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世事關心】Flynn將軍認罪意味著什麼?

紐約時間: 2017-12-12 05:21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12月12日訊】 【世事關心】(454)Flynn將軍認罪意味著什麼?2017年12月1號,川普總統的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中將對他向FBI撒謊一事認罪,他和穆勒達成的交易是進一步配合穆勒的調查以換取弗林的兒子免於被起訴。
廣告

弗林認罪是否會牽扯出更重頭人物,他是通俄門的轉折點嗎?與此同時穆勒專案組的成員被揭給民主黨和希拉里的大筆政治現金,更有人極端的反川普,這樣的調查是否會有公正性?專案組本身是否也面臨著被調查的風險?

Michael Flynn認罪並表示願意配合調查。特別檢察官Mueller會將「通俄門」導向何方?

Epstein Epstein(《標準週刊》副編輯):「Flynn的控罪和認罪都與通俄門調查無關。」

Mueller專案組律師的政治獻金96%給民主黨。「通俄門」調查能否公正?

Shawn Steel(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委員):「任何一個能認真思考的人都會說,這是一個帶嚴重偏見的團隊。」

Flynn認罪是否會把更多Trump團隊成員被牽扯進來?而調查者Mueller的團隊是否也應被調查?

蕭茗(Host/Simone Gao):「您是否認為民主黨在利用穆勒的調查,為彈劾川普總統做鋪墊?」

蕭茗(Host/Simone Gao):觀眾朋友們大家好,這裏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2017年12月1日,川普總統的前國家安全顧問,Michael Flynn中將對他向FBI撒謊一事認罪。Flynn在FBI的質詢中,否認了他曾經向俄國大使表示,讓俄國不要對Obama政府對俄國的制裁進行回應,以避免事態進一步升級,等川普上臺後,他們會尋求解決辦法。事實上FBI早已掌握了他和俄國大使的談話錄音,因此,Flynn之後不得不認罪。他和Mueller達成的辯訴交易是,Flynn進一步配合Mueller的調查,以換取Flynn的兒子免於被起訴。Flynn認罪,是否會牽出更重頭人物?它是通俄案的轉折點嗎?與此同時,Mueller專案組的成員被揭給民主黨和希拉里大筆政治獻金,更有人極端反川普。這樣的調查是否有公正性?專案組本身是否也面臨被調查的風險?這期的《世事關心》,我們來探討這些話題。

Flynn對撒謊認罪,未涉及川普通俄

現年59歲的Michael Flynn將軍是民主黨人。在軍旅生涯結束後與兒子運營一家為政府及私營公司蒐集情報的公司(Flynn Intel Group,Inc.,2014~2016)。期間曾受雇於土耳其政府,為其出謀劃策並遊說。但如同許多說客一樣,他並未依照外國代理人註冊法規向司法部申請註冊自己為外國政府代理人。這為Mueller調查Flynn的過失,並以放棄起訴他的兒子來換取Flynn配合調查埋下了伏筆。此外,Flynn曾於2015年12月出席「今日俄國」在莫斯科舉辦的盛大晚宴,坐在普京身旁。他在相關活動中發表演講並獲得了$45,000美元的酬勞。

Flynn將軍於2016年2月受邀加入川普的總統競選團隊,此前他曾被多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聘為顧問。

Obama總統曾在產品勝選後建議他不要授予Flynn要職,但他的意見沒有被採納。2016年11月18日,川普聘Flynn為國家安全顧問。16年12月29日,Flynn與俄國大使Sergey Kislyak通了電話,原因是當天早些時候Obama政府宣稱要針對俄國政府干涉美國總統大選一事採取報復措施,其中包括經濟制裁。電話內容被FBI錄音並通報了Obama的智囊團,他們懷疑組建中的川普團隊與莫斯科達成私下交易,有可能違反了婁根法案中關於禁止未經授權的美國公民與外國政府談判的條款。婁根法自218年前制定以來,從沒有人因此法律而被定罪。2017年1月4日,Flynn告知未來的白宮顧問Don McGahn,說他以前為土耳其效力的事情正在被調查。

2月13日,Flynn未能如實的向副總統Pence通報他與俄國大使通話內容的新聞見諸報端。同日,川普總統要求他辭去國家安全顧問的職務,他接受並遞交了辭呈。Flynn與俄國大使Kislyak的通話部分內容和雙方的身份是被Obama政府的高級官員泄露給了媒體。該行為本身也存在違法嫌疑。

第二天,即2月14日,川普在總統辦公室與FBI主管James Comey會面時請求他對Flynn手下留情,他對Comey說:「我希望你能設法放他一馬,放Flynn一馬。」接著又補了一句「他是個好人。」Comey把川普的話在他的工作電腦裏做了一份備忘錄,並在他自己的職業生涯出現危機時透露給他的一個在哥倫比亞大學任教的法學教授朋友,並請他泄露給媒體。這樣一來,Comey希望能啟動特別專案組,專門調查川普競選團隊通俄的傳聞以及指控川普總統干涉司法公正。

12月1日,特別調查員Mueller與Flynn達成辯訴交易,Flynn對向FBI探員撒謊的指控認罪並表示願意配合Mueller的進一步調查。FBI探員最初接觸Flynn時已經掌握了Flynn與Kislyak的談話錄音,因為Kislyak的電話一直被監聽,但Flynn並不知情。作為辯訴交易的一部分,Flynn的兒子得以免於被起訴。

川普總統在Flynn認罪後面對媒體發表了率直的評論。他認為Flynn和希拉里受到了截然不同的對待。

川普(美國總統):「我為Flynn將軍感到難過。我非常難過。他這一生很不平凡,我非常難過。希拉里.克林頓對FBI撒謊很多次,一點事沒有。但Flynn撒謊,他們就把他的人生毀了。我認為這是恥辱。」

目前還不能確定Flynn是否會把Trump內閣中更高級別的官員牽扯出來。左派寄厚望於Flynn能把Jared Kushner拉下馬。Kushner是川普總統的女婿,Ivanka的丈夫。因為在Flynn提供的文件中提到的一個更高級別的官員有可能是Kushner。關於Flynn和俄國大使接觸的時機,也有另外一種解釋。Obama即將離任前決定支持一項譴責以色列在巴勒斯坦開發猶太屯墾區的聯合國決議案,這是美國外交史上破例的頭一遭。川普組建中的政府一高級官員指示Flynn與各國駐聯合國官員聯繫,其中包括俄國外交官,希望爭取推遲決議案或投反對票,以維持美國在以色列問題上的一貫政策。

Flynn認罪,是否會牽出更重頭人物?它是通俄案的轉折點嗎?請聽專家下節評述。

蕭茗(Host/Simone Gao):「和上次川普競選團隊主席Paul Manafort認罪一樣,Flynn的認罪並沒有像很多人想像的那樣提供川普通俄的證據。但是它確實也是目前為止最嚴重的指控。人們關心的是Flynn答應配合調查是否會牽出川普團隊更重頭的人物,甚至川普本人。就這些問題我稍早採訪了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委員Shawn Steel先生,以及《標準週刊》副編輯Ethan Epstein先生,一起來聽一下。

蕭茗(Host/Simone Gao):「Flynn簽訂認罪協議是否是穆勒通俄門調查工作的一大進展?」

Epstein Epstein(《標準週刊》副編輯):「我不這樣認為。Flynn的控罪和認罪都與通俄門調查無關。一般而言,只有在檢方找不到相關證據的情況下,才會以虛假陳述罪起訴。幾年前在調查Valerie Plame一案中,檢方也對Scooter Libby採用了同樣的手法。通常在檢方一無所獲的情況下,他們就會找一個定罪難度小的罪名。我認為事情正朝著對川普有利的方向發展。」

蕭茗(Host/Simone Gao):「許多人認為庫什納就是Flynn口中那位,勾結俄國大使的川普交接團隊高層人士。如果是真的,這件事是否會瀋重打擊川普?」

Epstein Epstein(《標準週刊》副編輯):「確實,我認為川普的一大失誤是過於任人唯親。庫什納既無威望也無才能,如果是庫什納捅的簍子,那是一點都不奇怪。他根本就沒有能力勝任政府工作,更不要說總統身邊的高級崗位。如果他真的做了什麼違法的事情,我認為,一,這將是川普的一大難題;二,證明不能過於任人唯親。」

蕭茗(Host/Simone Gao):「所以這隻關係到庫什納的成敗,而與通俄門無關嗎?」

Epstein Epstein(《標準週刊》副編輯):「我持懷疑態度。我認為,檢方很難證明川普團隊曾與俄方勾結。庫什納可能和Flynn面臨同樣的問題,但我認為應該吸取教訓的是川普。他應該任人唯賢,而不是任人唯親。」

蕭茗(Host/Simone Gao):「檢方會以妨害司法公正的罪名,起訴川普總統嗎?」

Epstein Epstein(《標準週刊》副編輯):「不大可能,我覺得通俄門調查是一項政治陰謀,是川普總統的對立面在攪局。我認為這個調查本身缺乏法律依據。其實,Flynn和馬納福的控罪表明,檢方沒找到川普妨害司法公正的證據。原因是,一,馬納福的案情與通俄門調查無關。涉案事實都發生在川普宣布參選之前。二,正如法學教授Dershowitz所言,控方的關鍵證人Flynn承認曾經說謊,很難取信於陪審團;而且他的控罪也與通俄或妨害司法公正無關。所以川普應該對事件的發展感到寬慰。」

蕭茗(Host/Simone Gao):「現在有一個比較,比較川普向科米為Flynn求情一事和尼克松在水門事件中的行為。您認為這兩者有何不同?」

Epstein Epstein(《標準週刊》副編輯):「有幾處不同。第一點,水門事件有明確的犯罪事實:包括非法侵入,盜竊等等。而目前的調查尚未發現犯罪事實。值得一提的是,「共謀」或者說「勾結」的內涵從未被明確界定。至於說川普請求科米放過Flynn一事,目前還未發現川普濫用總統職權的證據。尼克松是有利用職權掩蓋犯罪的事實。但川普並沒有那樣做。」

蕭茗(Host/Simone Gao):「穆勒的調查到了哪個階段?」

Epstein Epstein(《標準週刊》副編輯):「穆勒的調查會沒完沒了。這非常不幸。這是體制的特點造成的。特別檢察官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花費了大量時間,必須要查有所獲,不然就無法向各界交待。這是普遍的心態,我能理解,如果我有海量的資源,最後卻一事無成,也會問心有愧。所以我看穆勒會一直查下去,他現在總算是迫使Flynn認罪了。穆勒花費巨資調查了六個月,必須得有實質性的收穫才行。我覺得整個調查會持續到明年國會選舉。當年調查克林頓的特別檢察官,也是查了很長時間,查到最後,意外的導致了克林頓的被彈劾。本來特別檢察官只是要調查白水事件,所以,很不幸,我認為穆勒的調查會沒完沒了,現在還看不到終點。」

蕭茗(Host/Simone Gao):「您是否認為民主黨在利用穆勒的調查,為彈劾川普總統做鋪墊?」

Epstein Epstein(《標準週刊》副編輯):「我不認為民主黨真有這麼大的計畫。但我可以肯定這是他們中很多人的期望,Maxine Waters明確的講過,要用穆勒的調查作為彈劾的前提,但我不認為這就是民主黨建制派的大計畫,當然,某些民主黨高層確實想藉此彈劾川普。」

蕭茗(Host/Simone Gao):相似的問題再來聽一下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委員,同時也是Shawn Steel律師事務所的創始人Shawn Steel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哈佛教授德肖維茨說,Flynn的認罪協議說明穆勒束手無策,因為公訴人最想避免的,就是告一位關鍵證人撒謊。您是否認同?」

Shawn Steel(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委員):「是這樣的。Alan Dershowitz是無人可比的,憲法學界的學術帶頭人,而且他是民主黨人,是個自由派。他不是個川普的支持者,但是他對這起調查一直持批評態度,包括關鍵證人,最要緊的那個人。前任國家安全事務顧問被涮了,在FBI誘導下做了虛假陳述,其內容完全和調查無關。因為他在無律師陪伴下與FBI談話,他掉進了陷阱,不得不承認自己說了假話。儘管Flynn成為了控方關鍵證人,但無論他走到哪都是個不誠實的人,陪審團不會相信他的證詞。事實證明穆勒手中無牌可打。他的調查團隊沒找到什麼有力的證據。」

蕭茗(Host/Simone Gao):「川普總統被指控『妨礙司法公正』的可能性會有多大?」

Shawn Steel(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委員):「一點可能性沒有。只有南美政府,小獨裁政府才會妨礙司法公正,或者還有中國共產黨。他們說叫『審判』,其實就是騙局,每個人都知道結局如何。而且可悲的是,穆勒自己是這個陰謀的一分子,試圖針對總統搞一個毫無根據的案子。根本就不該用穆勒,而且根本不會起訴總統『妨礙司法公正』,因為沒有任何法院會支持這一控告,沒有哪個陪審團會買帳。而且還沒等起訴,穆勒自己就得先被迫走人了。」

Mueller專案組被爆由親民主黨和希拉里的律師組成。調查是否公正?下節繼續解析。

Mueller專案組被爆親民主黨,有極端反川普人員。

FBI資深探員Peter Strzok是Mueller通俄專案組重要調查員之一、FBI反情偵副總監。他在去年總統辯論時與另一名司法部同事交換反川普簡訊,於今年7月被Mueller調離專案組,但直到12月初Mueller才向公眾公布這一人事變動。就是這個Strzok,參與了去年對希拉里.克林頓電郵門未要求希拉里發誓的聆訊,並在其後敦促Comey把描述希拉里用私人電郵處理公務的措辭從「嚴重疏忽」(grossly negligent)改為「極為粗心」(extremely careless),這個看似不大的改變意味者希拉里不會再面臨潛在的瀆職指控。

在Strzok之後,Mueller的副手,一名高級檢察官Andrew Weissmann被揭曾經高度讚揚拒絕執行川普旅行禁令的臨時司法部部長Sally Yates。《司法觀察》從一個聯邦案件獲得的文件顯示,Andrew Wissmann給Sally Yates寫電子郵件說:「我是如此為你驕傲並且心懷敬畏,非常感謝你所做的,獻上我最深的敬佩。」Yates在一月份被川普解僱。Wissmann在一月30日給Yates發了這封電子郵件。

另外,據politifact調查,Mueller專案組有16名律師,其中一位匿名。在15名已知律師中,有6名沒有在聯邦級別給任何政治人物捐過款。而在給政治人物捐過款的律師中,他們的捐款方向是:$62,043美元捐給了民主黨,$2,750捐給了共和黨。也就是96%的捐款是給民主黨的。而給民主黨的捐款中,有30%是給希拉里.克林頓的。

12月7日,把Flynn定在對FBI撒謊的重罪指控上的法官Rudolph Contreras突然退出此案的審理。由另一位法官Emmet Sullivan來接替他的位子。按照慣例,法庭不向公眾公布法官迴避某案的原因。Contreras是歐巴馬任命的法官,Sullivan是克林頓任命的法官。

還有一個引發了股市震盪的事件是由ABC News的Brian Ross引發的。Michael Flynn認罪的新聞一出,Brian Ross急於報導,希望這是個能把川普總統搬倒的大新聞,對消息的出處未加核實便信口開河,把當選總統川普指示Flynn與各國官員聯繫報導成了總統候選人川普指使Flynn。一字之差意義卻天壤之別,前者合理合法、順理成章;後者則是裏通外國,通俄指控成立。這一字之差導致道瓊斯指數下跌350點,Ross自己被停薪留職四星期,並被禁止未來再報導與川普總統相關的新聞。

蕭茗(Host/Simone Gao):Mueller專案組的親民主黨和反川普傾向,是否會被進一步調查,這件事對通俄調查又會有什麼影響,來聽一下Shawn Steel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彼得.斯特羅克和安德魯.魏斯曼,還有96%的穆勒團隊的政治捐款都流向了民主黨,那麼這些是穆勒團隊有偏見的證據嗎?」

Shawn Steel(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委員):「毫無疑問,是的。任何一個能認真思考的人都會說,這是一個帶嚴重偏見的團隊。穆勒招了一些怪人,魏斯曼可能是團隊裏最壞的一個人了,他是團隊裡第二號人物。他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扳倒了世界最大的會計師事務所之——阿瑟.安德森公司。他簡單一起訴,就毀了這個有兩萬僱員的企業,所有人都失業了。官司打到最後,最高法院一致裁定安德森公司勝訴,魏斯曼在這場官司中輸得一敗塗地,這個案子沒有法律依據。另外他還給部裡的反川普人士發信息,為他們叫好。現在我們發現,他還參加了希拉里的勝選晚宴,當然,她實際是敗選了。他是一個黨派傾向非常強的人,他是司法界的恥辱,應該被吊銷律師資格,而不僅僅是調職,應該以存在利益衝突為由,吊銷他的律師資格。」

蕭茗(Host/Simone Gao):「《洛杉磯時報》有專欄文章反駁偏見的指控。理由是:司法部禁止在錄用過程中,把政治傾向納入考量。特別檢察官辦公室也不例外。而律師們大多親民主黨,在向兩黨做過政治捐款的律師中,有68%的人捐款給民主黨多過共和黨。所以穆勒團隊成員的傾向性,只是反映了這一事實。您是否同意這一觀點?」

Shawn Steel(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委員):「我認為《洛杉磯時報》的說法是荒謬的,它是個水平很低的媒體,它的這種說法不對。一是,絕大部分律師不做政治捐款,不管是為政府工作的,還是服務於私營企業。二是,做政治捐款的律師中,有三分之二的人傾向自由派。但是司法部始終是保守派律師佔據主流,很難找出一個自由派律師,但是穆勒偏偏就專找自由派律師。穆勒與歐巴馬,科米是一夥,他主政下的FBI是個很差勁的部門,出過不少大問題。穆勒把FBI政治化,變成歐巴馬以及民主黨的政治工具,所以穆勒當然去找自己的同夥,自己的那些仇恨川普的自由派朋友,而不是主流的FBI探員和律師。穆勒的團隊早在開張之前就存在問題。」

蕭茗(Host/Simone Gao):「負責Flynn案件的法官已經自行迴避,但是法庭沒有公布原因。法官自行迴避的原因通常有哪些?您認為法官Rudolph Contrera迴避的原因是什麼?」

Shawn Steel(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委員):「如果一個法官可能無法公平裁判的話,他就要迴避。法官要裁定Flynn究竟要被判幾年?或者怎樣制裁弗林?法官Rudolph Contrera要麽是認識Flynn,要麽瞭解Flynn或者公訴人的一些內幕,他覺得存在利益衝突而迴避。我們瞭解到的情況是,這個法官是高度機密的FISA Court的成員,這是個國家安全法庭,該法庭可授權監聽美國公民的電話,除非是面臨國家緊急狀態,否則絕對不應這樣做。FBI裏的不良分子拿到了一份假材料,從前英國特工那裡獲得了一份名叫『斯蒂爾卷宗』的文件,FBI裏的某些人,拿著斯蒂爾寫的這份材料來到FISA Court,要求授權對川普及其競選團隊實施監聽,這是美國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歐巴馬是這個陰謀的一部分,他們想找到對川普不利的材料,事實證明負責Flynn案件的法官Rudolph Contrera,就是那個在法理上犯下大錯,授權歐巴馬監聽其政治對手的法官,我們還將追查下去,這個法官必須接受調查,他將會被解職,所以,他不能負責審理弗林將軍一案。」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覺得穆勒的團隊和整個調查活動,將面臨怎樣的前景?」

Shawn Steel(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委員):「我認為穆勒團隊的前景有很多不確定性,國會裡的幾個委員會正在調查穆勒,我們不斷髮現對穆勒及其團隊不利的事實,最終,穆勒將不得不做出選擇。若不想身敗名裂,就得清理門戶,裁掉大部分團隊成員、或自己辭職,或者司法部會接管整個調查活動,換掉穆勒並另尋他人,或者川普總統做出決定,以一紙文書解僱穆勒。」

蕭茗(Host/Simone Gao):「對川普的通俄調查從開始到現在,多次主流媒體認為已經找到了把此案做實的證據,但後來都是一場空,包括這次Flynn承認說謊,也和川普通俄沒有搭上充分關係。但是,只要Mueller的專案組還存在,估計他們就很難下一個川普沒有通俄的結論,因此事情就會一直拖下去。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對專案組人員瞭解得越多,反而產生了對其立場和動機的越來越深的懷疑。情況將如何發展,世事關心將持續為您報導。感謝您收看這期節目,我們下週再見。」



===============================================

策劃:蕭茗

撰稿:韓笑生蕭茗

剪輯:郭敬柏妮Melodie宏力

攝影:Wei Wu

翻譯:Angela Cheng李容真

校對:李容真

聽打:Jessica Beatty

旁白聲音剪輯:蕭茗

特效:Harrison Sun

文稿整理:Merry Jiang

合成:宏力

反饋請寄:ssgx@ntdtv.com

主持人配飾由雲坊Yun Boutique提供

新唐人電視臺世事關心

2017年12月

=============================================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週二:21:30

週三:2:30

週六:9:30

美西:週二:21:30

週六:12:30

週日:9:30

舊金山:週二:22:00

週六:12:30

週日:9:30

===========================================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