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熱點互動】學子自殺事件頻出 中國高校怎麼了?

紐約時間: 2018-04-10 12:01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4月10日訊】【熱點互動】(1746)學子自殺事件頻出 中國高校怎麼了?
廣告

近來有兩件中國高校學生自殺事件引發輿論關注。一件是3月下旬武漢理工大學一名研究生,因不堪忍受導師長期壓迫而跳樓自殺。另外一件是在4月初,前北大教授沈陽被舉報20年前性侵女生高岩致其自殺,且爆料者稱有多位受害者。近年來中國高校學生遭性侵事件屢見報端,學生因受各種欺壓自殺也並不少見。到底這些學子遭受了怎樣的屈辱?為何她(他)們似乎無力擺脫?今天的中國高校怎麼了?今天的老師怎麼了?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近來有兩件中國高校學生自殺的事件引發了輿論關注。一件是在3月下旬武漢理工大學一名研究生,因不堪忍受導師長期壓迫而跳樓自殺。另外一件是在4月初的時候,前北京大學教授沈陽被舉報說20年前性侵女生高岩並導致其自殺。據爆料人說,受害者還不只一個。

近年來在中國高校學生遭性侵事件屢屢見諸報端,而學生不堪忍受老師壓迫、各種欺壓而自殺的事件也是不少見。那麼這些學生到底遭受了怎樣的屈辱?她(他)們為什麼似乎無力擺脫?今天中國的高校到底怎麼了?今晚我們就請來兩位嘉賓就這些事件來做一些討論。那麼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傑森您好。

傑森:妳好,觀眾好。

主持人:好。那麼還有一位是通過電話和我們連線的,前北京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先生,李元華教授您好。

李元華:主持人好,觀眾朋友們好。

主持人:好。感謝二位,那我們在節目開始還是先來看一個背景短片。

據陶崇園的姐姐發微博說,讀研期間,導師王攀要求她弟弟幾乎每晚8點左右上門,幫忙買飯、洗衣服,將一部分獎學金捐給研究所,甚至要求陶崇園進門鞠躬,並稱呼他為「爸爸」。

另外,當初王攀為勸陶崇園在其手下讀研,曾書面承諾推薦他去海外讀博或作訪問研究,但臨近碩士畢業時,王攀卻阻礙陶崇園出國求學和找工作。

廣州一名匿名大學教師表示,學生自殺是教育的失敗,覺得給老師無償勞動不合理,可以維護自己權益,但是學生給老師代勞的情況在大陸校園是普遍現象。

類似事件在中國高校發生多起,例如去年年底,西安交通大學在讀博士生楊寶德在西安灞河中溺亡。校方證實女博導周筠讓他到家裡打掃衛生、陪同超市購物、洗車等。

2016年初,南京郵電大學研三學生蔣華文跳樓身亡,校方調查後發現,其導師張代遠曾違規收取學生部分實習勞酬、並用語言對學生進行人格侮辱等。

主持人:好,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就這些我們要討論的話題和我們互動,您可以通過手機短信,或者打電話,或者在YouTube上觀看我們的直播,和我們文字互動。

李元華教授,我想先問問您有關跳樓這個學生的案件,那麼根據網上披露的一些情況,還有他的姊姊發的一些信息來看呢,這個案件中老師和學生似乎是一種奴役的關係,甚至可能還有這種肉體的傷害。那您怎麼看這個案件,和這個案件體現出來的老師和學生這樣一種關係?

李元華:我覺得本身來講,這個事件就看出來了,因為從報導的這些材料來看,這個老師本身是不正常的,說他經常要讓這個學生跟他講那六個字,就是「爸,我永遠愛你」,然後他要讓他給他去做很多事情;這個學生實際上不願意做,但是因為做研究生,沒辦法,所以就一直在忍氣吞聲的做這些事情,這也可能是這個事件到最後導致這個學生走向自殺的一個原因。

主持人:那您覺得這樣的關係,也許不是這麼極端,但是像這種老師把學生,或者說這種在研究生的這樣一個層面這種關係,甚至是奴役的程度,在中國的高校常見嗎?

李元華:應該說這個事件它是具體的,應該說是一個個案,但是我覺得類似的事情可能會有,但是程度會不一樣。但是關鍵在於就是導師怎麼定位自己是一個導師跟學生的關係,在求學過程當中,比如說如果是跟研究有關的,去共同做一些事情是應該的。那麼超過研究之外,你給學生提了很多不應該提的一些要求,讓學生絕對服從你去做,那麼我覺得這個就不正常了。

那如果說這一類事情,可能跟那個形式不一樣,但是也應該說是比較普遍的,就是在中國高校裡面,就是老師覺得是自己的學生,那麼你給我做點事理所應該,可能是有這種心理的老師,目前來講可能也有一部分人。

主持人:傑森,我們看到新聞中說不只這一個案例,之前也有過其它的案例,就是因為老師對學生這種奴役或這種欺壓,所以導致學生走上了輕生這個路。那一個是您怎麼看這個關係?一個是您覺得在這種案例中會不會有更深程度的,甚至是肉體的侵害,導致學生自殺呢?

傑森:具體細節我們可能不是都很清楚,當然有一些相關的報導,比如說這個……。

主持人:就他的電腦上好像有發現。

傑森:對,陶崇園相應的有關報導蠻多了,包括當時西安交大那個事件,它基本上一個共同的概念是什麼呢?就是說有一個稍微變態的導師,這個導師他超出了一般導師個別情況下需要學生來給他幫個忙的這樣的一個要求。某種意義上講的話呢,在我個人感覺就是說,中國確實是傳統上老師和學生之間,按中國傳統說法就是說,你幫老師做點事的話,其實也不是一個完全違背道德的事情。

但是在這兩個事件,通常你會感覺到就是這個老師就是有點變態,從要求的頻繁程度和要求的親暱程度,各方面超出了正常的師生之間的關係。那麼這一點上,本身就給當時這個學生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心理委屈和扭曲的一個概念,就是說包括陶崇園的老師王攀要求他叫自己父親,永遠愛你這樣的話。我看了一些他們的對話,陶崇園是說我實在說不出來;他說不行,另外一個人就說出來了,你得接著說。這種概念的話呢,我不知道王攀是出於一個什麼樣的古怪心理要求說這樣的話?

但是這個過程中我們明顯感覺到,這個學生他承受了一個非常大的,甚至是一種精神扭曲的壓迫感,這種壓迫感其實就是你不在那個位置你感受不到。而如果把這個壓迫感推到數年如一日的這種,那麼這個對一個年輕的學生是一個強大的精神壓力。可能就是說這個過程在於上面那個位置的人,很可能他感受不到,但是在被承受這種壓力的學生這個角度來說的話,就出現了承受不住這種壓力,甚至以自殺尋求解脫的這樣一個悲慘的結局。

當然在我看來這個事情就是,你任何自殺的事情可能都是個例,就是有一系列方方面面的原因。但是如果說剛才我們舉的這些學生被迫自殺的這種事情呢,我能看到幾點,第一就是說在中國院校裡頭,老師對於學生的這種控制是絕對的,而且控制是全方位的,這個機制本身是有巨大的弊端。

這個機制本身的弊端出現在就是說,當一個變態的老師實施這樣的過程中,這個學生幾乎無路可逃,而這個老師甚至不覺得自己會有引發這樣的後果。就是你要去看這個老師,現在看著學生去世了以後,你說他們後悔不後悔自己做的?我敢百分之百說後悔。但是因為沒有這個反饋機制,這個機制卻是使得悲劇最後引發到了這麼淒慘的一個現實。

當然了,這種從上往下的老師對於學生這種無限的控制,對於他學生的命運、學業、將來的工作、各方面無限的控制這樣一個機制的話呢,就是整個中國社會整體制度的一個縮影。就是說中國從中央到地方從上往下的一種極端控制,官員對於百姓的極端控制,其實這種文化衍生到學校就出現老師對學生的極端控制,最後控制的結果就是一些學生被迫自殺,那麼引發社會的討論。

但是這個討論我希望不停留在簡單的誰是誰非、個人、老師,這個事件出現一定老師有變態成分,但是他沒有一個排解的渠道,那麼這個社會制度上肯定是有問題的。

主持人:說到控制。我想問一下李元華教授,就是這個學生他在自殺之前,他跟他媽媽說,說他受不了了,但是他不知道如何擺脫他的導師。所以我想大家都會有個問題就是說,他為什麼不能擺脫?到底中國高校現在這個老師對學生的控制,像傑森剛剛講得有多嚴重,有多大呢?

李元華:我想可能最主要一個來講是他的一個,就人生來講,對於中國人來講,就業壓力很大。作為研究生要畢業是肯定的,要畢業,直接、最主要的是導師讓不讓你畢業,他有「生殺大權」,學生迫於老師的淫威無力反抗,因為他沒有其它的渠道,沒有正常渠道能抒解這種壓力,或者避開;比如說,這個老師不正當,或者他對我的要求不正當,那我是不是有其它的可選擇性呢?在中國的高校來講,這種選擇性幾乎是等於零,很難很難!

主持人:是。說到學生無力反抗老師,在另外一個案件中也有體現,傑森,剛才新聞中只提到這一位跳樓的;另外有一位北大的教授沈陽,現在被爆出20年前性侵一位女學生,這位女學生後來也自殺了;前一天,在網上還有另外一位(現在人在美國)也說,當年沈陽也對她有性騷擾,當然後來她離開了。像這樣的事情,我不知道在中國大陸是不是十幾二十年前就很普遍,是不是因為進入大學的學生都比較年輕,容易被道德敗壞的老師欺壓?

傑森:爆出來沈陽這個教授,他的事件我倒感覺是更加惡劣的情況;非常明顯是犯罪行為,而被整個北大體制給包庇了。從網上各種爆料,在我看來,被沈陽這個教授性侵的學生絕對不止高岩一個人。

主持人:而且可能不是一個、兩個。

傑森:是持續發生;也不是一年、兩年。20年前有這樣的事,方方面面信息爆出來,直到最近都有這樣的事情,性質幾乎就是長期惡劣犯罪行為。

對於這件事情,登出北大當年第一時間對沈陽行政警告。不是記過,紀錄是行政警告處分,但是那份紀錄對於高岩這位女學生是再次汙辱。因為那份紀錄百分之百展現的是沈陽的說法,看完那份紀錄之後,不會覺得沈陽有任何問題,反倒覺得高岩是不是有點追求不上,最後失戀導致自殺?!

主持人:精神的問題?

傑森:甚至有這樣的推測。從高岩的朋友李悠悠爆出這件事情的過程來看,絕不是行政警告書上沈陽所描述的情況。

當時沈陽說,1997年高岩要求成為他的女朋友,他勉強答應以後才有肢體接觸。據高岩的朋友爆出,1996年,當時高岩才是大二的學生,19歲,他作為一個40歲的已婚教授,強迫性侵高岩,性侵她之後他不是停在那一步,他同時又跟另外一位女學生(高岩的同班同學)發生性關係,甚至跟那位女學生說:高岩沒你長得漂亮,我其實不喜歡高岩,是她神經病、老追我。

這些話又被這位女學生傳到高岩的宿舍,最後整個事件在北大的女生圈裡頭被傳播成好像是高岩本身卑鄙的行為。

主持人:沈陽先是肉體汙辱,再是精神汙辱。

傑森:對。事實上高岩的死是沈陽一手促成的,先是性侵,對一個19歲女孩,她崇敬的老師對她做出這樣的事情,這本身已經是一種大忌,人生破滅;與此同時,在同學圈裡又承受巨大的汙辱,一種說不清的汙辱。可怕的是,沈陽這個教授後來又洋洋灑灑寫了一篇他對60年人生的回顧,自吹自擂,其中甚至提到這件事,又次提到這位女學生是精神病,同時把這件事情居然定性為一樁桃色事件。

一個年輕生命的泯滅對他來說只是桃色事件。可以看到,這起事件是犯罪行為,而這種可怕的犯罪行為發生在中國,20年前一直到現在,此時此刻討論的還僅僅是「你是、我非」的問題。整個事件讓人非常痛心。

主持人:李元華教授,這位知情人士的爆料是20年前發生的事情,這起事件至少讓我想到兩個問題,我想到年初比較轟動的一件事,北航(北京航天航空大學)的一位女博士生爆料,實名舉報導師對她性侵犯,也是12年前的事情。是不是十幾二十年前中國的高校已經亂到這個程度了?這是一個問題。

另外一個問題,20年後她的好友還是忍不住心中的冤屈,要把這件事情公諸於眾。說明這件事情當年的處理非常不公,您怎麼看學校的處理?

李元華:我先回答第一個問題。應該說是20年前或者更長時間,類似事件高校就有。我可以舉我任教大學的兩個例子、簡單說兩件事,一個是當時學校的黨委書記跟音樂系的老師。

主持人:我插一句,您任教的時候,您指的也是1990年代嗎?

李元華:對,就是1980、1990年代的時候,在我任教的學校發生的黨委書記跟音樂老師的不正當關係;還有一個,當時我任教的那個系主任調到中央教科所當所長,他去家裡附近的洗頭房嫖娼被抓,最後被降職。說明起碼這種事情不是一個、兩個。剛才我講的這些人都是教授,而且一個是高校的黨委書記、一個是中央教科所的所長。

其實類似事件的發生,就是當時中共所謂的「改革開放」以後,把世界上汙濁的文化引進中國的時候,整個道德敗壞的程度已經很大了,而且大家拿這種事情不當回事,只是當一些笑話,或者當事人可能覺得自己倒楣就被抓了,並不覺得是一種無恥的事情。這是回應您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請您再說一下!

主持人:20年前發生的事,20年後她的好友還是要把它曝光,說明冤屈沒有得到伸張。是不是20年前的處理非常不公?

李元華:那是肯定的!我想,包括不光是她的這位閨密、高中同學、大學又考入同一所學校的閨密把這件事情曝光,我看採訪報導,她的母親說:我這麼多年都不知道去哪兒申這個冤?!其實她家人也沒有放棄要為自己孩子申冤的意圖,但就是無路可尋、沒有門道去申冤。那就是說,他們認為當時的處理是絕對不公的,這個孩子死得冤屈。

傑森:我們看看大背景。1998年事情爆出來高岩3月份跳樓自殺;1998年正好是北大百年校慶,事實上警察參與了調查,給北大的結論是:沈陽做了不符合師德的事情。出於警察的結論,學校才作出行政警告處罰。剛才我說了,處罰是登出來了,事實上是推卸責任:我們當年處罰過他了。懲處證明書是對高岩的再次汙辱,完全是沈陽的一面之詞。

但是行政警告處分已經完完全全堵住了高岩的母親再一次給自己女兒實實在在申冤。有另外一位高岩當時的同學在網上說,她悽慘的記得,當時高岩的母親在女生樓舍聲嘶力竭大喊,希望所有的女學生要防範沈陽這種禽獸教授。高岩的母親當年一直非常清楚罪魁禍首是沈陽,但是學校在大政治環境不能影響到學校的百年校慶,甚至包括文學系當時的系主任都說:「我忙得不行,我忙百年校慶,根本沒時間管這個事情。」

換句話說,一個女學生自殺了,19、20歲的生命泯滅了,非常明顯的原因是你系裡的一個教授跟她有這樣的關係,就是在你不知道的情況下,你也應該嚴肅追查這件事情,但是卻被百年校慶給掩蓋住了,最後簡單的所謂「行政警告」就結束了。

而且更可怕的是,網上有爆料,出了這事之後,沈陽立刻被學校派到香港做訪問學者。這是解決這位教授迴避社會輿論問題非常普遍的方式,長期就是這樣做的。換句話說,北大在這件事情的過程中起了極其惡劣的作用。

這一次爆出來之後,南京大學說「查人不爽」,最開始沒有查清楚。其實這是騙人的,因為現在網上有一位南京大學的博士生說,他到南京大學、最近剛入南京大學,在討論一些大學老師的時候,也聽說了當年沈陽在北大的「桃色新聞」(沈陽用「桃色新聞」是非常汙辱人的,他把一位女學生的死叫桃色新聞、桃色事件)。連一個要入學的學生討論都能討論到這事,而據說南大文學院卻不知道。

其實這些都是推辭,都是在事情出現了以後,推拖、釐清的過程;我自己看到的是整個系統的包庇過程。實際上北大長時期對於老師、教授對學生、女學生的侵犯,以文人的風流倜儻作為一種說法。我印象非常深刻,多年前,當時網上流傳的小帖子說,有一位教授的孩子想上北大,旁邊一位跟她一塊兒吃飯的教授說:「千萬別來,為你女兒,千萬別來。」當時大家就說北大生亂到這份上!

此時此刻看來,是整體風範的問題。從沈陽事件20年後的敗落,整個處理過程如此讓人不可容忍、對人的汙辱,可以看到北大在整個事件過程中完全脫不開干係。網友對北大的直接撻伐卻是很少。

最近有一位學生有勇氣站出來說,讓北大訊息公開。中共現在有一項規定,可以申請訊息公開。一位學生要求訊息公開,結果老師找他談話,從晚上10點談到凌晨3點。

主持人:被約談。

傑森:一個學生,大學本科學生的要求有何出錯?卻教育學生「要考慮事情引發的後果」。有什麼後果?讓你把訊息公開、當時與會的人員是誰?包括公開當時的會議紀錄,有什麼後果?你告訴我有什麼後果?

主持人:聽說有三十多位學生去聲援他,之後,他們在網上講了被約談的經過,結果全部被刪帖。

傑森:如果說,國外也有教授性侵的事情,但中國不同的是,你總看見政府的影子在那兒。

主持人:好像是系統的包庇。

傑森:惡人在中共的體制下可以猖獗得讓好人無處申冤。這是讓人非常氣憤、非常無奈的狀態。

主持人:李元華教授,剛才我們談了很多,比如事情發生之後的處理方式,但是這種事情經常發生的根源,像我們談到受老師的欺壓而跳樓就已經不只二三件;從年初北航女博士實名舉報性侵,一直到現在媒體報導和自己舉報的也很多,而且很多還是過去十幾二十年發生的。

今天中國的高校到底怎麼了?!傳統觀念中,也許很多人還是覺得老師是幫助學生的,至少對於學生是答疑、解惑的角色,為什麼在今天的中國高校中頻頻發生這樣的事件呢?

李元華:我覺得最主要是因為中共篡政以來對於整個中國傳統文化的破壞。本來中華民族是非常重視教育的民族,而且也非常重視師道尊嚴,對老師的要求非常高,而且老師也非常自律,這是中華文化傳統。

在中共的統治下,傳統被一點一點給破壞掉了,包括我們說的這些所謂「教授」,都是在傳統文化被破壞之後成長起來的,或者這個時期生長起來的,他們接受的是中共改革開放以後,經濟、賺錢、淫亂等,都是這種文化。從中國文化傳統來講,韓愈的《師說》講,教師是傳道、授業、解惑,授業、解惑之前是講傳道,「道」其實就是儒家的道統,就是做人的準則,這是人類文明能夠延續的根基。所以教師有責任,最大的責任是把好的文化一代代言傳下去。

中共來講,第一是對中共要效忠,這是它的第一點;並不是對人類好的道德的傳承,是對中共效忠。這些老師來講,應該不只一代了,成長起來以後忘記了自己應該如何去做教師,做教師的基本責任是什麼他根本就不知道,所以才做出對學生傷害而自己還認為是桃色的、還認為自己風流如何如何、還有這樣的定位。

傑森:好像網上有文章談到,社會上有三種職業要維持基本的道德標準,一是教師,一是醫生,一是法官;教師是為人師表,師表就有「表率」的作用在裡頭。剛才李先生談到中國傳統。確實,對於教師是有很高的要求,不是簡簡單單像木匠一樣;是一份工作,有培育下一代的最基本責任。當承擔了「教師」的名號,當然學術上的傳授是一方面,同時也承擔了對社會下一代人品、道德上的榜樣作用,事實上是肩負了這麼重大的責任。

主持人:每個職位有你該做的事情,有你該承擔的責任。

傑森:包括醫生,醫生不光是一種職業,是起到救死扶傷、在人最艱難的時候挽救生命的作用,給社會帶來的是非常善的因素。但是在我看來,對於教師行業最基本的神聖概念,在過去中共統治期間喪失掉了,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中共有職業道德教育,我們當時上學的時候有,但職業道德教育是以維護中共的統治為最基本原則、是以宣傳中共的哲學理論或者社會鬥爭理論為最基本職責,它把中國傳統的師道概念幾乎不提,甚至在最開始、極端的情況下是按封建、傳統打擊的。

因為中共本身是所有醜惡的代名詞,當中共提到職業道德大家當玩笑來學,其結果是學生最後沒有學到任何「為人師」的概念下的道德成份。

主持人:學到的好像是利益的交換。

傑森:我有時候看到很極端的例子。我年輕的時候也讀中國海外的一些論壇,比如「未名空間」,當時是MIT BBS網站,當時有一些人在論壇上討論,當然那時候裡頭有一些道德很低、很敗壞的人,甚至提到回國當老師有一個好處,就是在這方面有額外的福利,比如女學生、男女關係。當然不代表全部,但是至少我看到了以後非常驚訝,感覺有人把「當老師」不是作為一個普遍的工作,而是甚至變成為他個人非常敗壞的思想尋求便利的渠道。

不但是毀了過去傳統對師道尊嚴的理解,甚至把師道尊嚴變成魔道的可怕概念,這樣的運作方式是把整個社會急速往下拉的過程,我們可以看到不管是陶崇園還是北大的女學生高岩,他們共同的特點是最開始對老師都有崇敬,從學術上的尊敬演化到對個人的尊敬;反過來這個老師對他們的行為使他們對於整個道德體系的崩潰,特別是從高岩的閨密對她當時描述的過程來說,是一個天真、純真的女孩徹底對道德體系崩潰的過程。

你可以看到這個老師所做的惡,是比普通作惡的罪惡程度還要乘以十倍。

主持人:是利用了這些學生的信任。我想接著請問李元華教授,剛才各位說到為人師表。孔子是萬世師表,現在也有「萬世師表」的匾,孔子是所有老師的老師。當中共把孔子說成「孔老二」的時候,是不是某種程度上已經毀壞了「萬世師表」的內涵?當文革期間學生打老師的事件開始,是不是師生間的倫理關係就徹底被顛倒或者破壞了呢?

李元華教授:應該說是這樣的!中共破壞傳統文化是一步一步的。

主持人:李元華教授好像也掉線了。傑森,同樣的問題您怎麼看?

傑森:我感覺文革的影響是持續的。文革剛剛結束的時候,有一些中國人反省文革對於中國經濟的影響可能只有幾十年,但是對於中國人的影響可能是無數代都不一定能夠挽回。它打破了一切中國最傳統的倫理關係,包括剛才您談到的,老師可以被學生揪上台暴打。我們可以從年齡來算,當時暴打老師的那一批人,現在很可能就是這些教授的年紀。

主持人:有人當了教授。

傑森:就是當了教授的這些人,他對於老師的尊嚴完全踐踏在地上,當他為人師的時候,也不會存在老師要為人師表、對於學生的道德要有表率的作用。可以感覺到就如當時人的預言;文革雖然1976年已經結束,現在都過去四十多年了,但是我非常清楚看到它不但還在影響而且持續。很多爆料的事情都發生在1980年代、1990年代,當時沒有爆出來是因為媒體或者各方面通訊的問題;現在普遍大家都知道這事了。

翻開1980年代、1990年代、2000年代、2010年代,年年、處處可能都有這樣的事情在中國高校發生。

主持人:現在新澤西的董先生又回到了線上,我們很快請董先生談一談他的看法。董先生您好!請講。

新澤西董先生:你們在談北京的學生自殺、老師玩女學生、女學生自殺,這些事情你們談得再多,你們是年輕人;我四十幾歲從中國上海來到美國。這是中國封建制度,中國共產黨現在都是腐化的,中國共產黨官員從中央開始、從毛澤東開始玩女人,這個事情你們大概都不知道,可能你們年紀輕的人也不知道。這沒有什麼稀奇的,你們談根本談不出原因。

主要原因是專制,我們在這個共產王朝,根本是腐化、墮落的;要回到傳統。我們國家在1500年以前的隋煬帝也是腐化得不得了,應該這樣相比;不要談什麼理論、什麼老師,這些老師道德敗壞都是因為共產黨的制度、教育。

從毛澤東偉大的領袖、共產黨萬歲萬萬歲,腐化、墮落就是從這個人開始的,包括現在逃到美國來的許多共產黨的幹部都是一樣的。要從根本、從共產黨的制度來看,好不好?

主持人:好的,謝謝,謝謝董先生的看法。李元華教授,也請您談一談剛剛董先生講的上梁不正、下梁歪,共產黨本身是這樣,也造成社會如此;另外請您接著談一談剛才提到中共是怎麼樣一步步破壞傳統文化的?

李元華:我想,中共是把過去的全打倒以後,再把這些文化的傳承者用各種政治運動給打下來,比如城市裡邊通過什麼運動;農村裡通過什麼「三反」、「五反」,包括「反右」,等於把知識階層貶到社會的最底層,讓社會上認為讀書人、有文化的人知道的事是一錢不值的,然後到文革的時候,讓這些學生起來直接就是造反,反抗的是什麼?反抗的對象是自己的教師。

之後還有類似的,它一步步打壓之後,就使得所有在中國大陸成長起來的人對於自己本民族的文化了解越來越少;民間一代代遺留下來的風俗習慣也在破壞,從各個層面把文化破壞了以後,就導致今天的各種社會問題層出不窮。包括我們今天討論的這種事情也是在道德整體敗壞以後發生的。

我們還可以看到,這種事情出來以後怎麼去處理?大家都是規避自己的責任,都是不願意承擔責任;根本不是如何把事情真正解決好、對於死者有基本的尊重、對於生命的尊重、對於當中如果有犯罪行為的罪惡應該得到懲治。應該是從這個角度,或者再從制度建設上來講,怎麼去保障類似的事情不要再發生;可能都不去討論,只是一時、表面的你對、我錯或者爆一些料就完了,然後過一段又爆其它的料。

主持人:是這樣的。我們再接一位加拿大齊先生的電話,齊先生,因為節目時間很快結束,請您簡短發言。

加拿大齊先生:我就說從1960年代文革裡邊的「孔老二」說起那是太晚了;要從1949年厄運年說起,中國的共產黨建立起來積存了中國最壞的部分,跟蘇聯列寧、斯大林「共產共妻」,開始都感到匪夷所思,這一講,你的什麼都是國家的、都是黨的,你的生命、財產那都是黨的嘛,它要你怎麼樣就怎麼樣。一定要從共產黨的理論一開始就講起,我覺得比較合適一點。

主持人:好的,謝謝齊先生。傑森,剛才您提到法官、教師和醫生;我覺得同樣情況比如在醫生行業中也有出現,他並不是救死扶生,而是完全從利益出發,甚至匪夷所思到沒有錢就把縫好的傷口再拆線。

傑森:對,這已經不是一般的利益問題,而是道德問題。在我看來,高校也有利益的因素在裡頭。剛才您說到醫生的問題,醫患關係在中國社會是過去十幾年普遍存在的問題,始作俑者是中共的醫改,它把醫院推向市場。中國政府對於醫院的補助可能只有百分之幾,不到10%的比例,而大部分都得在市場在賺。所以醫生和病人不再是歷史上救死扶傷的關係,而是:你是我的商品,你是我賺錢的工具;而病人對醫生是:你總是來敲詐我。所以形成整個社會的矛盾。

事實上高校也有一些改革,所謂「高校改革」也有一點推向市場的概念,高校引入利益也有很大的市場因素,當然,這件事情上體現不是那麼明確,但是整體來說,中國的醫療改革、高校改革,回頭來看其實都是中共對於利益、對於道德的一種衝擊。

主持人:這位北航的女博士當時實名舉報,她說一句話:「現在學校中,學生完全是弱勢群體。」基本上校園是個社會的縮影了好像是。

傑森:對,是這樣子!我剛才談到這樣的概念,中共從高到下的強力控制體現在學校。學生幾乎沒有對老師的任何不正當行為有正常反饋渠道,這種機制本身也是問題,這種機制的受害者是學生,但是間接也可能是老師。

主持人:今天節目時間很快結束了,感謝二位嘉賓的分析,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網友 2018-04-17
中國版的林奕含
新唐人網友 2018-04-12
一个光教人做事,不教人做人的,教育出来的越会做事,害人越多,只有先学会做人在去学做事,学会的才是不害人的,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