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世事關心】里根稅改和川普稅改的比較

紐約時間: 2017-11-21 02:21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11月21日訊】【世事關心】(452)里根稅改川普稅改的比較
廣告

提要
里根稅改川普稅改的比較
川普稅改是里根稅改的再版嗎

由于「税改」,里根时期美国财政赤字增幅为历届政府之最,共和党人乔治.布什总统因此曾将「供给侧经济学」斥为「巫毒经济学」。可见,如果不能证明「赤字中性」,川普的税改方案甚至很难获得党内的一致支持。

川普的稅改和里根稅改,目標相似嗎?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編輯):“是的。總的目標當然是相似的。”

蕭茗(Host/ Simone Gao):“從促進經濟增長的角度出發,您是否認為川普稅改會像里根稅改那樣有效?現在個稅的邊際稅率比里根時代低,失業率沒有那時候糟,只是國債水平卻是前所未有的高。”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你是對的,最高稅率沒有那個時候高,因此新一輪減稅對經濟的刺激作用會小一些。”

川普的稅改,誰是最大的收益人?

蕭茗(Host/ Simone Gao):這是Chuck Schumer說的。他說川普的稅改和裏根的稅改有三處大的不同。第一個就是川普稅改是犧牲中產階級來幫助富裕階層, 第二個就是川普稅改會大大增加赤字。您同意嗎?

蕭茗(Host/ Simone Gao):各位好,歡迎收看《世事關心》,我是蕭茗。美國歷史上一共有三次重大的稅務改革。第一次是二戰後,高收入人群的稅率曾高達90%。肯尼迪總統實施了首次稅改。里根總統在1981年開啟了第二次稅改。今天,川普政府正在為第三次稅改作出努力。川普的稅改經常被拿來和里根的稅改做比較。兩次稅改所處的環境,要達到的目地,以及所遇到的挑戰都有哪些異同呢?更重要的,川普的稅改是否也會像里根稅改一樣,給美國經濟注入巨大活力,甚至重建“美國偉大”這樣的信心呢?這期節目,我們一起來回顧,探討。

1. 回顧里根稅改

要了解里根稅改的影響,我們需要回顧一下20世紀七、八十年代的美國。里根總統上臺前,美國經濟經歷了70年代的滯脹。“滯脹”指的是一方面出現持續的通貨膨脹,另一方面商業活動卻停滯不前。這樣的經濟狀況通常伴隨失業率的上升。當時的總統卡特面對此局面,無奈之下,試圖通過增加政府開支來應對經濟疲軟和失業問題,他還試圖通過政府影響來控制工資和價格。兩者都未成功。

卡特在這種情況下敗選,里根勝出。而里根面對的不僅是卡特時代留下來的經濟爛攤子,而且政治危機也連續爆發。伊朗人質危機一直延續到他就職典禮那天。在他任總統六十九天時,突然遇刺,身受重傷。5個月後,空中交通管制工作人員的大規模非法罷工讓全國航運面臨中斷的危險。就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1981年的稅改啟動了。

1981年8月,里根總統在加州的蘭喬·德·切洛(Rancho del Cielo),簽署了經濟復蘇稅法(ERTA)。這一法案最初由紐約共和黨眾議員傑克·肯普(Jack Kemp)和特拉華州共和黨參議員比爾·羅斯(Bill Roth)發起,得到了國會兩黨的廣泛支持。

1981年里根稅改演講:“一位歷史學家曾說,每當政府在一定程度之上從百姓的收入部分征稅時,人們對政府的信任就會減少。人們也會開始想辦法不全額納稅。人們會開始直接說謊,隨後開始表達對政府的不信任和不滿,直到法律和社會治安無法維持原狀。”

里根稅改是一次重大稅改。1981年推出,1986年修改。簡單來說,這一稅改最直接的影響是將個人所得稅的個人邊際稅率從70%降低到50%。美國的稅率根據收入按階梯式遞增。在1981年稅改之前,個人收入高於$108,300的部分需要按70%的稅率交稅。稅改後,這部分收入按照50%的稅率交稅。再拿中產收入在$41,500到$55,300區間來舉例。稅改前,這部分收入要按照55%來納稅,而稅改後,只需要按50%來交稅。單從邊際稅率來看,高收入部分的降比幅度更大。也就是高收入人群有可能比中產階級從減稅中獲利更大。

這兩次稅改還大大簡化了美國稅法,到1988年,美國的個人收入所得稅由原來的15個稅階降低到2個。81年稅改成為里根總統的重要政治遺產。

在此之前,大多數人認為,在經濟衰退時期,只有那些能對購買力產生影響的政策才有效。而81年里根稅改則提供了新的思路。這次稅改刺激的是供給方,目的是利用減稅來刺激個人和企業工作去生產貨物,也就是刺激供應,而不是激勵消費者購買商品。這一突破被評論人士命名為“里根經濟學” 。

里根總統的稅改同時旨在最大限度地鼓勵創業和技術創新,並通過培訓和教育為發展風險投資和加大對人力資本的投資創造機會。所以81年稅改特別有利於軟件等新興行業和金融服務行業的創新。里根的第一個任期內迎來了信息革命。在此期間,IBM推出了第一臺個人電腦,英特爾、微軟、戴爾、太陽微系統、康柏和思科系統等新興技術公司也在80年代崛起。

里根稅改當年是一帆風順嗎?它的效果又如何呢?下節繼續關注。

2.一波多折,稅改初期和後期的影響力

蕭茗(Host/ Simone Gao):多數人印象中,里根稅改是美國經濟史上的一次輝煌。它很受歡迎,隨之而至的是80和90年代的股市牛市增長。然而,情況並非如此。事實上,里根總統的支持率在稅改簽署後的9月份開始下降。 從1981年12月到1983年10月,近兩年裏里根的支持率低於50%。這反映了民眾對經濟的擔憂和對“里根經濟學”的懷疑。

到了1982年,情況更糟了。民眾對經濟復蘇依然沒有信心。總統的支持率一直徘徊在40%左右的低位。對於里根和共和黨來說,1982年的中期選舉也並不好過。共和黨在參眾兩院中共失去了大約25個席位。而且隨著利率提升,1982年美國股市也陷入困境。1983年1月里根的支持率跌到了35%的新低。

但是,稅改成果隨著時間的推移終於逐步展現出來。公眾的反饋也得以逆轉。1984年11月,里根總統的支持率上升到了61%。在他離任時,支持率是63%。雖然反對的聲音始終存在,但里根總統的經濟政策得到了大眾的廣泛認可。所以,里根稅改被認為是成功的。

經濟學家們認為,里根總統的經濟政策直接導致了美國20世紀90年代的經濟繁榮。他的稅改無疑啟動了強大的變革力量,帶來了短期和長期的經濟收益。 而另一方面,那些“里根經濟學”的批評者則認為,他的減稅政策和經濟穩定增長的效果不成比例地偏向於富人,從而增加了國家的貧富差距。

蕭茗(Host/ Simone Gao):時隔將近40年,美國是否又出現了當年里根總統面臨的困局?而川普的稅改是否也是針對相似問題想取得相似效果。來聽一下我稍早對《標準周刊》副編輯Ethan Epstein先生的采訪。

蕭茗(Host/ Simone Gao):“您是否同意,川普的稅改類似里根稅改,就是兩個稅改的總的目標是一致的。就是通過給個人和企業減稅來促進經濟增長?”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編輯):“是的。寬泛的目標當然是類似的。 你提到,在說上一次的大稅改,就是1986年那次,當時的想法是簡化稅收系統, 同時也降低個稅稅率。現在川普稅改計劃的一個問題是,某些稅收減免項目將被取消,這會讓不少的美國人的納稅額上升。這個當然不曾是里根稅改的目標。我認為這會成為推進這次稅改的阻力。”

蕭茗(Host/ Simone Gao):“從促進經濟增長的角度出發,您是否認為川普稅改會像里根稅改那樣有效?現在個稅的邊際稅率比里根時代低,失業率沒有那時候糟,但是國債水平卻是前所未有的高。”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編輯):“我同意。這是稅改計劃的一個問題。如果你回頭看減稅計劃的歷史,像是最早的幾個,比如肯尼迪減稅, 那時候最高的個稅稅率是90%左右。之後這個稅率被大幅度削減了好幾次,包括里根時期。因此你是對的,最高稅率沒有那時候那麼高,因此新一輪減稅對經濟的刺激作用會小一些。當然,你也是對的,就是現在經濟狀況很好。每年大概3%的增長率。失業率也是歷史低點。因此,繼續改善的空間沒那麼大。 我認為此次稅改的效果不會有之前稅改的那麼大。另外,我也擔心債務問題,一些共和黨參議員也擔心這個。這會讓稅改計劃面臨危險。像Bob Corker這樣的參議員說,他們不會支持將顯著增加國債的稅改計劃。不幸的是,似乎這個稅改很可能會增加國債。”

蕭茗(Host/ Simone Gao):“這是Chuck Schumer說的。他說川普的稅改從三方面來說不同於里根的。第一個就是川普稅改是犧牲中產階級來幫助富裕階層, 第二個就是川普稅改會大大增加赤字。您同意嗎?”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編輯):“關於增加中產階級賦稅的問題,有一點複雜。稅改計劃不是要增加邊際稅率,它是要取消很多中產階級使用的稅收減免項目,比如用州稅和地方稅抵扣聯邦稅,這會導致很多中產階級稅負增加,這是一個很主要的不滿。其實我認為這會讓稅改計劃很難通過,因為很多參議員和眾議員不願通過一個給他們自己選民加稅的法案。是的,新的稅法也會有負面的債務和赤字後效應。我認為Chunck Shumer抱怨赤字是一種故作姿態,因為民主黨人不在乎增加赤字,在奧巴馬執政期間就是如此。然而,我認為這種批評還是有一定的道理,我確實這樣認為。”

蕭茗(Host/ Simone Gao):“和里根稅開頭幾年的公眾質疑相比,您是否認為川普面臨相似的處境?”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編輯):“我不這樣認為。現在的經濟狀況比里根從卡特那裡繼承的要好的多。我完全支持稅制簡化方案,我希望大眾能夠盡可能的少交稅, 但是減稅現在沒有經濟上的緊迫性。我們基本上每年經濟增長3%, 失業率是歷史新低, 因此現在好像不是大規模減稅的時候。”

蕭茗(Host/ Simone Gao):“那你認為這次稅改的目標是什麼?”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編輯):“這次稅改的政治意義要大於經濟意義。由於沒能廢除奧巴馬健保,現在共和黨人是下定決心,非得要有所成就不可。他們決定要做的就是稅改。我認為這是個錯誤。川普總統並不是因為鼓吹稅改計劃而當選。他競選的訴求是改革移民制度和在邊界築牆之類。因此我認為,如果他們真的在意自己的政治前途,他們就應該做(剛剛說的)那些事情,而不是稅改, 稅改的支持率並不高,刺激經濟增長的效果也不會很顯著。我認為這是政治和經濟的雙重錯誤。”

川普稅改和里根稅改的不同之處是什麽?下節繼續探討。

3. 川普稅改是里根稅改的再版嗎?

據報道,里根第二任期的助理財政部長尤金·斯圖爾(Eugene Steuerle)表示,川普的稅改計劃與1981年里根的第一輪減稅計劃相差無幾。削減了個人所得稅率和公司稅。而里根時代更全面的稅改是在他第二屆任期時完成的。這個方案獲得了兩黨的支持,1986年被國會通過。

另外,川普面臨的經濟和財政狀況也與里根時代差別很大。1980年,國債占國內生產總值的32%,而2017年預計將超過100%。里根稅改之前的最高收入所得稅在1981年高達70%,而今最高所得稅為39.6%,比81年低30%。這有可能意味本次減稅對經濟的刺激效果將不如上次。到今年9月為止,失業率已經降低到了4.2%。 而在1982年,失業率高達9.7%。相對緩和的最高稅率,失業率以及高國債令人擔憂此次稅改的刺激效果將無法與里根時代相比。

此外,我們不能忘記,里根時代刺激經濟的另一重大舉措除了稅改之外,還有利率的走向和公共建設方面的投入。里根任職期間美聯儲利率大幅下調。聯邦基金利率從1981年7月的19%降至1982年11月的9%,降幅超過一半。其次,里根的國防和公路建設項目大大增加了聯邦政府對商品和服務的采購。然而,今天美國的利率處於歷史低點,美聯儲在利率方面已經沒有下調的空間了。

除了個人所得稅,川普稅改的另一部分重要改革是降低公司稅率,希望以此來獲得更多的公司投資。然而,一些經濟學家認為,美國公司實質上支付的稅率要低得多。此外,大公司手中已經有大量未投資的資金。對此,里根時代經濟政策咨詢委員會的拉弗(Art Laffer)持不同意見。拉弗本人因“拉弗曲線”(Laffer Curve),一個最優稅率的理論而聞名。他認為公司稅率的降低會對經濟產生足夠的刺激,從而通過量增而提升政府的總收入。他甚至希望公司稅率能由35%下降到15%。這比川普政府期待的降低到20%的減稅幅度還要大。

CBSA 採訪:“您認為川普總統的稅改如何?”

Laffer Curve:“我認為很好。我們需要把公司稅率降低到15%。奧巴馬也提到過公司稅率需要降低。所有人都知道公司稅率過高。美國的公司稅率是OECD國家中最高的。美國也是OECD中唯一在世界範圍內征稅,而不僅僅是在區域內征稅的。我們在過去15年中失去了很多公司,這種情況需要逆轉,是時候把這些公司吸引回美國來了。如果我們把公司稅率降低到15%,我認為我們會將我們失去的那些公司吸引回美國來。他們會帶來很多可納稅的收入。我認為經濟會受益,國家的財政狀況也會比稅率在35%的時候好。”

蕭茗(Host/ Simone Gao):川普希望通過稅改進一步振興經濟,另外,在取消和代替奧巴馬健保失敗後,川普需要一些重大的立法成功。那麽,通過稅改對川普和共和黨到底有多重要?再聽一下Ethan Esptein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 Simone Gao):“您認為年底之前通過稅改法案,對川普和共和黨來說到底有多重要?”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編輯):“必須是好的法案,通過它才重要。因為有一個奇怪的說法,就是他們非得通過什麼東西,任何東西,即使通過的不是好的法案。我認為這匪夷所思。我認為如果他們通過一個壞的法案,其實會傷害到他們自己。因此如果他們通過一個給中產階級增稅,給富裕階層減稅,增加財政赤字,也不能促進經濟發展的稅改,在政治上對他們是不利的。因此,他們要麽重新設計稅改方案,要麽轉而爭取達到其它的目標, 比如放松政府監管,以及他們承諾的移民制度改革 。”

蕭茗(Host/ Simone Gao):“我知道您不認可川普的稅改。但是假設年底之前通過稅改方案,只是沒得到像里根稅改那樣的跨黨派支持, 這會是一個問題嗎?”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編輯):“這可能會是個政治性問題,因為我們現在處於兩黨高度對立的狀態, 我認為多數美國人不喜歡這樣。人們不願看到國會通過一個只有共和黨支持的稅改方案。而且對我來說,似乎他們並沒有從推翻健保法案受挫中學到什麼教訓,就是單方面推進稅改會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最好不要那樣做。因此,第一,我不認為稅改方案會通過。第二,如果該法案通過了,我也不敢說這就一定是共和黨的重大政治勝利。”

蕭茗(Host/ Simone Gao):1981年,里根總統在就職演說中說:目前的危機中,政府不是解決方案,而是問題本身。他還說,很多時候,我們會認為這個社會已經變的太復雜,因此不可能通過自我管理來運行。一個由精英主導的政府要好過一個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但是,如果我們每個人都無法管好自己,那麽誰又能管好別人呢?里根的稅改體現的核心信念是,他相信人民比政府更知道如何支配好自己的財富。因此還富於民是振興國家經濟的最好辦法。今天川普的稅改秉承了相同的信念,雖然它的效果還有待觀察。不過,從另外一個角度講,減稅不僅是經濟層面的改革,它也反應了美國人如何理解自由、權力等這些根本的概念,因此它也將影響美國未來的走向。對川普的稅改,《世事關心》將持續報導。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周再見。



===============================================
策劃:Michelle Wan 蕭茗
撰稿:Michelle Wan 蕭茗
剪輯:柏妮 宏力
攝影:Wei Wu
翻譯:張曉鋒
校對:李容真
聽打:Jessica Beatty
旁白聲音剪輯:曾容格
特效:Harrison Sun
文稿整理:Merry Jiang
合成:Sherry Chang
反饋請寄:ssgx@ntdtv.com
主持人配飾由雲坊Yun Boutique提供

新唐人電視臺 世事關心
2017年11月
============================================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