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熱點互動】盛傳范長龍出事 19大後最大老虎

紐約時間: 2018-01-18 12:01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1月18日訊】【熱點互動】(1712)盛傳范長龍出事 19大後最大老虎
廣告

最近這二天中共軍委副主席范長龍被調查的消息,被海外的媒體熱炒。而中共一方面卻對這個消息既不評論也不證實,看來各個方的消息並非是空穴來風。那麼范長龍究竟是犯了什麼事兒?習近平當局會在什麼時候來公布這個查處?未來還將會有哪些中共高級的將領將要落馬?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邀請二位嘉賓一起來做分析解讀。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最近這兩天中共軍委副主席范長龍被調查的消息,被海外的媒體熱炒,而中共一方面對這個消息既不評論也不證實,看來這各方的消息並非是空穴來風。

那麼范長龍究竟是犯了什麼事?習近平當局會在什麼時候來公布這個查處?未來還將會有哪些中共高階的將領將要落馬?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邀請兩位嘉賓一起來做分析解讀,一位是我們現場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陳先生您好!

陳破空先生:主持人您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先生,胡平先生您好!

胡平先生:您好!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感謝兩位。那麼節目的開始我們先來了解一下相關的資訊。

自19大卸任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後,范長龍很少露面。中共國防部網站上,他仍被列為國家中央軍委會副主席。

1月14日香港媒體引述消息稱:70歲的范長龍被視為徐才厚嫡系,兩人既是遼寧同鄉也是上下級。范在徐的根據地、原瀋陽軍區第16軍任職超過30年,18大後獲徐才厚破格引薦,由軍區司令員直升軍委副主席。

19大閉幕後,肅清郭、徐流毒的反腐風暴繼續席捲軍隊。軍方在去年11月及本月9日證實前軍委委員張陽及房峰輝落馬,兩人一死一囚。消息指出,房峰輝被移送軍事檢察機關後,牽出范長龍不少事,因此當局決定拿下范長龍。

香港《蘋果日報》引述消息稱:中共紅二代微信圈傳出,早前內部傳言是,范長龍吐出贓款4,500萬元人民幣,降級退休,免予追究。現在看來,還是難逃習近平的懲罰。

另有消息指,范長龍疑似涉嫌行賄和受賄,已被調查,並指習近平是中了徐才厚設計的圈套,誤用了范長龍。

此前有說法稱:18大時,習近平以為范長龍準備退休養老,沒有野心,因此在徐才厚的引薦下破格提拔。習近平日前在中紀委二中全會上稱「老虎露頭就打,蒼蠅亂飛要拍」,引發關注。如果消息屬實,范長龍將是中共18大以來,第3名落馬的中央軍委副主席,也是19大後首名被查的副國級高層。

2014年6月的最後一天,徐才厚被中紀委宣布落馬,隨即海外傳出范長龍要出事。同年8月網上消息稱:徐才厚落馬後,軍中巨頭們個個緊張。郭伯雄勾結范長龍、房峰輝等人聯絡和策劃政變。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節目,歡迎您在我們的節目當中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來參與我們的討論,我們今天的話題是中共軍委副主席范長龍落馬的消息,是不是19大後的最大的老虎?

我們今天兩位嘉賓,一位是陳破空先生,一位是胡平先生。我們節目的開始先請胡平先生向我們介紹一下,根據您的判斷,海外熱傳的范長龍落馬的消息,您覺得有多大的可靠信?

胡平:我覺得看來真不像是空穴來風,當然對於已經退休的這些將軍們,那要是有問題,尤其要說有貪腐的問題,那就不只一個兩個。另外呢,他們這些人也和過去的郭伯雄、徐才厚有著很密切的聯繫,所以他們中間要出事,那麼這個並不讓人意外。

問題是因為他們已經退休了,那麼大部分情況呢,那可能即便有問題也會做一種冷處理,也不一定會立案調查。比如說,你雖然退休了,那降低你的待遇,另外有些是可以對你進行一種內部的控制,那這種情況其實過去就有很多先例。

我們從早的來說,1989年民運期間我們知道,當時政治局5個常委中有一位胡啟立,那是支持趙紫陽的,後來趙紫陽辭職下台,胡啟立隨後也下了台。但是對胡啟立當局並沒有做專門的處分、處理,可是大家可以看到的就是,他下台之後就和其他幾個退休常委就不一樣,你就很難見到他有出頭露面的消息了,顯然他是受到內部的一種控制。

那麼從這個情況來看呢,我想以前說的范長龍肯定有問題,不過一般都認為也可能就是你的內部降級,給你降級的待遇,另外也就是大概會限制你的一些自由,不一定會立案調查。到現在為止來說我們還是不太清楚,就是是不是會進入立案調查這個階段?如果不進入這個階段,只是內部做一些處理,這種可能性我覺得目前來說應該是也有。

主持人:好的,陳先生,范長龍這個人我們知道他是軍委第一副主席,但是他這個來龍去脈您再向我們介紹一下,另外他跟哪些老領導關係比較密切?

陳破空:首先我說一下,我的判斷比剛才胡平先生的判斷要嚴重得多,首先這個消息應該是比較可靠,八九不離十,過去是講「三軍未動,糧草先行」;現在是「三軍未動,輿論先行」。

8月份房峰輝、張陽和杜恆岩三位上將落馬之後,9月失蹤之後呢,這個中共是諱莫如深,小道消息滿天飛,也是到後來才陸續的見證張陽自殺、房峰輝被法辦等等。那麼現在范長龍是同樣的模式,現在他進入失蹤狀態,讓這個消息滿天飛,這個消息完全是內部放風放出來,然後出口轉內銷,那麼這個放一陣風之後,那范長龍就會出問題。

其實關於范長龍已經是三次傳聞了,2014年就有一次報導,那一次報導是說范長龍、房峰輝、常萬全要發動政變,說情況非常緊急,當時第一副主席范長龍、總參謀長房峰輝、國防部長常萬全,2014年盛傳他們要發動政變。

第二次就是2016年的5月,當時國內的微信微博上盛傳,說軍中一條龍頂不住了,也是紅二代先傳出來的,這一條龍有人猜測是廖錫龍,是前總後勤部長,但很多人又猜測是軍委第一副主席范長龍。這第二次。

這次是第三次了,范長龍這回傳出負面,而且首先也是由紅二代通過微信傳出來的,所以就八九不離十。我認為范長龍根本不可能軟著陸,根本不可能平安落地,他完全肯定會受到雙規、法辦,秦城監獄也是他的去處,根據目前的態勢發展來看。

另外就是說他的淵源很清楚,他的淵源是什麼呢?往往如果沒出事情,官方很多淵源都諱莫如深不說;現在又出事,他跟徐才厚的淵源都出來了,出來就說明是官方在有意放風。就好像房峰輝,就揭露出跟郭伯雄的關係,「西北狼」的關係。

那麼現在范長龍滿天都是這個消息,跟「東北虎」徐才厚的關係。當時在東北十六集團軍他們共事,上下級關係,彼此共事到這個瀋陽軍區,後來徐才厚調中央,這個人也調中央,後來是到濟南軍區當司令員,因此受到徐才厚的提拔和呵護。

而且還有一個重要的故事,這個故事應該也是官方放出來的,不是說民間猜測,說是12大要組成軍委的時候,徐才厚故意跟胡錦濤、習近平吹風說,這個各大軍區司令員中,只有范長龍比較老實,沒有政治野心,準備退休了,連釣魚桿都準備好了,65歲準備釣魚了。這樣一出呢就讓這個胡錦濤、習近平誤以為這個范長龍恐怕是最老實的,連軍委委員都不是,直接從軍區司裡面調任軍委第一副主席,就非常反常。

主持人:那您覺得除了徐才厚之外,還有其他的一些軍頭們、軍領導們跟范長龍的關係密切嗎?

陳破空先生:那當然,這還有一個傳聞嘛,郭伯雄在被法辦的時候不是有個非常著名的,郭伯雄三次自殺,什麼用筷子啊、一個是用什麼枕頭套啊等等,還有個什麼自殺手段等等,三個手段。據說他自殺的時候就喊「范長龍救命」,大罵「徐才厚是叛徒」,大喊范長龍快來救命,范長龍快來營救我。所以這就可以看到,這個主要是侵襲的是「東北虎」、「西北狼」,跟「東北虎」、「西北狼」有淵源的都是被受到清洗的。

現在又看出這個范長龍,剛才我講的那個推薦的故事,這個是從古以來的一個裝傻的學問、裝憨的學問,就是假裝要退休了、要釣魚了,所以受到重用,這叫做「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所以實際上是胡錦濤、習近平當時確實上鉤了,所以就任用這個人來當軍委副主席。當然,有其他政治老人的推動肯定的。

主持人:好的,胡平先生,我們知道現在媒體都在傳說房峰輝在落馬的時候,是他給供出了范長龍,說出了好多事,那您覺得這件事是不是就壓倒了范長龍的一根稻草呢?

胡平:從時間上來說,這種可能性比較大。因為是在房峰輝被立案調查之後,我們才聽到范長龍落馬這個消息。因為他們以前,現在媒體披露很多關於范長龍的種種一些,尤其是和郭伯雄、徐才厚的關係等等,按說這關係它都是明擺著的,也許過去外邊透露的不多,但是這個對中共高層來說,他們是非常清楚的。除了這個關係之外,另外的一些關係,乃至於包括一般的行賄受賄,這個問題都是可以排除的。

因為徐才厚和郭伯雄,尤其是徐才厚畢竟倒台時間早,好幾年前就已經垮台了,那麼相關的一些問題肯定都做過一些清理,而既然現在這些將軍們基本上大多數都是在他們擔任軍委副主席的時候提拔上來的,所以多多少少和他們都有些關係,所以想必從中共最高層來說,對這些人的關係,以至於他們行賄受賄的問題都做過一些梳理。那麼現在如果出了問題,一定是有那些一般關係之外的問題,一定發現新的問題,如果僅僅是老問題,那基本上都過關了,對不對?要不過關,早就有麻煩了。

所以現在一個問題,尤其是范長龍,他本來都已經退休了,都下來了,他到年了本來就應該退休,他和房峰輝、張陽不一樣,房峰輝、張陽按照他們年紀,本來在19大是可以進入19大,而且還可能更上層樓的,那麼在19大之前他們就被取消了19大代表的資格,那麼這就是一個很引人注目的一個現象。

反過來,像范長龍本來就要退休的呢,因為當時他不管出事不出事,外頭你就看不出來,因為他不會有什麼異常的外部的表現,你不像房峰輝和張陽,你們就面臨一個問題,開不開19大,既然你不讓他開19大了,這本身就是透露了一個很重要的信息了。

現在的問題就是說呢,從范長龍遇到麻煩這個消息傳出的時間來看,確確實實是在房峰輝被立案審查之後,我們估計顯然是房峰輝談到一些什麼有關的事情,這樣才使得范長龍遇到今天這麼一種可能。

陳破空:我補充一下,胡平說的對。房峰輝如果說供出來范長龍的話,可以說確實是壓倒范長龍的最後一根稻草。但是,顯然習近平他們以前對范長龍就已經不信任了、就懷疑了。你比如說軍改,搞軍改的是一個常務副組長,應該由第一副主席擔任,不是,是由第二副主席許其亮擔任;軍中有一個巡視組的組長應該由軍委第一副主席擔任,但也不是,也是由第二副主席許其亮擔任,就是說這個范長龍除了第一副主席之外,習近平沒給他任何別的職務,很多事把他排除在外,就說明早就不信任了,早就起了疑心。但是很多證據不見得能收集到,另外他位高權重,也不見得敢動手。但是現在房峰輝幾個倒了,就像他的台柱倒了,倒了幾個台柱、支架。

另外,房峰輝供出來的絕不只是貪腐,貪腐人人都貪腐,所有的軍頭都貪腐,如果說供出來的僅僅是范長龍貪腐,那不足以習近平來動手。范長龍現在兩個職務已經去了一個,黨的軍委副主席,中央軍委副主席在19大交了,但他還有一個國家軍委副主席要在3月份的兩會才交,那沒必要這麼急在3月兩會前就要對范長龍動手。那說明什麼?就事情比較急,這個比較急的就是,房峰輝供出來的絕不是貪腐,貪腐當然有,一定是政變,跟政變有關,就跟7、8月所盛傳的孫政才夥同一群軍頭,包括房峰輝、張陽、杜恆岩。杜恆岩現在還沒說怎麼處理。包括范長龍極可能涉入,加上2014年的傳言,就只有這種情況才出現這個緊急情況。

否則的話,按照他這樣的級別,第一軍委副主席、副國級的人物,完全可以等到3月份,完全退休之後,所有職務都交完了之後,他再去法辦,就跟以前打周永康一樣,他才會那樣。現在就急急忙忙的已經處於這個狀況了,至少他已經被控制了,沒消息了,如果是要闢謠的話,可以出來站一站,他沒有闢謠的必要了,就說明事情很緊急。

所以我的結論就是,房峰輝供出來的是政變方面的信息,這樣子就讓習近平他們抓到了十足的證據,加上台柱也倒了。

主持人: 那就是說之前這個海外媒體報導的房峰輝、張陽夥同孫政才政變的這個情況,也就是說范長龍可能涉足了其中?

陳破空:對,因為從這個18大到19大這五年期間,可以這麼講,政變的不僅是傳聞,政變的很多東西是此起彼伏一直在進行中,包括當年很多人不相信的那些東西,什麼2012年「319」,什麼武警部隊跟38軍的對立,還有2014年張又俠率領38軍衝進去,重組中央警衛團。當時不相信的,現在都陸續在國內的網站上證實了,還有「三軍四海」大演習,當時北京與上海之間的對抗等等。

然後就是今年盛傳的兩個會議,孫政才一倒,開個「四無」會議,無水杯、無橫幅、無筆、無紙,不記錄;然後幾個軍頭一倒,又開這麼一個會議。范長龍雖然勉強當了19大所謂黨代表,但是畢竟他是軍委第一副主席,不能做得太難看,而且他的柱子倒了,周圍的一些支柱倒了之後,習近平才敢下手,然後也掌握更多東西,所以說我認為涉足政變的可能性非常大。

主持人:好,胡平先生。

胡平:我接著說,我覺得政變一說確實一直有,而且從他們現在內部這種緊張狀態來說,至少是有這種的可能性是相當大。但到目前為止,確實我們還沒有關於這方面的比較詳實的消息,包括破空剛剛提到的那個2012年「319」事件。你想過去這麼多年了,如果這件事確實有著很明顯的政變的這個背景的話、這個內容的話,那我們現在應該得到很完整的消息了。

因為你看哪怕像在文革期間,那都是這個樣子的,像林彪事件出了,他馬上就要傳達;現在又是互聯網時代,你內部傳達馬上就會傳到外頭來,因為這種事件不與別的事件一樣,別的事件會有種種遮掩。因為一旦涉及到兵變、政變,這個對任何政府來說,尤其是對中共政權,那就太大的事情,它一定不會拖得太遲就加以公布了,而且它這種打擊一定會來得非常狠、非常集中。

它不可能像搞別的問題一樣,把張三擱一擱、李四再拖一拖,它不可能那樣子,那樣子它就務實的不得了了。一旦牽涉到政變,處分就會明碼實價,你就是搞政變,它不會掩蓋這個問題。

其它方面的政治問題,我們都知道,尤其是軍頭們挨整,《解放軍報》自己都說得很清楚,貪污腐敗其實都不是要害,要害是政治問題。政治問題倒不一定涉及到所謂政變、兵變,而更多呢就是對你最高當局不那麼擁護,有二心,有各種各樣的說法、議論等等,這個和政變之間肯定還有很大的距離。

而那些態度呢,他們可以從很多事情有所表現;那麼當局看到呢,也正因為他們堅持這麼一種流露出來的一種表示對當局的這種做法、那種做法表示不滿,那當局它也不能說聽到這種風聲,說起風就有雨,就一定馬上整肅,這它也做不到,但是它一定會起很大的疑心,對有些人就會加以整肅。

所以我覺得這裡頭更大的問題就是一個基本背景,那就是習近平他跟毛澤東、鄧小平不一樣,他在軍中沒有根基,他沒有自己的人。那麼當然,當年的江澤民、胡錦濤在軍隊中同樣也沒有根基,也沒有自己人,但是江澤民採取的態度就是「悶聲發大財」,大家一起來貪污腐敗,這樣子那些軍頭們當然也就樂的擁護你,至少不會想辦法搞掉你。

到了胡錦濤時期,那不用說,胡錦濤時期那些軍頭都是江澤民留給他的,那顯然他絕對不會喜歡這些軍頭,也不會信任那些軍頭,但是他採取了不折騰,包括對黨內任何問題都睜一眼閉一隻眼、得過且過,這麼一來,他和那些人關係不緊張,所以至少對於多數來說,他也不會感到太大的問題,當然少數人可能會有這種那種可能性,當然這個並不太一樣。

而習近平在上台之後,以反腐敗為名,你進行了空前規模的黨內大清洗,這麼一來就使得黨內上層的關係搞得非常緊張,而習近平之所以能鎮得住群僚,主要是他掌握了軍權,軍權除了所謂御林軍之外,御林軍他是可以找他比較信任的人來執掌,但其它的一些軍隊的重要職務,理論上那些職務更重要、更高,那麼這些人根本就沒辦法找著他自己完全信任的人來充當,所以他只有接受別人的安排。

這些人多多少少都有腐敗的歷史,都和原來的郭伯雄、徐才厚有這樣那樣的關係。所以你看得出來他對這些人不信任、不相信,不相信對他就很難辦。你說把一個不相信的軍頭,按照規矩、按照過去的慣例,他應該升遷了,你不讓他升遷,或者你把他扁一個閒職,你當然做的到。但你這麼做的結果呢,肯定就會使對方更加不滿。

如果朝中軍中大部分軍頭都是這種人,因為你不信任他們,都得不到重用,那麼他們都不滿,那麼如果有誰掌握在重要的位置上,要串聯起來搞掉你,就變得很容易。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他就必須要對有些身居高位、身居要職的一些軍人,他不信任,而且是不信任程度還比較高的人,就必需要加以嚴厲的處置。中國老話就叫「君疑臣則誅」,就是皇帝懷疑臣子有二心了,他就要除掉他,他不可能等到他掌握了什麼證據,你就要搞兵變、政變了,他就來不及了,所以他得必需要先下手為強。

而且這種制度它不像別的制度。你像美國這種制度,每個軍人你的職責是非常清楚的。像當年二戰之後,尤其在朝鮮問題之後,麥克阿瑟將軍的威信是空前高漲,麥克阿瑟將軍就很瞧不起杜魯門,杜魯門本來是副總統,由於羅斯福總統去世他接任總統,兩人關係非常緊張,杜魯門就直接下令把他的軍隊給他撤掉了。可是他就不用擔心,撤掉就撤掉,他用不著給你安個罪名把你打倒,因為美國有非常明確的權力的分立和制衡,他不擔心別人會搞什麼兵變,不存在這個問題 。

而中國沒有這麼明確的權力界線的劃分,最高領導人一方面大權在握,同時他也知道,他的權力首先來自於周圍的人對他的忠心,如果那些人的忠心程度是可疑的話,那麼他的權力時時就處於一種高度危險之中,所以一旦發現這些人他不太信任的時候,他就很可能採取一些斷然的措施,儘管這些措施外頭可以很多說法,但實際上呢,你可以認為很大程度上還是有點莫須有,就不一定真的就有那麼嚴重的問題。

主持人:好的。請陳先生向我們介紹一下,從18大到現在中共上將落馬的有多少人?

陳破空:我先回應一下胡平兄的說法,首先,胡平兄有個說法我贊成,軍中這些軍頭可能不滿,比如說軍改,把這個總字都拿掉了,總參謀長變成了總部參謀長,總政治部主任變成了解放軍總部的政治工作部主任,還不是政治部主任,政治工作部副主任等等,總字拿掉,這軍頭可能不滿,都沒個總字了,全給拿掉。房峰輝就變成一個參謀長,參謀長是團以上全都有參謀長;張陽就變成政治工作部主任,就是一個祕書型、智囊型的這麼一個機構,這些可能引起不滿,這是胡平兄看到的,引起不滿之後可能反習,然後習近平就懷疑了。

但是關於政變這件事情,事實上有確鑿的證據,首先,2012年3月19日那場政變,薄熙來倒台之後,為了爭奪重要的證人徐明,周永康調動武警,後來胡錦濤急了,就調了38軍,雙方對峙,最後38軍贏了。這個事《紐約時報》當年就有報導,當時報導的時候我馬上問了香港那些雜誌的總編,看他鑑定如何,這種鑑定不太落實,但是我個人覺得《紐約時報》不會輕舉妄動,有這麼一個報導不見得是錯的。

結果在去年,國內一個網站叫多維網證實了。多維網表面上是一個海外網,實際上是國內網,而且是共產黨直接控制下,總編輯部在北京,它主要是北京高層的放風渠道。多維網在去年證實了2012年3月19日,跟《紐約時報》報導完全一樣,周永康發動武警來搞事,搶奪徐明;胡錦濤雖然被架空,但是只有38軍是忠誠的,緊急調38軍入京,然後雙方對峙於中南海內外,最後38軍取勝,所以武警繳械。

還有一個,2014年中央警衛團突然改組,局長曹清突然被調職,去年又在多維網得到了證實。在介紹張又俠升任軍委副主席的時候,其中有一段介紹這個情節,說2014年中南海險些發生政變,中央警衛團有異動,這個時候習近平急令,張又俠只是總裝備部部長,按道理他沒有資格去帶別的兵,但是張又俠又一次帶38軍進來了,進到中南海之後突然宣布對中央警衛局改組,局長曹清和副局長立即調離另有任用,然後整個警衛局重組,所以相當於一個未遂政變。所以這個政變絕不是空穴來風。

所以我就說范長龍,現在就看兩個指標,范長龍究竟在3月兩會前處理、還是兩會後處理,是個重大指標。如果兩會後處理,那他是個死老虎,那就和當年處理周永康和郭伯雄和徐才厚一樣,是死老虎,你下任之後再處理你。但是如果說人在3月份之前就處理,那是個活老虎,說明習近平還真的威力有點大,而且說明事情還真的有點嚴重,那就第一個在任的軍委副主席被拿下。

毛澤東時代端掉了三個軍委副主席:林彪、彭德懷、賀龍;現在習近平又端掉三個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是退休後拿掉,現在如果在任又拿掉一個,那是不得了,這是個大事。

剛才你問說拿掉了多少?這5年拿掉了有四個數字,3、8、160、13000。3就是三個軍委副主席,如果范長龍被拿下,基本上是被拿下了;8就是8個上將,其中有現役的上將;160就是高級軍官,比較重要級的,軍區以上的;13000就是各種高中級的軍官被拿下了,所以被整肅的人數很大。

現在有個說法說,18大以來被整肅的軍頭超過國共內戰倒下的中共軍頭,也超過文革被整掉的中共軍頭,足見黨內鬥爭之激烈。當然,他的名義是反腐,你也可以從一條線索看到軍中有多腐敗,你要拿誰就拿誰,拿下的都有腐敗,可見這個軍爛到什麼程度。

但是另一面你也可以看到軍中鬥爭有多麼激烈,然後習近平這5年是怎麼過來的,你說是懷疑也好、政變也好、預謀也好、醞釀也好,總之前前後後無數陰謀在裡面,所以才有這麼大的變動,然後整個軍隊是大改組,五大戰區,然後整個指揮系統發生了重大變化,軍種什麼都發生變化,所以這一系列的變化恐怕還沒有完。

所以可以看出,還是那句話,中共政治內部非常凶險,還是應驗了武警司令員王寧那句話,王寧雖然是習近平的親信,說「習主席在緊要關頭挽救了黨、挽救了軍隊」,不是說挽救了國家,挽救了人民。這就證明黨分裂了,軍隊分裂了,所以說採取關鍵措施、才怎麼怎麼樣,不打自招承認它們內部問題非常嚴重。

主持人:那您剛才提到這個3、8、160、13000這樣的一個數字,您覺得這是習近平個人的能力呢,還是他藉助了中共的體制才達到這樣的?

陳破空:這個學問很大,這個學問非常大,這就可以看到共產黨體制的作用,他的確不是個人能力,是這個體制能夠起作用。我們看到,我首先要講一個外圍的問題,我們看到前蘇聯倒台、東歐解放,還有一個台灣的巨變,就這些國家發生政權跟民主化之後,你看沒有政變,沒有像巴基斯坦、菲律賓、泰國軍變民變,沒有,為什麼?就是黨衛軍是被訓化的軍隊。

這個黨指揮槍這一條非常厲害。所謂「黨指揮槍」就是由於一直以來強調黨指揮槍,強調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政委制什麼一直下去,實際上軍頭可以說受到層層的監控,軍頭獨立運作的能力非常小,膽量也非常小,這是一個外圍的證明。

內圍的證明呢,中紀委非常厲害,中共搞中紀委,中紀委像內奸,中紀委本來是管黨政系統的,但是中紀委也管到了軍隊裡面。所以拉下這些軍頭,這些軍頭一般都兼政府的政治局委員,又是中央委員,非常方便中紀委隨時把他們拿下,所以中紀委用不著跑到部隊去抓人,說你盤據了某個地方,我來抓你,那很難,搞不好你率眾負隅頑抗。但你本來就老進出北京開會,所以中紀委就好下手,開個會叫某人留下一下,幾個箭步衝上來幾個人就可以把他解決了。

可見中共這個體制對內肅清內部的政敵確實非常強大,這可以看出習近平為什麼過去這5年來一再強調共產黨體制的原因,他在共產黨內作為真的就靠這個體制來搞,如果他一來就好像就能邁到體制外就怎麼樣,很多人提了不切實際的幻想的話,不見的坐的穩;像胡耀邦、趙子揚就坐不穩嘛,你沒有掌握到實權你就坐不穩;戈爾巴喬夫和赫魯曉夫也沒有坐穩。所以說這個權力非常重要。

所以我認為習近平並非他個人有多大能耐或有多大智慧,的的確確是這一套機制發揮了作用,他借助了這個機制,這個機制成了他的神助手。而且他一旦兼任黨政軍最高職務之後,別人也確實不敢輕舉妄動。但別人一猶豫他就敢動,先下手為強。別人可以處於猶豫,他不用猶豫;再加上有個中紀委、有王岐山這個親信,這個「刀把子」隨時抓人,所以這個就個個擊破了這些軍頭。

主持人:胡平先生,中共的兩會在3月份要召開,如果按照正常的情況下,從現在開始算應該還有不到2個月的時間,那您覺得這個范長龍被公布調查的情況應該是在兩會前還是兩會後呢?

胡平:那當然看它問題的嚴重程度,如果問題不是特別嚴重,他甚至就不公布,這種可能也都存在著。因為到時候他反正自然就下去,他本來軍委副主席這個職務已經沒有了嘛。國家軍委副主席誰都知道那個職位本來就是依附於前一個職位的,本來就是兩個牌子一套人馬,而頭一個人馬,黨的這個軍委,中共的這個軍委會遠遠比國家軍委重要的多。所以也可能不排除這種可能性,就是說就沒有任何交待,到時候反正就是他自然就沒有這個職務了,也就從公眾視野中也就消失了。這種可能性就是所謂我們談到的軟著陸,或者冷處理。

當然,即便是這種情況,那也很可能他在內部是有些麻煩的,會給他降級的待遇啊,會給他內部的控制啊,這也是目前我們能夠估計到的最好的一種待遇了。那當然問題可能比這更嚴重,在這之前就做出某種宣布,就立案調查等等,這種可能性當然我們也不能排除。

再補充破空剛才講的幾句話,有一點我覺得要說呢,就是包括2012年「319」事件,它當然在中共歷史上不是一件小事情。不過那個嚴格說來,我們一般說起來,所謂「政變」都還一定指向最高權力,那麼沒有到這個層級的,如果發動事變一方並沒有想通過某個事件去奪取最高權力的,那個一般我們還並不把它稱之為「政變」。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像2012年那件事還很難談上是政變,他們其實是另外一個問題。

那麼這裡我覺得,剛才談到習近平打他這麼多軍隊中的這些老虎,多大程度上是體制的作用、多大程度上是他的個人魄力,當然說起來兩者兼而有之,體制就使他最高領導人就賦與他這麼大的權力。而這種體制剛才破空也講到了,它使它的軍人就不像第三世界那些軍人有那麼大的獨立調動軍人的能力,他們基本上都不可能。從毛時代起、到鄧小平時代、到江澤民、到胡錦濤都是如此。

當年你想從最先一開始,那還是2012年,這個王立軍跑到了成都領事館,薄熙來就派了重慶的武警大隊人馬就一直追到成都,包圍了成都美領館,那後來王立軍就從美領館出來到北京,然後馬上就開兩會。在那種情形下大家都看的很清楚,那個兩會對於薄熙來說顯然是鴻門宴,他去沒什麼好結果的嘛,可是他還是去了。

我們就想他為什麼不利用他在重慶的那種樹大根深,那麼多年苦心經營的情況,在當地就揭竿而起呢?就自立為王呢?或者再利用你跟軍人中間的關係,而在當時那些封疆大吏中間,薄熙來是唯一的一個和軍界有比較多聯繫的人,當年有很多照片嘛,包括他在王立軍事件之後還跑到雲南去跟什麼軍人怎麼樣怎麼樣。

那可見就是在中共這種體制之下,你封地方的諸侯也好、軍頭也好,當你順勢運作的時候,你權力似乎很大;你要逆勢運作,就是跟體制對著幹、跟最高當局的決定對著幹,那他就發現他手裡的牌非常非常的有限。所以我們就看到這麼多年來,習近平他能夠打下這麼多不管是黨政方面的、還是軍隊方面的這些大老虎,都沒有遇到太大的阻力就在這兒,跟這有關係。當然你要說這中間跟習近平個人有關係,因為這麼做畢竟你要冒很大的風險。

還有一條就是說,它還和整個事情逐件的推進有相當大的關係。我們可以想像如果在2012年,也就5年多以前,習近平剛剛上台的時候,剛剛準備反腐敗打大老虎的時候,那麼現在這些倒台的人都知道他們後來的命運,那恐怕習近平也打不下去了,恐怕他們那時候就可以聯手來抵制、聯手來反抗了。

就像文化革命式的,如果文化革命搞到後來一個個老幹部都給打倒了,如果在剛剛毛澤東發動文革之初他們就知道他們後來的命運,那麼恐怕他就做不到了。所以開頭這個統治者在做這種事情的時候,他免不了會採取分而治之,先整誰後整誰,先聯合張三去打倒李四,然後再聯合李四打倒張三,這麼一步一步的來,在這方面也就是說習近平還是使用了一些相當的權術,才能使得他到時回過來一看,居然打下那麼多人。你不能不驚訝,如果這些人他們早提前就知道這最後的結果,那麼很可能早就聯手了,早聯手你根本就打不下去了。

最簡單的一點我們都能夠考慮到的,那就像江澤民、曾慶紅,那麼這兩個人是主要把習近平推上總書記位置的人,因為他們都特別討厭、特別不願意讓胡錦濤團派的李克強上位。而現在你可以相信這兩個人一定後悔不已,一定對他們把習近平推上位,習近平打了很多人,畢竟很多都確實是他們的人,或是他們扶植起來的人,儘管要直接打到他們兩個頭上可能性很小,但是顯然至少很掃他們的面子,他們心裡一定是非常非常不高興,但是他們現在已經是後悔來不及了。

所以這裡頭我覺得除了體制的原因之外呢,確實也和整個進行的過程,習近平採取的一些方法,跟這個有相當大的關係。但正因為如此,你在這種體制之下,你很難達到天下太平這種結局,所以上層這種權力鬥爭我覺得它仍然在繼續。

主持人:好的,陳先生還有一個問題想請教您,像范長龍落馬以後,就您分析,中共這些高級將領還會有誰也會隨著落馬?

陳破空:肯定還有。為什麼這麼講呢?當房峰輝、張陽落馬的時候,就傳出有40多名將軍都會被涉案,特別是廣州軍區的這些將領。好像這個范長龍落馬,我們就觀察一下18屆的軍委名單。18屆軍委名單總共有11人,軍委主席1人、軍委副主席2名、然後加8個委員,這裡面已經有范長龍、房峰輝、張陽這些出事了,然後有的靠邊站了,比如馬曉天靠邊站了。

那麼這裡邊我認為下一個落馬的一定是常萬全,極可能落馬。常萬全是現任國防部長。為什麼?常萬全跟郭伯雄的關係比誰都密切,比房峰輝還要密切。郭伯雄起家的基地是蘭州軍區的47軍,集團軍。常萬全一直是郭伯雄的屬下,深受提拔,當郭伯雄離開47軍,就把47軍交給常萬全了。所以常萬全後來先是直接提拔當這個總裝備部長吧,後來是國防部長。所以常萬全也是被盛傳政變。

而且常萬全19大有個獨特的表現,這個人一個大老粗,突然寫了5個排比句,每一行15個字,可以說贏得了人民大會堂的作文比賽第一名,歌頌習近平,什麼頂天立地、驚天偉地,什麼大愛無疆、又是什麼感天動地,多少詞彙,那個成語比我的成語還多,就看他已經很危險了,趕緊討好、阿諛奉承。所以我認為常萬全是非常危險的。

還有一個馬曉天,我上次跟胡平兄也談到了,太子黨是靠邊站,不會法辦,平民出身的將軍就送去監獄。這個馬曉天是個太子黨,因為他父親是一個開國大校,岳父是中紀委的副主席、軍紀委副書記。這個馬曉天突然在2017年8月靠邊站,這個空軍司令員不任了,突然退休,年齡也沒到,那肯定是跟這個8月份所發生的房峰輝、張陽事件我認為是有連繫的。

但是因為馬曉天是太子黨,所以靠邊站就不提了,實際上太子黨全部都在19大靠邊站了,這個劉源、劉亞洲、劉曉江等等,凡是中共領導人級的、元老級的這些太子黨全部靠邊站,因為習近平認為他們染指權力,但是沒有法辦;但是平民出身的這些都被法辦了。所以我認為下一個就是常萬全。但馬曉天怎麼處理?那就看有什麼。涉及的其他高級將領或是軍區級的將領那就更多。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兩位的精采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觀眾朋友再會。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