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熱點互動】「我不是藥神」火爆:在中國為何「病不起」?

紐約時間: 2018-07-13 05:51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7月12日訊】【熱點互動】(1785)「我不是藥神」火爆:在中國為何「病不起」?
廣告

近日,電影「我不是藥神」在中國票房火爆。影片反映了當今中國「吃不起藥」、「看不起病」的現狀,引發國人強烈共鳴。影片上映4天就衝破13億元(人民幣)票房。官方緊急要求媒體降溫,以防民眾進一步反彈。影片讓人關注中國社會與醫療相關的一系列深層問題:為什麼中國許多藥價格奇高?為什麼民眾買賣能救命的仿製藥卻被定為「非法」而被抓捕?在中國許多方面都是盜版猖獗,為什麼在醫藥方面中國卻不能成為像印度那樣的仿製藥大國呢?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近日,電影《我不是藥神》在中國票房火爆。這部影片反映在中國吃不起藥、看不起病的現狀,引發國人強烈共鳴。上映4天就突破了13億元票房大關,政府緊急要求媒體降溫,以防民眾進一步反彈。

這部影片讓人們關注在中國社會和醫療相關的一系列深層問題。為什麼在中國許多藥的價格奇高,為什麼民眾買賣保命的仿製藥卻被政府定為非法並被抓捕,在中國許多方面都是盜版猖獗,為什麼在醫藥方面中國卻不能成為像印度這樣的仿製藥大國呢?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就這部票房火爆的電影討論。兩位都在現場,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還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夏小強先生,二位好。

橫河、夏小強: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節目開始,我們先看新聞短片。

「命都沒了,我們還怕什麼報警?」「你們憑什麼賣這麼貴?」

在中國,「看病貴、藥價更貴」的問題,早已備受民眾詬病。

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我不是藥神》,內容講述靠賣印度藥油為業的程勇,受病人之託從印度代購治癌藥的仿製藥,因為正版藥品在中國一瓶賣4萬元,而在印度的仿製品卻只要500塊錢。

窮困潦倒的男主角,抵不過金錢的誘惑,決定鋌而走險到印度走一趟。

「在中國有很多病人,他們根本就吃不起正版藥,他們就等著我把藥帶回去,救他們的命。」「你想當救世主?」「我不要做什麼救世主,我要賺錢,你告訴他,這個藥在中國會有很大的市場,因為有很多病人需要這個藥來救命。命就是錢。」

程勇順利打通了印度仿製藥在中國的售賣渠道,賺取了巨額利潤,還成為白血病病人眼裡的「英雄」,在病人間口耳相傳,後來被警方以販賣假藥逮捕。

程勇從一開始只想賺大錢,到後來真正了解到白血病群體之後,對他們的同情已經勝過金錢。當面對法庭審判時,最大的壓力不是牢獄之災,而是他身後千千萬萬因買不起正版藥而絕望到想死的白血病人。

電影於7月6日上映,連續兩天票房超過4.5億元,劇情讓人們開始反思,白血病用的藥在美國售價只有中國的一半,在其它發達國家的售價也都比中國低,為什麼在中國却走到天價的地步?

主持人: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就這部電影和我們互動,談談您的看法,您可以通過手機短訊或者給我們打電話。夏小強先生,我想您知道這部電影,您最近也看了,中國社交網路上都在談論這部片子,反響非常強烈。您看了之後有什麼感想,您覺得為什麼這部片子會引起這麼大的共鳴呢?

夏小強:對,昨天我看了這部片子。我是比較愛看電影的,對大陸的電影也比較關注。這些年來,中共嚴格的電影審查制度,讓我很難看到一部非常好看的大陸片子。我本來對這部片子沒有太大的期望,但是我看完之後覺得有一些驚喜和意外。我覺得這部片子能夠引起這麼強烈的反響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這部片子直面、毫不迴避中國社會最真實的現實、中國底層民眾的生死、悲慘的病情等情況,我覺得它沒有迴避現實。

在中共嚴厲的言論控制下,中國民眾的聲音很難發出來,特別是在電影中。其實在中國大陸有很優秀的一批專業電影人,他們很敬業、有追求,但是在中共的控制下很難通過審查,很多題材都是禁區和雷區,拍攝電影的選擇很有限。這部影片在這一點上,等於是發出了中國底層民眾的一些呼聲,特別是電影中的一些台詞,比方說,一個白血病患者說:「我只想活著」,他有什麼罪?其實就是說,在中國想活著就很難,甚至成為一種犯罪。這種呼聲都是老百姓心中的話。

同時,電影片中的這些中人物,讓我們感覺到就生活在我們身邊,他們的喜怒哀樂、他們的悲歡離合、他們的生與死,每天都在我們身邊發生著,這一點我覺得是這部片子受到共鳴和歡迎的主要原因。

另外一點,我覺得一部好電影有很重要的一面,可以反映價值觀,我覺得這部電影反映很正面的價值觀──人性中的善良。主人公叫程勇,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程勇當時為了錢走私藥、賣仿製藥,為了救人。後來他為了救人寧願自己賠錢,甚至不惜坐牢。這等於是人性中的善良和捨己為人的價值觀,是精神的救贖、人性的昇華,這一點我覺得是難能可貴的;這一點是中國現實社會中最缺少的。正因為中國社會缺少最真實底層民眾的呼聲和心聲,缺少正的、人性善良的價值觀,但是這種價值觀一直深埋在許多中國人的心中,我覺得這時候正好通過這部影片說出來了之後引起共鳴。

這部影片我覺得還有兩個不足的地方,一是它把中國民眾買不起藥的原因歸結到外國的藥企、藥廠。我覺得它迴避了真正的原因,其實是中國的制度問題。

另外一個不足就是在結尾的時候它回歸到主旋律的結尾:最後是國家和政府出面解決了民眾的困難。

主持人:這樣的手法大家不陌生。

夏小強:我覺得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這樣拍可以通過電影審查,否則可能很難通過電影審查,也就拍不出來。我覺得現實中,這幾年在中國發生的一些事情令人匪夷所思、很魔幻,在西方人看來只有在電影中才會出現的情況,在中國社會每天發生著。所以我開玩笑說,在中國拍電影不需要劇本,直接按照現實事件拍出來就不錯了。我覺得這部電影能夠把中國最底層民眾的真實現狀、真實苦難反映出來已經是很成功的了,我們沒有必要苛求它做到很完美。

主持人:是,我覺得小強把這部影片分析得很好。我們看看這部片子提到的問題橫河先生,最關鍵的一點就是小強剛才提到的,肯定很多人的第一個問題是,為什麼在中國藥價這麼高?當然電影中說是因為製藥公司專利權也好、什麼也好。這個問題您很了解,請您談一談為什麼在中國?

橫河:藥價貴,我們不講藥廠的成本,藥廠的成本對於全世界所有的國家應該是一樣的。這種藥在美國賣大概也就是相當於1萬塊錢左右。

主持人:人民幣是吧?

橫河:對,以人民幣算,1萬塊錢左右吧;在澳大利亞是1萬塊錢;在香港是9,700;韓國是有一點特殊,只有三千多塊錢,但是三千多塊錢我想可能是政府有補助。中國就比較特殊,中國其實現在也就是一萬多塊錢;定價是23,500,據說是賣到40,000。

這當中有個過程,很多人現在責怪藥廠,其實大部分的藥「格烈衛」是諾瓦公司生產的,之所以只賣1萬塊錢是因為藥廠想盡辦法要降低賣價,但是中國政府不同意。藥廠是希望降低藥價,然後擴大市場,但中國不同意,而且藥廠必須通過中方指定的合作單位才能賣。所以在2002年的時候,藥商設法跟中國政府認可的慈善組織達成協議,通過慈善組織賣藥買3送6。買3送6價格就降到1萬塊錢以下了,就跟國際市場差不多價錢。這就是後來有人說,減多少進口關稅其實沒有作用,價錢還是貴。

主持人:為什麼呢?

橫河:現在就講為什麼在中國價錢會這麼貴,為什麼比別的國家要貴幾倍,兩倍以上?其原因是中國有幾個特點,第一個特點,有隱形的成本──制度成本。

制度成本是什麼呢?西方主要國家有一項協定,如果在一個國家做完全部臨床實驗、進入應用以後,簽這項協定的國家是1990年簽訂的,就不需要再做了。

主持人:不需要做臨床實驗了?

橫河:對,就等於這項成本不會硬加上去。但是中國有一條規定,所有的進口藥必須在中國重做3期臨床實驗,3期就是從最小的樣本到擴大樣本再到很大的樣本,一共3期。所有的醫藥都要經過3期實驗,等於在中國要重做一遍,等於科研成本又全部再做一次。所以成本會貴很多。這是一個。

另外一個就是加價。其它主要西方國家,藥物可以從廠家直接給醫院,當中沒有環節,沒有任何環節。

主持人:給醫院還是給消費者?

橫河:不是給醫院;是給藥房。因為在美國,醫院和藥房是分開來的,醫生不管賣藥。但是在中國有一條規定,藥廠不能直銷,特別是外國藥廠不能直銷,必須要經過中間商。中間商就有3層,每一層平均加5%至7%,第一層加5%到7%,第二層在原價格上就不只5%~7%了,因為是以指數曲線往上升的。這3層加價以後到了醫院,醫院現在經過醫療改革以後是以藥養醫,所以又加10%到15%。中國還有一項增值稅,美國和西方國家藥品是沒有增值稅的;中國的增值稅是17%。

主持人:完全不理解什麼叫增值稅?!

橫河:把所有的加價都加在一起,再加上制度成本,翻倍是最低限度的了,一般來說可能還要翻得更多。這就是為什麼別人賣1萬塊錢,它訂價就是23,500,因為成本已經到這麼高了!但問題是,所有這些加價的錢藥廠並沒有賺去,藥廠是希望降低價格。這個情況藥廠很多人說,如果我們不按照潛規則走,一個月就得叫你死,藥廠就不能在中國生存下去了。

所以你必須遵守它所有的潛規則,什麼潛規則呢?就是要跟藥物使用和分配系統當中的利益集團、財團,讓他們來分享你的利潤。實際上這就是腐敗成本。

主持人:所以它不能允許你直接給藥房、給醫院。

橫河:而且你不能直接跟中國的任何機構打交道,你必須經過中國政府。為什麼呢?治病的藥,中國政府永遠不會讓別人知道是外國藥廠製成的;是從中國政府設立、發出去的,所以你必須感謝,就是你有錢、你治好了病,你也得感謝中國政府;你不能去感謝外國藥廠。

主持人:我有一個問題,夏小強先生,不知道這方面您有沒有什麼訊息?如果這個藥這麼貴,中國的醫保系統會不會幫助民眾報銷一部分藥的費用呢?

夏小強:我查到的訊息是,在中國全民的所謂「大醫保」中是有規定的,藥品規定,分為600種的甲類藥和2,300種的乙類藥,甲類藥是全部補貼,乙類藥是部分補貼,其餘的進口藥、新藥是不包含內的。特別是成本這麼貴的藥肯定是不包括在全民醫保中的。

主持人:橫河先生,如果進口藥這麼貴又不包括在醫保中,民眾能不能用國產的藥呢?

橫河:現在就是這個問題。現在國產藥,這一次這部電影放映以後,有人去搜索了一下才發現,第一批國產的抗癌藥物、有知識產權的,正式批准了,剛剛批准。也就是說,中國真正有知識產權的抗癌藥物只有一種,其餘都是其它國家的。

那麼中國仿製藥行不行呢?中國仿製藥有一個很大的問題,質量特別不好,絕大部分是假的,有的還是有毒的。當時中國國家藥監局曾經在一年當中就批准了二萬多種藥的生產;其它國家你知道,美國藥品管理局一年才批幾十種藥。

主持人:非常嚴格。

橫河:對。它批,一下批了好多,到現在為止都用不完,都是那時候批的。那個時候藥監局局長我記得好像是姓鄭的,被判了死刑。

夏小強:對,鄭筱萸,被判了死刑。

橫河:他放了很多沒有知識的工廠去生產,當時中國的藥品管理並沒有規定仿製藥的質量是什麼衡量標準;沒有衡量標準等於是所有的人都能生產,既然大家都能生產,就沒有人去生產有效的藥。因為生產有效的藥要花很多工夫去研究,逆向工程嘛!逆向工程也不是容易的事情,把它搞清楚要花很大力氣,這樣的話,成本就會比別人高。而別人就是拿一點澱粉什麼之類的、拿麵粉做一些藥丸子出來就賣了,你競爭不過他。所以中國的仿製藥、假藥特別特別多,但是真正有效的非常少。

除了無效以外;無效就是當安慰劑、就當沒吃,有的還有毒。那一年不是浙江有一個案子,拿工業明膠去做藥的輔劑?藥有主劑和輔劑,主劑就是起作用的主要成分,輔劑是讓它賦形同時讓它在一定時間之內逐漸釋放出來,它就用工業明膠來做,結果那是有毒的,除了無效以外它還有毒。

這種情況下,即使中國的抗癌藥當中有那麼一、兩種可能好的,消費者也不知道,消費者怎麼能找到這樣的東西呢?他也沒有辦法找到真藥,何況絕大部分都是假的、無效的。對於中國消費者來說非常困難,哪怕是仿製藥都找不到合適的,至少國產的找不到。

主持人:所以這就引發了一個關鍵問題,我還是想請問橫河先生。有人說,這部電影出來之後,印度的仿製藥就會火了;可能以前沒有那麼多人知道。影片中說,正版藥品在中國一瓶賣4萬元,在印度的仿製品只要500元。為什麼印度的仿製藥價格這麼低廉、效果又這麼好呢?

橫河:從技術上說,當然有很多人分析啦,因為那些藥廠原來在印度培養了一批人,藥廠都在,後來印度把那些公司全趕走以後,把技術人員和這些技術都留下來了。這是一個。

其實最關鍵的問題我覺得還是印度的兩個政策,一個政策是強制性,叫作「強制許可」。強制許可就是強制在印度境內生產有知識產權的產物,用國家的背景作為背靠來支持;一旦有事國家頂著。用這種方式。

在技術上它一開始就規定必須和原藥品具有完全一樣的功效你才能生產。跟中國不一樣,中國一直到2015年才規定仿製藥要達到這個水平,開始沒有這個規定。而印度一開始就有這個規定。所以有了這兩條,印度做出來的一定是好的。第二,它有這個技術可以生產。

關鍵就講到「強制許可」了,在1994年的時候,世界貿易組織就有關於知識產權保護措施,這項保護措施出來以後,給第三世界、特別窮的國家留了一個漏洞,給他們10年的時間。中國入世貿的時候給了15年時間,15年時間各項規定你都可以慢慢達到。在藥品強制許可上給了第三世界10年的時間,所以印度抓緊這10年把仿製藥非常完善了。

而且說句老實話,印度的制度腐敗成本非常低,你看它政府官員沒有開外國車的。

主持人:好像挺貧窮的!

橫河:能夠開一輛印度產的那種小破車就很不錯了!是這樣的,它沒有什麼腐敗成本。不像中國到了這種級別的官,一貪就上億,那你還得了?!印度會花了這麼多時間、10年的空檔時間它達到了許可、強制許可。在強制許可結束的前一年,世貿組織又出了一項新規定,強制許可生產出來的藥物,可以出口到更窮的第三世界國家;窮得既不可能研製也買不起的,你可以出口。所以10年到期以後,印度不僅是強制許可的問題解決了,還解決了出口的問題。現在很多很窮很窮的國家基本上是靠印度強制許可生產的藥物。

所以嚴格地說,在中國的印度藥非法,並不是尊重知識產權的問題,因為世貿組織規定印度的強制許可仿製藥是可以的,只是中國定的法律說它非法。

主持人:我們等一下再談論這個問題,我想先請問夏小強先生,我們剛才聽橫河先生談到印度是怎麼發展成為仿製藥的大國,您覺得為什麼中國沒能成為這樣的大國呢?我們知道中國在很多方面不是都屬於山寨品很多、屬於山寨大國,為什麼偏偏在醫藥領域沒能成為仿製藥的大國?

夏小強:我覺得主要是中國的制度成本造成的,剛才橫河先生也談到了,那麼多錢,主要是制度成本的腐敗。比如說,中國實際上也是仿製藥的大國,中國有90%的藥廠是仿製藥廠、95%的藥品是仿製藥品,但是剛才橫河先生說了,藥的質量很差,造假,甚至有毒。中共體制造成中國道德敗壞、人人造假,為了掙錢無所不作。這是一個主要的原因。

還有一個是,中國的仿製藥在價格上也沒有優勢。很奇怪的一個現象,如果是仿製藥,一定節省了很多研製成本,和原版研製藥有很大的差距,但是在中國相差不大,主要原因是這筆錢又分攤到腐敗成本裡面了,在醫生這個環節至少有20%的回扣。層層利益系統、利益鏈條裡面的層層回扣就把藥價提上去了。在中國的制度下利益集團操控,中共的衛生部控制所有的系統監管權,所有的資源被控制之後中國就失去了這種能力。

主持人:橫河先生,您怎麼看這個問題,有沒有什麼補充,為什麼中國不能成為仿製藥的大國?

橫河:其實我覺得還不僅僅是制度和成本的問題。中國在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時候也同樣有強制許可權,但是中國從來沒有使用過一次強制許可。使用強制許可有什麼好處呢?仿製藥不是完全的逆向工程,拿到它的專利就直接按照它的程序生產,但是中國沒有使用過一次,我覺得這是中共的大方向問題。

中共在其它領域比如國際史上的芯片、汽車、飛機、火箭或者航母等這些方面,它可以花很大力氣去做逆向工程、去偷人家的專利,(現在不是說它到美國來偷專利?301條款就是針對專利被盜竊)它可以大量去做,但是對於藥物問題它不會花力氣。為什麼不花力氣?因為跟它成為世界大國或者稱霸沒有關係!

主持人:受益方可能不是中共?

橫河:對,受益方不是中共。中共為什麼對它不感興趣?很重要的原因是中國在醫療上面興趣最大的是移植。為什麼對移植興趣這麼大、花了很大很大的力氣、動員了很多力量去設置各種各樣的研究機構?其原因就是高官。對生命來說,大家都是一樣的,年紀大了、器官不行了怎麼辦?這些人想要,就要有技術和整個工業的墊底,它已經變成了一項產業。「移植產業」必須龐大到一定的程度,才能保證使用最尖端的、最好的服務。但是一般藥物不存在這個問題,為什麼不存在這個問題?是因為高官不在大醫保的限制範圍之內,只要是省部級的甚至是廳局級,基本上就是由政府財政來開支了,所以他們不存在這個問題。

主持人:他們什麼藥都買得起。是這個意思嗎?

橫河:他們不用花錢,是政府出錢,他們就不存在這個問題。另外就是有錢人,後起的商業界人士,這些人雖然沒有政府的財政,但是他們有錢,可以花錢去買很貴的藥,也可以花錢去買很貴的醫保;不是大醫保。大醫保就是類似於「奧巴馬健保」這種類型的,民眾的。他們可以買很貴的醫保,所以他們也不存在這些問題。有權的、有錢的都不在乎,就剩下老百姓了!

至少可以解釋這一點,中共為什麼自己不會去開發,花大力氣去開發它最擅長的仿製和逆向工程山寨藥?為什麼它不花力氣去做?其實它不僅不花力氣去做,它還想方設法阻止別人去得到便宜、真正有效的藥物。這是另外一個問題了!

主持人:對,這就是我想問的,請小強談談您的看法。我們剛才還在談政府的醫療系統很複雜,有的時候不管採取什麼樣的手法,政府是要承擔責任的。現在我們看到,在中國,很多時候病人好像是自生自滅,其實還不是自生自滅;可以自滅,好像自生都不行。現在我們看到這部電影反映的問題是,你買也好,賣也好,印度的仿製藥是違法,買賣要被抓。您認為為什麼中共政府要做這樣的事情、為什麼不能讓這些人自己去買賣救命的藥?

夏小強:這個很有意思,這部電影裡面有一段情節,藥販子張長林做這個行業做了十幾年,一直做假藥冒充很貴的藥,他用麵粉做的,賣3,000塊錢一瓶,他做了十幾年,沒有事情。後來他從主人公的手中接過這個藥,開始從印度進口藥,結果剛幹了很短的時間就被通緝了,公安局下命令全力通緝抓到他。很奇怪的一種現象,他賣假藥,藥不起作用,不管他;他不賣假藥、賣印度的仿製藥,這個藥進入市場之後有很多人購買,因為藥起作用,分散了中共管制高價藥的消費群體,對它的利益造成一定的衝擊,這時候中共就出手了。寧願你死,也不讓你用這種便宜的藥。這是其中一個原因。

當中共利益集團的利益受到外界任何的危險和衝擊的時候,就像影片中說的,一個人想活就是有罪!我覺得這是一個主要原因。

主持人:橫河先生,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橫河:對。這就是壟斷,實際上就是中共在進口藥物上的絕對壟斷地位,它既不讓藥廠和病人直接見面,也不讓藥廠和醫院直接見面,也不讓外國便宜、有用的藥進來,整個這一套就是為了保證它的壟斷地位,中共和它所有利益集團的壟斷地位。

影片主人公程勇的原型陸勇,他自己是一個病人,實際上不僅是他,最近自由亞洲電台採訪一個人,他講他是管理人員,其實他不是;他本人就是病人或者是病人家屬,也是白血病,開始他是到紅十字會去做義工,由於熱心,後來成為部門唯一的在編職工,其他的都是義工,就他一個在編職工。他說,10年之內,他手下、跟他一起幹活的人被抓了10個,都是幫助病人從印度進口藥物。

確實有人在做,但不是紅十字會的光榮,是那些在底下做義工的人,他們本人就是病人或者是病人家屬,他們借了紅十字會的牌子,但是紅十字會的牌子還是保護不了他們,最後還是被抓了。採訪了這麼一個人。

採訪的另外一個人是小天使基金會的,現在當負責人,原來也是義工。他談到,是讓中國的老百姓要處於一種生活困難的境地。我覺得非常有道理。中共在改革開放過程中所做的所有改革,有一個很重要的項目,就是讓絕大多數人,包括現在的房地產為什麼價格那麼高,就是要讓相當一部分人、很大的一部分人疲於奔命,就整天擔心怎麼生活?!這樣它可以保證第一,大家沒有心思、沒有力量再去想怎麼跟中共對著幹,因為活都很困難了!這是第一個。

那第二個呢,就是造成一個非常廉價的勞動力,就所謂的人口紅利。其實人口紅利是人為製造出來的,你比如說農村戶口,農村戶口就是人口紅利最主要的基礎,也是中共的政策造成的。所以這一些跟中共的政策是有直接關係的。

夏小強:對,在這電影中實際上有一句經典台詞,就是說,世界上只有一種病,就是窮病!就是體現了中國社會這種貧窮的現實,民眾那種貧窮的狀況。

主持人:好的,我們現在很快來聽聽觀眾的反饋。有一位觀眾在短信上說:「主持嘉賓你們好。做中共的國民不但病不起,而且死不起。這是事實。中共建政時講,中國是人民的,但建政後,除了趙家人外,人民只是被勞役、被代表。中共建政以來,對國民使用謊言與暴力維穩,已經成為常態。到今天,人民的生命與財產都沒有保障,中共對國民至今也離不開謊言與暴力維穩,否則中共政權一天都不可能存在。」這是這位觀眾寫得一個比較長的反饋。那麼電話上還有一位加拿大的張先生,我們很快也接一下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

加拿大張先生:你好,我非常喜歡參加新唐人這樣的討論,所以我非常感謝你們給我這個機會,不過有個請求,是不是不要我講話突然打斷。

主持人:謝謝您,因為我們節目時間關係,每位觀眾希望能在30秒左右發言,請講。

加拿大張先生:我跟你講鄭筱萸這個高官,中共它是一個什麼呢?紅色共產惡魔,透過這樣一個紅色共產暴政來統治的,它說為人民服務,從什麼土八路到現在,它們在幹什麼?就是在剝削壓榨老百姓,操控中國的國庫,就想最後意識形態占領全世界,摧毀人類。好,我就講這些吧。

主持人:好,謝謝張先生。夏小強先生想問問您,我們看到剛才二位談到了很多這個電影,它真的是反映了中共這種治下底層民眾的這種生死線的掙扎。那很多人就覺得很意外這部電影能夠上映。您覺得就是為什麼這部電影在當今這樣一個中共嚴厲的審查下能夠被放行?那它跟現在這種貿易戰是不是也有關係呢?

夏小強:我覺得可能是有一定關係的,因為它這個背景,就上映的背景發生在現在中美之間貿易戰的背景下,那麼因為電影中這個劇本情節就很有意思,就它把這個集中在西方的國外的這種藥企上,那麼就是說它想把這個矛頭,造成國內矛盾的這個矛頭指向國外的企業。那麼在現在貿易戰下,它的意思就是說,貿易戰,國外的這個稅很高,給我們加了很多的稅,造成了我們國家的這個困難。

其實我覺得中共本身一貫思路就是想通過這種文藝作品來挑動民眾的這種民族情緒,為它的統治站台,它本身是這個目的。同時它最後的結尾又是中國政府採取了一系列的措施,納入醫保,最後那個藥說是納入醫保了,所以就是說好像中共為民眾做了很多的事情,解決了民眾的困難,落在這個上面。它本來是這個目的,這個片子放完之後好像能起到這個作用。

但是它萬萬沒有想到,越來越多的民眾對中共這種邪惡的本質已經認識到了,民眾關注的就是,民眾心裡面都知道不是外國的這個藥企造成的高價,而是中共的這種體制,中共制度造成的。所以它沒有達到這個效果。

所以說我們從西方的這種,在5月1日的時候,中共宣布降低西方進口的抗癌藥的關稅,所謂是「零關稅」,其實本身西方的抗癌藥價格是很高的,那麼它的關稅是5%,那打比方說,2萬塊錢人民幣的這種關稅5%就是1千人民幣,那即使降低了,國內的普通民眾還是買不起這個藥的。

其實從這個角度來講,那麼這種貿易戰,川普這種貿易戰不管降低多少,是不是幫助了中國的民眾呢?其實中國民眾會知道的,這種貿易戰對中共是不利的,對中國民眾是有利的。所以我覺得中共本身的目的沒有達到,反而起了一個反效果。所以現在中共媒體極力的就是封殺嘛,就是要降溫,冷處理這一個。我覺得和這個有關係。

主持人:橫河先生,一個是對於電影現在的這個推出大背景跟貿易戰的背景,您有沒有補充?另外一個我也想問一下,就是因為現在影片也說醫療制度會越來越好,這些問題都會解決,那您覺得未來有這樣一個發展可能嗎?

橫河:這是畫餅充饑啊!這個醫療狀況看病難、買藥貴就是因為中國的醫療改革造成的,沒改革啥事沒有,一改革什麼事情都有了。最後「以藥養醫」就是改革的結果。所以你別聽到改革,一聽到改革就是換一種方法來盤剝老百姓的,就是換一種方法。所以沒有任何理由認為這個改革會改向成功。為什麼呢?這裡有個問題,其他國家,你不要看這個標價怎麼高,其實消費者從來沒有付過這麼高的錢。

主持人:確實是這樣。

橫河:因為絕大部分國家他都有醫療保險,都有,即使沒有醫療保險,像美國沒有醫療保險的,你如果真的家裡很窮,你付不起這個醫療費的話,那你看病的時候他給你看了,看了以後你付不起這個醫藥費的話,他可以介紹,就是有慈善機構,你可以去申請。不是說就一筆抹殺了,就抹掉了,是你到慈善機構去申請,如果你真的符合條件,有的慈善機構會幫你付這個錢。是有這種情況。不會像中國這樣子,就是所有的病人幾乎,說是400萬之中慢粒都是要靠自己去付的,那這個可能性非常小。

那麼政府應該起什麼作用呢?你可以一個要藥廠強制訂價,但現在問題反過來,藥廠要求降價,你不讓人家降。那麼藥廠這個降呢你不能降到那種程度,你不能降到就是說藥廠完全虧本的程度,因為藥廠它是沒有政府補貼的。不像中國有政府補貼,它沒有政府補貼,那怎麼辦呢?它就必須要把成本收回來,所以它一定要在某個地方賺了錢,然後用某種方式降它的價。這就是什麼買3送6啊,就用這個方式。

其實更重要的是政府,就是一個是納入整個大醫保系統,這是一個問題。另外一個問題就是政府補貼,或者政府乾脆買下來然後用低價銷售,就是整個數量。就是說這種事情本來應該由政府來做的,如果你的保險不那麼完善的話,那麼就全民醫保。就是中共去宣稱這個那個什麼情況,很多情況是只有在全民醫保的情況下,就是全民免費治療的情況下,有的話才能說。我不是支持哪一種方法,而是說有的話,你不能保證每個人都免費看病的情況下,你是不能要求別人的。中共經常要求這個、要求那個,你是不能要求的,這是政府的責任。

所以我認為在這件事情上關鍵問題是中共該做的事情沒有做,不該做的事情做了很多。你比如說明明是假藥,鴻茅藥酒,它就能跨省追捕,去把一個真正的害人的,或者是完全無效的一個假藥去保護下來。但是對於真正能治病的這個仿製藥它卻要去抓,而且不是一個二個,是全面封殺。這個就是相對而言的話,就是它不是為了人民的身體建康,絲毫沒有考慮到人的身體建康,而是僅僅就是利益集團的利益。還有一個,你很難用這種心去衡量,一個正常人很難去理解中共的所做所為,你知道吧,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主持人:是,小強也補充幾句,就是您覺得在中共這樣的情況下,有什麼希望給人認為它可能變好,就是有沒有任何根據讓人覺得有這樣的希望?

夏小強:我看不到任何希望。其實在上個世紀90年代之前的時候,當時還沒有所謂的改革開放,醫療改革還沒有展開,那個時候基本上還沒有出現那麼嚴重的問題。它開放之後,等於國家減少了對醫療方面的補貼,等於中共政府把這個完全扔到了市場。扔到市場之後,那些醫院為了追求它的經濟效益,為了賺錢,所以病人看不起病。所以說我覺得在中共這個體制下,如果不解決中共的體制問題,所有的希望都是沒有的。

主持人:而且好像只會越來越差。我們看到的情況是這樣。

夏小強:對對對。中共這種制度它會讓人走向絕路,所以這部電影中的很多經典台詞和它的層面都向我們展示了這一切。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的精采點評。我們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今天節目時間又到了,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张先生 2018-07-13
真正能治病的药,中国政府严格限制,而制假药不管,或者说不加大力度去管,但揭露假药内幕者却被法制,正是中国当下国情与制度的实质。《热点互动》评论节目评论的真好。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