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熱點互動】美7月開徵關稅 貿易戰為何還要打?

紐約時間: 2018-06-19 12:41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6月19日訊】【熱點互動】(1776)美7月開徵關稅 貿易戰為何還要打?
廣告

週五(6/15),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公布了即將加徵關税的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清單,其中第一批340億將在7月6日開始徵稅。同日,白宮也發表聲明,重申中美之間的不公平貿易不能再持續下去了。兩份聲明都提及了「中國製造2025」計劃。而中共商務部在幾小時後宣布將加徵同等數額的關稅,同時說之前雙方達成的經貿協議都「失效」。為何在三輪貿易談判後,川普(特朗普)仍然決定要開徵關稅?為何「中國製造2025」計劃引發美國如此警惕?北京迅即用關稅對等還擊,是否明智?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上週五,6月15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公布了即將開徵關稅的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清單,其中340億美元將於7月6日開始徵稅。

而同日,白宮也發表聲明,重申中美之間的不公平貿易不能再持續下去了。兩份聲明都提到了「中國製造2025」計劃。那麼幾小時之後,中共方面也宣布將加徵同等數額的關稅,同時說之前中美雙方達成的經貿協議都「失效」。

為何在三輪貿易談判後,川普仍然決定要開徵關稅?「中國製造2025」計劃為什麼引發美國如此警惕?北京迅速宣布開徵相同數額的關稅,是否明智?今晚我們就請來兩位嘉賓就中美貿易戰的最新局勢來做一些點評和討論。兩位都在現場,一位是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還有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二位好。

李天笑、傑森:你好,主持人好。

主持人:好,謝謝二位。那我們在節目開始先來看一段背景短片。

美國貿易代表署6月15日宣布,自7月6日起,對價值34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徵收25%的關稅,共涉及818項產品,其中多數與「中國製造2025」計劃有關。

下一步,可能將對價值160億美元,共284類受到「中國製造2025」等產業政策扶持的產品徵加關稅,將在另行審理並召開公聽會後,再作最終決定。

雖然中共同意增購700億美國農產品和能源產品,但是據《金融時報》披露,美國兩名高級貿易顧問都認為,不能滿足於透過短期交易暫時削減貿易赤字;而要迫使中方改變經濟運行方式,才能根本解決中美貿易失衡。

美國確定加稅後,中共財政部16日宣布對等報復。自7月6日起,對同樣價值340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汽車、水產品等545項商品,加徵25%關稅。

中國商務部也宣稱,美中早前磋商達成的所有經貿成果,全部失效。

川普週五在聲明中警告,如果中方採取報復措施,美國可能考慮額外的關稅。

路透社15日引述多位消息人士說,美國第二份301關稅清單已接近完成,可能對另外價值1千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稅。

主持人: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和我們互動來談談您的看法,您可以通過手機短信,或者在YouTube上觀看我們的直播,或者打電話進來。

天笑博士我想先問問您,就是我們看到在5月29 日的時候,白宮宣布要對中國這個5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徵關稅,那麼6月15 日是清單到期的日子,所以清單現在就出來了。您覺得為什麼經過了三輪這樣的貿易談判,最終川普還是要祭出這樣的關稅大棒呢?

李天笑:這裡面有多重因素,第一個,我認為就是中國現在要解決這個關稅問題或者貿易不平等問題的主要思路,還是侷限在買單的這種政策。它出台了一個就是用兩項,增加購買農產品和能源產品來彌補一定的貿易順差,但是這兩項,在談判中提出的1千億美元,後來700億,兩項加起來,那還是不足的。而且它是短期的臨時效應,就是想把529制裁給沖掉。

那麼如果即使是按照美方每年1千億美元的增加購買,也是不夠的。因為現在中美之間的貿易逆差有3千多億,所以這還是不夠的。所以說從這個角度來講就是說,單從數量上講已經是不夠了,就說你從訂單角度講已經是不夠了。那當然另外還是有一個條件的,就說這個529不能實行,如果一實行,那前面的東西全部作廢。

那麼對川普來說,這個東西它不是一個短期效應,他要長期的扭轉這個不公平的狀態,從他競選開始就一直要為這件事情做鋪墊,一直要做這件事情,換句話說,不管什麼朝鮮問題,什麼其它問題,即使都沒有這件事情也是要做的。就不是說他是一個突然之間的臨時想法,他已經在他長期做生意的過程中看到了美國這個方面吃了很大的虧。而中國是占了主要的一部分,主要的逆差是來自於中國,超過60%以上都是來自中國的。

所以從這個角度講,他下決心要做這件事情,就是要通過529關稅制裁的實行,來給中方一點刺痛,就是你一定要有痛感,你才會進行深層的改變。這是第一點,就是這個數量級本身就是不夠的。

第二,不但是數量級,數量級是要通過結構的改革來達成的,數量級只是深層改革的一個表層的反映、一個結果。而現在中方完全沒有提及關於改革深層的問題,就這樣敷衍了事的把這件事情抹平,像以前一樣就過去了,那這個對川普來說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尤其是沒有提到,我們等會可以詳細談「中國製造2025」這個問題,是關於中國科技為什麼會對這個不平衡狀態,不公平的貿易逆差會產生作用呢?這點完全沒有提及。美國貿易辦公室最注重的就是這一點,就他認為中國在知識產權上違反了這個規矩,所以美國要對中國進行制裁,所以沒有觸及這一點也是很重要的因素。

再有一個,很多人都提到了朝鮮因素,朝鮮問題現在基本上解決了,川普拿到金正恩的電話號碼,可以直接溝通,所以朝鮮問題看來是解決有望,至少說已經鋪墊一個很好的基礎,但是這個還是一方面。

還有一方面可能沒有注意到,朝鮮問題給人一個很深的教訓是什麼?金正恩是在川普不斷加大壓力的情況下,而且是真正的不談就不談,我就取消了,真正給他痛了,刺激到他了,最後才跪求重新開會,再走上談判桌的。那麼從這裡面我想川普也得到一個教訓,就是對中美貿易不平衡問題可能也要有點痛感,否則的話很難解決。我想可能還有其它因素,我就講到這兒。

主持人:好。這個問題您怎麼看,傑森?而且就是特別白宮當時在宣布529的徵稅之前,不到十天之前,中美剛剛發表一個聯合聲明,那麼這樣一個突然的變化,您怎麼看?

傑森:對,其實倒不是川普反覆無常,主要是川普絕望。因為這個非常明顯的就是,其實那個聯合聲明不是川普本意,那個聯合聲明其實也是說暫停擱置,期望後面的談判會有進展,那麼當然美國商業部長羅斯去中國第三輪談判的時候,幾乎是無果而歸。就非常明顯的看到中國對於川普的意志有個誤判,當劉鶴在美國第二輪的聯合聲明的時候,他們就是覺得原來川普也是想找個機會下台階。

主持人:就跟過去一樣。

傑森:跟過去一樣。結果他就第三輪對於羅斯的話,可能就沒有真正的在結構上做任何承諾。而川普其實不看重短期的這個,你用臨時買我一筆錢,向波音買一批飛機,農產品再多買一點,買我的牛肉,解決一下,暫時把帳面上逆差做好一點。這不是川普真正的本意。川普真正的本意是根本上要解決貿易逆差這種結構性的問題。從這一點上來看,中共確實有一個非常大的誤判。

那麼其結果,就川普看到根本沒有談的空間,那唯一的辦法就是,剛才天笑談到了,就是說讓中共覺得痛。其實這個過程,就是說某種意義上講,中國談生意,那邊談生意確實是抓得很緊,不讓他看到十分,有可能損失十分,很難給你讓五分的這種例子。這是一點。

另一點的話呢,我說川普是絕望的話,我自己也感覺就是說,川普可能已經覺得讓中共那邊做結構性的改革,其實是非常非常難的。那麼換句話說就是……

主持人:或者是說光通過談判來逼它。

傑森:來逼它是非常難的。這樣的概念就是說,如果不能做生意上的朋友,那只能做生意上的敵人。這就是為啥我在這之前,在他這次做決定之前,貿易戰爆發的可能性最多只有10%,甚至是不可能的,因為它所有的東西我認為是個籌碼。但是這一次做決定,甚至把一個時間擬定了,啟動的時間都定了。

主持人:對, 7月6日。

傑森:7月6日這個時間都定了,所以說我的解讀就完全改變成了,川普對中共各方面反應的解讀已經變成了川普基本上已經在做你不能跟我做朋友,你就是我的敵人,那麼敵人的對待態度就是基本上在很多方面上他是採用這種圍追堵截的方式。

他出台了很多政策,基本上第一,他精心訂制的818個項目,這些都是美國可替代的,換句話說他從中國進口一部分,但是國際也進口很大一部分。如果中國這邊因為稅務比較高的情況下,他就是逼著美國的公司到其它地方進口的過程其實就在使得……因為現在中國很多都是國際投資,比如說日本、韓國,包括美國本地的公司在中國投資,然後再把這個產品進口到美國。

那麼如果這個關稅使得所有的進口沒有利潤可圖,而且25%是個非常有趣的數字。一般一個產品它的勞動力成本大約是20%到25%,如果徵收到25%的關稅之後,那麼所謂在中國做生意的勞動力成本這個優惠幾乎是零了,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可能倒閉一些企業離開中國。

這個事實上是真正意義上,某種意義上講是川普在絕望的跟中國在貿易上真的是在做一種博奕、一種爭鬥,這個爭鬥已經不是簡簡單單的跟你談判的一個籌碼了,甚至已經有宏觀上的一個,真的不是貿易戰,而是在全球市場競爭過程中的一種博奕。

所以在我看來,中共的誤判和頑固造成了川普對中共的絕望,絕望的結果事實上把這個事情推到了非常危險的一個境地。

主持人: 說到危險的境地,我們在談「中國製造2025」之前,我想再問二位一個問題有關中方的反應。因為其實我們看到中共方面馬上推出一個對等的500億美元這樣的一個關稅,很多人說中方的舉動並不那麼明智。

那麼最新我們看到了一個消息,就是剛剛美國媒體報出來說川普總統剛剛宣布說他在要求貿易辦公室擬訂2千億美元的商品清單,而且說要再徵10%的關稅。因為他在他的聲明中已經說了,如果中方報復的話,美方可能考慮追加更多的關稅。

所以天笑博士您怎麼看,中方這樣的作法是否明智?另外,川普這樣的一個追加,是否表示他勢在必得的一個決心呢?

李天笑:中方這種表態,它實際上是中共長期的黨文化思維的一種表現、一個結果,就是說什麼呢?它一個好像是要面子,這個面子是中共的面子,不是人民的面子,好像要在中國人面前中共這個面子不能丟,一定要奉陪到底這種黨文化思想。其實是它的一個根子。再有一個,妳說2千億是吧?

主持人:對 ,2千億。

李天笑:我覺得首先,川普已經講過了嘛,就是說你如果出台同等力度的反制措施的話,我就要出台更厲害的,更加追加關稅。那麼1千億上次已經提過了,那麼現在再提1千億好像顯得不是特別大了,2千億!再有一個,我剛才講了,一定要打痛你,在談判桌上才能逼到你最後改變這個。

川普其實早就講過,他說我不是為了要徵關稅來徵關稅,我希望達到零關稅,自由貿易。但是問題是在這個之前,你一定是要把這個事情壓過去,把這個事情壓到讓中共方面必須要走到談判桌前來簽協議。

但這個雖然是很難,傑森講了,我覺得這個裡面對中方來講,實際上特別對習近平來講,也是一個改制變革的機會,就是說看他怎麼選擇了,它如果對抗下去,整個中國的經濟也會受到嚴重損失,最後是不是崩潰不清楚,但是這個結果是非常慘的。

因為中國的貿易當中,中國整個經濟人口當中,四個人當中有一個人是跟貿易有關的,那麼換句話說,達到1.8億人,這麼大一批人如果是不同程度的失業或是怎麼樣的話,那社會動盪會很大,而且民心會起伏,這樣的話很難說在這個過程中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中國的動盪,說不定共產黨哪天就崩潰了都有可能的。所以在這個問題上頂下去也是死,是吧!

但是改革我覺得可能是條活路,就是把中共的經濟體制、政治體制、法律體制這個裡邊的中共這個因素剔除掉,把這個因素剝離,我想很多事情就能夠解決了,就是把這個制度進行改革。那麼這個事情就是要看習近平有沒有決心去做,這是很關鍵的。

反正川普的2千億下去一定是會有一定效益的,李克強與習近平還有劉鶴和王岐山他們都認為中國是跟不起的,一千五也跟不起,不要說二千了,第一個,沒有東西可跟;第二個,你跟下去肯定垮台!

傑森:對 ,我明確的說一下天笑說的「跟不起」什麼意思,就是說非常簡單,中國每年出口給美國的是一千三百億,美國買中國的是四千多億;換句話說,中國只有一千三百多億個炮彈,美國這邊有四千多億個炮彈,而其中的這一千多億炮彈還不是中國都能用的。

因為中興,當時美國說我不賣給你,中興立馬就嚇得要死。因為啥呢?有很多東西你只要不賣給中國,那中國很多企業立刻就垮掉了!所以這一千三百多億裡頭估計能用的炮彈也就只有五百多億發了。在這個時候呢,它把所有傾囊可扔的東西都扔出來了,這一點事實上真的有點打腫臉充胖子。

這簡單的數學誰都知道,川普本來是說我再砸回去一千億,他就擔心中共的腦子不好使,湊湊又湊出八九百億又砸回來,川普說我乾脆砸你二千億,你想都不要想砸我了。不可思議的,因為你所有加一加才一千三百億,五百億已經拿出去了,你只剩下八百億了,我砸你二千億。

主持人:媒體都在報說這是個突發大新聞。

傑森:所以說在這樣的情況下就是告訴中共說,你比什麼呢?你理智一點,你明明白白考慮這個事,別在那忽悠你的老百姓、忽悠全球人,你以為你有多少發炮彈呢?

這個過程中我的感覺就是說,事實上二千億這個數字,我也不希望它真的進入這樣一個狀態,但是簡單的讓大家知道數學在那兒擺著,中國人很會數學,你不用再來做這個事了,你認真的考慮一下子,我們真正的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其實回到原點來看就是說,川普為什麼說我制裁你還不允許你反制裁呢?因為啥呢?川普他們不是簡簡單單的就是要砸你五百億這個事兒,它事實上是經過7個月的,美國有一個叫貿易代表辦公室,他經過7個月的301條款的調查,實際上是形成了非常嚴謹的結論,這個結論是,因為中國過去通過商業盜竊、通過網路駭客、通過政策上的強迫竊取美國現有的知識產權,其利益結果是美國每年損失二千二百五十億到六千億美元,這個數字不是空造出來的,在2017年另外一個獨立的機構幾乎做出同樣一個結論,每年損失基本上在四千多億。

主持人:也就是說在三千多億的貿易逆差之外還損失四千多億?

傑森:美國事實上有這樣一個純純的因為知識產權這個問題讓美國那邊損失這麼多。所以在這種情況下,美國這次徵稅不是貿易戰,川普說貿易戰十年前中國已經打贏了,美國已經輸得一塌糊塗了,根本不是貿易戰。川普這次額外稅是要懲罰你竊取我的商業機密。佛羅里達有個議員魯比奧說這不叫關稅,這叫做偷竊稅,偷竊罰款,類似於這麼一個定義。

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中國認為它是一個貿易戰,再用商業關稅這樣子來對等的話,川普認為你不認可你的犯錯,那你不認可你的犯錯,你將來還要犯錯,而且你把它定成國策,「中國製造2025」這個國策,這怎麼辦呢?剛才我說的,絕望,對川普來說,他唯一的概念,沒辦法,我真的沒辦法掌握了。

主持人:我想問一下天笑博士,剛才二位也談到了,要求深層結構性的改革,其中包括知識產權盜竊,「中國製造2025」這個計劃幾乎這一批針對的對象。我想很多人可能有這樣的問題,任何一個國家發展自己的高科技產業,這應該說是都無可厚非的,美國把「中國製造2025」當作目標,是不是有一點不合情理,是不是在阻礙中國自身的發展?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李天笑:一個國家利用他自己國家的資源來支助科研企業,或者是大學,或者是研究機構等,這個在國際上是很普遍的,美國現在每年,很早就開始了,每年大概有1千億左右的錢拿出來給學校,大學、研究機構還有企業,還通過國家這種方面來頒發的,比方通過商業部、農業部、國家科學基金,還有國防部、能源部、航空局等這些,就是通過這些企業來管的。美國國家支助企業從這個現象來看是存在的。

而且像東亞國家,韓國、日本也存在過,根據他們自己不同發展的階段,也是用產業政策來扶植本國的製造業和發展他們的科技水平等等。但是問題在於他是國家拿出這個錢來支助企業自主研發。我把錢給你,你企業開發技術,暗地。

但是中共這個是不一樣的,它是用國家,就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國家機構的資源,用國家的力量去幫助企業盜竊,非法的、不適當的方法獲得科學技術,交給企業去用。很簡單,就是在529公告裡也講到,後來其它方面最近也批露出來,比方中共用合資企業不公平的股比占到51%,不讓你占50%以上,49%。但是它現在說我在合資企業法律裡面沒有講到要求他們、強迫他們、逼外國美國企業交出技術,沒有啊!

不要忘記,它實際上這個只是一種基礎的壓力的結構,造成一種壓力的力量,更主要的通過政策。比方說它是通過國家政策,很簡單,在美國企業到中國去合資也好、獨資也好,他主要就是要打開中國的市場,他弄到中國市場去,中國國家的採購就占了很主要一部分,他如果不能進入中國國家採購市場的話,很多就沒了。因為中國是一個國營經濟占很大比重的。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他又提出來,你要進入國家採購這個名單,技術必須自我創新的,自我創新就是你必須技術上領先的,而且自己研究出來的。

那麼現在問題在於合資企業裡面,中方是沒有先進技術的,先進技術是在美方,你要申請必須美方要把技術要交給中方,成為中方的參與,這樣的話作為你這個企業,可以認定你有創新的產品了,我可以把它列入國家採購的名單。對於美國企業來說,就面臨著一個很艱難的選擇,要不把技術交給中方,失去這個技術;再有一個,要不就失去市場,白來一趟。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中國通過政策幾個部發幾個通告,在2006年、2009年都搞過這個事情,這樣的話,逼迫美國這些企業交出他的技術,這是一種也是屬於非關稅壁壘的其中一種,但還有其它的,比方說許可證制度,用配額等等這些,包括匯率控制等等,這些都是非關稅壁壘,所以通過這種方式來逼迫美國來交出他的技術。

還有一種我們在矽谷也經常看到的,叫作風險投資。風險投資在美國很普遍,你可以想,我有很多錢,私人投資家到各國去看小企業,這個小企業有很好的技術,我把它買下來,再賣給大公司,或者我自己用,或是怎麼樣。你要知道這個像美國大的信息企業,比方說微軟還有谷歌,他們的關鍵有很多先進的東西都是買小公司買來的,不是他們自己開發,這是沒有問題的,你可以去買。

但是中共現在它就利用了這一個空檔鑽了個空子,它是用國家力量支助這些企業,或者直接去買這些,通過它的國營企業,它後面在支撐去買下來,買下來以後,把這個技術運用到自己產品開發裡面去,然後再把這個產品打到美國去,換句話說,用不法的方式獲得美國技術來危害美國,這個是川普真正實質上要制止的,用美國技術來危害美國,這是絕對不允許的。

所以這次818項產品裡面,主要就是關於「中國製造2025」計劃裡面的這些東西,這裡邊已經把美國方面的技術已經含進去了,就是過去已經含進去了,當然將來的東西還沒出來,產品還沒出來,將來也是針對他們的,所以我覺得很多人不知道為什麼「中國製造2025」會被川普這麼樣的著重針對,原因就在這兒。

主持人:好的,傑森,有關「中國製造2025」,您還有什麼想補充的?

傑森:其實剛才天笑談了幾點,我想唯一能補充的,其實關鍵的一個核心,中共是一個特殊的方式在發展國家的技術,它叫舉國,用國家的力量在資助企業,換句話說,中共事實上是一個國家,就是一個大企業。而美國這邊,它的市場競爭單元是各個企業,政府只是一個潤滑劑,只是一個創造環境,但是他每一個企業是在國際上競爭的獨立個體。

而中共這邊,它事實上是一個國家以傾國之力扶植某幾大產業,使得推動這些產業占據國際領導地位。而推動的過程,又不是說是一個明正言順的方式,它是用舉國之力,其中包括兩三點,其中一點包括,前幾年發現偷取美國設備技術的直接來自於中國軍方,實際上中國軍方有大量的像一個部隊一樣的,駭客部隊去竊取東西。

而竊取之後,中國甚至有公司,美國已經發現有公司就叫做技術轉讓公司,從軍方轉讓美國高科技技術到民間。中國軍方怎麼有美國的高科技技術?它就是網絡駭客拿到的。這一點事實上我們叫做舉國去扶植的,這是全球不恥的一個行為。

第二個就是國家政策,比如說2016年它要求出台一個任何一個互聯網公司都得把原代碼機密讓……它是用國家安全的理由去審查,要看你核心技術。但是如果政府拿到了核心技術,它很快中國的公司就拿到了。

舉一個例子,今年年初,在波斯頓有一個公司是美國這邊有一個做風力發電渦輪機的公司,這個公司就快破產了,因為啥呢?以前他的客戶全都買中國產品去了,結果他後來發現中國用的軟件幾乎是他這邊的軟件,後來發現他的軟件被中國竊取,直接從網上竊取然後下載,在那邊開始生產。前一段時間美國在法庭上審判結果就是中國這個公司確實有竊取行為的。

另外一個例子就是,它強迫轉讓技術這樣的概念,這個例子就是特斯拉電動車,這個車幾乎在中國賣進去每一輛車徵極高的稅,特斯拉的總裁、創始人馬斯克特別想在中國建一個公司,就是在中國生產特斯拉,這樣就可以沒有關稅,讓中國人比較能享受到比較低價一點的特斯拉。

但其結果是啥呢?按中國的法律要求,他必須得合資,跟中國合資。馬斯克不傻啊,他就不想合資。為什麼呢?一合資,他技術全沒了!所以說在這樣的情況下,前一段時間,馬斯克他直接跟川普發推特說,你瞧瞧啊,中國怎麼折騰得我像是非得穿著帶鉛的鞋跟他們賽跑。就說他一直想盡各種辦法想在中國給中國創造工作機會,同時給中國人一個便宜的特斯拉汽車,做不到,他必須得合資,他又不願意。

各個例子你擺在那兒的話,你可以清楚的看到,就說這是中國的一個國策,而且這個國策核心目的是發展它的所謂的「中國製造2025」。那麼這個概念本身其實就是在傷害,因為它不是個公平競爭。

另外的話,從中國最近一個反應你也知道,中共對這個其實也是心虛的。突然在前兩天,中國有個China Daily就是《中國日報》,寫了一篇文章說,中國認真做的合規研究,發現「中國製造2025」其實是和這個世貿不違背的。我看完以後我知道這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一個概念。

其實「中國製造2025」概念叫「在中國製造」(Made in China),在中國製造的概念就是說,我把我現在需要從國外買的東西,我都要將來在我國內製造,變成我賣給你。而這個過程中它又是用舉國,剛才我說了,用國家政策、用國家軍隊竊取這樣的方式來實現。

這一切都是跟美國最基本的核心理念是違背的。一方面,美國他不可能學中共用國家的力量扶值企業,因為他認為國家只是一個裁判,決不能成為市場的競爭,他相信自由市場,企業是一個競爭的單元。但與此時的話,中國這樣子做的話又使得美國未來會失去一切市場,美國人都沒活路。

川普其實看到了這點,川普他的財務部長也看到,他說「中國製造2025」非常可怕,這個可怕在美國人十年後、二十年後你在哪吃飯你都不知道。所以說美國大部分人沒看到這一點,他看到了,那麼他在解決。

我們也知道當時中共提供的「中國製造2025」其實是第一步,還有後面十年計劃、再後面第十年計劃,在30年後,中國的目標是全球所有的技術製造都在中國執行。這個過程的話,全球人怎麼活呢?

主持人:主要是它怎麼用,這些用的方式也讓大家不信任。

傑森:你用竊取的方式搶走以後,然後站在別人的肩膀上發展技術,最後把別人壓垮,這個過程你讓人家不抵抗怎麼可能呢?全世界人都要有口飯吃,你一個人把所有的飯全部賺走了,那麼美國人怎麼活呢?就是這麼一句話。

李天笑:實際上就是川普對這個問題看了很清楚了,這個實際上是共產黨用這種方式統治中國,它控制經濟體制來達到它所要達到的目的。川普在5月23日的那個推特裡面,在5月29日之前他就講了,他說我們跟中國現在進行的貿易談判進行得很順利,沒有問題,貿易談判中國都願意做出讓步什麼的。但是這個是不夠,就是在結構方面……

主持人:他說這個是不工作啦,要有結構性的改變。

李天笑:結構性不改變的話進行不下去,而且沒衡量標準。這個是不行的。後來羅斯、萊特希澤、納瓦羅、姆努欽都不同場合、不同方式表達過問題在於深層的東西。深層的東西就是共產黨控制了整個中國的經濟,用這種非法的方式來助長中國的經濟。

實際上中國的經濟,前30年改革發展這麼快,很大程度上就是通過這種盜竊技術迅速的發展起來。所以川普認為說這種結構性的東西不改變的話,那麼你給幾個訂單是不解決問題的,而且將來的話,今年拉平了、明年還會出現,所以根本就在這兒。

傑森:還有一個結構性的概念是啥呢?就是說呢美國現在最賺錢的公司是什麼呢?是谷歌、臉書類似這樣的,叫做信息產業。但是就是說這個信息產業對中國人的信息控制又是中共的命脈,所以說美國最賺錢的公司卻是永遠也不可能真正的全方位的進入中國。

主持人:其實美國在2016年的時候已經把互聯網的這種管控列為一個非關稅的貿易壁壘了。

傑森:對,是這樣的。谷歌被中共踢出來,然後臉書從來就進入不了,那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最能賺錢的東西,中國那邊根本拿不到一分錢。你可以非常清楚看到就是說,美國為什麼要持繼的跟中國做這樣的虧本生意?其實就是說美國,剛才天笑博士談到了,美國全球貿易的逆差,每年的貿易虧損是6千億。那麼其中62%來自中國。換句話說,而中國每年貿易的利潤80%來自美國。就是說它其它地方基本上是不贏的,中國大部分錢賺自美國。這就是為什麼在這個過程中,美國有十足的底氣說我們不能再這麼走下去。

主持人:我想問一下天笑博士,因為我們看到在這幾輪談判中,美國每次都提出「中國製造2025」,但是中共方面是每次都拒絕,所以已經多次的拒絕了。那麼看來現在川普想加大力度,有人說是倒逼中共來做這樣的結構性的改革。那您認為就是說如果真的這樣逼下去的話,如果要做這樣結構性的改革,中共的這個經濟和政治體制會受到什麼樣的衝擊?也就是您所說的中共因素,為什麼中共一直不肯來做這樣的讓步?

李天笑:現在就是說他們中共高層處在一種猶豫不決的狀態,就是說他看到了中國的經濟、中國的體制走在崩潰的這個路上,同時又看到國際上的壓力這麼大。其實這個矛盾正好是一個天賜良機。為什麼?因為你自己沒有決心去做這件事情,但是現在川普這個壓力過來了,你要解決這個問題你必須得去做。這不是給你一個機會嗎?一種推動力嗎?

所以我覺得就是對習近平來說是一種改制變局的一個極好的機遇,要掌握這個機遇走下去,那麼所謂的他講的中華民族重新復興啊,或者是中國迅速的走上世界科技的前沿啊、跟國際接軌啊,這些都迎刃而解了。

所以這個問題就是你要把這個制度改變,把共產黨這個因素,你已經看到了嘛,共產黨在各方面都阻礙著中國經濟的發展,阻礙著跟國際接軌,是一個最主要的障礙。那麼你要把共產黨這個邪惡的因素從這個體制當中剔除掉,那麼這樣的話中國不就有希望了嗎?民族也有希望了嗎?我覺得是一個良機。

主持人:傑森您怎麼看呢?

傑森:對,是這樣的。有的時候中共對於它的黨企過分保護,過分保護的結果其實就是對於中國的這個企業,或者是競爭力各方面的一個制約。事實上就是說你要是真的是符合國際規則,你按國際規則讓中國的企業到國際上競爭,不給中國的企業設各種各樣的框框條條,就是說你讓企業真正自由的去國際競爭,中國人有這個智力、有這個能力在國際上占一席之地。

但是中共一方面對於自己的企業無限的控制,另一方面用舉國之力去扶植中國的產業,把其它的國家經濟輾壓。這個時候這樣的一個遊戲規則只有中共能遵守。國際上任何一個就是說清醒的政府他都不可能執行下去。

主持人:是,但是我們現在看到因為它的這個徵稅日期是7月6日生效。所以我不知道二位怎麼看?天笑博士,您認為7月6日之前還會有什麼樣的變化沒有?那接下來有可能什麼樣的結果?

李天笑:變化機率非常小非常小。雖然萊特希澤講了,是引導這個談判,也可能最後實行。我覺得實行的可能性非常大,實行以後再談判,這種可能性比較大。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二位。那我們今天時間又到了。非常感謝二位,那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下次節目再見。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