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直播】华人是否应该选华人?

纽约时间: 2009-09-26 10:40 A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主持人:各位观众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纽约的大选仍然在热烈的进行着,9月24日竞选主计长的雅斯基(David Yassky)和刘醇逸进行电视辩论。雅斯基指控刘醇逸撒谎,缺乏个人的操守。刘醇逸反而说这只是些小的问题,不要在小的问题上纠缠。
广告

这是不是一个小的问题?我们应该选什么样的人做为我们今后代表我们的官员?另外我们如何判断,这个人是否能代表我们的利益?应该怎样去选?如何去选?今天我们是热线直播的节目,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646-519-2879。

关键是,华人是不是要选华人?我们先向各位介绍现场的两位来宾。这位是新唐人电视的特约评论员,也是哥伦比亚政治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先生,李先生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好,观众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新唐人特约评论员杰森博士,杰森您好!

杰森:安娜您好,观众好。

主持人:首先我要问的问题是,雅斯基在他的广告中,甚至是两个人的辩论中指刘醇逸撒谎,刘醇逸反说不要在这小事情上纠缠。您认为撒谎是不是个无所谓的事情?

杰森:当然不是!事实上在美国社会,对于一个执政官员、一个竞选官员的人品操守,一直都是非常看重的。比如几年前,前美国总统柯林顿的绯闻事件,其实美国社会倒不一定纠缠是不是有外遇,要弹核他的主要原因反倒是他撒谎,要弹核一个总统是因为他撒谎。

为什么把撒谎看的这么重呢?因为在人民把权力给你的时候,你可以做很多事情老百姓不知道的事,如果你的道德操守允许你可以随意的根据你的利益,而去编造事实来达到你的目的,不顾事实去做事情的时候,那么老百姓的利益在这过程中,极有可能会因为你个人的利益而被践踏。

所以美国人在选自己官员的时候,把个人操守,特别是这个人诚实不诚实,放在非常关键的位置上。因为这个〝不诚实〞的理由,他们可以弹核他的总统。

主持人:李博士您觉得做为一个官员,他的个人操守还有他的品格,对他为官有多么重要呢?

李天笑:我想这是最重要的,因为一个官员按照美国选举过程,应该把自己所有资料和情况让民众知道,民众才可以挑选他。在这个时候民众挑选他,主要依据就是根据他所讲的东西,和他过去执政的表现。

如果他说的是谎言,比如说刘醇逸关于血汗工厂的问题上,他扯谎;在纽约大都会捷运局(MTA)问题上他也撒谎;还有他的竞选资金,在这过程中也有很多漏洞,这里面明显的他有做假的问题。

主持人:您说纽约捷运局撒谎是?

李天笑:因为他讲到他曾经揭露纽约捷运局有两本帐,但这个问题实际上不是他揭露出来的,是纽约州的主计长报告里面显示出来的,而后来纽约州的法庭宣布这个是没有事实根据的。

第一这不是他的功绩,第二不是他揭露出来的,所以这等于是一个做假。我们做为选民来说只能是根据他讲的,如果他讲的跟他实际情况不符的话,等于是欺骗选民对他的信任,也就是说本来人家是不投票给他的,是他窃取了这个位子。这个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所以今天把撒谎的问题提出来讲。

主持人:对,您做的事是不是正的,是不是有尊严的。

杰森:特别是主计长这个职位是个独立的一个官员,他要监控每年大概纽约市600亿美元的财政,同时他直接掌管880亿纽约市公务员的退休基金。880亿是你不可想像的一个巨大数字,就这个钱稍微晃动一下,这个人一辈子就够了。

所以这个过程中这笔钱怎么运作,当然我不是说他立刻就会去犯这样的错误,但是如果我不能对你的人品百分之百的信任,我如何把600亿美元的资金交给你?如何把880亿美元的资金交给你?这个过程中你没有让我信任到那个份儿上去,我为什么要把这个职位给你?

李天笑:而且他的诚实性与公正性在他当市议员期间,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例可以判断。我们根据什么判断他的人格?就是根据他过去的表现。在法拉盛事件当中,我们知道在一个族群一个地区,在他的民选出来的地区,如果发生任何的争执,他应该代表选区听取各方的意见,然后怎么来处理这个事情。

但是他不是,他是有偏向的,偏向中共所指使殴打法轮功学员的人,对于中共的指使,我们也看到很多证据,关于中共总领事彭克玉怎么指使这些暴徒?怎么去搧动?在这种情况下,他并不公正,而去支持殴打法轮功学员的这一方的暴徒,同时又听从中共领事馆的旨意去执行这个事情。

当很多联邦议员来向他问询的时候,他就说这是中国人互相之间的内斗,很明显的就把受到中共指使的暴徒围攻有信仰的人士这么一种事情,今天我们不管说是不是法轮功,也不管他是不是基督教徒或是其他人。出现这个事情要一碗水端平,但是他没有,而且他还说谎。

这个事情本身如果拿到主计长或者是其它职位去的时候,你受到中共指使,就要执行中共的政策,对于一派打压另外一派,这样不公的态度,刘醇逸是不适合在公共的职务上待下去的。在这点上我觉得纽约民众不选他是有充份的理由的。

主持人:有人说他对待法轮功学员在法拉盛被殴打的事件上是一个个案,对于这样的个案来看,他是不是有失偏颇呢?他也许也为华人社区做了一些好的事情呢?

杰森:其实官员总是在上头的,他真正能展现他个性的事情是很少的,大部分场合都会在官场上说些冠冕堂皇的话,只是在一些具体的事情,特别是在弱势群体上,针对弱势群体来表现出这个人的品性。如果他是个有品性的人,他不以你这个群体是不是弱势来衡量,他是以你这个群体是不是在正义一方来做为衡量的。

有时你看这个人如何,就一两件事情试金石。比如法轮功事件,法轮功学员在中国是被打压的,在美国自由的社会应该是有他出声的权利的,本身在华人社区里是比较弱势的群体,在美国这边也可以说是相对弱势的群体,跟中共巨大的那一群人比起来。

但是法轮功学员本身打不还手,所以不管从行为上,人数上,都可以算是弱势群体。在这个时候最能衡量一个官员是不是按理做事,还是根据势力去做事。在这过程中刘醇逸确实展现出来的是,谁对我有利,谁有势力我跟着谁走,这时是他人性最明显的展现。

李天笑:还不止是这个事情。事际上他在为政期间有很多事情都能说明的,比如说他在锡克人维护风俗权益的这方面,他曾经支持过两个法案。也就是说他对少数族群的权益,他们宗教信仰的权利等等这些是非常熟悉的,而且他有过这样的经历。

但是他是双重标准,他不是把对锡克人这种少数弱势群体的支持都同样来对每一个少数群体,对每一个信仰团体,对法轮功就不是这样,为什么?

我们追究理由,就是中共。他听从中共的旨意,因为中共在后面宣传帮他忙,中新社短短一个月就发表一百多篇文章,这是偶然的吗?绝对不是偶然的。不会一个小小地方的选举引起中共的媒体这么大的关怀,这是不可能的。还有他钱主要来源,像福建公所、侨团,后面都有中共的影子在后面。

比方在交通的问题上,刘醇逸在纽约市议院负责交通的。但是呢,中国城的交通和法拉盛的交通,实际上都是非常差的。在中国城也发生过几起重大的交通事故,但他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也没有向市府交通局提出,反而是中华公所出面向市交通局提的。

另外比方他提到要建自行车车道,那么你对这些少数人的利益这么关心,那你为什么对华裔交通问题你不关心?你这个讲不过去。那也就是说明一个问题,他是有选择的对待少数族裔或群体的利益。这种有选择的对待,对一个执政的官员来说,是最不可取的。所以说在这方面是一种不公平的,也就是不公正的,违反他自己竞选诺言。

他曾经强烈的要取消街头摊贩。在中国城这些摊贩恰恰是华人和韩裔,当时很多华裔的摊贩联合起来坚决的抵制刘醇逸这个提案,所以后来刘醇逸被迫取消。也就是他根本就不关心华人,华人到这边来做生意很不容易,做小本生意没办法就摆摊。但他根本就不关心这些,所以说华人就反对他。如果说这个事情扩大到他主计长的位置上,我们可以想像他会怎么对待这个华人,也是同样的道理。

主持人:好,我们先接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新泽西州石先生您好。

石先生:主持人好,我一直在看这个刘醇逸的竞选,虽然说这个华人在竞选上应该是胳膊肘不往外弯,但是我想就是说从法拉盛事件的前后报导,就说明刘醇逸这个人驾驭复杂问题的能力很有限,就用北京话来说他是个傻差。

那么我们选一个官员,怎么也得选一个有驾驭复杂事务的能力的人,要聪明点吧!我们要是选一个比我傻的,去管那么多钱,那我们是不是也变成傻差了。

另外一个方面看,就是刘醇逸这个人,说到撒谎,他应该辩解一下〝我没撒谎〞。但他居然把他当一个很小的事就不敢辩、不敢驳;那么就说明这个人可能就是撒谎撒惯了,就说我撒点谎,没事!看那样子就是在纽约的一个混混出来了。

如果华人就是说为了胳膊肘不往外拐,而去选一个混混,那最后吃亏的就是谁选他谁吃亏。所以我觉得华人嘛,虽然胳膊肘不往外弯,但也不能做不能太傻,我就说这么多。

主持人:好,谢谢石先生。我们先再接一下法拉盛王女士的电话,王女士您好。

王女士:我讲去年在法拉盛发生攻击法轮功事件。我是在地居民,因为我在大陆生活了几十年,然后嫁到美国来,所以经历过文革。我当时的感觉就像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搬到了美国的本土上,就是那种感觉,非常差的。

因为你知道我们好多人来到这块自由的土地,当初都是为了追求自由,或者要实现自己的美国梦,包括好多华人到这来。他要么是在追求民主自由,还有好多是因为比如说在中国一胎化政策受到伤害,或是因为各种理由就到了这儿。但是总的来说是希望自由,要摆脱共产党的统治,那些种种迫害政策。但是法拉盛的事件就变成了一个感觉,好像就中国的文化大革命的一个再版。

主持人:好,谢谢王女士。我们现在再接下一位观众朋友纽约钱先生的电话。钱先生您好。

钱先生:您好。我想我们在美国应该选一个公正的人,不管他是华人还是外国人,这是自由的国家。应该选一个能为每个人办事的人,不是一定是要华人选华人、白人选白人、黑人选黑人,没有这个事情的,这是在美国啊!他这样不公正的对待华人、对待法轮功,我们是很反对他(刘醇逸)。我上次选的就是雅斯基,这次29日我还是要选雅斯基,让他(刘醇逸)少一票华人的票。

主持人:好,谢谢。我们现在再接下一位纽约李先生的电话,李先生请讲。

李先生:妳好,我谈谈我自己的看法。关于刘醇逸先生这次选举主计长,我感觉刘醇逸先生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因为前几年我家的一个小孩在图书馆跟两个非裔还有一个白人打架,过了3天以后,我找我们布鲁克林区市议员,是白人,我找那个白人他就不理睬我们,后来我们到法拉盛刘醇逸办公室,刘醇逸听了这个事情,他就帮我们很多的忙。所以我感觉他这个人对华人…,我们应该要选他。

主持人:好,明白了,谢谢李先生。我们先回应这几位观众朋友的意见,我们还有几位观众在线上,请您稍候一下。

杰森:刚才李先生谈这个话题,事实上刘醇逸在华人社区里面在努力的推动,在历史上是发生过几件这样的事情,但是我自己的感觉是…

主持人:请您不要用〝感觉〞,要用事实说话。

杰森:事实上是这样的,就是说在一个成熟的民主社会里头,是以法治来治理,在一个不成熟的、没有成熟民主理念的国家里,更倾向于以种族来选,比如说伊朗、伊拉克,现在是很不成熟的民主制度,他就是素尼选素尼、什叶选什叶(伊斯兰派系名),在这个过程中,就出现了民族纠纷、内部派系斗争,没有法律原则的派系斗争。

事实上在美国的社会,已经形成了很好的法律体制,在这个过程中,其实很多事情都可以按法律的渠道去解决的。那么在这个过程中,你觉得你还得依靠一个你自己认为的〝清官〞去给你解决的话,这是一个非常旧的思维方式。在这个过程中,华人只占美国社会的2%,在纽约也只占百分之十几,你如果总是抱着这样一个观念,你就不能真正的进入主流社会。

因为主流社会是由法律去解决问题,你总是希望如果我们有一个自己的华人官员,那么这总是会把你放再一个百分之十几的概率中,而且我身为一个华裔,我也从来不希望强调种族去选举,因为这个对我们太不利了。

我是希望这个国家是按法律去治理的,是按民主制度去治理的,因为我知道如果从只占美国社会4.4%的亚裔,占美国2%的华裔这样一个角度去看的话,如果按种族去选举的话,我永远是弱势,我永远不可能在这个社会得到一个真正的公平。所以我只能把这个希望放在按法律办事。

主持人:好,李博士您认为呢?

李天笑:刚才观众李先生讲了,我觉得首先这里面要有更高的原则,我们在选举的时候不管是华人还是非华人、亚裔还是非亚裔,我们一个原则就是:他能够代表选区的公众利益,他能够代表选区为选民们谋利益。这个是更高的原则,而不是看他的种族。

李先生讲刘醇逸以前那个事情,这是他一个民选官员应该做的事情,但是问题在于,他应该用对待李先生的这种原则去对待所有选民,而不应该仅仅对李先生这样,对张先生另外一样;今天是对锡克族这样,对法轮功那样,这就是他不具备民选官员最主要的原因。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华人是否应该选华人?〞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发表您的意见,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我们现在接下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纽约董先生您好。

董先生:你好,这个问题我是这样看,就关于刘醇逸是人品各方面这个我们暂且先不谈,我的感觉是说在政坛上混嘛,你要去挖每个人,总是有点小毛病可以抓出来,这个很难讲得清楚,但是我更看重的是他的能力。

我比较同意刚才一开始的时候那位观众讲的话,说到这个能力,我觉得刘醇逸在能力上有很大的欠缺,在政坛上面混,不光是说你的业务水准要有到一定的层次,更看重的是你的魄力,你的运作能力,你的抗压性,你的各方面调动你所有可利用的资源,和你说服人的说服力,在这几点上面看的话,我个人是觉得刘醇逸都不具备,或者说是欠缺的。

特别像是血汗工厂事件,他连自己的妈妈都没有办法说服,要跟他保持口径一致,他连自己的家人都说服不了,他到时候如果当选,他怎么能够去说服大众,说服市长,说服各方面的人士来通过他想要通过的法案,通过他想要做的事情。

主持人:好,谢谢董先生,听明白了,您的时间也到了,下一位是法拉盛张先生,张先生请讲。

法拉盛张先生:主持人你好。

主持人:您好。

张先生:刘醇逸的政治倾向太明显了,他能够到中共去领赏,他的所有的资金,筹的选举资金都是来自亲共组织,他的政治倾向太明显了,在美国当官不是以政治为标准的,而是以法律为标准的,我认为刘醇逸先生不适合当一个美国的官员,如果到中共去当官倒是可以,在美国是不适合的,我是不会选他的,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张先生,我们接下一位纽泽西的高先生,高先生请讲。

高先生:主持人你好,我记得刚刚有个李先生说,他孩子在法拉盛被打了以后,他到布鲁克林去找那个白人官员,人家布鲁克林当然不管你了,知道吗?因为你在法拉盛发生应该找109分局,找法拉盛的警察局,这第一个。

第二个我觉得有的人说的观点,每个人都有错误,但是什么叫错误?比如说我记得刘醇逸刚出来竞选的时候,他去拜访那些华人团体,他就跟华人团体唱什么高调呢,如果你们要我选市长我就选市长,你们要我选审计长就选审计长,其实他就是听人家在说话,根本就没有自己的主见说我就是要选。

而且他说的一句话我觉得也挺可笑,说他要选美国总统,他明明知道他不在这出生,那选什么美国总统?除非美国法律改了,所以这个人他没有什么可塑性,就像一个傀儡的感觉。

我认为在美国选一个政治家,奥巴马是黑人,但是黑人只占20%,照样可以选他。共和党的所有大老,爱德华.肯尼迪,都宣布支持鲍威尔,黑人白人都是,没人支持希拉里。所以在美国选举,什么华人选华人,什么白人选白人,这就是中国人的一种民族狭隘和共产党的宣传,共产党的教育,还参加什么美国选举啊!

主持人:谢谢高先生,如果您有什么想法的话,您可以继续打我们的热线,我们接下一位观众朋友,纽约的陈先生的电话,陈先生您好。

陈先生:主持人好,首先我觉得主持人刚才讲的一句话很对,你要用事实来讲话,不能凭个人感觉讲话,这是很对的。这次刘醇逸选举不管他赢还是不赢,已经做了一个对华人很好的示范,他让我们华人能够开始从美国政坛去努力,特别是年轻一代,这件事很重要的。

华人要在美国提高地位,华人需要出来在政治方面的努力,他已经做了两届的社区议员,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他这次选举是有困难的,不像那位评论家刚才所说的,在美国,你也有很多是族裔选族裔的事情的,不是说选举存在很多弊端的。

比如纽约的犹太人,他们绝大部分也是选犹太人的,这是事实,他这次会遇到很多难题,他也许会输,但是他已经做了很好的示范。

主持人:谢谢陈先生,您的时间已经到了,那我们现在再接一位长岛的李先生的电话,李先生您好。

李先生:我是想说一下,这个刘醇逸我对他比较熟,关于宗教的问题我跟他写过一封信,就是要他反映一下中国宗教迫害的事情,结果他毫无音信,后来我就开始观察他这个人。

所以我想提一个跟大家有点可能不同的看法,因为他这个人我几年看下来,他基本上是没有什么主见的,而且他在美国的话他还在向往共产党,他竟然想做共产党的一个工具,充当共产党在美国的一个工具的话呢,我觉得他们愿意的话倒是可以暴露一下,让他上去,他上去以后,他如果不为党做事,党就会抛弃他,他如果要巴结党的话,他就要做事,他一做事他这尾巴就露出来了。

主持人:好,谢谢李先生,您的时间已经到了,那我们请现场的嘉宾来回应一下。

杰森:我先回应一下陈先生刚才谈到,就是我仍然有个口误啊,因为我说话有的时候会说,总而言之〝我感觉〞,这是一种谦虚,因为我做理工科的博士,所以基本上总是觉得说话得保守一些好。但事实上,我们知道确实在美国,特别是一些相对来说,受教育低的人,他比较容易按族裔来选。

主持人:有这方面的统计数字是吧?

杰森:对,你黑人他相对来说选黑人,奥巴马这次出来竞选,确实黑人选奥巴马的比例是要高很多。

主持人:但是你要这样讲的话,比如说我们知道黑人在非洲裔的这些选民,他们的人口只占美国的12%,很低的,但是奥巴马当选一定要超过这个比例以上,其实根本就不是只有他那个族裔的人才选他。

杰森:事实这是问题关键所在,事实上真正成熟的,真正对这个民主体制有深刻理解的人,他真正会跨越族裔去选,这就是为什么奥巴马能当选总统的根本原因。当然我们觉得陈先生说的一点也对,就是说这次至少华裔走出来,走到政界来参政了,这点我非常同意。我希望更多的华人出来参政,但是问题在哪?我希望出来一个非常正的华人,他站在那能体现整个华裔的精神面貌。

主持人:真的成为我们华人的骄傲。

杰森:对,就是说他不是说是以偷机取巧,以迎风倒的这种墙头草的状态来投入竞选,哪怕就是说我们出来一个华人他竞选输了,但是他以高尚的人格让人竖大拇指,那我非常支持他。

问题就是他是带动人出来,做为一个华人出来选举,很多华人只在自己事业上做,他并不到政界去做,这一点对于我们华人本身来说,也许不是在政界崭露头角的一个很好的现象。

我希望更多的人从政,但是我希望以一个〝正〞的人品从政,而不是投机取巧,以钻营于追随中共来窃取经济利益,在美国同时拿到他美国民主社会的官员职位。这一个问题是一个本质的问题。我不觉得这个时候我们仅仅因为他是华人,我们就可以放弃一切原则来追随他。

李天笑:华人这是一个非常笼统的概念。即使做为一个笼统的概念的话,华人的利益也是跟中共的利益是完全相背的。你想中国全是华人。那为什么这些民众要不远万里要逃到美国来呢?是为了躲避中共的政治迫害或者寻求更好的发展机会。所以这个华人本身并不说明什么问题。

现在问题就在于如果你愿意的话,那你也可以选中共一票了,你会回去选极权政权吗?它也是华人啊!所以这个问题本身被混淆了,这是一个。再有一个问题就是在美国为什么要选举地方官员?为什么要选举议员?就是民主选举的这么一个原则,就是要把最好的人通过选举出来。那最好的人不一定是你种族里边的人。

在种族里边这个人是不好的,或者跟着中共的利益,他会违背你的利益,故意不做事的,你为什么要选他呢?

所以说本身说这种话的,一个是糊涂概念,很可能就是在中共也是这么宣传的。在长期的党文化的洗脑之下,也有很多人会这么认为。正是美国这个社会里,到什么山吃什么山,到什么地方要说什么话。在美国民主的环境里边,要按照民主的原则,按照自由的原则,按照真正把最好的人选出来这种原则去选举。

杰森:事实上还有一个很关键问题就是,长期在中共那个体制之下长大的中国人不相信法律。他不相信民主能解决问题。他只相信一个〝清官〞能解决问题。事实上,这个观念带到美国社会以后,造成了这种片面的华人只能选华人,只要华人我就选他,这样子片面的一个观念。

本身这个观念的话,事实上对于华裔是非常不利的。我刚才谈到了,如果你在拼命强调这一点的话,损失最大的是华裔,为什么呢?华裔只占美国人口的2%,而且华裔大部分还不进入主流社会,所以在这样子的情况下,你的权利是根本无法保障的。你只能高举法律,高举民主体制的旗帜,才能真正维护这种弱势,维护少数族裔的根本利益。

主持人:您说到这儿,我记得刚才一位法拉盛张先生谈到说刘醇逸的政治倾向太明显了,而在美国一个民选官员,他最主要的是以法为准,而不是以他的政治立场为准。他说的这个话有道理吗?

李天笑:政治立场、政治观点这个在选举当中,应该是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就是你是采取自由主义的政策,还是保守的政策,你的政治观点确实是一个选举的纲领性的东西。但是问题是你在选择政治问题的时候,你不能把中共的旨意做为你的政治观点来执行。

那么这一点来说就完全错了。政治观点本身不是一个问题,但是你选择中共作为你的靠山,在政治上就是错的。

主持人:那么刚才您谈到就是说,我们希望我们的华人中能出现一个让我引以骄傲的这样一个人,真的进入美国的主流。比如说很多人谈到赵小兰。就是说有这样的人就是从基层一年一年选上去,真的能代表我们的利益而且实现美国的价值。

如果是一个听命于中共的这样的一个官员上去的话,您觉得对我们华人的这种形象,和我们在美国的地位会有什么影响吗?

杰森:是非常有害的。因为事实上在于对于大部分美国民众来说,他还是把中共做为相当于敌对的政府,肯定不是友好政府了。那么在这个时候如果一个华人官员上去了,而他倾向于中共,那么从此美国社会有可能就把华人跟中共联系起来了。这样子对于整个华人社区在美国的长久的生存是非常有害的。

李天笑:旧金山有一个州议员叫马世云,他也是一个华裔,基本上他不会说中国话,但是他很坚持原则,给各种不同信仰的人,给公平的待遇,所以说他是一个楷模。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也非常感谢各位观众朋友的参与。时间已经到了,下次您可以早点打来,谢谢各位收看。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