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祕檔:毛澤東為何舍羅瑞卿換取林彪支持

紐約時間: 2017-09-28 04:35 PM 
点此看大图片
林彪不惜出賣人格為毛澤東站台、捧場,得到一個「接班人」的位置,卻馬上被逼迫表態讓賢,他們之間的矛盾開始激化。 (網絡圖片)
編者按:1959年廬山會議上,當毛澤東要批評彭德懷時,林彪被毛澤東急招上了廬山。林彪第一個出來定調,說彭德懷是「野心家,陰謀家,偽君子」,說「只有毛主席能當大英雄,別人誰也不要想當英雄……」
廣告

1960年,當毛澤東由於堅持「反右傾」、「大躍進」造成全國農村饑荒、餓死人,怨聲載道,林彪出面「救」毛澤東,說:「現在的馬列主義是什麼?就是我們毛主席的思想。它今天在世界上是站在最高峰,站在現時代思想的頂峰。」

1962年,在「七千人大會」上,因為大煉鋼鐵和人民公社運動,農村餓殍幾千萬,人們對毛澤東的一片譴責,毛不得不檢討時,林彪在大會上說「當時和事後都證明,毛主席的思想是正確的……」

毛澤東、林彪密謀,打倒彭真、劉少奇、羅瑞卿

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不是集團,他們沒有直接的工作關係,更沒有反黨。「反黨集團」罪名是毛澤東強加的。彭、陸、楊是毛澤東要打倒的,羅瑞卿是林彪要打倒的。毛、林通過祕密協商,交易成功,為打倒劉少奇掃除了障礙。

林彪最忌恨的是羅瑞卿。羅是毛澤東最寵信的人,精力充沛,辦事能力強。林彪常年養病,毛給軍隊下達命令,常常通過總參謀長羅瑞卿去辦。羅多年負責保衛毛的安全,毛叫他「羅長子」,說:「羅長子在我身邊,天塌下來,有他頂著。」「羅長子在我身邊一站,我就感到十分放心。」毛的這些表態,使林彪不安。1965年初,林彪就想設計除掉羅瑞卿,一直找不到機會。林就暗中蒐集整理羅的材料。

11月,林彪接到江青電話,瞭解到毛需要利用他打倒劉少奇。

11月30日,林彪派葉群帶著他的信和11份羅的材料乘專機趕到杭州,單獨向毛澤東作了幾個小時的匯報。

林彪給毛澤東的信如下:

「主席:有重要情況需要向你報告,好幾個重要的負責同志早就提議我向你報告。我因為怕有礙主席健康而未報告,現聯繫才知道楊尚昆的情況,覺得必須向你報告。為了使主席有時間先看材料起見,現先派葉群呈送材料,並向主席作初步的口頭匯報。如主席找我面談,我可隨時到來。

此致

敬禮

林彪

一一九六五年十一月三十日」

毛澤東看完信聽完匯報,收下材料,吩咐葉群立即回蘇州,不要在杭停留,隨即派汪東興用毛澤東專列送葉群回去,回程時把林彪請來。

毛、林這次深夜會見,極為神祕。坊間資料透露,他們談了羅瑞卿的問題、彭真的問題、劉少奇的問題。毛意在倒彭倒劉,囑林「抓緊軍隊的指揮權,千萬不能落到別人手裡,要保證思想文化領域的鬥爭正常進行。」林說:「不解決羅瑞卿問題,軍隊可能發生分裂。我不能保證這個人聽話。」這促使毛澤東下了整倒羅瑞卿的決心。毛澤東說:「希望你再作一次像七千人大會上那樣的報告,說明文化大革命的必要。」林彪答道:「我回去就考慮準備。」林彪心裡知道,打倒劉少奇之後他將成為毛的接班人。

毛澤東犧牲羅瑞卿換取林彪的支持

1965年12月2日,毛澤東在林彪送來的蘭州軍區黨委《關於五十五軍緊急備戰中突出政治的情況報告》上批示:「那些不相信突出政治,對於突出政治表示陽奉陰違,而自己另外散佈一套折衷主義(即機會主義)的人們,大家應當有所警惕。」[1]這裡所指的,就是羅瑞卿。

12月8日到16日,毛澤東在上海主持召開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批判羅瑞卿。在會上,葉群分3次作了10個小時的發言,捏造事實,說羅瑞卿如何逼迫林彪退位,要林彪不要擋路,「一切交給羅負責。」

這次會議確定處理羅瑞卿問題的五條意見:「一、性質嚴重,手段惡劣。二、與彭、黃(指彭德懷、黃克誠)有別。三、從長期看,工作有一定成績。四、懲前毖後,治病救人的方針。五、領導有責。」處理分兩步走,調動職務,不搞面對面,冷處理。[2]

會議討論撤銷羅瑞卿書記處書記、國務院副總理、總參謀長等全部職務的議案時,常委表決:劉少奇、陳云、鄧小平投反對票;政治局表決:彭真、劉伯承投反對票,劉少奇、陳云、鄧小平、賀龍、陸定一、李富春、譚震林棄權。在小會上,劉少奇說:「這些話,難以置信」;鄧小平說:「無人對證」。

羅瑞卿沒有出席上海會議。周恩來、鄧小平奉命同羅談話後,羅瑞卿就被軟禁了。

林彪對羅瑞卿的處理不滿意,他要毛給羅加上「篡黨篡軍」罪名,毛未同意。1966年1月21日,江青找林彪寫一份「部隊文藝座談會議紀要」,林彪拖著遲遲不寫。3月,毛答應了林彪的要價,准允同意召開批羅瑞卿會議。會場氣氛驟變,人們發言譴責羅瑞卿為「野心家」、「陰謀家」、「定時炸彈」。

3月18日,羅瑞卿跳樓自殺,未遂,雙膝粉碎性骨折。「自殺」又成了羅瑞卿的新罪名。

林彪權重於羅瑞卿,孰輕孰重,毛很清楚。犧牲羅瑞卿換取林彪的支持,對毛來說是忍痛割愛,也是無可奈何之舉。

毛倚靠林彪,但並不完全信任

1967年武漢發生「7.20」事件。由武漢軍區司令員陳再道支持的「百萬雄師」成員,幾百輛車頂上架著機關槍的卡車,載著數萬名手持長矛鐵棍的工人、上千名帶槍的官兵,還有支持「百萬雄師」的官兵,持槍衝擊毛澤東所在的「東湖賓館」。許多群眾給陳再道寫聲援信,請求陳:「一不做,二不休」,「把這些不要歷史、不要文化、世界上空前的獨裁分子從地球上除掉。」

7月21日凌晨2點,在周恩來帶來200多名全副武裝的中央警衛團人員的接應下,毛澤東乘夜色從武漢東湖賓館後門逃出。

這件事讓毛澤東非常擔心軍隊的穩定問題。靠誰來穩定軍隊呢?考慮再三,還得是林彪。毛對林彪知根知底,並且有過多次考驗。1967年8月17日,毛澤東授權林彪成立「軍委辦事組」,負責管軍隊日常事務,職權相當於軍委辦公廳。成員有葉群、邱會作、黃永勝等。

林彪主管軍委後,讓邱會作當總後勤部長,親信黃永勝當總參謀長兼軍委辦事組長。空軍政委、北京衛戍區司令這兩個職位,林彪都換上了他的親信。毛澤東還同意中央軍委常委停止辦公,所有元帥靠邊站,停止接收文件,一切大權都交到林彪手中。毛只保留一項要緊的軍權,即調動一個營以上的兵力必須經毛批准。

毛澤東重用林彪,但他心裡還是有所保留。毛派中央警衛局在林彪家裡安上竊聽器,監聽林彪是否有反毛行為。林彪十分謹慎,竊聽器沒有竊聽到林彪的不軌行為。卻竊聽到葉群與黃永勝私通[原電話錄音摘抄略去細節]。毛聽完這一段電話錄音,沒有忿怒,態度釋然。[3]

評述:

大躍進是中共所謂「帶領人民與天斗與地斗」,而在內部的政治中,這些人們的領袖們,是人人互鬥。幾十年來,中國大地上發動了一個接一個的革人命運動。每一個運動,都要把中國人一分為二,找出某種理由,讓雙方成為不共戴天的階級敵人,挑動起一方對另一方的仇恨,然後給予殘酷鬥爭、無情打擊,甚至置之死地。

1959年廬山會議後,林彪取代國防部長彭德懷,把軍隊變成了毛衛隊,做了毛的後盾。林彪接替彭德懷出任中央軍委副主席,是毛澤東和中共中央任命,並非林彪篡奪來的,文革時林彪依然是軍委副主席,權力與地位並無改變。

所以後來「九一三」定罪林彪「篡黨奪權」,可以說是中共黨史的一個荒唐笑話。

註釋:

[1]:毛澤東在蘭州軍區黨委關於五十五師緊急備戰中突出政治情況報告上的批語,手稿,1965年12月2日。

[2]:王任重《王任重日記》,[中央文獻研究室保存]1965年12月28日。

[3]:中共檔案館內部資料。

(編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紀元特約作者從中共黨史機密檔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無法一一註明出處,大紀元將在適當時機公佈信息來源。)

——轉自《大紀元》

(編輯:桓宇)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