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禁聞】英國人在上海坐牢 韓飛龍自述經歷

紐約時間: 2018-02-22 09:29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8年02月22日訊】2014年英國製藥巨頭葛蘭素史克因在華行賄被罰30億,當時小型風險咨詢公司「中慧」(ChinaWhys)的經營者韓飛龍(Peter Humphrey)也被捲入並坐牢。韓飛龍最近撰文,回顧了23個月的中國監獄生活,引發國際關注。
廣告

2月16號,韓飛龍在英國《金融時報》發表文章,首度執筆回顧了自己在中國23個月的牢獄生活。路透社、石英雜誌等許多西方媒體進行了報導。

韓飛龍是英国人,他和妻子虞英曾在中國經營一家小型風險咨詢公司「中慧」(ChinaWhys)。2013年英國製藥巨頭葛蘭素史克遭人舉報腐敗醜聞,韓飛龍受僱調查一名解僱員工是否是舉報人。2014年8月,韓飛龍和妻子被以「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罪」判刑,震驚了一些跨國公司和金融集團。2015年6月9號韓飛龍因健康理由被提前釋放,不久回到英國。

在這篇長文中,韓飛龍提到「監獄是樁生意,為企業生產產品」。

他被關在上海青浦監獄時,目睹犯人們上午、下午,經常連午休也在工作。他描述:「我們男犯人做包裝部份。我認出了知名品牌——3M、C&A、 H&M。」「中國犯人生產紡織品和零件......在我這個監區做工的外國人是非洲人和亞洲人,家裏不會寄錢來,也沒其它辦法買衛生用品或零食。工作都是計件的,一百件這個,一千件那個。全日制工每月可以掙120元人民幣(13.50英鎊)。」

韓飛龍說,大企業對於社會責任非常重要,儘管公司很可能不知道監獄勞動力是其供應鏈的一部分。

北京社會活動家胡佳表示,韓飛龍描述的監獄勞工在中國非常普遍。

北京社會活動家胡佳:「中國的監獄勞改產品的出口是特別巨大的。我原來在潮白監獄的時候,我們那個監區是負責針織,服裝製造。那裏邊生產的出口日本的童裝,出口意大利和德國的休閒服,和很高檔的服裝啊。那就是西方國家的人是絕對想不到,這些東西是由中國的在監獄中服刑的犯人生產的。」

胡佳表示,由於監獄勞工成本非常低,因此也不乏大企業的中國供應鏈和監獄合作。而監獄想盡辦法迫使犯人勞動,卻不給他們提供勞動保護。

韓飛龍也在文中提到了中國看守所和監獄糟糕的人權問題。他在上海看守所每天被審訊兩小時,審訊時被關在鐵籠裏,銬在鋼凳上。他的前列腺和脊椎都患上疾病,但得不到治療。青浦監獄也用辱罵,不給他剃鬚刀等方式逼迫他寫認罪書和悔過書。

韓飛龍說,中國沒能遵守自己簽署的有關監管和酷刑的聯合國公約的基本要求。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被送進監獄的人,在共產黨的字典裏面他們都是會被定義為敵我矛盾。那也就是敵人啦,對你進行奴役也好,侵犯剝奪你的權利也好,對你進行各種虐待和迫害也好,在他們就視為理所當然的。」

胡佳:「他是一個非常有價值的旁證,從他這地方你可以對比出中國公民所處的那種監獄的服刑環境該有多麼差,多麼凶險。在中國大陸的話,上海的人均收入是最高。像這樣的一個,某種程度上讓你認為是已經國際化的一個城市。它在看守所和監獄裏面,而且是針對外國人的這個層面,都如此惡劣。那你可以想像中國其他的人山高皇帝遠的地方呢。」

韓飛龍的文章還體現了中國的法治現狀。

他說在上海看守所,公安試圖給他安上莫須有的經濟犯罪或者間諜活動罪名。

而在法院正式判處他的前一年,韓飛龍就穿著橙色囚衣在央視節目中認罪。另外,他被遞解回英國前還被要求簽署一份封口保證書,但他拒絕了。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指出,由此可見中國並非法治,而是根據黨的政治需要給人扣上罪名,即使明知央視認罪如同做戲,也要強迫外國公民演戲。

而胡佳表示,中國看守所和監獄沒有法治,把人迫害致殘,致瘋,致死都很常見。韓飛龍的故事應被提交給國際人權機構,引起更多的關注。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鐘元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网友 2018-02-24
所以为了中共的钱出卖自己良心的各位,你怎么知道自己没有这一天!!!<br>不止是华夏百姓,还有其他国家的为了钱出卖良心者。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