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男家長好色網戀欲出軌 女老師巧借玉鐲妙化解

原標題:女老師借學生母親的玉鐲去相親,大叔見到鐲子後大驚失色倉皇逃走

紐約時間: 2017-10-18 09:29 PM 
点此看大图片
柴靜站起身,拿過手鐲,大步出了門,只留下李雷坐在那兒發呆。圖為示意圖。(pixabay.com)
【新唐人2017年10月17日訊】世間竟有如此巧合之事:家長網戀一女教師,卻不知道她正是自己兒子的班主任。老師查出家長的底細後,用他十多年前給妻子的定情物,巧妙的化解了此事,讓他知錯並回歸自己的家庭。下面來看看網上流傳的這個故事。
廣告

柴靜是班主任,李遠是她還算比較喜歡的一個學生,上午放學時,柴靜對李遠說:“回去問問你媽媽,下午放學時她能不能到學校來一趟。”李遠一聽,臉上立刻露出了恐懼的神色,顯然,他將老師的話理解成平時的“喊家長”了,於是柴靜就解釋說:“告訴你媽媽,不是你的事兒,是我有事求她幫忙。”

下午放學時,李遠的媽媽來到了辦公室,她滿臉疑惑地進了門:她怎麽也想不通,自己兒子的班主任,會有什麽事兒請她幫忙?

柴靜倒了一杯水,放到了李遠媽媽的面前,說:“劉女士,我有件事,想請你幫忙—”

劉女士誠惶誠恐:“柴老師,您甭客氣,您盡管說,什麽事?”

“我想借你的手鐲用一下,明天就還你,你看可以嗎?”

劉女士看了一下左手腕上的鐲子,這是一只翡翠手鐲,質地還算可以,是當年老公送的訂婚禮物。據老公講,他二十歲那年去雲南出差,花兩千六百元買了這只手鐲。那時他就決定,要把這只鐲子當作訂婚禮物送給他心愛的人……

柴靜見劉女士盯著手鐲發呆,就輕輕地喚了聲:“劉女士—”

劉女士從恍惚中驚醒過來,忙說:“柴老師,可以的,當然可以。”說著,她就使勁地往下擼鐲子。鐲子還是十多年前戴上的,那時劉女士很苗條,手腕也細,現在劉女士胖了,手腕粗多了。很快,劉女士的手腕處就起了一道道紅印,可鐲子還是未能擼下來。

柴靜看得有點驚心:她能理解劉女士作為學生家長的一片心意。幾個月前,柴靜和劉女士有過一次簡短的談話,說李遠這孩子雖有點調皮,但腦瓜還是很好用的,是塊好料子,希望劉女士能對他管得再嚴一點。而劉女士呢,把這次談話當成了一種暗示,第二天她就把一張購物卡塞給了柴靜,說裡面有二百元錢。柴靜知道劉女士的日子過得並不太好,執意沒有收。

現在,劉女士好不容易能幫上柴靜的一點忙,她的心情,就像一個宮女終於得到了皇帝的召幸,這個形容一點也不為過。柴靜有點心酸,說:“劉女士,要不算了吧,其實—”

劉女士抬起頭,憨憨地笑著,說:“柴老師,有辦法的,挺好摘的。”說著,她站起來,環顧四周,終於發現了窗台上的香皂,急忙走過去,抓起香皂,對柴靜說了句“我一會兒就來”,說著,她就沖出門去。

柴靜這點常識還是有的,用點肥皂,容易把鐲子之類的佩戴之物取下來,果然,幾分鐘後,劉女士回來了,手里拿著那只翡翠手鐲。

柴靜看了看劉女士紅紅的手腕,很不好意思,說:“早知這樣,我就不—不過,我真的很感激你。今天晚上我有個約會,我這個朋友非常喜愛翡翠,我沒有翡翠手鐲,想來想去,就想到了你曾經戴著一只翡翠手鐲……”

劉女士一下想了起來,前段時間住院,柴靜來看她時,就曾提及過這只手鐲,當時劉女士還給柴靜介紹了這手鐲的來歷呢。

晚飯後,柴靜戴著借來的翡翠手鐲,來到了約定地點—歐典咖啡館。落座後,柴靜看了一下表,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十多分鐘。

今晚來和柴靜約會的這個男士叫李雷,是柴靜在網上認識的,半年多來,兩人聊得一直挺投機,關系呢,也僅僅是朋友,可就在幾天前,李雷突然向柴靜表白心跡,說要和柴靜見一面,還要送給柴靜一只翡翠手鐲。

柴靜從聊天中得知,李雷是本市一家機械制造公司的業務員,負責雲南地區的銷售工作。這次他帶來的翡翠手鐲,是從雲南買來的毛料,然後請人加工成了鐲子,光加工費就花了兩千多呢。
過了幾分鐘,李雷來了,他很快看到了柴靜。兩人視頻過,不算陌生。

李雷走過來,和柴靜打了招呼,然後坐下,招呼服務員要了兩杯咖啡。稍稍聊了幾句,李雷就打開了隨身帶來的皮包,說:“一個小驚喜,送給你的。”說著,他拿出了一個裝飾盒。

柴靜微微笑了笑,說:“別急著打開,這麽偉大的時刻,不來點序曲嗎?”

李雷準備打開裝飾盒的手停住了,他看了看周圍浪漫的環境,微微一笑,說:“我是個大老粗,不懂這個,要不你來說兩句?”

柴靜看了看那個裝飾盒,說:“那麽,我就先問問你吧,知道我今天為啥來見你嗎?”

關於這個,李雷還真不知道。他和柴靜在網上認識半年多,這期間,李雷倒是多次提出要見個面,但柴靜都拒絕了。尤其是李雷表白心跡後,柴靜似乎生他的氣了,好幾天都沒理他,直到李雷說送柴靜一個翡翠手鐲後,柴靜才勉強答應了,這讓李雷多少有點看不起柴靜,女人,嗨……這個原因不能說,所以李雷只是搖了搖頭,柴靜說:“就是因為—你把你的真實姓名告訴了我,這說明,你終於真實地面對我了。”

李雷想笑,可還是忍住了,心想:“好蹩腳的借口,哼,你還不是看上我帶給你的翡翠手鐲?”
柴靜似乎看穿了李雷的想法,話鋒一轉,說:“說說你的婚姻狀況吧。”

一提起這個話題,李雷頭皮一陣發麻,盡管他知道柴靜會問及這個,盡管他事先準備了“台詞”,也反複排練過,但柴靜畢竟沒結過婚,比他小八歲,這足夠讓李雷底氣有些不足:“這、這個我結過婚,三年前離婚了,孩子歸我,九歲了。”

柴靜似乎並不太在意,說:“孩子三年級吧?誰來帶?”

李雷忙說:“對,是三年級,一直是我媽帶的。你看我常年漂泊在外,對孩子關心太少,只知道他上三年級,連幾班都不知道。我這個爸爸,不稱職啊……”

柴靜安慰李雷道:“都是為了生活,不容易。說起學生,我想起了我班上的一個學生,他媽媽那叫一個不容易啊,兩個月前住院了,是子宮瘤,還好,是良性的。這麽重的病,都沒告訴她老公,說她老公馬上要升職了,又常在外地,怕影響他的工作。我去醫院看她,看她怪可憐的,我都落淚了。”

李雷覺得這個“序曲”跑題了,這麽浪漫的時刻,怎麽能探討這種傷感的話題呢?於是說道:“可生活總歸還是美好的,比如現在,我要打開這個盒子了—”

柴靜神情淡淡的,說:“序曲完了,可以打開了。”

李雷打開了裝飾盒,從里面拿出一只翡翠手鐲,那手鐲果真是個上品,晶瑩剔透,幾抹翠根點綴其中……李雷微微一笑,說:“最好的手鐲,配在最美的手腕上,來,我給你戴上。”

柴靜今天穿了件寬口的長袖,從劉女士那里借來的翡翠鐲子正好被衣袖掩住,從外面是看不出來的。現在,柴靜把右手臂伸過去,袖子一扯,那只翡翠手鐲就露了出來……

李雷一楞,他沒想到柴靜的手腕上竟然也有一只手鐲!

柴靜一笑,說:“我也有一只,你把這兩只放到一塊兒比比,哪個好?”說著,她摘下手鐲,遞給了李雷。

李雷接過來,仔細地看著,好久才說:“這個、這個真是你的?”

柴靜說:“這個鐲子,是我向那個學生家長借的,明天就還她。”說完,柴靜站起身,拿過手鐲,大步出了門,只留下李雷坐在那兒發呆。

過了很久,柴靜收到李雷的短信:“還是舊的那個手鐲好,戴了十幾年舊手鐲裡的感情,沒法兒跟新手鐲比,謝謝你。”

柴靜給他回了一條短信:“你能認出手鐲,說明你還沒迷失方向。”隨後,她就刪掉了李雷的號碼。

其實,這個李雷,正是柴靜的學生李遠的爸爸,當他第一次和柴靜視頻聊天時,柴靜就發現李遠很像他,後來經過多方打探,終於確定李雷正是李遠的爸爸。柴靜覺得,生活之中,也可以有相交、相知的網友,但後來李雷向柴靜表白了心跡,又說要送她一只翡翠手鐲,這時,柴靜就想替劉女士教育一下李雷,於是就借了那只手鐲。

第二天,柴靜給劉女士打電話,說:“劉女士,下午放學,是你來接李遠嗎?我想把手鐲還給你。”

電話裡,劉女士的心情似乎很好,她說:“柴老師,是孩子他爸來接……”

——轉自《愛經驗》

(責任編輯:鐘正慧)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