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熱點互動】北戴河疑雲密布 中共為貿易戰定調?

紐約時間: 2018-08-14 12:21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8月14日訊】【熱點互動】(1798)北戴河疑雲密布 中共為貿易戰定調?
廣告

近期,圍繞中共高層的北戴河休假有諸多傳言,有關習近平權威是否受到挑戰,王滬寧的去向等更是猜測不斷。據最新消息,北戴河休假已經結束,而中美貿易戰是這次會議的主要議題。有外媒引述多個消息來源稱,貿易戰導致中共高層分裂。那麼北戴河前後到底發生了什麼?高層是否在應對貿易戰上取得了共識?誰該為中共在貿易戰上的進退失據負責?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近期,圍繞中共高層的北戴河休假有諸多傳聞,有關習近平的權威是否受到挑戰、王滬寧的去向等更是猜測不斷。最新消息,北戴河的休假已經結束,而中美貿易戰是這一次北戴河會議的主要議題。也有外媒引述多家的多個消息來源稱,貿易戰導致中共高層分裂。

北戴河會議前後到底發生了什麼,在針對貿易戰的做法上中共高層是否達成了某種共識,王滬寧、胡鞍鋼們是否要對中共在貿易戰上的進退失據負責?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就這些問題討論。兩位都在現場,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還有一位是傑森博士,二位好。

傑森、橫河:你好。

主持人:在今天的節目中,歡迎觀眾朋友們通過電話或者手機短信、或者在YouTube上觀看我們的直播和我們一起互動,談談您在這個問題上的看法。

傑森,我想先問問你這個問題,北戴河會議每年都引發很多猜測,有人說是「北戴河政治猜想」。今年,基本上看來會議已經結束,現在官媒對習近平的宣傳似乎又在升溫。之前,一度傳聞北戴河期間習近平有可能被逼宮,現在看來沒有發生。我不知道你怎麼看,你覺得圍繞北戴河會議的這些傳聞真實性有多大?

傑森:網上是有一些有關習近平是不是權力受到壓迫的傳聞,但是我看了以後,大部分傳聞意斷的成分非常大,比如很多人推測,好像各地習近平的照片都在往下拿,我理解上海有潑墨事件,潑墨事件發生以後,其實誰都不傻,照片放在那兒等於是靶子,為了省事,各地都把照片拿下來,給自己省事,也給習近平省事。

另外,有人說,7月份習近平的嫡系栗戰書提到「定於一尊」的說法各個地方沒有跟上。對於這一點我覺得也是有點過分解讀的問題,從各個角度來看,習本身在中共黨內的權威應該是沒有人可以抗衡,不管是歷屆的元老各方面,其實在過去這麼多年特別是已經把江派真正有實力的角色都已經拿下去了。有人說習有權力危機,我覺得完全是捕風捉影,但是中共內部確確實實有混亂的聲音,這是真實的,這也是為什麼大家有一點點在往這方面猜測的原因。

畢竟中共現在面臨一系列內外交困的情況,包括我們知道在國內前一段時間老兵上訪、最近一段時間P2P平台的金融難民,再加上國外有中美貿易戰,還有其它的一系列經濟放緩各方面,股票下跌、人民幣大量針對美元貶值,所有這些事情,中共媒體的做法很多時候是有矛盾感,前一段時間定調對於美國一定不升級、不針對川普做什麼個人攻擊的事;與此同時你又看到一些媒體針對川普開始大罵,說川普是瘋子等等。

前一段時間談到所謂「厲害了,我的國」;後來又針對宣傳口,不管是直接提到「中國綜合國力超過美國」的胡鞍鋼還是背後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媒體都有一系列負面說法,但是很快、最近又有媒體開始說,核心問題其實不是媒體說中國怎麼樣怎麼樣,或是美國想制約中國發展。你可以看到,很多時候它一會兒是這、一會兒是那,信息混亂,讓大家唯一的解讀是權力上有什麼不一了?!

我的感覺是,權力上應該沒有問題,習現在所謂一人獨掌大權的現象應該是沒有問題,信息混亂主要是中共對於很多問題無解,這是核心。

主持人:好的,我們等一下再看一看他是不是進退失據。我想再問一下橫河先生,所謂逼宮的說法可能太過戲劇性,您覺得習近平的權威到底有沒有受到挑戰?我們看到7月份發生一系列的事情,背後反映的真實情況可能是什麼樣呢?

橫河:我個人覺得肯定是發生了事情,但不見得是對習近平本身權威的挑戰,而是中共肯定有相當一部分人對於最近一段時間,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的處理覺得不當,特別是貿易戰。貿易戰當中,首先大概已經達成的共識是,大家對川普是錯誤判斷,對於川普和美國一心堅持要在貿易上制裁,而且真的執行了,認為是有重大誤判。既然是重大事件,而這個事件關鍵問題是什麼呢?關鍵問題是正好發生在中共內外交困的時候。

除了剛才傑森講的以外,其實還有幾個,現在房地產泡沫開始要……說是有意降低也好、破裂也好,很多地方的價格已經跌了20%、30%還是沒有交易,這已經是比較嚴重的問題了;金融泡沫問題,像P2P,其實金融泡沫就已經在破滅。

還有一個問題,一帶一路遇到很大的障礙,包括沿途很多國家都是債務危機,而巴基斯坦的債務危機現在到了要國際上支援的程度,然後美國政府反對:這個錢不能用來償還中共的貸款。連俄羅斯的媒體都開始反對一帶一路和所謂山寨,山寨它的東西,因為中共的軍事工業實際上是俄羅斯的翻版,就反對這個。

這麼一來,它一定要有檢討,檢討倒不見得是挑戰,不挑戰不見得就是別人不想挑戰,而是現在處於不能挑戰的時候。因為這時候陣前換將在中國傳統上是非常忌諱的,要換,第一,沒有合適人選,現在誰也不知道誰能上來。你看,十九大最重要的是沒有接班人,沒有可能設置的接班人。這一來,幾乎不管任何一派,提不出合適的人選。

第二,現在大家也相信,可能真的要有強權才能夠幫助中共度過危機,但是這個事情不說或者不找一兩個人來擔責好像說不過去,所以在7月份的時候一定發生了很大的爭執,至少是在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這一級有很大的爭執。爭執最後導致的結果,我覺得就是路透社的一篇文章,裡面談到王滬寧;文章從中共的四個不同消息來原分析,過程就講對外宣傳失據。其實不僅是對外宣傳失據的問題,我相信是對於最重大的、對整個中美關係的誤判是要找人負責的。

主持人:說到誤判,我想請二位再談一談到底誤判了什麼?我不知道傑森你怎麼看,中共對於貿易戰也好、對於川普也好,到底誤判了什麼?

傑森:太多了!幾乎沒有哪個判斷是正確的。我們知道,其實從一開始川普的條件定得是非常明確的,他是要從本質上改變中國現在在破壞整個國際貿易秩序的現實,他當時提出的基本核心條件其實是在推動中國的經濟改革,包括尊重知識產權,包括開放中國市場,包括不允許強迫美國公司轉讓技術,包括對等關稅等一系列政策,他都是核心的要求中共在進一步推動經濟體制改革的問題。但是中共從一開始都認為這只是暫時的說法,5月份劉鶴和美國這邊談完以後,它還用老辦法,答應買你一大筆錢,用暫時的貿易上的賄賂,然後實現把這個事買過去,結果他一回去,川普一轉身接著就是懲罰,500億的關稅就開始往上上了。

對中共來說,覺得好像川普背信棄義,國內就非常生氣。但事實上你回頭看,川普的要求從頭到尾都沒有變;暫時的框架協議可能是他底下一位官員認為這是第一步。框架協議之後,緊接著羅斯到中國的談判一籌莫展,沒有任何進展,羅斯沮喪的回來,回來以後給川普一說,川普意識到:川普認為那是第一步,中共認為那是最後一步。所以這個分歧造成中共覺得這事已經了了。川普覺得,好,我們再開始吧!一旦開始以後,下面中共就進入所謂「以牙還牙」的狀態。

6月份,川普宣布要對500億徵收25%的關稅,習近平就冒出一個「中國傳統,以牙還牙」。沒有,中國傳統沒有「以牙還牙」的說法。我覺得這在國際上很丟人,因為西方社會基督教的寬容是把「以牙還牙」作為反面教材的,習近平這麼說不是那麼合適。

當然這個過程中我們可以看到是誤判,中共認為川普沒有勇氣跟它鬥的,而且這個過程中,川普自己也在推特上說了,中共特別是針對農民。農產品大豆,中共認為一下打到你的痛處,把你的票倉給打掉,你肯定就害怕了。其實它沒有意識到一點,非常關鍵的一點,很多時候美國人把價值觀放得非常高,川普給美國帶來的不光是現在經濟的繁榮,他還給人們帶來回歸傳統的概念,相對於很多中西部農倉地區的人,他們對價值觀是非常看重的。

可以發現,川普在整個美國,不光是全美國,包括這一次貿易戰爭打擊最大的農民裡頭,他的支持度節節上升。換句話說,從這一點來看,中共仍然是誤判,但是後面一步一步的誤判實在是太多了,多到現在中共有一點騎虎難下,因為很快它的砲彈已經打完了。

主持人:橫河先生,中共對於貿易戰有哪些誤判你有沒有什麼補充?

橫河:有的!其實它的誤判表現在很多方面。川普上任一開始的時候有「美國第一」,而且要退出很多的多邊協議,所以很多人認為川普在收縮,中共這時候馬上產生的誤判是:美國不擔任領導了,我來當。這一來,什麼「巴黎氣候協議」之類的,它都覺得它來當。這是一個重大誤判,導致它戰略的錯誤,以為可以拉歐盟來反美國。但是它沒想到,在根本的矛盾上歐盟和美國是站在一條線上的,它們同受中共不守國際貿易規則之害,都是受害者,所以在這一點上,由於價值觀和實際利益跟美國完全站在一起。

除非由於個人關係可能跟川普個人沒有那麼好,有一點口角之外,但實際上這是不可能的。所以當時中共是巨大的誤判,認為它可以第一,成為自由貿易的領頭人;第二,川普正在退出多邊協議當中,中共認為可以把這些國家拉到自己這一邊來。這是重大的誤判,它完全沒有注意到這是價值觀最根本的問題。

再一個,我不知道它是真的這麼想還是假的這麼想,對於自由貿易中共怎麼可能去當領導?!因為自由貿易的原則,就是現在美國提出來的,一系列的措施都是要它尊重自由貿易的原則。

主持人:它可能只要自由不要規則。

橫河:它是破壞規則的人,怎麼能成為原來這個規則系統的領頭人呢?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它另搞一套;像它搞一帶一路這是可以的。一帶一路是它獨立的設置、它領的頭,那是可以的,至於能不能成功是另外一回事情。我覺得這是最重大的誤判,導致一系列的戰略可能都錯了。

主持人:我還想問一下第二個問題,橫河先生,您剛才提到路透社的那篇文章,這篇文章我不知道是不是也算誤判?它說,中共高層一部分人認為,王滬寧高調宣傳《厲害了,我的國》引起西方的警惕,美國的警惕導致貿易戰的爆發。我不知道您怎麼看,把責任定為是因為「王滬寧們」的高調引發西方的警惕?

橫河:我覺得這倒不會!在這之前,我們知道中共曾經在危機的時期,發動過幾次反其它國家,反日包括也有反美。反美你想想看,那時候遊行到大使館去扔石頭,人家都沒有把它當回事。所以這是完全另外一回事,因為大家都知道中共的宣傳是怎麼回事,《厲害了,我的國》再去放、再在國內放映,要引起別人這麼大的反感不大可能!一定是在整個貿易這一方面忍無可忍;十幾年忍下來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才發動的。

正好這時候中共這裡就有一個問題了,中共自己犯了一個錯誤,恰恰在最不應該宣傳、這麼大宣傳的時候,它去宣傳《厲害了,我的國》、《戰狼2》等,這些只是在電影方面所體現出來的,其實它是全方位的對外進攻態勢。實際上這時候已經有一二年、中共的經濟已經在下滑了。在這種時候偏偏高調提出來和它真正的實力已經不相容,就是說,這是另外一個誤判,對自己的實力過高估計,沒有看到實際上正在走下坡路。

我想這是《厲害了,我的國》這一類的宣傳,它最多只能在貿易戰當中讓別人更警覺而已,但是對於貿易制裁整個過程應該是沒有特別大的影響力。

主持人:傑森你怎麼看?把責任推給王滬寧、胡鞍鋼們,你覺得他們對於中共貿易戰的進退失據有多大的責任?

傑森:我的感覺上其實美國是全方位衡量整個事情的,確實是當時王滬寧提出鼓譟民族主義情緒,是想給所謂「中國夢」打一個民族主義情緒基礎,但是這個過程吹吹就吹過了。中共就有這樣的狀態,一旦中共要想吹中共成績的過程中需要有一些用語,就會引入一些流氓文人,就比如像胡鞍鋼這種角色,什麼國情研究院的什麼教授,然後他開始出讓人匪夷所思的「中國國力早已超越美國」這樣的結論。結論本身我倒不覺得美國把這事當回事,因為它本是個笑話,但是它會形成一系列的底層的反映,反映在什麼呢?反映在一般普羅大眾的張狂;另外反映在海外外交官員做事的張狂,包括他們在國外展現中共所謂「軟實力」的做法,肆無忌憚。

換句話說,中共忽悠了自己的人,把自己人的做法、狀態暴露出來了,包括中共在大力宣傳下很多人被忽悠。其實一帶一路是一個龐大的工程,工程做的事是一家一家公司、一個一個人去做的,其實這些人的腦子裡都灌了胡鞍鋼或者《厲害了,我的國》的愛國雞湯,灌了雞湯以後,它在國際上的做法就有非常大的張揚性。我的感覺,可能中共對於王滬寧的指責某種意義上講,事實上也是一種反省:是不是要給老百姓灌的雞湯最後灌得我們自己昏了,灌昏了以後,我們自己在國外做的事引起國際上這樣的反響?

其實「宣傳口」國外是不看重的,中共的媒體國外是當玩笑看,不會因為原來你不說「厲害了中國」我認為你不厲害;現在你說「厲害了中國」我就認為你很厲害,不是,它從實質上看。它看到的是實實在在你在推行一帶一路過程中給國際上帶來了危害,你在聲稱要做「中國製造2025」的過程中你採取的手段、你在所謂「千人計劃」所採取的一系列方針、手段,這是美國真正看重的。

主持人:是,看現實。但是對於中共高層來講,您認為王滬寧、胡鞍鋼的論調有沒有真正誤導北京高層?

傑森:某種程度上講,我更覺得他們是這一次政治反省過程中的替罪羊。因為中共知道它集體被雞湯灌醉了,這時候不說自己有問題、腦子有問題或者認識不清楚,反過來說「是誰給我灌的雞湯」?那灌雞湯的人就出了點事。當然,王滬寧我倒不覺得會因此被推出政治局常委,很可能他的權力稍微被制約一點。最近,好像在《中國日報》英文版裡頭還專門又一次辯解的概念。換句話說,中共黨內有這樣的爭論,最後的結論可能也不一致,也不是從現在開始,王滬寧的做法或者胡鞍鋼的說法永遠不許再有了!可能也沒達到這麼徹底的結論。

横河:我覺得這是正反饋的過程,互相加強。底下這些意見或者這種做法能夠出現或者被重視;它肯定是被重視!胡鞍鋼也好、王滬寧也好,他們的做法一定是被重視了!之所以能被重視因為這裡面有一個問題,王滬寧並不是權力機構出來的,他不是以權力進入政治局常委;他是為黨魁包裝進入,是提供服務的。所以從「三個代表」或者「科學發展觀」也好、「中國夢」也好,他專門幫人家包裝。因此這樣就有一個問題,他很可能是創造性地可以理解一件事情,由於在這個系統裡面混那麼久了當然八九不離十。但問題是,正因為是創造性的理解,就容易產生政治上的所謂「推諉不知情」,就是最高領導不知道,所以到時候就不承認:不知道這件事情!然後說「這事就是你幹的」。確實可能是這樣。

主持人:出了事最高領導可以不承認,但是好的時候……

横河:對。所以他們就形成一種互相加強的作用,就是剛才傑森講的:雞湯把自己灌昏了。中共的系統裡面,特別是做壞事的時候都屬於正反饋系統,所以文革一定要到全國崩潰、經濟上已經沒辦法下去、國民經濟全面崩潰,還要等到毛澤東走了、死了以後才能停下來,它沒有自我糾正的機制。這一次如果沒有貿易制裁、沒有所謂「貿易戰」的話,這個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停下來。所以它一定要有外來的重大打擊,或者是自己一下子崩潰到底,崩潰到底以後達到一個平衡。因為血崩,血已經全都到地面上了,它就不會再崩了,就是達到了另外一個平衡,這種平衡等於是從頭來起。

這一次,貿易戰沒有讓這個事情直接了當一次性就血崩到底。我覺得這是貿易戰起的作用。但是它的宣傳「厲害了,我的國」在高層是不停地加強,在這之前不停地加強。現在終於認識到了,由於貿易戰的引導認識到可能是把自己灌糊塗了、可能要糾正。可能有一部分人想要糾正,但是能不能糾正是另外一回事。

主持人:說到能不能「糾正」,現在北戴河會議大家都在看,中共高層是不是在應對貿易戰方面已經形成某種共識?我們看到上週官媒也發出一些信號「打持久戰」;最近,中共農業部副部長接受採訪時說了一些話,也讓外媒解讀成「中共可能還是要硬碰硬打下去」。傑森,你覺得有沒有這種可能性?你覺得現在高層對貿易戰有什麼樣的共識嗎?

傑森:在我看來,中共暫時立刻服軟、妥協的可能性非常小。中共認為它有能力打下去!目前從美國和中國接觸的官員給出的一些反饋來看,他們認為中共還在嚴重誤判。第一,中共流行一個概念,很多現在川普做的事是給11月的中區選舉做樣子,11月以後可能有變數,中共抱了這樣的希望。

另外中共也談到,好像過去這麼多年經濟發展事實上是我們幹出來的,好像沒有你其實也可以;另外,美國現在都圍攻指著川普,川普其實也不是那麼穩,我們堅持堅持也許川普就堅持不下去了。它有這樣一系列的狀態,事實上你一一去看的時候會發現,其實是大量的誤判。

主持人:你覺得它仍然在誤判中?

傑森:仍然在誤判!第一,這絕對不是短期行為。為什麼呢?從這一次貿易戰開戰以後美國國內反饋來看,川普反倒是貿易戰開始之後民意節節上升,而且對貿易戰的支持率商業界創歷史性的大多數支持,而且整個貿易戰的過程中,美國老百姓的生活幾乎是零影響。因為正好遇見美國經濟節節上升、收入也在上升、就業也在上升,所有過程中貿易戰引發一點點的物價上漲,沒有一個人感覺到,與此同時卻給美國人長期怨氣得到解決的渠道。

川普做出貿易戰這事以後,對於美國的政界來說是立了一個標竿,這個標竿是什麼呢?歷史上所有那些左派的媒體或者一些商人烘托出「貿易戰是世界末日」的說法。其實不是的!貿易戰遠遠對美國不是世界末日。從這一點來看,貿易戰很可能會是美國政壇的長項,川普開了先河,就是幾年以後川普離任的話,下一任總統也不敢輕易駁回這個事情;在中共沒有任何妥協之下。貿易戰如果在中共不妥協的情況下應該是變成常態。

中共如果意識不到這一點,貿易戰歷史上沒有開打的唯一原因是有「世界末日論」,現在貿易戰已經開打,世界末日沒有出現,老百姓生活還很好;「末日論」一旦沒有,永遠不可能再收回這個武器了。所以中共這一點的誤判是非常嚴重。如果中共要打持久戰,它的經濟會進入一種不可逆轉的趨勢,很多企業是在觀望。一旦發現中共這邊完全不妥協,500億關稅已經擺在那,2,000億在後頭。

主持人:現在好像已經有不少企業外資退出中國。

傑森:對,已經在走。因為中國這邊的土地成本、勞動力成本在上升,自然而然一些企業已經開始流失了。但是如果貿易戰再開始的話,速度會加快,一旦企業加快速度流走,這是不可逆轉的過程。因為中國的勞動成本、土地成本永遠不會降下來,沒有機會再返回去,而且中國整個體制僵化,不可能像美國這樣,說減稅、說各方面改革就能立刻進行下去。一系列事情可以看到,中共如果在這個時候強調持久戰,事實上是一種非常可怕的現實。

主持人:横河先生,您怎麼看?從現在的跡象來看,中共方面對貿易戰的政策有沒有要調整的跡象?

横河:我倒是覺得它沒有辦法調整。現在的問題是沒有退路,中共對這件事情沒有什麼可選擇的籌碼,你說讓步怎麼讓步?現在它讓步了兩家美國公司到中國去全資投資,這就跟訂單外交是一樣的,就給你一個企業兩個企業;不是政策的改變,它如果政策不改變,別人不會認這個帳。還有金融業怎麼開放的問題、還有共產黨如何不控制國企的問題,這種事情它都不能夠動的,貿易戰這麼多年來中共為什麼一直不兌現承諾?是它沒法兌現。

因為整個改革開放的起點、基點,是在於維護中共的統治,如果經濟再壞下去的話,中共就不能維持統治了,為了維持統治,所以才用改革開放、經濟發展作為合法化的替代品。在這種情況下,當時簽世貿協議的時候它是很明白的,所以為什麼後來就說了一句話:世貿簽了再說,執行不執行是另外一回事,我們不會執行的。是它知道不能執行,完全執行共產黨就沒了,所以它不可能這樣執行。中共從來就沒想過要執行世貿的規定,所以現在為什麼進退失據,就是因為在它的整個計劃當中沒有這一條。

主持人:也沒有想到有人會逼它來做。

橫河:對,也沒有想到會逼它,因此它開始的時候還是說一下子給你幾千億的大訂單,是它不敢作實質性的、體制性的改變。因為這個改變就等於是從經濟體制改革到政治體制改革了,這一步它是絕對不會做的。從現在來看的話,在政治體制這方面它絕對不可能再往前走一步。

主持人:但是您說它的合法性來自於經濟不要崩潰,可是如果它堅持不改變,這樣下去它的經濟會不會還是走向崩潰的邊緣呢?

橫河:這肯定是。因為它所有經濟的來源是來自於向西方、向自由貿易開門,所謂「改革」就是把門開向自由貿易,不是開向第三世界,這是它改革最基點的地方。所以如果它要堅持打貿易戰,要堅持下去的話,那麼它所有改革開放的基礎就沒有了,而且所有改革開放的成果全部會化為烏有。這是它所面臨的最矛盾、兩難的地方。它想繼續利用這個國際貿易體制,但是這個國際貿易體制卻不想再被它利用,那麼它怎麼辦?它又不能退回來,這是非常難的!所以我不相信現在中共馬上就能退,也不相信雙方能夠很快達成某種協議,這不可能!

傑森:其實某種意義上講,川普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他點的是中共的死穴,換句話說,他要求中共做的這件事情,中共得把自己變了。如果中共完全按他的要求去做的過程中你會發現,可能中共已經不是中共了。特別是中共在過去執政的十幾年裡頭,發現經濟逐漸走向自由的過程中,它對國家的控制開始減弱了。過去的近十年之中,中共反倒在走國進民退的過程。因為它發現,雖然國進民退會讓很多經濟失去活力、會讓很多部門、領域進入相對僵化的狀態,但是對於中共來說,黨控制一切是最關鍵的。因為抓權是中共生命的依託。

而現在不管是世貿的協議,還是川普訂的一些相應讓它開放市場的政策,其實都是讓它放棄對中國經濟的控制,某種程度上對中國老百姓來講是件好事,但是對中共來說就是割肉。所以對它來說真的是非常難!面對這樣的壓力,不做的話經濟會進一步惡化下去;做的話它不知道自己會失去什麼,這種兩難使得中共幾乎沒有抉擇。

主持人:您剛才說,如果持久戰打下去外資會撤出中國、經濟怎麼怎麼樣,但是有人分析,某種程度上很多代價也可能是中國老百姓在扛。前一陣子官媒出了一篇文章《風雨無阻創造美好生活》,文章的中心意思就是說,前面馬上要有風雨了,百姓要跟中共一起共克時艱。您怎麼看,它會不會以百姓為代價可以一直撐下去?

傑森:歷史上它總是這麼做的!當然那篇文章我看了,有趣的是作者的名字叫「宣言」。

主持人:其實他以這個名字署名已經發了好幾篇文章了!

傑森:那篇文章寫得像一個小學生的散文詩,當然它隻字沒有針對川普、針對貿易戰說什麼,只是全文都用極其空虛、挑動情緒的方式讓大家準備過苦日子。

主持人:就打悲情牌,有人說是。

傑森:對,打悲情牌,就是讓大家心裡準備好過苦日子,要經歷風雨;事實上老百姓可不這麼看。西方政客也談到這個問題,其實遵循整個世貿協議就像人減肥一樣,最開始你習慣了這種計劃經濟的方式,你覺得這樣子很舒服,就像一個很胖的人他覺得「我現在就挺好的」,但是一旦你減肥以後會發現整個人活力會更足一些;西方是這樣鼓勵。

但是中共沒有意識到一點,它對中國老百姓說這樣的話的時候,它沒有想到裡頭站著一個中共,中共是不願意減一點點肥,它只能吸血。在整個過程中,中共的策略是這樣的,你來,我每個月吸的血是絕對不會減少的,我唯一就是讓老百姓受點苦。歷史上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是它跟蘇聯之間談崩了以後,把整個蘇聯的債務轉嫁到老百姓身上。還有其它一系列的事情你都看到中共是這麼做的。

目前中共沒有作出任何合理的解決,在不願意放棄本身對中國經濟控制的過程中,它唯一的解決方案就是「老百姓準備過苦日子」,這是它唯一的解決方案。在每一次左右為難的時候,它第一個說的就是,轉頭對它自己的老百姓說,準備過苦日子。

主持人:橫河先生,您怎麼看所謂「共克時艱」?

橫河:我倒覺得中共是想像以前那樣,用反對、和世界為敵的態度。現在它肯定說是「美帝」、「美國的陰謀」之類的話,已經開始說了「美國的陰謀」,用這種方式。但是民族主義情緒是暫時的,不能持久;它認為這一點是中共統治的優勢:我們可以拿老百姓作代價,你們不能。所以它認為過了中期選舉以後,川普可能就不這麼積極對抗了。出發點實際上是它認為極權統治的好處是,老百姓沒關係,可以把老百姓作犧牲品,就是所謂代價。中共是我們,老百姓是代價,但是問題是老百姓能不能、願不願意當代價。

現在跟1962年不一樣、跟1958年不一樣、跟文革結束的時候不一樣。如果中共真的認為把老百姓當作代價能夠度過艱難時刻的話,那麼1978、1979年的時候它不會去改革開放,正是因為它知道這事行不通了所以才改革開放。開放了40年,到這時候你再回過頭去,這和從來沒有開放過是兩回事情;不要以為毛澤東時代能夠讓大家勒緊褲腰帶、死幾千萬人可以過得去,現在大家勒緊褲腰帶再死幾千萬人它能過的去啊?不可能的事情!老百姓不會再跟它去共克時艱的。

主持人:雖然民族牌已經越來越失效,但是也有人有這種想法,美國不是一向宣稱自由、平等,為什麼要說「美國第一」、「美國優先」?這不是霸權主義嘛!傑森,我不知道您對這種觀點怎麼看?

傑森:這是翻譯上的失誤。事實上你得看美國過去這麼多年的政策是什麼?!美國過去這麼多年的政策比如對歐洲,它是用買歐洲的產品把歐洲從戰後扶植起來,它對國際上比如韓國、台灣,它都是用不平等的關稅讓對方得好處,有意送好處。中國人可能不相信,美國真的是很偉大的扶植起了歐洲、扶植起了亞洲幾小龍這樣子的概念。回過頭這時候川普說,時間已經到了,美國這個時候已經失業太多了,我們現在要求對等貿易。

他所有的時候都不是說我要拿比你更高的關稅,他說,我收你5%的關稅你也收我5%關稅,比如我收你5%,你收我15%是不公平的。他說「美國第一」是基於歷史上美國讓別人優先所說的,並不是說美國第一、我原來就是第一,我現在更要第一,把你壓在下頭,不是的;他要求的是公平。所以你得從這個角度看這個問題。

主持人:橫河先生有什麼補充嗎,關於這個?

橫河:這就是跟美國一百年前走向世界的時候那個策略是一模一樣的。因為它的公平戰略,公平的思維、公平的貿易才能夠使美國在戰後成為世界領導;成為世界領導並不是因為它的軍事勢力強,而是它的理念能夠被大家接受。所以中共搞錯了,中共以為軍事實力或經濟實力強了就能當國際領袖;當國際領袖是要在理念上、價值觀上成為領袖才是真正的領袖。

主持人:今天節目時間也很快到了,非常感謝二位。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網友 2018-08-16
今天各位主播说的很对!
新唐人網友 2018-08-14
今天的节目非常好!
新唐人網友 2018-08-14
现在信息这么发达,我认为如果习政府把损失转嫁大陆民众身上,大陆老百姓不会那么容易骗了!因为大陆民众已经被中共骗的次数太多了!
新唐人網友 2018-08-14
杰森先生与横河先生讲的都非常好!主持人方菲女士主持的非常好!
新唐人網友 2018-08-14
美国人民把价值观看的非常的高,所以美国人民的幸福感强!
而大陆民众被中共引入了歧途,一切向钱看,为了钱什么人类的好的品质(人类是神造就的,抛弃了人所应的的品质,就不配再当人了)都能抛弃,所以就好象动物般的生活,没有人类应有的幸福感!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