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熱點互動】美墨達成貿易協議 中共更被孤立?

紐約時間: 2018-09-04 02:31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9月04日訊】【熱點互動】(1807)美墨達成貿易協議 中共更被孤立?
廣告

上週一(8月27日)美囯和墨西哥達成了初步的貿易協議,而美國和加拿大的貿易協議也正在談判中,這些新協議一旦簽署,將取代之前美加墨三國之間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白宮經濟顧問表示,這些新協議的達成,將使中共更加孤立。而之前,美國和歐盟也簽署了努力實現零關稅的協議。另一方面,自中美貿易戰以來,外企撤離中國的情況日益嚴重。那麼美墨新協議的達成是否會更進一步孤立中共?貿易戰如果進一步升級,是否會加劇外企從中國的撤離?這些對中國的經濟都有什麼樣的影響?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上週一,8月27日,美國和墨西哥達成初步貿易協議,而美國和加拿大的貿易協議也正在談判中,這些新協議一旦簽署,將取代之前美、加、墨三國之間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而白宮的經濟顧問也表示,這些新協議的達成將使中共更加孤立;之前,美國和歐盟也簽署了努力實現零關稅的協議。

貿易戰開始以來,外企大量撤出中國的情況日益嚴重,美、墨新協議的達成是否會進一步孤立中共,貿易戰如果進一步升級是否會加劇外企從中國撤離,對中國的經濟都有什麼樣的影響?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討論。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傑森你好!

傑森:你好,觀眾好!

主持人: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你好!

趙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節目開始,請先看背景短片。

川普總統週一宣布,《美墨貿易協定》初步協議已經達成。這一結果讓美加墨三國股市大振,通用、福特和菲亞特克萊斯勒三大汽車公司股價均上漲3-5%。

最新達成的《美墨貿易協定》,圍繞汽車業、農產品、「落日條款」、勞工權益和知識產權等諸多方面,對已實行24年的《北美自貿協定》作出全面改革。

其中最受關注是汽車原產地規則。為實現零關稅,協議要求75%的汽車零部件必須在美國和墨西哥生產,其中組裝所需勞動力的40-45%,其工資必須高於每小時16美元。

不過,雙方並未就鋼鋁關稅豁免達成協議。

專家指出,美墨兩國趕在本週達成協議,均有政治考量。美國簽署新貿易協議時,政府要提早90天通知國會,而本屆國會將於12月結束;同時,墨西哥新總統將在12月1日就職,如本週沒向國會通報,那麼新總統就職前,美加墨三國就不能簽署新協議。

主持人: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就這個話題和我們互動,您可以通過手機短訊或者在YouTube觀看我們的直播、或打電話給我們談談您的看法。

傑森,我想先問問你,我們看到美國和墨西哥的協議好像達成非常快,突然之間美墨就達成了初步的協議。請跟我們談一談,這項協議的達成過程和意義,另外,為什麼川普要另簽協議取代之前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

傑森:其實也不快,也是談了很長時間,川普在競選過程中就反覆說NAFTA協議。NAFTA協議是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三個國家併在一起,把一些貿易壁壘打掉,使得貨物和生產設備可以在三個國家中相對自由地流動,形成貿易大環境。雖然參加的是三個國家,但是占世界GDP的24%,超過歐盟,實際意義非常大。因為美國畢竟是個非常大的攤子。

說實在話,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雖說是美加墨三國共同的協議,其實就是美國和墨西哥、美國和加拿大之間,從地理位置上、從實質上都是這個概念。這項協議是1994年1月1日正式實施,過去實施二十多年裡頭,特別是過去十幾年很多公司突然意識到,把廠子遷到比如工資比較低的墨西哥,特別是汽車製造業可以節省一些成本,使得美國流失了很多工作。這就是為什麼川普在競選過程中反覆提到,NAFTA是非常糟糕的協議,對於美國人來說是很壞的協議。

從一開始他就想辦法廢除這項協議。這項協議中間有一條目是說,過一段時間,如果任何一方提出來想脫離這項協議,可以這樣做,只要提交。

主持人:就是所謂的「日落協定」!

傑森:日落協議,對。任何協議都是這樣,有受益一方、有受害一方,受益一方相對來說就反對,美國國會也非常反對,川普就說:那好,我們重新商討,重新談。談的過程中加拿大展現得非常強硬,而且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好像對川普本人都很反感,說話也非常不客氣,G7峰會時倆人鬧崩了,川普就說:那我不跟你談了,我就跟墨西哥談。6月份以後,加拿大是扔到一邊了,然後跟墨西哥談,結果談到上星期一,基本上好像是達成了框架協議,具體內容並沒有公布,細節還在討論。但是框架協議達到了,明顯很多部分是符合川普的意志,比如要求在北美生產的比例提高,從62.5%提高到75%,這樣就把很多的工作留在了北美、美國。

另一方面最低工資也有限制,剛才的新聞中也談到,至少40%到45%勞動力的工資不能低於每小時16美元。這樣,使得工作流往墨西哥的機會就減少了,實際是達到了當時的要求。但是與此同時很複雜的現象是,現在面臨跟加拿大怎麼談的問題。

上星期五,加拿大坐到一塊兒談,加拿大一看美墨達成協議也是很著急,拚命談的過程中上星期五並沒有達成協議,那就接著談,談的過程中,川普最近放出狠話,如果談不成,跟北美三個國家的協議就變成兩個國家的協議。事情進入這個狀態。

主持人:是,說到加拿大,我就問一下趙培。剛才傑森也說,其實川普一開始是想跟加拿大先談,加拿大拒絕之後他就轉過來跟墨西哥談,上週五談判沒達成,據說,本週繼續談判。在你看來,美加沒能達成初步協議的最主要原因是什麼?

趙培:我們可以看兩個時間點,第一個時間點是6月份的時候,為什麼川普和加拿大總理沒有坐下來單獨談這個事情?我們可以推測一下,7大工業國會議在加拿大魁北克召開的時候發生了什麼?因為川普著急趕去新加坡和朝鮮開高峰會議,所以他在上機之前匆忙跟特魯多談了這事,能否美國跟加拿大坐下來我們兩家談,先不要墨西哥加入其中,我們倆談妥了再讓它進來!因為我們兩家的工資水平和人權的保護水平是一致的。我們兩家的企業,汽車零件廠和汽車組裝廠都在向墨西哥移,我們兩家的利益是一樣的,我們兩家即使有貿易順差或者逆差,不管怎麼算,十幾億也好或者幾十億也好,都無所謂,我們兩個差不多,我們兩個可以坐下來談。

據說,根據川普私底下反應,這件事情特魯多表示贊同。但是川普坐上飛機飛往新加坡,他看電視直播,7國峰會在他不在的時候,卻弄出來一份評譏貿易保護政策和要求自由貿易的聲明,處處針對美國、川普對中共或者對全世界鋼材新徵稅的政策。這時川普非常惱怒,認為特魯多背叛了他,甚至當時放狠話,美國跟加拿大我們都零關稅,你贊不贊同?如果你說自由貿易。這時候等於是把皮球踢到加拿大一方,加拿大沒敢接這個話柄。

當時加拿大的左派媒體高舉著反川普的旗幟,要求全球自由貿易。川普一看加拿大左派媒體不斷阻撓的情況下,他掉過頭來跟墨西哥談,在墨西哥選舉之後,他談下了這項協議。這時候,他等於是把原封不動跟墨西哥的協議直接鋪到加拿大談判代表的桌子上,就問你同不同意、能不能簽,不能簽我們還能談多少?我們時間很短了!

這時候雙方造成的實質性問題是什麼呢?因為之前,特魯多、加拿大總理非得拉著墨西哥,說,我們不能扔掉墨西哥。在墨西哥卻已經同意的情況下,加拿大談判的餘地和可談判的條件又非常少了,這時候加拿大內部的左派的壁壘,貿易壁壘就顯現出來,比如一個最重要的問題就是供應制度,其實就是加拿大對奶農的保護,對奶農按比例收他們的牛奶或者幹什麼,然後再供給加拿大人,而且對外來的比如美國的牛奶徵稅高達270%、奶酪徵稅高達245%、黃油徵稅高達298%,造成美國農產品向加拿大銷售碰到很大的貿易壁壘。

川普就把這個事情拿出來:你必須降低關稅。為什麼?因為我已經降低對你的關稅,你必須降低這個關稅。這就是非常難的境界,因為奶農手裡有選票啊,而且這些大的製奶公司也有很多的政治遊說工作,所以加拿大政府就處在要不要簽的問題,現在也很棘手。左派又利用這件事情挑起反美、反川普的情緒,就一直說川普。當然,川普現在說,行,你要自由貿易我給你自由貿易,現在你為什麼不肯降低貿易壁壘呢?

現在加拿大非常有意思,左派的問題是把它幾個月之前說的自由貿易的話全部扔掉,要保衛加拿大利益。是啊,保衛加拿大利益,但是奶農一共1.2萬人,而川普一旦北美自貿協定談不妥,就等於是川普要對加拿大整個汽車和工業產品徵稅,這時候損失的是安省1,200萬人的利益。因為汽車製造業主要集中在安省,所以就造成了加拿大內部的分裂,等於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或者自由黨和這些左派把加拿大架在「政治正確」去反川普,而把加拿大的貿易利益居於次要地位的考量。為了明年的選舉,自由黨或者左派媒體可能鼓吹所謂的「愛國運動」而造成加拿大在貿易上的談判空間被大大壓縮。

主持人:您認為有很多政治原因。我問一下傑森,我們來看看達成的「美墨協定」,有分析說這是很好的協定,但是也有媒體我看《金融時報》說弊大於利。你怎麼看達成的美墨協定,你認為意義是什麼?

傑森:我們不光說別的,這項協議出來以後,星期一出來,當天股市大漲;華爾街那麼多聰明人,他們當然知道這項協議的好壞、對美國利益的好壞。回過頭來看媒體,包括我看《華爾街日報》也登了一篇評論文章,好像是說壞處多一些。但是我看了以後覺得邏輯非常奇怪,它的邏輯是,原來要求北美生產的比率是62.5%,現在是75%,這是在增加貿易壁壘啊!我說這人說話有點理不清了。

川普一開始的態度就是說「美國第一」,「美國第一」的概念是什麼呢?第一的概念就是把工作保在美國,要求75%的汽車產品在美國、北美生產,這項要求本身對美國來說當然是符合川普「美國第一」的概念啦!剛才趙培也談了,說增加貿易壁壘不好,那麼我們全部零關稅行不行?這不可能的!在這個過程中,難道還讓川普放棄這樣的比例,讓所有的工廠都挪到墨西哥嗎?所以那個邏輯跟本就不存在!

當然也有一些邏輯說,要求40%-45%的最低工資至少有16美元每小時(墨西哥的工資可能8美元每小時),現在一下子要求這麼高的工資會不會以後汽車都貴了?但也有人分析,現在整體自動化的比率非常高,勞動力在整個產品總價值占的比率是越來越少。舉個例子,加拿大自從形成北美自由貿易區域之後,美國從加拿大進口的汽車占美國市場的11%,從墨西哥進口的也是11%,兩邊差不多,而加拿大那邊的工資一小時32元,而墨西哥這邊是8元,32元或8元其實沒有太影響整個汽車成本。

從這個角度來看,我感覺很多說法都不是很成立,但是說好的部分,特別有人提出來一點,網上媒體Hill提到這項協議裡頭有一些黃金點沒有很多人提到,特別它提到了一個概念,因為整個世界在過去二十多年裡有非常大的變化,就是訊息化和知識產權重要地位的提升,這項協議特別加重了對相關知識產權的保護。特別提到很有趣的一點,國家資助盜竊知識產權的行為。

你可以看到雖然是美墨之間的協議,但是它定下了未來美國和其它國家協談最基本的基石、標竿:第一,要保美國的最基本的製造業工作,使中低端人口有工作。同時我知道美國最核心的價值在於創新性,智識產權是美國核心價值,在這樣情況下,以後在每項協議中都強調這一點。在我看來這一點是協議現代化的過程,是美國非常必要的,以後所有的協議都不能是20年、30年、50年不變,得不停根據時間、情況調整。因為美國的價值是不停在創新中展現出來的。

從這一點來看,第一,我認為是有好處的,對美國本身利益是有好處的;第二,我看到這項協議立了一個標竿,這個標竿雖然是美墨之間立的,事實上是給中共看的。因為特意提到「國家支持的企業竊取商業機密」這個概念,其實在目前來看,可能就適用於中共這樣的國家;俄國某種程度上講也只是政治上的網路駭客行為,只有中共明確是以國家資助的方式在竊取商業機密。雖然是美墨協議,但事實上是未來中美之間的一個標竿。

主持人:除了知識產權之外,還提到62.5%提升到75%、每小時工資到16元以上,這些是不是也影響到中國對墨西哥的出口,或者在這中間扮演的角色?

傑森:當然!當時形成北美自由貿易區域以後,中共事實上是走了很多的橋,它知道從加拿大、墨西哥進入美國是零關稅,它很多東西都繞道走,包括一些鋁製品、鋼材等都是繞著走。其實這項協議鑽空子最大的是中共,制定這項協議讓墨西哥卡住這一關,比如中共侵犯了我的知識產權,我就可以通過協議讓墨西哥幫我去執行相應的知識產權法律,這個過程中事實上是堵中共產品歷史上繞道進美國的過程,也是在完善過去貿易協議中沒有想到的中共鑽空子的部分,而又孤立了中共。

原來中共可以通過墨西哥進入美國,現在墨西哥在知識產權上成了美國的戰友,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利益得到更大範圍的維護。

主持人:挺有意思的!趙培,我們看到美墨達成雙邊協議之後,白宮的經濟顧問都來說中國,他們都說,美墨協議特別如果跟加拿大也達成協議以後,就孤立了中共。在你看來,美墨協議包括以後可能跟加拿大達成的協議,是不是真的對中共有影響,有什麼樣的影響呢?

趙培:我就接著傑森博士把後面說一下,為什麼知識產權這一條非常關鍵呢?大家知道華為的5G技術,其實華為的5G技術很大比例是在加拿大開發的,因為加拿大自由黨資助華為,每年有研究經費上的補助,另外,華為直接把它的研究機構設在加拿大安省滑鐵盧大學很著名的計算機院校旁邊,直接從那裡面招收人才,直接通過北美的教育體系獲得它想要的很多精密的技術、成形的技術,而且是國家資助的行為。

如果加拿大也能跟美國達成同樣的協議,加拿大應該停止資助華為的行為,而且斷絕它跟加拿大大學之間的所謂「交流」,所謂竊取技術的行為,這對整個北美的高科技產業是一種很有力的保護。可以整個把中共給孤立出來,等於把它從北美能夠竊取知識產權的方面給孤立出來。

另外大家注意,剛才新聞短片中說了很重要的一點,鋼材和鋁材的關稅沒有取消。為什麼呢?就是美國還不能夠驗證墨西哥所生產的全部鋼材、鋁材都是墨西哥生產的。如果能夠保證這一點,那好,那咱們就都不收關稅。

當時美國是很公平的,因為美國當時對加拿大也說的是這話,你能把你所有的鋼材和鋁材的生產紀錄、原始紀錄拿給我,你所生產的特種鋼、你所生產的什麼鋁材也好,咱們北美全部免關稅。在美國給了加拿大、墨西哥60天甚至是更長時間的豁免期之後,兩家仍然拿不出紀錄。這說明什麼?說明很大部分的鋁材、鋼材的生鋼是從中共這邊來,然後再在加拿大和墨西哥加煉成特種鋼出口到美國。這就等於是中共轉一道手出口到美國,是對美國嚴重的傾銷行為。如果這兩個鄰居能封起自己的籬笆牆,那麼整個北美就能夠封起籬笆牆,這樣等於是把中共的滲透徹底趕出北美。

那麼我們看到對亞洲的影響是在什麼地方?大家知道台灣現在沒有加入北美的鋼材豁免權,美國是說我們不知道你鋼材的成份。這話說得很藝術,就是說,我不知道你多少是從大陸進口來,多少是你台灣本地生產。所以台灣正在加大本土生產力度,而盡量對大陸出口台灣的特種鋼加收關稅。這樣的話台灣就能夠獲得這項豁免權,那麼台灣的這個產業也會發展起來。這樣就等於是把中共在亞洲的傾銷慢慢剔除。

另外有很多企業在這種情況下已經開始把它的生產基地轉移出中共控制的大陸範圍。比如我最近新買的一隻三星的Note9手機,我一看包裝盒上寫的是越南生產。所以證明大家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開始把自己的知識產權和所有的這些生產從中共的大陸開始向外移。這等於是對中共不遵守規矩的清理吧,在亞洲、在北美都在清理。

主持人:好,我們可以等一下再繼續談。我還想問一下傑森博士。當然剛剛二位都談到美墨協定對於中國的影響,但是說「孤立」會不會太嚴重?中共的媒體說,美墨簽協議對中國是沒有壓力的。您怎麼解讀?

傑森:要麼是中共那邊裝糊塗,要麼真的是讓人害怕的糊塗。事實上川普非常明確看到了一點,美國是世界最核心的技術發源地和最核心、最大的國際市場,而且美國控制全球金融。如果美國一對一跟全世界談判,美國可以談到所有的策略全部都是公平,對美國是公平的。但是在過去的幾十年世界發展過程中,世界形成一個概念,比方說像聯合國這樣的概念。哪怕這國家是幾十萬人,它也是一個國家。

主持人:也是一票。

傑森:一票。那麼它就出現了很多很多這種國際的這種協議,就比如說WTO等等,每個國家都去談,每個國家就是一票。所以談出了很多協議的話呢其實對美國呢是不公的。那麼呢川普現在的話就希望先從北美協議,因為北美這個畢竟是鄰居嘛,三個國家成分很簡單。談判過程中他也發現3個國家都很難談,那麼就一個一個國家談。先形成美墨範本,而且他在過程中跟加拿大也準備談,跟歐洲也準備談。剛開始他已經跟比如說南韓達到了一定協議,後來跟日本也談到比較合適的狀態。

你可以看到這是美國的新策略,它的策略是雙邊談;不去搞一群人共同談,一群人共同談非常容易被個別國家鑽空子。他們單邊談的過程中,第一,容易談得具體,同時,如果未來你出問題,我不要找一個特別無效的中介來評判,你跟我談不攏那我直接就跟你散伙了,不像WTO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中共和美國都跑去告,告了那個機構傻呆呆坐在那兒看5年也沒有一個結果。

主持人:進退不得。

傑森:對。所以說在這樣的情況下這是川普的一個新的策略。而這個策略我明顯感覺到已經逐漸展現出來了,比如歐盟跟他也說了,我們盡量往工業產品互相零關稅的方向走。

主持人:對。他有這樣的意願。

傑森:有這樣的一個意願,這個意願已經是非常明顯了!如果是大西洋兩岸、歐洲和美國形成了這樣一個概念,難道中國不是一個「慘」字?那麼本身它跟那個韓國早早就已經達到了很多協議,跟日本也在談很多協議,而加拿大各方面……。

就說你可以看到,怎麼可能就是說呢,美墨之間這樣的一個框架不會適用於其他的一些國家,如果一一的雙邊關係都形成了以後,都是美國和其他國家的雙邊關係,那莫名其妙的,你中國在中美之間沒有談成任何協議,難道不是相對來說孤立到了美國新的這種國際秩序之外嗎?

而且事實上美國打了最壞的計劃,就是美國實際上是針對中國有很多三個檔次不同的方案,其中最激烈的方案是他通過他的政治影響力,把很多產業,就如果中共拒絕談,如果中共完全不願意在核心的問題上退讓,那麼很可能美國會因為他的影響力,使得「中國製造」這樣的一個概念逐漸逐漸在未來的十年淡化下去。

主持人:是不是就是所謂的「產業鏈外移」這樣的一個概念?

傑森:產業鏈外移,有人甚至是把這個叫做新時代的「里根時刻」,就是外貿上的「里根時刻」,他不是說跟你星球大戰,然後跟你這樣競爭,我是靠著我的經濟和政治影響力,使得很多企業自動的,從經濟利益的角度考慮,逐漸逐漸把產業挪出中國。這事實上就是說再一次讓中國意識到坐下來和美國認真的談,深刻的改變你的政治、經濟秩序,或者體制,也許是唯一中共往前走,隨著世界往前走的一個方式。

主持人:其實說到這個,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領域,趙培也想請您談一談,因為我們看到確實最近這段時間,很多的分析人士、媒體都在關注中國的這個很多外企撤離的這樣一個事情,包括產業鏈是不是往東南亞移,這方面的情況,到底它是一個什麼樣的速度和規模?您能不能談談您的看法?

趙培:其實即使川普不是想迫使中共改變它的這種貿易政策和國內的經濟制度中共特色的社會主義的這種方式,因為美國尋求的是改變這個,但是中國的這個外企已經在向外移了,而且移的根本原因是中共收稅太高。

那麼我們可以看到的是之前日本企業大規模向外移,而且日本組織了最大規模的經貿代表團到中國去,目的就是跟你說你要開放一個日本企業退出中國的窗口,我向外移。那麼今年我們看到4月份的時候,三星已經關閉在深圳的廠子,其實只保留了一些高層,下面的人全部遣散。其實我們看到,我現在用的三星產品已經是在越南生產,就類似的台商也在向外撤。

那麼我們可以看到在這個中間分了兩類,第一類是需要中國的這個廉價的,而且是質量非常好的技術勞動力的這些企業正在向外撤,為什麼呢?因為他們被中共盤剝得最厲害。

第二類企業是需要中國的市場,他們還可能在中國多留留,甚至還可能會增加在中國的一些產能,但是在未來,當中共被世界孤立的時候,當其它的產業鏈移出的時候,中國正在出現一個消費降級這樣的現象,這樣的話,比如說豐田他在中國的廠可能就要減產,因為買豐田汽車的人可能會更加少,那麼這個時候他也可能進行裁員,也向外撤離的這個情況。可以說分這麼兩步走。

那麼我們剛才說的根本原因,其實是中共收稅太高。大家可以看到這個曹德旺,中國的「玻璃大王」,他到美國設廠,他竟然發現他每年的淨利潤在美國生產的汽車玻璃缸竟然比中國能高10%左右。大家想想,美國藍領的工資是中國藍領的8倍,美國白領的工資是中國白領的2倍,他都能賺錢,為什麼?扣除運費因素,最大的是中共收稅太高。

中國的稅負大部分都壓在了這個企業身上,所以他們不得不走,這裡面有正常繳納的稅,但是很大部分就是說不得不交的稅負,還有就是非稅收的這個稅負實在太高,與勞務相關的這個稅率竟然占到利潤的比重是48.8%,這在世界上是不可想像的這麼高,就是說苛捐雜稅逼迫企業走。

特別是最近它通過一個提高個人徵稅點,大家都覺得是很好的事情,我也覺得挺好的事情,但是大家突然發現它在提高個人徵稅點的同時,把這個社保給納入了稅務局去徵收,這表示什麼呢?以前可能大家可以是選擇性的,比如我掙10,000塊錢,我就繳3,000塊錢收入的社保,剩下的我不要了,即使退休我都不找中共的社保部門去要。那麼這樣的話,企業的稅負是在降低的,當它都變成實質收入的時候,國內有位經濟學家算了一筆賬,在上海如果你收入10,000,以前你扣除社保工資亂七八糟的,你能拿到的收入在2019年1月份,比現在你將會少600塊錢,而企業將要多繳1,700塊錢。其實中國人的稅負是不斷在增高,中國企業的稅負也是不斷在增高,在這種情況下怎麼辦?企業唯有出走一途。

傑森:對,是這樣子的。中國現在勞動力成本已經不低了,有人算過帳,深圳工人的工資、加班以及其它收入算下來大概五千多塊錢。剛才趙培談到,中國的稅其實非常高的,「五險一金」,把所有的加在一塊兒,企業要給工人出多少呢?12,000。換句話說,工人拿到手的是5,000塊錢,而事實上企業要給工人放進去的是12,000,換句話說,七千多塊錢都是以各種稅金等方式被政府拿走了;工人沒占到便宜,企業負擔非常大,而唯一賺到的是中共,它拿的錢實在是太多了!

而相對來說,同樣的工作在越南可能只有工資的1/10,大概只要1,000人民幣一個月。你從這樣來說的話,確實企業往出走的動力已經是非常大了。但是與此同時我們也知道,企業要作這樣的決定,畢竟投資非常大、規模很大、生產都已經成型了、技術已經成型了,要有非常大的勇氣才能做這樣的事,而中共又給企業出走層層阻攔。

整個來說很多企業是在猶豫之中,如果進入貿易戰以後,而貿易戰的狀態又持續下去,很多國內的外資企業又是外向型的,兩頭在外,投資進來同時市場也在美國,如果中國這邊再相應卡一下子,我想這就是最後一根稻草,壓斷駱駝背的最後一根稻草,會加速整個企業外走的速度。這一點中共應該是能看到的,只是中共現在嘴上不明說而已。

主持人:你的意思是說,本身中國的投資環境就不好。

傑森:中國的投資環境不好已經有十年左右,已經近十年的時間了,而且人口各方面原因就使得整個招工也非常難。而最近的貿易戰、中共稱「貿易摩擦」也會加速這個過程。

主持人:特別是給了這些企業撤離的動力。

傑森:明顯是一下子加了25%的稅,這個稅就可以把一切歷史上殘留的任何的利潤都被趕掉了。

主持人:如果下一步2,000億的關稅上來,你覺得會如何影響外企的撤離中國?

傑森:影響面會非常大。我們知道前一段時間日本企業、韓國企業走得比較快是政治原因,一有事就砸韓國企業、砸日本企業,砸得人心慌慌你還讓人家在這兒待著?所以這些企業走得比較快一些。最近我們可以看到一些台灣企業也走,事實上很多台商是在大陸加工,市場是在美國這邊,很多,而且美國市場將來都是高端市場。到印度去可以出口,出口占的利潤是非常非常低的。

製造業沒有25%的利潤率,這是不可能的。如果一旦加25%的關稅,這邊不能在消費者身上體現出來,那麼企業的利潤就消失殆盡了,在這樣的情況下不走都不可能。畢竟中國要往美國賣四千多億美元的產品,這四千多億產品對應的企業都會考慮這個事情,我覺得這是在催化外資企業撤離中國的過程。

有人說了,外資撤離不要緊,外資才占中國整過企業的10%都不到。但這些都是高端部分,是給中國帶來最先進的技術和管理,如果把這部分全部撤走,中國國內的企業也面臨喪失美國市場的問題,國內企業利潤也會下降,同時整個消費下降造成連鎖反應。任何企業經濟往負面走的連鎖效應是看不到的,因為是龐大的機器。

主持人:趙培,你覺得如果一家企業是以中國國內市場為目標,是不是影響會少一點,有多少企業真的會受到貿易戰的影響往外移?

趙培:其實大家可以評算一下中國企業的稅負,世界銀行和普華永道測算過,中國企業稅負在商業利潤當中占的比例是多少呢?高達68%。也就是企業亂七八糟的各種苛捐雜稅都繳完、68%的利潤全繳了,那麼你想想,如果美國再收25%的關稅;68%我們粗算一下未必正確,68%加25%大概是93%都沒了,只剩下3%的利潤,你覺得這個企業幹得還有意思嗎?

中國企業稅負比例占全球排名是12位,在這種情況下可見中國民營企業的壓力。這裡面又分開了,民營企業會想盡辦法走,包括曹德旺已經開始走了;在國內生產的那一部分可能僅供中國市場,他不會動,但是出口美國的情況他一定會走。

另外涉及到國企的是,國企我們都知道,它雖然繳稅但也是中共重點補貼,它繳的稅跟補貼不成比例。在這種情況下如果美國堵住了中共的鋼材傾銷,那麼中共即使再怎麼補貼,整個鋼材生產出來不能總堆在那兒,一帶一路這些國家不要這些鋼材,這時候國企也得裁員,也得開始向下走,整體經濟下滑就表現得非常明顯。

現在北京已經非常明顯,被稱之為消費降級,以前大家都可以到京東上隨便買,現在呢去拼多多吧,即使質量差一點,我買了一盒梨子壞一半,起碼還有一半能吃,那也比京東便宜是不是?!消費觀念也在不斷下滑當中的時候,其實整個經濟是非常糟糕的情況。

另外中共這麼多年吹的牛、放的水,經濟裡面人民幣的超發都會暴露出來,沒有經濟增長、沒有銷售能力這些都會暴露出來。比如說,煙台的雞蛋已經漲了38%,6塊錢一斤。這種情況會在中國越來越明顯,房地產上不去,整個物價又在漲,所以對中共來說,它這麼多年的掩蓋就是泡沫大爆發的過程。

主持人:我們看到,其實川普下一步2,000億的關稅很可能很快就會開徵,不管是分階段還是一次性。單從企業撤離中國的角度來說,如果撤離潮加劇,對於中國經濟和體現出來的現象會有哪些層面的影響?

傑森:剛剛我們從不同層面都談到了,因為巨大的經濟就像是很複雜的機器,機器拿走一個零件,雖然這個零件只占整個機器的10%、3%。

主持人:但是它創造的利潤或者是利益似乎是很大。

傑森:對,利益是很大。我們知道中共雖然全球出口量非常大,但是美國這邊的順差是它全球順差的80%,換句話說,它全球主要賺的錢是來自美國這邊。這是在各個企業都知道,高端產品往美國賣,低端產品往東南亞賣。美國這邊反覆提醒,你們千萬不要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

我就比個例子,就像是一個高手跟一個很笨的人下棋,那個高手不想把這盤棋下完了,就說我要將你軍了,這邊不知道是傻呢、還是橫呢?就是不接招!

主持人:也不一定不知道,但是可能……

傑森:有的時候也許是中共內部有一種非常僵化的制度,還有一種政治上的因素、民意上的因素造成它把自己架到這個位置上,非常難有靈活、理智的決定,這一點令中共在處理很多國際問題上出現一種危險狀態,它的制度、整個機制非常僵化,使它很難有理智的做法。

主持人:今天時間很快又到了,我們沒有辦法再繼續深入展開,這個問題也非常大,希望在以後的節目中還能繼續和觀眾朋友探討。感謝您的收看,感謝兩位嘉賓的評論,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網友 2018-09-05
美国应该加快时间对中共商品加征2000亿美元关税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