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熱點互動】從「不讓生」到「鼓勵生」 驚人逆轉為哪般?

紐約時間: 2018-08-18 12:43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8月18日訊】【熱點互動】從「不讓生」到「鼓勵生」 驚人逆轉為哪般?
廣告

前不久,中共官媒發表文章「生娃是家事也是國事」,以國家的名義鼓勵年輕人生育。同時還推出明年生肖「豬」的郵票,暗示中共可能將放開生育政策。中共的做法引起了民眾的激烈反應,很多網民表示「不想生」、「生不起」,也有網民質問前些年的問題如何處理。中共從當初的「不讓生」到現在「鼓勵生」,驚人轉變的背後究竟隱藏著什麼問題?生孩子到底是國事還是家事?中國人為什麼不想生?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前不久,中共官媒發表文章「生娃是家事也是國事」,以國家的名義鼓勵年輕人生育。同時還推出明年生肖「豬」的郵票,暗示中共將放開生育政策。中共的做法引起了民眾的激烈反應,很多網民表示「不敢生」、「生不起」。

中共從當初的「不讓生」到現在「鼓勵生」,驚人轉變的背後究竟隱藏著什麼問題?生孩子到底是國事還是家事?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邀請兩位嘉賓一起來做分析解讀。一位是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靖遠您好。

唐靖遠: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另外一個是Skype上的時事評論員藍述先生,藍述您好。

藍述:沭陽您好,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節目的開始,我們先來看一個新聞資料短片。

8月6日,中共官媒《人民日報海外版》刊登多篇文章,為中共的二胎政策造勢宣傳,甚至直接提出了「生娃是家事也是國事」的說法。這讓大陸民眾反應激烈,人們在網路上對此進行集體吐槽,「噁心」、「無恥」等措辭強烈的帖子隨處可見。

有網友反問中共政府:為什麼總圍繞女性肚皮來制定所謂「國策」?

也有網民貼出中共當年強制計劃生育時的一些標語口號,什麼「一人超生、全村結紮!」「寧可家破,不可國亡!」「寧可血流成河,不可超生一個!」「寧添十座墳,不添一個人!」等等。這些口號粗暴驚人,真實展示了當年中共的野蠻計生政策造成無數嬰兒被殺死、無數婦女死亡成疾的人間悲劇。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歡迎您在節目當中撥打我們的熱線646-519-2879來參與討論。我們今天的話題是關於中共提升計劃生育的做法,改變它的作法,從當初的「不讓生」到現在的「鼓勵生」,這種驚人轉變的背後隱藏什麼樣的問題?今天的兩位嘉賓一位是藍述先生、一位是靖遠先生。

節目的開始先向靖遠請教一下。我們知道中共從2015年底的時候,已經放開了二孩政策,到現在已經將近3年的時間,現在又把生孩子的問題給提升到一個國家大事的高度,感覺有一些可笑。但我們想了解一下,這種轉變的背後從當初的「不讓生」到現在「鼓勵生」,這種驚人轉變的背後,中國人口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唐靖遠:是這樣,在我看來應該是比較清楚的。它為什麼現在突然出現這樣一種轉變,又要鼓勵生呢?最主要的原因是基於現在中國人口的政策,就是過去30年以來執行計劃生育以後,帶來的後遺症,一個非常嚴重的後遺症現在已經表現出來。這個後遺症它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第一個,男女性別比例的嚴重失調,這是一個。另一個,人口迅速的,整個現在中國社會進入人口老齡化的社會,這兩個問題都會帶來一些相應的社會後果、一些後效應。

我們現在說人口比例失調,我們按照國際通行慣例,認為新生嬰兒男和女的比例,最合適的比例是107:102,大概是這個數字。因為男嬰平均的死亡率,統計學上,要比女嬰稍微高一點點。也就是說這麼一平均下來,其實男女的比例基本上差不多剛好接近一個很平衡的狀態。

但是中國現在男女比例失調達到什麼程度呢?僅以中共官方自己統計的數字,2010年,8年以前,中國搞的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的數據,男女的比例是118:100。就這個比例已經遠遠的超出了我們剛才說的國際通行認為能夠達到平衡的比例。

實質上在中共國家統計局在2014年他們還做過一次調查,發布了關於人口就業、人口性別比例和就業的這樣一個調查報告,他們發現得出的數據更驚人,就是這個比例失調,他們發現這個報告說,在80後的群體裡面,在中國沒有結婚的、非婚的這些男女的比例達到了136:100;而在70後年齡段更為驚人,達到206:100,男的超出女性超出一倍。

你可想而知,男女的比例,因為我們都知道70年後和80年後差不多是在計劃生育執行最為嚴酷、最為激烈的那個年代出生的孩子。這種比例嚴重失調帶來一個最直接的後果就是買賣婚姻、拐賣婦女這些犯罪迅速增加,同時還有性暴力犯罪,也是急速的增加,給這個社會帶來一些破壞性的後果。

還有一個就是對整個社會醫療衛生的資源也帶來相應的影響。為什麼呢?因為男女比例的嚴重失調會導致很多到了結婚年齡的男性沒法成家、沒有對象,其實客觀上它就形成刺激嫖娼、賣淫這樣一些非法的現象的出現,而且是迅速的滋生壯大出來。那麼這些東西的背後、現象的背後,必然會帶來像性病的流行等等,就是說這個意思。

男女性別比例的失調,甚至對中國大陸的勞動力市場需求都產生了衝擊,帶來的後果。現在不是有很多女性反映受到性別歧視嗎?其實它不是性別歧視,就是因為男生太多。任何一個用工單位,它肯定會更多的傾向使用男性。

甚至對居民的儲蓄、住房這些都帶來了衝擊。既然男多女少,你想要能夠結婚,找到如意的妻子,那麼你可能就得需要有更優越的條件,你需要有更多的存款,你可能需要有更多好的房子等等,它在這個因素的作用之下,導致整個社會的消費和儲蓄都發生了改變。而這些問題已經變得越來越嚴重了,這是一個方面。

第二個方面,就是我們剛才提到人口老齡化,人口老齡化也是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按照「彭博社」去年曾經對中國大陸做了一個調查,按照國際通行慣例,7.3個在工作的人員負擔一個退休的老人,這個比例是一個比較合適的、正常的比例。那麼「彭博社」在去年對中國大陸做了調查,它們得出的結論,這個比例在中國已經達到了3.5:1。也就是說3.5個在職的人就要負擔一個老年人。

主持人:差了一半。

唐靖遠:對,這已經就有一半了。北京大學他們自己做了一個統計學的模型去做了一個調查,他們得出的數據更驚人,按照北京大學自己調查的數據、模式得出的結論是到2025年這個數字會達到2.5:1。如果說再往前發展、再往前推,我們如果維持現在這個新生兒出生率不變,到了2050年的時候,這個比例會達到1.6:1,這個就已經非常驚人了。

主持人:壓力非常大了。

唐靖遠:這個會讓整個社會,按照中國現在的人口基數再過十年,中國超過60歲以上的老人的人口數量,就會超過美國所有人口的總和,它會出現這樣一個現象、達到這樣一個程度。那麼人口老齡化這麼嚴重,它當然會對這個社會帶來很多的後果。一個最直接的,首先,國家的財政、養老的財政這部分的支出,負擔會越來越沉重,非常龐大,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醫療衛生。因為我們知道生、老、病、死,對老年人來說毫無疑問,生病比較多,人到了那個年齡來了,他的健康醫療這方面的資源占用和支出也是非常驚人的。

第三個,勞動力的萎縮。因為人口迅速的老齡化會導致整個青壯年的勞動力市場迅速下降,這種下降會直接影響到經濟,影響到經濟增長,跟導致經濟放緩、甚至導致整個經濟模式的改變。因為老年人太多了,進入老齡化社會以後,整個社會的管理模式,為這個老年你得提供很多的服務、提供很多的福利等等,相應的這些配套的東西,全部都得發生相應的改變。

所以我覺得為什麼現在它突然很強調這種東西了?是因為這些問題、社會問題的矛盾已經開始集中爆發出來了。

主持人:好的,已經非常嚴重。藍述,像中國大陸這樣的人口一個非常嚴重的現象,應該說是刻不容緩。像這種情況下,中共推出這種鼓勵生育的政策,您覺得能提高人們的生育力嗎?

藍述:生育力它是不會改變,你是說生育率對不對?

主持人:對,生育率。

藍述:生育率它能不能改變,我覺得這個還需要長期的觀察。但是毫無疑問,現代社會,特別是中國現在進入工業化以後,人們普遍對生育的熱情和農業社會比起來有大幅度的下降。

一方面是因為現代化的社會給女性提供了很多的工作機會,不像傳統的社會裡面,女性基本上不介入繁重體力的勞動,所以基本上就不參與社會性的經濟生活,她主要是在家裡,在家裡很主要的一件事情就是生孩子。

現在隨著科技的發展、生活方式的改變,女性更多的參與社會的經濟生活,在這種情況之下,你忙不過來了,你很客觀的,你不可能她出去工作,回家還要生孩子,她忙不過來了。所以她不可能像傳統的農業社會那樣子,你要讓她生她就願意跟你生的。

另外一個,現代化的生活裡面隨著物價大幅度上升,特別是房子,你要養孩子首先你得有個房子,你又不是傳統的猿人生活,你可以山上挖個洞,你就可以過了。你要生了孩子以後,你還要養、還要供孩子上學,不像以前考個秀才,也就是個小學水平,現在你要上小學、中學、還要上大學,以後再工作,這些東西都是非常的貴,生活費用非常的昂貴。所以有沒有生育的熱情,不是說國家出一套郵票,印幾張豬印到郵票上,人家就會給你生的。所以這個東西要看。

但是從整個大勢來看,從國際上、從西方社會這些發達國家來看,一般經濟比較發達了,工業化了以後,人們普遍生孩子的熱情就會有所下降。所以這個不是說中共出台一個文件、新華社出一篇通稿、《人民日報》出幾篇社論,上上下下宣傳一下人家就會生的,因為它有很多的實際問題需要去解決。

唐靖遠:我補充一點,剛才藍述先生提到一個比較重要的原因,我也不太看好中國出台這種政策鼓勵你生,但是我覺得效果可能不一定好。而實質上我們看2015年到現在客觀上,中共自己官方出了一些調查的結果,它們也發現這個效果沒有預期中這麼好。

我覺得這裡面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剛才藍述先生提到的,現在人他要養孩子,他其實面臨著實際的問題,就是你想不想養是一回事,你養不養得起是另一回事。那麼現在養孩子的成本,因為它跟整個中國現在社會生存的環境是相關的。有一些經濟發達地區,可能養一個孩子、養兩個孩子的問題不大,但是更多的經濟欠發達地區的人,他的生存狀態、他的生存壓力其實是非常高的。

我們都知道現在在中國有「三座大山」之說,養一個孩子你涉及到醫療、教育、住房,這三座大山,其實很多都是要靠貸款的,你的醫療保險、住房貸款等等,有些是工薪階層的人,他壓得是喘不過氣來的。

他養一個孩子的成本,不是說是像過去這樣,想像的這樣,因為它整個社會的這種生存模式現在已經都改變了,你必須在這樣一個社會裡面去生存,那麼你要養這樣一個孩子,你花的那個成本其實是要遠遠超出一般人想像的。

我們舉個例子說,就是在去年曾經有媒體針對北京,北京我們知道它是一線城市,首都,一對很普通的夫婦,丈夫是當醫生的,妻子是做美容行業的,這樣一個很普通的家庭做了一個跟蹤的調查,就他們養一個孩子成本有多高。從懷孕開始起的這些營養品,各種支出、各種費用,一直到孩子出生,到最後孩子慢慢長大,到上幼兒園、上托兒所,到最後截止到他7歲上小學為止,就這麼一個過程,他們整個為了養這樣一個孩子,養到這種程度的支出的費用高達260萬人民幣。這是在北京的這種一線城市,「北上廣深」可能一線城市我覺得可能都差不太多少。

那麼你相應的,我們就完全可以去推想,那麼在這種二線、三線這樣的一些城市,他的收入是遠遠沒有這麼高,他根本負擔不起這麼高的養孩子的成本,所以他的成本更低,肯定相應的他們這些孩子在,就像我們剛才提到的教育啊、醫療啊、他的成長環境啊,這些方面的他的這種素質就必然要相應的下降,這也是很多人就是不願意養孩子的這種原因。

就像前一段時間爆發的這個毒疫苗,很多人他覺得我生活在這樣一個惡劣的環境,喝的是毒奶粉、打的假疫苗,那我養這孩子來幹嘛?我養他對他沒有好處,所以他就表現出來就是很多人他不願意生孩子。就是剛才提到的這個話題,就是為什麼雖然國家現在開始在,中共開始在鼓勵了,但是其實已經沒有什麼效果。

還有一個我覺得比較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就是中共它這麼多年來,因為通過這種黨文化破壞中國的這種傳統文化,就是傳宗接代這個概念,在現代的年輕人的頭腦中其實已經很淡薄,這個是跟中共破壞傳統文化有直接的關係。中共把傳統文化破壞掉之後,所以那麼這些概念,傳宗接代啊、家庭啊、宗族啊、血脈親情啊,所有這些概念在現代年輕人的頭腦中就越來越淡薄,讓現在這些年輕人這些觀念發生了一種變異。

所以就出現了我們看見現在這種社會上很普遍的現象,第一,這些年輕人很多家庭觀念淡薄,他不想成家,即使成了家,他的這種家庭責任感也都缺失,普遍的都比較缺失,同時對孩子、血脈親情這種聯絡這種感情這些,他都比較淡薄的,所以為什麼會出來這麼高的離婚率啊,然後出來很多這些大量的出現了一些單身貴族、丁克家庭,乾脆我們就不要孩子,兩個人這樣快活,這樣方便,其實都跟這些是有密切關係的。也就是說這個苦果本身是中共自己種下的,現在它不得不自己來彌補,來品嚐這個苦果。

主持人:藍述,像這樣的一種情況,人們有的是不想生、有的是生不起,像這樣的一種情況,我們看到中共它不只一個專家、教授他提出這樣一種觀點,說建立一個生育基金,然後向不生育的那些家庭,或是不生二孩的那些家庭徵稅,然後去徵收這個社會撫養稅。像這樣一種情況是不是會改變人們的這種生育狀況,提高這種出生率呢?

藍述:這種懲罰性的措施它正好是跟以前的那個措施是反其道而行之,以前它也是懲罰,只不過懲罰你超生了,它懲罰你,不給你上戶口,然後或者說將來你孩子上學怎麼樣啊,他要收很貴的學費等等;那現在是你如果說是不生孩子,它給你打稅。其實它的這個表面上它的這個政策是南轅北轍,但實際上它的核心就是一樣的,它的核心就是最基本的對生命的權利沒有得到尊重。

在西方的社會裡面,比如說美國文化裡面有三大天賦人權,上天給予人的,與生俱來的不可剝奪的權利,生命的權利、自由的權利、追求幸福的權利。這三個權利其實在這個計劃生育政策裡面,它的推行過程之中,不論是你生多了要懲罰你,還是生得不夠它有可能懲罰你,它其實都體現出了這三個最基本的權利通通沒有得到尊重。

生不生孩子,這是生命的權利;我有沒有生孩子的自由,我願不願意生,是不是我自己願意生我才生,我想生的時候能不能生,這是自由的權利。還有追求幸福的權利,我怎麼樣生活才能幸福,我的生活方式由我自己來決定,我的孩子的生活方式也應該由我的孩子和我們的家庭自己決定,而不是由你這個政府來決定,這個東西沒有得到最基本的尊重。

只是表面上的這個形式變了,好像它以前不讓生,現在你不得不生。中共它很可能會採取一些這種方式去逼人家生孩子,當然啦,你逼人家生孩子,不是說這種方式它不會有結果,你只要政府出台任何的行政命令,強制性的措施,多多少少都會取得一定的成果的,一定的結果。

但是這個結果不見得是好事,因為你看現在之所以要採用行政的手段去強制你去生,稅收等等手段強制你生,它主要解決的問題是由於它以前不讓生帶來的問題,對不對?你不讓生,為什麼不讓生?是政府造成的,對吧?你現在就是為那個時候的錯誤買單。你現在重新回過頭來,仍然是用這種方式,不尊重別人個人意願的方式去解決問題的話,你同樣,好像表面的問題會解決了,但是10年、20年、30年以後,新的問題又會出現,你到那個時候你又要回過頭來為現在造成的問題去買單。

這個只不過是它買單的方式,或者是要解決的問題不一樣,但是出現問題的原因沒有改變,說到底就是中國人沒有自由。

主持人:靖遠先生,在您看來,這個生孩子究竟是家事還是國事?怎麼來看待它把生孩子提高到國事這樣的一個高度?

唐靖遠:其實我覺得這個答案當然是非常簡單的,剛才藍述先生已經提到了,就是生孩子毫無疑問它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家事,它是天賦人權。我覺得它這裡面有一個最關鍵的概念是什麼呢?就是生孩子它本來,這個生育權它本來是人的最基本的權利,最基本的人權,它不是義務。

但是中共在這裡面它們偷換了一個概念,它把生孩子,它告訴你說這個不是你的權利,而這是你對中共要必須具備的一種義務,什麼義務呢?就是我需要你生的時候你就得生,我不需要你生的時候就不准你生,你生出來我也要把你殺掉,它是這樣一個概念。

那麼中共它為什麼會出現這樣一種說法,它說你生孩子這是屬於國家的事,不是你個人的事,我覺得它其實背後有一個比較主要的原因,跟中共這個理論和體制有關係。我們都知道中共其實它從建政以來,它一直都在實行一個東西,它根據它那個共產主義的那個學說嘛,就是從它建政開始起,它實行的就是叫做「計劃經濟」,一切都是要進行計劃的,不但是生產的工廠生產產品要計劃,連你這個人,人的後代也都是這計劃的一部分,都要進行計劃。

那麼我們都知道中共它搞這個計劃經濟它帶來的最直接的結果,它不是要搞共產主義嗎?刮共產風啊,吃大鍋飯啦,要跑步進入共產主義,那麼這種計劃經濟的體制我們其實現在回過頭去看它,都覺得它很可笑的,都已經證明它是一種非常錯誤的、非常荒謬的一種經濟體制,因為這種體制它是扼殺真正的經濟活力的這麼一種體制。

因為在這種體制之下,人們不能夠自由的進行貿易,民眾他也不能夠進行自由的生產自己的社會產品,他不可能去創造屬於自己的財富,因為私有財產是要被消滅掉的,按照那個時候的說法,他不能夠創造自己的這種財富。同時又在這樣一個吃大鍋飯的背景之下,它自然而然就會誕生出來一種邪惡的理論,什麼理論呢?就是人口太多了,因為既然是吃大鍋飯,你人越多,那當然分的人就多,所以我們直接把人口減少。減少了,你分的人就少,你的日子就好過了,你的幸福生活就來了,人間天堂,你就進入共產主義的人間天堂了。它這個理論就是這麼來的。

也就是說我們看到中共自己作為執政黨,它有一個龐大的黨員,一個龐大的黨派,它自己不從事任何的生產,它自己不創造任何的價值和財富。那它怎麼活呢?它要想生存,而且還要想活得很好,要享受各種特權,早期就靠搶劫,建政以後其實是寄生在中國老百姓的身上,就像寄生蟲一樣,它需要吸百姓的血來供養它自己。

那麼在這樣一種生存的環境之下,中共自然而就產生一種理論出來,它就會認為所有的資源、社會資源都是它的資源,包括人口。不但是你的財產是它的,工廠是它的,所有的一切,包括人的生命,你的生和死、你的後代、你該生多少個,也都是它隨意可以進行支配的資源,它只有這樣去做,所以它才會產生出這樣一種概念,就會覺得你生孩子不是你自己的事,也是國家的國事,它這個概念就是這麼來的。

主持人:那我們看到中共的專家或者學者等等,提出要徵稅的建議以後,我們看到引起民眾很大的激烈的反應。而且讓人很奇怪的是央視也有反應,它批評這種建議是從老百姓身上去「薅羊毛」。您怎麼看這種不同的聲音?中共內部自己不同的聲音?

唐靖遠:我是這樣看的,它這個「薅羊毛」這個說法我覺得其實很可笑、很荒唐。言下之意好像現在這種說法,鼓勵你多生,然後要去徵稅就叫做「薅羊毛」,好像以前就不是。其實以前搞計劃生育的時候不是一樣是「薅羊毛」嗎?我們都知道搞計劃生育,三十多年的計劃生育事實上已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斂財的系統。

明的,它通過搞計劃生育,要對你進行結紮,然後要有罰款,甚至直接搶奪你的財產,我們看見農村寫的那些口號,什麼要「扒房牽牛」等等之類的,它通過這種方式可以增加它的財政收入。那麼暗的,通過這種,計劃生育嘛都有生育的指標,這種生育的指標它在暗地裡通過各種潛規則、賄賂等等方式,就變成中共各級寄生官員的斂財的途徑。它不就是「薅羊毛」嗎?其實是一樣的。

主持人:也有說是「割韭菜」。

唐靖遠:對呀,你「薅羊毛」也好、「割韭菜」也好,現在我們看到它只不過把一枚硬幣翻過來而已。以前是通過不准你生來斂財,現在它可能通過鼓勵你生來斂財,它其實是一回事,這個思維其實是一樣的。

至於說黨媒央視發出這樣一種聲音,表面看上去好像是一種比較理性的聲音,「薅羊毛」是不合情理的、不合法、也不合理怎麼怎麼的,我覺得它這個只是一個表面,這並不代表中共現在好像變好了,變得突然清醒了,它開始重視你的人權了,我覺得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因為在我看來,央視突然發出這麼一個聲音,就是和剛才你提到的民眾激烈的反應,黨媒和一些個別的專家跳出來說我們要鼓勵生育,不生的我們要對他進行變相的罰款,所謂徵稅其實就是變相的罰款等等,其實我覺得它的目的是一樣的。

它為什麼通過黨媒來放出這種聲音?江蘇《新華日報》公開說生育基金,討論這個問題,這是黨媒直接拿出來的文章,不是哪個個人。所以我覺得它們是有這個涵義的,通過這種方式來釋放一些信號、來試水溫,就是看看民眾對這種措施的反應會怎麼樣?

因為這個彎轉得太急。2015年以前還是超生的要被罰款,才僅僅3年以後,馬上就180度轉彎,變成你少生了,我要罰你款。那民眾的反應它們必須要了解一下,然後再來掂量這個措施什麼時候來實行,或怎麼的,就是說這個意思。

它通過這種放風來試探民眾的反應,黨媒出來說一些相反的話,其實只不過起到一種輿論維穩的作用。也就是讓矛盾,因為民眾反應很激烈,讓矛盾稍微降點溫,緩和一下矛盾,只不過是如此而已,我覺得它真正的目的是這個,絕不代表示好像變得它們現在清醒了、理智了,然後開始尊重你的人權,我不這樣看。

主持人:好的,藍述先生我想了解,中共從最初的它不許人們生,然後到現在突然間又鼓勵人生,不生還罰款,讓你繳稅,像這樣一種巨大的驚人的轉變,您怎麼看待它從一個極端走到另外一個極端這種現象呢?

藍述:它從一個極端走到另外一個極端,本質上就像我們剛才講的,有一個東西是沒有變的,就是黨的利益高於一切,這個東西是沒有變的。它一切都是服務於黨的執政、黨的需要,作為它一切的最終目的,這個東西沒有變,只不過表面上的需要改變了。

中共剛剛取得統治的時候,剛剛打完仗,取得大陸的統治權之後,緊接打了中印戰爭、打了朝鮮戰爭,那時候基本上還是一種中共最高領導人毛澤東那一代人,當時的情況基本上是戰爭時期的概念,需要人當兵、需要人當兵扛槍、需要人去當砲灰,那當然需要人了,你不生孩子哪來的人?基本上是從這個角度去出發。最後出來一個人多好辦事,而且是農業社會,農業社會你要人種田,這個是當時的考慮,人多很高興。

但是到後來60年代沒什麼打仗,70年代也沒打仗,你這些孩子長大了以後,你就出現問題了,黨要去解決這些問題,黨要去解決這些多出來的人口問題,孩子中學畢業了要去找工作。可是中共奪政權以後,搞各種各樣的運動,工業、經濟也沒有什麼大的發展,中國基本上還是一個農業社會,所以當時的就業是很難的。

老一輩的人還記得有一個詞叫做「頂職」,什麼叫「頂職」呢?因為那時候所有的產業都是國營企業,國營企業大家都不願意退休或者沒到年紀,它需要這麼多人,那你怎麼辦?你孩子畢業了,你要去找工作找不到,那怎麼辦?「頂職」就是說,你的父母從國營企業退一個下來,那麼這個企業空一個名額出來,你的孩子頂進去,「頂職」,所以在當時的那個情況找工作是很難的。

為了解決找工作的問題,毛澤東他最後來了一招「上山下鄉」,到廣闊天地裡面與農工鄉結合,「滾一身泥巴,練一顆紅心」。實際上是解決黨的需要,黨沒辦法解決就業的問題,所以黨需要你們到農村去。問題是城市的孩子去了農村,他也不願意在農村待,他也沒辦法融入農村的生活,在農村裡製造了不少事端,然後家裡也不高興,老百姓怨聲載道怎麼辦?那沒辦法了,這麼多孩子成問題了,所以到了80年代就開始搞一胎化。還是黨的需要,不是你個人的需要。

好,黨的需要,你不能生了,結果最後所有的口號就來了,「寧可血流成河、不准多生一個」等等,這些事情都來了。完了以後,好了都不生了,現在人口老年化了,男女比例失調了,經濟缺乏活力了,還是黨的需要,黨的需要怎麼辦?黨需要解決問題,黨自己解決不了這個問題,幾千萬黨員也解決不了這個問題,需要大家去生孩子,這時候就開始出台,出台各種各樣的政策,很可能下一步更多的政策會出來,出來了以後讓你生,鼓勵你生、騙你生,或者強迫你生,不生要對你進行懲罰,這都是有可能的。

主持人:靖遠先生,我想聽聽您的看法,怎麼樣來看待中共從一個極端轉到另外一個極端這麼大的驚人的轉變?

唐靖遠:我補充一點。其實剛才藍述先生已經談得很透了,我只補充一點。有一個重要的背景,計劃生育為什麼會出來這個東西?其實計劃生育的開端是在1962年的12月,是由中共中央和國務院聯合發出了一個通知,大概標題是「關於認真提倡計劃生育的指示」,大概是這麼一個通知,那是整個計劃生育運動的開端,從那以後各種措施就陸陸續續開始出台了。

那麼1962年有一個重要的背景是什麼?剛好是三年大饑荒剛結束,也就是說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背景。因為我們都知道三年大饑荒死了非常多的人,好幾千萬,現在很多的歷史學家統計出來。在這樣一個剛剛大量死亡了這麼多勞動力、這麼多人口的情況下,它為什麼突然還出來提倡所謂的節育,人口還要下降?其實在我看來它有一個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中共在當時需要找一個合理的藉口來為自己錯誤的經濟政策來推卸責任,來找一個藉口,那麼它找的藉口就是人口多了,就是這個計劃生育。

也就是說三年大飢荒也好,包括之前的經濟錯誤造成的貧窮和人口大量的死亡也好,它不是黨的錯誤、不是政策的錯誤,是因為我們過去的人口太多。所以在那個時候,中共把這個東西作為一種藉口,作為政策來進行宣傳和洗腦的時候,我們就發現那個年代過來的人幾乎人人都知道這樣一句話,只要一說到中國為什麼貧窮、為什麼落後?他就會說出這樣一句話來:因為我們人口多、底子薄。

這個話直到1980年,鄧小平已經開始要搞改革開放了,鄧小平本人都還在這樣說。說我們要想建成四個現代化,我們必須要注意兩個特點,第一個特點就是我們的人口多,第二個特點就是我們的底子薄,怎麼怎麼的如何。

所以中共的黨魁在一個這樣背景之下出台的這樣一個東西,我覺得計劃生育的源起,從根源上說,它一開始其實就是一種政治問題,根本就不是社會人口問題,或者什麼經濟問題,它地地道道就是一個政治問題,中共是把它作為政治議題來操縱的。

所以它這種極端的方式,為什麼從一個極端轉到另一個極端?就像剛才藍述先生提到的,中共極其邪惡的暴政,它是一個極權暴政,它就表現出來一個特點,它對社會要進行全方位無所不在的掌握和控制。那麼這種控制體現在它要控制你的所有的生產活動,包括我們剛才提到的你的生育的活動。

毛澤東曾說過一句話,1957年的國務會議上面說過一句話,大概意思就是說,人類社會的生產,我們工廠生產棉花、布皮,生產桌椅、板凳、鋼鐵都是有計劃的,唯獨人類的生產沒有計劃,所以我們要把這個也要計劃起來。所以你就從這個話中都能看出來,中共在它的概念中從來沒有任何人權的概念。它把生孩子視作它的資源,它的政治資源,來進行隨意的支配。它是這樣一個概念。

主持人:藍述,還有最後的15秒鐘,還有需要補充的嗎?

藍述:我補充一點。中共60年代它搞計劃生育,它還有另外一個主要的原因,就是當時中國人是領糧票的,領肉票的,家裡多生一個孩子,你可以多分一點肉票;家裡多生一個孩子,你可以多領一點布票,老人孩子都可以領得到,所以說很多人生孩子實際上是大人吃不飽。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二位的精采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我知道還有觀眾朋友給我們發送短信,因為時間的關係不能再給您讀了,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網友 2018-08-19
坐等「強制懷胎」政策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