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祖上做孽 遺禍子孫

莫求

紐約時間: 2018-11-08 04:28 AM 
点此看大图片
只是因為祖先曾有救人的功德,所以才能保留一個兒子傳宗接代,而且五代子孫都要受窮。(圖Pixabay)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1月08日訊】大清乾隆年間,在江南鄉試的科舉考場中發生了一件奇事。當時有一位俞姓江陰考生,才考完第一場,就打點行李準備回去。大家覺的奇怪,向他詢問原因,他支吾其辭,表情悲傷。
廣告

大家一再追問,他無計搪塞,這才說出真相:我先父在外當官半輩子,卸職回家後就得了恐懼症,多年治不好。臨終前,他把我們兄弟四人叫到床前,哭著囑咐我們說:我生平沒有做過虧心事,只是在擔任某地縣令時,曾受賄二千兩金,錯殺了倆人,這是大罪過,神靈的懲罰是要斬盡後嗣的。只是因為祖先曾有救人的功德,所以才能保留一個兒子傳宗接代,而且五代子孫都要受窮。我現在沒有泰山般的品德,卻有海一般深的罪孽,地獄的苦難是無計逃脫了。子孫中若有不知命,還想去求功名的,只會加重我的罪過,這絕不是盡孝之道。你們弟兄幾個要多做善事,好自為之。說完就去世了。

後來我的幾個兄弟果真都相繼去世,只剩下我一個人。我曾兩次參加鄉試,都因墨水損污了考卷而作罷。昨天在考場中,文思噴湧,到三更時已完稿。突然感覺有人掀簾進來,站在燈前,我吃驚的抬頭觀看,一看才發覺竟是已去世的先父。他臉色愁苦,生氣的責罵我說:為何忘記了我的遺囑,老是存非分之想?使的我疲於奔命,吃盡苦頭。如再不改過,大禍就要臨頭了!他一邊說著,一邊打滅了蠟燭,掀翻了硯台,轉眼就不見了。我驚跑出去大哭,等到監考官來察問,看見我的考捲上全是油墨污痕,便都歎息著散去。

我今年二十五歲,三次科舉落第,這都沒有什麼可遺憾的,我所痛心的是先父在陰間受苦。我現在準備出家為僧,修煉佛法救度我父的亡靈。我的懺悔之情,還望諸位鑒察。眾人聽說後,無不吃驚,為善積德之心油然而生。

(資料來源:《夜譚隨錄》)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張信燕)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