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熱點互動】網絡監控升級 「因言獲罪」開始?

紐約時間: 2017-08-21 11:41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08月22日訊】【熱點互動】(1651)網絡監控升級 「因言獲罪」開始?
廣告

日前,中共對網絡輿論的監控和處罰似乎進一步升級。河北有一個網民在網上發帖,抱怨食堂的飯菜難吃價高被拘留;陝西有一個教師在網上吐槽說被強制捐款200元,因此被拘留5天。另外,英國劍橋大學出版社旗下的《中國季刊》雜誌在中國的網站,被中共審查機構要求下架300多篇文章,引發學術界的強烈反彈。那麼今天的中國是否又開始倒退回因言獲罪的年代?中共對輿論如此的嚴控是否會換來所謂的穩定呢?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日前,中共對網路輿論的監控和處罰似乎進一步升級。河北有一位網民在網上發帖,抱怨食堂的飯菜難吃、價高被拘留;陝西有一名教師在網上吐槽被強制捐款200元(人民幣),也被拘留5天;另一方面,英國劍橋大學出版社旗下的《中國季刊》雜誌,在中國的網站被中共審查機構要求下架三百多篇文章,引發學術界的強烈反彈。

今天的中國是否又開始倒退,回到「因言獲罪」的年代,中共對輿論如此嚴控是否能夠換來所謂的「穩定」?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就日前發生的一系列事件解讀和分析。兩位都在現場,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另外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二位好。

橫河、傑森:你好,觀眾好。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節目中歡迎觀眾朋友們隨時給我們打電話或者發短信。我們手機短信的號碼是:347-903-8806;您也可以在YouTube觀看本次節目的直播並和我們文字互動。

傑森,我們先談一談因為「挑食」而被拘留的事。網民說,小時候媽媽告訴我挑食會被警察叔叔抓走,現在我知道是真的,應驗了。最近這一系列事件,您覺得是一個個孤立事件還是確實說明中共對網路輿論監管就一下子升級了?

傑森:肯定不是孤立的;不是河北出了一個挑食的被抓起來、陝西出了一個抱怨強迫捐款的被抓起來,不是的。最近這段時間它是一脈相承,河北的這件事情不是單獨某一名警察愚蠢;警察是因應當地縣委書記「奮戰百日」控制網路輿論的總體計劃。一個縣委書記也不可能自己一拍腦袋說「奮戰」,一定是上面傳達下來,可能未來這麼多天網路輿論控制非常關鍵。

從這一次抓得這麼過分的情況,應該也不是這麼愚蠢地去抓,一定是上面有很大的壓力,使得底下的執行人員戰戰兢兢,「寧可錯抓三千,不要放過一個」的心態抓出這麼愚昧、可笑的事情,肯定不是個案。加上前一段時間我們知道要求所有的VPN下架、蘋果VPN下架,甚至包括什麼時候開始所有的中國網民都不能再用了。

可以看到一切過程是綜合性的,對於網路言論極端強烈地控制,控制到了底層執行人員不知所措地盲目執行,連抱怨食堂飯不好吃都算是負面,造成負面影響;連單位強迫捐款200塊錢都可以抓起來5天。底層人員非常矯枉過正的執行方法是上面高壓的反應,這是通常中國社會的運行方式。

主持人:橫河先生,您怎麼看最近發生的事件,為什麼現在開始「因言獲罪」了,相當於我們古代說的文字獄好像都差不遠了?

橫河:文字獄倒是已經有很久了,包括文革的時候都是文字獄,「反右」就是典型的文字獄;現在也就是這種類型的。這裡可以看到有一個問題,這些罪名非常荒唐,有正常理智的人是不會這樣的。

我想有兩個因素。第一,當然不會是最上面給地方下文件規定到這一步。宣傳部門是這樣的,十幾二十年前就是這樣,每天早上,每個地方的宣傳部要給當地所有的媒體發通知,具體到哪一輛車的售票員跟群眾打架不能報。20年前就這樣,北京市宣傳部對北京市該報導什麼就細到這種程度,你簡直不敢相信。但是像現在這種不可能具體到這樣的程度。

主持人:因為他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橫河:對。上面要求再緊就有一個問題了。原來大家覺得很荒唐;在這之前有很多很荒唐的,因為抓慣了,大家就覺得不荒唐了。上面要進一步緊,還要進一步抓怎麼辦呢?原來被大家熟悉的、不覺得荒唐的荒唐事已經都抓完了,它要進一步去抓的話,就是一些現在大家看荒唐得不得了的事情再去抓,說不定抓一陣子大家又熟悉了。它是不停地緊,緊了以後一定就會到外圍去抓原來絕對不抓的。沒地方可抓了嘛,民主人士早就抓完了,都在牢裡頭,現在維權人士也都抓得差不多了,那怎麼辦呢?那就抓發牢騷的,一步步抓下去。

各地還有自己的規律,各地為保自己的政績,不能有異見,所以當地要找發牢騷的人,那都是一些非常荒唐的了。你剛才講了兩個例子,還有一個例子,一個人把村支書和狗的照片放在一起發到網上去,就這樣被抓起來了。

主持人:所以現在沒有底線,不知道什麼會被抓。

橫河:因為各地根據當地的情況制定,只要當地領導認為是對社會穩定不利的;很多就是對他的政績不滿,或者是他治下有不同意見、不滿情緒的都可以抓,就變成了現在這種情況。

主持人: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傑森:剛才說了,文字獄中共是一直在執行,只是最近非常荒謬,荒謬到了連在中國被長期語言控制的老百姓都已經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的程度,當然很多現象文革時候也出現,比如誰把有毛澤東照片的報紙坐在底下就是反革命。但是大家普遍認為事情已經過去,文革已成為歷史不會再出現了。

主持人:不會再出這麼荒唐的事了!

傑森:而且現在是新型社會,已經發展到這分上了,怎麼又出現這樣的事情!其實它有目的的,就比如河北邯鄲公安局讓涉縣的公安局發回重審,但是震懾力量已經形成;包括因為抱怨強制捐款200塊錢被關5天,任何一個人都不會願意隨便說說話就被關5天。震懾力度已經形成,所以我敢說,哪怕就是河北的公安以糾錯的方式把這個事說出來,它也會形成強大的震懾作用,使得整個中國網路噤若寒蟬,在未來的很長一段時間都會出現噤若寒蟬的情況,這是中共目前想達到的效果。

主持人:橫河先生,您覺得這樣的噤若寒蟬是十九大前維穩的短暫情況、特殊局面?還是有什麼樣的趨勢在形成?

橫河:首先我們可以看到,越來越緊是肯定的。有一個什麼問題呢?別看中共現在好像是管得越來越緊了,實際上表示它就是不穩定;它要是穩定,它要是有自信,它不會這樣子管。想想看,世界上像這種極端獨裁的國家沒有一個超過70年,中共今年是第68年,還有2年時間。就從自然規律來說,像這種高度極權的獨裁國家,一般到了這個時候政權就開始要倒了。

中共現在已經看到這個趨勢了,所以它只可能越來越緊,抓得越來越緊,當然到了有重大事件的時候就更緊,搞一個運動型的緊。我們可以看到從2008年奧運以後,所有運動型的緊、重大事件的緊,當事情過去以後就變成常態化。現在有「常態化」一詞;那本來不是常態,但是這個事件,像奧運的維穩後來就常態化了。

所以這當然有可能跟十九大有直接關係,但是我認為即使到十九大,你要它完全回到某一個點上是不大可能的事情了,就會常態化,可能會稍微鬆一點,但還會是很緊的,只會越來越緊,整體來看。

主持人:剛才傑森也談到另外在學術方面的管控。最近的收緊是方方面面,在學術方面,似乎以前對純學術性的小眾刊物如《中國季刊》沒有這樣。

傑森:對。其實各個極權國家包括伊朗、包括一些其它國家都有語言控制,但基本上都有共識,對於非本族語言純學術性的都是弱控制;畢竟得允許自己的學術人員有跟國際研究、交流的機會,而這一次讓全世界非常震驚,一方面當然劍橋幾乎是最古老的一家出版社,而劍橋大學的《中國季刊》又是國際上研究中國問題最重要的刊物,非常學術性,而且是英文,整個中國讀這份刊物的人,我伸出十個手指頭來估計也就差不多了,在這之前我都沒有太聽說過,因為我不是搞這個專業的。

這一次針對《中國季刊》有人過了一遍,從1960年代開始到現在五十多年的刊物挑出了三百多篇,其中很多篇幅都是1960年代的,居然從網上把它刪掉。這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國際上都震驚,怎麼中國伸手伸到這分上!本來就是國外的一份刊物,唯因為在中國有服務器,以此為理由完全按中國的要求,而且刪的內容遍及一切,包括1960年代的一些對中國問題的研究都要刪掉。大家都不知道底線在哪?!剛才說的是國內無底線,現在卻是國際學術無底線,在國際上也是整個炸了鍋的一種感覺。

主持人:橫河先生,您怎麼看《中國季刊》這件事?

橫河:《中國季刊》有一點特殊的是它在中國有服務器,如果有別的這樣的研究機構,我估計在中國沒有服務器的,網路已經被封掉了,所以才會出現前一段時間不是人大還是政協的一批專家學者……

主持人:對,他們在抱怨。

橫河:給中共高層寫信,能不能網開一面,讓搞學術研究的能夠上這些網站。這一類網站可能以前就已經封掉了,只是它有服務器在中國所以沒有封,而且是英文的,純英文的。這就讓我想起來,這一次是在壓力下,最後又把文章重新放回劍橋出版社《中國季刊》上了。

主持人:對,在國際的反彈下。

橫河:因為這是國際知名的雜誌,如果公然對中共磕頭的話,它的整個學術地位就下降了;雖然悄悄做是可以的。這一次在國際專業學者當中的反彈,我記得之前有過另外一次,就是宋永毅。宋永毅研究文革問題到中國去,然後被抓了,在美國有一批中國研究學者,相當部分跟中國合作得很好,因為到了這一步,誰也不能再研究中國問題了,這些人飯碗都沒了,所以他們必須要出來叫。

這一次其實也是同樣情況,如果這一次再不叫的話,那以後這方面就沒有什麼可研究的了!回過頭來看這一次刪除的文章,文革或跟文革有關的最多。想想看,從那時期開始,包括我相信文革當中海外的研究這裡頭也有,所以它的數量最多。從這裡也可以看出來,國際學界在這些問題上大概有默契,有些東西不能碰,他本來就不去研究。

從數量來看、從比例來看的話,不見得是中共真正要審查、要封住的東西這裡頭就有很多,是因為那些文章早就沒有人寫,大部分人避開了。

主持人:自我審查!

橫河:315篇文章跟法輪功相關的8篇,其中有2篇的作者我還認識;是非常小的圈子,才能夠去動這個領域的東西,別人都不敢動。另外,也不能夠完全按照中共的說法,因為在國際學術刊物上不會採用,所以真的是有一點學術研究。至於它的觀點如何我們先不管,就從比例來看也可以看出來,國際學界其實已經在避讓了,只是太公開的磕頭誰也不願意這樣做。

主持人:現在線上有兩位觀眾,很快接一下觀眾的電話,一位是加州的何先生,何先生您好。

加州何先生:大家好,中共「因言獲罪」的文字獄做法我倒是很習慣,它的本質就那樣,我從來沒有指望它能夠有所改變;讓我感到滿難過的是,像英國劍橋大學、雅虎的網路公司都屈服於中共的淫威,讓我感覺世界末日是不是要來臨了?!請教二位專家,對於全世界都屈服於中共的淫威你們有什麼看法?另外,根據最近的言論管控,對習近平司法、民主、改革方面有什麼看法?謝謝。

主持人:謝謝何先生,等一下請嘉賓回應您。另外一位是紐約的楊先生,楊先生您好。

紐約楊先生:你好。對於中共的網路控制,你們新唐人電視「翻牆」做了很大的貢獻。

主持人:我想,傑森請您先回應一下何先生的問題,還有楊先生提到的;何先生主要是提關於屈服於中共淫威。

傑森:我們高興的是,劍橋出版社在思考之後決定拒絕接受中共的要求,又把三百多篇文章放回去了,這一點讓我感覺國際上還是有希望的,因為它權衡了。最開始,中共一說,它立刻考慮到自己在中國國內有服務器、會不會影響自己在中國網路的運作?立刻就屈從了。但是國際上這麼大的反響,當它意識到屈從於中國、贏得了中國那一個市場的時候,它的國際信譽會降低,降低到它覺得自己未來可能在國際上都沒法立足了。權衡之下是要中國還是要世界?它選擇了要世界,就又把這三百多篇放回去了。

下面中共怎麼回應、針對它?我們是持問號,但是至少我們可以看到,並不是中共的淫威可以在全世界肆意橫行而無任何阻擋,當很多企業不管是臉書還是谷歌,也都選擇了世界而放棄中國市場。在我看來,在中國巨大的市場利益和世界最基本的價值取向較量,類似抗爭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過程中,每一間企業、每一個個人其實都在選擇自己在整個人類發展史上的地位。

不幸的是,中共把中國跟世界對立起來,這不是中國人民的意願,完全是中共強加給中國人的,讓中國人民和整個世界大家族、大網路分隔開。這是中國人民的不幸。

主持人:橫河先生,對於觀眾的問題您有什麼回應或補充?另外,我們剛才談了國際上對中共的審查反應;中共對於網路嚴控甚至因言獲罪,對於中國社會、民族包括中國民眾會造成什麼影響?

橫河:我倒沒有什麼特別需要回應的,只是這裡牽涉一個問題。現代社會能夠正常發展是需要訊息的流通,把訊息都封閉以後不僅影響很大,雖然中共想盡一切辦法選擇性封閉,第一個影響就是選擇訂標準的人。

主持人:好像是隨機的。

橫河:是外行,是黨的官員,尤其是黨的宣傳官員和網路管理官員,他並不了解哪些領域、哪些專業是哪些人需要的,而且專業和專業之間有些資訊是連動的,專業和普通大眾的思想是分不開的,它往往封鎖過度,封閉一些本來不該封的,從學術角度不應該封的都封掉了。類似情況聽到很多,我聽國內搞學術的人說,不知道為什麼原來是容許的後來被封閉。

比如VPN,中共原來容許一些公司去開VPN,然後讓這些單位可以利用VPN,讓學術研究人員可以上國外網站查他想查的資料;現在把VPN一封,學術界就沒有辦法了,失去和國際交流的機會,最麻煩的是創新能力減少很多。創新能力不是一天、兩天或者「大幹快上」像搞「大躍進」就能的。

這一次中國政府的回應,就講知識產權的問題,說,現在中國申請的專利是世界第一,比美國還多。多沒有用的呀!專利最終是要落實在這項專利能不能變成生產力、會不會變成新技術產品,專利多不是衡量標準。

它可以關起門來在中國申請專利,可以是世界第一,但並不表示它有創新能力。如果和世界不溝通,可能就是在重新發明別人早就發明的東西。所以我覺得是在科學、技術和學術方面毫無疑問很嚴重的拖了後腿。

在社會發展方面也是這樣的,現在國內社會發展的整個一套思維方式跟國際是不接軌的,雖然他們整天到國外來參觀,連城管都來參觀,國外沒有這個專業的也出來參觀,但是真正的普世價值他們沒學到,所以對社會發展也是有限制。

主持人:現在YouTube上有一位觀眾發言,他說,因噎廢食、噤若寒蟬、大搞文字獄,文革2.0的時代。傑森,我想很多人感受到了現在全面的收緊,其實這不光是我們剛剛講的文字或輿論,或許您應該也聽到,現在香港有一些大型國企、上市的國企要修改章程,要設立黨委,要把黨放在企業的核心。這對企業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傑森:這是非常可怕的事。奇怪的是只有《華盛頓時報》第一次把這個事爆出來,當然《南華早報》也有一些評論,是從2016年開始到今年7月份,大概有32個很大的國企修改企業章程,明確地說要在企業中設立黨委,基本上是按黨的意志為黨服務。

這是一個龐大的事情,如果按經濟角度來看,這三十多家企業市值超過1萬億美元,這三十多家企業已經形成一個集團一樣,像似集團公司,因為它們有一家總投顧。一方面這是出賣股東,為什麼呢?股東買這家企業是為了這家企業的營利,企業營利是股東追求的方向,但是現在你突然找了一家新股東、新主人,而且你承認未來整個企業的發展導向是黨。

事實上這是龐大的事情,現在國際上報導不多,是因為大家覺得歷史上它也是央企,現在根本就跟歷史上沒區別。其實不是的。為什麼最近要做這個事呢?是因為中共在很多領域上必須要亮劍、亮明身分。之前,它也談到黨、政要分開,讓企業增加活力等。但是隨著過去幾年經濟的發展,中共的勢力在社會上方方面面在萎縮,因為大家覺得你沒有用處,我要你幹什麼?甚至包括央企都覺得中共的礙手礙腳。

現在中共整體往左走,不管是從日常生活、交黨費、你的黨員身分還包括企業,它都讓你亮明黨所對你的擁有程度。事實上是中共在展現它的力量,包括對網路的控制同樣是中共展現力量的方式;當中共展現力量的時候就是老百姓權利萎縮的時候。從重慶事件我們可以看到,中國的司法體系、中國老百姓的認知能力,根本沒有抵抗文革2.0的能力和整個對法輪功的迫害等等,你知道中國整體社會極端脆弱,任何一次權力衝擊都會把中國捲入下一次文革。

這樣的整體社會危機,對於現在中國的精英階層或者高階層的人非常恐慌,因為你不知道像這樣往左走的中國會走到哪一步!就包括最近很多民企突然開始說,我要把財產交給中共;「京東」說,我們是不是要把企業轉為國企。為什麼呢?為什麼要把自己掙的財富轉給他人?他們風聲比我們靈,很可能他聽到了中共有可能開始逐漸針對各個領域一家獨大的企業開始蠶食。這樣的過程,他說,與其你搶走不如我主動奉獻,也許還能給我留一個好的去處。

這提出了什麼樣的訊息?在中共權力不斷擴張的時候,中國的意識形態不斷往左走的時候,中國整體社會將出現惶恐狀態。這種惶恐狀態會引發下面怎樣的移民潮、引發怎樣的資金外流?這是我關注的。

主持人:這就是我的問題,橫河先生,您覺得中共這樣嚴控能換來它所謂的「穩定」嗎?

橫河:強權永遠不可能有穩定。要是強權抓這麼緊能夠維持的話,那麼世界上所有的獨裁政權都不會倒台,中國的歷史也不會是這樣子;不可能有任何強權用這種方式能夠穩定。穩定的是什麼?穩定的是大家都能夠參與,參與選擇領導人、參與走什麼樣的道路,這樣的國家、這樣的政權才能夠穩定。獨裁政權是不可能穩定的,剛才不是講了嗎?沒有一個超過70年的,中共也到這時候了。

它之所以越來越加壓,正說明這個社會越來越不受它的控制。如果社會要是乖乖的、真正從心裡頭接受它的控制,中共就不需要加這麼大的壓力,不需要這麼緊的去管控。為什麼要這些共產黨員亮牌子?是因為共產黨內部也已經分崩離析了,它才需要逼著大家亮牌子。所以我覺得這種做法正好證明中共現在不行了。

主持人:確實是這樣,好像現在對黨員也是進一步嚴控,要求黨員不要去看「維基」網站、不要在網上傳播對黨的負面言論。是不是因為內部也有一些歧見?

傑森:我們有退中共黨、團、隊的「三退」運動,這個運動使得中共黨員非常脆弱。再加上它最近出台一系列的政策,緊箍咒都是箍在所謂有「黨員」身分的人。這樣的情況下,在我看來,我下一個問題就要問,你幹嘛還要入黨?真是沒有必要無形中給自己加那麼多的緊箍咒。因為中共現在第一是針對黨員,黨員是高危人群,幹部是高危人群。

主持人:因為時間關係,今天只能聊到這兒了,非常感謝二位。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