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熱點互動】「網絡沙皇」魯煒落馬 開刀文宣系?

紐約時間: 2017-11-24 11:27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11月25日訊】【熱點互動】(1691)「網絡沙皇魯煒落馬 開刀文宣系?
廣告

被稱為「網絡沙皇」的中宣部副部長、前網信辦主任魯煒涉嫌嚴重違紀落馬,成為十九大後的首虎,引起海內外的極大關注,網民也是一片歡騰。魯煒僅僅是一個部級官員,然而中紀委竟然罕見的接連發文痛批,其規模程度都遠超政變集團的六虎,令外界錯愕。那麼魯煒究竟有何特殊被如此痛打?他的落馬是否預示這中共打虎指向了文宣系統?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被稱為「網絡沙皇」的前中宣部副部長、網信辦主任魯煒,因為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成為十九大後的首虎,引起海內外的極大關注,網民也是一片歡騰。然而令人錯愕的是,魯煒僅僅是一個正部級官員,但是中紀委的網站竟然連發三文對他痛批,規模和程度都遠超政變集團的六隻虎。

那麼魯煒究竟有什麼特別之處?他的落馬是不是預示著中共的打虎已經指向了文宣系統?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邀請兩位嘉賓一起來做分析解讀,一位是現場的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李博士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你好,觀眾朋友好。

主持人:好,另外一位是Skype上的時事評論員藍述先生,藍述先生您好。

藍述:沐陽你好。

主持人:好的,感謝兩位。觀眾朋友,那麼節目的開始,我們先來了解一下相關的背景資訊。

中紀委週二公布,前中宣部副部長魯煒「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中紀委沒有透露任何細節。不過,翻看魯煒履歷,從1991年到2011年,他一直在中共官媒新華社任職;2013年到2016年6月,他接手國信辦和網信辦,開始嚴厲管控中國的互聯網。

早在2013年,前新華社記者周方就公開影射魯煒涉及情色交易;香港《明報》和《蘋果日報》也引述內部消息稱,魯煒早年在新華社經營時涉嫌貪腐。外界也關注是誰將魯煒「帶病提拔」。

去年6月,魯煒在連番舉報下被調離網信辦,只保留了2014年接過的「中宣部副部長」頭銜,但是直到中共十九大後,才終於落馬。不過他也是中紀委趙樂際執掌後,拿下的第一個正省部級官員。外界也對比,十八大後的首虎是周永康心腹李春城,周永康窩案由此揭開。而魯煒成為十九大後首虎,是純粹的巧合,還是目標瞄準更高的後台?頗受關注。

魯煒在位期間,出台多項嚴控網絡舉措。中國的互聯網自由度,連年被「自由之家」評為全球倒數。魯煒落馬後,大量網民留言,對魯煒所代表的中共嚴管網絡政策,表達憤怒。也為魯煒最終落馬而慶祝。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節目,我們今天的話題是:中宣部副部長、前網信辦主任魯煒落馬引發的話題,今天現場的兩位嘉賓是李天笑博士和藍述先生。歡迎您在節目當中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來參與討論,也可以給我們發送短信,或者是在YouTube上和我們進行文字互動。

好的,那麼節目的第一個問題呢,我們先來請教李博士。請您向我們解讀一下,魯煒落馬,讓我們感覺到很奇怪,因為我們知道在他之前,比他級別更高的像周永康、薄熙來等等,這些都是「副國級」的官員,那麼他們落馬的時候,中紀委僅僅是發了一個被調查的這樣一個通告;可是魯煒落馬就非常的奇怪,中紀委網站連發三文,這種現象讓人很是不理解,您怎麼理解這種現象?魯煒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一種特殊呢?

李天笑:這個事看起來很蹊蹺,前面幾個官員都是副國級,他也不是什麼很重要、很高級別的。

主持人:對,僅僅一個正部級官員。

李天笑:有一個表面現象,剛才你看到沒有,這個影片講到,就是魯煒,中紀委通告裡面就一句話,沒有細節,當然他要從其它方面也提供一些細節,但最主要的還不在這兒,這只是一個表面現象。最主要的是魯煒這個人他是帶有一種,在打虎反腐這個過程中,帶有一種指標性的性質;同時他又在反腐打虎這個上面,他又是一個承上啟下的人物。

我們知道從十八大到十九大,現在是習近平開了這個第二期,第二期現在很多人對他是不是能夠繼續承襲原來的反腐打虎,針對江澤民集團這個路線、這個力度、這個方向走下去?很多人是有質疑的。那麼趙樂際他在資歷上、在經驗上、在其它方面,和王岐山相比都有一定的差距或是不同,人家對他來說也是在觀察。

那麼現在他選擇的是誰?魯煒。這個魯煒通過中紀委的幾篇文章,還有《中國紀檢監察報》這個文章,都說這個人他本身就是一個什麼?在十八屆中紀委的時候,王岐山那個時候,第十二屆巡視組就要查他了,他是屬於導向型、機動性的巡察對象,當時已經查出來了,他就是有「四個意識」不強,落實習近平重要指示,工作要求不夠堅決、不夠及時,維護政治安全不夠有力等等,這都是非常嚴重的指責,但是沒有動他。

那麼現在十九大以後,趙樂際上去以後,那麼他動的是王岐山的人,王岐山要拿下的人,王岐山沒有來得及拿下的人,他拿下了。那說明一個問題就是,他要繼承王岐山要做的事情,當然這個事情是習近平叫他做的,那肯定是習近平叫他做的,習近平要不做的話就不會做,那麼說明什麼呢?在反腐打江這個政治方向、這個力度上跟以前一樣,不變。這是釋放出來的一個最重要的信息。

那麼這個人,魯煒,他又是一個承上啟下的,承上是什麼意思呢?他是王岐山要打的人,沒來得及打,那現在習近平在下一屆的時候,趙樂際把他拉下來。承上啟下那麼講到第二點了,為什麼重要性。就是說現在這個情況就是什麼,你看它現在有一篇文章, 11月23日那篇文章,題目是「不要以為昨天犯的事今天就無人再問」,也就是在這個題目底下講到的是什麼,講到首虎李春城,十八大首虎李春城,而十九大首虎是魯煒,這兩者之間是有可比性的。十八大首虎拿下了,就從李春城最後拿到了周永康;那十九大的首虎如果從魯煒來說,可能就會拿下這個劉雲山。這兩者是有可比性的,兩個都是退下去的常委,兩個都是直接被拿下去的首虎的上司,把他們「帶病提拔」上來的人。

而且這個話也說得清楚,別以為昨天犯的事今天就無人再問,那昨天犯的事很可能是指魯煒,魯煒你以前犯的事情要追查你;但也可以說是指什麼?劉雲山你以前犯了很多事,給習近平攪局,一語雙關這個事情。所以中國有一句古話,叫「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所以說拿下魯煒的話,劍就指向劉雲山,這是第二個。

第三個是什麼呢?就是你仔細看中紀委的文章,它裡面談魯煒這個問罪,這個裡面講得非常清楚,講到什麼,就是「四個意識」不強,核心意識不強,還有就是落實習近平的重要指示不夠堅決、不夠即時,還有就是對習近平主張的這個政治安全維護不夠有力,這所有的東西都集中在一點上,就是要政治腐敗,對習近平這一點上他是不夠忠誠的。

主持人:就是說他不是習近平的人。

李天笑:不是習近平的人,還不在於此,它裡面有句話叫「維護政治安全不夠有力」,那實際上這是委婉地講,實際上就是說他參與了對習近平的政變,很明顯的。

主持人:怎麼參與的呢?

李天笑:那就是當時在去年這個兩會期間,在新疆無界網上面登出來一個就是要習近平下台的公開信,這個公開信就是一個政變的形式,就是要把習近平拿下去,裡面列舉了很多習近平在這個執政過程中這個不是那個不是,使得這個受到損失那個受到損失……等等,這個事情實際上是海內外聯合起來搞的。

當時國內的這個新疆無界網站,表面上是這個新疆的書記張春賢他主管的,但實際上背後跟魯煒主管的網信辦,整個網絡監察安全問題是有關的。因為他可以故意留出來網絡空隙讓你進去,這樣的話就出來了。那這個實際上抓的就是什麼?就是通過這件事情,習近平要抓出來就是現在政治上的腐敗,就是你違規違紀、核心意識不強。

主持人:該管的沒管。

李天笑:該管的沒管,不但是該管的沒管,你不該管的,你參與了整個倒習的政變,這個是非常嚴重的,這是第二點。第三點我覺得,實際上已經講了三點了,一個就是他講了是一個指標性的人物,是習近平反腐打江的指標性人物,繼續下去、承上啟下的人物;第二個呢講的是針對劉雲山的;第三個講的就是要解除對習近平,江派對他的威脅,這三點。

我從這三個意義講,這三個意識實際上在這幾篇評論裡面,中紀委的評論裡面都已經點出來了,講得已經非常清楚了,所以說他在公告上只有一句話,但是後來連續跟了幾篇評論,深怕你搞不清楚,還講得不夠清楚,就把劉雲山的問題,把針對習近平的問題,以及習近平要反腐打江的這個重點,全部都講得清清楚楚,這個就是它這幾篇評論要出來的原因,根本原因。這個是區別於以前的,甚至幾個國級和副國級大老虎出來都沒有評論,根本區別原因就在這兒。

主持人:就是說他還是有它一定的特殊含義在裡面。藍述先生,我想了解一下這個,我們看到他雖然身分比較特殊,剛才天笑博士已經評論了,就是他身分很特殊,他背後可能要牽涉到劉雲山的問題,但是我們看到網絡上也有很多的網民都在說這個魯煒的落馬就是遭報應了,我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遭人恨?

藍述:這裡面就是一個牽涉到劉雲山這個問題,其實現在也有一些蛛絲馬跡可循,就是在這個十九大之後,中共的深化改革領導小組開會,深化改革領導小組開會,根據報導就是習近平、李克強、張高麗、汪洋和王滬寧這幾個人是領導小組的成員。那麼張高麗和劉雲山以前,十九大之前都是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的副組長。

那這一次從政治局常委位子上退下來之後,張高麗繼續參加了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的這個會;但是劉雲山沒有出席,劉雲山為什麼沒有出席?是不是劉雲山已經被內控起來了?是什麼原因沒有出席?大家都在猜測。那麼正好這個時候又發生了魯煒被拿下來、落馬的事情。所以這裡面確實像天笑博士剛才分析的那樣,很可能作為首虎被拿下之後呢,下一步反腐的方向可能是指向文宣系。

那麼回到你剛才提的這個問題,就是魯煒為什麼遭人恨?那當然遭人恨了,因為網絡時代中國幾億的網民,網絡就是信息時代,信息就是讓大家更方便的得到信息,讓大家更知道更多的情況,但是魯煒搞的這些東西很多東西都是封鎖信息的,這個事情就是非常遭人恨的。他搞的那些,據說這個網信辦出台的那些說點擊率超過了五千點,或者轉發超過了五百次以後,那麼他不喜歡你的言論的話,他可以追究你的法律責任。像這些東西完完全全都是在魯煒主管網信辦期間他做出來的這些事情。

那這些事情雖然不是像這種殺人搶劫那樣會有這種苦大仇深的受害人,可是這個受害人太多了,非常非常大的一批、幾億網民他們的這個言論自由受到了侵犯,大家想一想,幾億網民,這麼多人,他們只要一想到中共對這個言論自由的管控,他們的自由受到了侵犯,那麼他首先想到了誰?他想到魯煒啊。沒有某一個非常特殊的苦大仇深的受害人,可是這個人數眾多,這個也是造成魯煒他實際上在民間,他的口碑實在是太差。

而且魯煒這個人他非常的狂妄,那麼在接受外媒採訪的時候,外媒問到中國的網絡自由這些問題的時候,他說話也非常地不客氣,非常的那種流氓態度,說:你們家的網在你們家,我又沒去你們家,怎麼會關你的網?他這麼去回答問題。那這是完全不講道理了嘛,任何有一點網絡常識的人都知道,你用不著到人家家去關人家的網,你就可以把人家關了!

那麼在中共目前這個體制之內的這種反腐,那麼他實際上是中共不同的派系之間、不同的治國理念之間,互相之間的爭鬥;作為一個大的背景,江澤民腐敗治國、習近平反腐治國不同理念之爭。但是實際上的目的,因為沒有超越這個體制之外,所以反腐除了打擊腐敗以外,它有一個很大的目的,就是要降低中共目前這個體制在社會上的民憤和民怨;不可能抓一個清官把他反了,他沒有什麼民憤。

像魯煒這種人,他在民間做了這麼多這些事情,遭人恨,讓幾億網民覺得在言論自由上這個人做得太過分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把他抓出來,實際上也是爭取民心的一種手段,這一次把他抓出來也就不奇怪了。

李天笑:還補充一點。魯煒提出一個概念所謂「網絡主權」,就是把所有的網絡打通,成為一個世界互聯網。他講的網絡主權就是要把中國這塊地方特殊保護起來,不讓外面的信息進來,所謂區域性網絡。

主持人:還是弄一個大的局域網?

李天笑:對,局域網。這樣就搞出來什麼實名制、刪帖、封名,最近還有VPN被封掉等,所有的事情都出來了,影響中國所有的網絡信息流通以及網民從國外得到正當的事實真相,最根本的問題就出來了。所以大家對他非常憤恨,當然,這是民間對他的憤恨,實際上他對習近平採取的也是這樣,在中紀委他是典型的兩面人。

主持人:怎麼個兩面人?

李天笑:比如他在很多會議上、在公開場合都有意無意宣傳他是習近平跟前的紅人、他在替習近平做事情,換句話說,把封網、對外國網絡公司的高管不禮貌或訓人,都推給習近平,他是在替習近平執行。這是一個。

另外,他背後搞了很多小動作,比方說,習近平召開文藝座談會,網信辦推薦了兩個人,周小平與花千芳,他說這兩個人很有能力,推薦給習近平,但這兩個人實際上在網絡上極臭。

主持人:口碑非常不好!

李天笑:口碑非常不好。推薦給習近平以後人家就開始罵習近平,這樣,他整個把習近平給高級黑了,他當面一套,背後一套。還有很多其它事例,比如在世界互聯網大會上他把外國人都罵了,不讓這些外國網絡公司的巨頭參加,去弄來一些國內的留學生、外國人冒充。搞網絡的大家都是專業人士,很多人明明都知道,一看他找來的這些人根本就不是什麼世界網絡公司的。這件事情又把習近平給黑了。

整個過程、他沿用的程序跟劉雲山完全是一套,用這種方式來黑習近平,還提出什麼極左、什麼習大大、要找就找習大大、東方出了個什麼習大大,反正類似這種歌曲、視頻等等,這些都是從反面把習近平推到極左的地步,讓大家都來恨習近平。由此可以說他是一個典型的兩面人物,非常關鍵;從上到下,上、下兩方面都對魯煒很不滿意,所以他是必然要下去的人物。

而且這個不滿意又有備胎,因為王岐山已經是要把他搞下去了,這麼長時間沒下去,就是因為劉雲山在護著他,而且充當他的保護傘等各方面;劉雲山一下去,習近平馬上要動他。

主持人:藍述先生,剛才您和天笑博士都提到了劉雲山的問題。因為劉雲山在位時一直主管中共的文宣系統,現在劉雲山從十九大已經退位了,馬上這打虎棒就掄到了魯煒的頭上,是不是就像您剛才說的,中共已經開始動文宣系統了?

藍述:文宣系統就像天笑博士剛才講的,在十八大期間它做了很多讓習近平很噁心的事情,比如一些歌曲,什麼習大大……彭麻麻等等,故意用一種好像是在捧習近平、提高習近平的個人威望,實際上非常噁心,讓人家覺得噁心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明顯讓人覺得太噁心!所以人家叫它高級黑,這是文宣系一直在做的事情。

還有什麼媒體姓「黨」,習近平去中共官媒視察的時候,專門貼個大標語「媒體姓黨」、「請您檢閱」等等,搞這些事情,用一種非常不合乎時代節拍的方式,實際上是高級黑的手法。當然,明眼人也看得出來,劉雲山是江澤民官僚體系的人物,他跟習近平合不來,中南海刀光劍影,他站在這麼不一樣的位置上、又做不了什麼,就做這種高級黑。

魯煒就像天笑博士剛才講的,2016年兩會期間,他有沒有從新疆網絡發出來要習近平下台的公開信?我覺得是非常有可能。因為這件事情一牽扯起來,就不僅僅是魯煒個人的腐敗問題;它就是政治問題。大家記得河北省的周本順?周本順就是因為在河北省搞了一份材料,所謂「材料」就是說,反腐影響經濟發展等等。後來這件事情基本上被定位成有點像是「第二次政變」那樣。

新疆直接發「公開信」要習近平辭職、要習近平下台,這件事情實際上比周本順那件事情要大很多,但是事件發生之後,一直以來都沒有看到太大的動靜,這本來也是讓外界非常奇怪的一件事情,但是聯繫到魯煒本人職務的調動。這封公開信是去年兩會期間、3月份出來的,魯煒是去年6月份去職,從時間上看來,去年兩會期間要求習近平辭職、下台的這封信,應該是追查魯煒政治問題的導火線。

把整個事件首尾全部聯繫起來,魯煒這件事情不可能是他自己做的,他後面的後台是誰?很可能就是劉雲山。其實從這個角度去看也是看得滿清楚的。

主持人:就是說,中共打虎打到了文宣系統?

藍述:對,打虎打到文宣系,很可能就是直接劍指劉雲山。因為習近平在十八大期間,劉雲山、張高麗、張德江這幾個人在政治局常委直接掣肘,所有的習近平反腐政策的幾個主要幹將;劍指劉雲山其實不奇怪。

主持人:我們很快來接聽一位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王先生,請您簡短發言。

加州王先生:主持你好。我的意見是,中共官員所做的一切一切都是針對國民的利益,中共不退出歷史舞台,今天魯煒,明天的劉煒、鍾煒,嚴管網絡不變,這個是一般的遊戲,你們太樂觀了!我說完了。

主持人:好的,理解您的意思。天笑博士,您有沒有什麼回應?另外還有一個問題,魯煒是網信辦的前主任,他下去之後,中國大陸的網絡環境會不會有所改善?

李天笑:這兩者問題是連在一起的。魯煒下去,並不說明中共的網絡箝制、網絡管制就發生根本性的變化。因為中共的網絡跟文宣是一個性質的,都是為維持中共的政權而服務,所以整個思路、整個措施都是為此目的而服務。魯煒下去,會使得中共的網絡政策在具體問題上有一些調整,比方說,12月初馬上就要召開世界互聯網大會,原來的谷歌想重新回來,臉書也想進來,會不會有一些新的變化?或者在打江這方面,原來對江澤民的賣國的歷史、罪行,還有其它等等罪行都是封得很緊的,是不是在這方面習近平會開一個口?也有可能。

我覺得大方向來說,互聯網對民眾的封殺不會變,因為跟中共的利益相聯繫;在具體政策方面、打江方面或者對國外一些互聯網的引進會不會有開口出現?還要繼續觀察,但是可能有這種可能性。

主持人:就是說,不管是誰換上來,它還要維持它的具體體制。

李天笑:具體體制是不會變的,互聯網作為中共維持政權的一個措施、一個工具這一點是不會改變,除非中共解體。我覺得剛才加州王先生這一點說得對,中共就是為了要剝奪民眾的知情權,才設立網絡封鎖,因此中共解體才是中國網絡自由的根本措施。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的精采分析和點評。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觀眾朋友再會。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