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熱點互動】議員推立法查滲透 美中冷戰開始?

紐約時間: 2018-06-21 12:14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6月19日訊】【熱點互動】(1777)議員推立法查滲透 美中冷戰開始?
廣告

就在美中經貿關係日趨緊張之際,美國國會兩黨的六名議員,突破了黨派分歧,聯名提案,要求美國政府調查中共的政治滲透,並公開發布聲明。就在前不久,美國一名國防情報官員因充當中共間諜而被美國抓捕。美國的臉書公司也承認和中國企業,聯想、華為分享用戶數據。一系列的事件不免讓人產生疑問,中共在美國的滲透究竟有多嚴重?一旦美國立法成功,是否意味着中美兩國已經進入了冷戰階段?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節目,我們今天的節目是提前預錄的,所以節目當中不能接聽您的電話。

就在美中經貿關係日趨緊張之際,美國國會兩黨的六名議員突破黨派分歧聯名提案,要求美國政府調查中共的政治滲透,並公開發布聲明。就在前不久,美國一名國防情報官員也被美國抓捕,因為他充當中共的間諜,美國的臉書公司也承認他們和中國的企業聯想、華為分享用戶的數據。

一系列的事件不免讓人產生疑問,中共在美國的滲透究竟有多嚴重?一旦美國立法成功,是否意味著兩國的狀態已經進入了冷戰階段?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邀請兩位嘉賓一齊分析、解讀。兩位都在現場,一位是時事評論員藍述先生,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兩位好。

藍述:主持人好。


唐靖遠: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觀眾朋友,在節目的開始,我們先來看新聞資料短片。

美國聯邦眾議員Chris Smith:「我主持了一系列聽證會,關於中共在全球範圍的影響、滲透,不論是非洲、拉美還是其它地區。它們在做什麼呢?輸出糟糕的統治模式、監控手段及使用特務。這在獨裁國家尤其有效。」

近年來,中共不斷滲透海外、危害全球自由民主價值,引起各國警覺。本週二(6月5日),以史密斯為首的七位美國聯邦眾議員,共同向國會提出《反制中共政府及共產黨政治影響力運作法案》。

草案要求美國國務院組織一項跨部門調查,並向國會提交公開報告,說明中共出於政治目的,擴大對美政治影響力的情況。

草案從美國國家安全利益出發,認為中共正在利用美國自由開放制度,傳播其意識型態,包括使用公開和秘密手段,試圖腐化、脅迫美國政治和經濟精英、媒體和輿論、公民社會、學術界以及海外華人。

最近,美國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和克魯茲(Ted Cruz)也分別提出類似法案,要求阻止中共在美國校園內的間諜活動。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節目,我們今天的節目是預錄播出,所以不能接聽您的電話。我們今天邀請到兩位嘉賓,一位是唐靖遠先生,一位是藍述先生。節目開始,我們先請靖遠先生向我們介紹一下,中共在美國的滲透究竟有多嚴重,以至於要兩黨議員突破黨派分歧推動美國立法?

唐靖遠:其實中共在美國的滲透已經持續很長時間了,中共在美國滲透的深度和廣度遠遠超出一般人的想像,我覺得非常嚴重,幾乎體現在美國整個社會的所有範疇、所有方面,包括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各個領域全面進行滲透。比如政治領域,中共主要是通過扶持一些代理人,收買一些資訊公司、遊說公司和智庫。甚至包括收買一些各別的政客來左右美國的對華政策,最典型的例子,2013年,劉醇逸曾經想要參加紐約市長競選,這個人其實就是典型的中共代理人,這是一個典型的案子。

在軍事領域,中共主要是通過網路駭客的攻擊,以及通過特務、間諜竊取美國的先進軍事技術,它的目的是想要縮小中共在軍事力量上和美國的技術代差,比如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美國F-35先進戰機洩密案,這是一個例子。

在經濟領域,中共的手法表現形式就更多了,它通過海外併購、投資一些敏感的領域、支持一些基金會,甚至包括利用在中國大陸龐大的市場經濟效益,側面給美國很多大公司施加壓力,迫使他們答應中共一些無理的要求,我們知道最典型的例子像蘋果、Facebook這些大公司都不得不屈從於中共的要求,把客戶的資料分享給中共。還有海航、萬達、安邦等公司在海外大肆收購,這種收購也是發揮它政治經濟影響力的側寫、側面。

在文化領域就更多了,這是中共最擅長的一方面。我們知道中共非常重視文宣領域,它通過在海外收買媒體,中文的、英文的媒體都收購,同時也在教育領域進行投資,借用合作形式比如最典型的孔子學院。它收買媒體滲透,可以說已經達到怵目驚心的程度。

我們知道,美國首都華盛頓DC,可以說是美國的心臟地帶,中國的國際廣播電台實質上在幾年前就已經悄悄在美國收購了多達15家廣播電台重要時段的播出,播出的地理範圍涵蓋波斯頓、洛杉磯,也包括華盛頓DC等重要地區。

主持人:美國的大城市。

唐靖遠:對。也就是說,在美國的心臟地區播出的廣播,背後的老闆是來自於中共的黨媒。你想,已經到這樣一種程度了!還有其它打著文化交流的名義,直接把一些紅色的節目拿到美國來演,輸出中共的意識型態更是舉不勝舉。

主持人:藍述先生,我想了解一下,好像中共滲透美國的情況是從最近這一兩年突然間爆發出來,這也是、那也是、都是中共滲透的影子。中共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向美國以及世界滲透?

藍述:實際上中共的滲透早就開始了,有史以來由來已久,只不過這兩年隨著中共經濟越來越崛起,影響力也變得越來越讓很多人直接感受到,比如《人民日報》的海外版,現在已經通過僱用海外的媒介公司,直接送到每一位美國國會議員的辦公室裡去了,每天都送。

《星島日報》大家知道背後操控它的就是中共。《星島日報》你去看它的歷史,實際上在1990年代末它是被中共給控制了,之前,在1989年「六四」的時候,它是非常反共的。那時候也有中共在海外代言的媒體,叫做《中報》。

主持人:和《星島日報》是一家嗎?

藍述:不是。當時《星島日報》旗幟非常鮮明是支持學生的;《中報》是中共控制的媒體,旗幟非常鮮明是支持鎮壓學生的,這一批中共控制的媒體在「六四」的時候全部都倒了。因為大家都抵制它,所以中共又重新收買,《星島》就成為下一批被中共收買。

中共所有的滲透貫穿整個中共歷史。中共體制之內的三大機構:宣傳、組織、統戰三大部。統戰,從中共早期開始成立的時候,它就是中共的一大功能。當時孫中山先生搞容共,有這樣的機會共產黨巴不得,所以像毛澤東、周恩來等人都加入國民黨,這就是滲透,對國民黨的滲透。通過對國民黨的滲透,後來把國民黨給逼到台灣去了;現在它到美國來對美國進行滲透,對自由世界進行滲透。

中共沒有自己的價值觀,它完全沒有信仰;所謂共產主義的信仰,那完全是一個人的信仰,天天變,用老百姓的話講就是:這個黨的政策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它沒有任何真正要堅守的信念,它只要把政權、統治權拿到,拿到之後能夠維持住,它就是一個利益團夥;它真正有什麼很堅定的信仰嗎?看中共的信仰,從最早開始到每一個時期,從它和國民黨合作、後來的抗戰、國內戰爭到它奪取政權以後,它的信仰從來都在變化,完全是一個「變色龍」。

中共可以變成各種各樣的型態對自由社會進行滲透,現在對美國作為自由世界的領袖國家的滲透,實際上就是它當年對國民黨進行滲透的翻版。

主持人:由來已久!

唐靖遠:我補充一點。我非常贊同藍述先生剛才提到的問題。中共非常善變,它是變化多端的。在中共建政的早期,對美國一直都有滲透,只不過那時候是處於冷戰時期,主要是通過特工、間諜竊取情報的方式;還有輸出。那時候滲透、輸出的主要是暴力革命那一套,由於它在東南亞搞輸出革命搞得很厲害,最後引發反彈,出現所謂的「排華潮」。

其實在美國也有這樣的事情,在上世紀60年代,中共正在搞文化大革命的時候,美國不是曾經出現過黑人的暴力組織「黑豹黨」?這就是最典型被中共滲透、輸出暴力革命的一個組織,「黑豹黨」最崇拜的人就是毛澤東,就跟文化大革命的中國老百姓一樣,每天都要學毛澤東的著作,它是屬於這樣的。

後來中共搞改革開放,開始積累一些經濟實力以後慢慢就變了,因為輸出暴力革命那一套已經不吃香了,所以它換了一種方式,採取變化多端、非戰爭、非暴力、看似和平的手段,其實它的目的一直都沒變,就是要對美國進行滲透和破壞。

主持人:它這種滲透,我們知道肯定它通過一些人來進行達到它的目的,它是直接找外國的西方人,還是利用一些在海外的華人呢?

唐靖遠:都有!中共滲透的手法非常多變,可能最開始的時候,主要是通過影響當地的一些僑團、僑民,間接培植它的勢力,後來慢慢地,尤其是近一段時間以來,我們看見中共經濟實力膨脹以後,同時隨著商業、商務活動跟美國的交流、互動增加,很多時候它就跟美國的一些經濟界、政治界的重要人物直接打交道、直接下手了,以這樣一種形式。

當然,中共滲透的手段也是花樣百出、變化多端,如果我們把它概括歸納一下,主要是五個方面。第一,通過網路訊息蒐集情報,同時也通過網路發散中共的訊息影響輿論,包括收買媒體等都在內。

第二,通過金錢收買。剛才我們提到的,包括直接進行金錢收買或間接收購,進行控制,發揮它的影響力。

第三,採用女色。帶來兩種結果,一是通過性賄賂打通一些關節、搞定一些重要人物;另外也利用女色抓住對方的把柄進行要脅,達到它見不得光的一些要求。

第四,在必要的時候,中共一樣也會採取暴力、暗殺等手段,最典型的例子,比如我們都知道,周永康在國內被進行調查的時候,在美國德州的休斯頓曾經發生一宗滅門案,因為他跟周永康在海外的黑幕勾當有關係。也就是說,中共暗殺、暴力手段的觸角已經延伸到美國的腹地。

最後一方面我們剛才已經提到,中共直接把它意識型態的紅色節目、紅歌、《紅色娘子軍》直接搬到海外來演出,搬到美國、搬到澳洲,還受到當地很多抵制。

這些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事情,中共滲透的手段是非常變化多端的,在我看來基本上是這樣。

主持人:藍述先生,中共在西方社會,特別是在美國搞滲透究竟是什麼目的,對美國政府、人民又有什麼樣的影響呢?

藍述:它滲透實際上是利用西方社會的結構,美國是民主社會,政治是公眾事務,所以直接影響到民間的民意,然後扭曲事實的真相,讓民間首先就開始看到的是假相,這樣它可以進一步影響美國的政治。比如洛杉磯有一家粵語華人電台,播出的節目《潮州一家人》,裡面就講到法輪功,有很多中共迫害法輪功時候的那些謊言、對法輪功的扭曲、對法輪功的攻擊等。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去研究、了解這個節目以後,發現這個節目也不是這家廣播電台自己製作的。

主持人:哪裡來的呢?

藍述:這家廣播電台的節目是中共給它的,它拿來直接就放了!

主持人:內容不審核嗎?

藍述:它有什麼審核的?因為這就是滲透!中共通過資金、通過利益收買了這一家電台,然後直接把它的東西拿來播出。這就是很簡單的一個例子,直接影響,讓美國社會聽到一些對法輪功的謊言,有可能進一步影響美國政治、美國的立法機構向中共發出有關法輪功人權的批評等,它就會發生這種後續的影響。這是一個例子,間接影響;通過對民間的影響去影響美國的政治走向。

還有一種情況,去年,加利福尼亞州的參議員安德森(Joel Anderson)提出參議院第10號聯合決議案(SJR-10 Falun Gong),要求加州的立法機構(加州的參眾兩院)通過一項提案,要求中共停止對法輪功學員活體摘除器官進行販賣牟取暴利的慘無人道事件。當這項提案提到州議會,在討論的過程之中,中共駐舊金山的總領館就直接寫信給加州的參眾兩院,以經濟利益威脅、要求他們不能通過這項提案。

你看,這就是中共的涉外機構直接干涉美國內政。當然,還有靖遠先生剛才講的孔子學院,這一次六名議員的提案很重要的一點,講到,要求孔子學院作為外國政府的代理人進行註冊。

主持人:「外國政府代理人」是什麼意思?

藍述:就是說,孔子學院是代表中共政府的;不是真正民間的文化機構。這是他提出來的提案裡面非常明確的一條,為什麼呢?就是因為孔子學院不是從事文化交流,它不教孔學。你回去看漢辦,「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簡稱漢辦,是教育部底下的一個機構,成立了以後,像中共的李長春、劉雲山這些管宣傳的黨魁都有提字,要求孔子學院在全世界推廣中共所謂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孔子學院幹什麼事情呢?比如2008年奧運會前夕,加拿大孔子學院的學生們,跟西藏要求宗教自由的人權團體發生衝突;美國的一間大學,當時邀請達賴喇嘛去演講,附屬在大學裡的孔子學院的老師帶領著學生去造反、抗議,結果這所大學最後取消了達賴喇嘛的演講。實際上在西方的孔子學院已經影響到了美國的言論自由、宗教自由、學術自由,它就起到這麼一個作用,所有這些,它是方方面面、從各個方面進行滲透。

這一次的提案主要講的是政治滲透,利用西方國家的媒體、結社、信仰、言論自由,對美國自由社會的「自由」進行破壞。

唐靖遠:我覺得中共進行滲透最終的目的,就是剛才藍述先生提到的,它通過滲透來破壞美國的立國之本,破壞美國的立國原則,達到最後徹底摧毀美國、搞垮美國為目的。我覺得這是它的終極目的。為什麼呢?美國是二戰以後世界秩序的主導者,我們知道美國現在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如果中共能夠搞垮美國,它才可以取而代之,它才可以控制全世界。

共產黨想要統治全世界,這是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裡面一開始就提出來的終極目標,這個目標從來都沒有變過。斯大林曾經說過一句話:「如果讓我控制好萊塢,我就可以控制全世界。」他這句話說得赤裸裸,為什麼呢?其實道理很簡單。因為好萊塢在美國擁有巨大的影響力,好萊塢甚至引領美國整個社會的價值觀。如果他真的能控制好萊塢,通過好萊塢的影響力把共產黨的意識型態擴散出去、擴散到全世界,他真的就可以控制全世界。我覺得它是這樣的一個目的。

主持人:但是有這樣一種觀點,就像剛才你提到,中共把《紅色娘子軍》等歌舞劇搬到西方的舞台上,包括孔子學院,它並不是從根本上動搖美國;有這樣的一種觀點,認為美國推動立法是小題大作。我不知道您怎麼看待這個觀點?

唐靖遠:我不認為這是小題大作。而且我個人覺得,中共對美國全方位滲透這麼長時間,目的絕不僅僅只是為了獲取一點點商業利益,或者跟美國的博弈之中占一點小便宜,這絕對不是它的目的。我覺得中共對美國的滲透,我們把它說得比較平和一點叫做「滲透」,如果我們換一種說法,我覺得中共在多年以前,就已經一直對美國發起了一場超限戰,它其實是發起了一場戰爭。

我們知道,超限戰的概念最初是由中共自己提出來的,意思是,超限戰就是超越一切,顧名思義它是超越了一切界線和底線的戰爭,我們要把它跟傳統戰爭嚴格區分開。傳統戰爭有軍事人員和非軍事人員、有軍事目標和非軍事目標、有戰爭形式和非戰爭形式,而超限戰已經把所有這一些區別全都給打破了;沒有軍事人員和非軍事人員的區別;沒有戰爭和非戰爭的區別;沒有和平和戰爭之間的區別,和平時期也是戰爭時期。什麼意思呢?它把人類正常的社會、經濟、生活包括文化、政治等正常型態,全部武器化使用,把它當作武器來使用,向美國發起一種進攻。

比如我們看到中共對美國的滲透之中,超限戰已經涵蓋了幾種型態,比如網路戰、媒體戰、資源戰、金融戰、文化戰等等,中共都是把它作為一種戰爭形式來使用。剛才說的網路戰和媒體戰我們已經都討論過了,在這兒我不過多重複。

比如資源戰我們舉例子。美國現在最主要的資源、最優勢的資源是什麼呢?是美國的高新技術、尖端技術。中共就是通過大規模侵犯知識產權,奪取美國的技術優勢。

另一方面在戰略資源上我們舉個很簡單的例子。我們看見美國對來自於中國的鋼鋁產品,甚至來自於盟國的鋼鋁產品其實都是從中國拐了一個彎,二道販子一樣轉到美國來的。為什麼中共要採取低價傾銷的形式,用鋼鋁產品來擊垮美國的鋼鐵產業、擊垮美國的鋼鋁產業呢?因為鋼鋁產業對美國的國防是非常重要的產業。

川普(特朗普)自己說,美國現在的鋼鋁產業,已經到了只有一家能夠做出符合國防需要的產品。只剩下一家工廠,其它的都被中共給擊垮了,已經到了懸崖邊上了,這也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中共把這些資源,人類正常的經濟、生活都把它作為武器化來使用。

當然,文化戰更不用說了,剛才已經提到,中共直接把代表它意識型態、灌輸仇恨的節目帶到美國來,甚至在美國最心臟的地區演出。

當年胡錦濤訪問美國,中國的鋼琴家郎朗在白宮現場演奏一首曲子,這首曲子是什麼呢?是《上甘嶺》電影插曲,這件事情當時在美國的主流社會引起震動非常大。居然在白宮,一個共產黨國家的音樂家演奏的是一首反美的曲子。我們知道《上甘嶺》拍的就是反美,與美國作戰。

主持人:那您認為它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

唐靖遠:我認為它毫無疑問是有意的。中共對於文藝、輿論的形式、產生的影響力非常敏感,審查也是非常在行,它當然知道在美國的心臟、白宮演奏這樣一首曲子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它為什麼要這樣安排?我覺得最主要目的就是要通過這種方式來宣示,宣示它的優勢。它打著文藝交流、大家和平攜手共進的文化旗號,實際上是販賣共產主義的意識型態,它是通過這樣的方式來進行滲透。所以我不認為它只是簡單侷限在:我占一點點便宜、經濟上怎麼樣能收穫一點點東西。不是這麼簡單的,絕不是什麼小題大作,事關美國的存亡,甚至可以這樣說。

主持人:藍述先生,您怎麼看待這個問題?剛才有這一種觀點說,美國要推動立法是不自信,制度不自信。

藍述:我不覺得這是一種不自信;是由於中美之間的價值衝突,現在達到這樣的高度所決定的。中美之間雖然在價值上存在著非常尖銳的不同,但是在2008年以前,在利益上基本還存在一定的互補關係,比如中國有廉價的勞動力、美國需要廉價的商品,利益上有一定的互補性。這也是一些比較主張綏靖的美國政客們認為,雖然大家在價值理念上互相之間沒有辦法妥協,但是可以把價值放到一邊不談,現在做生意、大家一起賺錢。

但是2008年以後情況出現了很大的變化。為什麼我說2008年呢?因為2008年,中國是歷史上第一次超越日本,成為美國最大的債權國,這是有里程碑性質,意味著中美兩國之間由利益上的互補開始轉變為利益上的競爭關係。經濟上的競爭和體育比賽不一樣,體育比賽大家在一條起跑線上,一打槍一齊往前跑,看得很清楚;經濟競爭跟體育競爭不同的是,很多起決定性作用的競爭是價值觀。

經濟上的競爭是關起門來制訂策略,策略建立在什麼基礎上?建立在它的價值觀基礎之上。既然雙方的價值觀如此對立、不可調和,所以一旦失去利益互補之後,雙方的競爭就沒有可能像以前那樣,不談價值;就談利益。沒有可能了!在這種情況下,價值之間的互相衝突會變得越來越白熱化。

這一次六位議員、兩黨的議員跨越政黨界線,同時提出來對中共的政治滲透,講得很清楚是「政治滲透」,要求提起社會的注意、政府的注意,實際上就是強調中美兩個國家之間最基本的價值層面上的衝突。就是因為到了這一步了!以前還可以說「大家不提這個事情」,就鴕鳥政策,不談價值的不同,然後大家一起賺錢;現在不提不行了,它到了這個程度。

主持人:靖遠先生,還有一個問題想了解一下。我們知道現在兩國的經貿關係非常緊張,美國如果一旦立法成功,對兩國的關係發展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唐靖遠:我覺得對中美關係會發生根本性的影響。我們都知道美國以前的總統是把中共作為戰略夥伴來對待,但是客觀上給中共坐大的機會,是養癰貽患造成現在的結局。一旦這項法案立起來以後,我覺得會給美國帶來一個最凸出的後果,我覺得它是一個標誌,標誌著美國主流社會開始覺醒,尤其是川普總統執政以後,我們看到整個主流社會對中共的滲透,認識是非常清楚的。

川普總統曾經說過一句話,我們看到在這一次貿易戰的時候川普說:「我們其實沒有打貿易戰,貿易戰我們在很多年以前就已經輸給中共了。所以我現在不是在打貿易戰。」我覺得很多人對他的話好像有點不太好理解。我個人的理解,川普說的意思是非常清楚的,就像剛才我們講到的,中共其實在多年以前,它對美國就已經開始發起了一場超限戰,貿易戰只不過是這場超限戰的一個方面,比較主要的一方面。

川普非常清楚看到了這一點,所以他現在做出的動作,通過立法也好,包括我們看他還採取了很多措施來防止、杜絕中共的滲透,其實這只不過是美國政府做出的反擊;是中共多年以來對美國展開的超限戰,使美國已經造成很大傷害的前提、背景之下,美國做出的反擊。這樣一來,必然會出現的結果是,中美之間將由過去所謂的戰略夥伴關係,全面升級成為對立的關係。

主持人:是不是意味著兩國將要進入一種冷戰的狀態呢?

唐靖遠:我覺得嚴格說不能算是冷戰。因為冷戰時期,我們知道是美蘇兩個集團之間出現核軍備競賽,在這樣的背景之下,雙方在鐵幕之下的交鋒,我們把它叫做「冷戰」,由於核武器,雙方都確保可以互相摧毀對方,達成一種恐怖的核平衡。

但是現在中美之間並不是這樣的關係,至少表面上中共一直喊,中美關係是很重要的關係,要發展中美關係、要友好。它是打著一種友好發展美國關係的幌子對待美國,但是背地裡卻對美國不斷進行破壞性滲透。在我個人看來,如果打個比方,冷戰時期可以說是明刀明槍的,大家都知道:「我們是敵人,我們互相之間提防、戒備。」但是現在中美之間的關係不是這樣,中共表現出來表面上跟你稱兄道弟、很友好的姿態,但是背地裡悄悄給你下毒,它是這樣的一種模式、關係,只不過這種毒是一種慢性毒。

在我看來,在川普總統之前,很多的歷屆的美國政府,對這個問題都沒有能夠真正清醒意識到,所以無形中放縱了中共,直到川普總統上台以後,才徹底把這件事情扭轉過來。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我覺得川普總統,他做了一件事情可以用「力挽狂瀾」來形容。

主持人:藍述先生,您估計兩黨議員推動這一項立法,有沒有可能在美國成功立法?如果立法成功,對海外的華人會不會產生什麼影響?另外,有一些人想到美國來,如果立法成功對他們會不會有什麼影響?

藍述:我覺得這項立法無論能不能夠成功,首先它起到的最大作用,讓所有人不論是美國政府或民間,能夠在更高的高度上看待目前中共對美國的政治滲透、對美國社會和美國政府帶來的傷害,甚至是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帶來的威脅,這是很重要的事情。這項法案,當然也可能不一定會一次就立法成功,也可能作為一個議案通過。

議案有兩種,一種是有牙齒的、一種是沒有牙齒的,所謂沒有牙齒的就是喚醒大家的注意,引起大家的共鳴,提醒大家,這是沒有牙齒的,它也可能是一種沒有牙齒的立案;也可能有牙齒,有牙齒的裡面就有具體的懲罰性條文。無論怎麼樣的提案,最後達到哪一個程度,毫無疑問它能夠提起美國社會和政府對中共滲透的警覺性。這是毫無疑問的!

至於美國社會的華人,由於中共滲透的過程之中,美國社會的很多華人民間團體也在自覺、不自覺地從中獲得利益。將來、最後,中共可以被美國拒之門外,住在美國社會的這些華人,你能走嗎?你有沒有想像過自己所面臨的是什麼?而且你去幫助極權政權。

至於目前還在中國國內想出來,來到自由世界接受教育、尋求發展、尋求機會的這些中國人,對他們實際上是非常不公平的;如果已經在海外的華人我們沒有做好的話,實際上等於是犧牲那部分想出來、想到自由世界來、嚮往自由世界的人,你就犧牲了他們的機會。

主持人:怎麼會影響到他們的呢?

藍述:當然,讓人感覺到從中共體制出來的華人,你本來從中共極權體制出來,到了美國你來享受自由,結果你到這個地方來,你不但不融入美國社會,同時你把中共那一套極權的做法帶到美國來,就像我剛才講洛杉磯的那家廣播電台、比如孔子學院、還有中共每年到這裡來搞《同一首歌》等等,很多具體環節都是由當地的華人社區去組織的,這等於是跟中共同流合汙啊!你這樣做了以後,你讓美國的主流社會對華人社區產生什麼樣的看法?他對華人有這種看法的時候,那麼他將來對更多從中國到美國來的華人會不會有抵觸情緒?這是互相有影響的,值得海外華人去思考。

主持人:非常感謝兩位嘉賓的精采分析。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觀眾朋友再會。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纪阳 2018-06-23
最近用自由门上网很难,多次联网失败,
新唐人網友 2018-06-22
斩断中共伸向美国的黑手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