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祕檔] 林彪外逃真相:毛給他準備了飛機

作者:武德山

紐約時間: 2017-10-09 05:32 PM 
点此看大图片
1971年9月13日前後,林彪所乘飛機墜毀於蒙古溫都爾汗附近,機上人員全部死亡。(網路圖片)
編者按:1971年發生的林彪九一三事件」,被稱為中共最大的黑幕謎案。中共一直是從維護政權的角度來修改歷史,如果揭開真相,重評林彪,中共苦心維護的周恩來的正面形象會遭到破壞,而中共政權的合法性也會隨之受到更大質疑。據專家調查,林彪案的很多關鍵證據,都被毛澤東、周恩來等人銷毀,還原歷史非常之難。
廣告

本文有些未公開的內部檔案,其中流露出的史實,應該能佐證民間的流傳與猜測吧。

毛澤東發起批陳整風,亂中找機會打倒林彪

林彪不肯就範的強硬態度,使毛澤東的計劃不能進行下去。毛能想到的唯一辦法,還是掀起一場大的鬥爭運動,找機會打倒林彪,他決定給江青委以重任。

1970年11月6日,經毛批准,中共中央下發了《關於成立中央組織宣傳組的決定》,中央組織宣傳組設組長一名,由康生擔任,設組員若干名,由江青、張春橋、姚文元、紀登奎、李德生擔任。中央組織宣傳組管轄中央組織部、宣傳部、《人民日報》、《紅旗》雜誌、新華總社、中央廣播事業局、《光明日報》。」康生這個組長是掛名的,紀登奎、李德生各有軍政要職,實際也是掛名。中央組織宣傳大權落在江青手中。這個組織是中央書記處的雛形,是與「軍委辦事組」相對抗的「中央辦事組」。

11月16日,經毛批准,《中央辦事組》起草了《中共中央發出關於傳達陳伯達反黨問題的指示》。指示中說:「在黨的九屆二中全會上,陳伯達採取了突然襲擊,煽風點火,製造謠言,欺騙同志的惡劣手段,進行分裂黨的陰謀活動。」[1]「批陳整風」運動由此展開。

1971年2月20日,軍委辦事組對毛批評軍委座談會不批陳的問題寫了檢討報告,毛在報告上批示:「你們幾個同志,在批陳問題上為什麼老是被動?不推一下,就動不起來。這個問題應該好好想一想,採取步驟,變被動為主動。」「為什麼老是認識不足?」「原因何在?應當研究」。 實際上是暗示他們揭發、批判林彪。

1971年3月29日,周恩來根據毛的意見,同黃永勝等軍委辦事組成員前往北戴河,向在那裡的林彪匯報毛有關揭批陳伯達的一系列指示,以及中央準備在最近召開「批陳整風」匯報會等問題。周恩來說:「此行目的,是毛澤東要林彪出來參加一下即將召開的批陳整風匯報會,講幾句話,給他個台階下。」[2]

在同林彪談話中,林彪對毛的批示表示擁護,對黃、李、邱三人的檢討表示「高興」,對吳、葉寫的書面檢討,表示「完全同意」。但林彪對自己的問題始終避而不談,毫無認錯之意,也沒有表示他將出席中央「批陳整風」匯報會。[3]

4月15日至29日,「批陳整風」匯報會在北京召開,中央和各地黨政軍負責人共99人出席,主要批黃、吳、葉、李、邱的問題。會議期間,周恩來曾給19日回京的林彪送去文件和毛的有關指示,並示意林彪到會講話,但林彪表示「堅決不講」,也沒有要出席會議的意思。[4]

毛讓江青為林彪拍攝學習毛選的照片

毛澤東逼迫林彪檢討的目的未達到。林彪多次提出要見毛澤東,當面把事情說清楚。毛自知理虧,像當年對付高崗一樣,就是不見林彪。

林彪對廬山會議以來開展的「批陳整風」,特別是毛對黃永勝等的批評不滿。他要求見毛不成,有意見無處申述,忍耐到了極限,這種情緒甚至在公開場合明顯表露出來。「批陳整風」匯報會結束時,恰逢「五一」節。這天晚上,林彪勉強來到天安門城樓觀看焰火,他一臉沮喪,始終不同毛說話。在城樓上,他坐在毛的側面,幾分鐘後便不辭而別。林彪這一舉動,引起在場目擊者的議論和猜測。

為了穩住林彪,6月9日,毛讓江青為林彪拍了大幅學習毛著的免冠像,登在1971年7、8月合刊的《人民畫報》封面上。作者署名:「峻岑」。毛向林彪暗示:儘管批陳整風搞得激烈,黃、吳、葉、李、邱作了檢討,但到此為此,不會動搖你的接班人地位。同時也向全黨、全軍、全國人民表明毛林之間親密無間的關係。

林立果起草《武裝起義計劃》

毛澤東和林彪在逐漸決裂過程中,林立果是林彪的主要依靠力量,林彪對林立果寄予厚望。林立果當了空軍司令部辦公室副主任、兼作戰部副部長之後,林彪曾對兒子說:「一員猛打猛衝的的大將,充其量只有匹夫之勇,而成不了帥才。真正的帥才應該會組織人、指揮人、利用人。要做到這點,首先是籠絡人。要導之以高爵,養之以厚祿,任之以重權。」

林立果按照林彪的要求,在空軍司令部成立了一個調研小組,自任組長,組員有空軍司令部副參謀長兼辦公室主任王飛、辦公室副主任周宇馳、劉世英、處長劉沛豐、副處長於新野。林立果繼續壯大他的組織,網羅各方人才。他們反對文化大革命、反對暴政、有正義感,願意學習張良在博望坡刺殺秦始皇的壯舉。

1971年3月21日至24日,在上海巨鹿路889號,一幢日式樓房的地下室裡,林立果找了周宇馳、於新野、李偉信,研究起草了《武裝起義計劃》。這個《571工程紀要》是「9.13事件」後,從空軍學院林立果常住的房間裡被發現的手寫文件。文中指責毛澤東:「不是一個真正的馬列主義者,而是一個行孔孟之道,借馬列主義之皮,執秦始皇之法的中國歷史最大的封建暴君。」「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為變相失業,『五七幹校』是變相勞改,中央高層政治是絞肉機。」文中還聲稱:「與他的鬥爭是一場你死我活的鬥爭!」「或者我們把他吃掉,或者他們把我們吃掉。」這個手抄文件,與其說是政變計劃,不如說是一篇聲討毛澤東的政治檄文。

生性多疑的毛澤東似乎察覺到,林彪決定不當二傳手,日後必亂。他決心除掉這個心頭之患。毛離開北京南下,為除掉林彪做輿論準備。

毛澤東南巡吹風,為除掉林彪做輿論準備

1971年8月15日,年近八旬的毛澤東再次乘專列離京南下,到中南、華東等省市巡視。他決定去南方一些地區一邊調查、一邊「吹風」,統一各地黨政軍領導幹部的思想。

從8月中旬到9月中旬的20多天裡,毛澤東先後抵達武漢、長沙、南昌、杭州、上海等地,同湖北、湖南、廣東、廣西、江蘇、江西、福建、浙江和上海的主要領導人談話。他到處談中共黨內路線鬥爭史,談廬山會議的問題。把話說得比過去更明白,來統一各地黨政軍領導幹部的思想。

8月28日專列到達長沙。毛澤東分別同湖南、廣東、廣西等省黨政軍負責人華國鋒、卜占亞、劉興元、丁盛、韋國清談話。當著他們的面,指著廣州軍區司令員丁盛、政委劉興元說:「你們同黃永勝關係這麼密切,來往這麼多,黃永勝倒了,你們怎麼得了!?」這一方面是叫丁、劉與黃永勝劃清界限,另一方面是叫在座的其他黨政軍領導人與丁、劉以及黃永勝劃清界限。毛澤東在長沙還說:「預計我於23日回京,25日至29日召開九屆三中全會。會議上端出林彪的錯誤,要增補張春橋、李德生為常委,張春橋增補為副主席。」

8月31日,毛澤東到南昌,聽取江西負責人程世清的匯報,程世清揭發了三件事情:一、這年7月周宇馳曾兩次祕密來江西活動;二、廬山會議期間葉群確有「不設國家主席,林彪往哪裡擺」的說法;三、林彪之女林立衡關於「同林彪家人來往,搞不好要殺頭」的警告。毛澤東聽了這些反映後,略有所思,把眼睛眯成一條線,遠眺窗外,沒說一句話。 [5]

9月3日零點,毛澤東從南昌到杭州。在專列上,召見了浙江省革委會主任南萍、省軍區司令員熊應堂、空五軍政委陳勵耘。一見陳勵耘,毛嚴厲質問:你同吳法憲關係如何?吳在廬山找了幾個人,有你陳勵耘,有上海王維國,你們空軍有八個中央委員,你們都幹了什麼?陳勵耘不敢仰視,狼狽不堪。毛澤東說:「你們是受騙、受蒙蔽,對犯錯誤的,還是懲前毖後,治病救人。要搞馬列主義,不要搞修正主義;要團結,不要搞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陰謀詭計。他還要求大家唱《國際歌》,唱《三大紀律,八項注意》,要「團結起來到明天」,要「一切行動聽指揮」。「廬山這件事還沒有完,還不徹底。」陳勵耘聽了毛澤東一席話,如五雷轟頂,哪裡還敢執行林立果的任務啊![6]

9月5、6日,在北戴河的林彪、葉群先後得到周宇馳、黃永勝的密報,獲知了毛南巡談話的主要內容,林彪惶恐不安,覺得自己「末日」即將來臨。

毛澤東為林彪準備了三叉戟飛機

9月10日下午,毛澤東下令專列從杭州開往上海。在上海只停留了一晚,而且沒有下車。第二天上午,他在車上會見許世友、王洪文。王維國想一起上車,被警衛人員攔住。中午,毛突然說:「我們走,不同他們打招呼。誰也別通知,馬上開車。」專列隨即離滬北上,一路不停留,經過南京、蚌埠、徐州、濟南、天津各站,在12日午後抵達北京豐臺車站。

因摸不清北京虛實,毛先沒有進北京,在車上,他把北京軍區司令員李德生、第二政委紀登奎、北京革委會主任吳德,北衛戍司令員吳忠召去,詢問了北京情況,說:黑手後面還有黑手。命令李德生從38軍調1個師到北京南口待命。

專列12日16時抵達北京站,毛坐汽車回到中南海。

9月11日晚,王維國從上海打電話給林立果、周宇馳,告訴他們毛離滬北上的消息。住在北戴河蓮峰山96號別墅的林彪,聞訊後,臉色鐵青。他意識到,毛回京後,即將召開三中全會,解決清算他的問題。要逃必須在三中全會前,三中全會後,想走也走不了了。他暗示:「反正我活不多久了,死也死在這裡。一是坐牢;二是從容就義。」他當時已做了死的準備。

毛南巡途中,同經過的省市軍政人員打招呼,要批林彪,為召開三中全會解決林彪做準備。同時考慮到林彪可能外逃,也做了精心的安排。毛為林彪準備了可能外逃乘坐的一架256號三叉戟飛機。1967年發生「7.20事件」時,毛就是乘坐這架飛機從武漢逃往上海的。駕駛員潘景寅,長得很像毛澤東的長子毛岸英,毛澤東視他為兒子,潘對毛很忠。毛極其祕密地把他安排給林彪使用。

9月12日18時,潘接到命令去北戴河執行任務。林彪的外逃行動,一切都在毛的掌控中。

九一三事件

9月12日下午3點,葉群讓林立衡和男朋友張清林舉行訂婚儀式,林立衡順從了。

晚上8點,在96號放映香港電影《假少爺》、《甜甜蜜蜜》,不執勤的警衛、服務人員等都吸引過去看。

8點10分,林立果從北京回來,背著手槍,獻給姐姐一束鮮花作為祝福。然後,林立果就急急忙忙進了林彪的房間。

林立衡悄悄出來,通過警衛部隊,她向中央報告了在北戴河的林彪等要外逃的動向。一連5次她才打通電話,中央指示林立衡一起乘機外逃,並說這是命令。

王飛(空軍副參謀長)把林彪乘車去山海關機場的訊息,報告給周恩來。當時從北戴河到山海關的路是剛修的,路面很窄,車走得很慢,派車去阻攔完全可以截住,但周沒有派人阻止。周及時把林彪去山海關機場準備外逃的情況報告給毛,請示毛要不要阻止?毛說: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誰也管不了,林彪是黨的副主席,他要哪裡去,就讓他去吧!

林彪乘坐的飛機飛到外蒙古溫都爾罕,往回飛時起火,不是油料用完了在空中起火,而是蘇聯駐外蒙古的情報機關發現後,懷疑是敵人情報機低空飛行,用導彈打下來,後在地上起火的。事後發現,機骸上有導彈彈孔。飛機回飛,是要回山海關機場,不是飛往廣州逃台灣,因為在廣州沒有任何準備跡象。

李作鵬的兒子說,他父親生前說:林彪乘車到山海關飛機場逃走,完全可以阻止,為什麼毛澤東不阻止?他想了10年,最後想清楚了,毛澤東不是怕林彪外逃,而是怕林彪不外逃。意思是說,林彪乘坐的是毛控制的飛機,逃也是逃不走的。林彪不外逃,加不上外逃叛國的罪名,外逃逃不出去,就可以加上叛國的罪名了。可見毛的用心。

「九一三事件」之後,毛澤東常常失眠,飯量減少,情緒狂躁。有時在夢中呼叫,非常恐懼。經常發怒,無故猜疑。

「九一三事件」受牽連者眾,除林彪、葉群、林立果之外,還有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江騰蛟等,軍隊裡一千餘名軍級以上將領受牽連、被清洗,這些將領所屬部下受牽連被處理的達數萬人。

評述:

幫中共打下江山,其實就是最大的犯罪。誰對創建「新中國」功勞最大,誰就是對中國人的罪惡最大。

林彪是中共十大元帥中戰功最為顯赫的,為中共竊奪三分之二中華江山。其赫赫「戰功」,基本都是在中國人殺中國人的內戰中立下。1948年長春戰役中,為了消耗長春城內的糧食供應,拖垮國軍,林彪、羅榮桓下達《圍困長春辦法》,對長春實行「久困長圍」的方針。當時國民黨鄭洞國將軍要饑民離城,但是饑民遭到共軍封鎖及圍困,不許出逃。僅在城門外,就有近幾十萬平民被活活餓死在中共戰壕前。從佛教業報的角度說,林彪罪業深重,從世間法律上,林彪在戰爭中也犯下了反人類罪。

中共竊政後,林彪幫助毛澤東整肅彭德懷並取而代之,文革前召開部隊文藝工作座談會的名義捧江青上台,1966年毛發動文革,林彪又跟周恩來一起,支持毛整肅黨內異己。兩次廬山會議上,他與周恩來一道,大樹特樹毛在全黨全軍的絕對權威,助紂為虐。

最後,堪稱功勞最大的林副主席,也倒楣了,下場更慘,死無葬身之地。

一個宣揚仇恨的政權,充滿你死我活的權力鬥爭,刀光劍影,血腥慘烈。正如林立果在《571工程紀要》中說,中共「把中國的國家機器變成一種互相殘殺,互相傾軋的絞肉機」。

所有為中共立功的人,無論心甘情願還是身不由己,都將成為中共的陪葬。

注釋:

[1]《中共中央關於傳達陳伯達反黨問題的指示》 中發[1970] 62號,毛主席批示:照辦。1970年11月,16日。
[2]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輯《緬懷毛澤東》(下)中央文獻出版社,1993年12月版,第126頁。
[3] 周恩來在北戴河林彪處談話記錄,1971年3月30日至31日。
[4] 訪問吳法憲談話記錄,1993年11月18日到25日。
[5] 張耀祠《會議毛澤東》,第104、105頁。
[6] 毛澤東同南萍、熊應堂、陳勵耘談話記錄,1971年9月3日。

(編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紀元特約作者從中共黨史機密檔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無法一一註明出處,大紀元將在適當時機公布信息來源。)

——轉自《大紀元》

(編輯:桓宇)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