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紀曉嵐憶廖姥姥:鬼怕節婦

《閱微草堂筆記》故事精選

紐約時間: 2018-09-11 05:14 AM 
点此看大图片
天道好還,無往不復。(shutterstock)
清代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中有這樣幾個故事:
廣告

紀曉嵐回憶廖姥姥:鬼怕節婦


廖姥姥是青縣人,娘家姓朱。她是我(紀曉嵐自稱)先母張太夫人的奶母,未到三十歲就守寡,便發誓不再嫁人,願意跟隨先太夫人過一輩子。當她去世的時候,年紀已九十六歲了。

廖姥姥為人性情嚴正,遇上該說的話,總要理直氣壯地與先太夫人爭論。就連先父姚安公,也格外尊重她,不把她與一般婢媼同等看待。

我和我的幾個弟弟妹妹小時候都隨著她睡覺、吃飯,凡起居生活,饑寒飽暖,她都體察周到,可以說是無微不至!但我們兄妹,稍有悖謬違禮之處,便遭到她呵斥、禁止。

她管束那些童僕婢媼就更加嚴格了,簡直沒有一點兒通融的餘地。所以那些下人們心裡沒有不恨她的。就是那些掌管庫房鎖鑰的,管理庖廚的,也休想從其中得到絲毫私利,但也對她無可奈何。

有一回她只帶了一個小童僕回娘家探親戚話家常,回來的時候已是傍晚時分。走到半路上忽然下了一場暴雨,她和小童僕就躲進一間廢菜園子的破屋裡。

到了夜間雨猶不止,隱約聽到牆外邊有兩個鬼在說話。一個說:「怪了,我正要到你的屋子裡去避雨,你幹嘛冒著雨,卻坐在樹下不進去?」

又聽另一個鬼(坐在樹下的那個鬼)回答說:「你別廢話了!沒看見老廖家那位節婦(廖姥姥)她在屋裡嗎?」此後就再沒有聽到聲音了。

後來,那個小童僕偶然在眾僕人面前說起這件事。那些婢僕們都說:「這老婆子(廖姥姥)太不近人情。所以連鬼見了她都討厭她,想躲避她。」

唉!難道真的是鬼討厭她,而躲避她嗎?我看不是討厭她,而是心裡害怕她!

廖姥姥一身正氣,剛直不阿,我和我的父親姚安公都很尊重她,感謝她!

殺業至重


福建某地方,有位官家的夫人,愛吃貓肉。她逮住貓之後,先在壇子裡面,放進生石灰,把貓扔進去,再倒進一壺開水。貓被石灰氣蒸騰侵蝕,皮毛完全脫落下來,就不用人來脫毛整理了。而且貓血集中於心臟,使得貓肉晶瑩鮮美,潔白如玉。她說:「經過這樣處理,貓肉的味道比嫩雞肉的味道還要強過十倍。」因此她天天張機布網,被她逮住、吃掉的貓,不計其數。

後來這位夫人病危,口中像貓一樣呦呦地亂叫了十幾天才死。

觀察(道員,明清時期的地方政府官職之一,俗稱道台,雅稱為觀察、觀察使。)盧撝吉(人名)曾與這位夫人是鄰居,盧撝吉的兒子盧蔭文,是我(紀曉嵐自稱)的女婿。這件事就是盧蔭文說給我聽的。

提起殘害小動物,盧蔭文又講起另一個故事:景州地方有個宮宦子弟,他喜歡逮住貓狗之類的小動物,把它們的腿折斷,把腳扭轉向後,然後觀看牠們趑趄難行、不住地哀嚎的慘狀用以取樂。被他弄死的小動物也很多。後來他生下來的子女,個個腳後跟朝前,腳趾向後。

另外,我家有一僕人,名叫王發,他酷愛玩鳥槍,而且百發百中,每天都有數十隻鳥被他殺死。

王發只有一個兒子,出生在山東濟寧州,所以就取名叫濟寧州。濟寧州長到十一二歲,忽然遍體生瘡密密麻麻,就像被火槍打的一樣。每一個瘡泡裡都有一粒鐵沙子,竟不知是怎麼進去的。王發雖為他百般延醫治療,但終於不治而死。王家因此斷了後代。

殺生的罪業極重,由上述三則實例看來,你該相信了吧!

欺人受欺


某先生死後,家裡積存了不少古玩玉器。寡婦孤兒不知道這些東西值多少錢,就拜託死者生前的一位好友估價變賣。這位朋友故意抬高價錢,使這些古玩玉器一直賣不出去。等到寡婦一家的生活窘迫已極,他便乘機以低價把這些珍品買過來,占了一個大便宜。

過了兩年這位先生也死了,所積的這些古玩玉器,這家的寡婦孤兒也不知這些古董值多少錢,於是他生前的一位朋友,來了個故伎重演,用同樣方法,把這批古董弄到手。

有人說:「天地間的自然規律,總是不斷循環往復(「天道好還,無往不復。」)。這後一位朋友,是效法前人的故技,按理說罪過應該小一點。」

我認為這些話說得並不在理。譬如前面的盜賊有罪,那些效法盜賊的後來者,難道可以說他們的罪應該比先前的盜賊減輕些嗎?無論是先盜後盜,所有的盜都該一律懲處!」

作者:鄭介文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李紅)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