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以寡擊眾 岳元帥親自上陣

千古神將岳飛傳(9)作者:柳笛

紐約時間: 2018-10-23 11:45 PM 
点此看大图片
這麼多年來,岳家軍牢記抗金大業,厲兵秣馬,終於等到決戰的時刻。示意图(Pixabay)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0月24日訊】演義傳說總是那麼動人心弦,岳飛第四次北伐,也就是最為人熟知的北伐戰爭,是他一生最輝煌、最壯烈的功績。郾城潁昌大捷、誤走小商河、大戰朱仙鎮,哪一個提起來都那麼令人熱血沸騰,彷彿瞬間回到那個久遠的時代。
廣告

那麼,歷史上真實的第四次北伐究竟是怎樣驚心動魄的過程呢?從紹興六年(1136年)第二、三次北伐到岳飛發動第四次北伐,中間相隔四年之久。那麼,這期間又發生了什麼,讓北伐大計不斷推遲?

蟄服四年 不忘初心


由於戰功赫赫,岳飛成為宋高宗最為倚重的大臣。紹興七年初,岳飛在朝見時,向高宗闡述一篇經典的「良馬論」,自比「致遠之材」,希望得到皇帝更多的授權,能夠繼續北上抗金。這時的高宗非常讚賞,加封岳飛為正二品太尉兼宣撫使,與南宋老將平列。

三月,高宗遷都建康,單獨召見岳飛,鄭重地說:「中興之事,朕都委託給愛卿,除張俊、韓世忠外,其他軍隊都聽你的指揮。」[1]這道旨意,等於將宋朝絕大部分兵力交給岳飛一人,讓他成為朝中第一大將。岳飛長恨各路軍隊不能彼此協同配合,高宗的慷慨之舉恰恰解決了軍隊積弊。而武將手握重兵,在宋朝卻是首開先河,也讓岳飛由衷感激高宗的信任和知遇之恩。

此前,宋將劉光世被罷黜官職,他的淮西軍理應歸屬岳飛。原本岳飛已向高宗呈上伐金規劃,立誓在兩三年內統一中原,但他的升遷引起都督張俊的妒忌,加上國賊秦檜對抗金事業的阻撓,這兩人不約而同站出來反對岳飛接管劉光世的部下,並以功高震主為由,挑唆高宗收回成命。

統領各軍、直搗黃龍的夢想破滅了,岳飛憤懣交加卻不得不從君命。既然不能為國盡忠,他選擇退而盡孝,一連遞交三份辭呈,不待高宗批覆便隱居廬山,繼續為亡母守孝。高宗雖受迷惑,卻也明白岳飛是不可多得的將帥,很快派人趕往廬山,請岳飛出山主持大局。六月,岳飛返回軍營,始終不忘北上志向,準備依靠本部人馬孤軍伐金,然而他的奏摺依然沒有得到高宗的支持。

八月發生了一件震驚朝廷的大事。淮西兵馬因無人轄制,內部矛盾重重,致使部將酈瓊發動兵變,率四萬餘人投降偽齊。幾萬名宋軍,一夜之間改頭換面成了敵軍,南宋前線的防區更被劃出一個大缺口。岳飛聞訊後,連忙趕赴建康,請求屯兵淮西,並提議立儲。可惜,他從國家大局出發的良苦用心,在高宗面前再次成為一紙空文。

與此同時,大奸臣秦檜處心積慮地賣國求榮,終於在紹興九年正月達成屈辱的宋金議和,北伐之行似乎更加遙遙無期。不過,高宗議和偏安的幻想僅僅維持一年,便被一心滅宋的金兀朮無情打破。

違詔出征 孤軍深入


紹興十年(1140年)五月,金兀朮單方面撕毀合約,急風驟雨般大舉進犯。高宗這才下詔懸賞擒殺金兀朮,並命岳飛等大將出兵應戰。這麼多年來,岳家軍牢記抗金大業,厲兵秣馬,終於等到決戰的時刻。

然而,高宗一再強調「重兵持守」「不可輕動」,並把作戰目標限定在光州與蔡州,甚至詔令岳飛退兵班師。這或許早早預示著第四次北伐功敗垂成的隱恨。幸運的是,向岳飛傳旨的是一心抗金的李若虛。他毅然承擔矯詔之罪,違背君命,親自送岳飛揮師遠征。

宋金交戰的主戰場,在岳家軍趕赴的目的地開封。當時,金兀朮新敗於順昌,轉攻為守,以潁昌、懷寧、應天三府拱衛開封,繼續頑抗。岳飛僅僅出兵半月,便掃清開封府外圍,成為宋金決戰的第一主角。也正因為一路凱歌,他在抗擊敵軍主力的同時,又要撥出一部分兵力駐守各地;而其他宋軍,或與金兵膠著對峙,或者自保避戰,無法向岳家軍施以援手。

岳飛再次遭遇孤軍深入、兵力分散的不利局面,便停止繼續前進,迅速在開封附近集結兵力。金兀朮看準時機,立即向岳飛駐紮的郾城、王貴駐紮的潁昌發動大規模的反攻,這便有了北伐中最著名的兩場大戰。

經過一月多的修整,金兀朮集合龍虎大王、蓋天大王等幾路大軍,傾巢而出,直驅郾城。金兵的前鋒、一萬五千多精銳騎兵,已經氣勢洶洶逼近城下。郾城中,岳家軍只有「背嵬軍」和部分「遊奕軍」可用。

血戰郾城 馳援潁昌


多年來的靖康恥、臣子恨,今朝終於得以雪洗,岳飛面對強敵,卻是越發地豪氣沖天。他命背嵬軍統帥、長子岳雲出城迎擊。大戰前,向來嚴厲的父親又給兒子立下軍令:「你必須打了勝仗才能回來。如果不拼命作戰,我先斬你的頭!」[2]年輕有為的贏官人,立刻接下元帥沉甸甸的使命,揮舞他最擅長的鐵錐槍,義無反顧衝入敵陣。

金人以騎兵為主,擅長馬戰,比如作為左右翼的「拐子馬」和重甲鐵騎「鐵浮屠」;宋兵則以步兵為主。郾城地勢平曠,利在騎兵,岳家軍得勝的難度可想而知,這也是岳飛向岳雲下嚴令的原因。這是一場真正的以寡敵眾的硬仗!

岳雲率領騎兵浴血奮戰,金兵的後續大軍源源不斷湧來,數千岳家軍抵擋了金兵一波又一波的進攻,殺得金兵屍橫遍野。幾十會合後,圍攻的金兵多達十幾萬人。猛將楊再興見狀,單騎深入敵陣,準備生擒金兀朮。他擊殺數百敵軍,自己也身中數十槍,卻毫不退縮。最激烈的時刻,金兀朮又派出鐵浮屠,直殺得黄塵蔽天蔽日。

除了硬碰硬的血戰,岳家軍也有克制騎兵的法寶。岳飛下令,命步兵們手持長刀,入陣後不要仰視,一心專砍馬腿。戰馬受傷,馬上的士兵自然無力作戰。在智取和猛攻的配合下,岳家軍便能立於不敗之地。

前線鏖戰,岳飛時刻關注戰局,見岳家軍中幾位將士心生怯意,立刻義正辭嚴地喝止:「不可!現在是你們建功封侯的時刻,怎麼能退後?」 於是親率四十騎兵入陣,鼓舞士氣。有將士扣馬勸諫他不要輕敵,岳飛卻揚鞭掃開他的手,厲聲說:「這不是你所知道的!」[3]主帥衝鋒陷陣,將士們果然個個士氣倍增,無不以一當百,捨生忘死。

從天明到天黑,金人才鳴金收兵。這一戰,岳家軍又取得大捷,共奪得戰馬二百餘匹,殺敵無數。然而他們還不能休息,岳飛算準了金兀朮挫敗後,勢必集合更多兵力再取潁昌,立刻命岳雲率精兵趕赴潁昌。於是征塵滾滾,岳家軍繼續前行,譜寫北伐戰爭的又一支壯歌。@*#(本系列未完,待續)

注釋

[1]出自《鄂國金佗續編》卷27:太上知公之可大任也,獨召公至寢閣,命之曰:「中興之事,朕一以委卿。除張俊、韓世忠不受節制外,其餘並受卿節制。」

[2]出自《鄂國金佗稡編》卷8:先臣遣臣雲領背嵬、遊弈馬軍,直貫敵陣,謂之曰:「必勝而後返。如不用命,吾先斬汝矣!」

[3]出自《鄂國金佗稡編》卷8:先臣時出略戰地,望見黄塵蔽天,眾欲少卻。先臣曰:「不可,汝等封侯取賞之機,正在此舉,豈可後?」時自以四十騎馳出。都訓練霍堅者扣馬諫曰:「相公為國重臣,安危所係。奈何輕敵?」先臣鞭堅手麾之曰:「非爾所知!」

點閱【千古神將岳飛傳】連載文章。

──轉自《大紀元》有刪節

(責任編輯:張信燕)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