天能够打电话进这个电视台来提出你这个问题,我也希望你同样打一个电话到中共中央电视台提出问题,说你们经常讲民运人士不好,讲法轮功不好,难道你们中央电视台就不能讲讲法轮功有什么好吗?就不能讲讲民运人士有什么好吗?我想这样的电话你如果能打进去的话,你所说的中共的好也许能够得到一点证明,如果你的电话根本就打不进去,甚至打了遭到另外一种后果的话,我想共产党的好连你自己都无从谈起。

另外,从宗教上我补上一句,共产党的无神论是中国社会道德沦丧的理论基础,自从共产党掌握政权以来,它鼓吹无神论,这六十多年来,中国的道德就一直在沦丧,这样沦丧的结果是什么呢?既然是无神论,那就既不希望进天堂,也不怕下地狱,那人就不怕做坏事了,所以从毛泽东开始就上行下效,大干坏事,什么屠杀、腐败、专制、滥嫖、滥赌都来,所以中国社会道德沦丧,共产党是有理论基础的。

另外刚才前面有一个观众提到说,〝性、色〞一般男人都需求,这个问题也提的非常好。事实上在大多数的文明国家、西方国家,在常人社会中,他们有非常好的解决方式,他们让一些色情场所,或者让一些色情服务合法化,合法的登记,合法的检查或是合法的营业,当然并不是说这种东西值得鼓励,政界人物、知名人物根本不会去涉足,它是供一般的人,为防止另一种犯罪或者性犯罪所设置的。

但是中共那边,一方面在法制上它没有一套让它合法化的机制,它说它是非法的,另一方它却比别的国家合法的东西更为猖獗、更为泛滥、更为腐败。比如说他们这些从业人员,从来没有什么身体检查,也不领取什么执照,更不交纳什么税款。而且在这泛滥过程之中,所有的官员不仅有权钱交易,而且有权色交易、情色交易。它整个就是一个社会风气,它字面上反这个东西,结果它做得最凶。而在西方一些国家,字面上没有反对这个东西,但是却把它控制在非常小的范围内,所以这对人类来说可以作为一般社会的比较。

另外,在执法过程中也可以看出来,西方在执法过程中,他实际上是尊重人权的。像这次中共扫黄,他们警察竟然把妓女牵根绳子上街游街,妓女被游了街而嫖客却没有游街,为什么?嫖客都是有身分的,是官员,要保护他的面子的,而妓女是贫家女子出身,可以肆意的污辱和践踏。所以中国这些黄色从业人员他们是受害者,而最大的毒瘤仍然是中国共产党本身。

李天笑:我对破空先生精辟的论述,很大程度上我都是同意的,特别他讲到中国现在普遍的黄患,实际上是中共无神论的作用,我觉得这一点讲得非常精辟。但是有一点我想跟他做个探讨,就是说人性的需要,当然这是一点。但是如果我们从美国的社会来看,当初我到美国来的时候,那是80年代中期,你到42街去看,整个红灯区很泛滥,但是受到民众强烈的抵制,然后纽约市开始整治。现在你再到42街去看的话,整个就是用电影院、剧院或是一些商店代替了,包括还有一些米老鼠那种迪士尼的东西,这样大人小孩全家都可以到那里去看。

所以说美国当时这种性解放运动实际上是在走下坡路,因为美国的道德水准在民众的基础上不断地在提升,它制约着这些东西,也有明确的法律规定。比如说这种色情商店,要离学区或人群居住的地方多少米以外,美国很多公开场合是不能展示这些东西的,或者要遮起来。这说明一点,民众知道这些东西是见不得人的,是不好的东西,这是一个。再有,实际上这里面还涉及到一个人对自己的道德水准……

主持人:道德要求。

李天笑:对,你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如果你真的是信神的话,你会觉得神在看着,或者你真的觉得这个事情错了,是不符合社会道德水准的话,你可能就不会去做。当然人的道德水准的程度是不一样的,在现在的情况下,有些人他也就这么做了,问题是按照人类真正道德标准的话,这些东西其实是不应该做的。

主持人:好,我们还有观众朋友在线上等候多时,我们先接一下芝加哥丁先生的电话,丁先生您好。

丁先生:主播好,李天笑博士好,陈破空教授好。这个话题推远一点讲,文革动乱时代,四人帮里面尤其是江青、张春桥,他们天天享受落地的豪华穿衣镜,观赏黄色电影。古语说得好: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当时他们有红卫兵、红小兵严密保护,没有被罚。四人帮垮台以后,华国锋、邓小平先后严厉制裁他们,立即打入黑牢,关到张春桥病死或江青上吊自杀死。帐算一算,但是没算清。

推近点,现在共匪高官也在偷看色情片、光碟、带子等等,同时还在包养二奶、三奶,玩了她们还强迫堕胎,自身不检点,自己都扫荡不好,还要去扫荡老百姓看色情片、玩色情勾当,作梦!子曰:食色性也。男人好色也没啥稀奇,不能说反常,但是男人过分好色,这个好色就会犯罪,危害社会治安,就越扫越黄了。这是我一点个人浅悟。

主持人:谢谢丁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纽约张先生的电话,张先生您好。

张先生:我还想利用一点时间讲讲。陈破空先生对意大利吴先生的回答,我觉得非常深刻,所以在这里也请吴先生好好扪心自问,想一想,你敢不敢说你到底是什么人?现在根据你的言论,我可以这样说,你基本上就是一个助纣为虐的,你同意还是不同意?敢不敢再打电话回来辩解一下呢?

好,这个问题先告一段落。今天这个标题我有一个小意见,这〝中国扫黄,为何越扫越黄?〞有一点不准确,应该说〝中共扫黄,越扫越黄〞,〝中国〞这两字在这里用了,就把我们伟大的中国给糟蹋了。这一字之差应该改过来,是〝中共扫黄,越扫越黄〞。

主持人:好,谢谢张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佛罗里达刘先生的电话,刘先生您好。

刘先生:主持人好,两位嘉宾好。没有看你们节目还不知道中国有扫黄这个事情,前几天我在网站上看一个新闻叫:美国警察扫黄行为令人发指,其中有很多照片。咱们怎么讲呢?美国娼妓泛滥,今年爱滋病发病率比去年同期发病率增长2.3%;各种性病比去年增长3.9%。由于受到各种压力,美国政府不得在全美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扫黄运动,一名妓女被几名警察打倒在地,膝头被警察死死的踩着,警察毫无人性。

主持人:请问您念的是哪一份报纸呢?你好像在念一个什么文章?

刘先生:不是报纸,就是网上的东西。有人指出这照片中的人实际上是一个模特儿,是在vanity杂志(注:Vanity Fair,意大利时尚杂志)上的。那么这就反映了刚才一个先生讲的,这是中共宣传的,为了配合扫黄,总要找一个对手,就说美国搞得比中国还没有人性,还要扫黄,所以我们也要扫黄。我们要看一看事实,不要光说好不好,这就是它歪曲事实的很多说法。

主持人:谢谢刘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德国刘女士的电话,刘女士您好。

刘女士:您好,我觉得刚才陈破空先生对意大利这位吴先生的回答非常好,我觉得共产党确实是中国、中华民族的罪人,它们把中国搞得这么这么……真是,唉,我觉得在世界上真的是抬不起头来。都已经是21世纪了,还弄得这么,简直没法说,我就说这些,谢谢。

主持人:谢谢刘女士,我们再接下一位新西兰朱女士的电话,朱女士您好。

朱女士:大家好,时间不多了,我简单的说一个问题,请刚才意大利那位先生,如果有胆量、有正义感,你就再次打电话进来,或者今天时间不够,下次节目你再次打电话进来。我想问问他,你到底是中共的特务还是真的不明真相,在海外居住还是不明真相?好,完了,谢谢。

主持人:谢谢朱女士。我们再接下一位加拿大理查德,理查德您好。

理查德:安娜你好,主持人、嘉宾您好。我想说一下,刚才意大利那个姓吴的家伙打电话来说共产党好,我建议你们的新唐人电台也能够办一期〝共产党好在哪里〞的节目,让大家一起来谈谈共产党怎么好,好在哪里?好了多少?也让那些想说中国好的人也有一个发洩的机会,省得他们一天到晚觉得都是说不好的,叫他们摆出来它好在哪里,我们得到它的什么好处,现在我们中国老百姓又有多少好处?看它们又怎么样,有多少廉洁的?为中华民族,它又有什么功德?让他们一个个举出来,看看他们有多少人在歌功颂德,也让大家一起来对中共那些罪行进行谴责。所以我觉得他这个电话来,也是给你们一个课题可以做。就是这样。

主持人:谢谢。我们今天的话题是〝中国扫黄,为何越扫越黄?〞我们请现场嘉宾来回一下观众朋友的一些想法。李博士先请。

李天笑:佛州刘先生,他讲他在一个中国的什么网站上看到,美国警察扫黄对妓女采取暴力行动。这个不知道是哪里看来的,首先这个真实性我们现在不清楚。

主持人:他说这个照片是vanity杂志上面的模特儿,他说中共在歪曲一个事实来配合中国的扫黄,你看美国很黄,所以中国也要扫黄,就是这样的。

李天笑:那应该是移花接木的。实际它也讲,中国媒体自己打出来这么多中共官员,各种类型都有,从经济型到企管型都有,企管型的贪官把他的情妇用MBA的方式管理,还有文学类型的,比如写日记啊,整个中共腐败被充分地揭露出来,在达到政治目的同时也起到了一种震撼作用

同时这样的话,它找一些美国的东西来作垫背,美国也有这个东西。但是问题就在于美国之所以能够通过这个形式揭露出来,它本身就有一种制度上的保障,不让爱滋病这些东西在民众中泛滥。

事实上中国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现在黄色泛滥之后,中国的爱滋病以非常快的速度在迅速蔓延着,而且整个青少年都受到毒害,比如前几年我看到一个对于中国大学生的调查,大概有10%的人认为一夜情没有什么坏处。整个的道德观念发生了一个根本的转变,未婚同居都非常盛行,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觉得美国基本的道德水准要比中国高很多。

主持人:好,陈先生。

陈破空:刚才很多人提到吴先生,我倒不相信吴先生是中共的人,中共的特务,我宁愿相信吴先生像许多中国人一样,是不明真相的,甚至像我们在座的一样,以前也都可能不明真相,中过中共的毒素,喝过中共的毒奶,受过种种毒害,但是后来清醒了。我相信吴先生也会清醒的,只是迟早而已。只要吴先生能勇敢的打电话到中共的中央电视台去证明一些你想知道的事情,看他们能不能回答你的问题,你就会觉悟起来。

另外中共在扫黄、反三俗的时候,它们没有资格,因为中共本身它是庸俗的,是低俗的,是媚俗的,它通过一个〝养猪哲学〞,说人吃饱了喝足了不要民主、不要人权没关系,这本身是非常庸俗的,所以这个养猪哲学是一个庸俗的代表,它们没有资格来反什么俗。另外它们在人民大会堂以什么严格的标准招收服务员,以美貌为标准,甚至它们的翻译都要是美女翻译,这个本来就是非常的媚俗,还有加上它那个老人政治,互相吹吹捧捧、吃吃喝喝,完全是十足的所谓低俗、庸俗。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想中共没有资格谈扫黄的事。

主持人:如何改变这样的现状?

李天笑:我想需要三点,第一就是要从根本上清除现在中共这种权贵和腐败,这种西门庆式的土壤,单靠改革和改良是不行的,这是第一点;第二就是要重建中国固有的优良道德和传统;第三点就是个人要重视道德操守、洁身自好,从自身做起才能根本上改变现在这个状态。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二位,非常感谢这么多观众朋友来电发表您的意见,您如果还有其他的想法的话,您可以发我们的反馈邮箱feedback@ntdtv.com,谢谢收看,再见。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ddboyj 2010-08-17
捅死共产狗!!!
村里来客 2010-08-16
这个是社会道德导向的问题,怎么扫也不行。除非有新的精神信仰。
精神文明跟物质文明是携手前进才行。
跟政治导向有很大关系!
农民工 2010-08-16
新唐人电视非常好,可惜知道并能够看的人太少,如果老百姓都看到,那恶党很快就完了!
tmd 2010-08-15
中共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巩固权力
中国的一切腐败行为,都是共产党干的,老百姓想腐败也无法腐败
LFSDJ 2010-08-14
本是一股带着屎黄色的扫黄风暴啊 哇哈哈哈哈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