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禁聞】當人大代表難?申紀蘭Vs獨立參選人

紐約時間: 2018-02-06 03:13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8年02月06日訊】表示「從來不投反對票」的申紀蘭,最近連任中共的13屆全國人大代表,另一方面,民間獨立參選人被中共官方控制的更加嚴格。當人大代表難不難?為甚麼有人輕鬆連任,有人卻難以獲得基本的「入場券」,來看報導。
廣告

此前因關注北京驅離「低端人口」一度被抓的藝術家華湧,2月3號微信公眾號再次被封。

藝術家華湧:「昨天封號是因為甚麼呢?因為我畫了一張畫,就是這張畫。連華湧畫一張畫都這麼害怕,這麼恐懼。你不就是想讓所有的中國人全像她一樣嗎?只會是按同意鍵,沒有反對鍵。」

華湧畫中的人物,是89歲的申紀蘭。她是中國唯一一個連任13屆全國人大代表的人。

但申紀蘭毫不諱言自己「從來沒有投過反對票」。她曾對國內媒體表示,自己第一次成為人大代表「都是省裏指定的」,近年來她在被鳳凰網採訪時,曾試圖改變說法。
記者:「選舉的時候有跟選民有交流嗎?」
申紀蘭:「沒有,我們這是靠民主選舉的,你交流就不合適。」

今年中共全國人大、省人大代表進行五年一次的換屆,申紀蘭1月31號再度成為山西省全國人大代表,引發網民嘲諷。

民間選舉專家姚立法認為,「申紀蘭現象」是對中共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諷刺。

民間選舉專家姚立法:「人民代表大會,人大代表,他一個主要職能就是監督一府兩院依法行政,公正司法。這是一個最基本的東西。你從不投反對票,那何談監督呢?是吧?那更不說罷免某某市長的職務,罷免某某公安局局長的職務。你說要這樣的人擔任人大代表,對老百姓是一個打擊麼。」

與申紀蘭的輕鬆連任相反,民間獨立参選人卻難以獲得基本的「入場券」。中國縣、鄉兩級人大代表選舉,剛在2017年底結束,姚立法觀察到情況非常糟糕。

姚立法:「剛剛結束的縣、鄉兩級人大代表選舉和以往相比較,公正性、合法性差了很多,更差更糟糕。當然呢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說,老百姓參與的程度,沒有增加反而減少。當然站出來獨立參選的人沒有減少,只是說困難更大,成功幾乎為零。」

上海市的馮正虎參加了2016年底的楊浦區人大代表選舉。

上海獨立参選人馮正虎:「讓我填了那個參加候選人表了以後就阻礙了。他們的目的不讓我成為候選人。到最後在選舉之前的時候我又被傳喚了,使得我無法在正常選舉裏出現。幫我助選的五個人全部被他們拘留了。」

北京的劉惠珍是2016年房山區人大代表的獨立參選人。她在通過第一輪選舉後,全天候被人監控,不允許做宣傳。

北京獨立参選人劉惠珍:「哎呀,天天的感受就是真的是驚心動魄。晚上睡著覺就有種感覺,會讓警察把我給抓走了。從我報名開始參加成為候選人,到最後這個選結束了以後,差不多就是二十天時間,我天天都是擔驚受怕。可是呢,我覺得我既然決定了參選的話那我一定要進行下去。最後也還是有很多人給我打電話聯繫,就是支持要選完我。」

馮正虎和劉惠珍最終都沒有當選。另外還有獨立參選人被信訪辦人員打傷,或遭國保綁架。姚立法當時也被國保帶走,說是接上級命令帶他去外省「旅遊」。

姚立法:「官方定的候選人不與選民見面,獨立候選人想向選舉人宣傳自己的話被打壓,甚至根本做不成,甚至連他的直系親屬都受到威脅。」

中國的人大代表分為五級,其中鄉鎮級、區縣級號稱由群眾直接投票產生,但實際上候選人幾乎都由中共基層組織指定。姚立法表示,獨立參選人參加縣、鄉兩級選舉還相對容易,上面三個級別就更難。而馮正虎認為,儘管困難重重,但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是法律賦予中國公民的權利,如果更多的人能夠站出來獨立參選,也會給當局的打壓增加難度。

採訪/秦雪 編輯/尚燕 後製/李沛灵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