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熱點互動】北大台生欲加入中共 因台灣不自由?

紐約時間: 2017-11-06 11:21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11月07日訊】【熱點互動】(1683)北大台生加入中共 因台灣不自由?
廣告

日前,十九大台籍代表盧麗安高調接受媒體採訪,成為焦點人物。之後台灣陸委會證實已經取消了盧麗安和他先生的台灣戶籍。不過盧麗安引發的效應持續延燒,緊接著兩位在北京大學讀書的台灣大學生公開表示,要加入中國共產黨,並且對台灣的民主制度頗多批評。那麼為什麼在台灣民主社會長大的年輕人想要加入中共?台灣取消盧麗安的戶籍是否有點小題大作呢?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日前,十九大台籍代表盧麗安高調接受媒體採訪,成為焦點人物。之後,台灣陸委會證實已經取消了盧麗安和他先生的台灣戶籍。不過,盧麗安引發的效應持續延燒,緊接著兩位在北京大學讀書的台灣大學生公開表示,要加入中國共產黨,並且對台灣的自由、民主制度頗多批評。

為什麼在台灣民主社會長大的年輕人想要加入中共?台灣取消盧麗安的戶籍是否有點小題大作?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就這個事件解讀和討論。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傑森您好。

傑森:您好,觀眾朋友好。

主持人:謝謝。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您好。

趙培: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趙培。節目開始,請先看一段相關新聞短片。

王裕慶,現年39歲,出生於台灣新北市,曾在加拿大居住二十多年,畢業於多倫多約克大學東亞研究系,目前是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台灣研究院的博士生。

王裕慶表示,想加入中國共產黨的念頭,從去年就開始醞釀了,最快明年3月中共兩會後,會向有關單位提出入黨申請。

王裕慶日前接受中共喉舌《環球時報》專訪時稱,祖父是抗戰老兵,他從小接受傳統的愛國教育,因不滿台灣李登輝當局1993年推動「本土化」,才舉家遷往加拿大。他還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比西方國家體制還先進。

針對王裕慶有意加入中國共產黨一事,台灣陸委會表示,《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33條第2項明訂:「台灣地區人民不得擔任大陸地區黨務、軍事、行政或具政治性機關(構)、團體之職務或為其『成員』」,若王裕慶加入中共,將被處以10萬以上、50萬以下的罰鍰。

主持人:觀眾朋友,在節目中間歡迎您就這個題目和我們互動發表您的觀點。您可以通過電話或者通過手機短信,或者在YouTube上觀看我們的直播,和我們文字互動。

傑森,我想先談一談盧麗安。我們剛才看到新聞介紹的是其中一個學生的背景,但事情基本上都是在十九大台籍代表盧麗安出現之後才發生的。當時十九大出現了一位台灣籍代表,你覺得為什麼她會成為焦點人物,又為什麼她的一些言論引發這麼大的爭議?

傑森:我們知道,這個事其實是中共的媒體先炒起來的。中共為了展現它對台灣還有所謂的「統治權」,每年都擺樣子的搞幾個所謂「台灣代表」。

主持人:好像這一次有10個。

傑森:對,其實大部分那些代表都是非台灣出生的,只是跟台灣有一些牽連;這一次居然出現了盧麗安這樣土生土長在台灣出生、在台灣長大,然後又入了共產黨,十九大身分上又是一個教授。

主持人:標竿人物。

傑森:所以中共就覺得是非常好的一個例子,展現中共領導全國人民往前走的概念;中共的媒體藉此想造勢、宣揚一下這個事。當然,盧麗安畢竟還是跟台灣有千絲萬縷的關係,這件事情很多人看了以後,特別是台灣人看了以後,從感情上、理念上覺得非常震驚:怎麼一個台灣人公開給中共站台?當然也有個別台灣在大陸的人就包括這兩個北大的博士生,藉此也想把自己炒作起來。炒作的方法:盧麗安2年前入黨,我是不是也能入黨,入黨了是不是也能混個黨代表、也能在電視上露露面?所有這些事情。

當然他們每個人的說法都不一樣,盧麗安就說她愛台灣更愛中國等。基本上完全是按中共給她的角色,代表台灣人,同時也要歌頌黨,把黨和中國混淆起來一塊兒說,蠱惑頭腦不清的人,以為中共就是中國的完全代表、合法代表等概念。其實這事本身就是中共的宣傳,最終是傷害了台灣人民的感情,最後引發了這樣的爭論,其中有個別也想藉機把自己烘出來的人,跳起來也說話,最後搞出這麼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主持人:台灣方面的反應是比較大。趙培,我想問問你,單從她加入中國共產黨的角度,我看媒體的報導和她自己說的話,並不清楚她為什麼加入中國共產黨,她說是有一些理念、信念、理想的成分;她甚至拿她先生比喻;她說她愛台灣也愛祖國大陸等,也沒有解釋她為什麼要加入中國共產黨。你怎麼看她的表述,你認為她入黨的原因是什麼?

趙培:當然,她個人的原因我們從中可以揣測一下。加入中共無外乎兩種條件。第一個條件,我們知道劉少奇說過,入黨不外乎是做官。中共的創始人陳獨秀是北大的,他在北大嫖娼之後被北大開除,然後到了上海,這時候蘇聯給錢,他就建立了中共;為了錢、為了官加入中共,這是第一種情況。

第二種情況,她說的「為了理想」;當年也有這麼一批人為了理想去了延安、加入中共,最後一看,王實味被整風弄死了,所有人默不作聲,為了生存而跟著中共繼續活下去。

這是兩種情況。為了理想而加入中共的人,在中國知識分子中是很容易受騙的第一批人。當時一旦進入共產黨的環境裡面,他們馬上都能明白:我是被騙了,我被害了。特別是反右運動之後,一大批人被害,這其中包括誰呢?就是胡適。當年他看清了共產黨,沒有自由,他跑去台灣了,他得以保存、得以安身,他的好朋友、北平輔仁大學校長陳垣給他寫公開信,說,現在共產黨多麼自由,你看北平多麼自由啊、這裡多麼好啊,你回來吧!

胡適當時就說了,悲哀啊!我的朋友已經沒有說話的自由了,因為他從來不寫白話信給我的,他寫白話信代表這是一封假信,他已經沒有說話的自由了。這就是共產黨。胡適為此專門寫了一篇文章揭批:共產黨下沒有真正的自由,我的同事已經是這種處境了!

所以,這個人我們很難說她剛開始是不是被共產黨的歪理邪說給蠱惑、給騙了,然後她到了北京,她只能按照共產黨給她安排的一步步走下去,可能共產黨對她也是嚴密監控,才會樹立這麼一個榜樣。大家知道共產黨樹立榜樣是「總樹死人,不樹活人」,為什麼?它知道死人好擺佈,怎麼說都行,雷鋒全都是假的都行。這個人現在中共肯定是嚴密監視,不能出錯、不能讓她到海外再翻過來說中共。所以她現在所說的話我們都不必當真,因為她是在共產黨控制的環境下說的。而且是她到海外了她所有家人都出來嗎?只有這種情況下她才能夠說真話;看過中國社會之後她才能夠說真話。

所以我覺得她現在在中共的表態,無外乎就是兩種情況,一種是入黨做官;一種是後面那種情況,被騙了,只能在中共「假大空」模式下扮演著一個自己都看不上的角色,繼續演戲、走下去吧!

主持人:在她之後,另外兩個北大的學生我們也可以看到他們入黨的動機是什麼,其中一位說,自己入黨是要為兩岸關係發聲,並不是為了榮華富貴;另外一位說是信仰馬克思主義,要爭取工人權益。他們兩位都說不是為了物質;就是為了理念。傑森,您怎麼看這兩位學生的入黨動機?

傑森:他說自己入黨就能解決兩岸關係問題。哇!這個小孩子。

主持人:他是說為兩岸「發聲」,他倒可能還沒有上升到「解決」。

傑森:對,其實不入黨也仍然能發聲。而且說是入了黨就可以為工人爭取權益。好危險!他難道不知道嗎?在中國真正爭取工人權益的人基本上都在監獄裡了。從他說這話就可以清楚看到,在北大這幾年,真是成功地把他們洗腦洗得非常厲害。

主持人:他們可能也不真正了解中國的社會。

傑森:他在北大圈子裡頭,一個美好的校園,接觸的都是單純的學生,而且都是中國的尖子學生,讓他看到的幾乎只有中共最最希望他看到的這樣的場景,再加上他們自身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背景、什麼樣的原因說這樣的話,這個話的幼稚性讓人髮指。

如果有一點點機會,其中王裕慶還在加拿大生活了20年,我不知道他這20年怎麼過的,難道沒有任何機會看到中共是如何統治中國的?當然,在中國國內基本上順民可能能生存;任何有獨立思想的人其實都是很危險的人,甚至包括像雷陽這種不跟政府作對的人,也有可能會在這個體制中被輾壓致死。

這樣的過程我不知道他怎麼會最後得到這樣的結論?在我看來,如果他說的是真的話、真是這種理念,那我說他太幼稚了;另外一種解釋就是他徹頭徹尾想藉機給自己謀求什麼,在中共這個利益體制內想給自己謀求什麼東西。我不知道盧麗安具體的行動,但是盧麗安她已經是一個系所裡的副院長了。

主持人:她在復旦大學。

傑森:在中共的體系裡頭如果要再往上走就得入黨。副院長可以讓一個非黨派人士、無黨人士做,但是要做院長,甚至轉到政治體系比如上海市的一個什麼官員,基本上都得是黨員。在我看來,我更相信像盧麗安這麼聰明的一個人,她一定有詳細的計算。她計算後認為,自己利益的最大化很可能要走跟隨中共這條路。

主持人:但我感覺這兩個學生的原因,可能還有一部分是對台灣政治的不滿和失望。你怎麼看?

傑森:有可能。台灣是民主、自由的社會,各個派系的聲音吵得非常厲害,執政黨也會有偏統一點的、偏獨的,不同的政黨上台,大概也有一些另一派系的人有很大的怨氣,這種怨氣會轉變成一種莫名其妙的無病亂投醫現象。就跟中國當年中共引入的時候,看看那段歷史你也會看到,在中國人尋求歷史出路、對現政不滿、有病亂投醫的時候直接就找來了中共。事實上「中共」是引狼入室,在我看來,好在目前這樣的人很少很少。

這個事情,就是兩個學生,事實上目前台灣在中國大陸上學的學生數量已經是蠻大了,在這樣的情況下也就只有兩個人,而且都來自於北大。我感覺其實是很少的數量,加上在極特殊的環境──北大。

主持人:或者他們也受到一些特殊待遇。

傑森:對!促使這兩個人出現這麼奇怪的想法。我還是那句話,要麼是幼稚得嚇人、要嘛是有他們個人的其它圖謀。

主持人:趙培,你怎麼看這兩位學生談到他們入黨的動機,以及他們對於台灣民主體制的批評,甚至其中一人直接就批評「台灣言論不自由」?

趙培:我覺得他對台灣批評可以。為什麼呢?因為台灣允許言論自由、可以說;你對政治有什麼不滿你可以說、你可以發表文章,沒有任何人限制你,這就是台灣的自由。那麼你發表一篇文章說說「中共的言論不自由」,你可不可以說呢?你可以發表文章,我同意你發表文章。

那麼台灣國民黨的人也出來說「這個非常好」。就是說,如果你因為在大陸給工人維權或者幹什麼事被抓了,台灣仍然是你的後盾,是你的支持。我覺得這個就是真正的自由。你可以為別人去爭取自由,而心裡沒有被抓的恐懼,這就是台灣給你的自由,你可以說台灣。那麼對比一下在中共當中我們知道,很多維權人士如高智晟律師到現在是音訊皆無的狀態;那麼你說自由,你要為共產黨發聲,你能不能為高智晟律師發聲,為中國的法治發聲呢?你不敢這麼做。

有一位是來自於多倫多約克大學的,這個我倒大概的了解一些。首先說共產主義的滲透,共產主義有兩支,一支是中共列寧這一派搞暴力革命的;還有一派對西方滲透也非常厲害,是歐洲共產主義,它搞文化霸權破壞傳統文化,滲透到學術領域,這批人在蠶食美國、蠶食全世界非常厲害,所以很多文科的學生、文科的教授他本身是信共產主義、馬列主義的,所以他會給他的學生教授這種東西,我想來自於加拿大的這個人可能是受到另外一派共產主義滲透的影響。

主持人:是,他說他讀的那所大學的社會主義思想滿濃厚的。

趙培:對,所以他投奔了那邊。我再說一個例子,可能中國人聽了會覺得心理不平衡。我有一個朋友的女兒,多倫多大學畢業,她選擇是去美國讀碩士還是留在加拿大讀碩士,還是回北大、清華讀碩士?最後是北大、清華的機率比較高。為什麼呢?免試入學、免學費,還給一定的獎學金,這對她是多大的誘惑!在這邊(加拿大)讀一個文科的博士或者什麼,是很苦的,因為她不是理科或者金融,能夠給社會創造價值,所以她需要找「方錠」,會很苦;回到北京直接有人給錢,她當然樂意啦!

在這種情況下,有沒有研究一下這種不平等呢?身邊的中國同學是怎麼不平等才進入北大跟清華呢?有一個笑話,一個中國學生學習不好,他爸說:「你甭擔心,咱們有關係,明天給你辦坦桑尼亞戶口,北大、清華隨便選。」

中共為什麼能給你們這些特權呢?因為你們拿著外國護照,你們是台灣人,你們是中共的二等公民;中共的一等公民是權貴,你們不是,你們是外國人士,中共的二等公民。再往下排的中國人境地很悲慘,你們要是真覺得有悲天憫人的思想、有眾生平等的思想,你有沒有為他們的受教育權去呼籲過呢?你們沒有,你們反而在這談制度。

中國有句話「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我是覺得你們應該到中國農村、涼山等貧困山區看一看那裡的孩子,你才真正了解中國,你才配去說兩岸關係,才配去說中國的現實、工人的狀況,這些大話。

主持人:現在線上已經有兩位觀眾,我們很快接一下觀眾電話,一位是加拿大的齊先生,齊先生您好。

加拿大齊先生:好,嘉賓好!我想說一下,提醒大家一下。當德軍進入法國的時候有大批的法軍,當日軍進入中國的時候有大批的漢奸;假如這兩個人是明白人,他是有心為了向上爬或者個人的榮華富貴,那就是台奸或中華民國的叛徒。你看那個盧教授在小組上發言的時候還拿稿照唸,就怕說錯了、露餡了,她的利用價值都大大的降低了。

那個王同學可能年紀輕一點,希望他幾年以後覺醒,那也都是有個人的因素在裡邊,我覺得這也不奇怪,都說「一樣米養百種人」什麼人都有,在西方受良好教育的人還投奔恐怖集團ISIS!

主持人:感謝齊先生給我們打電話分享您的看法。還有一位是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方菲主播好,兩位嘉賓晚上好。其實這件事情不是現在才發生,遠在「四人幫」專權暴政的極權時代就有另外一個人,那個人比我還大兩歲,今年67歲了。這個人學問很好,化工系的,台大化工系出去的,他在美國拿到碩士、博士,不知道哪個大學我忘了。1970年、民國59年,他在美國拿了博士學位,就堅持不回台灣,他就跑回大陸去,那時是「四人幫」時代。

他講什麼話你知道嗎?他講,台灣的軍隊很散漫,這種軍隊一打就垮了,我在大陸看到的解放軍,分不出誰是官、誰是兵,大家一起做伏地挺身。他胡說八道,那個人是鐵桿子漢奸。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傑森,我們談到有個人因素,其中一個同學談到對台灣的制度不自信,我覺得他跟現在中共宣傳的「制度自信」形成對比。現在接二連三地發生有台灣人投入中共,你覺得和中共現在宣傳「制度自信」的大環境是不是有關係呢?

傑森:你得這麼看這個問題。第一,不是特別多的台灣人;只有個別幾個人。這種稀奇古怪的人什麼時候都有,包括中共在延安當土匪的時候還有美國人或者其他很多人跑去的,就包括現在。

主持人:當時的共產主義意識型態確實相當迷惑人。

傑森:共產主義意識型態非常迷惑人,它講什麼社會大同、物質均等、沒有分別,打破一切舊的,讓人聽著就是說好像,哇!真好啊,但是你要去看任何執行這樣的理論的國家,幾乎全是民族災難,過去是這樣,現在是這樣,包括最近出現的委內瑞拉,現在整個國家民不聊生,基本上沒有任何可吃的,大家都在暴動,就是說這個理論幾乎是一次次給人類帶來災難,所以說這個理論,對這個理論的認識,不是說這個社會不存在共產黨,你就可以忽略這個理論。

你一定要讓年輕人,包括美國,包括台灣的年輕人充分認識這是多麼可怕的一個理論,它們多麼誘惑人,但是與此同時的話,它可以把一個社會、一個民族迅速帶來動亂,因為它最終一定是極權,最終一定是暴政,或者說是非暴政下的這種社會動亂,當然就是說整個你剛才談到。

主持人:就是什麼制度自信。

傑森:對,制度自信這個問題,我說得兩方面來看這個問題,我剛才最開始就說了,最開始這個人爆出來是中共想給《大公報》、鳳凰網這樣爆出來的,你可以理解就是說,中共現在全世界宣揚制度自信,事實上,中國老百姓靠自己的辛勤、智慧創造出來一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樣一個成績,全被中共拿去了。

主持人:其實是中共鬆綁以後。

傑森:對,一次一次是中共鬆綁,從最開始的責任田,到後來的什麼各方面,都是中共說我不管你了,好,中國人幹起來了,但它管的時候,中國人全都是一塌糊塗,所以說在我看來的話,中共這時候把中國經濟的所有的成績歸到自己身上,講說從某種意義上講,證明我的制度是好的,但是怎麼可能你的制度是好的,誰都知道你的制度是糟的,不然的話香港回歸也不可能一國兩制啊,就是說如果你好,我幹嘛我要一國兩制呢,香港人立刻擁抱中國大陸的政策就完了唄!

其實台灣人主要討厭跟大陸談統的那幫人,也就是討厭中共那個制度,所以說你這個制度是真正影響中國人凝聚的一個因素,在這樣的情況下,但是它的媒體需要這樣的宣傳,所以說我就說最開始這個事不是台灣人炒起來的,是大陸的媒體爆出來的,而這個我們知道盧麗安這個人他本身是在大陸的環境下,按大陸的意志展現中共意志的時候在說話,但是與此同時,他卻沒有意識到自己深深傷害了台灣人民的感情。

那麼所以說在我看來的話,事實上,他是中共所謂的制度自信的宣傳品,但是與此同時的話,很多台灣民眾在這個被傷害之後,回過頭來的話,其實也應該堅信自己的民主制度的自信,包括台灣有些官員說,台灣的金鐘罩、鐵布衫就是台灣的民主自由。

主持人:是。

傑森:事實上,最終的話你可以看到,真正有民主自信的還應該是台灣的人民,因為這個是。

主持人:不是自己說出來的。

傑森:不是自己說出來的,很多人是由衷感受到。

主持人:就是這樣的,我們很快再接一位加拿大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

加拿大張先生:大家好!我的看法是,《共產黨宣言》中所謂「共產主義的幽靈」,顯然就是一種非常殘忍、極具欺騙性的紅色共產邪靈,它具有極大的迷惑性和蠱惑性,臥盤的時候認為共產黨是進步的,打著那個虛無飄渺、畫餅充飢的共產主義的天堂理論,看成一個神聖理論追求它,現在看其實也破產了,但是還有很大力量,當前美國就說明這種情況嘛!尤其是民主社會從政府到民間得了綏靖主義的瘟病,罩著它,更造成它能夠發展,為什麼它能蠶食美國呢?就是一種病!

傑森:有一點我要說,其實中共現在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那套理論,為什麼中共的每個領導人都不停出一套新的理論呢?是因為它過去那些理論都不起作用,什麼「中國特色」等各方面,其實某種意義上講,它已經變了。中共不再搞原來所謂的「共產主義」的東西,它事實上是在搞權貴資本主義,只是拿著「中共」這頂帽子、這個集團,來拿到權力以後謀財。

所以在我看來,當中共已經摒棄中共理論,包括當時好像《費加羅報》採訪江澤民的時候問他:「你還信仰共產主義嗎?」他說:「我年輕的時候相信。」顯然是他自己都不相信了!中共的黨主席都不相信了。

突然這兩個年輕人要入黨,某種意義上講我還是那句話:哇!這個博士搞到這份上真是腦子搞壞了。

主持人:真是,應該去讀一下研究生就可以了。趙培,我想最後一個問題再問問你。我們看到台灣這一次的反應還是滿快的,盧麗安成為焦點人物之後,台灣馬上把她的戶籍取消了,雖然是依據《兩岸關係法》,但是在敏感時刻這樣的動作,你覺得是不是也表明台灣政府的某種態度,跟台灣最近的掃黑是不是有關連呢?

趙培:其實是有關連的,因為我們可以看到中共對台灣的滲透,從政客、媒體、黑社會等,現在已經達到令人髮指的地步。中共以前還打著「國家統一」的名號去統戰台灣,現在赤裸裸把共產黨這個惡魔擦點粉擺出來,用幾個學生或者一個學者就要來統戰台灣。你說這種東西都擺出來,台灣人為了保護自己的自由民主,他們怎麼辦?他們只能用法治的武器,來把這些害群之馬給清理出去,這是做得非常對的。

101大樓廣場前,這些黑社會都能夠打人了,那麼台灣人應該怎麼做?應該用法治,用民主的另外一面去把這些問題給處理掉,在法治的框架之內,它就是一個好的制度。所以我覺得做得是十分好。

主持人:傑森你補充一下。

傑森:其實我還是那句話,台灣人應該有自己的制度自信。當你覺得台灣在紛爭的時候,這正是目前民主制度的有效展現。與此同時也要非常清楚,不管怎麼樣,中共是想所謂「占有台灣」的,在捍衛台灣現有的民主制度的同時,要非常清楚中共的想法,對於中共在台灣的一系列展現,比如在101大樓前鬧騰的所謂同心會等組織,一定要用現有法律的框架下解決這個問題,不能允許讓他們利用民主來侵害台灣人民的民主。

主持人:是,其實所謂他們覺得台灣的弊病,正是民主過程中的展現。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的精采點評。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節目時間又到了,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網友 2017-11-08
这是属于一直生活在象牙塔里面的人,而又不愿瞭望四野,优哉游哉,有学无识,不辨大义忠奸,是属于极易被魔鬼附身、恶党统战的人。
新唐人網友 2017-11-08
被中共买通了的二B。CCTV4上经常评论的台大叫兽也应该取消其台籍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