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熱點互動】中非峰會:「聯非抗美」能否奏效?

紐約時間: 2018-09-07 12:21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9月07日訊】【熱點互動】(1808)中非峰會:「聯非抗美」能否奏效?
廣告

9月3日和4日,中非合作論壇在北京舉行。北京宣布未來三年將向非洲援助600億美元,並「不帶任何政治條件」。民間質疑中共再度向國外「大撒幣」,而對中國民生疾苦不聞不問。而另一方面,外界也警惕非洲陷入中共的「債務陷阱」。那麼,中共為什麼大手筆援助非洲?在中美貿易戰的大背景下,是否有「聯非抗美」的用意?能否奏效?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9月5日星期三,歡迎您收看《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本週一和週二,中非合作論壇在北京舉行。北京方面宣布未來三年將向非洲援助600億美元,而且「不帶任何政治條件」。

正值國內各地災情不斷,民間群體事件頻發,民眾質疑中共不斷向外「大撒幣」,而對國內的民生疾苦不聞不問。另一方面,外界也警惕非洲陷入中共的「債務陷阱」。

中共為什麼大手筆援助非洲,在中美貿易戰的大背景下是否有「聯非抗美」的用意,能否奏效?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就這些問題進行討論。兩位都在現場,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還有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二位好。

橫河、陳破空:你好,各位觀眾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節目開始,我們先看背景短片。

在9月3日舉行的中非合作論壇開幕式上,中共當局宣布繼續給非洲提供600億美元的無償援助和貸款,同時,免除非洲與中共有外交關係的一些窮國今年底到期的債務。

中共再次豪擲600億美元的消息,引來中國國內學者的批評,說中共在國內要求民眾共克時艱,增稅追稅,卻在國際上大撒幣。

有學者算了一筆帳,600億美元,按照當前匯率折合人民幣大約是4100億元,按照中國各省區市公布的《2017年度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4100億元大約是中國最窮的兩個省區,即西藏和青海的GDP總和,超過東北三省財政收入總和的80%,相當於全國財政用於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補助的2倍,社會福利支出的6倍,學前教育的3.47倍。

而最為諷刺的是,就在中共當局宣布給非洲提供巨額援助的同一天,湖南耒陽的數千名學生和家長卻正在因為當地公校教育資源不足,走上街頭抗議。

另一方面,在國際上,中共的大撒幣行為,也引發新殖民主義的質疑。

中共過去幾十年來,一直對非洲進行所謂援助,但其實並不討好。1964年,中共耗費10億人民幣,花了12年修建的坦贊鐵路,後來不但鐵軌被當地居民拆了做圍欄,贊比亞還抱怨中國掠奪銅礦。

2011年贊比亞大選時,成功當選總統的邁克爾.薩塔的競選口號就是「把中國人全部趕走」。

主持人: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和我們互動,談談您的看法。您可以通過手機短訊,或者在YouTube觀看我們的直播,或者打電話。

破空,我想先問問你。週一、週二兩天的中非合作論壇在週二已經落幕了,整體來說,這一次論壇引起媒體、分析人士很大的關注,您對於這一次中非論壇的總觀感是什麼呢?

陳破空:整個觀感我覺得是精心設計,但處處穿幫;場面很宏大,但是問題很多;表面光鮮,但是內在虛弱。怎麼講呢?首先,非洲54個國家和地區,有一個國家跟台灣有外交關係,史瓦濟蘭。

主持人:斯威士蘭。

陳破空:斯威士蘭(台譯:史瓦濟蘭)沒有來。53個國家、地區來了,但是真正是領導政府的首腦只有二十幾位,大不如中共所望;中共是希望所有的首腦都到齊,來個萬邦來朝。結果實際上真正的首腦到達不足一半,很多重要的國家都沒有來,這是一個。

第二,處處穿幫。它搞外交部的新聞發布會,都是中方自己設計,就好像自己開人大、政協一樣,設計得非常光鮮,指名記者發言都是中方的記者、中方的媒體在提問,好不容易只有一個非洲的媒體記者被允許提問,是喀麥隆的《先鋒報》,結果一提問就穿幫了,那位記者提問:中國在非洲投資項目造成環境汙染、生態破壞,只用中國工人,不用非洲工人,你怎麼解釋?搞得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狼狽不堪。只有一個提問就已經穿幫了!

說它「表面光鮮內在虛弱」是什麼呢?到處去動員別人要給中國說好話,比如派中國駐各國大使去動員人家的總統或總理,發言時怎麼講。動員納米比亞國家的總統根哥布,叫他在發言中要表示非洲支持中國,(所謂支持中國就是支持中共的立場,支持北京的立場)結果根哥布一頓痛斥,把中國駐納米比亞的大使張益明當場就頂了回去:我們有自己的撰稿人,用不著你來指手畫腳,用不著你來告訴我們寫什麼、講什麼,我們不是你們的玩偶。就非常明確地回答他。

這些花絮處處皆是,這還只是報導出來的一些情況,沒有報導出來的恐怕更多。可以說這一次的會議給人感覺是非常宏大,但是結果並不如預期。

主持人:橫河先生,中非合作論壇不是第一次舉辦,應該已經舉辦十幾二十年了,跟我們談談這個論壇的由來。另外,中共是不是一直是非洲的所謂援助大戶?

橫河:這是兩個問題。第一,中非合作論壇2001年就開始了,2001年中國和非洲幾乎所有的國家,除非跟中國沒有外交關係的國家之外,論壇每3年換一個地方,中國和非洲輪流辦,非洲是哪一個國家主辦也要輪。3年一次,其中有幾次是比較重要的,2006年是一次峰會,是第三屆了,論壇是部長級會議,所謂「峰會」就是元首級會議,所以這一年來了很多元首,48個國家參加會議有42位元首,比這一次還多得多。2006年是比較重要的一次,是在北京開的。

這一次是2006年的12年以後,又一次在北京開的峰會,看來這一次峰會來的首腦就沒有這麼多。上一次,2015年,是在南非約翰尼斯堡開的,基本上就是中國和非洲合作的論壇會議。2006年有一個特殊的情況,把5個和中華民國有外交關係的國家請去了,後來這些國家逐漸開始和台灣斷交,和中共建交了!到現在只剩下一個。

中共對非洲的經營,認真的程度可能超過其它所有的國家。從1950年代、1960年代開始,非洲開始獨立運動,那時候正好是「不結盟」,中共混不進去,它就開始當第三世界領導人。不結盟的有印度、南斯拉夫等,都是真正不結盟;中共自己結盟,所以它開始在第三世界經營,重點就在非洲。

1950年代,中共剛剛建政的10年當中,已經對外援助很多了,其中非洲就有四到五個國家是固定接受援助的;1960年,中共成立了一個部,跟外交部、經貿部等是同一水平,叫做「中國對外經濟聯絡部」,這個部專門負責對外國送錢、送物;不是援助,就是白送,也不是什麼投資,就是白送。1960年代對非洲的資源就很多,非洲這些國家獨立以後,有很長一段時間就和原殖民地的宗主國關係不是特別好,那些國家也不願意擔殖民主義的名聲,就慢慢退了出來,所以中共進去了。

對非洲經營時間最長久的應該是中共;安哥拉內戰當時,蘇聯叫古巴人去打仗,就是那個地方有過一次。中共經營非洲時間比較長,比如坦贊鐵路,剛才短片中談到坦贊鐵路,坦贊鐵路當時是論證過的,那個地方原來有一條鐵路,但是不走這條線;它們想修一條線,論證結果是那個地方農業很落後,基本上沒有其它工業,修這一條鐵路划不來,所以沒有人願意投資。1960年代中期,中國來訪問,那時候非洲對共產主義是抵制的;中國來訪問以後,周恩來原則上同意要給它們援助,當時給了坦尚尼亞、贊比亞分別是7,500萬歐元和1億5千萬歐元的援助,當時就給了這兩個國家二億多歐元的援助,為了建這條鐵路。

就為了建造這條鐵路給了它們這麼多錢,還有無息貸款,就把這條鐵路建起來了,建了5年,當時那個地方中國工人最多的時候可能有五萬多人,最高的時候達到這麼多人。

建成以後當然經營就一直很困難。因為那地方沒有什麼東西可運,就是跟中共對非洲援助的長期戰略有直接關係,並不是這個地方真的需要。中國建的這些東西和在非洲建的概念是一模一樣的,先建起來再說,完成項目是主要目標,至於真正有多大用處,當然,建起來總是有用的,但是投資這麼多是不是合算?這個不算。這是長期對非洲援助的一個特點。

主持人:破空,剛才橫河先生也談到對非洲的援助是長期的,而且一直手筆很大。這一次北京宣布600億美元的援助為什麼引起外界這麼大的爭議和反響呢?

陳破空:這一次中非合作論壇首腦峰會舉行兩天,9月3日和9月4日,結果所有的新聞都被一個數字壓倒了,就是600億美元。習近平所有的講話人們都記不住他講了什麼,只記得一個600億。當他以很嚴肅的語氣講出來支持非洲600億的時候,整個國內輿論轟動,網上輿論轟動了。而且國際媒體也表示高度的警覺,國際媒體首先報導:引起了國際社會的警覺。

這件事情轟動的情況達到什麼程度呢?連我都感到意外,就有點像3月份修憲的程度可以小比一下。修憲那是大轟動,激起了輿論,中共沒有想到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引起黨內外、國內外以及民意的劇烈反彈,大多數人背轉身去了。結果這一次600億公布出來中共自己也嚇了一跳,沒想到成了國內互聯網上最大的熱門話題。為什麼呢?今年600億幫助非洲8大項目,事實上早在3年前的約翰尼斯堡中非合作論壇峰會(剛才橫河提到),當時習近平也是甩出了600億美元,支持10大項目,但是那一次沒有引起大的波動。

這一次為什麼引起大波動?就在於最近幾年中國民眾對兩件事不滿。對內不滿的一件事就是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對外一件事不滿就是大撒幣、撒錢,一個是一帶一路,一個是大手筆援助國外。這一下子本來就在這個情緒上,「600億」話一說出來點燃了一把乾柴,等於又在火上澆油點燃了熊熊大火,所以輿論沸騰。

我們看到互聯網上、社交媒體上、能翻牆的民眾都在談這件事情,一下成了壓倒性的新聞,連中共的媒體都不得不出面假裝去解釋。而且現在各種說法都出來了,一是算帳,把各種帳給它算一下,從各種角度算帳,比如有人算帳:這麼一筆錢,600億美金相當於4,100億人民幣,現在中國的失學兒童300萬,不僅完全可以解決他們失學的問題,而且可以免費讀書200年;馬上又說:中國的貧困人口,中共自己算的是3,000萬貧困人口,這筆錢不僅能夠解決3,000萬的貧困人口,而且能讓他們享受4年;還說,中國的地方財政絕大多數都是虧空,只有上海、江蘇有營利,其它全是虧損,這一筆錢可以把重要的像北京、重慶、天津三大直轄市加上廣東大省的財務虧空一舉填平;中國社保基金虧損歷年增長,今年虧損達7,000億,這筆錢的數字可以彌補社保基金虧損的一半以上,等等。

而且還有很多數據,說到外匯儲備、中國總的貿易逆差,加加減減總的貿易順差對美是三千多億,全世界範圍內加加減減是一千多億,相當於貿易順差的一半。這些帳都算出來了,一算出來輿論更加嘩然。國內又是失學、又是貧困、又是退伍軍人的問題,都這麼多問題,今年到處水災、洪災,50年不遇。為什麼這筆錢不放在國內?議論紛紛!

還有一個說法是「違憲」,有人說這樣援助是違憲,而且是減免非洲國家部分債務,我們也不知道減免哪些國家,減免多少我們也不得而知;減免這些非洲國家的債務應該由人大常委會通過、批准。也有爭議。有北京學者提出來是違憲,由國家主席來宣布是違憲。但是有官方學者出來解釋,說是動用的外匯儲備,不是財政預算,所以不違憲。如果是外匯儲備,那也是國家財富,應該由國務院來宣布、由國務院來做這個事情,也不是由國家主席來宣布。這些事情都成了巨大的爭議。

今年中非峰會如果總結起來的話就一個關鍵詞──600億美元。

主持人:國內民眾還有一個數字,橫河先生,這一次山東壽光的水災非常嚴重,中共撥款1.77億人民幣,有人把這兩個數字比起來,其它如廣東汕頭的水災我都不知道有沒有撥款。1.77億人民幣和600億美元相比,您覺得有沒有可比性,為什麼大家這麼去比?

另外,《環球時報》有一篇文章,說,不能因為國內還有窮人,就說往外援助是不對的,這是小農經濟的思維。你怎麼看呢?

橫河:《環球時報》因為不生活在中國,實際上它跟普通中國人不是生活在一個水平上,不是在同一個社會當中,所以根本就不知道情況有多糟糕。除了剛才破空先生講的這些以外,還有一個重要因素,現在經濟整個不行了,很多中產階級現在已經開始降級消費(downsize),生活水平降級。降級消費現在在中國是非常嚴重的問題。

另外,企業增稅情況現在非常嚴重。國家財政是沒有了,這個稅實際上講的不僅是地方債的問題;是中央稅收。中央稅收現在問題嚴重到什麼程度呢?多少年前都是讓企業多報GDP、多報生產總量,以便地方的GDP好看一些,結果現在回過頭來按你當時報的去補稅,所以這兩年的徵稅情況就使得原來利潤空間很低的企業大批破產。也就是說,中共實際上是沒錢,在沒錢的情況下往外面去送錢,這不存在小農經濟不小農經濟的問題。

真正的資本主義國家就像成熟、發達的國家美國、歐洲,它們援助都是要經過國會批准的預算裡面的,沒有這樣隨便去免除這麼多債務的。美國現在不是搞一個也是600億左右的合作?

主持人:是有一個機構。

橫河:它是私人投資機構,政府不撥款。當然,包括政府撥款的那些機構現在也歸它管,但是那些款項都是屬於國家預算範圍之內的,哪裡像這種預算範圍之外這樣子給法的?所以這不是什麼小農經濟的問題!只有像中共這種政權它不需要對人民負責、不需要對立法機構負責,才會這樣大手筆亂甩。這就有點像毛澤東時期,自己窮到成批餓死人,他能夠拿出當年財政預算的10%去援助其它國家;如果不援助,中國要少餓死很多人。

主持人:三年大飢荒期間,好像還是一開始都是在援助別人。

橫河:不,不僅是三年大飢荒;1960年開始是對外援助暴增,越窮越往外增,只能用一句話說,按照中共自己的理論體系叫「國際主義義務」,就是為了推動它的國際主義、無產階級革命的向外推動,而進行的撒錢。是這種情況。

陳破空:關於《環球時報》我補充一下。《環球時報》這篇文章講這件事情,首先,一半是替中共洗地,另一半是高級黑。為什麼呢?因為標題是高級黑,它的標題是「大國心態帶領中國社會越走越遠」。一般我們說「越走越遠」都是越來越離譜、越來越不對,就是把中國社會帶離越來越遠。其實暗示了中國官、民的分歧、對立,官方是大國心態,但是民間不同,也就是說,中共官方根本不接地氣。

這一次為什麼這麼轟動呢?就是中共執政當局沒有想到它真的不接地氣、離人民這麼遠,它沒有想到它做出的事情激起人民的軒然大波。但是它也很難,要是不說,他想到既然中非峰會在北京舉行,這麼盛大的峰會,萬邦來朝,顯示我天朝盛世,總得給個見面禮吧,說出來好聽一點。說出來有必要;不說出來達不到效果。

但是沒想到,說出來卻又達到這麼一個效果,討好了非洲兄弟,當時非洲兄弟都鼓掌,現場鼓掌;中國人民卻給得罪了,當場給得罪了!非洲這些代表要知道這個情況恐怕都會很尷尬。據說互聯網上社交媒體全都是反對之聲,這些非洲代表恐怕在那裡是如坐針氈。

為什麼說《環球時報》一半是高級黑?除了標題以外,它內容是這樣講:不要因為中國窮,就不能夠去援助,我們一個大國要有大國的心態和擔當。意思是貶低中國人民,貶低這些批評政府的中國人民是小農經濟思維。小農經濟原先有批評共產黨,倒過來又批評一些官僚等的說法,現在《環球時報》倒過來指責人民是小農經濟、指責大多數人小農經濟。

《環球時報》其中暗示了一個含意,意思就是說,我們的政府是土豪、是暴發戶、是要撒錢的,你們這些算什麼,你們這些賤民。就差沒說是屁民了!你們這些是什麼?完全小農經濟嘛!就是小人一堆,你們講什麼講,國家大事用得著你們張口嗎?

這一次有北京的學者像張千帆就說出來了,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第62條、67條、69條,有關對外援助,有關減免別的國家的債務,都得經過人大常委會批准。人大常委會、人大代表都應該是代表多數人民意志的,也就是說,必須經過民主授權的程序才可以,而不是輕輕鬆鬆由某個領導人宣布一聲,錢就出去了。決策過程不透明,完全是暗箱,而且究竟這筆錢是怎麼用,人們不得而知。說150億是贈款。

主持人:是,好像各種不同的用處。

陳破空:其它什麼融資、什麼捐款,究竟用在哪個國家、哪個項目、哪些上面,究竟能不能見效?人民完全無法知著,無從過問。其實我認為《環球時報》和《環球時報》的總編本身對這件事非常不滿,就用了一種高級黑的方式,假裝替當局洗地,事實上是越洗地越讓民眾痛恨這個政府。達到這麼一個目的。

主持人:另外我插一句,我覺得它有一點點偷換概念,它說,不能因為中國還有窮人,就說對外援助不對。但是現在人們抱怨的不是因為中國有窮人,而是中國的民間疾苦不解決。是這個問題。我想,還有一點也特別值得關注,北京說600億美元的援助「不帶任何政治條件」,我不知道橫河先生您怎麼解讀?

橫河:這個其實是周恩來時期定下來的,對外援助不附加政治條件。從當時到現在的演變過程,其實是很明確的,所謂「不附加政治條件」就是剛才陳破空講的那部分內容,就是不透明,運作不透明,你怎麼用都沒關係!

主持人:腐敗也沒關係?

橫河:對,這是相對什麼來說?是相對西方現在很多援助是附帶人權和這筆基金使用的透明度,是這個條件,基本上是這兩個主要條件;透明度就是接收,然後使用、反饋,整個過程要能夠經得起檢驗。不附加任何條件實際上是兩個不同的角度,對中國民眾來說,我們不干預別國內政;對這些接受援助的國家的元首來說,這裡面有一部分就是給你們的賄賂。其實是明說,明說就是這個情況。

中共一貫就是以這個作為標竿,和西方比較開明的、透明的、公開援助進行對抗。

其實中國有很多人研究這方面,中國援助的特點和它的性質,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在透明度和是不是干涉內政。所以有人說中國的援助是把中國國內的運作方式直接向海外延伸,包括把腐敗輸出、把賄賂輸出,還有計畫經濟、拍腦袋工程等一系列的直接輸出到被援助國家。

主持人:所以中共還把這作為優勢。

陳破空:這句話我來解釋一下。中共說,中國援助非洲不附帶任何政治條件。這句話本身就是附帶政治條件。為什麼呢?這句話的意思就是為了政治目的。早在十年前,不是現在,當時的聯合國援助所就說了這麼一句話,還有其它美國、歐洲的國家都說了同樣的話:中國對非洲的援助抵銷了國際社會的努力,抵銷了聯合國的比如糧食援助計劃。為什麼呢?本來聯合國援助的宗旨是以金援促進民主,以援助改善人權。是這個目標。

但是中共「不附帶任何政治條件」,把整個文明社會、國際社會的努力給沖掉了,抵銷了。中共的潛台詞,剛才橫河也講到這一點,意思是你腐敗我不管,你迫害人權我不管,你要毆打人我也不管,我還是給你錢,甚至於不透明我也不管,比如我給了你多少億,甚至我就直接給領導人手上,比如給了100億,是不是領導人家族自己用了、修了房子上我不管,你不透明不關我的事,我不附帶任何政治條件。

因為它最後是跟領導人打交道、跟政府打交道,事實上它輸出的一個條件就是輸出中國模式。什麼叫「中國模式」?也就是中共模式、紅色中國模式,那就是專制和腐敗的模式。它在非洲輸出的就是這個,非洲人民怨聲載道的全是中國國內問題的翻版,比如環境汙染、生態平衡、在當地開發礦場之後礦山被破壞、森林被破壞,甚至大規模屠殺非洲大象,西方媒體登了很多次文章,非洲大象瀕臨滅絕。那就是因為中共的開發,中共要象牙。這是一個。

還有,《紐約時報》去年登了一篇文章「中國人要吃魚,非洲人挨餓」。中共建了260艘重裝備的大船,比美國的軍艦數還要多,開到非洲去捕魚,遠距離捕魚,中共捕魚一星期,是西非國家塞內加爾全年捕的魚,結果塞內加爾的民眾抱怨,不僅是珍稀的魚種消失,連魚都吃不上,被中國人給弄走了。中共就是這麼開發非洲的。

剛才横河講到,開發非洲的過程中,有以前建成的鐵路被拆掉。新進開發肯尼亞的一條鐵路,開通之後,幾乎沒有人乘坐。因為票價太高,一張票折合人民幣50元,當地人根本消費不起,只有達官貴人坐,只有中國的官員、奸商、包工頭去坐,車廂空空如也,最後成了肯尼亞國家的負擔。結果馬來西亞說:我們不需要這個東西,對我們來說是負擔、是奢侈品。

這一次中非峰會在北京,隆重舉行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情,很多人都不知道;就在肯尼亞發生一件事情,肯尼亞的軍警突然包圍派駐在肯尼亞的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為什麼被包圍呢?軍警衝進去突擊搜索,逮捕16個中國人調查,有些人被釋放,說是突擊搜查非法移民。因為中共在那邊也大搞非法移民,很多中國人去搞非法移民。

所有都被中共帶去了,環境汙染、環境破壞、腐敗,還有剝削工人、壓低工資,以至於非洲的礦山工廠經常爆發抗議、起義,而中共方面甚至開槍,像贊比亞有座礦山,中共的管理人員甚至開槍打死兩人,激起中贊的關係惡化,以至於贊比亞總統薩塔痛斥中國是新殖民主義,而且競選的時候說:讓中國殖民者走開,讓西方殖民者回來,西方殖民者雖然也剝削我們,但是給我們文明、給我們建立醫院、學校,教我們新的語言和文化;中國人在這裡只知道賺錢,是寄生蟲。

中共這一次給非洲大援助,給國內的解釋,暗示好像中非之間的貿易是順差。其實順差多少呢?總共貿易是八百多億美元,非洲到中國是四百多億,順差今年達到五十多億。中共認為自己賺了錢,事實上中共在那邊撒的錢、浪費的錢多得不得了。凡是國營企業在非洲投資95%以上都是虧損,中國礦業公司承認95%的項目虧損。中國的國營企業什麼中石油也好、這個也好、那個也好根本不賺錢,最近幾年還被安哥拉、贊比亞、查德取消大量的合同。

有些國家的首腦是中立,這一次峰會都沒有來,就是因為抵制中共在那邊的投資,抵制它所謂「一帶一路」的破壞。歸結起來就是這麼一句話,中共的新殖民主義在非洲並不受歡迎。

主持人:横河先生,剛才談到在非洲的投資中共並沒有獲得經濟利益。為什麼中共要大手筆投資非洲,特別像這一次有沒有什麼不同的原因呢?

横河:剛才講到附加條件,其實這一次的中非論壇峰會有一份《北京宣言》,叫做《中非命運共同體北京宣言》,其中重點講到中非論壇非洲支持一個中國的政策,其實這就是附加政治條件。

主持人:有人說,因為這次有三個非洲國家好像都是跟台灣斷交之後再跟中共建交。

横河:而且你知道坦贊鐵路修成以後,1971年在聯合國投票,排除中華民國、接納中國進入聯合國,當時非洲國家就是因為坦贊鐵路,大部分人都投贊成票支持中共進入聯合國。當時贊比亞的元首是穿著中山裝去投票,其實這都是政治條件。

不賺錢;其實中共對外援助基本上是以政治為主要目的,所以從來就沒有賺過錢。而且中共現在還有一個問題,別人援助是援助、投資是投資;中共援助和投資是混在一起的,給你投資也好到時候拿不回來就變成援助,它可以互換,這裡頭灰色地帶非常多。

它的計劃我倒是覺得跟一帶一路差不多。因為非洲只有北非原來是在一帶一路計劃範圍內,現在好像一下擴展了把中非也劃到一帶一路裡面去。我倒覺得可能是一帶一路原來的主幹遇到很多困難,所以就把整個非洲給弄進去,這樣可能會好看一些,對一帶一路的名稱要好看一些。我覺得還是一種戰略,它認為殖民主義撤走以後,它是優先搶的。

南美是美國的後院,很難插進去;其它如歐洲,東歐部分原來是前蘇聯的勢力範圍,後來有相當一部分進入了歐洲的範圍、西歐發達國家的範圍之內。歐洲不可能成為它的附庸,所以能夠成為它的附庸、還能夠被開墾的地方主要就是在非洲。

亞洲很多國家長期以來跟美國有很好的關係,就包括東南亞很多國家跟美國都有很好的關係,所以要從美國手裡搶過來或者從整個亞太圈裡面搶過來很困難。

這就是它的戰略,不管怎麼樣它至少有一個好處,在聯合國投票的時候它可以拿到很多支持票。這是最起碼的一個好處。我估計它的另外一個想法是輸出產能,它現在輸出產能就是原來對一帶一路的那種想法。不是現在有人計畫最終對非洲的出口可以達到5,000億美元,可以抵消掉美國貿易戰這5,000億的損失?我想這至少是它的想法之一吧!

主持人:說到貿易戰,破空,現在這一輪600億的援助跟貿易戰有沒有關係,是不是真的有「聯非抗美」的用意在裡面?

陳破空:表面上有關係!前一段時間,美國方面據說要融資600億美金,擴大對非洲的援助,不設限。有600億的說法。

主持人:其實這600億應該是對全球或者是對外的,不一定是……

陳破空:也好像是當時提到非洲,有這麼個數字。但是美國的做法是通過私營企業的融資來進行,而不是政府的撥款、政府的援助。因為涉及到政府一定要經過國會的同意,所以川普政府提出那句話基本上是通過私營企業融資的方式來進行,那就看政府的功夫了!美國確實有很多的私營企業或跨國企業願意參加這些人道的也好、開發新的項目也好,美國一直在進行美非項目。

中共提出600億,既是巧合也不是巧合,說是巧合好像跟美國的數字有一點較勁;說它不是巧合,上一次3年前,2015年在約翰尼斯堡提出的也是一樣、600億的數字,對非洲的援助。

中共這一回很有偏向;中共號稱「國家不分大小,一律平等」,但是中共這一次在中非峰會上做了一件事顯得很不雅觀,就始終把南非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南非總統坐在中國國家主席身邊,南非又是坐在首席位子上。總是把南非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因為南非是非洲最富有的國家,曾經是白人統治,民主化之後黑人能夠當選總統,是最發達的非洲國家,相對叫做非洲大國吧,在地理上、政治上管它叫大國。中共還是有一種心態,就是一般人說的投機心態或者是奉迎心態,還是看得出來它在分大小、不平等。它表面上這麼說。

再一個,剛才橫河講到那一點,恰恰證明它在聯合國投票確實起作用,從1970年代到現在,亞非拉的票主要是非洲。因為非洲的國家多,原來是50國,現在有40個國家和地區,就代表了54票,跟它有外交關係的是53個。當時中國加入聯合國的時候,拉美和亞洲票數並不多,所以亞非就是靠非洲,靠黑非洲。所以毛澤東和周恩來為什麼在非洲下工夫,它的政治目的、政治條件、附加的政治條件就是在聯合國投我的票。所以這樣才把中華民國、把台灣給排擠出去了!

而且後來,在最近聯合國的表決中,凡是提到中國的人權問題,通不過。為什麼呢?就是這些所謂「亞非拉」的國家,尤其是非洲的國家在幫中共撐腰,而且是它們願意幫中共撐腰,那就是中共拿金錢來收買它們;買了它們的票,就在聯合國裡邊買票。

中共雖然不是民主國家,在聯合國裡面假搞民主,它買票還賄賂,用這樣的動作。而且最近排除台灣、進一步打壓台灣,在世界貿易組織等等都是靠這些所謂的非洲國家。所以說它的政治目的昭然若揭。如果在非洲它說經濟上沒有多少利益可圖的話,剩下來就是圖的政治利益。

主持人:現在網上有一位觀眾發言,是短信發言,我很快讀一下。這一位觀眾說:「要警惕從延安出政權的中共打算從窮地方包圍,鬧革命,當世界老大。」

這個問題請橫河先生再闡述一下您怎麼看?現在有很多人分析,中共在貿易戰中「聯日抗美」或者「聯歐盟抗美」都沒有能夠成形。還是它對非洲有用意,想在貿易戰中能夠減緩對於中國經濟造成的影響,特別是對抗美國?

橫河:這是沒辦法做到的。對於中國來說,中國所有的經濟改革,包括中國的權貴在內,全都是跟西方主要是跟美國的貿易當中獲得的財產。說到非洲,非洲本來基數就很低,而且絕大部分的國家確實經營得很不好,從獨立以後,各種各樣的因素造成的腐敗情況很嚴重,所以中共跟有些國家的領導人很容易一拍即合,因為走的是同一條路。

這樣就有一個問題。整個非洲國家能夠輸出或者購買的中國產品相當有限,絕對不可能跟美國相比。這一點它們自己也承認。所以這個5,000億、能夠達到5,000億完全是自己想出來的,現在你看順差就是50億嘛,50億要擴展到5,000億不僅是購買商品了,光是購買中國商品它能夠買的往往是一些廉價產品,而這些廉價產品可能都是鄉鎮企業生產的級別,大部分國營企業的產品還不能夠往那邊輸。

如果它要「聯非抗美」,只能在聯合國投票上,但是聯合國投票上早就已經完成了。相反的是,這種輸出的做法跟老殖民主義不太一樣,有人分析過,西方殖民主義、現在西方對非洲的援助是幫它們計劃、幫它們設計,而中共的援助是直接賺錢。直接中共來賺錢,對非洲整個發展沒有幫助,沒有任何幫助就會造成民意反彈,而非洲很多國家的民主制度比中國成熟,包括它們的教育、醫療都比中國高,所以它們是不拿白不拿。實際上它們的平均生活水平有很多很可能超過中國民眾的生活水平。這種援助不拿白不拿。

最終如果中共沒有錢了,這些國家很快會拋棄中共。因為是臨時買來的,是臨時,不是買一次就長期能跟著走,所以對中國來說是非常大的負擔。現在還能負擔得起,我就不知道貿易戰發展以後能不能負擔得起?!到目前為止是靠中共撒錢養著的,怎麼可能在一天之內它轉過來變成使中國的經濟能夠獲利?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主持人:確實是。我插一句,您剛才說「中共直接掙錢」;剛才我們說中共政府沒有經濟效益,是不是在承包的過程中一些國企或者「達官貴人」可以通這些過程中賺自己的錢?

橫河:我覺得是兩條路,一條是這一家公司掙錢,靠破壞環境、低人權來賺錢。另外一部分可能就是自己把錢轉移出去,有這可能性。

主持人:有洗錢的成分。破空,請你補充一下?

陳破空:對,洗錢的成分很大。因為投資過程中,多數用中國工人而不是用非洲工人,這本來就讓非洲當地很不滿。另外,為什麼肯尼亞掃蕩非法移民呢?中國人現在移民到非洲,提起非洲應該說中共好像是很看不起的樣子,動不動黑非洲、黑兄弟怎麼怎麼樣。但是居然中國移民到非洲高達百萬,現在高達100萬人,猛增,而且非法移民還不計其數,有的時候在挖礦的、挖金的、淘金的、捕象、打大象的、捕魚的很多是非法移民。所以為什麼非洲國家經常突擊、搜查非法移民。

在這樣的情況下其中就包括了很多中共官場也好、奸商也好的各種目的在裡面,洗錢,把財富轉移到那裡再變成自己的。而且中國的一些富豪,最近不是劉強東在美國發生事情,土豪、暴發戶;其實中國富豪在非洲的嘴臉也是非常難看。比如我們看到的一些小故事,中國富豪在那裡只吃中國餐館、只買中國超市的東西,讓非洲人非常不滿,居然到這裡來之後,對非洲的東西置之不理,完全用自己的產品、自己的人、自己的餐館,好像你當非洲不存在。給人看起來就像是中國的殖民地形態、新殖民主義,這是非洲最不滿的地方。

主持人:是,外界也擔憂非洲的「債務陷阱」,但是今天沒有時間討論了。非常感謝二位的精采點評。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結束了,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網友 2018-09-07
中共的共产主义就是用外星人的科技把人类变成机器人一样的中共魔鬼的奴隶!
新唐人網友 2018-09-07
很明显,中共想搞毛时代的老路数,没什么新招!但非洲那些小国很精明的,不会得罪美国的!
新唐人網友 2018-09-07
全世界都应当感谢川普总统领导下的美国。如果不是美国对中共的贸易战,中共向全世界扩张的阴谋:“2025实现共产主义”(其实中共是准备2025统治全人类)还不能被人类发现!如果中共当世界老大,那就是世界的末日!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