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網聞 > 正文

訪民投書:西安訪民十九大後仍遭嚴控 家門被焊死

紐約時間: 2017-11-06 02:55 A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11月06日訊】我叫王英強,西安市西咸新區秦漢新城管委會和渭城街上訪10年的老訪民。因十九大我女兒上訪遭到西安西咸新區秦漢新城管委會和渭城街道辦相互勾結進行報復,十九大已過半月,它們還對我家進行嚴加管控,近日我家的門又被焊住。
廣告

2017年11月2日傍晚,我發現停在我家樓前窗下的維穩車輛突然不見了,只留下停在我家後院附近的兩輛維穩車輛及多名維穩人員,11月3日我發現有多名鄰居在我家單元樓道附近指指點點,竊竊私語,感覺不正常。11月4日中午,我女兒到樓前查看,發現我家防盜門已被偷偷焊死。

2017年11月5日上午10點多,我女兒打電話給渭城街道辦黨委副書記杜興鵬(電話:13891096082),問他為啥要把我家防盜門偷偷焊住?杜興鵬:「我不知道這件事,可能是三公司的人幹的吧?」我女兒:「三公司的人並沒有在我家樓前樓後停維穩車輛和安排維穩人員,咋可能是三公司的人幹的呢?渭城街道辦一直在我家樓前樓後停的有車和人,為啥這幾天樓前的維穩車突然就不見了?」杜興鵬:「我不清楚,我先調查一下再說。」急匆匆的挂了電話。

緊接著,我女兒又打110報警,大約半個多小時後,片警鄭民和另外一名警察開著一輛車號為陝D1308警的警車出警,鄭民等人大概看了一下現場,未做任何記錄,對我和我女兒說:「我回去後會向領導匯報的。」然後跑到渭城街道辦維穩人員跟前小聲私語了一陣就離開了。截止目前,未見警方有任何答覆。

我只是一名十多年無處申冤的冤民,上訪是我對國家的信任,我希望我家的案子能得到依法公平公正的處理。

我不明白,習近平主席提倡要依法治國,為啥到了西安市西咸新區秦漢新城管委會和渭城街道辦,就變成了對冤民的無休止瘋狂迫害和高壓維穩常態化?指使他們如此公開對抗依法治國的幕後黑手是誰?

由於我兒子王小剛2007年2月因工作被工作單位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簡稱火電三公司)同事程文才惡意放狗咬傷,事後幹部張小兵等人又雇凶打人,導致王小剛嚴重精神病。多年來未給我兒子發放一分錢生活費及其它應得收入,就連養老金也暗中停繳了。

十多年來,我到北京公安部、中紀委、國家電網公司、國務院信訪局、中國能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上訪多次,到咸陽市、陝西省各級政府部門上訪不知有多少次了。以陝西省公安廳為首的各級政府有關部門至今仍堅持不依法辦案,還組建了咸陽市公安局、渭城區公安分局、渭城區信訪局、渭城區化工派出所、渭城區渭城街道辦、火電四公司社區等多家基層政府機構,對我全家實行長年暴力維穩,樓前樓後加裝多個攝像頭,非法實行24小時監控,白天有人監視、監聽,晚上屋前屋後站崗放哨,外出有人跟蹤,門窗多次遭打砸;我無數次被截訪、戴手銬,多次遭毆打。

我及我的家人經歷了不知多少次的威脅、謾罵、羞辱、軟禁、關押、不准吃喝、上門打砸、斷電、監聽電話、剪電話線、暴力截訪、上訪銷號刪記錄、微博強行銷號幾十個等多項暴力維穩手段的殘酷迫害。不但原始案子沒有得到絲毫解決,後續暴力維穩的惡果滾雪球似的只增不減。已導致我全家四口人一死二殘的後果。陝西省公安廳信訪主任夏琛明曾對我說:「狗把你兒子咬了,你找狗去,找我們做什麼。」

2017年3月初,我家所住社區被劃歸到陝西省西安市西咸新區秦漢新城管委會管轄。2017年8月11日,西咸新區政府、秦漢新城管委會、渭城街道辦等多家政府部門及犯罪單位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在社會上雇佣的幾名閑散人員和我的退休工作單位西北電力建設第四工程有限公司聯合組建了大批維穩人馬,以十九大維穩為由,將我全家非法監控在社區內,不准邁出社區大門半步。經過多次抗爭和交涉,他們只同意我可以去西安幾家政府部門上訪,但只准拿少量材料,不准帶其他物品,同時必須由至少他們兩名維穩人員跟蹤才可以外出。絕不准在外過夜,絕不准去北京,哪怕去北京找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的上級單位也不行。

2017年8月24日上午,我在兩名維穩人員的監控下,來到秦漢新城管委會信訪處上訪,一名姓孫的男信訪官員接待了我,大概看了一下材料,他說我的事情是涉法涉訴的事情,他管不了,讓我以後不要再到秦漢新城管委會來上訪,另外一名女信訪官員答覆我說,你家的案子屬於三跨三分離的案子,我們這裡有別處轉過來的材料,我們都看過,管不了,你以後不用再來找我們了。

我又向他們反映自8月11日起遭遇多部門非法維穩一事,姓孫的答覆我說,這是政府工作需要,你最好配合一下。

我全家在憤怒和驚恐中熬到2017年10月17日,期間多次遭遇渭城街道辦官員佘鵬手下維穩人員的威脅:「放老實點,再不聽話,小心收拾你!」「敢不配合,小心強制執行你!」等等。

走投無路,我女兒王小琴於2017年10月19日,決定冒險逃往北京,向國家公安部遞交材料,希望能借十九大東風,得到大力督辦,儘快解決多年冤情。

由於我女兒王小琴對北京很陌生,2017年10月20日上午,她多次向路人打問公安部信訪接待處地址,也未找到。走到國家大劇院附近時,遇到北京警方安檢。警察掃瞄了她的《身份證》後,問她:「來北京幹啥?」她說:「我進京是反映問題的。」警察說「我們給你找個能處理問題的地方」,沒多久,就把她送到了北京府右街派出所,派出所對她攜帶的物品進行了嚴密的檢查後,把她送到了久敬莊「接濟」中心。

隨後,我女兒王小琴被西安市西咸新區公安處劉剛等人和秦漢新城管委會及轄區渭城街道辦的多名截訪官員聯手配合,押回轄區渭城派出所,以「擾亂公共秩序罪」關進咸陽市渭城區拘留所,非法拘留七天,從始到終,不給出據任何書面法律手續。

事後,又在我家樓前樓後不同位置停放三輛維穩車輛,幾十名維穩人員24小時倒班,通宵看守我全家,不准我和我的家人外出就醫和採購所需生活用品,更不允許到任何地方去上訪,就連我那正在治療的精神病兒子王小剛在自家附近的馬路上溜彎,渭城街道辦也會派出至少二到四名維穩人員寸步不離的進行跟蹤盯梢。

2017年11月2日下午,渭城街道辦黨委副書記杜興鵬到社區找我家談話,氣急敗壞的對我女兒吼道:「王小琴,你知不知道你這次去北京上訪對街道辦造成了多大的損失?」我女兒:「不知道。」杜興鵬:「因為你的行為,造成街道辦黨委書記張亞紅和主任林軍被處分,還有其他幾位同志也不同程度的被處理。當然,你已經為你的行為得到了應有的懲罰,只要是十九大期間進京上訪的,一律都要拘留,涇陽縣第一批去的五名訪民全都拘了。」緊接著,杜興鵬又子虛烏有的開始威脅恐嚇我父女倆:「聽說你家和咸陽某個訪民組織有勾結,還定期去開會。如果再繼續,我可不是那麼好惹的。」

我女兒:「杜興鵬,你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我身上,這不公平,你為什麼不深入瞭解一下我為啥要在十九大期間進京上訪?」杜興鵬:「你說吧。」我女兒:「你們明明知道我家案子最初的犯罪主體是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之後,公安機關層層包庇,導致我全家一死二殘。你們還要公開勾結三公司,從2017年8月10號就提前對我家進行維穩。為此,我曾多次給林軍主任打電話,他拒不承認有此事。這不明擺著想把我家往絕路上逼嗎?」

杜興鵬:「2017年8月10號開始,三公司的人對你家進行維穩是企業的個人行為,是因為你2017年7月底到8月初到北京找國家能源建設集團總部上訪過,和政府沒有任何關係。」我女兒:「如果是企業的個人行為,為啥三公司的維穩人員天天坐在渭城街道辦專為我家設置的監控室裡?作為政府機構,你們明明知道三公司監控我家的這種行為是違法的,應當及時加以制止和依法處理,相反,我曾多次親眼看到有渭城街道辦的人在監控室裡配合他們工作。」

杜興鵬:「老王,不說這些了。我今天來和你家見面,是想和你家訂一個君子協定。」

我:「什麼君子協定?」杜興鵬:「你和你女兒以後不論到哪裡去上訪,尤其是不能去北京上訪,能不能提前通知街道辦,由街道辦派人派車陪你一起去上訪?」我:「我家的案子和街道辦沒有任何關係,你們為啥要陪訪?你不知道這種行為是違法的嗎?」杜興鵬:「街道辦也不想這樣做,可是,秦漢新城管委會的領導要求街道辦要隨時掌握你家上訪的一切動向,並且還要隨時拍照和匯報。如果你不答應我的要求,安排在你們家附近的車和人就一直不會撤,你休想得到任何自由。」

(責任編輯:陳漢)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