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石濤評述】南海短兵相接 中共軍艦作秀?

紐約時間: 2018-10-07 05:01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0月06日訊】【石濤評述】(3279-2)
廣告

提要
南中國海短兵相接 美中博弈有失控風險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石濤評述。我們這期節目是長週末,所以跟大家分享了一期石濤評述,那我們就跟大家分享,這期節目的下半部分。

南中國海短兵相接 美中博弈有失控風險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美國之音的,南中國海短兵相接,美中博弈有失控的風險嗎?美國海軍驅逐艦日前進入南中國海,被中共宣傳為主權的12海里水域,中共軍艦近身攔截,相距41米。隨後中共軍隊進入了一系列,越來越具有侵略性動作,警告美艦離開,那美艦最終避免碰撞而改航。而在前不久美國B52轟炸機,飛越了南中國海上空,美方表示未來將採取各種行動,維護南中國海的航行自由,而中共軍方說堅決反對,打著航行自由的幌子來進行挑釁。他以這個主題作為一種採訪,那在我個人的眼睛裡呢,南中國海你看,當美國成立了叫印太司令部的時候,印度洋跟太平洋司令部的時候,而不是原來的太平洋司令部的時候,他就連成了一體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太平洋跟印度洋的連接的關喉,是麻六甲海峽,而南中國海是真正的關喉所在,它的戰略地位是無容置疑的。

而中共去宣稱西沙群島、南沙群島,是自己的領土本身,被國際仲裁法庭不接受,這種流沙島嶼不能算作土地,而中共引述的就是歷史上,這地方就是我們的。那我開玩笑說如果你這麼講的話,你就應該把越南打過來,把柬埔寨吞了、把佬沃幹了。在盛唐時期唐朝時期1,000年前,被稱為應該是被稱為畫鬼的王勃,年僅28歲、27歲28歲,就淹死在交趾的地方。交趾就是今天的越南,他被貶出朝廷,被當時的朝廷給貶了,貶到那兒去了。在他的途中,在他去越南的途中,應該是那途中寫的滕王閣序,是,寫的滕王閣序。而等到了交趾的地方,就淹死了年僅27、8歲,好像他是畫鬼還是畫仙,是畫鬼還是詩鬼忘了。那你要這麼引述你就得把它弄回來,這才1,000年的事都是大唐時期的,自己的國土啊。所以這東西都是瞎掰啦,對吧,就是你看到的都是騙的。其實中共當這個做法,去做的時候它就是騙子。

馬鼎盛香港的軍事評論家,高速運行的兩個軍艦相距41米,時速30多公里,相當於男子百米冠軍的速度,海上的慣性太大了,龐然大物不靈活,碰撞的危險是非常高的,但他們不一定是在玩命,而是在故意幹嘛。他說中國艦隻呢,繞過他的前方後轉彎,逼迫美艦拐彎兒,不讓它繼續靠近中國的島礁,那雙方有過這種追逐的動作,而心裡都明白不會撞上。但是在海上,意外是非常可能發生的,因為他的客觀條件,他說中方未必想玩命,但不能完全排除碰撞的可能。今天沒有人玩命,他們不會玩命的,但他們要營造這個氛圍,來迎對習近平說的10月1日說的,要備戰。備戰的概念,籠絡人心、管控人心,來保持自己的強,來維護今天的統治,而不是跟美國開戰。逼近美國艦隻,那馬鼎盛認為就是在作秀,啊 作秀。他說如果把南海島嶼當成領海的話,那釣魚島就是個例子,釣魚島是日本認為屬於日本的。保釣人員接近200海里的經濟專屬區,會受到日本的干擾。這裡講的整個日本,當時日本的概念,他說如果相比之下,那中國還差得很遠,美軍可以進入200海里沒有事,靠近20海里也沒有事,等於要進入12的時候才遭到阻攔。

所以他的評價都是相當,技術層面的評價,我覺得就是相當技術層面的評價。他說這種情況下,中國可以瞄準美艦航行線前方500米開火,那才是真正的強硬,玩撞機就是遊戲根本不可能。他說這種情況下,美艦如果不走的話,它就會撞上中國軍艦,美艦肯定在有足夠表達航行自由權利之後,便感覺可以撤離了。我覺得他這裡面說的最有趣的一項,中共的軍艦如果真的想幹嘛的話,它可以開火,它不是打這個軍艦,它是在打美國艦隻的前500米,對吧,它沒想開火用自己的軍艦去。當用自己的軍艦去碰的時候,拍下來的所有東西很具有震撼力,就像7幾年呢,中越之間出現過海戰,也是南中國海,我現在都記得,畫的漫畫,那時候沒有手機,也拍不了,畫的畫是人民解放軍,站在中國軍艦的甲板上,和海南的漁民,軍民共同抗爭侵略者的背景之下,拿著手榴彈,這麼一咬,扔上去了。我那時候小,但記得清楚,因為那時候義憤填膺,哎呀,天下最可愛的人就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叔叔,叔你個大頭鬼。

所以它從來沒改變過,它去撞軍艦,撞美國軍艦就跟那個,我估計習近平都記不住,就跟那個海南島的漁民,軍民共同抗擊侵略者,扔手榴彈,就差漁民拿著魚叉,我衝上去,我躥上去,就跟老黃螽似的,我躥上去,然後我如何,我叉死他。咱不能說這東西叫農民,咱只能說這個,真是豬啊。那馬鼎盛接著講說,是中共享受了二戰勝利的紅利,從而收復諸島,這是歷史上的一種說法啦,我覺得這些東西就那麼回事。要賴的話,就賴當初的杜魯門,當初的美國總統杜魯門,如果只要維持對蔣介石,中華民國的軍事援助,就沒有今天的共產黨,這些事情都沒了。所以我們剛才這期節目開始的時候,跟大家講的這種天象的概念,時間的概念,這些事情的產生是自然的,是自然展現出今天,以美國為首的神的子民,與共產黨為首的魔鬼的生命,在進行最後的對壘,在人的層面。

鄭繼文,台灣亞太防務雜誌的總編,他說雙方的做法有規範準則,大家都知道,而且都是需要相互管控的。根據當時現場情況採取措施,我們不瞭解,但會否成為中方未來採用的正常手段,我們有待觀察,這種相互激烈的做法,是中共打破的,用來阻止美艦的自由航行,然後再表示出強烈的抗議。不是,它做完之後強烈的抗議,是展現在中央電視台上、人民日報上、新華社上,這是習近平來統治中國,統治中共的手段,而不是中美之間的衝突。雙方都有博弈,但默契從來沒有破除過,這是鄭繼文的看法,默契沒有消除過。我覺得就這麼回事,那甚麼叫消除,剛才那位先生講的就很到位,它如果真想幹的話,它應該開槍、開炮,而不是用軍艦去撞。中共島嶼軍事化,越南跟菲律賓更加地前衛,南海問題上,當年中華民國作為二戰戰勝國,國軍搭乘美國的軍艦收復了南沙諸島,進行了勘探和立碑,這些都是有歷史文件。馬英九政府還針對那一帶主權做過展覽,包括圖片和文件,那雙方對南海的主權的擁有,都有清楚的歷史淵源,這是不可否認。所以這裡面他提出來,他是台灣人,所以他提出來,中華民國對那樣的島嶼同樣具有,一種它的主權的概念,而這個主權是二戰留下來的。所以我說如果你真要負責的話,是杜魯門當時的錯,他要堅決反共,反對中共,就不會有韓戰,就不會有後面一系列的罪惡。但是杜魯門為甚麼那麼做?我看過介紹,連他也說不清楚,他不喜歡蔣介石,他個人。個人的喜好,卻成為了整個這地球上,善與惡的對壘。那說明甚麼意思?杜魯門非常反共,在美國境內進行大清洗,但是呢他卻無法面對,面對中共的邪惡,卻出現了他的敗招。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