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袁斌:「襲擊」美國領館員工的神秘聲音來自何方?

紐約時間: 2018-06-12 09:45 AM 
最新消息:美國駐廣州領事館又有兩名外交人員因受到神秘聲音的「襲擊」而出現身體不適症狀。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諾爾特6月6日發表聲明說,一個美國醫療團隊已抵達中國,對一些外交官及其家屬進行體檢。根據檢查結果,一些駐華外交人員被撤離,他們將回到美國進行身體情況評估。6月8日,美國國務院又發佈了針對全中國範圍內的「健康警報」。
廣告

我記得之前媒體曾報導過,美領事館一員工在去年底至今年4月間,因聽到「模糊微弱但又奇怪且令人感到壓力的聲音」腦部輕微受傷,被送回美國檢查。美國務卿蓬佩奧在國會聽證會上表示,從醫學角度看,此事件和美駐古巴大使館外交人員所受聲波攻擊「非常相似」。

美領館員工的遭遇不禁讓我想起中共使用電磁波秘密迫害民主人士賈闊父子的黑幕。

2006年10月,賈闊先生和父親賈甲一道脫離中共,為中國出現的退黨大潮作證。2008年,賈甲獲得聯合國政治庇護,被分配到紐西蘭,之後賈闊父子便定居在威靈頓。

幾年前,賈闊曾在海外網站上發文揭露說,2008年年底,他和父親突然出現了無法集中注意力,記憶力大幅減退、心率加快、心慌緊張、失眠等症狀,每日每夜就感覺有一種無形的電磁波輻射著我們。但是周圍的人們卻感受不到,他們一直誤認為這是由於之前的壓力所產生的症狀。但是這種無形的電磁波隨著時間的延長,變得越來越明顯,頻率越來越高,對他們的影響也越來越大。

在被電磁波輻射了半年後,2009年年中,他的精神狀況完全垮了,大腦中樞神經系統功能紊亂,說不出話來,思考不了問題,腦鳴嚴重,每日吃不下飯睡不著覺,體重由原來的75公斤降至60公斤,整個人消瘦不堪,奄奄一息。他的崩潰對父親的打擊是巨大的,父親深感連累了兒子,每日自責不已。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決定回國面對中共,承擔起全部的責任。

誰知父親回國坐牢後,中共對他的秘密電磁波迫害不但沒有停止,反而加劇了。

2010年5月,中共特工對他實施了又一次更加殘酷的和有組織的迫害行動。他們先是向他發射從未有過的高頻率電磁波,持續了近半個小時,他的整個後腦都處在一種極度緊縮的狀態,雙目發直,高度緊張,喪失反抗能力,差點就昏厥過去。之後在他試圖逃離時,中共特工又利用手機定位對他進行追蹤,最後甚至想方設法讓員警把他送進了一家全封閉的精神病醫院。當時已是深夜,醫院裡空空蕩蕩,一個人都沒有,他獨自一人坐在地板上,他知道中共特工很快就會到,果然20分鐘後高頻率的電磁波再此出現,而且是無法忍受的程度,真的感受到呼天不應,哭地不靈的絕望。他閉上了雙眼,平躺在地板上,一會兒便失去了知覺。

第二天醒過來之後,他發現身邊多了許多人,有病人,有護士。「但只有我還在地上躺著。慶倖的是我還活著,而且電磁波的輻射暫時停止了。在精神病院裡,醫生要求我必須吃藥,另外還給我做了很多檢查。醫生透露我的血壓和血液中的鐵含量過低而且大腦皮層褶皺萎縮。之後當地警方掌握了一些證據,對我給予了一定的保護。但是由於中共強大的壓力,當地警方並沒有公佈證據和採取行動。」

由於秘密電磁波迫害在持續了幾年後仍舊對他沒有達到預期的目標,中共更加擔心罪行的暴露。到2014年2月,中共特工又對他採用了更加秘密和更具科技含量的腦電波腦控迫害。

2月初的一個晚上,突然一個外來的思維打入他的思想,和他進行交流。起初他不知道這是腦電波的迫害,誤以為那個思維來自高級生命或是神靈,在大概兩個星期的交流後,這個思維命令他跳樓和做其它一些非常危險的事情,導致他被強制性住院治療。他才開始認識到這是中共的另一種秘密的迫害方式--腦電波思維植入,即腦控迫害。

據賈闊揭露,準確的講,他和父親遭受的這種秘密迫害方式應該叫做類比腦電波的電磁波迫害,他並且從技術上對這種迫害方式進行了專業分析。他說,「根據我過去在中共政府部門工作的經歷以及在海外接觸到的情況,我很確定中共已經把這個技術廣泛運用。」

無獨有偶。因上訪反映「農民負擔」被中共列入「黑名單」的安徽作家呂千榮,也曾遭受過電磁波和聲波「腦控」迫害。據他披露,受到中共腦控者在網路公開的約有20萬中國人;2016年,全國有20多個省的腦控受害者上訪。「兩代會上,安徽退伍殘疾軍人王焰因軍人安置問題上訪,受到中共腦控迫害,在美國白宮網上請願半年。」

而據《蘋果日報》2014年3月報導,「兩會」時,中共軍隊總後勤部政委劉源上將被記者追問,當局是否在進行名叫「腦控」(人工大腦控制)的科學研究?劉源說:「『腦控』是我們的機密項目。更多情況無可奉告。」

由此看來,美國領館員工所遭受的異常聲音「襲擊」,很可能是中共對其進行的某種腦控實驗,目地一是看對外國人操縱會怎麼樣,二是用腦控技術進入他的大腦竊取資訊或機密。

得知美國領館員工的遭遇後,賈闊認為,腦部有輕微受損,「那應該是一種電磁波的幹擾。輕微,人就會感覺暈和迷糊,血像裡金屬元素大量消失;強度高,會出現驚厥、休克,大腦皮層黏膜會加厚等症狀。」

從中共對賈闊父子和安徽作家呂千榮等中國民眾進行的電磁波迫害,到美國領館員工遭受的異常聲音「襲擊」,無一不說明瞭一點,那就是隨著科技的不斷發展,中共的迫害手段也在不斷翻新,其中所凸顯的邪惡遠遠超乎人們的想像。

誠如沈良慶所說,中共有很多做法很邪惡,它自己不報導,外界是不敢相信的。「比方王立軍發明的腦幹撞擊機,在瞬間致人腦死亡,達到保護器官、摘取器官用。這個發明非常邪惡,中共官方不披露,人們也很難想像。」利用電磁波和聲波進行的「腦控」迫害其實也一樣!

總之,說中共邪惡至極絕非誇張。事實一再證明,只有我們想不到的,沒有它不會做的。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